饮食男女

《警中警2》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某省公安厅督察处副处长路建春带领督察警到鸣春市暗访贯彻落实“二十公”情况,时逢带有黑社会色彩的张秋波犯罪团伙在市法院公开审理时当庭集体翻供,张秋波亮出手臂上的累累伤疤指控刑警对其刑讯逼供。鸣春警方承受来自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刑侦支队大案队队长孙平伟——探长常录不明不白的死在发廊女的出租屋里、证实刑警清白的审讯录像带神秘丢失、未婚妻提出分手后离奇死亡……正当案件初露端倪之时,鸣春市公安局长林博文遭遇车祸身受重伤,使阳春警方雪上加霜。为充实阳春局领导班子,路建春临危受命为鸣春市局督察长。路建春力排众议,指出这一连串的疑案后面有一只黑手在试图掩盖着什么。他带领督察警与孙平伟等刑警联手把“张秋波翻供”、“常录之死”和“孙平伟涉嫌谋杀未婚妻”并案调查。于是,三十二名矿工失踪之谜浮出水面,披着著名企业家外衣的莫望雄的狰狞面目最终大白于天下……
越接近真相,形势越对路建春非常不利,但他坚守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信条,绯闻、排挤、中伤、谋杀都没有把他摧垮,而是充分发挥督察在队伍建设中 “双刃剑”和“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既保护了民警合法权益,剔除了“肌体内的毒瘤”,又打击了黑恶势力,为维护人民警察的绝对荣誉、构建一个和谐的阳春做出了可歌可泣的奉献……

分集剧情:

第1集

鸣春市小狼山煤矿发生矿难,矿主张秋波等人被依法逮捕,交由市公安局大案队审讯。没想到在法庭审判当天,张秋波等人却集体翻供,直指大案队刑讯逼供。副局长杜宪章得知后心急如焚,谁料省厅督察处副处长路建春正在此地暗访,杜为控制局面马上派得力助手老刘前去寻找。

大案队队长孙平伟听说法庭翻案一事后,很不以为然,认为此案不可能被翻过来,但迫于压力不得不马上赶到法院,却被聚集在法院门口的张秋波等人的家属围攻,混乱中被人打伤。

女督察郝梦阳陪老刘四处找寻路建春,途中遇到两个歹徒正在殴打并欲抢劫一个年轻女子,郝二话不说,干净利落地制服了两个歹徒,帮失主拿回了皮包,而失主这却悄悄溜走,一切都被恰巧经过的路建春看在眼里。路建春帮郝梦阳把歹徒扭送到附近派出所,却被民警彭禹当成了盲流蹲在了地上。

孙平伟派大案队副队长栾少杰和刑警常录去大狼山找一个叫坠儿的女孩儿,据说坠儿的手里握有大狼山矿难的证据。途中,栾少杰因赌博而被催债人截住,只得让常录先去大狼山等他。

大狼山煤矿井长郑二虎贪图坠儿的美色,意欲强暴,被一直守候在附近的常录及时救下。坠儿向常录揭发了大狼山发生矿难隐瞒不报的事实,常录马上在郑二虎身上搜取到证据。恼羞成怒的郑二虎企图杀人灭口……

第2集

全省公安局长会议上,张秋波法庭翻案的录像被公之于众,耿厅长点名狠批了鸣春市公安局局长林博文,林尴尬万分。

大案队勘查常录命案现场,栾少杰姗姗来迟,面对孙平伟的质问,栾找借口推卸自己让常录独自执行任务的责任。附近群众对常录和郑二虎之死众说纷纭,更有民警认为两人是因为卖淫嫖娼,争风吃醋而亡,这惹恼了忠厚善良的刑警大周。

杜宪章马上召集刑警们开会讨论常、郑命案,就在此时,传来了林博文局长出车祸的消息。

省厅在这个节骨眼上派路建春到鸣春市公安局担任督察长,路十分不情愿。因为之前正是由于他的揭发,间接导致了林博文的车祸,让他一直心存愧疚。

医院里,林博文一直没有脱离危险,老刘悄悄把杜宪章拉到一边,提醒他这个副局长应该借此机会为自己争取一下,当上局长。

栾少杰接连被债主催债,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向风雷集团董事长莫望雄借钱……

第3集

栾少杰答应莫望雄,如果莫帮他渡过难关,就会在警察的能力范围内帮莫做事。莫让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回坠儿手中的证据。

