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老婆大人》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高希敏(宣萱)与葛国光(陈锦鸿)婚后男主内、女主外,女的专心当其裁判官,男的享受当其家庭主夫,一直相安无事。然而自从光父发现光、敏签订的婚前协议书后,夫妻关系便变得复杂无比。

更甚者,光其后更出尔反尔,要出外建一番事业。敏最初也不以为然,然而当她发现初尝自由之味的光竟有外遇时,一向不懂小鸟依人的她也不得不变得温柔起来,希望能力挽狂澜!岂料事情来了个急转弯,事实原来不如敏所料,发展下去,光反发现敏与前度男友,兼同是裁判官的戴智雄(王杰)过从甚密……

婚姻关系谁主内外,究竟应该由谁决定?

分集剧情:

第1集

裁判法院的裁判法官高希敏,与当电脑程式设计自由人的丈夫葛国光育有半岁儿子葛彦祖。检控主任梁昕昕遗失文件,被敏责骂。敏审判狗咬人案件,质疑狗主葛德云不能控制其狗,安排测试,云无奈认罪。敏母叶惠娟带同新男友白赖仁来庆祝祖半岁生日,敏怕娟受骗,不断查问仁底细,并因此吓退了他。在围村长大的光带敏和祖返扁头村为祖‘点灯’。敏惊见为男丁分配土地的十三公竟是云。云使计令敏闯入女人禁地─祠堂,后公开审判她,幸光使计摆平。敏接到非法聚赌案件,赫见犯者是扁头村的人。敏因秉公办理而得罪光父德通及云,被他们指骂。敏的上司戴智雄目睹,责他们侮辱裁判官,要起诉他们。

第2集

光返围村,始知通买了一幢村屋,希望三代同堂。光翻看婚前协议书,苦恼敏不愿和公婆同住。通突然来到替光搬家,吓坏光,途中光重遇旧同学苏亚基。陈志诚控告妻万天娜偷走其名贵腕表,基是娜代表律师,指娜与诚婚前协议若发现诚不忠,娜毋须分一半家产给他,故不算偷窃,敏指不忠定义含糊。敏发现光不妥,光和盘托出,又反驳协议书的条文。敏猜到基教唆光,遂彻夜为条文加附注,当中不许光和基交往。基使计录取诚对不忠的诠释,但敏不接纳。基申请重审,雄听取基解释后接纳,敏不服。光知道基透露协议书一事,返围村躲避,岂料敏带人到来搬回家俱,光不知所措。

第3集

通质问光,基即讹称光有外遇导致敏生气,加上光三妹宝贝协助才摆平事件。光返家被敏赶出家门,幸祖大哭救了他。雄接手娜和诚案件,指基替娜订定的婚前协议书不够专业,协议书无效,但娜偷窃罪不成立。有婆婆在垃圾箱捡垃圾而被检控,昕同情她以捡垃圾维生,被敏责骂她感情用事,不适合当主控官,昕委屈落泪。昕心不在焉,险被光的车撞倒,敏细诉她立志当法官往事,让昕明白敏对她的苦心。通和妻钟锭英强拉敏去买金项链赔罪,敏摸不着头脑。通逼光跟情妇划清界线,光向基求救,基只好讹称昕是情妇;通将金项链给昕作分手费。昕以为通要贿赂她,致电敏及廉正公署。

第4集

通得知敏不懂做家务及带小孩,怒责光瞒着他。通患有血糖高及痛风症等疾病,敏禁止他吃不当食物,通勃然大怒。敏彻夜独力照顾祖,筋疲力竭。雄休假,看到敏带祖返法院,请缨替她照顾祖,期间遇见搭讪的少女。娟被光急召返港帮忙照顾祖,娟劝敏珍惜光,给他多点空间。光与敏烛光晚餐,二人和好如初。光突然瞥见应该身在美国的二妹宝怡,转眼又不见踪影。光向敏透露怡性格倔强,不满通重男轻女而被赶出家门。雄赫闻搭讪少女竟是光之妹怡,更因她而与通发生龃龉。通强拉怡返家禁足,敏指通会触犯禁锢罪,光提出让怡暂居其家。光无意中发现怡被美国政府驱逐出境,质问怡。

