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新蜀山剑侠》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故事源自峨嵋开山祖师长眉真人于峨嵋金顶铸链“紫青双剑”,但紫青双剑初出鞘时,却互相排斥,幸在生死一发之间,紫青双剑分二为一,斩杀魔教大教主。长眉大喜时,竟遭紫青双剑袭击,而紫青双剑亦从此不知所踪……

少女余英男为寻传说中的冰蝴蝶,乔装男儿身,只身远赴峨嵋,途中偶然结识少年奇人石中玉,二人一见如故,并肩上路。南海丁引,少年侠名满天下,矢志荡平魔教,其间巧遇石中玉,二人个性大相迳庭,但反而牵引出与丁引的一段亦师亦友的情谊。其时,魔教也出了一奇材绿袍老祖。绿袍借助丁引的剑剿灭阻碍他统一魔教的竞争对手。丁引不甘遭绿袍利用,设计装伤、引出绿袍,准备一举毙之。结果弄假成真,丁引受重创,石中玉护友心切,立时把丁引送至冰堡疗伤,命运终于让丁引和冰堡主人瑶池碰上了!绿袍杀丁引不遂,反而被丁引的绝技“七夕剑”所伤,余英男误打误撞下却解除了绿袍所遭受的创伤折磨,绿袍强行把余英男留在身边。丁引伤势复原,联合石中玉、李亦奇擒拿绿袍,时绿袍突遭高手攻击,此高人是正道三大绝顶高手之首:昆仑晓月禅师-。

原来晓月竟是绿袍生父,晓月一心以佛法感化绿袍,但绿袍反而决定逆天行事,弑父以求进入修练魔法最高心法:“六亲不认”。晓月终难逃绿袍毒手,而丁引来迟半步,反让晓月的唯一传人金蝉误认为丁引错手杀掉晓月。金蝉决定下山寻找失踪已久的师叔神驼乙休重返昆仑,让昆仑纳入正轨。丁引自晓月惨死绿袍手下后,内疚不已,竟致战志全消,幸得瑶池仙子不惜纡尊降贵,跟丁引一起沦落到底,终为了保护瑶池拔出久未出鞘的七夕剑,但此际七夕剑却嫌弃丁引。瑶池心中泛起唯一扭转乾坤的可能──绿袍老祖。绿袍老祖自魔性大发后,魔教统一之势已成定局。余英男助绿袍的声威,在魔教内勾结同道,铲除异己。瑶池诱使绿袍把丁引收留旗下,利用绿袍来刺激丁引埋藏而久的战志。丁引在绿袍帷下的艰苦岁月中,竟悟出了“以魔制魔”的道理。绿袍万没想到,入魔后的丁引竟是如斯可怕,魔性之强就连绿袍也望尘莫及,绿袍给丁引歼灭。

丁引自“入魔”杀绿袍,发现自己心中魔根已长,决定逃避与瑶池仙子之婚约,而丁引深怕日后铸成大祸,遂把七夕剑传予石中玉,并慎重嘱咐他朝若有异变,石中玉便要不管一切的拔出手中七夕剑斩妖除魔。丁引因降魔而入魔,逐渐深陷魔道,他与瑶池仙子的结局将会如何?他与石中玉的亦师亦友情谊,到了最后,是否能够胜过正邪之间势不两立的原始法则?余英男半生坎坷,历尽苦劫而终致另走偏锋,她如何面对石中玉的真义和金蝉的真情?石中玉、李亦奇这一对难得的知心有情人,在面对丁引的入魔,余英男的偏激行径,金蝉的执迷未悟,此及正邪两道不死不休的抗争,他们最后如何以一颗纯洁无邪的心灵,召唤出失踪一百八十年的紫青双剑,捍卫正道,斩妖除魔!

分集剧情:

第1集

隋末唐初时期战乱频繁,民不聊生,九岁的石中玉在死人堆中寻找食物及对自己有用的东西。一次,耙子落在玉的脚背上,并且钉进了肉里,但玉不觉痛,农民因此视玉为“妖怪”纷纷逃开。黄昏时分,玉刚准备好睡觉的地方,却遇上魔教黑面老祖的护法在洗杀正派人士。护法发现玉而想杀他之际,丁引出现杀死护法。玉求丁引收自己为徒弟,但丁引撕下衣襟帮他包扎脚伤后便御剑离去。九年过去,玉以“卖打”为生,余英男看到被打至满身伤痕的玉深表同情,带他回家疗伤,途中遇上李亦奇。玉偷去余家的东西,预备逃走时,遇见魔教正因紫青双剑而逼迫男的父母。当男面临死亡时,玉挺身而出,但玉不敌,幸亏丁引及时赶到。玉、男趁乱逃走,但二人在途中失散了。玉回去寻找男,见到丁引杀魔教的黑面老祖。丁引看着玉手中的衣襟想起当年,但仍是拒绝收玉为徒。男以为绿袍老祖是“恩人”,磕头拜谢,此时绿袍正要对男下杀手,树林中突然传来丁引的呼喝。原来是李亦奇假装丁引救男。另外,玉被奇抓住了。