上次被抢劫的年轻女子又被人打了,车也被人砸了,彭禹赶紧通知郝梦阳赶到医院。原来她是煤矿安全监察局的副科长、地质师穆兰兰。经不住郝梦阳的一再追问,她终于含着泪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一切。在是否应该追封常录为烈士这个问题上,杜宪章和大案队的队员们发生了争执,杜趁机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交给了新上任的路建春。

常录和郑二虎的葬礼意外地选在同时同地举行,但规格却是天壤之别。莫望雄亲来参加,恰遇杜宪章、路建春两个老同学。莫望雄借机向两人施压,要他们对郑二虎之死尽快给个说法。

等大家都离开以后,孙平伟话中有话的悄悄警告莫望雄,自己一定会查明真相,把幕后元凶送上法庭,两人在暗中较上了劲……

第4集

路建春找孙平伟了解张秋波翻案的情况,脾气暴躁的孙平伟认为路是有意针对自己人,所以很不配合,路、孙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

大案队全体成员又一次勘察命案现场,路建春也派出督察跟随监督,可栾少杰又没有出现。

栾少杰独自跟踪两名网上逃犯。孙平伟得知后马上派大周等人前去支援,并一再叮嘱栾不能擅自行动。没想到栾少杰立功心切,没等到支援就动起手来,被一名逃犯打伤。关键时刻,督察郝梦阳及时赶到。

郝梦阳奉命提审张秋波等人,众犯异口同声咬定大案队刑讯逼供,以致屈打成招。审讯一时陷入僵局。

孙平伟得到坠儿在火车站附近出现的消息,栾少杰不顾手伤抢着去接人。孙平伟只得让他叫上大周一起去,栾却故意把大周引向了长途汽车站。

为了扭转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杜宪章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把成功抓捕网上逃犯的事大肆宣扬,路建春不同意,据理力争。杜宪章仍然坚持己见,两人一时争执不下……

第5集

张秋波的妻子牟小红找上莫望雄,软硬兼施,逼他救出自己的丈夫,更不惜以死相威胁,莫无计可施,只得答应下来。

警察抓到了砸穆兰兰车的小混混,郝梦阳辗转找到穆兰兰家,希望她能协助调查,不料却碰了一鼻子灰。风雷集团的律师楚万良约栾少杰见面,让他想办法救出张秋波。栾少杰听后大惊失色,马上质问莫望雄,而莫却装作毫不知情。

为了缓解警局压力,杜宪章迫不及待地召开新闻发布会,表彰栾少杰成功抓捕网上逃犯。于副市长亲自到场,路建春却迟迟不肯露面。台上的栾少杰神采飞扬,但台下的记者们显然更关注常录的命案和张秋波翻案等事件,这让栾少杰尴尬万分,也打了杜宪章等人一个措手不及,场面一时失去控制,于副市长愤然离席。

杜宪章做东宴请两位老同学,回忆往事,相谈甚欢,三个人都喝了不少酒。莫望雄借机打探杜宪章的口风,想给张秋波办个取保候审。路建春却借着酒劲儿向莫询问风雷集团恐吓殴打职能部门工作人员的事,一言不合,路莫两人顿时剑拔弩张……

第6集

林博文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警局上下顿时乱成一团,孙平伟等人趁机发泄对路建春的不满,而副局长杜宪章并没有制止。

路露和一群同学在家里狂欢,被路建春撞个正着,父女两人又起冲突,这次路露不但夺门而去,更把路建春的警车开走了。路建春阻拦不及,急忙打电话让郝梦阳帮忙寻找路露。等郝梦阳找到警车的时候,车已经撞上了路边护栏,但路露不知所踪。

