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开心宾馆》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甘志杰(陶大宇)与好友韩山(黎耀祥)是旅游界无人不识的导游,享有“香港第一导”的美誉,二人满怀自信积极工作,深信只要把握时机他朝定能东山再起。两人经历了人生两起两跌,曾拥家财千万,一场亚洲金融风暴,令他们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

少奶奶翁家文(吴美珩)辗转进入杰与山工作的旅行社工作,跟随杰学习,并与他由冤家发展为患难与共的好友。

一次机遇,杰、山救了“王金宾馆”的老板金广开(胡枫),开竟赠送宾馆股份予二人作报酬,并明言不得将宾馆变卖。杰对着已无大作为的宾馆,惟有咬紧牙关,用心经营。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宾馆生意依然一落千丈,眼见宾馆面临倒闭的厄运,正百筹莫展时,支援的人八方而至,指定入住“王金宾馆”,令宾馆突然成为全城焦点 ……

分集剧情:

第1集

少妇翁家文不理家人劝喻,整装出发往「写意旅游」上班,担任野外导游一职。旅行团因没有人报名而取消,文大表失落,其丈夫Alex写意老板兼好友沈永胜想办法。文接受胜的安排,跟随资深领队韩山带领内地旅客的本港短线团。

另一领队甘志杰向文声称是珠宝店老板,不知就的文购下白玉,气愤。翌日,文不甘被看低,继续上班,怎料竟要随杰带团。文不屑杰与山的伎俩如出一辙,打算揭穿二人,却遭杰警告。杰因旅客的住宿问题而突然中途离团,文负责继续行程,文无奈,只有向Alex求助。一名旅客听到文与杰的对话后,与其他团友质问文,幸杰及时回来安抚众人入住宾馆。

第2集

文弄错了旅客代其购买的货品与价钱,无奈四出补购货品,弄致推迟了吃晚饭的时间。文重遇任职空姐的旧同学陈翘楚,在她面前数落杰、山的恶行,不料山竟是楚的男朋友。胜与好友金广开以为楚不在家,往找杰、山打牌,见楚时悔之已晚。楚误会文丈夫经济有困难,后闻文打工的真正原因,大感没趣。

文介绍楚认识Alex,楚直觉Alex与其下属Bowie关系暧昧。文带生态团时结识了开设宾馆的开,二人投契。楚发现Alex与Bowie相继步入酒店,遂跟踪二人,并向文通风报信。文拋下旅客不顾赶往酒店,胜惟有向杰求助。文发现向来对自己爱护有加的丈夫竟有外遇,悲痛欲绝。

第3集

杰被文连累,需要入院疗伤。文托词不回家来尾随杰,杰劝她入住酒店,文大怒。文回家质问Alex何时开始与Bowie发生婚外情,Alex和盘托出求她原谅,文愤然离家,入住开的宾馆。Alex向Bowie提出分手。山打牌时的脾气甚差,竟将开父遗物象牙麻雀掷出窗外,杰与他往拾回牌时,向他好言相劝。

文心不在焉,导致微波炉爆炸,杰、山及旅客遭殃。楚极力主张文跟Alex离婚。文屡犯过错,胜不怒反笑,气煞杰。开文观察Alex的言行,又劝她寄情工作,惟文被Alex的深情留言弄得无心工作。Alex买醉时遇Bowie,二人重拾旧欢。文母林丽梅因Alex爽约而担心不已,向文求助。

第4集

文为了寻找Alex,连累杰与旅客要跑往火车站。Alex致电向文讹称在外地公干,文放下心来。Alex打算与文离婚,却又怕她承受不了。杰不值楚怂恿文离婚,与楚起争执。楚发现山挪用二人联名户口的钱,大发雷霆。山预支薪金往澳门赌钱,不巧在船上又遇见文。山败北而回,杰遂将其负责的豪华团转交给山负责。

梅自夫逝世后便寄情赌博,在澳门欠下高利贷要文等赎回。Bowie有感Alex对文余情未了,毅然离开。Alex继续留言给文,望与她复合。开好友王小碟与其豪华团团友来港,请开介绍购物好去处。山不满旅客光看不买,向他们报复,终被旅客投诉,开罪了胜。

