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城里城外东北人》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家住银岭市白清寨乡白清村的农民郑老万是个忠厚朴实的农民,早年丧妻,一个人带着三儿一女。如今儿女都大了,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郑老万本想着为儿女操的心差不多了,心里也在憧憬着自己一段不寻常的黄昏恋情。可是事情偏偏不能顺顺当当地随了人愿,儿女们的事情,做父母的永远有操不完的心。

城外白清村住着郑老万和他的大儿子郑来文、大儿媳妇和小儿子郑来斌。城里银岭市内住着郑老万的女儿――市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郑晓兰、女婿――农贸公司销售经理裴金山、婆婆裴大妈还有老万的二儿子――某机关的公务员郑来武。

城里城外的人们你来我往,为了生活,为了工作,为了情感,这些普普通通的人在社会的不同领域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价值观念和各异的思维方式,使他们在缤纷的社会和复杂的人际生活中饱偿着人生的苦辣酸甜。从政的求升迁,务农的求致富,做工的求稳妥,经商的求发财……本剧的着眼点在于通过对郑家、裴家的父子间、母女间、兄弟间、姊妹间、婆媳间、妯娌间、姑嫂间、亲家间、邻里间、同事间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诸多故事的描述及人物的刻画来反映东北城乡平民百姓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和新农村建设过程中异彩纷呈的社会实践和心里历程;通过对这些凡人小事的描写,来讴歌东北老百姓热爱生活、追求人性真善美的品格和倔强、善良、豪爽、真实的性格特征,进而反映新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社会文明不断进步的同时,这些普通百姓的更多的需求是什么,人们的精神面貌又有着怎样的变化。

城乡互动,“小”中见“大”、全景式,是本剧追求的艺术特点;平民化、生活化,以东北老百姓特有的幽默讲述自己身边的故事是本剧追求的艺术风格;乡音俚语、典型的民俗风情是本剧构筑的艺术背景。

《城里城外东北人》每集(或每两集)独立成章。幽默的故事情节、鲜明的人物性格、诙谐机智的个性语言、浓郁的地域风情会让观众在笑声中陶冶性情、感悟人生。

分集剧情:

第1集

《难忘今宵》(上、下)

大年三十,白清村农民郑老万带着大儿子来文和儿媳妇赵玉霞、二儿子来武、小儿子来斌一家人正热热闹闹的准备过年。隔壁的寡妇张文翠因女儿张兰香外出参加工厂技术培训不能回家过年而黯然神伤。村主任孙大正的媳妇已经病逝,儿子在外当兵,自己一个人也无心过年。郑老万巧妙地安排孙大正去安慰张文翠。

城里,老万的女儿郑晓兰接到了主持电视台新栏目《城里城外东北人》的任务,要带着儿子裴正到白清村过年,顺便拍摄节目。郑来武的同学罗亚娟来到裴家,跟晓兰商量要把她朋友的一套房子借给来武住。这时,传来消息,已经和来武离婚的汪清从加拿大回国,并且想要见来武一面。

郑晓兰裴金山两口子带着裴大妈和裴正要来乡下过年,郑家人听到这个消息欢欣鼓舞。郑来斌的同学孟佳梅来看望张文翠,要替兰香陪张文翠过年。来斌带来了晓兰回村里拍摄节目的消息,并邀请张文翠、孙大正和孟佳梅一块过年。

来武接到亚娟电话去看房子,却见到了汪清和她的导师斯密尔博士,原来房子是汪清买给来武的,来武谢绝了。裴大妈无意中透露出汪清回来的消息,郑老万坚决邀请汪清回来过年。大年夜,老郑家异常热闹,这个美好夜晚人人都难以忘怀。

第2集

《捡个活爹又捡儿》(上、下)

郑来文下地干活时,被一个精神失常的老头盯住不放,只好带回家来。老头生活不能自理,玉霞嫌弃老头,叫来文把他送走。来文叫晓兰在电视台登个捡爹启事。玉霞终于忍受不了疯老头,气得回了娘家。老万和来文商量着把玉霞接回来。孙大正设计,让张文翠来护理老头并照料郑家父子,赵玉霞吃醋,急忙跑回来。赵玉霞的娘家兄嫂都已病逝,扔下孤儿赵大笑无人照料,郑老万让郑来文把赵大笑接到家来,当儿子供养,使赵玉霞大为感动。

来斌说电视台有消息了,有个大款丢了爹,来斌拿着老头照片去让他认,结果不是。来文要送老头去医院检查,老头看到出租车,突然就发了疯。清醒后,他居然想起了以前的事,讲出自己的遭遇。原来老头在车祸中精神受了刺激失忆了。晓兰来电话说找到了老头的儿子,父子团圆了。老头回家后给来文汇了二十万钱表示感谢,来文把这笔钱捐给村里盖敬老院。

第3集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郑来斌无意间邂逅林翠翠,林主动示爱,二人感情迅速升温。林突然接到电话,说老总因与农民工矛盾,电视台要曝光。郑来斌表示姐姐郑晓兰可以帮忙。郑晓兰坚持原则不答应来斌的要求,来斌又请出郑老万给姐姐施加压力。郑老万气急败坏的让晓兰帮忙,却因为晓兰拒绝而生病住院。晓兰无法,只有延缓节目播出。医院里,老万从来探病的兰香口中得知,黑心老板所做之事实在是横行霸道,决定同意曝光。节目播出,林翠翠立刻和来斌分了手,来斌埋怨老万。这时却得知,林翠翠是结了婚的,原来这是黑心老板对来斌使的美人计。

