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交通警察》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北江市交警支队女子中队警员冯媛媛在执法工作中,被刁蛮的出租车司机徐有志打伤,两位不明身份的群众又打伤了徐有志,徐有志硬说打他的人是冯媛媛找来的援兵,喊来大批帮手,交警一方也派出部分警员支援,双方在路面上对恃,造成交通堵塞。交警支队长张立伟闻迅赶往现场,迅速控制住局面,疏导开交通,并带当事双方到医院检查,承诺如果是交警违纪执法,将严肃处理。

交警支队与电视台合办的宣传栏目《老洪说交通》的主持人老洪是张立伟的“发小”,他形象亲和,语言诙谐,所主持的节目活泼辛辣,很受欢迎。在一次采访中,他与张立伟的妻妹、《晨报》记者吴小丁相识,吴小丁对他很有好感。

在市里进行“严厉打击走私车”的活动期间,原江源市公安局局长马国良因驾驶一辆走私的奔驰车,被老洪截获并录了相。马国良向老洪透露了自己已经被任命为本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的消息,想让老洪放他一马,不料老洪毫不容情,怒气冲冲的马国良找张立伟告状,张立伟用各种通讯方式呼叫老洪,却直到节目播出前都没联系上。马国良在电视上见到自己的形象,极为恼火。认为张立伟和老洪故意出他的丑。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北江市交警支队女子中队警员冯媛媛在执法工作中,被刁蛮的出租车司机徐有志打伤,两位不明身份的群众又打伤了徐有志,徐有志硬说打他的人是冯媛媛找来的援兵,喊来大批帮手,交警一方也派出部分警员支援,双方在路面上对恃,造成交通堵塞。交警支队长张立伟闻迅赶往现场,迅速控制住局面,疏导开交通,并带当事双方到医院检查,承诺如果是交警违纪执法,将严肃处理。

交警支队与电视台合办的宣传栏目《老洪说交通》的主持人老洪是张立伟的“发小”,他形象亲和,语言诙谐,所主持的节目活泼辛辣,很受欢迎。在一次采访中,他与张立伟的妻妹、《晨报》记者吴小丁相识,吴小丁对他很有好感。

在市里进行“严厉打击走私车”的活动期间,原江源市公安局局长马国良因驾驶一辆走私的奔驰车,被老洪截获并录了相。马国良向老洪透露了自己已经被任命为本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的消息,想让老洪放他一马,不料老洪毫不容情,怒气冲冲的马国良找张立伟告状,张立伟用各种通讯方式呼叫老洪,却直到节目播出前都没联系上。马国良在电视上见到自己的形象,极为恼火。认为张立伟和老洪故意出他的丑。

第二集

张立伟的办公室里有一张放大的本市交通图,上面用红笔标出醒目的“三点一线”,是本市交通阻塞的四大症结所在,其中最大的一个障碍,就是他妻子吴小丽负责的汽车厂,张立伟一直想在厂区中间开辟一条主要干道,因汽车厂是本省的利税大户,所以这想法遭到大多数人的反对。

被打的出租车司机徐有志提出条件,要免去自己五千多元的交通违法罚单和滞纳金,被张立伟拒绝。张立伟将大量证据交给吴小丁在《晨报》上刊出,澄清事实。徐有志到报社找吴小丁寻衅,恰被来报社办事的老洪碰到,凭借人高马大轻易制服了徐有志。

老交警陈玉米在无意间碰到了那天打徐有志的两个人与徐有志在一起喝酒,通知张立伟,将三人当场抓获,在事实面前,徐有志不得不交待这一切都是自己为了赖掉违法罚款设下的圈套,乖乖地补交了罚款和滞纳金,但从此对陈玉米怀恨在心。

北江市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肇事案件,一辆出租车在撞倒一三岁女孩后,不仅没有停车救护,反倒加速逃逸,竟将裹在车下的小女孩拖出二百余米,当场死亡,其状惨不忍睹。张立伟接到报案后,亲自指挥设卡拦截,终于在郊区公路上将肇事车截下,让人们吃惊的是驾车者竟然是一个满面惊恐、稚气未脱的少年。

