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谁在说谎》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原始剧情:】

本剧讲的是一位“秋菊”式的女孩,为了名誉和尊严,与邪恶进行不屈不挠抗争的故事。女青年易楚楚与厨师乔安真心相爱。副市长之子王晓刚也看上了她,狂追不舍。王趁易母郝秀芝心脏病复发,需动大手术之际,提出无理要求,遭易楚楚拒绝。王晓刚大怒之下,竟带醉非礼楚楚,易楚楚当即报警。王母爱子心切,四处活动 “捞人”,并趁王副市长出差之机,接受了房地产商金老板“赠送”的20万,找易建荣“私了”。易楚楚和男朋友乔安经过痛苦的反思,决定不惜一切,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尊严,将王晓刚送上法庭。王市长已查觉妻子在儿子的问题上做了手脚,劝妻子自首,并协助警方将欲逃往国外的王晓刚扣留。王晓刚得到了法办。王劲松向全市人民引咎辞职,反而得到了群众的谅解和拥护。历经磨难的易楚楚和乔安终于可以幸福地厮守在一起。

【故事背景与大纲:】

一部讲述“情、理、法”的现实题材电视剧《谁在说谎》,讲述了夜幕下的强奸罪案,只因为作案者是副市长的公子,金钱收买、权力制约、一幕幕黑色交易若隐若现,而江珊扮演的“慈母”则竭尽所能地维护着犯了法的儿子,假公济私地替儿子隐瞒了一切。

江珊说这样的“母亲”角色对她来说是一个全新尝试:“她虽然嚣张、蛮横、自私,但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儿子,她张开双翼保护着儿子,却未想这份表面的爱,实质是害了儿子。”生活中江珊也身为人母,她坦言十分理解剧中母亲对儿子那种不顾一切的爱。问及江珊生活中教育孩子方面有没有遇到理性和感性的冲突,她摇摇头:“我很幸运,我的女儿很乖。”不过她也表示,万一遇到,她会让理性战胜感性,不做糊涂母亲。

连续在《悲情母子》、《月牙儿与阳光》等剧中塑造过多个不同母亲形象的江珊,再次出演了一位母亲,不过这个母亲嚣张、蛮横,一贯宠爱娇纵儿子,最终把儿子推向了深渊。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一座小城市。一位“秋菊”式的女孩,为了名誉和尊严,与邪恶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抗争。

易楚楚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刚从职校毕业、还没找到工作。父亲易建荣在市政府大院当临时的水暖工,母亲郝秀芝是个老师,因身体不好,已经病休多年,病仍时好时犯。这个家庭也因为郝秀芝的病而显得窘迫。易建荣一心想让女儿找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易楚楚却偏偏爱上她母亲原来的学生、现在某饭庄的厨师乔安。易建荣气坏了,但拿女儿没有办法。

郝秀芝的另一个学生丁家明自医学院毕业,来本市医院实习,正好与从省城医院看病回来的老师同车抵达。丁家明的表弟王晓刚去接表哥,碰见了也来接站的易楚楚,被她的美丽所惊呆,随即向易楚楚发动了爱情攻势。易楚楚却对这个副市长的公子不屑一顾。

郝秀芝突然发病入院。一时交不上8000元押金。丁家明找王晓刚想办法。王晓刚在给易楚楚送这笔钱的时候,一时冲动,在车上强行占有了易楚楚。

王晓刚的父亲王劲松是主管经济的副市长,一个有过“知青”经历、忠于职守的好干部。平日对儿子要求很严。父子俩也很有隔阂。母亲梁严在工商局工作,对儿子却一贯宠爱娇纵,甚至经常替儿子说谎,替他打掩护。王晓刚出事以后,王劲松虽然痛心,但在党纪和国法面前,他坚决表示把儿子交给警方,不干预司法,一切听候调查处理。梁严爱子心切,急于“捞人”。趁丈夫出差在外,拿着20万元钱,找到易楚楚的父亲易建荣,想将此事“私了”。

