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两妻时代/第三类暗战》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讲述一个男人于两个女人之间的故事。在剧中欧阳震华和汤盈盈原本是一对夫妻,但后来要离婚分家产,两个冤家对头还经常闹出不少的笑话。而梁靖琪则扮演欧阳震华的情人,两人会展开一段往年恋。

江海泉(欧阳震华饰)忠厚老实,虽是婚姻介绍所老板,但蜜运总是欠了一点点。在一次偶然机会下遇上刚失恋的缪铃(汤盈盈饰),泉立即从旁开解,让铃顿时忘却爱情伤口,在相处短短半年后便答应与泉结婚。当泉自以为是世上最幸福的丈夫时,却发现铃与前男友旧情复炽,愤然决定与铃离婚。

可惜问题越弄越大,铃感受屈拒绝搬离大屋,泉在无计可施下竟与过埠新娘招扬(梁靖琪饰)假结婚,让扬无条件搬入大屋,希望合力与铃斗到底,谁知泉发现扬原是江湖大佬的阿嫂,真名叫吾尔乌焦……泉对两个截然不同性格的女性都动了真情,三人共处一屋令泉举步维艰,夹在女人窝中完全无法招架……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离婚夫妻江海泉与缪铃二人在家中「开战」,二人均想置对方于死地……时间回溯至三年前两人尚未相识的情人节,泉是婚姻介绍所的老板,而不乏追求者的铃,竟对三个月也找不到他的男友晞智一往情深。铃找到智,而他更带铃偷入她一直渴望已久的dreamhouse中,二人几经云雨后,智载铃回到市区后却掉她在路旁。刚巧,泉看到后上前安慰铃,二人因此火速燃起爱火,更于当年结成夫妇。铃与泉结婚三年,泉为了维持家计,努力工作,铃则想丈夫多加陪伴。泉因工作过度而入院,却找不到铃,泉出院回家之时,却见铃与前男友智在街上拥吻,两夫妻的怨气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集

与铃吵架后,喝醉了的泉回公司度宿,却发现没法成婚而滞留的吾尔乌焦(小焦)仍留在公司;焦恳求泉帮忙,但泉已醉得一塌胡涂。焦灵机一触,竟欲令泉以为自己醉后占了焦便宜,最后更被铃发现。铃本欲与泉和解,但智突然出现,更诉说三年前在这屋中发生的浪漫史,被提早回家的泉听得一清二楚。焦突然出现,令铃误会泉欲提出离婚,竟先发制人提出此事。泉要焦离开,但泉最后因以为她欲自杀而答应收留及协助她。铃与泉正式离婚,但最后却发现对方没有搬离居所的打算,更因此各出招数迫对方离开。泉为助焦兼刺激铃,终决定与焦注册结婚,但两人只是「假结婚」。铃大受打击,竟努力霸占家中各房间的使用权。

第三集

泉与焦在铃前努力表现恩爱,令她难受非常。泉的父母渺洪与咏谊自内地回港探访儿子,因泉并没有将离婚之事通知父母,只好施计隐暪。洪遇上铃,因她了解前家公极爱锡自己,因此铃没有说出真相。谊到了泉公司与焦遇上,谊发现焦伶俐乖巧,对她留下甚好的印象。离婚之事终被两老得悉,洪大骂泉弃爱,但一向对铃有偏见的谊却支持泉决定。谊更藉泉之名,向铃讨回结婚时泉送她的家传宝石。焦到发型屋寻找店主御德,原来焦到港的目的就是要寻回男友浩南,因为焦与南在内地遭仇家大胆追杀,南因此与焦失散,而南的手下德竟说要带焦见其他的手下……

第四集

铃突然带人上公司装修,令泉大惑不解,原来结婚时泉将公司拥有权加入了铃名字。为与泉斗法铃被迫迟到,但平时严厉的上司Helen却没有责骂,原来纤体公司来了位英伟不凡的教练。铃与好友冰谈及此事时,却发现该教练就是智。泉为了扩展业务托好友柏森与霍鉴帮忙,铃则拜托好友,泉的秘书俏侦偷偷地抢去泉的会员客户。铃为增加号召力,努力拉拢两位好友焕碧与冼冰成为会员;因有男会员失约,铃竟要鉴及智加入配对。想不到身为女医生的碧竟与鉴甚投缘,鉴亦第一次得到女性朋友电话。泉得知此事后,竟要铃以鉴的幸福来打赌。

