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血色誓言》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一起因工程质量问题而导致旅游大巴坠桥的恶性交通事件,引出了发生在青州市的一个充满传奇的故事—— 美丽善良的平民女孩孟诗妍,与英俊而有才华的留美归来的博士楚斌邂逅而发生了一段始料未及的浪漫爱情故事,留下了许多难忘的爱情片段。当她正痴情于这位仕途远大的白马王子时,楚斌的生母、肖氏集团和东江公司的实权人物——柳咏菁为掩盖经济犯罪真相而设计了一套连环阴谋,先是阻扰儿子楚斌与孟诗妍相爱,企图把楚斌介绍给正在调查和揭露她罪行的自己的养女肖扬扬,从此达到拉拢肖扬扬放弃揭露她的目的。并制造假象诬陷孟诗妍,使楚斌对孟诗妍产生了极大的误解。当伤感的孟诗妍与在爱情上心烦意乱的楚斌又不期而遇时,在楚斌被孟诗妍再次打动时柳咏菁的出现使他们的爱情出现了严重危机。被楚斌抛弃了的孟诗妍不得已嫁给了她父亲的仇人王飚。当孟诗妍最绝望的时候,楚斌的老同学,刑警队副队长李刚给了他极大的安慰和支持,并对楚斌遗弃已经怀孕的孟诗妍表示愤慨。而一直深爱着楚斌之父楚奇的柳咏菁为了儿子的仕途不惜挺而走险,设计了一个又一个手段。

肖扬扬和李刚正悄悄地对当地最大的国企高官与当地黑社会组织有染进行调查,孟诗妍在一桩欲强暴她的上司被杀案中遭陷害而涉嫌入狱。楚斌闻知此事后,良心的谴责使他努力为孟诗妍洗脱罪名。而此时,王飚被杀,案情更为错综复杂。孟诗妍出狱后,决心调查事情真相,几经波折,终于揭露了当地一个庞大的黑帮势力组织。柳咏菁在事情暴露后自杀身亡,她的丈夫肖大伟在得知自己深爱的妻子二十几年来一直背叛着自己时不禁怒火中烧,失去理智,强暴了自己与柳咏菁的亲生女儿肖婷婷,致使婷婷精神失常。孟诗妍等人协助警方营救了被人劫走的肖扬扬,促使楚斌重新回到肖扬扬身边,而自己却嫁给了因公致残、一直暗恋着她的行警队长李刚。两个有情人终是未能成眷属,然而她一直牢记与楚斌立下的爱情誓言,仍然爱着他。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这是一座横卧两山之间的跨山大桥,桥上的护栏被冲断,一辆大客已经冲入深达数十米下的河床,摔得面目全非。

事故现场“清州焦点”栏目组在进行报导,记者肖扬就此事故采访市长楚奇。楚奇在镜头前向市里各部门的领导做现场批示,表示要严肃查明事故真相,严惩事故责任人。并严格叮嘱年轻的旅游局局长楚斌加紧改变青州市旅游业混乱的局面。

肖扬、刑警队长李刚分别对大桥的承建商展开调查,几经采访后发现事件的矛头直指东江公司。

废旧厂房前,几辆豪华的轿车上下来肖氏集团同时也是东江公司副总裁汤咏静,青贵集团总裁姚书贵。他们聚在一起就大桥垮塌事件商量对策。

汤咏静示意一名神秘男子将一个叫王飚的劳改人员从牢里面搞出来为自己做事。

旅游局长化妆成普通的游客在一辆旅游车上暗访,发现这个旅游团问题颇多……在旅游途中楚斌对团长夏芬的好友孟诗妍感觉不错,并在紧急时刻狠狠教训了一个兜售黄碟的游客帮孟诗妍解了围。孟诗妍对这位英俊潇洒的游客暗生好感,楚斌却在救一名老游客的时候不甚崴了脚,孟诗妍要求扶他到医院处理,临行前夏芬送给孟诗妍一瓶“云南白药”,不料这瓶药却掉在那个被楚斌教训过的游客脚下,黄贩将偷偷处理过的药交给孟诗妍,望着他们的背影得逞的笑着……