第2集

绿袍决定不杀男,并想在她的身上找到紫青双剑的线索。紫青双剑是魔教的克星,销毁它们才能成为魔教第一长老。男不知道绿袍真正身份及用心,故温顺的听受安排。丁引为了除魔,想找天刀老人,但找不到,却遇上朋友乙休。乙休告诉丁引,天刀老人曾说丁引注定要有一段七世姻缘。玉被奇抓着回到仙堡,路上玉想尽办法逃跑,但都没有成功。江湖上突然死了八十一名正道侠士,杀人者身穿红袍,众人估是魔教的赤发老祖。正道人士推举昆仑派的晓月禅师及刚刚除去黑面老祖的丁引为首领,一起驱魔。丁引却爱独来独往追寻赤发老祖的行踪。晓月禅师要闭关,于是命令弟子金蝉下山寻找师弟乙休,盼他能说服丁引共同担当重任。蝉下山后遇到奇与玉,并遭到二人戏弄。乙休不但不帮蝉,反而引以为乐,当听到蝉转述晓月之话后,更扬长而去,并在临走时点出玉、奇及蝉了三人的命运,但三人不信乙休的话。

第3集

奇带着玉回到仙堡为久病的仙婆婆治病,但仙婆婆及瑶池仙子都斥责她行为荒谬。仙婆婆垂危之际再次警告瑶池不可以离开冰堡,否则必亡。玉被放出仙堡,玉庆幸之余,与奇产生了一种连自己也不敢承认的感情。奇藉口打探江湖动态而离开仙堡,其实想寻找玉的下落。丁引终于找到赤发老祖,二人决斗之际,突然间一道剑光出现,赤发老祖死了,丁引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帮了自己。男见绿袍用剑光杀死赤发,故希望能够学到绿袍的武功手刃仇人,绿袍拒绝男的要求。绿袍暗暗庆幸自己假丁引之手除掉最后一个障碍,但与此同时也感到自己势必要与丁引决一死战,于是他更加迫切的要找到紫青双剑。

第4集

玉听到丁引杀死赤发的消息,对丁引更是佩服。玉在市集上与男相遇,二人欣说离别后的情况。男根本不知道紫青双剑的事,所以绿袍想尽一切办法也不能从她的身上得到关于紫青双剑的任何线索。奇看到玉与男一起,欣喜之情化为嫉恨,故百般戏弄男。江湖上找紫青双剑的人仍在寻找余家的后人,男遇到危险,幸亏绿袍救了她,并开始传授她武功,但坚决不肯当她的师父。丁引知道赤发并不是自己所杀的,所以江湖人士的赞扬犹如恶骂一样让他无脸见人,在得知绿袍老祖成为魔教教主后,就知道自己被绿袍利用,悔恨之余,终日饮酒自虐。玉遇到丁引,而丁引拿着自己当年给玉裹伤的衣襟感慨万千,自言一生自负,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戏弄过。玉看着丁引痛苦自残的样子,想帮他,而玉无意中听到瑶池仙堡有各种治病灵药,于是便带丁引去仙堡。

第5集

奇跟踪玉,当见到丁引要来仙堡时,连忙赶回转告瑶池仙子。瑶池心中一动,询问丁引病因,奇也说不出为什么。绿袍得知丁引的行踪,便带着男去仙堡。绿袍想说服丁引归其门下,若丁引不肯就范,便杀之。晓月禅师闭关难动,却突然叫金蝉去瑶池仙堡。乙休想追上丁引,岂知被绿袍所阻。乙休气愤地说最终统领魔教的人是男。玉带丁引求见瑶池仙子,但仙堡灵光燃尽也没有见到瑶池仙子。原来瑶池仙子在暗中看到丁引后竟感到难以遏制的心慌,所以只是命令奇将丹药交给丁引。丁引却不理丹药突然精神大作地跳了出去,真正的与绿袍老祖正面相对。宿命的死敌,无形的杀气立刻笼罩在二人身上,令周围每一个人都窒息。

第6集

丁引装病就是为了引出绿袍,二人打致两败俱伤。乙休告诉绿袍,只要他杀死自己的父亲就能达到魔界最高境界,绿袍闻言吃惊,然后带伤与男离去。丁引被玉等抬进仙堡,瑶池替引疗伤。男找玉,但玉坦言对男只有兄妹之情,对奇才有爱情。男痛苦万分,在离开的时候听到乙休对丁引说绿袍的父亲是晓月禅师。蝉对男产生了无限的同情。男最终回到绿袍身边,照料他的疗伤,但又受到魔教众人的歧视。

第7集

丁引在仙堡养伤,不由自主地与瑶池发生感情。瑶池在丁引的带动下第一次走出仙堡。绿袍伤愈后,发动正道魔道的嘶杀,但始终有一种无法达到魔界最高境界的困扰。男最终也告诉绿袍晓月是其生父。丁引伤愈,始发现自己不愿意离开仙堡的原因,他又惊又怕,在听到绿袍的种种行为后,终于下决心离开,并且告诉瑶池天下魔道平定之后,他一定回来找她,而玉对奇亦作出承诺。瑶池目送丁引离去,心也似乎被带走了。瑶池在翻看仙婆婆遗物的时候,蓦然发现了自己的生辰八字,上书她一生中最大的危机就是一段七世宿命的情缘,只要碰上意中人,快乐背后紧随而来的是一场悲剧,一场可怕的灾难。

第8集

丁引带着玉、蝉上昆仑山找晓月,路上开始传授玉武功,但却不肯收他为徒弟。蝉则日日念经,他只希望能够早日剃度落发。由于思念玉,奇私自离开仙堡。玉看到奇,两人快乐无比。绿袍将教物交给偷天护法管理,然后带着男偷上昆仑山。他在暗中看着晓月禅师闭关的大门,心中久久的下不了决心。另一方面,丁引决定留下来保护晓月禅师。男看到随丁引上山的玉及奇,她唯一发泄自己痛苦之方法便是不分昼夜的练功,绿袍把奇抓来让男亲自下手杀死对方。