第五集

鉴成功与碧约会,更搏得她好感,原来铃暗中将碧喜好告诉他。谊想焦尽早怀孕,悄悄将壮阳药放入汤水要泉喝下。泉感欲火焚身,几乎对焦做出越轨行为,但最终被焦赶走;逃到大厅的泉遇上铃,想一亲香泽的他被铃教训一顿。鉴再与碧约会,泉出尽方法破坏;约会泡汤,鉴与碧终发觉被好友出卖,铃与泉努力下终得好友原谅。泉等为免影响朋友与会员,决定以各自举办的活动业绩来争夺家中空间的占有权,两人更同意完全失去家中位置的人将主动搬出。德继续要求焦出任头领,焦拒绝,但两人之行踪却被仇家大胆的手下发现。

第六集

胆胁持泉要焦说出浩南藏身之所,但焦却宁愿受伤指他们认错人。胆以为真的错认竟主动赔汤药费。泉与铃举办聚会,却被会员指「质素」偏低,而侦表妹Lulu及鉴更是众矢之的。泉与森为帮助鉴,令他化身为型男。铃等欲将Lulu打扮为成熟端庄,但智提出将她打扮得惹火热情,最后鉴与Lulu均大受欢迎。为了提升服务质素,泉与铃各自邀请朋友加入协助;但泉对智的加入却大为反对。讨论暂停休息时,泉与智在厕所却发现对方的秘密,终令泉接受智的加入。铃为智的浪漫攻势搞得头昏脑胀,冰努力出计让她保持清醒。

第七集

焦洗衫时不慎将智借给铃的外套洗坏,焦欲向铃赔罪,亦因此得悉铃与智之间并没有奸情。智介绍刚离婚的朋友礼成为会员;碧介绍相识多年的病人洁到介绍所,但误打误撞后却是由泉接见;原来洁是想从良的舞小姐,泉等人把洁重新包装,更成功让礼与她成为恋人。在庆功时铃因心情变差早退,智亦偕她离开;想不到铃高跟鞋坏了,智更将她背起,两人关系更见亲密。森工作时发现礼与女星Mimi约会,不禁怀疑此人;因泉不相信,森惟有私下调查,亦因此连累到碧成为杂志封面人物。

第八集

礼与洁请碧吃饭,更说出两人将移民后结婚;途中礼突收到电话,发现公司的货品出了问题需要赔偿。礼与碧见面,更令她主动借五十万给他应急。泉约洁见面,突然接到礼在碧诊所晕倒之消息;众人赶到后却发现碧正交支票给礼。洁见状说出已卖了楼与店铺送钱给礼,这时Mimi亦出现……侦为替碧报仇,竟假造森有淋病的病历寄去出版社。智再约铃吃饭,途中智竟不断遇上意外;原来冰调查后发现,之前铃高跟鞋烂掉全是智之计,因此两女决定教训他。德再约焦,泉跟踪而至,竟发现她被人团团围困;情急之下他冲前却解围,却发现……

第九集

因争夺房间使用权打和,两人各自选择房间;铃选了厨房,但泉狠心地选了厕所,令铃家中的生活大乱。泉双亲终得悉比赛夺房之事,洪气得七窍冒烟,最后更弄伤屁股入院。刚分手的男友突出现在冰前,更在众目睽睽向冰求婚,最终迫她说出真相,原来一切是智的所为。冰与智大吵一场,却反而明白了他爱铃之心。铃收到有公司送赠流动厕所,介绍所亦生意大增;当她与好友分享这喜讯时,冰却竟推断是智所为。洪出院,焦为令两父子和解,不惜接受洪要求,将他背回家中。晚上泉与焦出外晚饭时遇上铃与智,两男子竟扭打起来。