栾少杰私自提审张秋波,暗中把楚万良交给他的药塞给张。孙平伟虽然对此毫不知情,却被杜宪章一顿训斥,只得再次警告栾,两人罅隙顿生。

白长滨的父亲白老汉上访,告市公安局不为百姓办事。杜宪章决定置身事外,立即派路建春去市政府了解情况,于副市长果然大发雷霆。

莫望雄的弟弟莫望英开了一家餐饮洗浴中心,莫望雄从路建春给他和杜宪章的题字中拼凑出“金马山庄”四个字题在了大门上……

第7集

姚曼琴神色慌张地到大案队找男朋友孙平伟,她因为涉嫌挪用巨额公款被告到了检察院,想让孙利用职务之便帮她求情。没想到孙平伟觉得磨不开面子,姚赌气离开。

姚曼琴被检察院依法拘留,孙平伟也受到牵连被迫接受调查。但孙平伟的态度十分恶劣,惹恼了两个年轻的检察官。

金马山庄开业,市局一把手纷纷到贺。杜宪章带路露一同出席,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的路露非常兴奋,忍不住即兴献舞一曲。与此同时,路建春正和郝梦阳迎着凛冽的寒风走访白老汉,了解大狼山保安打人内幕。

杜宪章喝了不少酒,看到莫望雄的新车不禁手痒,马上开车带莫望雄和路露兜风,却乐极生悲出了车祸。路露头部受伤当场昏迷,莫望雄当机立断替杜宪章顶了罪……

第8集

车祸伤者、路露、杜宪章都被送进医院,恰巧路建春也在这家医院打点滴。得知路露昏迷,路建春顾不得自己的病情,拔掉针头直奔路露的病房。

由于杜宪章牵连在内,处理车祸的事情又落到了路建春头上。于副市长亲自出面为莫望雄开脱,没想到路建春不为所动,还是依法拘留了莫望雄。于副市长非常不满。

郝梦阳到医院看望车祸受伤的路露,不动声色地询问当晚到底是谁开的车,可路露一时记不起来。不料两人的一番谈话却被门外的杜宪章听到了。

孙平伟因为要配合督察处的调查,不得不把大案队的主要工作暂时交给副队长栾少杰。不成想此举遭到大周的强烈反对,与栾少杰当着众刑警的面发生激烈争吵。

莫望英和楚万良、邱海生探视关押在看守所里的莫望雄,虽然莫望英十分担心哥哥,可莫望雄却处之泰然,一如既往地指挥着风雷集团下一步的工作。

看守所门口,孙平伟与邱海生狭路相逢……

第9集

穆兰兰独自到大狼山勘探,遭到负责大狼山保卫的邱海生和众打手的驱赶,当邱海生得知穆兰兰的身份后,态度却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路建春的小舅子郗国栋自己开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就是为姚曼琴做辩护律师。经过接触,姚曼琴对郗国栋并不信任。

楚万良和邱海生联手对车祸死者的家属威逼利诱,死者家属迫于压力只得撤诉,这大大出乎路建春的预料。就在这时,于副市长也打来电话让他马上放出莫望雄。

路露出院后一直住在郝梦阳家,郝梦阳建议路建春应该和女儿好好沟通一下。路建春马上去接路露回家,父女俩人一见面又因为莫望雄发生了分歧,矛盾进一步激化。

老刘和郝梦阳带督察队到大狼山煤矿搜捕打伤白老汉的凶手,门卫声称一定要见到莫望雄的批条才肯开门,郝梦阳只得先向路建春汇报。路建春马上向莫望雄说明情况,希望他能够配合督察的工作。但莫望雄对路建春拘留他仍然耿耿于怀,不肯放行……

第10集

莫望雄亲自登门,请穆兰兰到风雷集团工作,并许以优厚的待遇,穆兰兰不为金钱所动,断然拒绝。莫旺雄并没有因此放弃,反而找到穆兰兰的弱点投其所好,穆终于成为风雷集团的一员。

由于杜宪章的周旋,莫望雄终于答应督察们进大狼山办案。可是满怀希望的郝梦阳等人把大狼山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打伤白老汉的人,无奈只得收兵。与此同时,看守所传来消息,张秋波突发急性肝炎,杜宪章不知事由让他保外就医。

