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爱无悔》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本剧原名《江南第一店》

【原始剧情:】

清末民初,苏州凤林镇上的“高家饼铺”远近驰名。高毓明与家中丫头碧云相恋,但高父坚决不容,碧云被迫离开。毓明奉父命与月卿成亲。毓明赴金陵洽商,遇已沦落风尘的碧云,得知碧云已身怀六甲,遂携其离开高家,碧云不久产下一女明月。十八年后,碧云临终嘱托毓明,盼明月能认祖归宗,毓明毅然将明月带回高家,但所有人都不能容她。不久,毓明病重故逝,二娘玉贞伙同饼铺大师傅卷秘方潜逃,饼铺面临危难。明月和饼铺二师傅杜浩然撑起高家家业,照顾罹病的兄长,视月卿如亲娘孝顺并不惜质押祖宅,挨家挨户的向乡人告贷。几经艰辛,明月终于赎回祖宅,重新挂上『江南第一店』的金字招牌。月卿感念明月,隆重迎回明月生母碧云的牌位,放入高家祠堂,自此视明月如亲生女儿。而浩然与明月,却终身扶持到老。

【故事大纲:】

高、罗两家本为世家,又因供需之故,往来密切,在仁豪和明秀相继出世后,结为儿女亲家。明秀及长,对浩然暗生情意,对这桩婚事已觉反感,几次想摆脱均未能如愿,早生怨怼,后得知仁豪体弱多病,更生嫌弃,事被仁杰知悉,忿恨不已。

仁杰与仁豪兄弟感情极好,仁杰认明秀不堪匹配仁豪,设计破坏两家婚约,支使友人刘建强假意亲近明秀,意图毁坏明秀名节,以便退婚。

明秀因浩然钟情明月,内心早已妒恨不已,被建强热情追求所惑,竟真爱上,不可自拔。背着家人与建强幽会时,被上街购物的明月发现,明秀恐明月说破,新仇旧恨齐至,决意除去明月。

明秀暗自盗取文卿陪嫁贵重珠宝,栽赃明月,明月百口莫辩,明月坚持赶走明月,众人推挤拉扯中,德智不小心被推挤下楼,跌断脚骨,高家乱成一团,反忘了处置明月的事。

德智醒后,惊知自己竟成残废,重创之余,体内失调,罹患「白癜风」,颜面可怖,德智无法承受众人异样眼光,情绪燥郁,神智混乱,见人不是喊骂就是追打,以致家人竟不敢接近,只有明月敢于服侍,明月因此又得以留下。

德智不肯就医,病情却始终不见起色,街坊已有不利流言,一日德智无意间听到下人说他是疯子,大受刺激,竟放火烧屋,有意将自己烧死,背明月拼死救出,德智的命虽保住,但濒临疯狂的事已无法遮掩。

玉贞迁恨明月,坚称德智的一切灾厄都是因明月来到高所致,需鞭打明月以驱走恶灵。文卿信以为真,请来道士驱魔,幸赖浩然连夜自省城请来名医,诊出病因,明月才逃过一劫,但高家已因德智的病而蒙上阴影。

高家恐德智病情传出,势将打击饼铺声誉,极力隐瞒实情,文卿更是担心会因此影响到明秀和罗家的婚事,主动要求订下婚期。恰仁豪不幸染上肺疾,罗家正忧愁时,文卿此举,正好可为仁豪冲喜,双方一拍即合。

就在两家议妥迎亲日子之际,明秀却惊愕发现自己怀了建强的孩子,建强暗喜,认定高家势将认同两人亲事,兴奋冲动之下,擅自告诉毓明实情。不料毓明并不相信,反认是建强居心不良,毁人名节。建强为求自保,也为取信毓明,将仁杰指使他接近明秀的经过全盘说出。

仁杰眼见事情闹大,矢口否认,但明秀却知建强所说是真,羞愤难堪之余,为不让仁杰恶计得逞,也恨建强虚情,坚不承认建强所言,建强进退失据,里外不是人,在众人交相指责、一片喊打的难堪中,被赶出镇上,含恨而去。

建强虽走了,但明秀有孕却已是事实,文卿心痛,责骂不断,而明秀对逼走建强早已后悔,文卿又一再责骂,明秀冲动之下,和文卿剧烈争执后,离家出走。

罗家迎亲在即,文卿不能暴露明秀丑事,无奈中,玉贞竟出歪主意,要明月代姐出嫁,即令被识破也已生米煮成熟饭,加上仁豪得病之事已隐约传开,高家仍愿成婚,罗家也应见好就收。文卿没了主意,只得听从玉贞安排。

