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辛家媳妇》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高剔红是染布坊里最能干的姑娘,映雪、千春、金花是她的好姐妹。她还有个弟弟名叫剔江,姐弟二人自小便失去双亲,与舅舅、舅母一起生活。

这一年,正值灯会。剔红姐妹去看热闹。当地首富辛家老小,也来逛灯会。映雪见状便找个借口溜得不见人影。原来,映雪是辛家的童养媳,她与辛家少爷辛瑞雨是尚未完婚的夫妻。

射箭场上人声鼎沸,渔夫秦江海勇夺桂冠。江海平素生性豪迈,有情有义,正因此他在村中颇有声望,他的获胜无疑获得了全村渔民的喝彩。江海的英姿也深深刻在了人们心中,同时也猎取了剔红和映雪两颗少女的心。

秦江海,成了剔红日后口里的“阿海哥”,剔红将芳心暗许。这日,天真澜漫的映雪,对剔红吐露她对江海的爱意。剔红沉默了,为了不伤害好姐妹,她决定将自己的爱深埋。

辛瑞雨自小体弱多病,母亲辛夫人决定早日为瑞雨和映雪完婚。不想,完婚之日映雪逃走,辛家乱成一团。映雪心系江海,她逃到江海家向江海表明心意。江海被这突如其来的‘爱’吓得不知所措。辛府终于找到江家,将映雪抓了回去。

瑞雨自射箭场上见过剔红,便久久难忘。与映雪成亲一事他也只是听从母亲的安排,映雪的拒婚反而让他松了一口气。辛夫人最终原谅了映雪,并正式收为养女。瑞雨则坦诚禀告辛夫人,自己想娶的是染布坊的剔红姑娘。辛夫人震惊不已,但拗不过瑞雨,终答应择日向剔红舅舅提亲。

这天,江海带着剔江出海,欲捕回满舱大鱼,不想渔船遭险。江海带回的是剔江冰冷的尸身。剔红悲痛欲绝,江海心中愧疚。

辛家上门提亲,剔红的舅舅、舅母喜得嘴都合不拢,可偏偏剔红想着的,是穷小子——秦江海。舅母看出剔红心思,她提醒剔红不该嫁给捕鱼郎,她告诉剔红,生有断掌的女人会克死亲人。剔红眼见弟弟海上遇险,她的心动摇了,她开始相信,是自己害死的亲人。

剔红告别了江海,答应了瑞雨的提亲。剔红成亲当日,凄冷海上,江海向天吶喊。

婚后,辛瑞雨是把剔红当块宝,捧在手掌心里,瑞雨的寡母辛夫人爱儿子,也跟着疼媳妇。

这一年,正值辛家鼎盛兴旺。刚嫁入辛家,剔红总是处处赔小心,尤其提防表兄辛瑞堂夫妻的冷言冷语,少奶奶这碗饭,并不好端。

瑞雨外出遇到劫匪,家丁带回劫匪徒口信,要辛家拿钱赎人。另人没想到的是,这灾难的恿作者正是辛瑞堂。

江海不忍见剔红痛苦,决定查明真相。经过一番波折,江海终于救出瑞雨。眼看恿作者的身份将被暴露,瑞堂将合谋孙庆杀死灭口。

看着剔红夫妻团圆的景象,江海终于决定忘记剔红,永远的离开渔村。剔红在得失之间心痛,却无法和命运抗争。

辛夫人重用剔红管理辛家船运会社的帐目,剔红的干练,让她变成瑞堂的眼中钉。瑞堂处心积虑陷害剔红,而剔红多是凭借聪明才智,化险为夷。

任性的映雪未婚便有了蔡公子的孩子。辛家为了遮丑,让蔡家迎娶了映雪。映雪因为和蔡家时常发生矛盾,生下女儿小翠后,便离家出走了。

剔红将小翠抱养到辛家,不久,惠池含着金汤匙也来到辛家,他是剔红拆肠剖肚生下来的儿子。

儿子刚刚满岁,瑞雨便离开人世。剔红悲痛欲绝,瑞堂夫妻趁机挑拨,告诉辛夫人剔红是断掌,是个不祥的女人,是剔红克死的瑞雨……

十八年后。

这些年,剔红心里感念丈夫对自己的疼惜,却也时常想起那个和自己无缘的秦江海。剔红时常感叹命运的无常,寂寞的她,最大的希望就是留洋在外的儿子可以早日回到身边,继承辛家的产业。

可瑞堂并不希望将船运公司交还辛家打理,他找来长相酷似秦江海的春树,让春树引诱剔红吸食大烟。

春树是个野心十足的家伙,在剔红面前,春树装出一副忠心的样子,背地里却和小翠假意谈情,他梦想有朝一日可以成为辛家的主人。

当春树得知剔红与江海曾经的感情后,春树有了更为大胆的念头。他利用长相酷似江海的优势,趁剔红吸大烟乱了神志之际,占有了剔红。

清醒后的剔红心知铸下大错,她此时才看清春树的可恶嘴脸。剔红狠心戒烟,借故逐走春树。可剔红心中却依旧不安,她隐约感到,事情远未结束。

儿子惠池归家,剔红满心欢喜,可偏在此时剔红发现自己怀上了春树的孩子。惠池发现了母亲的秘密,他没有怪罪母亲,他带剔红离开家乡,让剔红散心。儿子的理解宽容,让剔红感动。

为了名声,剔红将生下的女儿送人。回到家乡,剔红便发现小翠和春树打得火热。愤怒的剔红斥责小翠,不准小翠与春树来往。

春树找到瑞堂,告之剔红外出真相。春树要瑞堂帮助自己找回骨肉。

瑞堂利用丫鬟碧楼爱慕惠池的心,设下了连环计陷害惠池酒醉失德,碧楼如愿成了少奶奶,瑞堂如愿在辛家有了内应。

瑞堂自从得知了剔红的秘密,便借此要挟惠池,让惠池将船运公司的实权交付自己。由于瑞堂的刻薄,辛家的生意一落千丈,经验老道的员工多数转到‘太原船运’谋生。‘太原船运’的老板,正是荣归故里的秦江海。