第5集

光质问怡为何被美国政府逐出境,怡反指他侵犯其私隐。翌晨,光给怡大堆入读大学的资料,怡却坚持不再念书,敏只好介绍怡到好友鲁咏诗的瑜珈室当助理。怡突然夜访雄家,又向雄透露被驱逐出境的原委,只求他一笑。贝向怡诉苦,指通对她找工作诸多意见,诗闻言愿请贝当助理,贝大喜。通与英到瑜珈室叫嚣,怒责诗、怡,又强拉贝离开,敏返家更遭通指责。怡在雄家赖着不走,敏有感怡信任雄,请雄暂时收留怡。雄的生活被怡打扰,敏则为通而与光争执,二人均苦恼。云等到光家打麻将,揶揄光贤良淑德,光满肚怒气与敏争吵,众始知二人签下婚前协议书,通更气得当场昏倒。

第6集

通和光返围村,听到云和村民说他们的坏话,小朋友更唱山歌嘲笑光是老婆奴,通怒不可遏。敏从雄口中知道自己最恨的父亲高天惹上官非,忆起十多年前天送手镯作其生日礼物后竟去偷情,从此父女决裂。法庭上,天指控女友Ada偷去其心爱的手镯,但Ada坚持是手镯是天所赠。雄看见手镯竟与他当年送给敏的一模一样,错愕。敏和天在法庭相遇,敏不理睬天,天难过。光认为敏父的不忠让她对婚姻失去信心,决定设法修补父女感情,,至始才惊悉外父竟是富商高天。庭上,天细诉手镯对他如何重要,不可能送人,光闻言相信天疼爱敏。是夜,光偷偷带祖跟天见面,期间敏突然出现,怒掴光一记耳光。

第7集

天因殴打Ada而被起诉,Ada律师基认为这对Ada有利。光怀疑天患有梦游病,见敏拒绝帮忙天,责她一向追求公平公正,却被憎恨蒙蔽。敏出庭作证,Ada偷窃罪名不成立。通和英知道敏与天的关系后,带着土产拜会天,还带天返围村,犹如衣锦还乡。基与昕向光宣布拍拖,三人谈论如何才是相爱,基怂恿光测试敏会否为爱他而放弃高薪厚职。天劝敏珍惜光,给光多点自由和尊重。敏得悉天知道婚前协议书一事,质问光,光怒然反驳。光决定跟朋友Simon合作搞多媒体公司,通表支持。敏与昕一席话后,决定申请放大假,学习做家庭主妇,雄却表示刚推荐她当主任裁判官。

第8集

光的多媒体公司开幕,通、云等前往参观。光得知敏要学习做家庭主妇,既愕然又担心,惟有提醒她大堆注意事项,令敏头痛。通欲考验敏的能力,赶英和贝返围村。放假前,敏接下怀疑父虐打自闭症儿子一案,敏大胆放弃视象审讯,成功找出真相,备受雄赞赏,劝她不要放弃做裁判官。怡拿出手镯追问雄是否曾与敏拍拖,又逼雄答应她三个要求。敏做家务手忙脚乱,被通嘲笑。光跟大陆客麦先生谈生意,麦暗示要去风月场所,光却带他去星光大道。敏到市场买菜,始知光是街坊口中疼爱老婆的好男人,心甜。敏到商场买光爱吃的芝士蛋糕时,祖与婴儿车突然不知所终,敏惊惶失措。

第9集

敏自责大意而遗失了祖,二人到停车场寻找,一阵婴儿哭声令二人破涕为笑。昕看见基在酒吧外与一女子拉拉扯扯,接着又为被控醉酒驾驶伤人的该女子Eva作辩护律师,昕醋意大发,在庭上跟基展开骂战,雄怒责二人公私不分。昕找到Eva的男友程勇智作控方证人,基却怀疑真凶另有其人。昕要求将智转为敌意证人。昕在洗手间与Eva相遇,始知基和Eva同在孤儿院长大;Eva突然要求昕帮她认罪,昕错愕。光成功跟麦签约,最后发现是天从中帮助。光希望靠自己实力做出成绩,天安慰说欣赏他的才能才支持他开公司。光的秘书兼天的情人Debbie喝得醉醺醺,光扶着她时却被敏看到,敏一呆。