易建荣正被郝秀芝的手术费、住院费、医药费压得透不过气,看见这么多的钱,动了心。他不顾女儿的强烈反对,收下这20多万,按照梁严的要求,以受害人亲属的身份,出面作证,说王晓刚与其女系恋爱关系,此行为不属于强奸,只属于年轻人的一时冲动。在一时找不到易楚楚的查证的情况下,因羁押时间已到,王晓刚被取保回家。

易楚楚得知父亲的所为,又气又急。易建荣苦苦求女儿发发孝心,委屈自己,换这笔钱来给母亲动心脏手术。易楚楚心里非常痛苦,违心地默许了。乔安听说此事,要求易楚楚主动去说明情况,遭到了拒绝,他对易楚楚产生误解,动手打了她。易楚楚悲痛万分,一对儿恋人产生了很深的隔阂……

丁家明是姨母梁严和姨父王劲松抚养长大。他知道表弟确实犯罪,也清楚姨妈梁严做了手脚,非常同情易楚楚,但囿于亲情,又无法出面,只有暗地里想办法帮忙。他通过医学院的老师,联系到一个可以为心血管病人免费做手术的机会,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易建荣退回所收的钱,挺胸做人。哪知道易建荣另有打算,他在梁严的帮助下用这些钱顶下一家小店,做起了老板,想着可以有个长期的稳定收入,以解决手术后郝秀芝吃药和营养的费用。

王晓刚犯了法却逍遥法外,乔安看在眼里,心中愤愤不平。两人因此多次发生冲突。由于王晓刚的挑衅,乔安丢掉了工作。他在愤激之下,痛打了王晓刚。梁严不依不饶,要求警方严办。

乔安的母亲方秋杰迫不得已,向王劲松求助。易楚楚为救乔安,警告王晓刚母女,若不放乔安,她就要去向公众揭出真相。梁严害怕了,找到易建荣,以介绍一笔大生意相诱惑,逼他对女儿“采取措施”。易建荣不愿看到正红火的小店就此垮掉,只好按他们设计的,同意将女儿关在家里,自己坐在女儿房间门口把门,易楚楚伤心欲绝,却无能为力。

王劲松经过反复考虑,认为事关建设和谐社会,事关群众利益和疾苦,在详细了解情况之后,表态主张放人,亲自去接乔安回家,免与追究其一切责任。他的举动,得到了老百姓的赞誉。

在丁家明的帮助下,郝秀芝得到社会的爱心救助,去省城免费动手术。由于对易楚楚产生误解,乔安一气之下,远走省城谋生。易楚楚也就追到省城。乔安还是不肯理她。她不想回家见父亲,也留在省城打工,最后进了一家歌舞餐厅当前台接待。乔安发现了这个,误以为其自甘堕落,二人误会更深。

王晓刚在省城遇见了易楚楚,对其冷嘲热讽,被易楚楚怒斥。王晓刚觉得丢了面子,欲羞辱她,结果却自取其辱,王晓刚恼羞成怒暗中绑架了易楚楚,并将她藏匿。

正在此时,王晓刚强奸易楚楚一事重被提出,使原先被谎言蒙蔽的王劲松大吃一惊。丁家明向姨父说出了自己也了解的前因后果。王劲松得知妻子所为,深为痛心。他要求梁严去自首。梁严答应了他,却以让儿子出国避难作为条件。在遭到王劲松拒绝之后,她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让儿子逃走。最后一刻,王劲松大义灭亲,他亲自带领警察将亲生儿子抓捕归案。

分集剧情:

第1集

副市长王劲松的儿子王晓刚看上了家境窘迫但相貌俊美的易楚楚,可易楚楚已有了男朋友乔安。易楚楚的父亲易建荣因为乔安是个厨师,拒绝接受乔安。易楚楚的母亲郝秀芝突发心脏病,危在量夕,可易家父女加上乔安却为区区八千元的住院押金而一筹莫展。王晓刚和他的“死党”金波出现了,他俩以借钱为名将易楚楚骗到奔驰车上,金波把车开到僻静处下了车。王晓刚逼易楚楚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易楚楚将钱摔在他的脸上,王晓刚兽性大发,将易楚楚强暴了。