犯罪嫌疑人叫崔聪聪,肇事的那一天,正好是他十四岁生日,开出租车的叔叔前来祝贺,崔聪聪要开车兜一圈,叔叔因为以前带他开过车,所以未加拒绝,不料却闯下了如此大祸。

第三集

被撞死的小女孩是本市沈市长的女儿,沈张两家渊源很深,沈市长一直是张立伟的老领导,沈妻郑爽又与张立伟的妻子吴小丽是莫逆之交。听到孙女惨死的消息,郑爽痛不欲生,要求张立伟一定依法严惩凶手,给孙女报仇。

崔聪聪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他出事以后,老师和同学非常焦急,联名给交警支队写信,老师也拿着崔聪聪荣获的所有证书到交警队哀告,请求对崔聪聪从宽处理。

马国良正式到交警队报到,上任第一天,就给老洪一个下马威。

老洪和吴小丁共同策划,在学校和老师的配合下,到崔聪聪所在的班级录了一场主题班会,题目就叫《从崔聪聪事件看交通安全》,班会开得非常成功,张立伟却不同意播出,同时他警告吴小丁,不要接近老洪。

吴小丁无意中发现自己的丈夫在网上跟人裸聊,愤怒地与他吵了一架,离开家。

第四集

郑爽请张立伟和吴小丽吃饭,在席间要求他一定要依法严惩崔聪,张立伟感觉压力很大。

张立伟的办公室里有一件红雨衣,是二十年前他在街头站岗时,一个小女孩冒着大雨送给他的。二十年后,那个当年漂亮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一位贫寒的少妇,她为自己丈夫被撞事件到交警支队上访,她手上的一块黑记勾起了张立伟的记忆。

崔聪聪的母亲也来上访,她突然出示了一份新的证据:崔聪聪出生时,为图吉利,在落户口的时候把他的生日提前了一天,也就是说按实际出生时间,他肇事的那一天还不满十四岁,离他真正的生日还差一天。崔母请求张立伟按照刑法规定,对其免予刑事处分。马国良将此事通报给郑爽,郑爽对张立伟格外不满。

第五集

经过认真调查,确认了崔聪聪的真实出生时间的确与户口不符,也就是说肇事的那天,如果精确地说,他还不满十四周岁。崔聪聪的父亲死得早,他母亲靠打零工供他上学,张立伟对其很同情,他将崔聪聪的各种获奖证书转给沈市长,沈市长心软了,对郑爽说“咱们的孙女不可能再弹琴唱歌了,还是救活的吧,那毕竟也是个孩子。”并让张立伟转告崔聪聪,“再不要惹祸了。”

陈玉米是一位兢兢业业的老交警,他忠厚老实,长期工作在第一线,虽然家境贫寒,却始终一尘不染,在交警中威信很高。一辆杨凯“养”的小公共违法停车,非但不接受处罚,反而趁他不注意跑掉,陈玉米找到杨凯,杨凯因为背后有贾副大队长撑腰,态度恋横,非但不承认错误,还与陈玉米打起来。联系到有人匿名举报有交警“养小公共和出租车”的事,张立伟责成马国良认真调查。

第六集

吴小丁写了一篇题为《宽大的胸怀》的报道,虽然是赞扬沈市长的,但上面却配发了一张老洪提供的张立伟送崔聪聪母子的照片,老洪因此受到马国良的批评。郑爽认为张立伟利用这件事沽名钓誉,极度愤慨,吴小丽出面要为张立伟化解此事,郑爽拒绝了。

吴小丁为了向老洪道歉,请他吃饭,不想正碰见张立伟与吴小丽,张立伟熊了老洪一顿,吴小丽也严肃地批评了吴小丁,吴小丁向姐姐诉说了其夫李文墨的种种不是,吴小丽到吴小丁家,恰逢李文墨正在网上的聊天室里唱歌,被吴小丽痛斥一顿。

老洪一直想将《老洪说交通》那辆破车换掉,可张立伟认为应该由电视台换,坚决不同意,老洪以修车为名,将车开到交警队院里卸开,张立伟命令他马上开走。

第七集

张立伟带团出去考察城市交通监控系统,将支队的工作交由马国良负责。马国良借此机会,利用职权,非法给自己老婆的奔驰车落了籍,而且要了一个非常吉利的号码8888。老婆开上奔驰车,非要他坐着在市里兜一圈,每路过交通岗都要停下跟值勤交警打个招呼,目的就是让大家记住她这辆车,很多交警心照不宣,只有老交警陈玉米不买帐,告诫她千万不要违法。