第10集

怡知道诗喜欢雄,逼雄拿着鲜花到瑜珈室,让敏和诗误会她跟雄拍拖。光约见雄后,始知是误会一场。天游说光一起到上海参加交易会,打开生意网络。怡开罪客人May,May要求退出会籍。贝担心怡因此被解雇,向May的男友坚求情,却被折返的May控告贝犯了招徕罪。贝向敏求助,敏灵机一动,着贝出庭自辩,成功脱罪。敏亦趁机化解怡和通的恩怨,让公干回来的光感激。敏在光的行李中发现一条钻石项链,以为是光送给她的结婚周年礼物。烛光晚餐上,敏打开生日礼物,竟是珍藏版CD,失望;接着在洗手间惊见Debbie颈上的钻石项链,伤心;敏碰见雄即抱着他痛哭,刚巧被光看见。

第11集

敏追问光是否有事隐瞒,光支吾以对令她伤心,欲与光分居。昕向基打听光与Debbie的关系,基知道敏误会光有婚外情,着光与通将计就计。敏为讨好通,答应返围村住,光大喜。诗到围村碰见云怒赶爱犬“大?饭”离家,与他发生龃龉。其后饭竟偷偷上了诗的车,诗决定收养牠。云控告她盗窃,雄测试饭自愿跟谁,结果饭走向诗,诗的控罪不成立,云对饭依依不舍。祖突然叫敏一声妈,令敏惊喜万分。敏向雄辞职,要做全职家庭主妇。光感激敏为家庭牺牲理想,敏着他也要牺牲,光一头雾水。敏和光返公司,着光与Debbie分手,始知光与通的诡计,更发现是天支持光创业,怒不可遏。

第12集

敏返围村抢回祖,又不准光回家。仁向娟求婚,敏和光均质疑他的诚意。怡请求雄让敏复职,雄坦言不可能,二人纠缠的情况被记者拍下。诗到雄家,千方百计入屋及约会他,再被记者拍下。杂志报道雄对怡和诗左右逢源,雄到瑜珈室怒骂诗。诗向饭诉苦,其时云出现使计取回饭。怡向雄示爱,雄拒绝,怡直指雄对敏未能忘情,刚好被光听到。光担心敏和雄旧情复炽,基教光虚张声势要求离婚。雄形象受损,被上司王玉兰劝谕放假,又指他无缘升任总裁判官,雄大受打击。光看见敏送雄回家,遂爬上露台窥看二人,怎料惊见二人相拥,失足堕楼。

第13集

天到敏家,为了娟与仁而与敏发生争执,敏怒赶二人离开。仁被发现受伤昏迷在升降机内,天被控伤人。天的辩护律师基发现仁有异样,终测试出他患有幽闭恐惧症;天无罪。雄到围村钓鱼,与敏不期而遇,敏发现当年二人栽种的黄皮树已经长出黄皮。诗到围村探望饭,遇云的前女友芬向饭恶言恶语,诗与云齐声怒骂芬,二人化敌为友。怡借归还鱼钩接近雄,看见雄冒着大风雨替一株黄皮树架起帆布,感奇怪。光得到敏原谅,喜不自胜之际,从怡口中知道黄皮树一事,担心雄对敏余情未了。光其后看见雄带着刚摘下来的黄皮来找敏,怒责雄想破坏其家庭幸福。

第14集

饭被车撞死,诗与云伤心,二人互诉寂寞,醉醺醺下发生关系。怡将草莓种在树下,又向雄诉说爱吃草莓的原因,并透露会离开香港。雄告诉通草莓的故事,通赶往机场。怡坦言为了雄会发愤读书,通花了千元买了一盒草莓送给怡,怡感动。诗因云没有再找她而心神恍惚。另边厢,云向光和基请教,基教他欲擒故纵。敏和诗齐去看妇产科,敏验出有孕,诗则没有。诗松一口气,岂料二人的报告对调了,诗晴天霹雳。光看过敏的验孕报告,奇怪敏声称没有怀孕。诗以为云知道自己有孕而不负责任,云误会她指敏有孕一事,认定敏和雄有染,向光告密。光怒气冲冲往找雄,挥拳相向。

第15集

敏知道光怀疑她和雄有染,伤心提出离婚。云知道诗有孕,惊喜万分。光得知错怪了敏,跪地求谅,敏毫不动容。昕带基回家见父母,基始知昕父是拿督。云带来燕窝哄诗,诗有感他只为了腹中婴孩着想,怒赶他离开。昕父母查出基死去的父母是雌雄大盗,基大受打击。通从云口中知道敏要离婚后,不准敏带走祖。通喂奶时令祖呛到,需要送院。敏怒责光没有好好照顾祖,决定申请禁制令,禁止葛家人接近祖,昕劝她三思。敏向申请禁制令时,昕带着光来到,反对敏申请禁制令。光表示祖入院是意外,一纸禁制令不能分开两父子。此时,昕突然表示可指证敏也曾疏忽照顾祖,敏闻言错愕。