第5集

山发现旅客们光看不买的原因,怒斥开,杰道出开对二人的恩惠,山惭愧,向开道歉。Alex提议与文往瑞士银行,重新开始,文为此听取其他人意见,开指文在乎这段感情,文遂返写意报名参加旅行团。Alex在酒吧看到Bowie放纵买醉,不理胜的劝喻,送她回家。

文购滑雪装备回家,Alex却向文说出Bowie怀有自己的骨肉,他要跟她离婚,文感晴天霹雳。文打算搬回娘家,却发现梅已将楼宇抵押出去,文遂决定自己解决问题。Bowie发现Alex将一帧与文的合照藏起来,愤然打掉胎儿,并坚决与他分手,Alex痛苦。文找不到工作,向胜求职,杰指文资质虽差但态度可取,接纳她做其助手。

第6集

杰发现山将一住宿安排尚未办妥的旅行团交给文独立负责,即为她四出张罗。文带旅客往杰安排的度假营,旅客鼓噪,幸杰及时出现安抚众人。楚打扮性感准备与山烛光晚餐,杰却突然回家,破坏气氛。Alex到宾馆哀求与文复合,文拒之。文的兄妹终发现梅将楼抵押一事,遂商讨梅生活费之安排,文无奈要肩负起楼宇的供款。

山佣金被削,暴跳如雷,杰了解后得知又是为了楚的缘故。杰山好言劝楚改善态度,楚得悉真相后不悦。文避见Alex,Alex竟向梅埋手,惟文仍坚拒复合。楚误会山一直照顾杰,却不知事实是恰恰相反。杰对楚的所为忍无可忍,与山发生龃龉,兄弟反目。

第7集

文与杰往宾馆暂住,不料宾馆水管爆裂,负责维修的荣哥又不知所终,众住客鼓噪,杰想法子替开解窘。开经不起荣的苦苦哀求,最终不忍辞退他。另方面,开深知宾馆人事老化,欲聘杰改善宾馆的经营方法,杰婉拒,并向开推荐文。

Alex苦缠文求她复合,文不胜其烦,求助于杰。杰与胜约见Alex,二人知道他哀求与文复合的原因后不值他的所为,杰怒骂Alex后离去。文回想杰骂Alex的用语时忍俊不禁。文与Alex签字办妥离婚后请杰吃消夜,期间杰向文细诉他的几段情。山工作态度恶劣,胜决把他辞退。杰因工作而结识了大陆戏剧学院的学生冬妮,妮常拿杰来试验自己的演技。

第8集

失意的山入住宾馆,文恐他自寻短见,将手上维修电脑的问题交给资深员工张淑娴处理,结果令宾馆招致损失,文歉疚。杰硬拉山吃饭,方知楚才是罪魁祸首。杰带妮四出游览,妮即将为一国际影片试镜,紧张万分,杰使计令妮相信幸运在她手中。山、杰惊闻宾馆失火,山为取回中奖彩票冒险进火场,杰、文追入,骇然见开昏倒在地。

文替开急救,开终苏醒过来。山独揽功劳,楚信以为真,杰虽知道真相却不忍道破。楚欲置业结婚,山向开借钱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杰赠假发给妮往试镜,妮道谢后登上一白发男士Stephen的座驾离去。山、楚得知开患遗传心脏病,可能会突然死亡,即显关怀之情。

第9集

山向开借钱置业,开表示需要考虑,山无奈。楚错失置业良机,气愤。开出院,宣布退休并将宾馆赠予杰、山及文,条件是三人要将宾馆的利润提升至一成。楚调查宾馆帐目后大为兴奋,与山憧憬未来。杰与文往广州拓展业务,却因文不适入院而错失合约。

二人回港时碰见员工辉,后以讹传讹,指二人乱搞男女关系。杰得悉文被误会,娴以身作则,多办事少说是非。岂料娴却阳奉阴违,率众一起向开请辞来对抗杰;杰不肯妥协。众恐失掉工作,开遂率众向杰道歉。杰数落众人不是之处,令他们改善。妮突然找杰,告知他试镜成功,并送礼物答谢他。