杨凯在岗上认识了马国良的夫人,极尽巴结之能事,给马夫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韩林林是本市军警共建岗上的执勤民警,他形象标准,身材魁梧,被一位富有的少妇看中,经常开车过来,拿着望远镜悄悄地看他。摆报摊的勾丽丽见状想起自己小时候,心生感慨。她的女儿跑来,哭着告诉她爸爸又昏过去了,勾丽丽跑到丈夫卖彩票的地方,背他上医院。

杨凯给马夫人送礼,说服她包出租车和小公共,所谓包即是在这些车辆违法的时候替他们当保护伞,收取每车按月交的人情费。徐有志也是被包的出租车之一,他行车路过陈玉米的岗时,故意违法,被拦下后拿出手机接通马夫人,不料陈玉米根本不买帐,马夫人怒气冲冲地找到马国良,谎称自己的车违章被扣,让他给陈玉米打电话放车,陈玉米无奈,只好放走徐有志。

第八集

陈玉米当了一辈子交警,头一次徇私枉法,心里越想越憋屈,最后还是忍不住,冲进马国良的办公室,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马国良听说自己的老婆有包出租车的嫌疑,大吃一惊,他特意请陈玉米吃饭,一面狠狠地责骂妻子,保证一定严加管教,一面央求陈玉米不要把事情外泄。忠厚的陈玉米答应了。

小公共在街头横冲直撞,群众意见很大,吴小丁在报纸上登出题为《小公共为啥这么狂》的文章,暗指交警内部有人在包小共公,马夫人、杨凯等见到文章,认为是陈玉米在整他们,商议要整陈玉米一下。

马国良在市里受到批评,为挽回影响,策划了一个专项治理方案:司机违法一次就办班。让老洪配合宣传,受到抵制,他以写材料为名,停了老洪的工作;报社派吴小丁配合宣传,吴小丁听了老洪的道理,也不同意,被领导强令休假。吴小丁在报社受了委屈,回家见丈夫又在与人对点裸聊,冒雨跑出家门。在路上拍摄节目的老洪看到她,下车替她打伞,不料这一切被李文墨看见了。

第九集

徐有志按商量好的给陈玉米下了一个套儿,他拿走了陈玉米兜里的烟,在陈玉米犯烟瘾的时候,又买了两盒便宜的人参烟借给他,找人偷偷地录了相,拿着录相带到处告诉状,说交警拿卡要。市里领导非常气愤,批示要严肃处理,在外考察的张立伟听说了这件事,将带队工作交给其他领导,火速赶回北江。

陈玉米在交警中威望很高,这件事在交警中反响非常大,老洪采访陈玉米,不少交警为他喊冤,与围观的出租车司机发生冲突,双方召集人马,聚集在市中心广场,张立伟指挥控制住局势,将众人请到交警支队讨论件事。他严厉地批评了陈玉米,同时也表示,全体交警都“非常感激”徐有志,要把他的车帮助成全市第一辆“模范车”。

陈玉米表示接受处分,他只提了一个要求,到全市交通最混乱,执勤条件最差的红旗小学门前的岗上去。

第十集

张立伟的儿子在学校跟人打架,他被叫到学校,得知跟儿子打仗的人是自己支队一大队事故科长刘文礼的儿子刘非凡,而打仗的原因是因为儿子嘲笑刘非凡的父亲是个瘸子,并模仿他走路的姿态。

刘文礼是交警队的英雄,年轻时为了救一班孩子,他拼命拦住惊马,造成残疾。按学校的意见,是想勒令刘非凡退学,张立伟弄清原委后,严厉地批评了自己的儿子,在班会上讲述了刘文礼的英雄事迹,并请刘文礼来和同学们见面。刘非凡从来不知道爸爸是个英雄,一直以他的残疾为耻,怕同学知道,现在头一次为父亲感到骄傲,张立伟的儿子也当场承认了错误,两同学又重归于好。