第9集

男面对奇无法下杀手,绿袍要动手反被男阻止。玉四处寻找奇,而丁引感到绿袍就在附近。晓月向丁引讲述与儿子分离的原因,就是因为知道儿子会有这样的一天,而把他送到书香人家寄养,岂料天命难违,为了不让儿子真正的进入魔界,他已经准备自杀。丁引带玉找到绿袍,再次与其交手,但二人都有所保留。玉被迫与男交手,二人感到对方的武功突飞猛进。男回到禁固奇的地方,奇告诉她即使自己死了,玉也不会爱他。男痛哭,绿袍出手将奇打得半死,男不忍杀奇,绿袍便劝男送奇回去。蝉劝男离开绿袍,但男不肯。玉发现了昏迷的奇,又惊又喜,急找丁引救治,但丁引说只有晓月才救到奇。

第10集

蝉不想晓月救奇,因怕晓月会因此功力下降,不能应付绿袍,但晓月却认为天意难违。丁引守护晓月,玉警惕的守在门外,蝉则念经。绿袍暗中看着晓月替奇冶病,始终不能下手。魔教因教主不在,出现内讧,群魔乱舞,偷天护法甚至传言绿袍死亡的消息,然后自己当教主。绿袍赶回与偷天护法动手,竟发现对方的功力远非自己平日所知,原因是偷天护法比绿袍早一步杀掉自己所有的血缘亲人。魔教内讧江湖人士尽知,纷纷趁虚而入。丁引也认为这是一个好消息,欲带着伤愈的奇及玉离开昆仑山,另一方面,蝉竟发现晓月倒在血泊中……

第11集

丁引和玉护送奇下昆仑山时,突然被蝉带领的众僧追上拦住。蝉当众指着丁引说他是杀晓月的凶手,群僧一拥而上。丁引让玉和奇先走,自己摆脱了众僧来到晓月尸体身边,当众僧赶到这里,丁引呆了半晌一言不发而去。绿袍杀死昆仑三个弟子后,终于领悟到魔教秘笈《魔狱突天诀》。男突然出现在绿袍面前,二人见面后不胜感慨,绿袍在昆仑山练《魔狱突天诀》,男为他护法练功。丁引找到绿袍,听过绿袍的话,丁引知道自己错过了救晓月的机会,甚至是帮着绿袍害死晓月,加上男说出一番刺痛丁引内心的话,丁引毁千年古树而去。昆仑大会上,群僧发誓杀丁引并选举掌门。当蝉要出示“掌门遗嘱”,突然已有人先拿出遗嘱当众展出。

第12集

蝉最终也呈上“掌门遗嘱”,结果大家不信,还因保护掌门失职,被派往到后山和呆僧给晓月扫墓。呆僧告诉蝉,只有师叔乙休才能拯救昆仑,蝉决定下山找寻乙休。绿袍练功,险被蝉发现,幸而男暗中帮助下,蝉才没有发现绿袍。为了领悟魔功要诀真谛,绿袍和男暗中回魔教魔狱通天洞。通天洞里,绿袍练到“血诀”时,需要处女之血,欲对男施暴。男答应两日后委身相报绿袍,并偷偷逃到外处寻找玉。在小镇上男和玉夜晚痛饮,男决定酒醉后以身相许,但玉被图财的店小二在酒中下药醉倒。男给玉服下解药后静静守候到天明,然后离开。玉醒来时不见男,痛斥奇给自己下手脚,赶走男,奇一气回仙堡。当玉抓住店小二发现是误会的时候,急忙追赶奇,却看到白道中人围杀丁引。丁引拔不出七夕剑,玉拼命救出丁引,却发现无意中已将七夕剑收到手中,丁引拒绝收回七夕剑。丁引气血交错,性命危在旦夕,玉想到瑶池仙子可救丁引。

第13集

往找乙休途中,蝉发现烂醉如泥的丁引,善良的蝉一会相劝,一会埋怨痛斥丁引,两人竟相伴而行。男含泪失身绿袍,经男悉心照料,绿袍功力已到八成。玉来到仙堡求见瑶池,奇和玉作对,玉情急之下偷入仙堡内的密道,奇怕玉被密道暗器所伤,违背门规也进入密道。玉、奇二人在密道中同时被暗器所伤。奇告诉玉,原来瑶池也有苦衷,现在正逢二十年一遇的阴阳合位时期,瑶池必须以独门内功护住内宫冰焰,否则仙堡将化成冰水。密道开始收紧,无数冰箭即将将他们万箭穿心。

第14集

生命将尽,玉、奇二人拥抱在一起,没想到二人接触,阴阳合一,密道内冰箭凋落,二人冲出密道,随后被当做叛徒擒获。偷天护法终于进入通天洞见到绿袍,发现自己不是绿袍的对手,当即俯首称臣。绿袍整理魔教,扶亲杀异,渐渐统一魔教。绿袍传授男魔教功夫,男发现自己已有身孕,但没有告诉绿袍。乙休撞到丁引,辱骂戏弄之,蝉挺身保护,被乙休尽情捉弄出气。蝉的忍耐程度终于让乙休动心,乙休无意发现蝉的掌门遗嘱,看着倔强的蝉,乙休不禁连连摇头。奇用诡计骗过看管的师妹,帮着玉闯进仙堡内宫。玉和奇闯进内宫也闯下大祸,瑶池仙子心神分错,冰焰即将熄灭。瑶池道出丁引的伤势只能在冰堡里治愈,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仙堡开始融化,过不久将化做一片冰水。