剔红得知江海回来了,心中百感交集。她为了儿子,找到江海,希望江海可以帮助惠池振兴辛家船运,江海难忘旧交,应了下来。

春树带着剔红‘卖’女的证据回到辛家,扬言要做辛家主人,否则将剔红告官。面对春树的无耻行径,剔红敢怒不敢言。江海听到消息,四处奔走为剔红洗脱罪名,并将春树绳之于法。不久,江海查出碧楼与瑞堂的关系,剔红果断休掉碧楼,并将瑞堂永远的逐出辛家船运会社。

辛家的劫难似乎过去了,江海为剔红找回女儿,并带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她竟是失踪二十多年的辛映雪……

不久,映雪告诉江海,剔红当年是因自己断掌才不肯嫁他。江海如梦初醒。这纠葛半生的感情,让剔红和江海吃尽苦头,可二人却最终难成眷属。 —完—

二十四集电视剧《辛家媳妇》人物简介:

高剔红:十八岁——四十五岁。她是一名秀丽聪慧,性格坚毅的渔家女。贫穷的生活,造就她不向命运屈服的性格。一次海难,剔红失去唯一的弟弟。这次意外让她与一生挚爱秦江海难成眷属,阴错阳差嫁给富家少爷辛瑞雨。两年后,剔红又失去挚爱她的丈夫——辛瑞雨。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是长相酷似秦江海的杨春树,剔红落入圈套为他怀私生女。

秦江海:二十岁——五十岁。年轻时为渔夫,憨厚黝黑,体格壮硕。一生热爱高剔红,求婚被拒后,远走他乡,创立船运公司,又返乡协助剔红,是有情有义真男儿,他一生热爱高剔红。

杨春树:二十岁——三十岁,与年轻的秦江海长相酷似,但性格迥异。性情轻佻,极富野心,贪财、嘴甜,卷大烟为业,与辛瑞堂狼狈为奸图谋辛家财产。

辛瑞雨:二十多岁。剔红丈夫,斯文清秀,温和有礼,早逝。

何映雪:十八岁——五十岁。原为瑞雨童养媳,后为辛夫人收为女儿,与剔红同爱秦江海,纠葛半生。性格刚烈,不服礼教,后嫁入蔡家,生一女小翠。后蔡家没落,映雪母女分别。

辛惠池:二十多岁,剔红独子,聪明伶俐,体贴宽厚,深爱母亲。是辛家船运的继承人。

刘文雀:剔红婆婆,先是疼惜剔红,后因儿子病故翻脸,临死也不接受剔红。

辛瑞堂:三十岁——五十岁。辛瑞雨表哥,一心想侵占辛家产业。心地歹毒,用尽阴谋陷害剔红一家,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王桂枝:三十岁。辛瑞堂妻,生性刻薄,一生向着丈夫与剔红作对。

高剔江:剔红小弟,五岁丧母,十七岁亡于海上,活泼讲情义。

林木松:剔红娘家舅舅,养剔红长大,软弱无能。

陈素月:剔红娘家舅母,羡慕富贵,但疼爱剔红。

碧 楼:身份先是辛府丫鬟,后是惠池妻子。一直被瑞堂利用。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剔红是染布坊里最能干的姑娘,她有个弟弟名叫剔江,姐弟二人自小便失去双亲,与舅舅、舅母一起生活。

这一年,正值灯会。剔红、映雪、金花姐妹几人去看热闹。当地首富辛家老小,也来逛灯会。映雪见状找了个借口遂溜得不见人影。原来,映雪是辛家的童养媳,她与辛家少爷辛瑞雨是尚未完婚的夫妻。

射箭场上人声鼎沸,江海勇夺桂冠。他的英姿也猎取了剔红和映雪两颗少女的心。正当人们为江海喝彩之际,高台倒塌,江海将剔红救出危难。

秦江海,成了剔红日后口里的“阿海哥”,剔红将芳心暗许。

这天,江海托剔江将抓到的海鳗带给剔红。海鳗落在地上,众人半晌也抓不起,惟有剔红一手便将海鳗抓在手中。

当夜,剔红听到舅母和舅舅的谈话。原来,渔村里流传一句话:只有生断掌的人才能一手将鱼抓起。可男人生断掌有官做,女人断掌却要守空房,舅母担心剔红命硬,不好出嫁。

天真澜漫的映雪向大家吐露她对江海的爱意。剔红听罢,心中矛盾万分。

学费高涨,剔江面临退学。映雪得知后,出资帮剔红渡过难关。

渔船归港,辛瑞堂苛刻的要求渔民再次出海捕鱼,江海一肩担下捕鱼的任务,朋友阿川与江海同行。

次日,传来渔船海上遇险的消息。剔红心急如焚。

瑞堂称怕有人再遭风险,不想派船出海救人。瑞雨站了出来,他告诉众人:人命大于天。

第二集

海边,瑞雨不顾众人拦阻,执意出海救人。剔红看在眼里,她觉得这位辛少爷是个难得的好人。

江海获救,可阿川却葬身鱼腹。

不久,江海召集鱼工为死去的阿川讨回公道。辛夫人答应重金赔偿阿川家人,但条件是要江海辞退在辛家船运的工作。

映雪又偷偷溜出家,她专程探望江海,可江海并不领情。

剔红的舅母为剔红定好亲事。剔红不愿做有钱人家的姨太太,她愤怒的赶走媒人。不想,舅母早已将聘金挥霍……

辛府张灯结彩,准备映雪与瑞雨婚事。辛瑞堂的父亲辛汉才来到辛府庆贺。辛汉才本是辛家长辈,却不受家族重用,他将希望寄托于儿子瑞堂身上,希望瑞堂可以掌握辛家船运的实权,夺取辛家财产。

