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夺命真夫/叠影危情》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自由,失而复得;

真相,会否大白?!

五年前,台湾─香港人殷婷(苏玉华)被控谋杀丈夫刘启忠(温兆伦),含冤入狱。

今日,香港─婷出狱后仍相信世界除了黑之外还会有白,更相信有朝一日终能讨回失去的一切。婷返港后惊遇长相与忠如出一辙的阮文山(温兆伦分饰),但忠在台湾明明已经身故。婷面对山,精神陷入一片混乱。真相的表皮层层揭开,婷决定还击!山施计陷害婷,企图令她再度入狱。幸好婷认识了热心助人的罗理浩(林保怡)律师。浩为婷四出奔走,令婷的冤狱似有水落石出之期。婷终得悉山、忠的真正关系,晴天霹雳!

山勾结浩好友游尚志(曾伟权),向浩及婷反击,一步步把浩拖下水,令他的事业及婚姻大出乱子。一向坚持伸张正义的浩被逼至绝路,竟反过来与山同流合污。婷的人生宗旨受到挑战,在正义与复仇之间徘徊。最后,婷毅然作出决定……

分集剧情:

第1集

殷婷于台湾获特赦出狱,随即带同丈夫刘启忠的骨灰回港。大律师罗理浩继承父遗志及其律师行,转任事务律师。工人林玉霞工伤后遭无理解雇,浩替她向其雇主索偿,更亲往其工作地方查察。浩的世交富商蒋学年接获独生女雅怡通知在美结婚,震怒,浩安慰他。婷早年骗去家人物业,连累母兄捱苦,回港只好寄住好友金桂妹家中。浩因婷早前在公园错怪其女儿芷凝向她射水,冒昧请求婷向凝解释,不料霞突上前掴婷一记耳光,并被婷气至昏倒,浩始知婷是霞女儿。浩成功替霞索偿,婷欲表达对霞的关心,惜霞不领情,浩开解婷。

第2集

婷在街头当推销员,竟瞥见一极像其亡夫忠的男子。浩与年潜水,怡突偕新婚夫婿阮文山出现,年认定山居心叵测,对他厉言相向。浩妻余素心欲维护被非礼的婷,却反令婷掉丢工作,浩遂应心所求聘请婷。浩知婷与霞心结难解,鼓励婷以真诚感动家人。婷多次在街上为了追逐貌似忠的山,结果不但忘掉手上工作,还令浩受伤。浩发现她为亡夫而失魂落魄,建议她看精神科医生。山用心在年所安排的岗位上工作,惜仍未取得年欢心。山偕怡出席年与妻缪雪的银婚纪念酒会,婷恰巧路过,见山,又勾起其对亡夫的思念,竟上前拥着山不放。

第3集

浩为免婷在酒会捣乱,挟送她回家;浩从妹口中得悉婷在台湾的遭遇。心闻前度男友游尚志将加入浩律师行,不安。妹为令婷面对现实,千方百计试探山以证其身分,不果。浩勒令婷停止骚扰山,婷为保职位听命。浩邀志回家吃饭,心神不守舍,更令志烫伤,浩却不以为意。年发展码头的工程受阻,浩指他要负上赔偿责任,年苦恼。志披露年外父缪海的缪氏航运危机消息,浩指志此举有违专业守则。霞托浩送药油给婷,浩看出她仍关心女儿。婷对山身分仍有存疑,浩经不起她苦苦哀求,遂向山求证,遭拒,婷竟上前与山纠缠。

第4集

婷撕破山的裤管,终证实山并非忠。婷遭浩辞退;离开律师行前,不忘提醒浩客户何平在附近徘徊。年暗中使诈,欲以低价收购缪氏。山对缪氏股价下挫起疑。平迁怒浩替其妻办离婚手续,怒打浩,婷救浩时受伤,浩决定续聘婷,并提出替她翻案,婷婉拒。婷探望霞,始知霞当年未能到台湾替她照顾儿子的苦衷。年赞赏怡所做的计划书,后得悉是山代劳后,竟责他僭权。婷暗中替兄长明寻找适合铺位,让他重开车房。山指出缪氏股价受挫潜藏危机,志按其分析获利,遂请山与众人吃饭。婷得以坦然面对山,加上工作稳定及与家人关系改善,喜不自胜。