第2集

悲痛欲绝的易楚楚向公安人员哭诉自己的遭遇,王晓刚当即被拘捕。乔安得知自己的女朋友被强暴,要找王晓刚拼命。王晓刚的母亲梁严得知儿子被拘,利用自己副市长夫人的身份给公安局长施加压力,公安局以证据不足为由将王晓刚释放。望着王晓刚得意地走出公安局,乔安冲上去将王晓刚打倒在地。王劲松得知儿子进了公安局,出手打了儿子一个耳光,夫人梁严骗丈夫说儿子进公安局是一场误会,王劲松这才消了气,真相就这么被掩盖了过去。

第3集

乔安回到家里痛哭,母亲方秋杰得知自己儿子女朋友被强暴非常震惊,当得知罪犯是副市长王劲松的儿子时,惊讶得说不出话。原来方秋杰和王劲松是知青战友,两人还曾有过一段恋情。易建荣没筹到住院费,对着易楚楚大喊,乔安愤怒地与他争吵,并把易楚楚为筹钱被王晓刚强暴的事说了出来。易建荣傻了,他蹲在马路上抽自己的嘴巴。易楚楚决定再次告王晓刚,希望乔安支持她,因为这样一来,她被强暴的事就会公开。乔安坚决支持楚楚,并答应和她一起并肩作战。

第4集

梁严为了拴住儿子,给他介绍了工商局长的女儿,并在乔安工作的酒店宴请马家。乔安痛苦地喝醉了酒,对易楚楚说了一些伤感情的话,易楚楚痛苦万分,认为乔安在嫌弃自己。乔安醒酒后追悔莫及,跑到医院找易楚楚道歉,却在无意中让易楚楚的母亲郝秀芝知道了女儿被强暴的事,易楚楚扑在母亲怀里把所有的痛楚和绝望哭了出来,郝秀芝对自己的病给女儿带来这么大的灾难而痛心。王晓刚让金波将当初易楚楚掉在奔驰车里的手机还给易楚楚,易楚楚报告了警察,金波被警察带走。

第5集

金波向警察交代了王晓刚与易楚楚接触的过程,警方认为王晓刚强暴易楚楚属实。王晓刚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干系,每天吃喝玩乐,并用短信骚扰易楚楚,就在他忘乎所以时,警察再次把他拘捕。乔安和易家人听说王晓刚被捕,激动得热泪盈眶。梁严得知儿子又被公安带走,闯到市政府找王劲松让他救儿子。王劲松非常痛心,他认为儿子犯法就应该受到惩罚,批评妻子在儿子的事情上说谎欺骗作伪证。梁严见丈夫态度坚硬,决定自己出马解决。

第6集

梁严找到易楚楚,要和她谈谈,易楚楚拒绝。梁严威胁要找她住院的母亲谈,易楚楚怕伤害母亲同意了。梁严要求易楚楚到公安局撤诉,条件是答应她跟儿子王晓刚谈恋爱,做自己的儿媳,易楚楚为此震怒,坚决拒绝了她。金波的父亲为了攀上副市长这棵大树,给梁严出主意,并借给她20万,用其封住易家的嘴。梁严背着丈夫,收了20万,她先是拿着礼品见了易建荣夫妇,并赔礼道歉,之后她暗示易建荣,约他单独谈谈。

第7集

易建荣找到梁严,梁严对他说,如果他能让女儿撤诉,她愿意付20万为他妻子做手术。易建荣怔住了,他太需要钱了,有了钱就可以给妻子做手术,就能改变家里的困境,可是要说服女儿,他却没把握。易建荣还是接下了一万元的定金。易楚楚听到父亲让自己撤诉,急得哭闹起来,她痛斥父亲为了金钱出卖女儿的尊严,易建荣懊恼地抽自己嘴巴。梁严知道易建荣没能说服女儿,她又拿出10万元给了易建荣,让他回去继续想办法解决。