浩然极力反对明月代嫁,眼看文卿逼迫日急,情急之下,决定要带明月远走,此时毓明却出面说话了。

毓明深知事情闹大对家誉影响深远,且仁豪其实是个不错的对象,嫁他并不委屈明月,低求明月同意。明月不忍拂逆老父恳求,只得黯然同意,文卿此时也觉有愧明月,嫁妆格外丰盛。

浩然眼见无法阻止明月代嫁,内心痛苦,明月出嫁当日,浩然在罗家外站了一夜,低回不去。

仁豪、明月成亲之夜,仁豪病情突然恶化,明月枯坐新房等候。仁杰因指使友名戏弄明秀,于心有愧,特来探望,却发现明月代嫁真相,引起罗家上下震动。

罗万生震怒,认定仁豪病情突然恶化是被明月煞气冲撞所致,将明月绑至镇上城隍庙,当着神明面前驱邪,浩然坚持相护,罗家又误会明月和浩然有染,更起纠纷,毓明、文卿赶到时,浩然已为保护明月而被打的倒地不起,明月也遍体鳞伤。

庙祝判定需将浩然活活烧死,才能救回仁豪,明月不忍浩然为其受累,力抗众人,驳斥庙祝胡言,不惜以死相救浩然。

众人震撼于明月的义气和勇气,仁杰更是被明月的才貌吸引,心生爱慕,遂哄劝其父,以明月是瘟神转世,受恶魔庇佑,若对其不利,触怒殃神,罗家将后患无穷。

万生因隐瞒仁豪病情在先而有所理亏,又被仁杰说动,在毓明愿向罗家摆酒赔罪后,同意退婚,双方各让一步。

高家家丑不断,邻里讥传,饼铺生意大受影响,毓明忧愤病倒。不料祸不单行,玉贞和大海的奸情又被文卿识破,两人自知难逃制裁,索性席卷高家贵重财物和制饼秘方,私奔远去,毓明再也不堪连番刺激,中风瘫痪,高家陷入愁云惨雾,几至崩裂,仅能靠着文卿的首饰和私房积蓄卿勉强撑住。

文卿万般艰苦中,内心仍是牵挂女儿明秀,一日听到田不怕和小香私语,明秀寻到建强,建强却怀恨在心,将明秀卖入青楼,明秀心灰意冷,自暴自弃的做起妓女。

文卿赶去,果然是真,养女如此,文卿羞愧的无地自容,自觉无颜面对毓明,竟寻短见,被闻讯赶来的明月救回。

文卿不愿受明月恩情,坚持不肯回高家,借住尼姑庵,以示心死。自此,高家正式分裂。

短短两年,高家有如山倒,祸事连连,债台高筑,乡人更加传言是被明月恶命所累。

尽管高家破败,债台高筑,但毓明和德智的病体仍需疗治,明月一肩担起所有家计,正勉强苦撑时,厄运又再来到。

罗家因明秀逃婚,明月代嫁,仁豪的病情遂被乡里传开,罗家虽多方求婚,却已无人愿嫁,罗家忧愁仁豪无后,仁豪却主动提出愿娶明月的心意,罗父虽满心不愿,但不忍拂逆爱子心意,又再往议亲。

仁豪为何愿娶明月?起因于明月代姐出嫁罗家时,仁豪已爱上明月,得知高家陷入困境,想藉姻亲之便,予以援手。

罗父许诺照管高家生计,明月不忍父兄受苦,同意亲事,浩然一再劝阻无效,只能痛苦的再一次目睹明月为家族利益而牺牲自己。

仁豪对明月极其善待,两人互敬互重,高家也在仁豪的照应下,得以喘息。明月感激万分,衣不解带的看护仁豪,仁豪的病情因此渐有起色,罗家上下欢喜不已,仁杰而对明月另眼相看。

仁豪病情虽有起色,但他却知仅是表象,实则已病入膏肓,无法带给明月幸福。仁豪也知明月和浩然情意深长,不愿耽误明月,几次要送走,都被仁杰所阻,明月感激仁豪情重,甘愿留下照顾仁豪,万生夫妇对明月又爱又惧。

相处日久,仁杰对明月的娴淑美好,印象深刻,情意暗生,又知仁豪和明月并无夫妻之实,愈发爱慕,明月却因仁杰恶意破坏明秀和仁豪婚事,对他并无好感,敬而远之。仁杰非但不以为忤,反而更加迷恋,为博得明月好感,助明月找回明秀。