第15集

奇和玉突然想起密道经历,以毒攻毒阴阳合一护住了冰焰。在奇和玉的鼓励下,瑶池决定出堡寻找丁引。小孩向丁引扔东西,丁引也恍若不知,蝉对丁引非常担心。丁引独自流浪,蓬头垢面已不为世人所识,眼看着绿袍成为天下无敌,魔教猖獗。魔教爪牙因为看见丁引背后剑鞘,围攻丁引,偷天护法在男的指令下救得丁引一命,丁引受尽侮辱当街晕死过去。蝉被乙休扔进妓院,在妓院出尽洋相,使全城的人都来看蝉。没想到蝉对捉弄自己的妓女讲了一番经论后,妓女即时入庵成道,蝉变成了城中名僧,大户人家纷纷邀请蝉讲道说法,金蝉求乙休带他赶快离开。冰焰在玉和奇的阴阳合一中继续燃烧。瑶池终于走出仙堡,在堡外见到一又脏又臭的乞丐,那乞丐望着瑶池,却正是丁引。

第16集

丁引来到仙堡遇上瑶池即掉头走,因为他觉没脸见瑶池。看着丁引的惨状,瑶池决定紧跟着丁引。丁引发现无法摆脱瑶池,他索性在路边的破窖里住了下来,并用尽各种方法希望将瑶池气走。他在街头偷食时被人逮住,却声称瑶池是自己的妻子,让瑶池拿钱来赎自己。瑶池将丁引赎了回来后,跟着便搬进了破窖。她告诉丁引,既然当众称自己为妻子,那么她就当这是丁引的求亲,但丁引仍然颓丧。冰堡在奇和玉的保护下终于度过难关,他俩便追赶瑶池。乙休将蝉送到庙里,让他尝足做高僧的滋味。魔教庆典,绿袍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对手,但他不感到高兴。奇和玉终于找到瑶池,却发现她荆钗布裙,再也不是以前的仙子模样。

第17集

瑶池心痛丁引沉沦,玉带来的七夕剑使她又有了希望,她将七夕剑放在丁引面前,丁引却将剑送到酒铺里换酒,瑶池伤心离去。男想打掉肚里的孩子,那胎儿的生命力却强得出奇,这时男遇见了奇和玉,两人间的亲密使她怒火中烧,回到魔教后,男对绿袍亲热了许多。瑶池终找到绿袍,她知道丁引消沉的原因是因为绿袍,而绿袍相信丁引是其对手,于是瑶池和绿袍私下达成了协意。偷天护法想讨男的欢心,私下加害奇和玉,却在要得手时被男击成重伤。奇和玉心无芥蒂,立刻将男当成了朋友,两人的温情终于使男将藏在手中的毒药收了起来,她本来是想亲手杀死二人的。

第18集

男在痛苦中去找城中新来的高僧告白,说了半天话才发现高僧就是蝉,而蝉的“掌门遗嘱”,令男心里一动,那是绿袍一直在寻找的昆仑掌门信物。为了利于自己的复仇,男帮蝉逃跑,乙休拦住他们,乙休告诉蝉,真正的苦难才刚刚开始,但乙休希望蝉多经历些苦难沧桑,因为真正的道不在佛前只在人间,然而蝉不相信乙休,因为已经被他捉弄了太多次。丁引在行乞里有人扔给他瑶池的凤钗,他不要,那人告诉他明天会送来更好的东西——瑶池的眼睛。丁引回去拔自己的剑,却仍拔不出来,他终于见到绿袍并请求他放了瑶池。绿袍要丁引交出七夕剑,丁引毫不犹豫地送上,然后绿袍要丁引加入魔教,做自己最卑微的一个属下,丁引也答应。

第19集

丁引成为男的手下,最底层的一个打手。绿袍却没有释放瑶池,他告诉丁引,现在的丁引只是一个打手,故他没必要履行承诺。七夕剑被挂在魔教大堂上,绿袍称丁引拔出剑的时候就是他释放出瑶池及与丁引做生死之斗的时候。绿袍开始闭门修练,等待与丁引玩死亡游戏的一天。男借着与他的亲近,将魔教的实权控制在自己手里。奇和玉混入魔教总舵相救瑶池,瑶池却不愿随他们一起出去,当知道丁引所做的一切后,瑶池苦笑落泪。绿袍开始有意让丁引随大队人马去杀人打劫,丁引像活死人一样跟着去做,却发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愉快。乙休终于出手阻拦丁引杀人,他实不愿看着悲剧结束在丁引身上,可是乙休被丁引打得全无还手之力,丁引告诉乙休,他要以魔制魔。