第5集

明车房开张,婷与妹到贺,为免与刚怀孕的明妻何惠娟起冲突,二人忍气吞声。妹继子陈荣耀因向前度女友陆海伦报复而被控刑事毁坏,妹为替耀出头,着婷冒认律师而触犯法例。浩劝婷认罪不果,惟有先助她摆平耀之官司。凝发烧良久不退,留院检查。海不愿借贷解决缪氏危机,宁让年收购缪氏,年正中下怀。山发现年采用自己的「物流城」计划,却不让自己参与,心有不甘。耀得浩向法官求情,获轻判,并透过浩所介绍的律师雷国栋向伦追讨被骗款项。婷信任浩,承认冒认律师之罪,亦获轻判。浩取报告,得知凝患有遗传性敏感症,心情沉重。

第6集

浩惊悉凝非自己亲生,大受打击,婷劝他回家与心详谈。明的车房遭楼上业主发律师信警告,恐难以继续经营,婷随浩到现场视察环境。心担心凝身世被揭,心不在焉下在超市高买。浩从一义工身上得着启发,不再执着凝身世。山告诉怡缪氏危机乃年一手造成,雪愤然向海揭穿年恶行,海受刺激心脏病发。雪向年提出离婚。婷无意中让霞得知明车房的困境,明怒斥婷令母受刺激。婷随妹到酒吧纾解郁闷心情,遇山,遂上前道歉并感激他的信任。

第7集

娟与明吵架后离家出走,婷在海傍找着娟,娟失足堕海,幸得婷奋不顾身相救,经此一役,娟与家人关系修好。浩举证质疑向明车房索偿的谭太,明得值,车房可继续经营。志从外地公干后返港,浩为避见他而请缨替婷搬家。志与母林秀萍探望香,萍本为罗家佣人,感激罗家栽培志,志却不以为然。心被发现高买,志及时替她解围,心却不领情。婷发现志与凝同患有遗传性敏感症,误会浩为此针对志。山指出政府的发展将影响物流城计划,雪责年手下办事不力,决提升山跟进物流城计划。山往见怡途中,怡与一名女子同时唤山做「老公」,山着慌。

第8集

山折返公司,使计避免与两名「妻子」碰面,并将婷已出狱回港之事告诉从美国来港的妻温淑娴,娴愕然。原来山确实是忠;娴本是婷好友,却与忠有奸情。忠当年为谋财而杀死挛生兄弟阮文山并插赃嫁祸婷;婷入狱后,娴抚养其子,并与取代山身分的忠赴美生活。浩发现自己未能放下凝不是亲生女的心结,苦恼,婷开解他。凝参加学校生日会后不适,心翌日替她请病假时,方知同学们均有食物中毒的迹象。山与婷被困于升降机内,山竭力掩饰内心恐慌免身分败露。娴跟踪婷,最终因儿子仁洛的原故而与婷见面;婷闻洛唤娴为母,一怔。

第9集

婷以为娴与丈夫及洛已在美展开了新生活,遂向娴表示只望能间中看看洛。浩发现凝的病与食物中毒无关,发觉难以控告为生日会提供食物的餐厅,更恐怕凝的遗传敏感症会被揭发,苦恼。心藉高买来舒缓压力,被当场逮捕。香坚持控告餐厅,浩无奈隐瞒凝之病历,婷不禁相信他会违反专业守则,浩却指有信心此案可于庭外和解。山本打算与娴、洛往度假以庆祝父亲节,最终却要撇下妻儿与怡、雪陪海潜水。海自失去缪氏后万念俱灰,竟在海中寻死,幸最终获救。山往酒店向娴道歉,却因婷的来电而发现二人有联络,怒不可遏。