牟小红又来找莫望雄,而且还带来了足以致莫望雄于死地的证据,并以此相威胁,要么救出张秋波,要么在张开口之前杀了他。

栾少杰无意中从郗国栋那里得知姚曼琴一案有重大冤情,马上表态答应帮忙,实则别有用心。当晚,他便派人找到了姚曼琴所在税务局局长的情人……

第11集

税务局局长被迫写下一份新供词,证明姚曼琴挪用公款是经他允许的。郗国栋马上把这份供词送到检察院,检察官颇感怀疑,立刻展开调查。果然,这份新供词来路有疑,检察官马上联想到此时必定与孙平伟有关。

坠儿偷偷向郗国栋咨询矿难赔偿的问题,郗国栋马上从她的话语中联想到常录的命案,坚持要为坠儿做代理打官司。可坠儿思量再三又拨通了警方热线,指名要和局长通话,并以握有矿难证据为条件要求警方做出赔偿。技术部门很快追踪到电话的来源,杜宪章马上派孙平伟带人找到坠儿。孙平伟正要行动,却被检察院的人堵在了门口。

郗国栋好不容易找到了坠儿和她的朋友萌萌,可两人对郗国栋透着明显的不信任。郗国栋非常尴尬,马上起身离开,这时,坠儿却又叫住了他。

刑警大周为孙平伟三番两次受检察院传唤心生不满,找张支队诉苦,态度蛮横。张非常生气,训斥大周,并把大案队暂时交给栾少杰负责……

第12集

郗国栋以坠儿代理人的身份警告莫望雄,莫望雄派邱海生向他施加压力,饱受惊吓的郗国栋只得找姐夫路建春寻求庇护。

郝梦阳把大狼山一行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建议成立专案小组立即对大狼山进行调查。可杜宪章为了保护莫望雄,否决了提议。

为了解决路建春和莫望雄的矛盾,杜宪章在家里设宴招待两人。耿直的路建春把有人举报大狼山的事告诉了莫望雄,可莫望雄却一味的顾左右而言他,并暗示郗国栋曾经勒索过他,两人一时又陷入了僵局。好在杜宪章从中周旋,两人才终于扯开了话题。席间,莫望雄把自己保守了多年的不再当警察的秘密透露给路建春和杜宪章。还把大狼山的股份送给他们。没想到杜妻却因此与杜宪章发生了争执。

大周气不过孙平伟被冤枉,与局领导大闹一场,愤而辞职。杜宪章和路建春决定找一下市里的领导,把孙平伟保出来。路建春发现张秋波团伙的穆长山好像有话要说,急忙汇报给杜宪章……

第13集

坠儿不听劝告,擅自打电话找莫望雄索赔,没想到莫望雄一口答应,反而让坠儿乱了阵脚。

周妻得知大周辞职后与大周大闹一场。大周心情郁闷,跑到医院找张秋波谈判,答应只要张秋波给他两百万就救张出去。与此同时,邱海生也带人来到医院,要把张秋波捞出去。

张秋波团伙的案犯之一穆长山想带罪立功,却只肯把知道的情况告诉路建春一人。即使是杜宪章亲自提审,他也不肯开口,这让杜宪章非常尴尬。直到路建春赶到,穆长山才说出监室里有人私藏手机这一重要线索。路建春马上组织大案队队员对看守所进行彻底搜查。

张秋波经过再三犹豫终于决定与大周合作。邱海生的手下在医院病房附近逡巡,却迟迟找不到机会下手。

看守所里真的搜出了手机,这像一颗炸弹引爆了整个看守所,所长赵德超立刻被停职查办,路建春马上派孙平伟带人去医院查看张秋波的情况。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大周已经救出了张,两人匆忙中上了邱海生的车……

第14集

楚万良带人抓坠儿,不料却误抓了萌萌,只得杀人灭口。这一切都被藏在衣橱里的坠儿看在眼里。莫望雄只得借助栾少杰以警察的身份去找坠儿,两人在闹市里展开了一场追逐。坠儿心知自己这次凶多吉少,只得把藏证据的地址告诉了郗国栋。

莫望雄又一次以重金收买栾少杰,让他查明大周到底是不是警察派出的卧底。栾少杰借着看望大周家属的名义和孙平伟来到大周家,趁机刺探周妻的口风,被孙平伟及时阻止。

姚曼琴终于被无罪释放了,可她的变化之大让孙平伟都不敢相信,站在面前的就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姚曼琴让孙平伟准备好尽快和她一起出国。