东江集团总裁金方明到楚奇家里求情,见楚奇不理睬自己后,掏出一个信封扔在桌上,转身离去,楚奇在金方明走后愤怒地打开信封,发现……

医院检查后,孟诗妍扶楚斌到宾馆休息,并倒了一杯酒给他吃“药”。吃过不久,楚斌感到浑身发热不能自持,打电话给隔壁的孟诗妍请她过来帮忙涂药……

第二集

楚斌对躺在身边的孟诗妍就自己刚才的行为深感歉意,为了表示自己对孟诗妍的爱意,带她到悬崖上对山盟誓。

楚奇找到汤咏静,讲到自己被金方明要挟。汤咏静告诉楚奇,楚斌学费是由她们公司的海外组织暗中提供的,不过她让楚奇放心自己会想办法解决。两人商定让楚斌同肖扬也就是汤咏静现在的继女结婚,这样就可以合理解释楚斌在国外所用的学费问题。

楚斌的老同学――李刚在旅游局楼下结识孟诗妍。三人在一起相谈甚欢。楚斌见老同学的胳膊受伤,随手将那瓶“云南白药”送给了李刚。

王飚出狱后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废了一只,原来的弟兄请求他再次出山领着他们走黑路,但王飚决心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楚斌站在汤咏静的办公室内和汤咏静谈着自己的旅游规划,惊讶地发现一只竹笛。楚斌小时最喜欢玩的东西就是竹笛,经常含在嘴里。汤咏静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心中苦涩万分。只好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对楚斌提出要求,满眼的慈爱化作关心的语言。在楚斌走后,呆呆地望着那支竹笛想起年轻时的过去……

王飚在路口见到自己爱着的孟诗妍和楚斌在一起,心里很难受。手下人阿海见大哥闷闷不乐,决心去孟家为王彪出气……

楚斌接到孟诗妍求救电话,马上和警察一同赶到孟家……

第三集

孟父揉着自己身上的伤口,看着被砸得乱七八糟的屋子,对孟诗妍大发怒气。楚斌站在一边想替孟诗妍解围,却被冷冷地下了逐客令,只得悻悻而出。

神秘男子给了汤咏静关于孟诗妍的资料,汤咏静命他不择一切手段一定要将孟诗妍和楚斌拆开。

看守所门口,神秘男子招呼王飚上车,随后开车来到一处废旧厂房,告知自己是公安厅的工作人员,他要求王飚为公安做黑帮的卧底,并强调这是他的救命恩人楚奇安排的。为了报答楚奇,也为了洗刷坐牢的冤情,王飚答应了他要求。接着神秘男子给一部手机,里面传出汤咏静的声音……

肖大伟上楼时无意间听到肖扬还在调查前男友被害的问题,忍不住劝她不要继续这样下去。肖扬对父亲不问公司事情而全交给汤咏静去打理感到不满。在楼梯口偷听的汤咏静见父女争吵,走出来劝解两人,并提出给肖扬介绍一位留洋博士认识。肖扬本能感到很厌恶,肖大伟和汤咏静的小女儿肖婷婷喜欢上了楚斌,并且报名参加了旅游形象大使比赛以期引起楚斌的注意。在形体教练孟诗妍的辅导帮助下,肖婷婷获得第三名。汤咏静看到婷婷这样喜欢楚斌,心有不安但又不知该怎样劝自己的女儿。

夏芬的旅行社的牌子被摘了,为了赔罪楚斌答应晚上请夏芬吃饭。在赶往孟诗妍、夏芬的住处时,楚斌接到父亲楚斌的紧急电话……

楚斌受父亲一阵训斥后,心情郁闷找李刚去练功房发泄,无意间李刚说到楚斌上次给他的“云南白药”有问题。

第四集

天已经黑了下来,楚斌和李刚在小时候玩的地方散步。这时孟诗妍打来电话,楚斌反应很冷淡。李刚看到这个情形有些不解,楚斌告诉李刚那药是孟诗妍给自己的,并请李刚帮忙查一查。