明月苦口婆心想劝回明秀,明秀被明月真诚感动,和文卿母女言和,虽也有心悔悟,但想回到从前,却是不可能了。

文卿因明月对明秀真情可感,成见尽除,在明月的恳求下,返回高家照顾丈夫儿子。

明月感激仁杰所为,不再远距千里,仁杰误为明月有情,愈发爱慕。一日仁豪因风寒引发大量喀血,急救无效,溘然而去,罗父悲痛,却意外的不曾怪罪明月,并拿出仁豪早已写好的遗嘱;一是休书,结束与明月的夫妻关系,另一是将仁豪应得的遗产赠与明月。

仁杰费心机想留住明月不成,借故刁难,不许明月带走一分一毫。罗父盛怒气死,仁杰自此无人约束,愈发任性妄为,非得到明月不可。

明月回到高家,自动为仁豪守寡,文卿规劝两人并无夫妻之实,且是为姐代嫁受过,不需守节,以便日后能另择他婿。但明月以为,这桩婚姻虽像闹剧,但她确实坐着花轿进了罗家门,女子从一而终的观念深深的约束着明月,加上仁豪对她有情有义,自认此生已无由她嫁,毅然穿起孝服。

这对始终在等明月归来的浩然,无异是宣告了两人永无结合的可能。

浩然在确知不能改变明月的决定以后,出奇平静的接受了明月守寡的事实。田不怕和小香极力劝他说服明月改变心意,浩然仅是沉默应对。浩然的痛苦心情,明月感同身受,两人压抑的沉默,令了解他们感情的人都很难过。

明月离开高家的时日,高家的负债又增加许多,文卿虽回来主持中馈,奈何巧妇难为无米炊,只能举债度日,在仁杰刻意促成的借贷下,对罗家的欠债毫无警觉的越积越多。

明月回家后,一力担起所有家计,除尽心照顾毓明外,更不计前嫌的妥善料理德智的一切,德智被明月感动,悔不当初。在浩然的协助下,明月努力研发新的口味,企图重振『高家饼铺』的招牌,德智也来帮忙,渐和小香有了感情。小香并不嫌弃德智有病,真诚对待,德智得到鼓励,愈发振作。

饼铺的生意渐有起色,仁杰却在此时上门讨债,文卿和德智求情,反遭仁杰嘲讽,德智气的发病,又是一笔医疗费。

仁杰逼债甚急,浩然忍无可忍,找仁杰谈判,被仁杰毒手重伤,丢入海里,下落不明。明月悲痛之余,愈发不愿屈服,不惜质押祖宅,挨家挨户的向乡人告贷。文卿放下身段,做明月副手,德智、小香也充当送货跑腿。

明秀在得知娘家有难后,毅然带着微薄积蓄和私生子保明回来,希望能有所帮忙。明月及家人热情拥抱明秀和保明,明秀喜极而泣,宛如重生。

『高家饼铺』在高家人齐心协力下,信用及口碑都得到赞赏,眼看就能还清负债,仁杰见使尽手段仍无法获得明月,忿恨难平,竟在饼中下毒,想让高家永无翻身之日,迫使明月屈从。

仁杰的毒计被死里逃生回来的浩然识破;浩然因已伤残,自惭形秽,一直不敢去见明月,却日夜守候在高家左近,透过田不怕,指导明月研发新口味,高家饼铺的产品很快获得喜爱,浩然居功厥伟。但浩然始终不愿让明月知情,只是暗中关心明月的一切。仁杰遣人来下毒时,被浩然当场人赃俱获,乡人共愤,围攻罗家。

仁杰遣人来下毒时,被浩然当场人赃俱获,乡人共愤,围攻罗家,仁杰无法在镇上立足,避难远去,临行前,虽对恶毒算计高家颇有悔意,但对明月的情意却依旧炽热,毫无改变,并且扬言,无论需要多久时间,他都不放弃得到明月,他自信满满的认为,总有一天会赢得明月的心。