完婚当日,映雪偷偷溜走。她找到江海表达自己的爱意,她要江海和自己一起逃婚出走。江海严辞拒绝。

另一边,辛家乱做一团,辛夫人不得不取消婚礼。辛汉才借机用‘辛家名声’说教,辛夫人决定严整家风。

海边,映雪假意跳海,江海信以为真,将映雪抱上岸。这一幕被人看到,传到了辛府。

辛夫人误信传言,以为江海诱拐映雪,她派瑞堂处理此事。

江海带映雪回家烤湿透的衣裙,瑞堂等人赶到,瑞堂诬陷江海不轨,打算把江海送官。

剔江来找江海,恰巧看到这一幕。一知半解的剔江,把江海藏匿映雪一事告诉了剔红。

第三集

辛府,辛夫人怒打映雪。命人将映雪关到房间,不准映雪出家门半步。

江海费尽唇舌向剔红解释映雪一事,剔红最终相信了他。

瑞雨来看关禁闭的映雪,映雪一早便知哥哥喜欢剔红,她鼓励哥哥向娘坦白。

媒人带着打手来到高家,要剔红舅母交出剔红,否则就如数返还聘礼。可舅母无钱可还,打手将剔红舅舅拉到陈财主家抵债。

剔江找到瑞堂,卖身换得五十元钱想为舅舅赎身。辛瑞堂落井下石,要剔江为辛家做十年鱼工,年轻的剔江不知有诈,应了下来。

剔红得知此事,出手打了剔江……

江海在海边寻得玉髓,他打算将将玉髓做成项链送给剔红。

近来,船会捕鱼量明显减少,瑞堂推脱责任。瑞雨提议将江海请回来,瑞堂大加反对。

瑞雨来找江海,希望江海能回船会工作。江海将剔江卖身契之事告之。不久,剔江告诉江海,瑞雨少爷已经将卖身契改成2年。

江海来到高家,他想把预支的工钱给剔红退亲用。不想,却被剔红舅母拦在了门外。舅母收下江海送来的钱,狠狠将他奚落了一番。舅母将钱交给剔红,让剔红亲自还给陈家,并说只有当面给陈老爷赔罪才能放舅舅出来。剔红听信了舅母的话。

剔江见姐姐很晚都未归家,再三追问下察觉舅母诡计。剔江找到江海,二人奔赴陈老爷家救剔红。

陈家,剔红险些遭到陈老爷侮辱。剔红此时才明白,是舅母出卖了自己。

第四集

剔红归家后,舅母责怪江海破坏好事,不准江海再踏进家中一步。

自从江海回到船会,捕鱼量开始增长多。瑞堂恨江海抢风头,和妻子桂枝密谋如何除掉江海这个眼中钉。

剔红送给江海亲手绣的长巾,江海倍感幸福。

因鱼工分红利一事,江海将瑞堂打得头破血流。辛夫人了解事实后,安抚瑞堂,并让他分红利给鱼工。瑞堂心中满是怨气。

染布坊,江海将做好的项链亲手为剔红带上……

映雪一直被辛夫人关在房中,她开始装疯卖傻,辛夫人将信将疑。瑞雨当然知道妹妹在装疯,他心疼妹妹,偷偷放映雪出门散心。

映雪路遇金花,多嘴的金花说剔红和江海近来走得很近。映雪决定找剔红问个清楚……

映雪告诉剔红自己爱江海的心,剔红怕映雪难过,将自己和江海的关系隐瞒。映雪告诉剔红,帮剔红的钱都是哥哥瑞雨出的,就连剔江的卖身契都是哥哥改的,这一切正是因为哥哥喜欢剔红的缘故。剔红听后震惊,后悔当初草率接受资助。映雪告诉剔红,哥哥总有一天会来提亲,剔红听罢心烦意乱。

映雪来到江海家,做好饭菜等江海归来。不想,江海并不领情。心无城府的映雪告诉江海,哥哥才是适合剔红的人,他不久便会向剔红提亲。

这天,瑞雨找剔红帮忙,希望剔红可以来家中安慰‘失恋’的映雪。江海目睹二人谈话,以为剔红和瑞雨私下有来往。

第五集

映雪为了讨好娘,谎称自己在学绣花。辛夫人让映雪绣双鞋给自己,映雪无奈应下。

为答谢瑞雨的帮助,剔红送来染布。辛夫人觉得剔红虽然穷却很懂得礼数,瑞雨借机询问娘对剔红印象,辛夫人看出儿子对剔红有好感,她告诉儿子,婚姻还要门当户对。

映雪托付剔红帮绣鞋,剔红答应了。映雪告诉剔红,自己是用命来爱江海。剔红决定,从此将自己的爱深藏……

剔红告诉江海,映雪才适合他的人,让江海不要再来找自己。江海认为剔红是喜欢瑞雨的缘故才这么说,江海觉得剔红变了,他恨自己的贫穷。

鞋绣好了,辛夫人赞不绝口,她要映雪绣个被子作为寿礼送给自己。映雪托付哥哥瑞雨找剔红帮忙。

剔江并不了解姐姐的苦衷,他认为剔红与江海分手是因为辛瑞雨,一句‘嫌贫爱富’伤透了剔红的心。

瑞堂将臭鱼和新鲜鱼掉包,诬陷剔江是贼,并召集打手痛打剔江。江海抗下所有罪名,遭毒打后卧床不起。江海伤势严重,却无钱医治。剔红上山抓药,没日没夜照顾江海。

剔红找到辛家,想为江海讨回公道。可门还没进,便被瑞堂妻子桂枝推出了大门。

眼看辛夫人生日将近,映雪催哥哥找剔红要绣被。瑞雨来到染布坊,方知剔红已经两天没来了……

第六集

瑞堂向辛家隐瞒了江海被打伤一事。他让管家孙庆给江海、剔江三天期限,若再不上工就要被开除。

舅母来到江海家,指责江海连累他人,她让剔红姐弟马上去上工。

辛夫人想请江海和剔红来参加寿宴。瑞雨亲自到高家送请贴,舅母代剔红应下。舅母将辛家请贴给剔红,剔红此刻才想起映雪所托付的绣被一事。

寿宴,映雪终于盼来了剔红,可剔红却没带来绣被,映雪心知不妙。嫂子桂枝提醒映雪绣被的事情,映雪谎称放在房中。

剔红将绣屏送给辛夫人,辛夫人对剔红的手艺赞不绝口。瑞雨见辛夫人对剔红评价颇高,欣喜万分。

剔红将江海被瑞堂毒打一事告诉辛夫人,辛夫人将信将疑,决定查清此事。

趁众人看戏之际,映雪偷偷溜出家门看望江海。江海从映雪口中得知剔红去参加辛府寿宴,心中不快。任性的映雪为江海煮药,并亲手喂食,这一幕刚好被归来的剔红看到,剔红伤心离去。