第20集

魔教百年庆典上,绿袍将瑶池拉出来羞辱,丁引却走上大堂,摘下了墙上挂着的七夕剑。绿袍知道决战的时候终于来临,丁引身上发出的杀气让他生了怯意,他将决战推在三天后的蜀山顶峰,并且仍然扣住了瑶池。玉和奇发现丁引和以前不一样,昼伏夜出,而且再也不用七夕剑。偷天护法告诉男,绿袍是杀死她父母的人。绿袍在蜀山顶峰埋伏了手下一试丁引身手,丁引毫发无伤,但绿袍却觉得胜券在握,因为丁引没有拔剑出鞘。决战前夕,男告诉绿袍已有了他的孩子,绿袍心神大乱,但是丁引果然拔不出剑来,被绿袍占尽了上风,但在最后关头拔剑奋起,绿袍战败重伤。绿袍看见丁引的狂态,恍然大悟,丁引才是真正的魔道第一人。男让手下收殓了绿袍,从今以后男便是魔教教主。瑶池终于和丁引团聚。晚上,丁引心情沉重地解下七夕剑,他知道除了在瑶池性命攸关的那一刻,他再也拔不出这把剑。

第21集
魔教众人想争夺教主之位,男为了自己的安全,与偷天护法达成交易,恢复他的职权。偷天护法当众杀死四位教中坛主,魔教众人在此情景下,不敢刁难男。丁引陪瑶池回到仙堡,正道中人皆来拜贺,丁引摘下七夕剑,回绝了正道中人要他主持正道的请求,玉此刻告别丁引,他想独闯江湖,铲除邪教余党,但玉拒绝奇同行。蝉得知男做了魔教教主,便直闯魔教想当面劝说男,不料却被偷天护法等人抓去。男希望能和玉在一起,于是男找藉口,由几位护法陪同行出魔教。乙休得知蝉被护法捉去,便只身前往,路上遇到男等人,男方知蝉被自己手下所抓,只是碍于身分而没有答应乙休放人的要求。玉斩了邪教各小魔头,被一些习武爱好者推崇为帮主,这些人包括盗贼、秀才及杀人犯等。乙休碰到了玉,玉当即决定和乙休去救蝉。

第22集

玉与手下去救蝉,却损失了一半的兄弟。蝉定要见男问个明白,于是蝉夜闯卧室,男称自己是被偷天护法所迫,求蝉设法除掉护法。丁引与瑶池决定择日成婚,邀江湖中人共聚,并打算从此永居仙堡,奇派请柬之余,亦去找玉。乙休不忍见蝉不顾性命去杀偷天护法,以武功将蝉困在房中。护法知道蝉的计划,欲借蝉之手杀死男,可是在关键时候蝉却未出现,护法害怕自己计谋被人看出,找藉口离开男身边以图自保。江湖中的七大门派都接到了丁引的请柬,玉的手下欲替玉讨来一份请柬才能显出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他们抓到奇。男想借丁引成婚之时,正道中人云聚,借正道中人的手除掉对自己有所图谋的护法,她让蝉为自己讨到请柬,又对魔教等人说要引发正道内乱,以报绿袍的仇。丁引发现面对瑶池所做的菜肴全然不知滋味,倒对血腥生肉有点好感,习剑时觉乏味无力,他并不知自己魔性已发。奇见到玉兴奋之极,玉手下等人才知道玉的师父是丁引,转眼间,玉的手下拉来亲朋好友,男女老少都要加入他的帮会,玉无奈只得答应,结果全城的人都认他做帮主。

第23集

蝉为男偷走奇的请柬,乙休感无奈。玉、奇及江湖中人开始往仙堡去。途中许多人加入玉的帮会,而众人看出奇的心思,都称她为帮主夫人,玉为此和奇发生了口角。丁引自知陷入魔道,魔性发作时便有杀生的念头,为不让瑶池难过,及在夜里魔性大发,丁引每夜都于冰峰下打坐。男通告魔教众人,于瑶池仙堡里会集,其实男想将异己一并清除。偷天护法知男阴谋,而偷天护法打算借男之手杀其他护法,再趁乱杀掉男。各路人士相继到达仙堡,丁引发现已不能控制自己的魔性,为不在众人面前出丑,不顾待客之道,夺门而出。冰峰下,邪教一女坛主正赶往仙堡,丁引病发,竟对魔教女坛主心起了邪念。婚礼如期进行,男做好了准备,将毒药撒在酒坛里。丁引和瑶池仙子正欲拜堂,丁引感到魔性又起,弃婚而逃。

第24集

丁引逃婚,众人中毒,玉认出乔装打扮的男,偷天护法趁乱大杀异己及正道中人,瑶池仙堡一片大乱。奇和玉力保正道人士。蝉挥泪向男出手,瑶池自断血脉,偷天护法引火焚身,险些丢了性命。奇取出仙堡丹药,救了乙休等人,正道人士十分感激玉。蝉在冰峰下无法对男下手,跳入千年冰河。奇照顾瑶池,故不可随奇离开仙堡。时而清醒时而病发的丁引挟持着魔教女坛主远去。玉成了江湖中人的救命恩人,故平民百姓都尽入玉的帮会。蝉掉入千年冰河被路人所救,清醒过来的蝉冷酷无比。奇看着瑶池终日思念丁引,感心痛,于是她决心替瑶池找回丁引。男在仙堡把异己铲除后,她成了一个真正的魔教教主。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男打开魔教密室,取魔教历代教主的骨粉,习练魔教毒心九脉。