《老万中奖》

白清村资金紧张,村里建敬老院工程停工了。孙大正又来找郑来文想办法,郑来斌这时带回了邻村老古头中大奖的消息,并撺掇玉霞给他拿钱去买彩票。

郑老万为大正筹集资金来到城里,从电视上看到了老古头买彩票中奖的事情,心里也跃跃欲试。老万上街买了一张,没想到还真的中了头奖,奖金五百万,大家欣喜若狂。郑老万决定把这钱一部分捐给村里盖敬老院,剩下的分给了几个儿女。就当郑老万向大家展示这张彩票的时候,没想到彩票却被众人抢坏了,这次的发财梦又破灭了。

第4集

《遍地黄金》(上、下)

郑老万一早准备进城,问到大笑哪去了,才知道原来他替郑来斌出义务工挖树坑去了。大笑捧着一坛从菜地挖出来的银元,回到家中向来斌炫耀。看到赵大笑美滋滋的到城里去卖银元,来斌十分眼馋,也想挖宝贝。他从村里一位老人那得知,自家宅院原是大地主家的,地下一定藏有宝物。没等老人话说完,来斌就在自家院中的大树下挖起宝来,来文玉霞回到家中问他干啥。两人听到他的想法,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晚上了,进城的大笑还没有回来,玉霞十分担心。来斌黑夜里爬起来继续挖宝。来斌趁着月色正专心致致地挖宝时,郑老万从城里回来了,发现院子里有人,就把来斌当小偷打了一顿。

第二天,来斌又去找老人问宝物还有可能在哪出现。听说自家菜地曾被人挖出过宝物,他又去菜地挖宝,还真的有所发现,但却扎破了手指,让来文的女儿郑洁陪着去了医院。

医院里,小洁无意间看见大笑躺在病床上,浑身绷带。一问才知道,大笑进城路上遇见个收银元的,可是那人说他的银元是假的,还找了专家鉴定。大笑一生气就和人家打了起来,小洁连忙赶回家报信。

来斌正拿自己的宝物恐龙蛋向哥哥嫂子炫耀时,老万却告诉他那宝物其实是他去年下的底肥。小洁也回来了,说大笑的银元也是假的。来斌又白忙活一场。

第5集

《银龙鱼》

来斌进城卖完菜来看来武,发现来武愁眉不展,一问才知道,原来来武单位空出个副科长位子,郑来武“想吃又怕烫”。郑来斌和裴金山怂恿他给局长送礼。来斌买了一条两千元的银龙鱼,准备叫来武给局长送去。

郑老万来看裴大妈,正好赶上金山父亲忌日,裴大妈想做鱼吃,老万跑到市场去买鱼,回来看见来斌来武,急忙把鱼藏了在树后面了,却不见了。老万兜里的钱没带够,看见来武屋里有条鱼,就把鱼拿给裴大妈炖了。吃晚饭的时候,来斌、来武、金山才发现,吃的就那条银龙鱼。

《致富无道》

郑来斌刚处的对象又黄了。姑娘嫌他没有钱,逼的来斌还真就想出了“致富之道”来。来文和玉霞去城里随礼,郑老万也去村东头给人家贺房。来斌跑到城里向裴金山要了点钱,买了涂料,把屋子也粉刷一新,准备贺房。玉霞照旧支持他的主意,帮他收钱。亲朋好友都来随礼,转眼五千元就到了来斌的手。来斌向老万显摆自己的成果,还是被他爹骂了一顿。刘大胜成了散帖子专业户,给来斌送来了两份请贴,郑老万也给来斌带来了请贴。来斌收的五千元不仅不够,还得倒搭钱。看来,来斌的这条“致富之道”根本行不通。

第6集

《咱去北京要多久》(上、下)

郑来斌通过裴金山的妹妹裴梦瑶了解到,开网吧能赚大钱,还不费力气,就琢磨着在白清村开个网吧。正赶上白清村家家的梨丰收,却卖不出去,郑老万愁得直上火。来斌向郑老万要钱,郑老万不但不给,还把他臭骂了一顿。老三跑到城里学习开网吧的经验。一个月过去了,经验是有了,可本钱还是没着落,来斌只好找来文商量。来斌为筹钱把手机也卖掉了。几天后,网络架设的工人来安网线,电脑公司的工人来送电脑。老万这才知道,来斌还是背着他开起了网吧。

来斌的“希望网吧”开业了,村里的人都来贺喜。郑老万和张文翠闲谈才知道,原来来斌伪造了老万的遗嘱,说把东屋留给来斌自己,然后用东屋做抵押,向大家集资了两万元钱。老万气得晕了过去。

来斌因为村民刘大胜在网上看一些不正经的东西,跟大胜打了一架。正打着,工商员和文化员来查封网吧,因为网吧手续不齐,不符合规定。这下子更是惹怒了郑老万,把来斌痛打了一顿。结果来斌脑袋碰在了井上,带着伤逃跑了。大伙给来斌集的资也是郑老万给还回去的。

裴梦瑶来看来斌,并向大伙解释了互联网的种种优点。突然大正带回了好消息,收梨的车来了好多,都找郑来斌拉货。大正说,来斌在网上找到了梨的销路,还签定了电子合同。大伙急忙去找来斌,老万独自一人坐在屋里想着误会来斌了,这时来斌悄悄地走了进来,爷俩抱头痛哭。

第7集

《彩玲》

来斌自从在网上把梨卖了后,就天天泡在网吧里聊天,还起了个网名叫“沉睡的大山”。来斌在网上认识了叫“彩玲”的姑娘,还把她约到家里来见面。家里人都为着“彩玲”的到来忙活着。来斌兴高采烈地去村东头小树林接人。还真来了个叫彩玲的漂亮姑娘,玉霞连忙让她去树林找来斌。来武带着亚娟来老郑家串门,看见大伙为来斌的对象这么忙活,亚娟有点不高兴。来斌和彩玲走岔道了,回到家来,玉霞说彩玲找他去了。来斌又跑出去了。彩玲没等到来斌,回到郑家等着。来斌跑回来看到彩玲,激动万分,可是彩玲说她根本不认识来斌,更不认识“沉睡的大山”,她只是来找郑来武的。原来她是来武资助的一个贫困学生,今天是特地来感谢来武的。误会澄清后,郑家又来个胖胖的丑丑的姑娘,见到来斌就扑了过去,原来她才是“彩玲”啊!