第10集

山向开借钱置业,开表示需要考虑,山无奈。楚错失置业良机,气愤。开出院,宣布退休并将宾馆赠予杰、山及文,条件是三人要将宾馆的利润提升至一成。楚调查宾馆帐目后大为兴奋,与山憧憬未来。杰与文往广州拓展业务,却因文不适入院而错失合约。

二人回港时碰见员工辉,后以讹传讹,指二人乱搞男女关系。杰得悉文被误会,娴以身作则,多办事少说是非。岂料娴却阳奉阴违,率众一起向开请辞来对抗杰;杰不肯妥协。众恐失掉工作,开遂率众向杰道歉。杰数落众人不是之处,令他们改善。妮突然找杰,告知他试镜成功,并送礼物答谢他。

第11集

杰因追踪妮而缺席会议,楚山主持会议并宣布扩充宾馆服务的计画,文急致电杰报告。杰为了陪伴妮,山与合作伙伴签约,惜楚从中作梗。妮感杰可信任,向他说出自己的故事,并表示即将与Stephen秘密结婚。楚指自己的决定英明,宾馆才不致做亏本生意,楚更训了杰一顿。

楚突然召开会议,要为宾馆推行宣传计画,文终按捺不住,直斥楚以公谋私,并警告她不得干预宾馆的营运,楚语塞。楚拉山找开,欲逼开委任山为宾馆代言人,不果。文探望开,期间开突病发,文替他急救时,开之干儿子高祥自外国回来,二人送开入院。文自责令开病发,开说出实情。文向杰展示开的委任书,杰大喜。

第12集

妮的车子故障,杰赶往郊外协助她;妮突然拥杰痛哭,原来Stephen最终没有跟妻子离婚。妮问杰的恋爱史,从而明白杰为何不再坐飞机。Stephen往找妮,妮坚决地跟他分手后,杰即送她上机出席上海的记者招待会。楚看过开的委任书告示后,感觉被针对,山安抚她并游说她辞职,惜最后事与愿违。

文祥参加急救训练,又指导他练习心外压。文其后从蝶及其儿孙口中,得知祥原来是医科硕士,文自觉被愚弄。文见祥避见女子Janet,以为他用情不专。楚散播谣言,令文、杰被街坊取笑。杰派楚往广州寻找商机,楚反对无从。祥以杰形容文的用词来作为择偶条件,文一惊。

第13集

文代Janet约祥见面,言谈间却渐渐发现Janet精神有异,文惊惶失措,幸祥及时带Janet父母到来。开得悉祥对文有意,遂制造机会让二人相处。祥向文表白,文却以为他在说笑。杰不忍文被街坊取笑,拉文手宣布二人正在发展感情。杰此举只为止息众人的议论,怎料却令文心如鹿撞。祥发现开苦恋蝶多年的物证,找文商量。

杰受托与胜、山试探开与蝶的关系;另一边厢,祥与文亦拿物证问蝶。开与蝶分别细诉多年来迂回的恋爱故事,众叹息。文接杰来电,指开当天注册结婚;文遂与蝶选购衣服往观礼。蝶酸溜溜的出席开的婚礼,新娘子迟迟没有出现,原来开另有主意……

第14集

杰、文为开与蝶当伴郎和伴娘,选礼服时却被误会是婚礼主角。杰接妮来电即赶赴见面,文忍不住跟踪他,但见他与妮谈笑甚欢,心中戚戚然。妮受负面报道困扰,杰好言安慰并安排她入住宾馆以逃避传媒的追访,惜最后仍被楚发现,并视之为宣传宾馆的好机会。文问杰是否对妮有意,杰断言否认。

山报信,妮得以及时离开宾馆。楚气结,质疑文维护杰的动机,文难堪,杰为此下令严禁众人于办公时间搬弄是非。开、蝶结婚前夕,杰得悉张导演严斥妮失踪毁约,更准备易角。文赶往劝妮向张道歉复工,妮不允。文借公事为名找杰,却见杰、妮在沙滩上拥吻,文伤心离去。

第15集

开迎娶蝶当日,杰神采飞扬,文则落寞失意。祥送喝醉了的文回家,期间因一句戏言而发现文已有意中人,并正为情所困。杰告诉妮张表示若找不到人取代妮便决定停拍,妮闻言不快,愤然表示不愿再过拍片的日子。文感冒,正自怜自艾之际,祥到访并下厨照顾她。