舅母让剔红平日多和辛家来往,剔红不愿意。

这些天,剔红在家中日夜为映雪赶制绣被。江海多日不见剔红,心情烦乱,他感到剔红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瑞雨代表辛家探望江海,江海将瑞堂克扣鱼工一事一一告之。瑞雨告诉江海,自己一定会给鱼工一个交代。

瑞雨回到辛府,质问瑞堂克扣鱼工一事,瑞堂百般抵赖。兄弟二人为此事发生争执。

第七集

瑞堂、瑞雨共同管理船会,瑞雨颇得鱼工爱戴。瑞堂心有不甘。

舅母看到剔红与江海私下会面,她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剔红和这个穷小子继续交往下去。舅母打扮成鱼工混进辛家船运会社,她找到瑞雨,暗示瑞雨该追求剔红……

瑞雨终于决定跟娘说出自己心意。他告诉辛夫人,自己想娶的人是剔红。辛夫人疼爱儿子,最终应下这门亲事。

辛夫人让桂枝去剔红家提亲,瑞堂夫妻觉得剔红是个城府很深的女人,他们打算找到剔红的把柄,搅黄这门亲事。

瑞雨看望江海,他告诉江海,自己打算让有能力的鱼工入股船会。江海解除了对瑞雨的敌意,答应身体康复后出海。

桂枝来到高家探听情况,察觉到江海和剔红的关系。她告诉辛夫人,江海与剔红有暧昧的关系。桂枝巧舌如簧,辛夫人相信了桂枝的挑唆,决定再考虑提亲一事。

瑞堂阻止瑞雨与江海签定发放股份一事。瑞堂认定江海有野心,二人争执不休。瑞雨执意与江海签合同,瑞堂无奈离开。

瑞堂和好友蔡三槐喝酒聊天,瑞堂见蔡公子至今都没有娶妻,决定将映雪介绍给蔡公子。

桂枝假邀映雪一起上街买东西,其实是为了让蔡公子与映雪相见。映雪不知道这一切都是瑞堂的安排。蔡公子见到映雪,顿时一见倾心。

蔡公子来到辛府,向辛夫人提亲。不想,娇纵的映雪一点不给蔡公子留面子。

第八集

映雪找到剔红,抱怨瑞堂给自己寻亲一事。

辛府,辛夫人婉转的告诉瑞雨,他与剔红的亲事尚有不妥,瑞雨很是懊恼。

江海发现鱼货少了二十箱,他打算清查一番。瑞堂告诉江海,该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多管闲事。江海没有理会。

瑞堂假称货单丢失,让江海到瑞雨房间寻找。不久,瑞雨便发现鱼款丢失……瑞堂很是得意,因为他知道,一场好戏就要开始了。

剔红来到江海家,辛府的孙庆随即也赶到。剔红忙躲藏起来,当她见到孙庆鬼祟的样子,心中满是疑惑。

瑞堂质问江海偷货款一事。江海自然不会承认此事,他愤然离开。

夜,瑞堂带着警察来到江海家搜查。瑞雨闻讯赶到,想阻止此事。江海自知清白,让瑞堂尽管搜。瑞堂果然从江海家搜出货款,面对铁证,江海无力辩驳,夺路逃出家门。

江海找到剔红,告诉她自己是被冤枉的,剔红联想起孙庆到江海家一事。剔红相信江海的为人,她让江海先躲起来。

瑞堂派人四处抓江海,可江海却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瑞堂派人跟踪剔红姐弟,以为可以查到江海下落。