《长寿村》

乡里要搞“一村一品”,孙大正一筹莫展,来郑家讨主意。玉霞一句话提醒了孙大正,大正决定搞个长寿村。郑老万听说了,坚决不同意,村里根本没那么多长寿老人,这可是弄虚作假啊!来斌想出个主意,说大正想要拍电视剧,要找一些老头老太化装成百岁老人。老万一听心活了,决定试一试。

电视台记者来采访,老人排排坐。第一个接受采访的常奶奶把岁数算错了差点露馅,幸好大正给遮掩过去了。接着记者问大家长寿的秘诀,大家说着水土好,所以人长寿,村里还有温泉呢。

老郑家院里的水井已经被大正改造成了温泉水井,老万一试果然温度很高。结果却因为大正买的煤不好,在后面烧水的来斌和大笑被煤烟呛了出来,温泉水也变成了普通井水,记者这才知道上当了。

第8集

《都市里的村庄》(上、下)

郑老万到城里卖菜,顺便给裴大妈捎来了一些蘸酱菜,剩下就拿到楼下的绿地种上了。社区里正开展管理绿地的活动,裴大妈是楼长,正管这事,就趁老万接裴正的时候都拔了。老万知道十分生气,又悄悄给种上了。如是再三,裴大妈终于向郑老万动怒了。老万也不示弱,跟裴大妈对着干。

事情被社区主任知道了,狠狠地批评了裴大妈。因为小区种菜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裴大妈一气之下提出辞职。晓兰和来武知道了大妈辞职的事,告诉了郑老万。老万心里内疚,跑去跟社区主任解释,说是因为他和裴大妈闹别扭而故意种的菜,所以希望主任不要责怪裴大妈,接着自己跑回了乡下。主任听说了这个情况,连忙去给裴大妈道歉。误会澄清后,裴大妈也追到乡下,两人和好如初。

为了让城里的孩子们认识农作物,社区里建了个“小小植物园”。这个点子是郑老万出的,所以社区主任正式聘请郑老万为社区的“荣誉居民”。

第9集

《撒谎是为咱俩好》

郑来文进城买塑料薄膜,赶上当年知青夏莲的儿子结婚,随了一百元钱的礼。因为当年他曾与夏莲有过一点恋爱的意思,怕赵玉霞知道了会吃醋,但随礼的钱又没办法报账,就撒谎说买鞋用了。玉霞认为鞋根本不值那么多钱,叫他退鞋。来文没法,只好找裴金山诉苦,正好晓兰把单位发的羊绒衫要送给玉霞。来文顺水推舟,又向玉霞撒谎用钱买衣服了。玉霞认为价钱不对,来文撒谎说是售货员拿错了,玉霞让他退回去。来文没办法只好说了实话,结果玉霞不仅没吃醋,反而说他花钱太少,失了面子。

《西瓜广告》

白清村今年西瓜丰收却卖不出去,大家急得团团转,都埋怨郑来文带头种西瓜。来文一赌气跑到城里,回来后就组织大家拍西瓜广告。本来是想请名人做,可是人家要价太高。大伙决定自己拍西瓜广告。广告播出后,却不见效果。就在大家都埋怨来文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原来是来文婚前好友夏莲,他儿子开果品厂,正需要西瓜。不仅今年的西瓜全部收购,还签定明年的包销合同。来文高兴的抱头痛哭。

第10集

《神秘的房客》(上、下)

裴金山介绍一位朋友来老郑家租屋住几天。来文和金山出门办事,家里只剩下玉霞、来斌、大笑和小洁,大家忙着给新房客收拾屋子。一位打扮时髦的姑娘来到郑家大门口,原来她就是新房客方慧。方慧向玉霞提出几个要求,一是要清净没人打扰;二是要保密,不让村里人知道她在这租房;三是要一把大门钥匙,晚上外出时方便,玉霞同意了。

大笑无意间听见方慧屋里有男人的声音,慌张地跟大家说了,大家议论纷纷,认为方慧是个小姐。为了不让方慧继续下去,玉霞给大家排了班监视方慧。结果大笑和来斌从她自言自语中发现她吸毒,而且还得了爱滋病。

玉霞感到事态严重,请来了孙大正,求他作主。这时却发现方慧屋里又来了个男人。大家忙跑去帮助方慧脱离那个男人的魔掌,方慧却阻止了大家。原来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什么嫖客,而是电视台的胡导演,方慧是个编剧。方慧的一切反常行为都是因为写剧本的时候进入了角色,大家又是虚惊一场了。

第11集

《来斌也英雄》(上、下)

郑老万冤枉来斌偷拿了他的钱去打麻将。来斌生气进城找来武借钱,来武没有借给他。一气之下,来斌离家出走了。

第二天早上,亚娟从报纸上看到来斌抢救落水儿童生死未卜的报道,赶来告诉来武。来武立刻通知了来文和玉霞让他们进城。来文怕郑老万接受不了,撒了个谎说进城带玉霞看病。晓兰得到消息也赶了回来。