高家恢复了平静,在家人齐心合力下,明月终于赎回祖宅,重新挂上『江南第一店』的金字招牌。德智礼让,要明月掌家,明月不肯,兄妹坚持推让,遂由明秀当家。

明秀一改性情,任劳任怨,毓明、文卿有女继承,终得含笑而终。

浩然成了饼铺的大师傅,手艺巧,花样多,不时有新产品问世,每每叫好,远近驰名,成了送礼佳品,专程自外地来买高家糕饼的人,络绎于途。

浩然对明月的深情,明月不曾一日相忘,却无意再论婚嫁。浩然始终无怨无悔,到死都守在高家,守在明月身边,一日不离。两人没有说过一句山盟海誓,却终身扶持到老。

分集剧情:

第1集

高、罗两家本为世家,又因供需之故,往来密切,在仁豪和明秀相继出世后,结为儿女亲家。明秀及长,对浩然暗生情意,对这桩婚事已觉反感,几次想摆脱均未能如愿,早生怨怼,后得知仁豪体弱多病,更生嫌弃,事被仁杰知悉,忿恨不已。

第2集

仁杰与仁豪兄弟感情极好,仁杰认明秀不堪匹配仁豪,设计破坏两家婚约,支使友人刘建强假意亲近明秀,意图毁坏明秀名节,以便退婚。

明秀因浩然钟情明月,内心早已妒恨不已,被建强热情追求所惑,竟真爱上,不可自拔。背着家人与建强幽会时,被上街购物的明月发现,明秀恐明月说破,新仇旧恨齐至,决意除去明月。

第3集

明秀暗自盗取文卿陪嫁贵重珠宝,栽赃明月,明月百口莫辩,明月坚持赶走明月,众人推挤拉扯中,德智不小心被推挤下楼,跌断脚骨,高家乱成一团,反忘了处置明月的事。

第4集

德智醒后,惊知自己竟成残废,重创之余,体内失调,罹患“白癜风”,颜面可怖,德智无法承受众人异样眼光,情绪燥郁,神智混乱,见人不是喊骂就是追打,以致家人竟不敢接近,只有明月敢于服侍,明月因此又得以留下。

第5集

德智不肯就医,病情却始终不见起色,街坊已有不利流言,一日德智无意间听到下人说他是疯子,大受刺激,竟放火烧屋,有意将自己烧死,背明月拼死救出,德智的命虽保住,但濒临疯狂的事已无法遮掩。

第6集

玉贞迁恨明月,坚称德智的一切灾厄都是因明月来到高所致,需鞭打明月以驱走恶灵。文卿信以为真,请来道士驱魔,幸赖浩然连夜自省城请来名医,诊出病因,明月才逃过一劫,但高家已因德智的病而蒙上阴影。

第7集

高家恐德智病情传出,势将打击饼铺声誉,极力隐瞒实情,文卿更是担心会因此影响到明秀和罗家的婚事,主动要求订下婚期。恰仁豪不幸染上肺疾,罗家正忧愁时,文卿此举,正好可为仁豪冲喜,双方一拍即合。

第8集

就在两家议妥迎亲日子之际,明秀却惊愕发现自己怀了建强的孩子,建强暗喜,认定高家势将认同两人亲事,兴奋冲动之下,擅自告诉毓明实情。不料毓明并不相信,反认是建强居心不良,毁人名节。建强为求自保,也为取信毓明,将仁杰指使他接近明秀的经过全盘说出。

第9集

仁杰眼见事情闹大,矢口否认,但明秀却知建强所说是真,羞愤难堪之余,为不让仁杰恶计得逞,也恨建强虚情,坚不承认建强所言,建强进退失据,里外不是人,在众人交相指责、一片喊打的难堪中,被赶出镇上,含恨而去。

第10集

建强虽走了,但明秀有孕却已是事实,文卿心痛,责骂不断,而明秀对逼走建强早已后悔,文卿又一再责骂,明秀冲动之下,和文卿剧烈争执后,离家出走。

第11集

罗家迎亲在即,文卿不能暴露明秀丑事,无奈中,玉贞竟出歪主意,要明月代姐出嫁,即令被识破也已生米煮成熟饭,加上仁豪得病之事已隐约传开,高家仍愿成婚,罗家也应见好就收。文卿没了主意,只得听从玉贞安排。

第12集

浩然极力反对明月代嫁,眼看文卿逼迫日急,情急之下,决定要带明月远走,此时毓明却出面说话了。

毓明深知事情闹大对家誉影响深远,且仁豪其实是个不错的对象,嫁他并不委屈明月,低求明月同意。明月不忍拂逆老父恳求,只得黯然同意,文卿此时也觉有愧明月,嫁妆格外丰盛。