辛府,剔红找瑞雨,希望瑞雨可以帮助江海,瑞雨见剔红如此牵挂江海,心中满是酸楚。当夜,瑞雨再次跟娘提出向剔红提亲一事,辛夫人怀疑剔红与江海有瓜葛,自是断然拒绝。

第九集

辛夫人告诉瑞雨,娶妻不是瑞雨一个人的事,而是关系辛府声誉的大事。瑞雨说不通母亲,心中郁郁寡欢。

瑞堂为了让瑞雨信任自己,假意支持向剔红提亲一事。他让桂枝继续扮演反对亲事的角色,意欲挑拨瑞雨母子失和。

这天,辛夫人让瑞雨去相亲,并告诉瑞雨,只要答应了这门亲事,自己就同意让他娶剔红为妾。瑞雨听罢愤然离开。

瑞雨整夜未归,辛夫人心中担忧。辛夫人来到船会找瑞雨,他见瑞雨如此伤心,终因心疼儿子答应了向剔红家提亲一事。

剔江终于找到了江海,他将江海所在告诉了剔红。剔红为江海准备了干粮,让剔江带去。

桂枝带着聘礼来提亲,舅母开心不已。剔红舅舅不喜欢辛府的人,他将桂枝轰了出去。剔红让舅母将聘礼还给辛府,舅母执意不肯。舅舅虽然站在剔红一边,却苦于无法劝通妻子。

舅母来到辛府拜访,告诉辛夫人剔红已经应下了亲事。辛夫人决定好事成双,她告诉映雪,自己准备答应蔡家的亲事。

江海偷偷溜回渔村,托阿牛找船将自己送走。临走前,江海写信邀剔红再见一面,可信却被酒醉的舅舅交给了映雪……

海边,江海没等到剔红,却等来了剔红答应辛府亲事的消息。原来,映雪为了可以和江海在一起,向江海编造了谎言。江海久等不见剔红,终于相信了映雪的话,他心痛离开。

第十集

剔红找不到江海的信,随舅舅四处寻找江海。

映雪誓死跟随江海离开,江海拗不过映雪,不得不与她同行。

剔红遇见归来的阿牛,不知情的阿牛告诉剔红,江海已经带映雪离开了渔村。剔红悲痛欲绝。

海边,剔红伤心落泪。瑞雨方知剔红与江海的感情深厚,瑞雨质问剔红为何心系江海,还要答应婚事。剔红无言以对。

辛府,给印因放走映雪正被责打。辛夫人告诉众人,从今后映雪不再是辛府的人。

海的另一边,江海被映雪纠缠得疲惫至极,他告诉映雪,自己爱的人只有剔红,他永远不会爱上别人。

剔红日渐憔悴,瑞雨心疼不已。他告诉剔红,自己会永远保护剔红,他要与江海公平竞争。

江海在一家米行搬粮,倍受欺凌。但为了生存,江海忍气吞声。

剔红重病不起,舅母称家中无钱,不愿请医生。一向软弱的舅舅忍无可忍,将舅母打出家门……

夜,瑞雨发现孙庆冒用自己名义搬走大量货物。瑞雨心中生疑,决定一查究竟。

瑞堂让孙庆将一切抗下,辛府终于知道江海是被陷害的。辛夫人让瑞堂将孙庆送交官府,途中,瑞堂放走孙庆。

剔江将江海洗清冤枉一事告诉剔红,剔红想到江海已然变心,悲喜交加。

舅舅找到瑞雨,要瑞雨找回江海,瑞雨应了下来。

映雪与江海失散,昏倒异乡。幸而,蔡三槐路经此处,将映雪救下。迷乱之际,映雪委身三槐。

第十一集

蔡三槐来到辛府,告之映雪住处。瑞雨赶到时,映雪早已不见人影。

瑞雨找到江海,告之罪名已然洗清。瑞雨告诉江海,自己没和剔红订婚,他打算和江海公平竞争。

江海回到渔村,向剔红说明一切,二人抱头痛哭。瑞雨眼见剔红和江海如此恩爱,心如刀割。

江海又回到船会工作了。这天,江海带着剔江出海,欲捕回满舱大鱼,不想渔船遭险。江海带回的是剔江冰冷的尸身。剔红悲痛欲绝,江海心中愧疚。

剔红承受不住失去弟弟的伤痛,她纵身跳入大海……

舅母赶回家,得知剔江死讯,后悔当初总是责骂剔江,高家陷入悲伤。江海将昏迷的剔红送回高家,舅母怪责任都怪在江海身上,她将江海赶出高家。

辛府为死去的鱼工准备了安葬金,瑞雨逐家看望。瑞雨来高家,悲愤的剔红将瑞雨轰了出去。

舅母告诉剔红,要懂得惜福,要珍惜瑞雨少爷。她提醒剔红不该嫁给捕鱼郎,她告诉剔红,生有断掌的女人会克死出海的人。剔红眼见弟弟海上遇险,她的心动摇了,她开始相信,是自己害死的亲人。

江海找到剔红,他想陪伴剔红渡过难关。不想,剔红冷静的告诉江海,从今天起,再也不要听到江海的声音。

第十二集

剔红告别了江海,答应了瑞雨的亲事。辛府送来丰厚的聘礼,舅母开心的合不上嘴。

好姐妹金花来看剔红,她告诉剔红,既然答应嫁入辛府,就该彻底忘记江海。剔红伤心落泪。剔红知道,只有自己才知道不愿嫁给江海的真实原因。

江海整日闷在家中,阿牛将剔红要出嫁的事情告诉江海,江海震惊。

成亲当日,江海赶到高家,看到辛府迎亲的花轿停在门外。江海不顾一切,冲了进去,他拿出攒下的两百块,求剔红舅母不要将剔红嫁给别人。江海不信剔红是心甘情愿嫁给瑞雨的。可当剔红亲口说出‘心甘情愿’几个字时,江海觉得天都塌了下来。

眼见剔红乘着花轿离开,江海的心碎了。他不知道,坐在花轿中的剔红,早已哭成了泪人。

凄冷海边,江海悲痛欲绝,向天呐喊。

婚后,辛瑞雨是把剔红当块宝,捧在手掌心里,瑞雨的寡母辛夫人爱儿子,也跟着疼媳妇。

刚嫁入辛府,剔红总是四处赔小心,尤其提防表兄辛瑞堂夫妻的冷言冷语,少奶奶这碗饭,并不好端。

丫鬟给印,觉得由于剔红的出现,没人再关心映雪一事,她将不满撒在剔红身上。辛夫人训斥给印,剔红方知给印是因映雪一事处处与自己为难,剔红努力化解误会。

船运会社,江海向瑞雨辞职,他打算放弃一切,永远的离开渔村。

这天,孙庆回来找瑞堂要钱,瑞堂无钱。于是他联合孙庆,打算设计瑞雨。

第十三集

瑞雨、剔红夫妻路遇正要离开渔村的江海。江海与剔红话别。

江海发现失踪已久的孙庆,鬼鬼祟祟的跟在瑞雨夫妻身后。他担心孙庆对剔红不利,随即跟了上去。

这天,瑞雨与阿福外出,路遇劫匪。阿福带回劫匪口信,要辛府拿出五千块钱赎人。辛府乱作一团。另人没想到的是,这灾难的恿作者正是辛瑞堂。

江海来到辛府找剔红,他告诉众人自己曾看见孙庆跟随在他们身后,要剔红小心。剔红告诉江海,瑞雨已被人劫走。

瑞堂夹枪带棒说是江海怀恨劫走的瑞雨,江海愤然离开。

辛夫人将钱凑足,托付瑞堂与土匪交易。瑞堂与孙庆将钱瓜分后,依旧不满,他打算继续敲诈辛府。

瑞堂回到辛府,告诉辛夫人土匪嫌钱太少,要再拿出一万块才会放人。辛府再次陷焦急恐慌。

江海不忍见剔红痛苦,决定查明真相。江海托金花约出剔红,问明瑞雨被劫持的情况。江海告诉剔红,不可再给土匪付钱,因为瑞雨是土匪的金矿,只有与土匪拖延时间,才能保住瑞雨的命。