裴大妈从邻居那得知来斌出事的消息,伤心不已。正好在楼下碰到了进城打听玉霞病情的郑老万,裴大妈差点说漏了嘴,幸亏裴金山掩饰得及时。裴大妈上楼通知大家郑老万来了,来文、玉霞和晓兰都躲了起来。就在大家差点穿帮的时候,裴金山把郑老万给支出去吃饭了。大家一边打听着来斌的消息,一边继续商量来斌的后事。

不一会儿,老万吃完饭要回来了。来文和玉霞决定先回村里准备,晓兰和来武稳住老万。来文两口子回到家里,看见大正组织了欢迎队伍,急忙告诉大正把队伍解散了,瞒住郑老万。

老万因为担心玉霞的病情,听说玉霞回去了,连忙也要赶回村里。晓兰借口正正想姥爷,让老万在城里住几天,老万同意了。郑洁听说老叔出事的消息,也跑来了。裴大妈怕她瞒不住,叫晓兰下楼来见她,却把报道来斌事迹的报纸落在了楼上。郑老万看见了,偷偷的回到村里。晓兰发现老万不见了,赶回了村里。大家知道终于还是没有瞒住老万。大正突然跑来让大家看电视,原来来斌没有死,电视正播放记者采访他的画面。这时来斌出现门口,众人高兴的流下了眼泪。

第12集

《送红包》(上、下)

郑来斌要订亲了,郑老万去订饭店,结果路上摔了一跤,进了医院。先是做CT,来斌怕医院的人不给好好看,叫玉霞给送点红包。开始大夫不要,结果加了钱就收下了。老万住院需要三千元押金,玉霞兜里就两千元,晓兰和来武又去旅游了,没处凑钱。来文、来斌和玉霞商量着再送红包,结果人家居然给通融了。院住上了,做手术的大夫却迟迟不来,玉霞去给值班大夫送红包,虽然没送出去,但手术大夫倒真来了。两兄弟继续给主刀大夫和麻醉师送了红包,这才放心送老万进了手术室。

手术很顺利,三人都认为是红包奏效了。来斌的同学佳梅到医院看朋友,无意碰见了玉霞他们,还听说来斌要订亲了,心里很不是滋味。裴大妈第二天来看望郑老万,老万高兴的不得了。来斌在医院的床上住了一晚,小护士管他要床费。玉霞误会来斌非礼了小护士,决定给小护士送红包,问清楚才知道,原来是小护士要的护理人员占床费。来斌因为老万住院花了这么多钱,再加上对佳梅产生了好感,所以要退亲,老万很生气。

老万终于出院了,晓兰、来武都来接他出院。在医院大门口,小护士叫住了这一家人,原来来斌的订亲钱掉在医院里了。给老万手术的老大夫也追出来了,送给老万一包药。原来玉霞和来文送的红包都在里面,大夫怕病人不放心,所以都收下了红包,出院时都给退了回去。老万一家人感激万分。

第13集

《致富1+1》(上、下)

村民侯德山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经常到张文翠的小卖店赊东西,还赖帐。玉霞看不过去,说了他两句。结果他就讽刺起郑来文“妻管严”,干部做的不称职。

村里正开展“致富1+1”工程,郑来文打算和侯德山结对子,帮他修沼气池共同致富,赵玉霞说什么也不同意。孙大正找来侯德山向玉霞赔礼道歉。好不容易说服了玉霞,结果张文翠又非要和来文结对子。最后孙大正出了个抓阄的主意,把张文翠给骗了回去。

晓兰要带人采访关于村里修沼气池的工程。大家正忙活着,张文翠回去后觉得大正骗了她,大闹采访现场,把采访给搅黄了。张文翠看电视里被采访的侯德山一个劲地夸张文翠心地善良,把名额让给了他,更是来气。这时,村里的其他人看着侯德山得了便宜,也都叫来文免费给修沼气池。侯德山积极地为张文翠的小卖店干活,受了伤。张文翠感觉过意不去,不仅不闹着抢名额了,还帮侯德山出了一千块钱修沼气池,堵村里人的嘴。“致富1+1”工程终于正式启动。

第14集

《老模特》(上、下)

郑老万和玉霞赌气跑到了城里来武家。郑来文两口子到处找爹。郑老万在楼下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孩跟踪,吓得跑到了晓兰家。裴大妈听他说了原委,认为很荒谬。玉霞和来文追到了城里,给老万赔了礼。

第二天,郑老万要回乡下了,一下楼就碰见了昨天的那个漂亮女孩。她自我介绍叫于蒙蒙,是美术学院的学生,来请郑老万去做模特,老万答应了。为了当好美院的模特,老万找来裴大妈苦练坐功。

因为早上喝多了粥,画画的时候老万总是上厕所,被于蒙蒙批评了,心里很不滋味。裴大妈说了他两句,两人又闹上了别扭。来武使的小计谋又让两人和好了。老万因为表现好,受到了表扬,同时于蒙蒙让他帮着再找一些不着衣模特。

听说这个消息,村里的人纷纷来到城里找老万要当模特,可是一听到不穿衣服被人画,大伙就全散了,老万又受了一顿埋怨。

第15集

《高速公路进咱村》

新建高速公路设计从郑家院子通过,郑来斌想借机“讹”财,郑老万不允。郑来斌调父离山,撺掇大嫂玉霞出钱先是盖简易房,但因航拍而作罢;后又在院中栽树,还是行不通;最后玉霞偷看了来文的文件,与来斌商量挖地窖。以为这次能够万无一失,结果机关算尽,却得到乡里通知:高速公路改道了。