省纪委的李乾坤副书记到清州和楚奇谈起跨山桥事件,并表示要在清州市呆一些时间搞清楚这个案子。此时在高尔夫球场汤咏静告诉楚斌自己要投资他的那个旅游工程,并邀请楚斌晚上到肖家吃晚饭。

王飚决定加入姚书贵的黑帮集团,按照神秘男子的指示,以独眼龙的身份通知姚书贵:警方已经知道他的非法交易计划,并且准备在交易的过程中采取行动。

李刚告诉楚斌自己调查的结果,楚斌怀疑孟诗妍接近自己有什么图谋。

晚上肖家设宴请楚斌吃晚饭,并让他给肖扬认识。肖扬对这个长的很像自己从前男友的楚斌倒是颇有好感。而肖婷婷看到自己中意的楚斌却被父母介绍给大姐感到很委屈,处处表现自己的不满。肖扬在和楚斌交谈中讲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对清州市黑社会的担忧。楚斌听后感到很惊讶。凭着自己对清州形势的一知半解劝慰肖扬不要太悲观。汤咏静在送楚斌离开的时候,请求楚斌从情感上多帮助肖扬,使她从前男友被害的事件中解脱出来。回到家里楚斌躺在床上想着这一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第二天,汤咏静以请健身教练为名,请夏芬和孟诗妍吃饭。在聊天过程中装作无意间谈到楚斌和肖扬早已经定了娃娃亲。还说两人的关系很好。孟诗妍听到这些后心里难过跑出包间。

晚上孟诗妍漫无目的走路,对这一段日子楚斌对自己的冷淡,她想要一个解释。就电话约楚斌在“山西人家”见面。

楚斌放下电话出门后,不远处一个黑衣男子举起了手机……

第五集

在酒店,楚斌希望两人能够好合好散。而孟诗妍哭着对楚斌讲,假如有什么做错的地方请楚斌原谅她,但自己不能离开楚斌。汤咏静这时出现在他们背后,告诉楚斌定好今天要和领导吃饭,并希望孟诗妍注意楚斌的身份,不要再纠缠。

楚斌在车上思前想后还是不放心孟诗妍,他跑回酒馆但孟诗妍已经离开了。楚斌心里也不好受,于是借酒消愁。汤咏静回到酒馆见楚斌喝得大醉,怒叱楚斌不应为了一个风尘女子把自己的政治前程都断送掉。醉酒的楚斌在车上依着汤咏静睡着了,汤咏静怜惜地抚摸着自己的儿子。

金方明对公司要投资给楚斌几个亿的资金表示不解,汤咏静巧妙的解说令金方明放心的离开了。警方根据线报赶往黑帮交易地点,不过只搜到一些普通的假货,李刚怀疑内部走漏了消息。此刻汤咏静的手下暗中在另一个地点交易。安排妥当后汤咏静电话约孟诗妍在舞厅见面,并让薛师爷在饮料中下药,自己带楚斌到舞厅门口,正好看到孟诗妍被一圈男子围着。楚斌刚要下车就见王飚骑摩托车冲了上去。

王飚见到姚书贵,并称自己就是独眼王,经过一番试探之后,王飚进入了姚书贵的黑帮组织。

楚斌来到刑警队,小邱给楚斌看一盘审问一个嫖客时的审讯带……看后楚斌要求立刻见李刚。两人开车来到湖边,一番指责之后楚斌丢下李刚,开着李刚的车强行离去。在办公室,李斌看着他和孟诗妍的照片,想起以前的时光,但是眼前一连串的“事实”,他觉得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第六集