徐有志因设套陷害陈玉米,引起交警们的义愤,都不约而同地看紧了他的车,只要发现违法,一概严肃处理,罚得徐有志胆战心惊。

李文墨谎称外出体验生活,偷偷地与网友约会,不料落入人家事先设好的圈套,对方勒索人民币三万元,他无奈,只得打电话向吴小丁要钱。

新生产线试车顺利,厂里开会庆祝,工人们纷纷向吴小丽敬酒,他的司机为她挡驾,喝醉了,吴小丽自觉清醒,酒后驾车,在雨中撞倒一老人,自己也受了重伤,但她仍坚持拦车,将老人送往医院。此情景恰巧被在彩票站替丈夫卖彩票的勾丽丽看见。

第十一集

老人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司机主动要求出面顶罪,吴小丽坚决不同意,在孙主任的再三劝说下,她才勉强答应让司机替自己一年,待厂里的第二条生产线安装后,再去自首,

老洪和吴小丁到旅店,成功解救出李文墨,吴小丁又一次提出离婚,僵持间,听说吴小丽负伤了,二人跑到医院,看到张立伟呵护吴小丽的情景,李文墨无地自容。

勾丽丽在报纸上看到昨晚汽车肇事的消息,见报上说肇事的司机是个男的,非常惊讶,想要去检举,可当得知吴小丽是张立伟的妻子时,她犹豫了,没有说出真情。

吴小丽撞人之后,心中非常不安,但又无法向丈夫倾述,十分痛苦。

市里要讨论张立伟的道路改革建议,为搞清数据,张立伟带老洪到汽车厂,谎称为吴小丽取东西,实地考察。

第十二集

张立伟在自己的家里做了一个全市交通设想的大沙盘,为便于讲解,市里决定到他家召开现场会。在会上,张立伟提出了解决“三点一线”的建议,其中 “三点”都得到专家的肯定,但最重要的“一线”,因为要横穿过吴小丽的汽车厂,而汽车厂又是省里的利税大户,吴小丽不发话,谁也不敢动。

吴小丽一怒之下,捣烂了张立伟的沙盘,回到厂里严厉指责保卫处长,告诉他以后没有特许,不准任何交警支队的人出入工厂。

老洪因为帮助吴小丁私了李文墨的事,受到批评,马国良趁机建议让老洪上一线去站岗锻炼,张立伟同意了。

第十三集

张立伟为弄清数据,又去汽车厂,被保卫处长拒之门外,他向吴小丽抱怨。

交警支队与交通文艺台合作,创办了一个《支队长热线》栏目,张立伟每期都到场聆听司机们的意见和建议,而且及时迅速地解决了不少交通问题,很受欢迎。

冯媛媛从小就胆小,她站岗的时候爷爷奶奶总要去陪她,她的男朋友韩林林常取笑她。韩林林告诉冯媛媛,有个富婆想和自己见面,冯媛媛不相信,拨通了韩林林所说的对方的电话,没想到电话真的通了,让她格外惊怕。

张立伟到勾丽丽家去家访,得知她丈夫去世了,见她独立拉扯一大家人,很同情,也很内疚。

第十四集

李文墨到医院找吴小丽告状,吴小丽让吴小丁马上到医院,为了赌一口气,吴小丁谎称自己跟老洪在一起,并打电话叫老洪来救场。张立伟见他们在一起非常生气,喝令老洪第二天就去站岗,同时交给老洪一个任务,让他暗中调查包小公共等问题的真相。

吴小丽告诉吴小丁,父亲得了癌症,所以她的婚姻必须维持半年。

陈玉米在红旗小学门前执勤,早出晚归,很快就发现了不少交通隐患,与校长商量改进后,校前交通状况大有好转。

徐有志屡屡被罚,无奈卖了车,到陈玉米执勤的岗前去卖菜。

马国良的夫人开着奔驰车在老洪的岗上过,这辆牌号特别的车引起了老洪的注意,他要查看行车证,马夫人理也不理,开车走了。

第十五集

刘文礼是交警支队的事故专家,张立伟决定将勾丽丽丈夫被撞案,交给他去调查。本案除了上访人勾丽丽提供的一块肇事摩托车遗留的灯罩碎片以外,没有任何线索。刘文礼认真询问了勾丽丽的婆婆,拒老婆婆讲,出事的当时,车站有一个卖冰棍的老太太说远远地看见那摩托上好像有个警灯,但第二天她又改口了,而那个卖冰棍的老太太,在前些年又已经去世了。