第10集

山对娴的暴躁表现吓坏了洛,山冷静下来后向娴道歉。山送娴、洛返美,娴上机后阅杂志知道山与怡之关系,晴天霹雳。婷知洛随娴回美,伤心失落。雪为替海出一口气,而欲将自己属年公司的股权转让给另一名股东,年气极。栋代表餐厅老板拒就食物中毒一事和解,浩见他准备不足,加以提点。香受年所托与浩探望海,希望藉此令雪回心转意,惜海意志消沉。浩、山不约而同往找寻海的第一艘游艇。浩惊悉心高买一案自己被蒙在鼓里,在球赛上将怒气发泄在志身上。海重见心爱的游艇,大喜,雪亦因而放弃卖出股权,山更获海委以重任。

第11集

娴回港后欲向怡揭穿山重婚,但见婷后即改变主意。山责娴忽略照顾儿子,令他食物中毒,其后得知她已发现自己与怡的关系,即讹称为了前途及为妻儿提供最佳生活才敷衍怡。娴有愧于婷,留言道歉,婷对洛的电话留言珍而重之。志感浩向自己动粗一事不寻常,追问原因却不得要领。志为免女友郑嘉文知心有窃物癖,而不用她跟进心一案,结果反惹文误会。志欲召凝上庭为心高买一案做证人,心不安。山被娴发现他隐瞒与怡的夫妻关系,娴大吵大嚷,山顿起杀机。

第12集

山哄洛回美入读寄宿学校,在机场险与婷相遇;婷隐约听到爱子声音,倍添挂念。婷约怡到涉嫌引致学童食物中毒的餐厅,在怡协助下,老板终接受庭外和解。志诱导凝在庭上作供,凝内疚痛哭,心痛斥志利用亲女,志感愕然。心离家出走,浩终憋不住,将凝身世告诉香。志将律政署放弃起诉心一事告诉浩,始知心离家出走,志表示完成手上案件后便会离职,浩默然。心接受婷的劝导回家,浩既往不究并送上礼物。怡一心助婷找回儿子,山遂建议她聘任婷替她运送模型,顺道赴美寻子。婷在机场因涉嫌运毒而被捕。

第13集

浩替婷运毒一案当辩护律师,着婷忆述事发前后细节,惜并无发现。志欲与心重拾旧欢,决与文分手。萍惊悉凝是志女儿,苦恼。心为逃避志的纠缠,提议一家人外游。浩保释婷并陪她往医院探望霞,婷对获霞信任感安慰。婷上庭前曾与法官起龃龉,担心影响法官对自己的印象。婷不欲再受冤狱,竟向山借钱弃保潜逃,幸霞察觉她神色有异而通知浩,浩对山借钱给婷的动机起疑。文向浩呈辞并着他提防志,浩早不满志的处事方式,决解雇志来挽留文,志不忿。志发现心仍着紧自己,以强吻征服心。浩设计试探山是否与婷案有关连。

第14集

山以为东窗事发,部署卷款离港时,怡告知有了身孕,而年亦因此接纳二人婚事,山安心。心暗中与志来往,却不欲辜负浩为家庭所付出的一切,不肯离婚。婷以为娴寄来与洛合照,欲循此寻回洛。婷将钱还给山,山试探婷是否找到证据脱罪。志催逼心跟浩离婚,心藉外游欲冷静下来,不料,志、浩不约而同随行,终不欢而还,心终决定离开浩。浩接律师公会要求就销毁凝医疗报告一事作解释,凝亦被心带走,浩怒气冲冲往找志。山拉拢志对付浩。浩满身酒气上庭惹法官不满,志趁休庭期间刻意刺激浩向自己动粗,陷害浩伤害自己。

第15集

浩决意争取凝之抚养权,勉强接凝回家,却发现她乐于追随志的生活模式;浩愤而责打凝,香、婷欲劝无从。婷使计引开浩让香助心带走凝,浩发现后欲制止二人离去,惜凝的坚决表现令他心痛。志作假证供令浩伤人罪成,浩激动。浩被吊销律师牌照,年欲聘请他加入其天堃集团任法律顾问,以制衡山与志,惜浩意兴阑珊。栋按浩找到的资料替婷运毒案辩护,婷终洗脱嫌疑。婷不忍见浩放弃对法律的信念,欲鼓励他时,浩反劝她要提防山,指出怀疑他有心插赃嫁祸婷运毒,婷愕然。婷与妹以洛录音试探他,山果然中计,更因而发生车祸。