楚斌接受汤咏静的建议,答应跟肖扬交往。偶然见到肖扬被人挟持和威胁,楚斌冲上去英雄救美,并要求以后都要接送肖扬上下班。

李乾坤出任清州市的新市委书记,楚奇的秘书莫非感到省里再派一个新书记来是对楚奇的不信任。当着楚奇的面发了一同牢骚,楚奇叮嘱莫非不要在外面乱说。李乾坤在任职会上要求对跨山桥事件成立专案组,彻底查清事件原因。楚奇看着李乾坤心底有些失落。 李刚看到楚斌在电视台外等候肖扬,以为他是为了能够得到汤咏静的工程款才与肖扬接触。楚斌却以为李刚喜欢肖扬,才阻止自己和她相处。李刚一怒之下开楚斌的车离开。

在姚书贵的豪宅,他看到网上关于自己公司的一些负面新闻十分恼怒,说要干掉肖扬。薛师爷说新书记李乾坤已经上任,劝姚书贵要沉住气.。汤咏静驱车来到姚书贵处,告诉他们要搞好这个旅游工程给新来书记的政绩上份“公礼”。

孟诗妍在医院化验后发现自己已经怀孕,就给正准备陪同领导参观工地的楚斌打电话,楚斌赶去见孟诗妍,在夏芬家里两人并没有消除误解。最后提到孩子的时候,孟诗妍否认自己怀孕。孟诗妍事后将自己的化验单撕掉。

王飚又一次提供重要的消息,使得姚书贵又躲过一劫。警方怀疑又是内部有人走漏了消息。会后楚奇打电话质问汤咏静是不是从他这里挖走的消息。回家后楚奇不想自己的儿子陷入清州的混乱局面,劝楚斌马上辞职,离开国内。楚斌对父亲的决定非常不解,两人之间产生争执。

第七集

楚奇希望楚斌快点和肖扬结婚,这样以后可以在肖氏集团发展。楚斌不知父亲的苦心,心里有些抵触情绪。不久楚斌同孟诗妍的关系也被肖扬知晓,在肖扬的逼问下,楚斌说出了自己同孟诗妍的感情经过,并一再强调自己跟孟诗妍不会再有瓜葛。听了楚斌的叙说肖扬凭着直觉感觉有些可疑。

这天,楚斌来肖家找汤咏静谈论工程的事情,碰巧肖扬也在。趁汤咏静不在,肖扬跟楚斌暗示东江公司有利用工程替他们洗黑钱的可能,这时楼上出现汤咏静的身影。在高尔夫球场,楚斌耳边还响起肖扬谈的黑金的事情,汤咏静跟他说话也有些走神。最后楚斌向汤咏静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汤咏静称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只会维护楚斌的利益。

汤咏静从肖婷婷口中得知孟诗妍已经怀孕,赶到健美中心找到孟诗妍的老板,施压给孟诗妍让她不要再纠缠楚斌。夏芬、孟诗妍不堪忍受决定辞职。几天后,汤咏静再次约孟诗妍见面,汤咏静建议孟诗妍将孩子拿掉,并许诺可以满足她提的任何要求。孟诗妍决心将孩子留下,甩下几句话后离去。

在工地上,汤咏静和楚斌在一群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视察工地,两人边走边聊突然汤咏静发现所用的一部分钢筋有问题,责令负责人员立刻更换。姚书贵得知手下的汇报后打电话给汤咏静,对工程上一切都采用货真价实的真材料表示不满。

孟母犯病住进了医院,孟诗妍、夏芬匆忙赶到病房,但孟母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孟诗妍愁眉不展。

第八集

楚斌在肖家吃饭,肖婷婷因为孟诗妍怀孕的事情对楚斌看法很糟,处处同楚斌作对,使他感到很尴尬。

为了给母亲治病孟诗妍不得已回到健身中心工作,汤咏静又找到孟诗妍表示可以送她到任何国家去留学,见孟诗妍不为所动,就进一步说楚斌所有的学费都是肖氏集团提供的,如果不同肖扬在一起,楚斌就会因为学费上有受贿的嫌疑,影响到他将来的前程。孟诗妍有些动摇了,汤咏静还邀请孟诗妍到她的公司去工作。在回去的路上孟诗妍得知夏芬为了自己母亲将车都卖了感到很对不住她,决定去汤咏静的东江公司去工作。