大周和张秋波从邱海生手中逃走后,藏匿在一间破厂房里,乘大周熟睡,张秋波欲杀掉大周,反被大周打伤……

第15集

郗国栋为矿难的事约莫望雄见面,被莫望雄夹枪带棒的抢白了一顿。莫望雄走后,郗国栋拿出偷录的两人对话,窃喜。

坠儿找到了白长滨的父亲白老汉,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为了保护坠儿的安全,白老汉让她赶紧离开鸣春,由自己来为儿子讨回公道。

莫旺雄顶罪一事并非天衣无缝,有人向省里写了匿名信,省厅督察处马上派人到鸣春进行调查。老刘偷偷把此事透露给杜宪章,杜宪章十分恐慌。

坠儿决定离开鸣春,莫望雄一直派人亲眼看着她上了火车才放心。郝梦阳却意外的出现在同一列火车上。没想到坠儿中途就下了车,郝梦阳无计可施,只得从飞驰的列车上跳了下去。坠儿被郝梦洋所深深感动,答应一定与警方合作。郝梦洋一瘸一拐地把坠儿带了回来,暂时安顿在郗国栋家……

第16集

省厅督察处的人希望鸣春市局督察队能够派人协助他们调查杜宪章的案子,路建春考虑再三,派出最有经验的老刘。通过鉴定笔迹,很快找到写匿名信的人是交警小乔,老刘又把这一情况私自告诉了杜宪章。杜宪章认为路建春肯定会借此机会打压自己,以便当上警察局局长。他急忙找莫望雄一起商量对策,莫望雄却趁机挑拨杜宪章和路建春的关系。

坠儿趁郗国栋去帮她买东西的当儿,又偷偷溜掉了。

杜宪章私下约小乔见面,表面上对他写信告发一事不动声色,还允诺要给他升官,这让小乔如坐针毡。随后,当省厅督察处的人核实情况的时候,小乔矢口否认了自己写匿名信的事。

坠儿约路建春见面,不料路建春临时有事,只得派孙平伟替他前往。可是,当孙平伟赶到时,坠儿已经被提前赶到的栾少杰接走了。坠儿认出了栾少杰,匆忙跳车逃走,被身后疾驰而来的汽车撞倒,陷入昏迷……

第17集

栾少杰害怕坠儿说出一些不利于他的证据,只得找莫望雄商量对策。楚万良却悄悄建议莫望雄必要时应该除掉栾少杰。

郝梦阳和孙平伟在医院守护伤重的坠儿。两人分析案情,郝梦阳建议察看坠儿出事路段的监控录像,孙平伟茅塞顿开。

郗国栋被不明身份的人电话恐吓,惶惶不安,行色匆匆往家赶,可就在家门口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彪形大汉劫上了车。

穆兰兰想下到大狼山七号矿井察看,却被莫望雄严词拒绝。路露看到穆兰兰总是跟在莫望雄身边,心里很不是滋味,借机挑衅,反而被穆兰兰给数落了一顿。

邱海生找到了张秋波和大周的下落,命手下把两人押走。

郗国栋惨遭毒打,被逼问坠儿的证据到底在哪儿。郗国栋急中生智谎称自己已经把证据交给了孙平伟。

楚万良代表莫望雄与张秋波谈小狼山的转让合同,没想到张秋波在最后一刻毁约,差点被楚万良等人干掉……

第18集

坠儿的伤势反复不定,杜宪章让张支队增派人手,在病房周围作了周密的安排。这让栾少杰更没有了接近坠儿的机会,只得再次求救于莫望雄。莫望雄却让他想办法对付孙平伟,或许可以自救。