剔红回到家,说服辛夫人先与土匪拖延时间。

瑞雨被土匪暴打,孙庆出声阻止。瑞雨听出孙庆声音,央求孙庆放过自己……

辛夫人再也没耐心等下去,她将凑到的钱交给瑞堂。此时,江海来到辛家,他问清交易地点,准备去救瑞雨。瑞堂将交易地点故意说错,阿福偷偷将此事告诉江海……

第十四集

经过一番波折,江海终于找到瑞雨。孙庆为保住瑞雨性命,将土匪毙命。眼看恿作者的身份将被暴露,瑞堂将已然悔过的孙庆杀死灭口。

江海将瑞雨送回辛府,看着剔红夫妻团圆的景象,江海终于决定忘记剔红,永远的离开渔村。剔红在得失之间心痛,却无法和命运抗争。

辛夫人提拔阿福做了管家,并让剔红临时代替瑞雨管理帐目。瑞堂夫妻很是不满。

剔红发现瑞堂挪用大量公款,遂决定清查帐目。剔红的干练,让她变成瑞堂的眼中钉。

这天,剔红救下一个落魄女子,剔红没想到,此人竟是失踪已久的映雪。剔红将映雪带回辛府,发现映雪已然怀有身孕。在辛夫人的再三询问下,映雪终于告诉众人,这是蔡三槐的骨肉……

剔红找到蔡三槐,告之此事。为了遮丑,映雪草草的嫁到了蔡家。

瑞堂为了给剔红制造事端,他找剔红的舅舅一同喝花酒。舅舅不知瑞堂心怀叵测,沉迷其中。

给印爹生病卧床,剔红得知后让给印回家照顾。临行前,给印偷偷典当了剔红的项链,她想换些钱先为爹抓药,日后再还回来。可这一切被桂枝看到。桂枝将此事告诉辛夫人,辛夫人打算逐走给印。剔红出现,及时为给印解围。

给印感激剔红,从这以后,剔红与给印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第十五集

剔红怀孕,辛府上下欢喜雀跃。惟有桂枝,心中满是嫉恨。

剔红时常贴补娘家,可她不知道,舅舅早将钱财挥霍一光。她更不知道,舅舅将钱都花在了酒女身上。

辛夫人将祖传的玉镯传给剔红,剔红感念婆婆对自己的疼惜。

酒女凤仙找到了高家,她要剔红舅舅为自己赎身。为了事情不被张扬出去,舅舅谎称当年为抚养剔红姐弟欠下了巨额高利贷,剔红毫不生疑。

因为手中没有现金,剔红拿出玉镯让舅舅典当应急。剔红本想晚些将玉镯赎回,可她没想到,舅舅事后将镯子送给了凤仙。

桂枝将此事告诉辛夫人。在辛夫人的盘问下,剔红将欠债之事告之。瑞堂出现,将剔红所言全盘否定,并拿出玉镯作证。瑞堂告诉辛夫人,这是从酒家女手中买回来的。剔红面对事实,有口难辩,只得跪地向婆婆认错。

辛夫人不再相信剔红,她将管帐的事情交给瑞堂。瑞堂暗自得意。

剔红舅母查出蛛丝马迹,她跟踪丈夫来到酒楼……当夜,舅母与丈夫拉扯着来到辛府,她找剔红为自己做主。

一日,映雪看见嫂子桂枝求神弄鬼,想害死剔红尚未出生的孩子。映雪赶到辛府,如实禀告辛夫人。

辛夫人将信将疑,她与给印来到映雪所说的神庙,目睹一切。辛夫人斥责瑞堂夫妻。瑞堂父亲听闻此事,痛打瑞堂。桂枝痛哭流涕,向剔红认错。

第十六集

辛汉才训斥儿子瑞堂没有长进,为了儿子的将来,他打算向辛夫人求个人情。

这天,蔡家无人,映雪即将临产,幸而剔红及时赶到,亲手为映雪接生。

蔡三槐酒醉归家,剔红指责三槐不该忽略映雪。三槐告诉剔红,孩子根本就是秦江海的。见映雪委屈,瑞雨一怒之下将三槐打翻在地。

映雪与三槐经常因为孩子一事吵架,剔红抱走小翠代为抚养。

瑞堂父子打着做食盐生意的幌子,私下卖鸦片。在剔红的提醒下,辛夫人没有入股。瑞堂找到蔡三槐,三槐不知有诈,面对利益诱惑,他抵押了祖产。

映雪知道心知瑞堂父子向来奸诈,她提醒三槐小心受骗。三槐在瑞堂的挑拨下,没有理会。见三槐执迷不悟,映雪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剔红得知映雪离家的消息,焦急万分。她不知这次与映雪的分别,何时才能再次相见?

惠池含着金汤匙,来到辛家。他是剔红拆肠剖肚生下来的儿子。辛夫人喜得金孙,对剔红更加宠爱。

这天,蔡三槐得知房子被人收去拍卖。他找到瑞堂询问情况,瑞堂将责任推了个干净,三槐有苦说不出,他来到辛府,希望辛夫人可以主持公道。

不想,辛汉才恶人先告状,他告诉辛夫人,蔡三槐将自己的钱财骗光。辛夫人丝毫没有怀疑。

见辛夫人偏向瑞堂父子,愤怒的三槐与辛汉才拼命。

第十七集

剔红念着与映雪的情份,她将私房钱给了三槐。三槐感激剔红,他告诉剔红,瑞堂父子心地歹毒,要剔红多加防范。

两年后。

瑞雨身体染恙,一病不起。大夫告诉众人,瑞雨的病没有治愈的可能。

大伯辛汉才拿来鸦片,让剔红为瑞雨吸食止痛。辛汉才并未好心,他的目的是让剔红染上毒瘾。可瑞堂宁愿疼痛死去,也不愿剔红沾染鸦片。

瑞雨去世。瑞堂觉得这是个扳倒剔红的好机会,他告诉辛夫人,剔红是个生有断掌的不祥女人,是她克死的瑞雨。

辛夫人此刻方知真相,她将儿子的死全部归结于剔红。愤怒的辛夫人认为剔红为了嫁入辛家,恶意隐瞒断掌一事,她将剔红逐出家门。

倔强的剔红难舍死去的丈夫,她誓死要为丈夫守灵。当她再次走进辛家大门,却发现辛夫人因悲伤过度已撒手人寰。辛夫人留下遗言:不准剔红为自己守灵带孝。

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剔红几近崩溃……

十八年后。

惠池、小翠已然长大成人,惠池在外留洋多年,家中只有剔红、小翠、给印三人相依为命。小翠的倔强与任性,和当年的映雪很象,她的叛逆让剔红束手无策,剔红的生活充满寂寞与无奈。