大海对王飚说孟诗妍被楚斌甩掉并查处孟诗妍已经怀孕的消息,王飚怒不可遏要杀了楚斌,但却被告知楚斌是自己救命恩人楚奇的儿子……

汤咏静告诉姚书贵警方已经要对金方明双规了,暗示姚书贵也要采取行动。孟诗妍到东江公司去上班,金方明对孟诗妍的美貌所吸引……

一天晚上,金方明醉酒后借故让孟诗妍送他回公司,汤咏静跟踪来到公司门外,金方明趁孟诗妍不注意想要对她施行非礼……

汤咏静开车送孟诗妍到医院,汤咏静再次提到最好将孩子拿掉,孟诗妍坚持要保住这个孩子,并提出要见楚斌。第二天汤咏静装作不在意将金方明和孟诗妍的关系透漏给一个员工。

神秘男子将一叠文件投进信箱。

第九集

公安局又接到有人投递的有关金方明犯罪的匿名信,决定对金方明加大调查力度和范围。

孟诗妍到公司上班发现有人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汤咏静告诉她可能是因为监视器的原因,公司上下可能有些人看了后会误解,并表示有机会一定向别人澄清。孟诗妍跺着脚说,这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呀。

肖扬和楚斌在一起时谈到了工程,她建议楚斌除了工程以外什么活动都不要参加,楚斌在吃饭的时候给肖扬送了一束玫瑰,两人谈到最后又在汤咏静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楚斌送肖扬回家的后又在不远处遇到了守在一边的孟诗妍。她告诉楚斌自己不愿再东江公司做了,看着楼上的肖扬,楚斌打断了孟诗妍的话。在送孟诗妍回家的车上两人一路无言。 一直心里不踏实的楚斌来到汤咏静办公室谈起自己的疑虑,汤咏静说到那天金方明和孟诗妍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被监视器记录。楚斌感到很不是滋味。回到家后楚斌发现父亲还在沙发等自己,在谈到辞职事情上,两父子不欢而散。

汤咏静来到孟诗妍家里,孟诗妍的父母对汤咏静的到来感到很意外。汤咏静称自己的女儿肖扬即将和楚斌办喜事,还讲当初孟诗妍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跟楚斌来往,并暗示孟诗妍和金方明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孟父听到这些话气急攻心同孟母双双住进了医院。

孟父中风在紧急抢救,孟诗妍为了隐瞒父母希望楚斌能够来医院探望一下父亲,楚斌借口有事走不开,孟父最终去世。在孟家灵堂前,王飚前来拜祭,孟诗妍象看见了仇人一样扑了上去……

第十集

医院要孟诗妍赶紧筹钱马上给孟母做手术,这时夏芬跑着进病房说钱都解决了。孟诗妍在病房外面给夏芬下跪,让她以后多照顾孟母。王飚来到医院发现孟诗妍不见了,在医院四处寻找。夏芬怀疑孟诗妍去了野外的阳山碑林――孟诗妍和楚斌定情的地方。两人赶到地点后抬头突然发现孟诗妍木然地站在悬崖边上……

姚书贵到医院去看望孟母,给了王飚一些钱和一个新的住宅。孟诗妍知道给妈治病的十万块是王飚出的钱。肖婷婷因为孟诗妍的事情到楚斌办公室大吵大闹,楚斌知道孟父去世和孟诗妍自杀的事情感到很意外。楚斌和肖扬一同到医院看望孟诗妍母女,孟诗妍告诉肖扬孩子不是楚斌的,她跟楚斌已经彻底结束,并透漏自己就要结婚了。此时王飚出现,孟诗妍在楚斌面前对王飚表现的很亲密。

楚斌即将去省里上任,希望肖扬好好照顾楚斌。此时李乾坤正在开会要求警方以金方明为突破口,扯破黑社会的这张网,不要顾及各方面的关系。

王飚希望孟诗妍嫁给他做名义上的夫妻,等孩子生下后再离婚或是一同抚养孩子长大成人……在孟诗妍和王飚结婚的那天,收到喜帖的楚斌没有公开出席,只是躲在远处看着身着婚纱的孟诗妍步入礼堂,心中百般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新婚之夜王飚回到房间,孟诗妍在暗处看着已经没有画面的电视机手里还握着一个红豆手链,知道她还是对楚斌还念念不忘,有气无处发泄,只好再到酒吧灌酒。