第13集

浩然眼见无法阻止明月代嫁,内心痛苦,明月出嫁当日,浩然在罗家外站了一夜,低回不去。

仁豪、明月成亲之夜,仁豪病情突然恶化,明月枯坐新房等候。仁杰因指使友名戏弄明秀,于心有愧,特来探望,却发现明月代嫁真相,引起罗家上下震动。

第14集

罗万生震怒,认定仁豪病情突然恶化是被明月煞气冲撞所致,将明月绑至镇上城隍庙,当着神明面前驱邪,浩然坚持相护,罗家又误会明月和浩然有染,更起纠纷,毓明、文卿赶到时,浩然已为保护明月而被打的倒地不起,明月也遍体鳞伤。

第15集

庙祝判定需将浩然活活烧死,才能救回仁豪,明月不忍浩然为其受累,力抗众人,驳斥庙祝胡言,不惜以死相救浩然。

众人震撼于明月的义气和勇气,仁杰更是被明月的才貌吸引,心生爱慕,遂哄劝其父,以明月是瘟神转世,受恶魔庇佑,若对其不利,触怒殃神,罗家将后患无穷。

第16集

万生因隐瞒仁豪病情在先而有所理亏,又被仁杰说动,在毓明愿向罗家摆酒赔罪后,同意退婚,双方各让一步。

高家家丑不断,邻里讥传,饼铺生意大受影响,毓明忧愤病倒。不料祸不单行,玉贞和大海的奸情又被文卿识破,两人自知难逃制裁,索性席卷高家贵重财物和制饼秘方,私奔远去,毓明再也不堪连番刺激,中风瘫痪,高家陷入愁云惨雾,几至崩裂,仅能靠着文卿的首饰和私房积蓄卿勉强撑住。

第17集

文卿万般艰苦中,内心仍是牵挂女儿明秀,一日听到田不怕和小香私语,明秀寻到建强,建强却怀恨在心,将明秀卖入青楼,明秀心灰意冷,自暴自弃的做起妓女。

文卿赶去,果然是真,养女如此,文卿羞愧的无地自容,自觉无颜面对毓明,竟寻短见,被闻讯赶来的明月救回。

第18集

文卿不愿受明月恩情,坚持不肯回高家,借住尼姑庵,以示心死。自此,高家正式分裂。

短短两年,高家有如山倒,祸事连连,债台高筑,乡人更加传言是被明月恶命所累。

尽管高家破败,债台高筑,但毓明和德智的病体仍需疗治,明月一肩担起所有家计,正勉强苦撑时,厄运又再来到。

第19集

罗家因明秀逃婚,明月代嫁,仁豪的病情遂被乡里传开,罗家虽多方求婚,却已无人愿嫁,罗家忧愁仁豪无后,仁豪却主动提出愿娶明月的心意,罗父虽满心不愿,但不忍拂逆爱子心意,又再往议亲。

第20集

仁豪为何愿娶明月?起因于明月代姐出嫁罗家时,仁豪已爱上明月,得知高家陷入困境,想藉姻亲之便,予以援手。

第21集

罗父许诺照管高家生计,明月不忍父兄受苦,同意亲事,浩然一再劝阻无效,只能痛苦的再一次目睹明月为家族利益而牺牲自己。

第22集

仁豪对明月极其善待,两人互敬互重,高家也在仁豪的照应下,得以喘息。明月感激万分,衣不解带的看护仁豪,仁豪的病情因此渐有起色,罗家上下欢喜不已,仁杰而对明月另眼相看。

第23集

仁豪病情虽有起色,但他却知仅是表象,实则已病入膏肓,无法带给明月幸福。仁豪也知明月和浩然情意深长,不愿耽误明月,几次要送走,都被仁杰所阻,明月感激仁豪情重,甘愿留下照顾仁豪,万生夫妇对明月又爱又惧。

第24集

相处日久,仁杰对明月的娴淑美好,印象深刻,情意暗生,又知仁豪和明月并无夫妻之实,愈发爱慕,明月却因仁杰恶意破坏明秀和仁豪婚事,对他并无好感,敬而远之。仁杰非但不以为忤,反而更加迷恋,为博得明月好感,助明月找回明秀。

第25集

明月苦口婆心想劝回明秀,明秀被明月真诚感动,和文卿母女言和,虽也有心悔悟,但想回到从前,却是不可能了。

文卿因明月对明秀真情可感,成见尽除,在明月的恳求下,返回高家照顾丈夫儿子。

第26集

明月感激仁杰所为,不再远距千里,仁杰误为明月有情,愈发爱慕。一日仁豪因风寒引发大量喀血,急救无效,溘然而去,罗父悲痛,却意外的不曾怪罪明月,并拿出仁豪早已写好的遗嘱;一是休书,结束与明月的夫妻关系,另一是将仁豪应得的遗产赠与明月。