第8集

警察对王晓刚进行审讯,王晓刚否认自己强奸易楚楚,说是出于爱她想追求她。易建荣收了梁严的10万元钱后心神不定,他利用女儿到寺里上香之机,藏匿了她的手机,以避开警察的讯问,后又与梁严到警局作证说女儿与王晓刚是恋人关系。警察虽不相信他们的证词,但苦于找不到易楚楚对质,只能暂时同意让王晓刚取保候审。梁严到拘留所去接儿子,看到儿子胡子拉碴非常痛心,但她还是狠狠打了儿子一个嘴巴,王晓刚跪在母亲面前哭着求饶。

第9集

王劲松出差回来,看到儿子在家很意外,梁严再次以谎言欺骗他,说儿子是跟易家女孩谈恋爱,没有把握好尺度,现在易家已经去公安局说明情况,王劲松相信了她。易建荣拿到梁严给他的另外10万元钱,却不知把钱藏在哪儿。易楚楚发现父亲出卖了她,愤怒地与他争吵。易建荣见女儿这么坚决,跪在她面前求她原谅,并说为了母亲能做手术就忍了吧。易楚楚望着白发苍苍的父亲跪在自己面前,难过得说不出话,她流着泪默许了。

第10集

乔安发现王晓刚被放了出来,跑去质问易楚楚。易楚楚说是父亲出面,证明王晓刚在和自己谈恋爱,警察才放了他。乔安拉着易楚楚要去找警察说清楚,易楚楚告诉他,不要再管她的事了,她已经无能为力了。乔安愤怒了,他痛打了易楚楚一个耳光。易楚楚万分痛苦,像死人般瘫倒在地。易建荣发现乔安打了易楚楚,气得到处找他算账。易楚楚虽已绝望,但她还是跑到乔安家去报信。易建荣追到乔安家,与乔安的母亲方秋杰发生了争吵。

第11集

乔安非常后悔打了易楚楚,跪在地上请求她原谅,易楚楚觉得自己已配不上他,希望他再找一个纯洁的好女孩。乔安心里不是滋味,暗暗发誓要报复王晓刚。郝秀芝看到女儿闷闷不乐,一问才知道王晓刚又被放了出来。易楚楚不敢把实情告诉母亲,一个人忍受痛苦。易建荣准备用梁严给的钱盘下一个水暖建材店,却对妻子说是别人出的资金。梁严为了稳住易建荣,以自己在工商局任职之便,帮他抒好了营业执照,并承诺为易楚楚安排工作。

第12集

易建荣让易楚楚拿着自己的简历去工商局见一位梁科长,说是已经为她找好了工作。易楚楚来到工商局,才明白梁科长就是王晓刚的母亲,她气愤地转身就走,梁严叫她,以易建荣收取了20万相威胁。乔安为了让易楚楚相信自己的爱情,准备向她求婚。郝秀芝劝女儿别再难为乔安,他是个好小伙,易楚楚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梁严找到易建荣,质问是不是把她给20万的事露了出去,因为有人向警方告发,警方已经在追查了,易建荣矢口否认。

第13集

乔安在一个豪华酒店定了包房,点上蜡烛,跪下来向易楚楚求婚,易楚楚感动得哭了,她答应了乔安。王晓刚和金波恰巧看见了这一幕,他们故意找碴,让易楚楚和乔安难堪,两伙人在酒店大堂闹得不可开交。王劲松也在这家酒楼参加知青聚会,听到动静出来制止,见又是儿子生事,愤怒地训斥并把他撵回家。夜深了,当乔安送易楚楚回家时,发现自己的母亲方秋杰与王劲松在江边说着什么,他感到很诧异。