第十一集

孟诗妍在上班的时候告诉汤咏静自己已经结婚。汤咏静感到很高兴,并说将来做她孩子的干奶奶。

肖扬和李刚在图书馆见面谈论清州市的反黑局势,顺便告诉李刚孟诗妍结婚的事情。李刚得知孟诗妍竟然嫁给了王飚这种劳改犯感到很震惊。晚上在练功房见面,李刚狠狠地教训了楚斌

王飚很细心地照顾孟诗妍和孟母,渐渐感动了孟诗妍,一晚,孟诗妍特意等王飚一起吃饭。饭后王飚还准备在沙发上过夜却发现被子已经被拿到卧室……第二天王飚和孟诗妍一起去接孟母出院,孟母讲夏芬要离开清州市,孟诗妍感到很意外,同夏芬相拥告别。

在野外,神秘男子要求王飚尽快取得姚书贵的信任,伺机偷出书房保险柜里的材料。

一天晚上姚书贵喝醉酒要求王飚送自己回家。在守卫众多的姚家,喝得迷迷糊糊的姚书贵带王飚来到书房外站定,王飚偷偷看到姚书贵将一份文件放进保险箱内。随后姚书贵摇晃着身子出来问他有没有看到什么,然后哼哼唧唧地讲了一大通,说着说着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王飚转身进了书房……第二天姚书贵被薛师爷的电话吵醒,提到昨天的文件慌忙从床上爬起来,向密室奔去……

为了奖励王飚的忠诚,姚书贵升他为总经理助理

在汽车里楚斌向肖扬求婚……

在自己的新办公室内王飚把玩着一个红豆手链,姚书贵、薛师爷突然走进王飚的办公室。

第十二集

见到姚书贵和薛师爷突然出现,王飚赶紧将手链放进抽屉。姚书贵令王飚将东西拿出来看过之后又还给了他。姚书贵挑拨说金方明和孟诗妍有暧昧关系,甚至连孩子都是金方明的。王飚听后怒不可揭冲出了办公室。随后薛师爷拿走了放在桌上的手链。

孟诗妍走在街上皮包被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抢走,巧合李刚驾车经过……李刚回到警局命令小邱仔细调查孟诗妍的情况。

王飚回到家里想着姚书贵的话,面对孟诗妍的关心感到很憋气。质问孟诗妍和金方明的关系。孟诗妍一巴掌挥向情绪激动的王飚……

警方抓到当初在夏芬旅游团内兜售违禁药的黄贩子,经过审问后发现那瓶“云南白药”原本就是一个误会。李刚找到楚斌告诉他审查黄贩子的结果。

肖扬告诉李刚自己马上就要和楚斌结婚,李刚犹豫再三决定告诉她自己查到的结果,建议肖扬对婚事慎重一些。肖扬前后想了想怀疑这一切都是汤咏静一手策划,甚至跨山桥事件也同她有关系。

楚奇在省城给李乾坤通电话,从李乾坤口中无意得知警方将要对金方明采取措施。跟李乾坤通话结束后,楚奇沉思了一阵又拿起了电话……

孟诗妍送文件到汤咏静办公室,看到桌上楚斌和肖扬的婚纱照心里一阵波动。肖婷婷为了能让孟诗妍开心一些就拉她去逛街,她们走进一座教堂,在袅袅的唱诗声中孟诗妍缓步走向神甫诉说着自己的困惑。

汤咏静将一个存折交给那个神秘男子,让他将现在的工作辞掉。命令他加快进度尽早偷得姚书贵的文件。在金方明被处理掉后把警方的视线转移至姚书贵身上。

肖婷婷又来公司找到孟诗妍,在闲聊过程中她告诉孟诗妍王飚是黑社会主力成员……

第十三集

几日不回家的王飚就前几天发脾气的事情向孟诗妍道歉,孟诗妍原谅了他,但是要求王飚将现在的工作辞掉,两人一同离开清州。王飚表示得过一段时间就照她的话做。孟诗妍叮嘱他每天晚上十点钟必须回家。