经过一系列鉴定,技术人员发现在常录命案现场确实有第四人的痕迹,孙平伟开始怀疑栾少杰。

姚曼琴卖了和孙平伟联名购买的房子,让孙准备好和她一起出国,可孙平伟不同意。正当两人为去留争执不下的时候,孙平伟接到一通电话,匆忙离开。

为了配合省厅督察处的调查,路建春又一次传唤莫望雄,这次不仅惹恼了莫望雄,连杜宪章也认为路建春是别有用心。杜宪章与路建春的关系更加僵化……

第19集

莫旺雄给张秋波的银行卡上根本提不出钱,牟小红认为是莫旺雄故意耍他们,于是带人偷袭莫望雄,没想到反被莫望雄三下五除二给收拾了。

姚曼琴被害,省厅专门派人成立了专案小组。经过排查,孙平伟的嫌疑最大。杜宪章派路建春代表市局参与调查。

张秋波劫持了一辆出租车,说服大周陪他一块儿去大狼山找莫望雄算账。当天夜里,两人悄悄摸进了莫望雄的卧室。

张秋波和大周联手绑架了莫望雄,逼莫望雄拿钱换命。但莫望雄却虚与委蛇,趁张秋波外出之际收买了大周,大周偷偷把莫望雄放走。

省厅专案组找栾少杰了解情况,栾少杰一口否认曾在姚曼琴被害当晚给孙平伟打过电话。孙平伟因此成为姚曼琴案件的最主要嫌疑人,不仅被迫交出配枪,杜宪章还决定撤掉他的大案队队长职务,由栾少杰顶替。

穆兰兰坚持要下七号井,任莫望雄一再拒绝也不肯罢休,莫只得陪她下井。可刚下井口不久,莫望雄就借口拖住了穆兰兰,两人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争吵……

第20集

郗国栋按照坠儿提供的线索找到白老汉,试图说服白老汉交出大狼山矿难的证据,可白老汉除了督察长路建春谁也不肯相信。

在对孙平伟的处理问题上,路建春和张支队与杜宪章发生了分歧,可杜宪章固执己见,坚持拘留孙平伟。

栾少杰奉命拘捕孙平伟,面对孙平伟的质问,栾少杰心虚得抬不起头来。郝梦阳冒雪相送,孙平伟趁人不注意偷偷把一张小纸条塞到她的手里。

郝梦阳为孙平伟不平,直接打电话给省厅肖厅长,言辞激烈。老刘无意中听到郝梦阳打电话,发现郝梦阳竟然大有来头。

路建春本来要到省里汇报工作,得知孙平伟被拘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杜宪章对于路建春盛气凌人的质问非常不满,再加上莫望雄从中挑拨,杜、路二人的距离越拉越大……

第21集

郗国栋再次找白老汉,这次白老汉连门都没让他进,这一切都被躲在暗 处的栾少杰看在眼里。

路建春开始怀疑老同学莫望雄的风雷集团于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案件有关,杜宪章不但不相信,还警告路建春不要轻举妄动,风雷集团不是他能够动的了的。

孙平伟在看守所里的日子并不好过,他恰巧和以前被自己亲手逮捕的犯人关在一起,众犯趁机挟怨报复。

路建春认为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案件都与莫望雄的风雷集团有关,张支队也觉察出警察内部有内鬼,路建春提出一个引蛇出洞的设想。

郝梦阳突然要请栾少杰吃饭,栾少杰欣喜答应,却没有想到这是一场鸿门宴。

路建春让老刘把姚曼琴一案的证物拿到省里再次化验,并提醒郝梦阳查看监控录像。郝梦阳得到对孙平伟有力的证据,马上到看守所看望孙平伟……

第22集

穆兰兰瞒着莫望雄私自下矿井勘查,莫望雄得知后非常生气,出言威胁。穆兰兰不为所动,反而扬言要把莫望雄告到省煤矿管理局和省安全生产监督局,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

牟小红设计陷害大周的妻子,周妻被邱海生等人装扮而成的城管人员带走。杜宪章得知后马上派人保护大周的女儿周静,可还是晚了一步。幸亏栾少杰及时赶到救下周静,而栾少杰也因此受伤。栾少杰知道必是莫望雄所为,不顾手伤马上跑去找莫望雄算账。

张秋波受不了逃亡的生活,主动联络莫望雄同意转让小狼山。大周得知后让张秋波赶快逃命。果然,邱海生带着打手出现,逼问张秋波的下落,大周抵死不说。这时,邱海生让手下带来了被五花大绑的周妻。

莫望雄以公司分红的名义送给杜宪章五十万块钱,杜妻说什么也不让收,因此与杜宪章发生了争吵,被杜失手打伤。杜宪章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把钱上交给了路建春,没想到却得到了路的由衷赞赏和感谢。两人的关系顿时有所好转,决定借这个机会彻底整顿市局……