第14集

原来王劲松和方秋杰曾经有过一段恋情,后因方秋杰遭到一个领导的强暴而离开了她,等到王劲松后悔时,方秋杰却不知去向。易建荣的水暖建材店终于开张了,全家人对生活燃起了新希望。王晓刚带人到乔安工作的酒店找碴,点名让乔安表演现场烹制菜肴,然后故意挑毛病,拿易楚楚被自己强暴的事刺激他。乔安愤怒得将菜倒在王晓刚一伙的脸上,并拿起切菜刀与他们拼命,幸亏同事们上前拉住他,才避免酿成大错。

第15集

乔安被酒店开除了,想到易家建材店里帮忙,易建荣以为乔安别有用心,坚决不同意。金老板自从给了梁严20 万后,一直想通过王劲松扩大自己的生意,可王劲松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梁严安慰金老板这事包在她身上。易楚楚听说乔安被开除,非常震惊。谁知本来要雇佣乔安的酒楼听说他是因与顾客闹事被开除,也不敢雇佣他了。易楚楚发现乔安不对劲儿,忙去酒楼找他,却遇见了自己的仇人王晓刚,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众人面前大骂王晓刚。

第16集

乔安果然开始了报复行动,他叫朋友高远将王晓刚骗上出租车,来到一个偏僻的树林里,让高远望风,自己疯狂地朝王晓刚打去,王晓刚被打得头破血流,声声求饶,直到警车来到,乔安才住了手,他被警察带走了。方秋杰非常震惊,她表示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儿子。梁严见自己的儿子被打成这样,坚决要求警方重判乔安。王劲松却表示不要干预司法,一切由警方判定。易楚楚为了救乔安,决定去找梁严。方秋杰为了儿子,不得不去求自己最不愿意求的王劲松。

第17集

王劲松见方秋杰来见自己,非常热情,但当方秋杰提出让他放了乔安时,才知道自己儿子是被方秋杰儿子打伤的,他认为自己没有权力干预司法,方秋杰气愤离去。易楚楚来找梁严,跪在她面前,求她放过乔安,梁严拒绝并侮辱易楚楚,扬言要叫乔安坐大牢。易楚楚表示,如果乔安不能出来,就把梁严用20万买通父亲易建荣的事说出去,梁严气得浑身发抖。易楚楚决定,如果救不了乔安,就举着牌子到大街上喊冤。王劲松逐渐发现整个事并不像梁严说的那样,他开始怀疑了。

第18集

易楚楚的母亲郝秀芝即将到省城做手术,易建荣以为女儿会跟妻子进城而放弃到街上闹事,谁知易楚楚为了救乔安,决定把母亲托付给朋友。易建荣为了自己的生意接纳了梁严的意见,准备将女儿送进精神病院。王劲松发现梁严对自己隐瞒了儿子的犯罪事实,即乔安殴打王晓刚是事出有因,他出面让公安机关秉公执法,释放乔安。易楚楚跟方秋杰约好去大街喊冤,易建荣叫来精神病院的车来拉女儿,易楚楚蒙了,哭喊着与医护人员撕扯,易建荣的良心复苏,救下女儿,却将她关在家里。

第19集

乔安没想到王劲松亲自到拘留所来看望自己,并把他接了出来。易楚楚却不知道消息,仍然被父亲关押着。方秋杰等不到易楚楚,自己举着牌子上街了。当乔安看到母亲在为自己举牌喊冤的场面,激动得热泪盈眶。方秋杰看到王劲松亲自将儿子送到自己面前,觉得自己错怪了他,很过意不去。粱严听说乔安被放,与王劲松大闹,并对方秋杰和丈夫的关系产生怀疑。乔安到处找不到易楚楚,心里有些不祥的感觉,怀疑易楚楚对他变了心。

第20集

粱严质问王劲松与方秋杰的关系,王劲松承认了自己年轻时的恋情,梁严大怒,要与丈夫离婚。梁严找到方秋杰对质,问乔安是谁的儿子?方秋杰义正辞言,劝告她不要冤枉自己的丈夫,他是个好人,梁严警告方秋杰离自己的丈夫远点。乔安找不到易楚楚,他认为易楚楚在故意回避自己,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到省城找工作。王晓刚知道了父亲与乔安母亲的关系后,骂父亲是伪君子,一定要为母亲报仇。被父亲关禁闭的易楚楚,终于找机会逃了出来。