这天晚上王飚没有按约定回家,孟诗妍不放心就到个个酒吧去找。终于在一家舞厅发现了王飚,她悄悄跟到后面却看到王飚他们在进行不法交易。但在孟诗妍身后缓缓伸出了一只手……

汤咏静从电话里告诉姚书贵警方马上就要对金方明实际行动,暗示他立即除掉金方明。

王飚在家里向孟诗妍解释,最后他无奈地说出自己是警察的卧底。孟诗妍听了还是有些不安,提议用录音电话将每次通话都录下来。第二天一早孟诗妍买来录音电话。

汤咏静吩咐孟诗妍加班将几份文件打印出来,当晚喝醉酒的金方明听说孟诗妍加班也来到公司。孟诗妍正在公司内给王飚打电话,金方明推门走进孟诗妍的办公室。

此时一个黑衣人打开金方明的保险箱后绕到孟诗妍的办公室前,在他身后不远的黑暗处也站着一个黑衣男子……

晚上十一点一刻两个保安看着孟诗妍慌张地离开公司。第二天警方发现金方明的尸体躺在楼下,警方确认他是被熟人推下楼。警察又在现场捡到一个破损的红豆手链。找到昨天值班的两个保安调查取证,经过分析警方认为孟诗妍作案的可能性最大,张局长命令立即拘捕孟诗妍。此刻楚斌已经被任命为清州市副秘书长。

汤咏静赶到姚书贵的豪宅,以金方明被杀为由,让姚书贵在股权转让书上签字。姚书贵则把那天汤咏静的电话录音放给她听,并称楚奇和她的照片原件还在自己的手里。汤咏静恨恨离去。

第十四集

警察审讯孟诗妍当天晚上的情况以及和金方明的关系,孟诗妍拒不承认自己杀了金方明。小邱亮出了那个红豆手链的照片。当孟诗妍得知这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时候,孟诗妍一口咬定是自己杀了金方明。

楚斌不敢相信孟诗妍杀了金方明。肖扬为孟诗妍请来律师。楚斌心情很乱,想把和肖扬的婚期推迟,肖扬点头答应。可是孟诗妍面对律师也是毫不配合,只提出想见王飚。

王飚回家后孟母告诉他女儿被捕的事情。神秘男子又约王飚出来让他设法偷取姚书贵保险箱里的文件。王飚提出必须要以释放孟诗妍为条件,神秘男子打电话汇报情况。汤咏静在电话里命令王飚必须去做,神秘男子将特制钥匙扔到王飚车后扬尘而去。

王飚找到楚斌希望他能够利用关系搭救孟诗妍,楚斌以为是王飚杀了金方明就劝王飚去自首换孟诗妍出来。王飚知道红豆手链的事情后,想到那天自己将手链放在办公桌上,于是明白自己是被人陷害了。

楚斌因为孟诗妍被捕的事情心里一直闷闷不乐,找到汤咏静埋怨她不该将孟诗妍放在名声不佳的金方明身边。汤咏静指责楚斌不应为了一个女子耽误了自己的仕途。

神秘男子再次打电话给王飚让他马上下手,并承诺事后会为孟诗妍洗脱所有罪名。王飚命阿海开车来在姚书贵住宅外面等候,自己翻墙而入……

神秘男子将文件交给等在车里的汤咏静,汤咏静随后递给他一个档案袋,命令他准备让王飚干掉姚书贵,然后再用这把在袋中的枪干掉王飚。神秘男子突然用枪指着汤……

警方接到报案发现楚奇原来的秘书莫非死在野外。在汤咏静办公室里, 她正在把那些文件一件件投进火里……

第十五集

汤咏静从密室出来,打电话给财物部为楚斌的旅游工程抓紧筹钱。李刚这边也通过鉴定案发现场的车印知道当晚出现的是一种进口车型,李刚无意间注意到汤咏静的车换了。

王飚录下汤咏静命他杀掉姚书贵的电话,王飚犹豫一段时间后给楚奇打电话,询问他是不是知道自己现在在为他和为警方做事,并且告诉楚奇以前同自己联系的人是莫非。楚奇接到这通电话很是意外,对这些事情加以否认。王飚困惑地放下电话,将录音磁带交给孟母,并嘱托她如果自己回不来,就将这盘磁带交给孟诗妍。