交警三大队的贾副大队长有把柄攥在杨凯的手里,所以对他不甚约束。老洪和刘文礼同时被派到三大队来,让他突起疑心,告诫杨凯,让他约束自己包的那些出租车和小公共的司机。

徐有志多次向陈玉米挑衅,陈玉米一忍再忍。周围群众纷纷遣责徐有志。

张立伟以察看路况为名,让马国良坐车与他同行,找到了那辆停在商场门口的奔驰车,策略地警告了马国良,马国良悄悄将那辆车销了车籍入库。

第十六集

徐有志在小学门前,亲眼目睹了陈玉米辛勤工作的情景,有些后悔,想与他缓和关系,陈玉米却心存戒备。

吴小丽的交通事故发生在一大队的管辖区,是由刘文礼负责处理的。事件虽然已经过去,肇事司机也已经被判入狱,但刘文礼总觉得这里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买了一个玩具车,回家反复做模拟试验,结果都不满意。

与此同时,与这起案件毫无关连的三大队贾副大队长也在做着同样的试验,不过他用的不是玩具车,而是自己开着车在悄悄进行。

通过认真调查走访,有关勾丽丽上访一案,终于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刘文礼惊讶这些迹象似乎指向三大队贾副大队长,正在苦思的时候,贾副大队长突然来找他闲聊,似乎无意地提起吴小丽撞车案,并说自己做过无数次的模拟试验。含而不露地暗示刘文礼,如果刘文礼把勾丽丽的案子揪住不放,那他就把吴小丽的案子揭开。刘文礼当然明白此话的含意,他想起张立伟对自己的种种帮助,长叹了一口气,收拾包打道回府,向张立伟表示,那个案子因为时间久远,没有线索。张立伟正在忙着安排保障高考的事,答应让他先撤回来。

高考临近,老洪也申请归队,张立伟同意了。老洪兴冲冲地出门,可车打不着火了,他悄悄地将车挂在张立伟的车后面,被发现了,张立伟骂了老洪一顿,给电视台领导打电话,要求给老洪修车。

第十七集

高考终于来了,家长、考生、警察都格外忙碌。这一天交警对载有考生的各种车辆格外宽容。

有学生将准考证忘在家里了,在路面上巡视的张立伟亲自开车去取,不料那糊涂家长因早上匆忙带女儿出门,又将钥匙锁在屋里了,张立伟当机立断,破窗而入,将准考证及时送到考生手中。

一些家长怕过往车辆影响孩子考试,在路上设起路障,堵塞了交通,张立伟向家长反复做工作,家长们终于同意拆除了路障。

一个考生的母亲在场外昏倒了,执勤的交警将她送到学校,为不让考生着急,马国良编了一套谎言,担负起照顾考生的责任。

李文墨恶习难改,又在网上找到一个女孩,约好在网吧见面。不想那网友将孩子交给他抱着,悄悄溜走了。

第十八集

虽然薛华的父亲是个正在服刑的犯人,但交警队没有因此歧视他。马国良悉心照顾薛华,让他顺利完成了考试,考试后才带他去母亲的病房,母女俩格外感激,情景非常感人,老洪将这情景拍下来,在电视中播放,观众反响热烈。马国良自己也受到很大触动。

吴小丽万万没有想到李文墨竟会抱回一个孩子,她忍无可忍,离开了家,但临走仍没忘记给孩子买了必须的奶粉等用品。

徐有志的车虽然卖了,但记住车号的交警并没有放过它,依然是违法必究,而且处罚从重。买主找徐有志要退车,徐有志表示拿不出钱来,被买主欧打,在附近值勤的陈玉米赶来,救下徐有志,将他送到医院治伤后又送回家,徐家的状况让他很吃惊,尤其是徐有志懂事的儿子,让他动了恻隐之心。

第十九集

陈玉米去找张立伟求情,让他下令别再重点帮助徐有志了。陈玉米的宽厚感动了张立伟,他也没想到自己一句气话竟然会引来这样的后果,他让陈玉米告诉徐有志,把车送来由他开一天,给那辆车彻底平反。

吴小丁坚决要离婚,张立伟和吴小丽去找李文墨谈判,听说李文墨要带孩子出去流浪,张立伟和吴小丽坚决反对,只好回头又去劝吴小丁,但吴小丁表示不离婚可以,但自己不会回家了。