杰发现楚、娴又搬弄文的是非,向二人发警告信,二人不忿,竟拍下文与杰迟到早退的照片向开告状。文尝试与祥约会,却发现不能自欺欺人。杰发现妮其实仍未放下角色,遂心有决定。妮感激杰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决定复工,并告知文对他有意。杰得到文的支持,决定将楚辞退。

第16集

楚打骂山以泄对杰之愤恨。妮向传媒表示会用心演好角色,回报杰对自己的支持,杰 欣慰文把一切看在眼里。楚着山向杰提出退股不成,逼山向开埋手,二人以置业结婚为由,声泪俱下求开将其股权折现,更讹称楚有了身孕,并重提救命之恩。祥将山二人的丑态传送给文看。杰、文赶往开家,杰见山冥顽不灵,忍不住将开获救的真相说出。楚发现被山蒙骗,决与山分手。山将失去楚一事迁怒于杰,二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山更决定迁出。胜找山带团,山诸多挑剔。祥受文所托替她觅得一职,文准备辞职时看见杰为宾馆苦恼的模样,内心不禁挣扎起来。

第17集

山露宿街头,文苦劝他回家无效,感失落。祥看见文的模样,猜到她的心上人是杰,文却表示一切已成为过去。文请缨代杰往沈阳参加旅游博览会,祥细心为她准备一切,文感激。文与娴洽谈生意完毕回港,二人回港途中遇上车祸,文头部受伤、娴则伤脚,杰担心不已。杰乘火车赴沈阳途中,文已被安排回港就医。杰往医院探望文,更向她表白爱意,惜文听觉神经受压,听不到他的说话。惹见祥用掌上电脑与文交谈,始知文失聪。山被杰发现拾汽水罐维生后,即转身逃跑。文出院,杰深信文喜欢自己,因而约她说清楚二人的关系,不料文却否认对他有意思。

第18集

每当杰谈及情爱之事时,文即表现抗拒,杰甚感无奈。杰、文从新闻报道得悉山因火警而入住临时收容所,遂劝他回家,怎料兄弟俩竟再为楚而起争执,落得不欢而散。开与文往找山,开主动向山道歉,山惭愧;山听从开的劝导,终与杰冰释前嫌。开见文关心杰,指出她其实喜欢杰,文却指杰告诉她只视妮为朋友,惟她其后却看见杰与妮拥吻,其情景令她想起从前受感情折磨的日子。胜、山教杰讨好文的方法,惜杰扭尽六壬却仍未能如愿。楚突然入住宾馆,山欲与她重拾旧欢,却被她奚落,山难堪。杰欲藉公事增加与文独处的时间,惜事与愿违。文不堪杰苦苦纠缠,决定辞职,更表示不再与杰见面。

第19集

杰得悉楚在宾馆的房租及服务费一直由山支付,又奇怪她在宾馆足不出户,遂使计逼她向山说出内情,惜不果。深夜,楚悄悄离开宾馆。翌日,三大汉到宾馆向楚追债。通患感冒多日后终不支送院,祥怀疑通在宾馆染上‘退伍军人症’,文顿表现得焦虑不安,祥按捺不住责备她。文担心杰,遂跟踪他至医务所。文要求医生替杰抽血,杰摸不着头脑。杰、胜发现楚以下流手段骗吃免费餐,山闻讯赶至,惜楚不听他的劝说。楚被高利贷掳去,山与杰等往营救。楚为借钱解困,终肯说出真相。杰在家养病两天后返回宾馆,惊闻恶耗。

第20集

宾馆的通风系统被发现有‘退伍军人症’细菌,需暂停营业以进行消毒。传媒闻风而至,祥建议仿效外国旅馆的处理方法,并以其专业知识消除公众的忧虑。开征询杰意见后,决定将宾馆结业,众不舍,并提出不同方案,希望与宾馆共渡时艰。宾馆重开,众卖力宣传,惜仍无济于事。山、楚灰心欲放弃之际,妮突出现并带来转机。妮、祥分别找文与杰倾谈,杰终明白文不肯接受自己的原因。文约祥一起到欧洲旅游,祥却另有主意。杰心惊胆颤地踏进机舱,文满心欢喜,不料杰惊恐过度,脉搏突然停顿……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