这天,剔红接到惠池的信。剔红高兴的告诉小翠,惠池已为她办好了留洋的事情。不想,小翠断然拒绝。

瑞堂父子担忧惠池归来,会危及自己的利益,二人商议对策。

第十八集

剔红听闻在辛瑞堂父子的管理下,辛家船运会入不敷出。剔红打算拿回瑞雨留下的八成股份,为惠池早作些打算。不想,辛家父子百般刁难,剔红悲愤离开。

剔红昏倒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年轻人救起,恍惚间,剔红似乎看见了久违的秦江海……

这个年轻人叫杨春树,他告诉剔红自己家乡遭难,想在府中找个差事。剔红怜惜春树,将春树留在身边。

小翠时常夜不归宿,剔红经常为此和小翠争吵,头疼病如影相随,剔红时常迷了神志,每每看到春树,她便想起江海。

春树聪明伶俐,每当剔红头疼,他便拿来鸦片伺候剔红吸食。剔红深深迷恋鸦片,不能自拔。可她不知道,这个春树是瑞堂父子手中的一张牌。

瑞堂欠下巨额赌债。辛汉才找到春树,让春树到剔红处偷取地契和印章。辛汉才打算卖掉辛家地产,为瑞堂还债。另辛汉才没想到的是,春树自己有一番打算,他将偷地契一事悄悄告诉了剔红。

剔红打算收回瑞雨的八成股份,不想,瑞堂告诉剔红,会社早已就破产了。剔红再三思量,她决定买下瑞堂父子的股份,自己经营会社。

小翠担心家中无钱,不能兑现辛汉才父子的两成股份。不想,剔红却胸有成竹。原来,瑞雨当年怕剔红母子落难,留下了大量古董和金钱。十八年来,剔红为了防范瑞堂父子,从未对人说起。而今,剔红打算卖掉古董,挽救即将没落的辛家。

第十九集

辛家船运会社早已经负债累累,老谋深算的辛汉才将股份卖给剔红。

剔红让瑞堂父子离开船会。瑞堂发泄不满,欲出手打剔红。春树及时救助,被瑞堂打伤,剔红对春树心存感激。

剔红对受伤的春树呵护有佳,春树甜言蜜语讨好剔红,剔红看不透春树的狼子野心。

瑞堂将剔红给的钱很快挥霍一空,辛汉才一怒之下中风瘫痪。剔红时常感慨世事无常,春树了解剔红心事,常为剔红宽心解愁。

剔红安排春树到辛家船运会社工作,关于她与春树的流言也风传起来。

夜,剔红烟瘾发作。春树趁剔红神志不清,将其占有。

剔红心知大错铸成,她让春树严守秘密。春树应下,离开之际,将剔红的肚兜偷走。

阿福发现春树与丫鬟走得很近,他提醒春树要注意分寸。此时的春树早已不把阿福看在眼里,他端起一副主人的架势。

剔红下定决心戒掉鸦片,她知道,是鸦片让自己失去分寸,失去尊严。凭借着过人的毅力,剔红最终将鸦片戒掉。

舅舅来看望剔红,他看出春树是个奸佞之辈,劝剔红早日将春树辞退,剔红有苦难诉。

船运会社里,春树换上一派颐指气使的姿态。剔红醒了过来,她终于看清楚,春树不过是空有江海外表的一个有野心的男人!

阿恨遭春树玩弄,欲寻死。剔红听闻遂将春树逐出辛家。可剔红心中却依旧不安,她隐约感到,事情远未结束。

剔红收到惠池欲回家乡省亲的来信,喜悦之余竟发现身子有些不适。剔红想吃酸,吐得呕心呕肝,知是和怀惠池一般境况,但此刻的心情却是截然两极。

第二十集

惠池归来之日,剔红将满腹委屈咽下肚,她抱着儿子泪流满面。

出嫁的给印回到辛府,看望剔红。剔红将心事透露,给印帮剔红找来堕胎药,不想,孩子却没有打掉。

剔红左思右想,决定将一切告之。惠池得知母亲秘密后,他提出带剔红离开家乡散心的建议。儿子的理解宽容,让剔红感动。

春树声称掌握了剔红的把柄,他要瑞堂收留自己。

在异乡,剔红为了名节,狠心将生下的女儿送人。

给印发现小翠竟和春树打得火热,她愤怒制止。狡猾的春树,从给印言谈中察觉到剔红的秘密。

辛家船运会成立四十周年,惠池正式接管会社。消失已久的春树不请自来,他留下一个礼盒随即扬长而去。

小翠见众人神色有异,强行将礼盒拆开,里面竟是一个肚兜,上面赫然绣着‘高剔红’的名字。

春树向瑞堂透露了自己与剔红的关系,他得意的告诉瑞堂,剔红已经为自己生下了孩子。

夜,剔红为了不连累儿子的名誉,悬梁自尽。惠池及时将剔红救下,他告诉母亲,自己会永远和母亲站在一起!