《爹爹撞撞》

郑老万进城给女儿送菜,却在楼下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撞了。撞人的小伙子要送郑老万去医院,郑老万觉得没什么事儿,拒绝去医院。于是小伙子留下了电话和姓名。晓兰得知郑老万被撞,逼着郑老万去医院。

郑来斌骑摩托车进城给他爹修表,在小区里恰巧遇见了抢劫,来斌见义勇为去追劫匪,半道也把一位老人给撞了。

郑来斌后来到医院寻找被撞的老人,碰到晓兰和郑老万。在医院楼下又与撞郑老万的小伙子不期而遇。来斌跟小伙子要医药费,郑老万不让。但来斌还是私下里背着郑老万跟撞人的小伙子报销了医药费。小伙子来看望郑老万,双方言谈中发现原来他们撞的都是对方的爹。这时晓兰拿来当天的报纸,上面刊登了来斌见义勇于的照片,还有奖金。来斌立刻带着小伙去取奖金,以补偿小伙子的药费。

第16集

《代子征婚》

郑来武的同学罗亚娟带了汪清的信给郑老万,信中说希望来武能够找到另一半。来武与汪清离婚后迟迟不找对象,郑老万心急如焚。裴大妈帮着找姑娘跟来武相亲,可是每个姑娘都不入老万的眼。裴大妈在报纸上看到了有老人在公园里集会,为自己的孩子找对象,就让老万就乔装改扮为来武相亲去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合适的女孩,答应和来武相亲,老万刚要和来武谈,来武却说要和亚娟外出旅行。原来在汪清的撮和下,来武已经与罗亚娟有了感情。两位老人多此一举了。

《一张假币》

郑来文到台沟卖黄瓜,顺便买了桶豆油,油贩子找给他一张五十元假币,赵玉霞发现后气得不行。油贩子跑到白清村来卖油,叫玉霞碰上了。玉霞又把那五十元钱给糊弄出去了。油贩子却用假币从郑老万手里买了黄瓜跑了。玉霞发现了,没敢告诉郑老万那是假币。

刘大胜到小卖店买烟,张文翠破不开钱,就来老郑家破。结果把郑老万那五十元假币,给拿走了。大胜提醒说这五十元是假的,张文翠才察觉,但碍于邻里之间的面子,所以就自认倒霉了。玉霞心里不安,晚上辗转反侧,终于想出了办法。第二天,张文翠要买三十斤黄瓜,玉霞非要卖五十斤。张文翠没办法,只好收了五十斤。可她给玉霞每一张五十元,玉霞都说是假的,最后拿出那张假币,玉霞却痛快地收下。张文翠这才明白了玉霞的苦心。来文回来后,玉霞急忙让他把假币送到银行去了。还是做个实诚人好啊!

第17集

《卖山参的故事》(上、下)

郑老万听来斌说有人要收购山参,就把自己三十年前种的林下参起了出来。结果来斌联系的收购商因为拿家参当山参骗老外,被抓了,老万的参就白起了。来文进城找裴金山打听山参收购商的消息,金山一口答应了。金山带来了收购山参的港商陈港生来看货,众人热情招待,双方都很满意,并约定了签合同的时间。可是金山和来文到宾馆去找港商,港商却不辞而别了,只留下金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两人回到家里,说了这个情况,大伙怎么也想不明白港商离开的原因。来斌一句话提醒了金山,可能是因为金山姓裴,与“赔”谐音,港商忌讳,所以就不辞而别了。裴金山决定改名,叫“裴不了”。

又有一位老港商联系到金山,要求看参。金山和老万带着样参去找老港商,谈判时刻意隐瞒了自己的姓,生意真的就成了。玉霞准备了丰盛的酒菜要犒劳金山。老万因为签订了意向性合同,就跑到林子里看参去了。老港商突然造访,对老万的参赞不绝口,金山随后赶到。来斌出来看热闹,一句玩笑话,暴露了金山姓裴和要改名的事情。老港商很生气,要撕毁合同,和老万一个人谈。老港商来电话和老万另约了时间,来家里谈。老港商撕毁合同的原因是想把价钱再给老万提点。两人闲谈间才知道,老港商原来也是东北人,只是移民到香港的。不辞而别的那个年轻港商是他的儿子,而且他也根本不忌讳什么姓啊名啊的,金山的名字还是白改了。

第18集

《运动之烦恼》(上、下)

裴梦瑶向郑晓兰吹风,说裴正太胖了,必须运动,不然会得肥胖症。郑晓兰便逼着裴金山陪儿子早起跑步。爷俩不爱跑,裴正装病,不吃早饭,却跑到包子铺去吃包子。郑来武向郑晓兰吹风,说乌龟所以长寿就是因为不运动。郑晓兰又相信了,不再让那爷俩跑步。但裴正继续装病,因为他想吃包子铺的大包子。晓兰怀疑爷俩有什么猫腻儿,跟踪他俩,发现了裴正装病的事。晓兰又听亚娟说运动有利于身体健康。于是她又逼着那爷俩跑步,终于把裴正累病了。亚娟说正正是运动过量,有点低血糖,但还是应该有适当运动的。众人松了一口气。

第19集

《因祸得福》(上、下)

村民马德贵的女儿莲子患病双目失明,治病需要三千元钱。马德贵没办法只好找来文借,来文把自己的私房钱一千元借给了他。钱还是不够,马德贵把家里一年的口粮都卖给了张文翠。张文翠手里只有一千五,跟马德贵出的价还差五百,只好找玉霞来借。来文知道了,说张文翠不地道。张文翠一生气不买了。来文只好偷着把玉霞要还农贸公司的两千元钱又借给了马德贵。玉霞知道了,跟来文吵了起来。马德贵知道了心里过意不去,把自己藏了多年的一块大烟膏拿出来给来文看了,准备钱不够卖掉他。来文赶紧跑回家对玉霞说了,俩人决定阻止马德贵。