第十集

智与泉打架后,智藉铃为他涂药时,主动要求她重新开始,但遭她婉拒。为增加生意,泉请鉴引入科学配对法;侦亦因此了解到田塱是个「万人迷」,更担心丈夫会被抢去;最终她竟歇斯底里的到田塱公司捣乱,因此被丈夫责骂。铃使用流动厕所时,厕所四壁竟突然烂开,令如厕中的铃曝露于街坊眼前。原来是有官员欲移走厕所,焦阻止而令厕所被破坏。森偷拍女明星与黑社会头目胆共聚之情景时,竟发现焦出现;原来德通知焦,南的手下被一网成擒。胆看到焦以南女友身分出现,令他知道自己早前被她骗了,为此而气愤不已……

第十一集

焦以为铃将南的断指煮熟,盛怒下竟拔出刀子说要将铃杀死;泉偶然发现断指后交还焦,更决定将焦赶离大屋,焦黯然离开。焦突然昏倒,苏醒后发现身处医院,原来胆将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出焦脑生瘤,但她原来早知有此良性瘤,胆对她的乐天知命大为佩服。细胆绑架泉到医院,胆出尽方法要他请焦回家。众女友查问铃如何解决没厕所用之事,但原来智已将家让出给铃居住。泉引入鉴的科学配对令生意大增,铃则开办工作坊由智与冰两位情场高手授课。课程大受欢迎,智与冰亦因此了解对方的优点;两人分别时的再会吻,竟令两人有触电感觉。

第十二集

焦要回内地再办签证,泉决定陪她一起到内地,顺道寻找南下落。智得冰提点,与铃晚餐时特送上深情礼物,铃被智的君子行为感动,主动制造机会让两人开始。月尾公布营业结果,铃反败为胜,重新夺得厕所使用权。冰与碧合租的单位水浸,铃建议二人搬进大屋,最后只有碧搬进。因厕所门锁坏掉,森如厕时与洗澡中的碧遇上,两人大吵一场。森在杂志访问泉,最后更因此被邀请上电视台,但泉竟请铃联袂出席,令森不满。访问中泉更刻意让铃高谈阔论,当主持欲刻意问及两人离婚之事,泉主动带她离开,但铃却误会他,更责骂他虚伪。

第十三集

泉收到旅游推广画册,想起昔日不禁伤感起来。泉提出以高市价两成购回大屋,但最后却因森与碧争吵而令洽谈告吹。森指碧坏事,泉戏言要他追求碧以拉拢她,想不到他却真的欲以「美男计」实行之。森使计弄伤碧,更带她到家疗伤;碧发现森拍下自己的照片及情书,吓得碧即时逃走。碧向众女说出此事,她们竟要她接受追求。智与铃同居一屋,智欲与她饭后看戏,但铃反而欲留家休息。一个人去看戏的智竟遇上冰,更邀她同行。智欲与铃出海数天,但想不到铃竟晕浪;独自交还游艇时智遇上冰,两人结伴出海却不自禁地发生了关系。

第十四集

覆雨翻云后的冰,乘智睡着时拍下照片留念。森约碧饮茶,更介绍「叔公」黄匡给她认识,但碧却认定匡只是森请来的演员。铃生日快到,泉正苦恼是否送上亲手制作的松糕,而御德却为暗恋焦而烦恼。冰避见铃,众女以为冰因偷买了铃所爱的手袋,要同住的碧「搜集罪证」,但碧却看到冰拍下智的照片。森陪伴碧看垂危病人,发现她竟是当年欺骗自己感情的翠儿。儿死后森带匡取她的骨灰,原来匡才是儿的叔公,碧因此发觉森是个极重情的人。众女陪碧喝酒解闷,碧酒后吐真言铃听后大受打击,更掌掴了冰……

第十五集

森收拾儿遗物时遇上碧,原来碧一直多番照顾翠儿,森感动。森发现碧喜玩洋娃娃,为投其所好,森准备公主装邀请碧参加介绍所的舞会;舞会上碧突失常,森终发现她的秘密……铃回智家收拾时观看他早前送的「深情礼物」,深深被打动;智向她求婚,她欣然答应。铃探访泉,将大屋锁匙交还更说出将嫁智,泉听后呆若木鸡。德通知焦说南已回港,胆连同手下欲围剿南,反被陷害藏毒;焦与南重逢,南却只追问交予焦保管的新疆刀下落。胆自首更吩咐细搜查南犯罪证据,细潜入泉家偷走新疆刀。南发现刀失踪,认为是泉所为,决意留下居住。