第25集

丁引按捺不住对瑶池的思念,回到仙堡偷偷看望瑶池,奇发现丁引,眼见丁引魔性又发,跟踪而至,知道了丁引的秘密,为了瑶池,奇不顾仙堡禁令,拿走仙堡武功内经,并将瑶池带离仙堡。天下正道欲报瑶池之仇,推举玉为领路人,玉虽对邪教痛恨,却对男还是下不了狠心。此时,蝉出现及声称心再无牵挂,要亲自杀死男。蝉不顾一切,直闯魔教,玉不放心蝉,率正道人士紧随其后。奇带瑶池到一城镇,借住在一秀才家中。当奇知道玉挑战魔教,心中放心不下,携仙堡内经追随而去。蝉独闯魔教,直抵法门,男刚开始习武功,自知不是蝉的对手,始终不肯出来。玉赶到,正邪两道蜀山对峙,蝉趁乱闯进男的卧室,虽见男娇媚柔弱,但蝉仍出掌,男中掌而倒,泪水潸然流下,蝉看到男有了身孕。玉等人还正在与魔教众人对峙,但见蝉落泪而出,而蝉更拔剑护卫魔教。

第26集

江湖中人以为蝉中魔教邪毒,人人避之。蝉为男保守着男怀孕的秘密。男腹中的胎儿异动,就是吞食历任教主的骨骼,以练内功,仍无法止住腹中的疼痛。在阴错阳差下,她舌尖沾到绿袍老祖长袍上的血迹,丹田之气顿生,婴儿也不再燥动。男与玉见面,玉怒斥她自甘堕落,在玉的劝说下,男答应重整邪教。正道中人要向魔教展开进攻,魔教中人一致要求血洗江湖。男通知玉,暂不要对魔教展开攻势,玉知清理魔教实非易事,他召集正道人士,说服他们筹备三个月再行此事。男到野外自行待产,却碰到了奇。两人交手,奇看到了附在男身上若隐若现的绿袍老祖,男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气脉,打伤奇。玉得知奇被男所伤,又听说绿袍时隐时现,惊讶气愤之下,只得顺应正道人士提前对付男下手。蝉不知其中情况,他通知男让她先躲起来,男以为玉欺骗自己,伤心之余,更扑入蝉怀中。蝉自此为了男而阻挠正道,乙休怕蝉陷得太深,便强拉他剃度为僧,然而在剃度之时,蝉却不知去向。

第27集

玉欲讨伐邪教,江湖一些支流帮派,纷纷要加入其中,并推举玉为帮主。奇取出瑶池仙堡内经,指点玉习练。玉发现丁引偷望瑶池,逐询问丁引逃婚的原因,丁引不便回答。当他得知玉欲讨伐魔教,便将自己的内功密诀告知玉,并告诫说魔教一定要除,不论魔头最终会是谁。魔教欲先发制人,男虽为教主却阻拦不住,为了玉的安全,男施计令蝉向玉通风报信。玉执意要挑战魔教,于是蝉和玉大打出手。玉不忍伤蝉,险些受伤,奇情急之下,放出暗器,蝉只好逃走。男带领几名护法夜闯玉家,几位护法缠住玉,男直奔奇房间。奇和瑶池不敌男,丁引此时出现,与男过招,丁引看到了附在男身上的绿袍,而面对男的气脉,丁引身体内的魔性也按捺不住,玉赶到,丁引此时魔性已不可控制。男和奇此时却不约而同的保护起玉,丁引强压魔性,夺路而逃。男想起绿袍遗言,她告诉玉离丁引远一些,玉反以为男调拨离间。瑶池看到丁引,逐追随而去。在野外她看见丁引与一魔教女坛主在一起。

第28集

蝉受伤,只得在魔教中养伤,男照顾蝉,江湖则传言蝉贪图美色。玉的帮中内讧,奇提醒玉不能放任教众,玉通令天下,凡帮内人士不可自相残杀,对魔教开始进攻的日子就要到了。玉闭门修练,奇代为处理帮内事务。丁引将全部正道武功传给玉,并说自己以后不会再来了。面对瑶池,丁引只能说自己曾经付出真感情,只是天意难违。在攻打魔教的大会上,江湖各派都为自己的利益发生了口角,玉这才明白正道人士不过如此。吵闹之后,进攻的计划只得放弃了。男想统一江湖,她更说服蝉率魔教中人向峨嵋进攻。乙休痛斥蝉弃善从恶,可是对于蝉说的话,他却无言以对。峨嵋分裂,乙休无力挽救,但蝉亦做不成帮主,有部分峨嵋人士投靠了玉。

第29集

赤发魔女迫男退位,原来魔女是赤发老祖的女儿,现在要讨回被绿袍老祖杀害窜位的血债。赤发魔女便是那个爱上了丁引的魔教女坛主。男自知不能和丁引作对,她告知玉,丁引是大魔头,玉不予理睬。奇和玉错杀了正道人士,玉以为这一切都是男的计谋。男自知丁引魔性大发,势必会来夺教主之位,另一方面正道人士也不会放过自己,此刻只有蝉是自己身边的人了。蝉感觉到男对自己没有爱,但他仍不能自拔。魔女的出现各派掌门相继死去,江湖大乱,不过投靠玉门下的人倒越来越多。正道中人有怀疑玉与魔教勾结,意欲吞并江湖,独霸天下。玉不善言词,幸亏奇平息众怒。奇劝玉要退隐,否则就要统一天下,由于玉教众太多,引起朝廷注意。一日圣旨到,玉被封为钦命教统,此乃朝廷安抚的缓兵之计。江湖上更认为玉是想贪图钱财,独霸天下,武林中人纷纷离教,倒是平民百姓张灯结彩。玉意识到江湖险患,他想和奇独行天下。