第16集

昕把上庭用的文件遗留在敏的办公室,给上司斥责失职,暗示要她辞职;昕认为是敏为了报复而告密。昕向光诉苦,光鼓励她修读法律专业证书课程以当律师,又说服昕母让她留港发展,昕感激光之余更加仰慕他。光怂恿敏一起参加“至叻BB合家欢比赛”,敏知道他利用祖来哄她回心转意,不悦。云以为诗患了产前抑郁症,诗将计就计令云透露爱意,并答应他的求婚。昕以祖干妈的身分,代表敏参加BB合家欢比赛,岂料决赛时敏突然出现,昕被光冷落,气愤。雄误以为敏和光正式签署离婚,禁不住透露对敏仍未忘情,敏惊惶失措。敏为避开雄而走入书店,心神恍惚下被店员指控偷窃。

第17集

敏被勒令停职,雄自责令她惹上官非。光在书店寻找目击证人,惜徒劳无功。昕是唯一目击者,雄遂恳求她替敏脱罪。法庭上,昕的证供对敏甚为不利,众愕然。昕向光提出可助敏脱罪的方法,基却劝光三思。光为敏作品格证人时,指责敏的不是,事发当日正想跟她离婚,敏伤心欲绝。光欲向敏说出真相,昕阻止,认为敏知道真相后会要求司法复核。基喜孜孜带昕参观其新律师事务所,不料昕竟突然提出分手,基大受打击。光到昕家做和事老,二人边喝酒边互诉心事。光醒后惊觉自己与昕发生了关系,顿时不知所措。基怀疑昕另有情人,光心慌。敏追问光是否为帮她脱罪而说谎,光却拿出分居书,敏心如刀割。

第18集

昕不满光仍忘不了敏,怂恿光回家取回衣物,跟敏一刀两断。Simon退股,光深知是天在背后指使,难过。昕为了完全取代敏的位置,不惜请母帮忙入股光的公司,又怂恿通争取祖的抚养权,光感不安。雄看见敏利用工作来麻醉自己,遂约她去溜冰散心,敏感激。英和贝见状,为了助光与敏复合,心生一计。英当众对通呼呼喝喝,又嚷着要离婚,更和贝搬到敏家暂住。祖出疹子,光和敏慌忙送他到急诊室;医生指祖患有过敏症,着二人尽快找出过敏原。英担心离婚一事弄假成真之际,通和昕来到敏家,向英出示分居书,并向敏提出争取祖的抚养权,敏错愕。

第19集

天的情妇到敏家大吵大闹,娟以天太太身分赶走她们,天与娟破镜重圆。敏因此事而延误出席争取抚养权的聆讯,昕要求法官以敏放弃抚养权处理,幸敏及时赶到。双方答辩后,基认为光的胜算机会微,除非能找出令祖过敏的原因。贝发现祖对火百合的花粉过敏,昕着她守秘。开庭前,昕知道娟订购了鲜花,心生一计。法官正要宣判抚养权归敏时,接到祖再次因过敏而送医的消息,局势顿时扭转过来。敏和昕得知诗的未婚夫竟是云,而他更为了诗而改变形像,大吃一惊。基要求复合,昕透露正和光交往,二人并已有肉体关系,基怒打光。敏怀疑是昕故意令祖再次过敏,质问她,二人拉扯间,昕被玻璃割伤。

第20集

昕以其母会控告敏伤害她为由,游说光立刻跟她返大马结婚,光为了敏的前途而答应。敏赶到机场,表示宁愿面对审讯也不要跟祖分离,还立刻向警察自首。法庭上,敏承认受情绪影响而伤害了昕,光为了让敏脱罪,向她坦承爱意,并承认曾作假证供。光无意中发现昕捏造敏伤人的证据,不知所措。庭上,昕不讳言憎恨及妒忌敏,遂设计抢走光。当她听到光说只爱敏一人时,大受打击。结婚日,诗知道云没有买钻石戒指,以及二人将到深圳布吉度蜜月而非泰国布吉时,实时拒婚。昕返大马,基赶到机场向她求婚……怡返港,带雄到埋下草莓的地方,竟发现长出新的草莓来。怡笑说奇迹果然出现,雄心有决定……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