结果还是晚了,马德贵把东西交给女婿广田,让他去城里卖了。

玉霞和来文回到家中,叫来斌和大笑去把广田找回来。这块大烟膏是当年马德贵救的一个国民党师长送的,一直没卖,留到现在。马德贵追悔不已。来斌没找到广田,去公安局替马德贵自首了。后来大笑回来报信说,广田被抓了。马德贵听了,回家准备上吊,却没死成。

原来广田是自己找警察自首的,那块大烟膏也是假的,所以大家都没什么事了。而且莲子的眼睛也治好了,众人皆大欢喜。

第20集

《苍蝇王子》(上、下)

鸡饲料涨价,鸡蛋卖不上价,老顺子的养鸡场要黄,孙大正愁的又牙疼了。郑老万从河边带回个看起来有点痴呆的小伙子。小伙子对苍蝇情有独钟,原来他叫王恩才,是个大学毕业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无意间看到了一条养蝇蛆能赚钱的新闻,他就跑到南方学习了两个月的技术,回到这附近的同心村想养蝇蛆。可是女朋友嫌弃他是个“苍蝇王子”,跟他吹了。他万念俱灰,正好遇到了郑老万,所以才来到这。来文对他养蝇蛆的技术很感兴趣,于是和他一起养蝇蛆做鸡饲料。开小卖店的张文翠也嫌苍蝇脏,心里很不乐意。

刘大胜、王喜山等几个村民的孩子都病了,大家怀疑是苍蝇给传染的,闹着让来文放弃养蝇蛆。正说着,来斌回来了,带来了王大个儿因为推销过期食品被抓警察抓走的消息,张文翠的小食品正是从王大个儿那进的货,孩子们都是吃她家的小食品才生病的,跟来文家的苍蝇没关。大伙看到张文翠真心实意的道歉,就原谅了她。

晓兰的节目报道了养蝇蛆的故事,王恩才成了名人,各村都使出计谋想挖走他。白清村也使出美人计要留住他。王恩才留下纸条进城了。正当大家失望之际,恩才回来了,原来市科委觉得他是个人才,把他被分配在农业技术推广处工作,正好负责养蝇蛆的技术推广。同时他也找到了他的“苍蝇王后”,众人这才放了心。

第21集

《念想儿》(上、下)

刘大胜跟他表哥学做文物买卖,恰好郑老万有一只古瓷罐,刘大胜要看,郑老万不允,说那是他老伴留给他的“念想儿”。刘大胜撺掇郑来斌把那罐子弄出来。郑来斌先是跟裴大妈说有个老太太看好郑老万了,并给了个罐子作信物。来斌说自己怕老万被骗,请大妈去把罐子给要过来。裴大妈果然去找老万,才发现上了来斌的当。来斌又使出第二招,趁老万不在的时候,把罐子给偷出来了。刘大胜表哥看后却说是假的,来斌失望而归。表哥后来跟大胜说了实话,原来那个罐子是真的,最少值八万,要是有个盖配它,还不止这个价。

来斌知道那是个假的,告诉了郑老万,老万把他骂了一顿。刘大胜的媳妇杨小云因为大胜花两万买了一个盖,气得跑到郑家找来文说理,被大正拽了回去。张文翠告诉玉霞大胜买那个盖是要配她家的罐,玉霞心里犯了嘀咕。来斌知道大胜买个盖,认为自己的罐应该是真的,怪大胜骗他,大胜死不承认。村里的闲话让老万心里不是滋味,气得差点把罐子给摔了。来文把罐子给抢了过来。

来文和来斌商量把罐子卖给刘大胜,骗他说专家鉴定过了是真的,要价两万。

大胜一狠心答应了,来斌却说要跟郑老万商量。来斌决定找裴金山帮忙鉴定一下。结果金山带来消息说罐子是假的。大胜也被表哥骗了。老万也明白过来了,不管罐子是真是假,情谊却是真的。

第22集

《卖菜难》

白清村地道的绿色蔬菜在城里滞销,孙大正愁的牙又疼了。郑老万也愁这菜卖不出去,和来文玉霞商量对策。来斌不帮忙卖菜,又要跑出去闲逛,老万生气说他没用。来斌不服气,决定把菜卖出去给他爹看看。来斌先叫大笑查农贸公司的网址,又叫他去菜地里抓一纸盒箱子的虫子,然后进城打探去了。来斌突然来电话,叫装一车菜去,老万不同意。玉霞偷着叫大笑装了一车菜去,结果来斌还真把菜给卖出去了。玉霞问他怎么卖的,原来来斌为了证明自己的菜是绿色蔬菜,把菜喂给虫子吃,虫子吃的香,说明菜没有打药,所以菜一下子就卖了出去。郑老万服了。孙大正听说这个消息,让来斌把全村的菜低价收购,然后再以市价卖进城里。来斌的蔬菜批发公司成立了,卖菜难的问题解决了。转眼的工夫,来斌哭着回来了,原来他没起执照,店让工商局给封了。

《局长家的狗》

局长全家回老家,把爱犬“讨厌”托付给郑来武照看。一不小心狗丢了,遍寻不见。来武到处张贴寻狗启事,去电台广播,去电视台登广告,都没有结果。最后只好花大价钱买了一只相像的狗。局长回来了,郑来武把买的狗送回去,不料局长的狗已先一步回家了。来武送的狗被局长认为是给“讨厌”找的男朋友,非常高兴。局长要调到省里工作,没时间照顾“讨厌”了,决定把“讨厌”送给来武。来武和亚娟带着两条狗打算卖掉,结果却因为无证贩狗被扣了。