第30集

玉不愿意天天缠绕着琐碎的事情里,他毅然要解散帮会。男知道玉不理江湖事,顿觉失去了心里的支柱。玉未能将帮会解散,反使教众争夺帮主之职。男对付赤发魔女,通令江湖,谎称邪教内历任教主骨骼被盗,要捉拿赤发魔女。正邪两道纷纷寻找,期望能得到骨骼增强武功。奇召集帮内一些老者,清理败类。玉得知后怪奇惹江湖闲事。在玉及乙休的安排下,正道高手汇集蜀山,准备与赤发魔女一战。男亦带领邪教高手前往蜀山,因为她明白,能杀赤发魔女的人不多。丁引突然出现在玉面前,要玉将其杀死,玉不忍下手,奇拔剑刺去,赤发魔女将丁引救走。天刀老人赶往蜀山,为了江湖正道,他说出魔头丁引只有紫青双剑可以对付。玉发誓不论对方是谁,只要是魔头就不会再手下留情。赤发魔女被众人包围,就要被降伏之时,丁引出现,魔性大盛,杀江湖正道数人。男不敌丁引与赤发魔女,更使胎儿流产。

第31集

被天刀耽误的玉终于赶到蜀山绝地,只见一地尸骸。丁引正打算向男下杀手,玉不敌丁引,但丁引仍然放了玉一条生路。玉和奇抢救了垂危的男下山,但男以为玉会向她痛下杀手,于是男向他偷袭,谁知重伤之后男失去功力,对玉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丁引为赤发魔女疗伤,瑶池远远看着丁引与魔女打情骂俏,令瑶池怀疑丁引对自己的感情,因为他对自己从未这般亲热。赤发知道丁引只是用自己来补一时所需,从没真正在意过自己。她问丁引为什么要来救她,丁引推说他的女人绝对不可能被别人杀死。丁引想起仙堡,在这个时候天该下雪了,瑶池又会闭关练功,他很想回去。男夺路而逃,回到魔教的根据地,却发现偷天护法在这段时间已经完全控制了魔教的局势。

第32集

男知道魔教中、人人心怀恶意,她唯一可依靠的人只有蝉。为逼迫蝉为自己卖命,她假意与蝉亲热,却在蝉身上种下了极厉害的蛊毒,但在事后告诉蝉,一旦她死去,失去控制的蛊虫便会反噬蝉,而蝉死了的话她也会有同样的下场,此刻开始她与蝉成了生死与共的人。蝉愤怒之极,他已经厌倦了与男这种毫无结果的纠缠,当即打算离开。男不能失去最后这张牌,控制蝉身上的蛊毒发作,蝉在生不如死的时候打算要与男同归于尽。偷天护法一直在跟踪男的行踪,在这千载难逢之际,偷袭魔教总坛,打算将男消灭。男对付蝉已经耗尽了力气,只能束手待毙。紧急关头,蝉保护男逃出总坛。蝉重伤将死,男照顾蝉,但蝉已了无生机。

第33集

蜀山一战后,跟着玉的一帮乌合之众终于烟消云散。男找玉,希望玉能救蝉。玉主动问天刀在什么地方能找到紫青双剑,天刀说剑一直在铸剑的长眉真人手里,而乙休挽回蝉的性命。天刀告欣瑶池天意令丁引不再爱她,瑶池失望地离开。天刀对乙休说这其实是谎话,藉此希望瑶池能得到解脱,他猜测天刀草可能对已入了魔的丁引有用,这番话却被奇听见。瑶池在江湖游荡而晕倒,有一个人到她身边为她调息运气,然后悄悄离开。瑶池醒来时发觉丁引来过,奇找到瑶池,告诉她天刀是在说谎,而且天刀草对丁引有用。瑶池觉有了希望,她宁可信丁引入魔道,也不愿推去这份感情。小镇上,丁引对赤发温柔之极,赤发看出事有蹊跷,怀疑丁引见过瑶池,赤发因妒忌而狙杀路人泄愤。丁引因此更加烦恼,两人冤家对头般大打出手。丁引忽然住手,看着刚才伤及的路人,苦笑道这大概就是魔道了。

第34集

蝉醒来,男不知如何面对他。天刀向乙休说这两个人的命天生就是要缠在一起。蝉想离男远些,但两人身上有同一对蛊,到那里都心意相通。天刀悄悄告诉乙休,蝉和男纠缠入骨,男命里的五苦三悲蝉也得扛着。男不接受蝉的那份情,却被那份善良打动。她终于不想再过这种遮遮掩掩的生活,想起在魔教造的那份孽,她想给那些和自己一样家破人亡的人一个交代。她只身回到魔教,偷天正要登教主之位,魔教众人聚集大堂,见了男,只当送到砧板上的一块肉。蝉得知此事后,抢光了一个兵器铺里的刀,即赶来要相护男,男对着剑拔弩张的魔教部下,却说以后再也不用刀了。

第35集

男告诉从前的手下,她今天来想做回魔教教主,然后便放弃与白道一切的恩怨,解散魔教。魔教众人向男衷心跪伏,因他们也厌倦与白道兵戎相见的日子,偷天知大势已去,即逃走,男重登魔教教主之位。男解散了魔教,魔教众人最后一次在昔日神圣的魔尊殿里大宴宾客,有人建议男嫁给蝉,男却告诉部下,蝉是她最好的哥哥,蝉苦笑。魔教烟消云散,正道中人却认定这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大阴谋,更加勤学苦练,制订一系列计划。瑶池和奇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天刀峰下。男和蝉离开了魔教总坛,蝉建议男为了自己的生活而把魔教总坛这片地方卖掉,男却知道丁引仍在,故不是适当时候考虑自己的生活。