第16集

婷施计取走能验证山身分的证物,山发现后穷追不舍,二人在天台纠缠,山堕楼前终向婷招认身分求救。然而山其后却指婷忆夫成狂,胡言乱语。婷欲再找证据揭穿山,却被家人以山为危险人物而制止。年欲将山、怡婚事延期,怡遂利用传媒令他骑虎难下。浩欲就心诈骗感情提出起诉,望能成为案例,惜被拒绝。浩发现婷决定放过山,遂带她往见年。浩推敲山利用孪生兄弟身分,婷不寒而栗,决接受年支持,与浩四出找寻证明山身分的证据,终发现娴在杭州遇害,可借他们却找不到山入住酒店的资料,二人遂往越南寻找山的过去。

第17集

浩贿买山的个人资料,婷表示不求翻案,只望利用证据换回洛。浩不满志教导凝的方式,决定出任天堃法律顾问,争取凝之抚养权,并找机会套取山的指模化验,惜结果令人失望,后浩发现志曾往越南,恍然。浩得悉心患窃物癖,责她当日将罪责推在凝身上,凝闻二人争抝,大受伤害。心质疑自己管教女儿的能力,志好言安慰。明驾车与山狭路相逢,明欲替婷出一口气,却险令娟流产。心将在健身室拾获的名贵手表据为己有,被事主发现控告,志前来替心解围,因此而堕进浩所设的圈套。明终日借酒消愁,后阅杂志得知山将与怡结婚,愤而找山报仇。

第18集

明被山推下山坡,昏迷不醒,婷与霞为免影响娟腹中胎儿,遂向她隐瞒明的情况。志为保律师牌照,放弃凝之抚养,心向浩讨回志被偷拍片段,惹浩反感。山使计令天堃流动资金短绌,密谋与另一股东鲨鱼周收购天堃。娟终发现明昏迷,激动不已。浩洞悉山计谋,使计逼令周放弃收购计划。山被年指吃里扒外,只容他陪怡待产,山气愤。婷从耀口中得悉浩以下流手段对付周,不安。心蓄意盗窃以求受刑,幸婷及时发现替她解围,并好言相劝。婷接报往杭州,终寻着山的罪证,惜最终却被家人及年出卖,惊愕。

第19集

婷质问年为何毁灭山之罪证,年表示为了刚被验出患癌症的怡,无奈放过山,并以金钱作为补偿,婷不屑。山受年所命,游说怡终止怀孕接受化疗治癌,不果。香瞒着浩让心、志及萍与凝庆祝生日,浩认定志有意夺回凝,遂告发志妨碍司法公正。娟用从山得来的金钱聘名医治明,明终醒转,娟、霞大喜,婷心有戚戚然。妹的丈夫坚哥出狱,妹为他在酒吧大肆庆祝。年逼山尽快说服怡接受治疗,否则送他回国受刑,惜怡心意已决。年与浩潜水时遇鱼炮袭击,年身亡而浩伤重昏迷,婷看出是山所为,山竟以洛要胁她,婷遂接受坚意见,对付山。

第20集

婷在最后关头改变主意,放过山。雪从年保险箱中发现洛的资料,奇怪,后得知山解雇在天堃服务多年的员工,以及怡的病情起了变化时,山竟拒绝签字让她终止怀孕,又发现他对着十字架狂吼,终对山起疑,并将洛的资料交给浩。山接讯闻洛患癌症,急找婷飞往美国,惜婷之骨髓不适合洛,山大发脾气,却仍不肯验血,婷感痛心,吞下腐蚀性化学剂寻死,山始愿验血救子。洛醒来,山始知堕入圈套,为脱身不惜以儿子的性命作要胁,山能否逃脱?浩要送凝出国寄宿,惹凝反感,浩发现自己在爱女心中形象已变,顿有所悟!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