第23集

《老万的节日》

一大早,家里就剩下郑老万一人,来文两口子进城里,来斌和大笑去邻村了。

郑老万觉得没意思,到小卖店去买方便面。正好碰上村民老顺子来买东西。老顺子的儿女都来给他过重阳节,郑老万的儿女却似乎不知道有这节日,都有事出去了,扔下他一个人孤孤单单。与老顺子相比,老万不禁悲从中来。老万给儿女们打电话,不是不在服务区,就是太忙。老万进城找孩子们,都不在家。带着满腔的辛酸,老万回到家里找来老顺子借酒浇愁,喝醉了。朦胧中儿女们都回来了,向他祝贺节日。原来他并不是在做梦,这是儿女给他的一个惊喜……

《竞选村主任》

白清村要竞选村长了,郑来文和赵玉霞听郑来斌说,吴大肚子也要参加竞选。吴大肚子以前当过村长,因为民愤太大,很快就下来了,这次他又想翻盘。来斌和玉霞都支持来文参加竞选,来文却不想参加。经过晓兰和来斌一劝,来文也同意了。张文翠帮孙大正拉选票,叫郑老万一家也选孙大正。大正知道了,埋怨她不应该叫郑老万选,因为来文也是要参加竞选的。来文约了孙大正晚上到张文翠家喝酒,两人把酒言欢,来文把自己对白清村将来的规划都跟大正说了。大正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孙大正没有去参加村主任的竞选。结果,吴大肚子只有他自己投的一票,来文也没有参加竞选,大家还是选了大正。大正很感动,对大家保证一定要做个好的带头人。

第24集

《裴金山戒酒》(上、下)

裴金山为应酬客户,频频酒醉而归。一天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初步检查可能是肝硬化,进一步要做穿刺,并住院观察。消息传到白清村却变成了金山得了肝癌。晓兰从大夫那听说,之前金山的同学甄海量就是因喝酒过量得了肝癌,死在这张病床上。这个消息把裴金山吓得半死,发誓戒酒。郑老万和来斌探望金山病情,背地里听裴大妈说金山的病情很像肝癌。金山也怀疑自己得了肝癌,反复地追问晓兰。大夫送来检测报告说金山根本没事,只需戒酒。金山出院了,答应家人戒酒。可是让生意场上的人戒酒又谈何容易。这不,刚刚下过决心戒酒的金山,因为酒后驾驶让警察抓住了。而后又因喝多了酒,把合同签错了。公司让他在家停职反省。不久,公司找金山回去喝酒,说原来签错合同那个客户又回来,金山欣喜若狂,急赴酒局,却被裴正叫住了。原来金山曾答应裴正不能戒酒就喝酱油,看来金山真的要喝酱油了。

第25集

《房照历险记》(上、下)

张文翠小卖店欠了批发商钱老板货款七千元,人家逼债,要拿房照抵押。大正知道了,想帮张文翠,和赵玉霞借一万元。玉霞知道他是给张文翠借,借口说钱被别人借走了。大正回家想凑点钱,只找到了房照,带着房照来找张文翠。张文翠出去要账,大笑看店,大正随手就把房照落在小卖店了。大笑悄悄地把大正大房照收了起来。钱老板又来催款,没钱就要房照抵押,结果大笑把大正的房照给了钱老板。

金山的公司要在白清村盖仓库,选好的地包括大正家的房子,并决定给大正一些补偿金,但要用房照办理手续。大正又管玉霞借一万元,承诺补偿金下来就还给她,并按银行的利率算利息。玉霞立刻借给他了。

大正拿着钱去小卖店要房照,才知道大笑把他的房照给了钱老板了。兰香从城里带回消息:钱老板的批发部关门了。钱老板不知去向。大正愁眉苦脸地准备回家,遇见来文叫他和金山一起喝酒。裴金山听说了这事,答应帮助大正找回房照。

第二天,钱老板主动找到张文翠,把房照还给了她和孙大正。张文翠也把钱还给了他。裴金山公司建仓库的事黄了,大正向玉霞借的一万元没法还了。郑洁英语学习班要交三千元钱。张文翠叫大正把剩下的三千元还给玉霞,大正听说来文带着房照去信用社贷款去了,急忙追他去了……

第26集

《出镜以后》(上、下)

郑老万因为裴大妈说农村上厕所不方便,就花钱在家修了个坐便,引得全村人都来看。晓兰做节目外出,顺便回村看看郑老万。剧组的张导演发现了郑家的坐便,认为这是个看点,决定采访郑老万。郑老万叫上孙大正一起接受采访。郑老万在电视上说自己想找个老伴,结果引来好多老太太的求婚信。大家劝郑老万在里面选一个,老万坚决不同意。裴大妈听说此事,赶到白清村去看郑老万的情形。郑老万借此机会向裴大妈表明自己的心意,二老和好如初。张导演要来拍续集,裴大妈让老万在电视上澄清一下。大正让老万在电视上把和裴大妈的事定下来,郑晓兰强烈反对。郑老万火冒三丈,非叫把厕所拆了。

第27集

《根本没那啥》

兰香要吃黄花菜,黄花菜挂在屋檐上,张文翠求孙大正给取下来。孙大正不小心被灰尘迷了眼睛,张文翠用舌头为他清理眼睛,被郑来斌看见了,以为他们在亲热。本来村里人都已认可了两个人的恋情,但孙大正却觉得有失村主任的体统,祥林嫂似的逢人便说他和张文翠“根本没那啥”。可是他越这么解释,大家就传的越厉害。大正跑到老郑家解释,被郑老万剋了一顿,似乎明白了。他向张文翠承认自己心眼太小,可话里话外还是怕人误会他和张文翠的关系。正赶上郑老万去小卖店买东西,大正和张文翠继续解释“根本没那啥”。看来,他俩是没完没了……