第36集

玉是白道中唯一相信男解散了魔教的人,他在山道上等候着男出现,两人见面,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他们都明白,现在要消除最后一个隐患,竭尽全力地寻找紫青双剑。瑶池和奇登上峰原,同时发现了长眉真人和天刀草的踪迹,天刀草一现即逝,长眉真人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奇建议去追长眉真人,瑶池却不想制住丁引,她摘下了天刀草,却看着长眉消失在绝地之中。丁引告诉赤发,二人必须分手,他的魔性大长,迟早会杀了她,赤发对他却有一种飞蛾扑火的热情。瑶池回到仙堡,天刀草需要仙堡的冰焰维持,而仙堡也因此会成为常人无法生存的极寒之地。瑶池遣散了仙堡里的部下,但她请求部下若在江湖上看见丁引时,一定要让他回仙堡。瑶池逼着奇离开,她觉奇的机敏,最有可能找到不知踪影的丁引。奇离开冰堡,却发现刚离开冰堡的婢女死在冰峰之下,她想回去向瑶池报告,但冰堡已经被瑶池封上,以她的功力无法打开。

第37集

玉、男寻找不到紫青双剑和丁引的下落,却碰见仙堡的人,得知瑶池在仙堡等候丁引,他们也决定前去。玉和瑶池一样希望天刀草对丁引有效,实在不愿意因任何原因与丁引相残。玉知道男对自己还抱有一丝希望,玉索性与男接近,想让她知道自己没什么特别,结果弄巧反拙,被前来求援的奇撞到。丁引和赤发到了冰峰之下,赤发知道丁引一旦和瑶池见面,自己就会永远失去他,所以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丁引终于忍不住扔开了赤发,赤发绝望至极,对丁引使出了染有剧毒的暗器,丁引出手还击,无意间将赤发打成重伤。丁引后悔之极,他守在濒死的赤发身旁,终于失去了见瑶池的勇气。玉一行人到来,看见丁引呆呆地守在死去的赤发身旁,他将七夕剑给玉,再次请求玉杀了他。玉剑指丁引,忽然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浮上心头,昔日他不知痛楚心酸,今天他痛楚得倒在雪地里呻吟惨叫。丁引不愿看见玉这个样子,他叫玉走开,自己下手……

第38集

玉痛苦不堪,奇一直在玉身旁,男看见两人之间的样子,终于完全绝望了。天亮时玉发现七夕剑插在雪上,丁引却仍然活着,丁引告诉玉,他必须去见瑶池,玉笑了。一行人终于到仙堡,丁引服下了那株凝聚着瑶池心血的天刀草,大家等待着奇迹的发生。蝉为丁引和瑶池念经祈祷,男靠到蝉的怀里,蝉的念经声没有断过,但泪水也没有断过。事与愿违,赤发虽死,丁引对那个爱憎分明的女子却刻骨铭心,天刀草对他也失去了效力,丁引的魔性一发不可收拾,瑶池让玉等人离开冰堡,自己放下冰堡的机关,将自己和丁引封在冰堡之中。奇等人打算去找紫青双剑,劈开冰堡,救出师父和丁引。冰堡里的丁引终于安静下来,但丁引已经成为一个为了自己不择手段的人。他让瑶池知道了身为女人的幸福,也就此得知瑶池对他从未放弃过希望,因此冰堡的机关也留有余地,于是在玉四人走后,丁引用最后剩下的一点温情与瑶池相聚,然后破堡而出,瑶池失望之极,练成了冰堡中十几代掌门都没成功的忘情诀,因为练成此功必须得对人世完全失去希望。

第39集

蝉找到了乙休,问他紫青双剑的所在地。乙休对蝉说找到紫青剑的时候,就是失去爱人的时候,而找紫青双剑,就得去找长眉真人。蝉对男说出此事,男却说绝不会离开他。丁引出冰堡之后,已经是一个盖世魔头的心态,但倍感孤独,丁引想找到自己的同道,但邪魔歪道也害怕丁引。丁引找到乙休,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一个朋友,而且告诉过自己很多有用的事情。乙休却闻风而逃,丁引愤恨交集,终于在长城边将乙休追上,他追问乙休为什么要躲着自己,乙休苦笑。丁引追问自己今后的命运,又问乙休今天自己会不会杀了他?乙休却告诉他天下没有人能真正知道自己的命运。丁引慨然之极地离开,却瞥见乙休脸上的怜悯之意,以前他与乙休相处不好,并非因为乙休的臭嘴,而是因为乙休怜悯地看着自己,现在乙休脸上的这丝怜悯终于让丁引出剑。蝉终于找到了乙休的尸体,人人都想到,既然丁引连乙休都能杀,那江湖上就没什么人他不能杀了。

第40集

玉等人终于来到长眉隐居的极度魔界,长眉告诉四人,紫青双剑在许多年以前就已经流散人间,现在早已化成了两个人,只要他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天命就会把这两人还原回剑,去了结天定的宿命,只是剑不能再还原回人,得等待下世的投生。蝉忽然明白了乙休所说的话,他请求长眉不要说出那两个人的名字,但奇的好奇心极不可抑制,她尽费心机,终于骗长眉把那两个名字说了出来,原来她就是紫。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