张立伟开上了徐有志的出租车,交警们都很惊讶。张立伟在与出租车司机的交谈中,得知交警中确有人在包出租车和运营车。

刘文礼放下了勾丽丽的案子,心里总觉不安,便到她的彩票站买彩票,每周都扔下一百块钱,让勾丽丽随机抽取,如果中奖就告诉他,想以这种方式帮她一把。

第二十集

张立伟开了一天出租车,体会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很多难处,经调查研究,取消了对出租车的种种限制,并且号召每个交警都去当一天出租车司机。他还特意在大会上检讨了自己当时在激愤之中的过火言行,嘱咐大家以后对徐有志的出租车再不要重点帮助,而要一视同仁。

徐有志的出租车又回来了,和女朋友高高兴兴地刷洗要上线运营。那个买车的强哥听到此事后又找上门来,要把这辆车买回去,徐有志不愿意,强哥强行把车开走了。徐有志无奈,只得又去找陈玉米求助,陈玉米转求张立伟,张立伟通过新上的监测设备很快就找到了徐有志的车,让关鹏将开车的强哥拦下,动之以理,晓之以情,强哥见交警队长出头摆事,气焰立消,同意马上退车。

吴小丽给勾丽丽安排工作,勾丽丽以彩票站离不开为由拒绝了。张立伟又来找她,安排她在支队办公楼当保洁员,早晚上班,既不耽误卖彩票,又可以多挣一份工资,勾丽丽同意了。

李文墨疯狂地上网找孩子的母亲,可那女孩却再也没出现。张立伟来给孩子送奶粉,李文墨提出要将孩子扔掉,上北京。张立伟坚决不同意,他警告李文墨,“不要把身上最后这点人味也得瑟没了。”

第二十一集

交警们当了一天出租车司机后,感触颇深,由于取消了对出租车的种种限制,出租车司机们气也顺了,警民关系空前和谐。

老洪和吴小丁相约去采访交警,司机小吕和摄像小柳误解了他们的关系,设计要给他俩“升升温”。两人制造了一场“煞车”,让对坐的吴小丁扑到了老洪怀里,吴小丁以为是老洪安排的,打了他一个耳光下车走了,老洪责备小吕和小柳。

孩子病了,李文墨没钱,找电话给老洪找吴小丁,老洪匆匆赶去,把孩子送到医院,李文墨趁给孩子办住院手续的时候,匿起老洪三千块钱悄悄溜走,上了去往南方的列车。

张立伟和吴小丽听说此事后格外气愤,他们找到吴小丁,在三人谈话时突然接到李文墨的电话,告诉吴小丁他去北京了,而且不再回来,也不会再和任何人联系了。

第二十二集

吴小丁对吴小丽敞开了心扉,告诉她自己和老洪之间什么事也没有,而且,为了不影响老洪,她决定换一个工作,到交通台去当主持人。

勾丽丽的案子半途而废,刘文礼心里很是内疚,他在儿子的学校当校外辅导员,课堂上,同学们尖锐的提问触动了他的心病,他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张立伟隐约觉出有点问题,可刘文礼不肯说出实情,他亲自到三大队调来刘文礼复核的案卷,也没有得到答案。

高考成绩下来了,被交警帮助的两位考生都榜上有名,家长带着考生敲锣打鼓到交警队送感谢信。

薇薇的生日,郑爽因思念孙女突发心脏病,张立伟和吴小丽赶到医院看望他,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但郑爽对张立伟仍心有芥蒂。

崔聪聪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得了第一名,郑爽在报纸上看到这个消息,一激动病情加重。

第二十三集

马国良负责调查包出租车的事,司机和交警都躲避他,虽然如此,他也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老婆有问题,回家找老婆谈,老婆耍泼打赖,坚决不承认。