第21集

易楚楚来到乔安家,乔安已经走了,她找到方秋杰,诉说了自己几天来的遭遇,方秋杰非常震惊。易楚楚决定到省城去找乔安,和他一起在省城照顾母亲。易建荣见女儿逃跑,怕她将自己的丑行告诉妻手,也赶到省城。乔安在省城安顿下来,找到了工作,听说易楚楚来省城了却联系不上。郝秀芝就要实施心脏手术了,易建荣签了字,他认识到自己对女儿做了不该做的事,不敢见易楚楚,离开省城。易楚楚和乔安一对恋人互相找不到,心情都非常沮丧。

第22集

易楚楚在省城通过朋友安顿下来,乔安跟踪她的朋友来到她的住处,误以为易楚楚与别的男人同居,气得将其朋友打倒在地。易楚楚要向乔安解释,乔安却不见她,易楚楚悲痛万分。方秋杰打电话给乔安,告诉他易楚楚多日来的遭遇,乔安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她,不顾一切地冲出去,一对有情人终于紧紧拥抱在一起。当乔安忘情地想占有易楚楚时,却遭到了她的拒绝。乔安不解,说自己早该这样了,不然怎么会让王晓刚抢了先,易楚楚非常震惊,打了乔安一个耳光后离去。

第23集

王晓刚伤好出院,梁严通过关系将儿子安排到自己工作的工商局。王晓刚穿上了工商制服,来到方秋杰摆摊的摊位,强行没收了她的执照,方秋杰在与他理论时撞伤了腰。易楚楚伤心地离开了省城,她对乔安彻底绝望了,来到夜总会当坐台小姐,要赚钱给自己母亲养病。易楚楚还是抑制不住地来到乔安家,发现方秋杰受伤,便留下来照料她。王劲松发现儿子对方秋杰的所作所为,与梁严吵了起来。王晓刚过来帮梁严对付父亲,粱严气得打了儿子。

第24集

梁严知道儿子去找方秋杰的麻烦,明白儿子又闯了祸,她狠狠地教训了儿子一顿,觉悟到自己太放纵他了,她怕王劲松知道,就带着儿子上门给方秋杰赔礼道歉,同时警告方秋杰不要把事搞大。易楚楚正好赶来照顾方秋杰,目睹了梁严母子的嘴脸,非常气愤,她认为再也不能迁就他们了。易建荣见女儿不辞而别,到处找不到,心里非常懊悔。乔安从省城回来却找不到易楚楚,后来终于发现她在夜总会上班。

第25集

乔安来到夜总会,易楚楚拒绝见他。乔安无奈,冒充易楚楚的哥哥,将她骗了出来。乔安劝她离开这里,易楚楚坚决不同意,叫他别管别人的事。乔安难过地离开,易楚楚望,着他的背影流下热泪。王晓刚得知易楚楚在夜总会工作,故意过来找碴,让易楚楚陪酒。易楚楚将计就计,与他拼酒,并设计让王晓刚欠下了2万元的费用,王晓刚恨得咬牙切齿。乔安再次来找易楚楚,却发现易楚楚陷入了危险之中。

第26集

王晓刚被易楚楚耍弄后,找死党金波和一些人将易楚楚绑架到一个旧房子里,百般侮辱她。乔安通过易楚楚的姐妹找到了线索,将易楚楚救了出来。王劲松到公安局调查,终于明白粱严一直对自己隐瞒了儿子的罪行,并背着自己做了许多不可见人的勾当,他大义灭亲,命令警察逮捕王晓刚。王晓刚让粱严给他存折准备逃跑,梁严痛不欲生。王劲松亲自带着警察逮捕了儿子。易楚楚的母亲在社会的救助下,心脏手术成功。乔安和易楚楚两个有情人终于和好。易建荣愧疚万分,自己住进了精神病院,易楚楚和乔安把他带回家。 (完)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