第23集

郝梦阳暂时把周静交给路露看管,不料路露却在外出购物的时候把周静弄丢了。路建春得知后非常生气,把主动前来承认错误的路露骂跑了。经过一番周折,郝梦阳找到了周静的踪迹,张支队马上带人前往,却还是被狡猾的牟小红逃脱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港商熊先生上告市委,反映金马山庄存在色情服务,并借此敲诈客人。杜宪章把此案交给路建春,路建春与老刘进行了周密的部署。老刘马上找到熊先生了解当时的情况。

大周打昏看守偷跑出来,找到四处躲藏的张秋波,千方百计地说服他帮忙找到莫望雄的犯罪证据,以便将莫望雄绳之以法。可就在两人前往大狼山途中,却被人识破身份报了警。两人进过一番周折才从警察手里逃脱。

老刘打扮成富商到金马山庄实地了解情况,没想到被人看穿,一无所获。正当他要失望离开的时候,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偷偷塞给他一张纸条。

纸条上正是金马山庄存在色情服务的有力证据,老刘一时摸不准路建春的心思,询问杜宪章是否要把证据交给路,杜让他马上汇报……

第24集

路建春立得知情况后决定当晚就端掉金马山庄。杜宪章虽有短暂的犹豫,但最终还是同意了这次行动,并主动配合路建春不动声色地拖住了莫望雄。

警察的行动快速而隐蔽,打了莫望英一个措手不及,所有参与卖淫的嫖客和妓女都被抓个正着,莫望英也即将被警察带走。大狼山派出所的警察却在这时出现,阻止督察执行公务。

大狼山派出所为金马山庄求情,遭到老刘严厉斥责。正在这时,一群矿工手持武器冲进金马山庄,扬言保护莫旺英。局面混乱不堪,幸好路建春及时赶到喝退了众人。

于副市长听说金马山庄被端十分生气,狠批了杜宪章,并决定把路建春调回省里工作,不料遭到杜宪章的断然拒绝。而两人的谈话都被刚刚赶到的路建春听在耳中……

第25集

郝梦阳终于查到了能证明孙平伟清白的证据,路建春马上向杜宪章汇报,两人开始对栾少杰产生怀疑。

楚万良指使邱海生去找郗国栋,态度十分轻蔑。邱海生早就不满他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忍不住与之大打出手,却不是楚万良的对手,只得悻悻离开。没想到在接郗国栋回来的路上,他又与一个外地司机发生了冲突,积了一肚子火的邱海生马上纠集打手围攻外地司机。

邱海生打死外地司机无疑是让莫望雄雪上加霜,只得向楚万良求救。楚教唆他们如果被抓就一口咬定是被郗国栋指使的。同时,楚万良还提醒莫望雄,亮出王牌的时机到了。

路建春和杜宪章又组织了一次大规模行动,一举端掉了大狼山保卫处的所有假警察,却唯独没有找到主犯邱海生的踪影。张支队连夜提审众犯,果然众口一词指证郗国栋是主谋。路建春决定给莫望雄按一个尾巴……

第26集

交警小乔主动找路建春交待车祸真相,提出种种证据证明当晚酒后驾车的确实是杜宪章,这让路建春左右为难。

孙平伟借郝梦阳来拘留所探视的机会拜托她尽快找穆长山聊一下,据他这些天在拘留所里了解到的情况,穆长山说不定会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杜宪章意外的收到一个包裹,里面竟然收录了当天车祸现场的视频,这让杜宪章大惊失色。正在这时,莫望雄的电话打来了。

经过重重设卡阻截,邱海生终于落网。张支队立刻组织审讯,没想到却获得新的重大发现。

邱海生在看守所里被其他犯人欺负,孙平伟及时出手相救。

于副市长为金马山庄的事迁怒于路建春,专门成立了专案小组,会同另外两位副处长,共同调查路建春为金马山庄题字的事。路建春虽然说明了真实情况却还是得不到信任,只得陪着三位领导大眼瞪小眼……