那个相中韩林林的少妇采取迂回战略,先给韩林林在农村的家翻盖了房屋,给他的亲属买了牛和拖拉机,让他们给韩林林施加压力,待一切就绪之后,亲自出面与韩林林摊牌,

韩林林见到少妇,有礼有节地拒绝了她的求爱,并且表示,家里欠她的钱自己一定还清。因为少妇给韩林林家的投资均已变成实物,已无法偿还,张立伟提议由支队借给韩林林十五万元,让他还给那少妇,然后再分二十年在他的工资里扣除。这个意见得到大家的赞同。冯媛媛的奶奶听说韩林在少妇的一百万现金诱惑面前,仍然坚定地选择了她孙女,对这未来的孙女婿格外喜爱,决定拿出老两口多年积攒的十二万资助韩林林还债。

马国良抓住疑点,找当事交警谈话,交警听说马国良要停他的职,不再隐瞒,拿出证据来,告诉马国良包出租车的人就是他老婆,马国良格外震惊。

第二十四集

气象台预报将有一场特大暴雨,张立伟紧张地调兵遣将。

因为一级战备,老洪无法接送婴儿,去劳务市场找保姆,一个暗恋他的少妇主动揽下了这个活。

大雨来了,省实验中学门前发生严重堵塞,张立伟带队去疏导。因为身上的雨衣不醒目,容易和群众混淆,交警们脱去了雨衣,孩子和家长们目睹了这一情景,无不感动,这些平日娇生惯养的孩子们纷纷跑出轿车,在雨中为交警撑起一片花花绿绿的雨伞。

陈玉米所在岗的红旗小学门前地势低洼,校园里的积水也没腰深,将孩子们困在校内,陈玉米向支队求援,张立伟带着机关人员和女子中队的交警赶到,将孩子们一个个背出了低洼地区。陈玉米长期浸泡在水里,关节炎复发,摔倒在水中,孩子们一片哭声。

徐有志目睹了这一情景,想起自己曾经陷害这位老警察,又悔又愧,他主动找到张立伟,跟他说出了前前后后的所有实情。

张立伟也为马国良妻子的胆大妄为感到惊讶,但他还是决定给她一个机会,让马国良回家找老婆谈话,劝她主动坦白。在马国良步步紧逼之下,马妻终于全盘说出了事情始末,马国良带她找张立伟自首,他自己也主动到交通台通过电台向全市司机道歉。

杨凯知道事情不妙,去找贾副大队长寻求庇护,贾副大队长表示自己现在也是无能为力,如果出面不但救不了杨凯,还会把自己牵扯进去,那就一切全完了。他示意杨凯丢卒保车,不要乱咬乱说,尤其不要提以前的事,杨凯心领神会。

杨凯被清除出公安队伍,他悔痛万分。

第二十五集

崔聪聪自肇事后心里包袱很重,为了帮他卸掉心理负担,张立伟反复说服郑爽,在征得沈市长的同意后,带着崔聪聪去登门致敬。看着满脸是泪,叫着“奶奶”不断磕头喊着“对不起”的崔聪聪,郑爽终于心软了,她搂住聪聪,告诉他“奶奶不再恨你了。”

韩林林还清了少妇的钱,在相互尊重的气氛中,这一段奇异的感情纠葛结束了。

因为有一连串新的管理办法出台,交警和出租车司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出租车、小公共司机的自觉守法意识不断增强,城区交通事故发生率不断下降,道路也越来越畅通。为进一步加深交警与司机的感情,张立伟策划了一场篮球赛,参赛双方都格外认真,张立伟轻装简从,亲到现场观战。

老洪是交警篮球队的主力,“保姆”隋梦嫣抱着那个拣来的孩子到现场给他加油。吴小丁看到这个情景,心里酸酸的。

比分咬得很紧,但交警队仍一直领先。张立伟上场替下了主力老洪,虽然他在场上连蹦带跳,气势汹汹,引来不少笑声和掌声,但毕竟技不如人,出租车队很快追上来,最终以三分的优势赢得胜利,出租车司机们欣喜狂欢。

队员们纷纷埋怨张立伟臭球,张立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换下老洪在战术上是个错误,但狡辩说在战略上是正确的,因为出租车司机们“太想赢这场球了”。

老洪送隋梦嫣回家,临别按事先说好的付了保姆费,隋梦嫣没有拒绝,含泪微笑着接受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和老洪之间这一段还没来得及说出的情感已经结束了。