第十六集

南趁众人睡了搜索新疆刀下落,可惜却无所获。冰回港先与碧和好;再遇上铃时亦得她大方原谅她。因铃答应交回屋权,好友亦提议森与碧放弃计划;两人虽不愿,但仍硬着头皮说好。碧刻意在森前扮得蛮不讲理,更将森家布置得不伦不类;森亦为了顺利分手,特意在碧家除鞋捽脚趾,更将她的厕所弄得污糟不堪。泉突接到电话,对方说已将铃绑架,更要胁泉;泉向细胆求助,细胆说出南只是用小计谋欺骗泉。南按奈不住露出真面目,他更说出自己利用焦及陷害胆之事,让躲起来的细胆成功拍下一切。

第十七集

焦不停做家务,反将家中弄得一团糟,泉与德带焦看心理医生,医生说焦是因想抹去不快记忆。泉与智斗嘴后的翌日,泉发觉自己双脚失去知觉;医生诊断他是因心理因素而丧失行动能力;看到自己变成「废人」,泉竟变得自暴自弃。森更偕碧到污糟的大排档欲让她不快;遇上黑帮打架,森努力保护碧。两人探望泉时,泉揭穿了森追求碧之目的,两人终分手收场。焦求铃协助泉,但她以快将嫁给智而推却。泉竟说上欲将公司结束;铃上司Helen遇上胆,被他吸引竟忍不住摸他的屁股。侦向铃求助,铃要求智推迟婚礼让她助侦打理介绍所。

第十八集

渺洪与咏谊得悉儿子有病赶往探望,泉欲隐瞒却失败。铃教导侦经营介绍所,更要她举办舞会。森邀请碧参加舞会,更在台上公开「爱的宣言」,却不被碧接受;森并不气馁,但碧竟意外刺伤了他。泉离家出走,焦寻获他时泉竟说想了此残生,焦为激发他的的生存斗志而推他下海。不懂游泳的焦为救泉竟跳下海,反而成功让泉康复。铃在加拿大居住的母亲突然到临,原来她的父亲已过世。铃要求搬回大屋,因她不想母亲的心脏病复发,更请泉与她扮作夫妇,泉爽快答应。铃在焦口中得悉泉当年因供屋而引至前列腺炎,不禁欣赏他当年的努力。

第十九集

「假夫妻」泉与铃一起迎接四周年结婚纪念日的当天,众人为他们开设盛大派对;铃从醉了的焦口中得悉事情的真相,而泉与铃醉后更忍不住发生了关系。德探望焦时发现她昏倒,泉赶到医院时,焦却刻意隐瞒真相。泉追问后德说出焦有脑瘤。铃为了投入新生活,竟欲将大屋卖出,让新业主拆卸重建;泉为阻止更惊动警方。为了处理大屋事宜,铃再次要智接受推迟结婚;而智欲与铃亲热时,她脑中竟闪出了泉的影象而不能成事。冰与智喝酒时再次要求他想清楚,自己娶铃是为了爱还是好胜;铃为了摆脱心魔,竟决定将全屋陈设打烂。

第二十集(大结局)

铃在家中大肆破坏,泉将她困在房中,更断绝铃的粮水,迫她签下转让屋权的协议书。为迫但当泉发现铃真的晕倒后,却又将她抬至客厅供应饮食给她;两人最终将大屋变成战场。焦发现泉到内地会合,急得要德陪她赶回香港。两人苦战后,暂时停战,更一起烛光晚餐;忽然两人都说出已在食物及饮料中下毒……智与铃在加拿大举行婚礼时,智突然收到电话说冰遇上车祸;智竟不顾一切冲出教堂……这边厢亦是泉与焦的大喜日子;但泉竟发现焦竟已独自离去,只留下一封信……终明白心中最爱的泉与铃,竟在大屋前重遇对方……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