第27集

于副市长叫来杜宪章揭发他的错误,没想到杜却极力为路担保。

邱海生对孙平伟心存感激,当天夜里把姚曼琴的被害真想偷偷告诉了孙平伟。果然是莫望雄做得手脚。

莫望雄约杜宪章见面,软硬兼施,一边挑拨杜宪章与路建春的关系,一边对杜宪章重金收买,只求他能帮忙救出弟弟莫望英。没想到这次杜宪章立场十分坚定,决定跟莫望雄划清界限。

孙平伟出狱了,杜宪章带领全大案队的人冒雪相迎。一番感慨之后,孙平伟才猛然发现路建春没有来。

周静高烧不退,牟小红只得带她去医院,不料巧遇大周的妻子,差点被识破,慌乱中遇到了开车经过的楚万良。

于副市长在杜宪章那里没有得到任何对路建春不利的证据,只得再和两位副处长到大案队找孙平伟取证,没想到孙平伟也是明贬实褒。这样的结果让两位副处长感触良多,建议把路建春作为警察的典型树立起来,于副市长非常不满,却也有苦说不出……

第28集

莫望雄想通过看守所所长赵德超的关系私下探视莫望英,可赵德超一定要办案单位的条子才肯放行,莫望雄恼羞成怒。

孙平伟终于等到提审邱海生的手续全部办好,不料还是晚了一步,邱海生在看守所里吞勺自杀,被送进了医院。与此同时,周静被人发现,可狡猾的牟小红却又一次逃走了。

栾少杰不可避免的与已经恢复原职的孙平伟碰了面,在光明磊落的孙平伟义面前,栾少杰只得承认了那个电话确实是自己打的。

大周力劝张秋波尽快把莫望雄的犯罪证据转移,可张秋波对莫望雄还抱有一丝幻想,无论如何不肯相信大周。与此同时,莫望雄下令整个煤矿疯狂开采,穆兰兰劝阻不住,两人彻底翻脸。

为了进一步调查大狼山矿难,孙平伟和郝梦阳找穆兰兰拿图纸,穆兰兰建议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接近莫望雄,这个人就是路露。

牟小红催促莫望雄尽快把钱交给张秋波,没想到当张秋波和大周按照约定出现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只有一颗定时炸弹……

第29集

楚万良骗取了牟小红的信任,从她口中得知了矿难证据的所在。同时,孙平伟把穆兰兰的建议报告给杜宪章,杜宪章和张支队都不同意让路露去冒险,路建春却亲自说服了路露。

路露虽然拿到了图纸,却被莫望雄发现了。孙平伟和郝梦阳等不及图纸就冒险下矿,不料却被大狼山的人发现,莫望雄下令炸矿。

楚万良与张秋波和大周狭路相逢,他逼迫张秋波交出证据,关键时刻,大周露出卧底的真实身份,为了掩护张秋波不幸被楚万良枪杀。与此同时,孙平伟和郝梦阳通过实地调查,顺利拿到了七号井矿难的证据。

警方决定逮捕莫旺雄,不料栾少杰却向莫旺雄走露了风声。莫望雄逼栾少杰还钱,两人约定了见面的地点。同时,栾少杰又把与莫望雄的约会告诉了路建春,警方马上布置了围捕莫望雄的行动。可是莫望雄并没有按时出现,反而全身缠满炸药绑架了杜妻和路露,并以此威胁杜宪章和路建春亲自换回妻女……

第30集

为了保护周围居民的安全,路建春建议三人换一个地方彻底把问题解决,莫望雄答应了。三人开车驶向了大狼山深处。

路建春力劝莫旺雄尽早回头,不要再执迷不悟,可莫旺雄根本听不进去。一路上,三人不禁回忆起以前的快乐时光,无限感慨。车子终于停在了大狼山七号矿井,三人一下车就被随后追踪而来的刑警们包围。枪声响起。

栾少杰被评为“省十大侦探”,可就在授奖大会上,孙平伟亲自带人来缉拿他归案。栾少杰当众彻底忏悔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杜宪章也因为自己的过失引咎辞职。

省厅专门为常录、大周两位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由耿厅长亲自主持。会上,常录的母亲打来电话,路建春接过电话,亲切地叫着“妈……”(全剧终)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