小翠约春树见面,无耻的春树让小翠找出剔红去异乡的证据。小翠忍无可忍,她拿出久藏的匕首刺向杨春树……

春树拿剔红生子之事要挟惠池,惠池整日郁郁寡欢。他将心事告诉舅公。

为了给渔民祈福,村中每三年会有一次烧王船仪式。这天,还未满三年,村里便传来烧王船的消息……

第二十一集

剔江祭日,剔红发现坟前有祭拜过的痕迹,众人疑惑。

阿牛来到辛府,他告诉剔红,烧王船的是一位华侨,他在为剔江积福。

剔红知道,一定是江海回来了!剔红来到江海旧居,发现房间已经被人打扫,剔红泪流满面。

一家名为‘太原船运’的公司悄然成立,老板正是荣归故里的秦江海。江海计划招募三百个员工,他打算在故乡做出一番大事业。

辛瑞堂到辛府闹事,惠池为保护母亲,同意瑞堂回会社工作。剔红对此一无所知。

瑞堂一到船会,便克扣鱼工们的酬金。阿牛气不过,带着一众鱼工投奔太原船运。办公室里,江海与阿牛兄弟相认,泪流满面。

由于瑞堂的刻薄,辛家的生意一落千丈。瑞雨怕鱼工们人心涣散,决定提高待遇收拢人心,瑞堂强烈反对。

听说瑞堂回到会社工作,春树也如法炮制,用剔红之事要挟惠池。春树如愿坐上要职。

这天,惠池救下一个名叫碧楼的年轻女子。碧楼想做丫鬟以求报答,惠池断然拒绝。碧楼不死心,她找到辛府,恳求剔红收留。剔红怜其身世,应了下来。

惠池来到太原船运,希望江海不要再招收辛家的鱼工,江海告诉惠池:善待鱼工才是留住人才的最好办法。

第二十二集

江海旧居,剔红与江海不期而遇,二人诉说离别之情。为了辛家,为了儿子惠池,剔红请求江海可以帮儿子渡过难关,江海犹豫未决。

碧楼很用心的伺候惠池,因为她早就爱上了这个年轻好心的少爷。这一切被给印看在眼里,她提醒惠池:小心春树事件再次发生。

这天,给印警告碧楼,不可妄想,要守做丫鬟的本份。可碧楼并未死心,她时常去船运会社看惠池,这让瑞堂觉得有机可乘。

瑞堂拿‘辛家少奶奶’的身份做诱饵,让碧楼偷得剔红异乡产子的证据。春树让瑞堂拿旅费,供自己去日本找回女儿。为了共同的利益,瑞堂答应了。

瑞堂又来敲诈瑞雨。为了保住母亲的名节,瑞雨向剔红骗走地契。

瑞雨得知春树去日本的消息,心急如焚。情急之下,瑞雨找来杀手。可狡猾的春树却逃过这一劫,他变本加厉的报复辛家。

夜,春树潜进剔红卧房,用手中的证据要挟剔红。

剔红舅舅带着惠池来找江海。江海此时方知剔红这些年的遭遇。当江海听说瑞堂与春树一事后,愤怒的江海不计前嫌,决定帮助辛家渡过难关。

春树来到辛府,扬言要做辛家主人,否则告剔红卖女儿。面对春树的无耻行径,剔红敢怒不敢言。在众人束手无策之际,江海出现,代剔红解围……

江海设下连环计,春树被抓去坐牢。江海又找到瑞堂,警告他不要再接近辛家。剔红一家感激江海恩德。

第二十三集

瑞堂设下圈套,将惠池灌醉。他找来碧楼,让碧楼诬陷惠池酒醉失德。剔红听闻,训斥惠池。惠池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不得已娶下碧楼为妻。

碧楼如愿成了少奶奶,瑞堂如愿在辛家有了内应。剔红一家,丝毫没有察觉。

婚后,碧楼马上端起少奶奶的架子。惠池不爱碧楼,碧楼常吃醋找茬,夫妻二人并不和睦。为了不让娘担心,惠池将此事隐瞒。

碧楼想到船会工作,惠池经不住碧楼的软磨硬泡,应了下来。惠池要碧楼管理帐目,碧楼利用职务之便,时常透露消息给瑞堂。

这天,瑞堂得知江海与辛家合作,他要碧楼偷取客户资料和合同。碧楼条件便利,很快将偷到的资料交给了瑞堂。

江海发现大量客户解约,他知道一定出了内奸。另一边,惠池方知资料丢失一事。经过几方调查,江海想到背后捣鬼之人必是辛瑞堂。可江海手中没有确凿证据,他决定派出亲信调查此事。

这些日子,碧楼寝食难安,她觉得自己做的事,早晚会被人发现。碧楼找到瑞堂,告诉瑞堂自己想退出。瑞堂安抚碧楼,告之自己成立了新会社,碧楼将是股东。瑞堂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他却不知江海很快查出了真相。

江海来到辛府,将事情原委告诉了剔红一家。惠池方知,碧楼早就和瑞堂串通一气,酒醉失德一事更是瑞堂二人精心设下的圈套。

剔红找到瑞堂,她告诉瑞堂:从此以后,不准再踏入船运公司半步。

第二十四集

惠池休掉碧楼。碧楼痛哭,她恳求剔红可以再原谅自己一次,剔红没有答应。

这天,江海公司来了一位新客户,此人竟是失踪多年的映雪。原来很早以前,江海便派属下打探映雪的下落。映雪多年来在外做生意,而今已然小有成就。江海说服映雪回辛家,映雪与剔红姐妹相见,心中感慨万千。

小翠恨映雪生而不养,她不顾众人劝说,不肯认下这个娘。映雪决定住下来,等到女儿原谅自己的那一天。

江海为剔红找回流落异乡的女儿——明子,剔红抱着自己的骨肉,泪流满面。

而今的瑞堂,被江海整治得身无纷文。可他丝毫没有悔改之意,他决定破釜沉舟。瑞堂找来碧楼,让碧楼潜入辛家,将剔红的女儿偷来做人质。

这天,辛府只有映雪一人。碧楼假装受伤,趁映雪取药的工夫,将明子抱走。

剔红闻听此事,心急如焚,她找来江海帮忙。

高崖上,瑞堂、碧楼等待剔红拿钱赎人。不想,待剔红等人赶到,碧楼却变卦了,她将孩子还给了剔红。

瑞堂见碧楼倒戈,他匆忙赶向海边。不想,江海早已等候途中,瑞堂与江海发生冲突,失足掉下悬崖。

辛家的劫难似乎过去了,小翠不忍母亲伤心难过,最终与映雪母女相认。一日,映雪告诉江海,剔红当年是因自己断掌才不肯嫁他。江海如梦初醒。

长长的街巷,花香依旧。这纠葛半生的感情,让剔红和江海吃尽苦头,可二人却最终难成眷属。

——完——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