楚奇接到王飚电话后怀疑汤咏静和这件事有关连,指责她不该越陷越深。姚书贵回到家里发现保险箱被盗心里十分气恼,汤咏静告诉姚书贵王飚就是警方派来的卧底。

警方怀疑王飚跟金方明被杀案件有关,王飚接到电话后刚离开公司,李刚后脚赶到被告知王飚已携巨款潜逃。王飚开车来到野外,发现阿海被薛师爷绑在一旁。姚书贵闪身出来……

孟诗妍被释放后发现王飚没有露面,孟母解释说他去外面出差。汤咏静来到孟家讲到王飚携款潜逃的事情,孟诗妍要找李刚询问真伪。肖婷婷受孟诗妍之托找李刚了解情况,李刚觉得金方明不是王飚杀的。

孟诗妍告诉李刚王飚是警察卧底的事情,李刚感到很吃惊。叮嘱她不要再将卧底的事情告诉别人。楚斌也驾车赶到,孟诗妍冷淡对他的打个招呼就上楼了。楚斌听了李刚的话就告诉孟诗妍“王飚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孟诗妍一大早站在公安局门口。

第十六集

在李刚办公室,李刚告诉孟诗妍可能王飚不是警方的卧底,孟诗妍认为李刚这么说是警方在推卸责任。请求李刚帮忙找寻王飚的下落。

汤咏静约孟诗妍一起吃饭,从侧面打听王飚在出事前有没有讲过什么东西。并再一次表示愿意送她到想去的任何国家。

警察在野外发现王飚和阿海的尸体,孟诗妍在李刚的陪同辨认王飚的尸体后痛苦的昏过去。李刚和小邱到医院看望孟诗妍,希望她能够配合警方的工作,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在医院门口李刚受小邱的启发,联想到汤咏静才换不久的汽车,怀疑汤咏静和莫非的死有关,让小邱抓紧查汤咏静以前的车子情况。

汤咏静安排孟诗妍可以在家里休息,而孟诗妍却提出辞职以便查清王飚的死因。汤咏静称王飚的死因复杂牵扯到市里几个有头有脸的上层人物,王飚的死是一个很大的阴谋,是李乾坤父子为了表现政绩的牺牲品。

在家里孟母将王飚走之前留下的录音带递给她。孟诗妍赶到省城跟楚奇讲了这盘磁带的缘由,并将录音带交给了楚奇。楚奇表示一定重视,并询问谁还知道这盘带子的情况。叮嘱她不要将带子的事情再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李刚。楚奇在孟诗妍走后来到电话机旁……

几天后孟诗妍大肚便便的走在路边,感到腹中一阵疼痛。这时后面一辆尾随在不远处的汽车见四下无人突然发力向孟诗妍冲来……

孟诗妍在医院早产下一个男婴,这个孩子使楚斌、肖扬之间的关系起了些波澜。但孟诗妍对肖扬自己表示和楚斌已经彻底结束了。在医院汤咏静对孩子很亲密。

李刚怀疑这起车祸是一次谋杀,在医院里安排一些警力保护孟诗妍,而这时的孟诗妍对李刚已经不信任了。李刚找到汤咏静询问莫非的死因,并直截了当盘问汤咏静的汽车情况,汤咏静一一化解。汤咏静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警方注意的对象了,不禁在婷婷和李刚的关系上打起了主意。

第十七集

汤咏静跟婷婷讲起一件几十年前的事情……她希望婷婷能够嫁给李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