郑爽与崔聪聪和解后,自己也放下了心理包袱,又去上班了,她和崔聪聪的关系也格外亲密。

刘文礼每周以买彩票为名给勾丽丽一百块钱,勾丽丽都给他买了彩票,没想到突然中了五十万大奖。

第二十六集

彩票不记名、不挂失,很多人都劝勾丽丽自己去领奖,可她毫不犹豫地通知了刘文礼。刘文礼不肯接受,勾丽丽拿出厚厚的一叠彩票交给他,这些都是她替他买下的彩票,一张都不少。她告诉刘文礼,自己“只想活个明白”。面对这厚厚的一叠彩票和那双诚实的眼睛,刘文礼倍感惭愧。

陈玉米在岗上为救孩子受伤,沈市长亲到医院看望他,陈玉米又向领导提出先前多次提出一要求,在学校门前建一个过街天桥,沈市长很为难。

老洪提议,以陈玉米的事件为契机,由《老洪说交通》栏目和交通文艺台共同发起一次捐款活动,为红旗小学的同学捐一座过街天桥,张立伟赞同。

刘文礼其实早就查明了当年撞勾丽丽的人就是交警三大队的贾副大队长,但一直犹豫着没有说出,勾丽丽的诚实让他无比悔恨,他找到张立伟,向他说出了自己的调查结果和以前跟贾副大队长的谈话内容,告诉张立伟,种种迹象表明,吴小丽才是出事那天的驾车者,而那个司机可能只是一个替罪羊。张立伟非常震惊,但仍安排刘文礼继续调查。

张立伟到墓地看望自己的中队长,意外地碰到了吴小丽,他遵守着对刘文礼的承诺,没有对她透露任何信息。

第二十七集

李文墨写电视剧挣了一笔钱,衣锦还乡,得意洋洋地找吴小丁,没想到吴小丁还是坚持要离婚。

刘文礼重新勘察现场、走访当事人,得到一条重要线索,那天晚上的车祸应该有一个重要的目击证人勾丽丽。他找勾丽丽询问,勾丽丽否认。

冯媛媛在岗上执勤,在一辆车上突然跳下一个女人,一边喊着有人打劫一边向她跑来。平时连下夜班都要爷爷奶奶护送的冯媛媛想也未想,就冲上去拦截那辆车,被歹徒刺倒在血泊中。

交警、交通台和出租车司机连动,展开了一场大追捕,在追捕过程中,三大队贾大队长受伤,刘文礼英勇牺牲。

贾全找张立伟谈话,承认自己就是撞倒勾丽丽丈夫的那个人,请求张立伟帮他瞒下此事,并表示,吴小丽那个案子他不会再提,但张立伟拒绝了。贾全自首。

刘文礼的牺牲给勾丽丽的触动很大,觉得愧对这位苦苦追寻事故真相的民警,思考再三,她决定向张立伟说出当晚目击的情景。此刻张立伟也在和吴小丽进行一场激烈谈话,吴小丽承认是自己开车撞了人,但要求张立伟给她三个月的时间,让她把第二条生产线建完,张立伟没有妥协。临分手的时候,张立伟叫住她,真诚地说了句:“我非常非常爱你”,吴小丽轻声回答:“我也是。”

第二十八集

从全局出发,沈市长亲自主持了汽车厂和交警支队的联合工作会议,在会上达成一致意见:虽然吴小丽犯罪事实清楚,但考虑到她有自首情节以及汽车厂的实际情况,给吴小丽三个月的取保候审时间。但张立伟突然提出一个请求,让厂里允许他们开通那条路,与会者无不震惊。

会后,沈市长狠狠地批评了张立伟,张立伟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无奈,指出如果那条路现在不开通,等厂里的第二条生产线上马以后,就永远不可能开通了,并劝说沈市长和他一起,努力开通那条路。

吴小丽坚决反对,沈市长向她宣布了市里的承诺,并从工厂长远发展的角度反复劝解,吴小丽最后还是答应了。

在陈玉米的精神激励下,红旗小学门前过街天桥的捐赠活动进展顺利,一座崭新的天桥终于建成了,孩子们簇拥着陈玉米跑上天桥。

老洪和吴小丁历经种种坎坷,终于走到了一起。

在汽车厂第二条生产线投产庆典的那一天,吴小丽被交警悄悄地接走了。

张立伟一个人徜徉在街边,面对着这座美丽的城市,他百感交集,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辞职的念头,重新走了工作岗位。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