《弄假差点成了真》

张文翠给刘大胜的弟弟栓柱介绍对象,结果栓柱偷着跑了。俩人决定找来斌冒名顶替。孟佳梅要来老郑家跟来文学习扣大棚,来斌高兴的在家等着她来,却被大胜叫去替栓柱相亲。来斌同意了,而且和相亲的姑娘晚香聊的不错。郑老万和赵玉霞知道了,责怪来斌不应该脚踏两只船。佳梅来了,众人热情招待。晚香看好了来斌,张文翠百般阻挠。晚香决定找来斌问个清楚,才知道他是冒名顶替的,但晚香还是要和来斌好。来斌告诉她自己有女朋友了,俩人决定做好朋友。佳梅看见两人的拥抱误会了,气得跑了。

第28集

《乡里要盖楼》(上、下)

乡里要在白清村盖乡政府楼,还有以乡政府为中心建立经济开发区的计划。孙大正觉得这是个发展白清村经济的大好机会。由于该楼要占用村里的良田,郑老万坚决反对盖楼,觉得这是个对不起子孙后代的事情。玉霞、来斌、张文翠等人都因为乡里占地会给补偿款,所以极力想促成此事。老万找村里人联合签名,得到了村里大部分的人支持。老万拿着签名告诉大正这样做是不合法的。大正和来文决定给没得到补偿款的村民分一点补偿款,然后再联合签名。结果站在郑老万这边的人都“叛变”了。郑老万跑到施工工地阻止施工,不小心碰了脑袋,表面上放弃插手这件事,暗地里给郑晓兰打了电话。晓兰找来人对乱占良田的事进行了曝光。郑老万还是赢了。

第29集

《大笑当兵》(上、下)

赵大笑要当兵,郑老万怕人笑话他家搁不得这个亲戚孤儿,不同意。村里人却闲言闲语说不让赵大笑当兵,是想让他当长工。郑家转而同意赵大笑当兵,但大笑却因为眼睛近视当不成了。大笑想出各种招数想通过体检一关,先是背视力表,被郑来文发现,说他这么骗人可不行。后来,郑洁出主意叫他去配隐形眼睛。

临去体检前,张文翠和女儿兰香给大笑加油打气。大笑体检回来了,兴高采烈地向大家宣布自己通过了体检。正当大笑憧憬着自己美好的未来时,来文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来文抄了大笑的体检表,上面写着矫正视力1.4,根本就不合格。大笑立刻变得灰心丧气。来斌回来了,带来了好消息。县武装部要搞民兵预备役集训,一个村一个名额。来斌把名额让给大笑,大笑这才又欢欣鼓舞起来。

第30集

《两个小灵通》(上、下)

郑老万为了经常和裴大妈唠唠知心嗑,买了两个小灵通,不小心被玉霞发现了。玉霞和来斌商量要查出是谁跟郑老万打电话。半夜,来斌偷来郑老万的小灵通,回拨过去后发现是裴大妈,两人吃了一惊。裴大妈接到电话,对方却挂断了。大妈责怪郑老万打电话不出声,老万猜到是来斌搞的鬼,回来就把来斌揍了一顿,并正式向家里人宣布自己和裴大妈的事情。裴金山和郑晓兰知道此事,决定把二老的小灵通给收上来。晓兰称裴正想要姥爷的手机,把郑老万的小灵通给骗了来。郑老万没了小灵通,心里闷闷不乐。在来斌的鼓励下,他决定进城追求自己的幸福。晓兰、金山和来武百般阻挠,还是没能战胜二老结合的决心,小灵通也被俩人拿了回去。看到儿女如此反对,郑老万和裴大妈也决定收敛一下,转入地下恋情。

第31集

《共度好时光》(上、下)

农闲了,村里好多男人都去打麻将,造成家庭不和。因为这事,白清村的“文明村”牌子差点被县里摘了。孙大正急得来找郑老万想办法。郑老万听说来斌被孟佳梅叫去跳舞了,灵机一动,叫大正在村里成立文艺队。杨小云因为丈夫刘大胜赌博想要离婚。大伙纷纷劝解,并把小云拉进了文艺队。郑老万偷着给裴大妈打电话,叫她来看文艺队表演。

张文翠让大正跟她一起唱二人转,大正为避嫌拒绝了。文艺队就在老郑家院子里演出,来斌和大笑等人也回来助兴。郑老万嫌弃他们的表演闹腾,不干了,大伙也都散了。来斌一生气,跑去孟家沟表演。晓兰和金山听说村里表演二人转,也来看看。孟家沟把白清村文艺队的骨干都要挖走,大正犯了难。金山说,他们公司为答谢客户组织活动,要把城里的大腕请到白清村和大家一起联欢。大家立刻信心百倍。

为了大腕的到来,大家努力排练节目。刘大胜因为杨小云跟王五搭档吃了醋,硬把小云拽回家了。王五又和张文翠搭档,大正吃了醋,终于按捺不住,和张文翠唱起了《大西厢》。

杨小云离家出走,刘大胜找郑老万要人。原来小云躲在张文翠家,老万让大胜承认错误并且戒赌,才帮他找媳妇。刘大胜真心悔改,小云也决定原谅他。两人和好如初。城里的大腕来了,白清村里热闹非凡,大秧歌扭起来,二人转唱起来,热热闹闹的日子过起来。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