第27集

仁杰费心机想留住明月不成,借故刁难,不许明月带走一分一毫。罗父盛怒气死,仁杰自此无人约束,愈发任性妄为,非得到明月不可。

明月回到高家,自动为仁豪守寡,文卿规劝两人并无夫妻之实,且是为姐代嫁受过,不需守节,以便日后能另择他婿。但明月以为,这桩婚姻虽像闹剧,但她确实坐着花轿进了罗家门,女子从一而终的观念深深的约束着明月,加上仁豪对她有情有义,自认此生已无由她嫁,毅然穿起孝服。

第28集

这对始终在等明月归来的浩然,无异是宣告了两人永无结合的可能。

第29集

浩然在确知不能改变明月的决定以后,出奇平静的接受了明月守寡的事实。田不怕和小香极力劝他说服明月改变心意,浩然仅是沉默应对。浩然的痛苦心情,明月感同身受,两人压抑的沉默,令了解他们感情的人都很难过。

第30集

明月离开高家的时日,高家的负债又增加许多,文卿虽回来主持中馈,奈何巧妇难为无米炊,只能举债度日,在仁杰刻意促成的借贷下,对罗家的欠债毫无警觉的越积越多。

第31集

明月回家后,一力担起所有家计,除尽心照顾毓明外,更不计前嫌的妥善料理德智的一切,德智被明月感动,悔不当初。在浩然的协助下,明月努力研发新的口味,企图重振『高家饼铺』的招牌,德智也来帮忙,渐和小香有了感情。小香并不嫌弃德智有病,真诚对待,德智得到鼓励,愈发振作。

第32集

饼铺的生意渐有起色,仁杰却在此时上门讨债,文卿和德智求情,反遭仁杰嘲讽,德智气的发病,又是一笔医疗费。

第33集

仁杰逼债甚急,浩然忍无可忍,找仁杰谈判,被仁杰毒手重伤,丢入海里,下落不明。明月悲痛之余,愈发不愿屈服,不惜质押祖宅,挨家挨户的向乡人告贷。文卿放下身段,做明月副手,德智、小香也充当送货跑腿。

第34集

明秀在得知娘家有难后,毅然带着微薄积蓄和私生子保明回来,希望能有所帮忙。明月及家人热情拥抱明秀和保明,明秀喜极而泣,宛如重生。

第35集

『高家饼铺』在高家人齐心协力下,信用及口碑都得到赞赏,眼看就能还清负债,仁杰见使尽手段仍无法获得明月,忿恨难平,竟在饼中下毒,想让高家永无翻身之日,迫使明月屈从。

第36集

仁杰的毒计被死里逃生回来的浩然识破;浩然因已伤残,自惭形秽,一直不敢去见明月,却日夜守候在高家左近,透过田不怕,指导明月研发新口味,高家饼铺的产品很快获得喜爱,浩然居功厥伟。但浩然始终不愿让明月知情,只是暗中关心明月的一切。仁杰遣人来下毒时,被浩然当场人赃俱获,乡人共愤,围攻罗家。

仁杰遣人来下毒时,被浩然当场人赃俱获,乡人共愤,围攻罗家,仁杰无法在镇上立足,避难远去,临行前,虽对恶毒算计高家颇有悔意,但对明月的情意却依旧炽热,毫无改变,并且扬言,无论需要多久时间,他都不放弃得到明月,他自信满满的认为,总有一天会赢得明月的心。

高家恢复了平静,在家人齐心合力下,明月终于赎回祖宅,重新挂上『江南第一店』的金字招牌。德智礼让,要明月掌家,明月不肯,兄妹坚持推让,遂由明秀当家。

明秀一改性情,任劳任怨,毓明、文卿有女继承,终得含笑而终。

浩然成了饼铺的大师傅,手艺巧,花样多,不时有新产品问世,每每叫好,远近驰名,成了送礼佳品,专程自外地来买高家糕饼的人,络绎于途。

浩然对明月的深情,明月不曾一日相忘,却无意再论婚嫁。浩然始终无怨无悔,到死都守在高家,守在明月身边,一日不离。两人没有说过一句山盟海誓,却终身扶持到老。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