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韩剧《真的,真的喜欢你》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真的,真的喜欢你》与别的电视剧的不同在于这是描写青瓦台里照顾总统一家起居生活的一群人的故事。第一次在荧屏上展现了外人看来是禁忌的地方里工作的一群人的生活。

虽然以青瓦台为主要背景,但这部电视剧的主角并非总统一家。电视剧注重的并不是总统和他的家人,而是数十年迎来和送走无数总统家人的、虽然在历史里存在,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青瓦台的真正的主人们--- 总统的厨师和厨房里的阿姨们,木匠,摄影师等等。

他们在韩国最特殊的地方工作,他们认为自己做的菜,门框,或者一通电话都是代表着国家,因此他们和总统一样努力认真地去工作,这部电视剧想表现的就是他们的朴素,坚强的一面。

因此电视剧的更大意义在于表现认真努力地生活的普通人的空间,而不是青瓦台的权利或神秘。

分集剧情:

第1集

乡村姑娘吕凤顺,因挖到百年沙参,而接受记者的采访。她说是因为家里的小狗死了,埋葬小狗挖坑的时候,挖到了百年沙参。对着摄影机,凤顺流下眼泪,她说希望小狗好好生活,她会想念它。

总统儿子张俊元来到小山村,走夜路,摔下山坡,因伤昏迷,车凤顺把他救回家。

总统和夫人坐车去参加警察大学的毕业典礼,总统打嗝不止。警卫部长说,听说惊吓可以止住打嗝。这时,一个小孩子的球越过了警戒的白线,小孩子去追球,也到了总统车的前方。警卫官南奉奇和另一个警卫官,及时冲到车前,救了孩子,化解了危险。总统也因为小小的惊吓,止住了打嗝。

凤顺给张俊元的伤口涂上大酱和蒜汁消肿。张俊元醒来,发现凤顺和奶奶给他换了衣服,很尴尬。张俊元不喜欢身上的大蒜味,但是还是对凤顺表示感谢。他穿了凤顺奶奶的衣服,吃着杂菜汤跟凤顺聊天。他看见奉顺得了许多比赛的奖状,如左手抓鳟鱼大赛,土豆料理大赛,他觉得凤顺十分可爱。张俊元叫凤顺小鬼,凤顺不满,给他看自己的身份证。奉顺已经25岁了。

警卫官南奉奇放假,计划着去旅行。

张俊元要打电话,但是最近的电话也要下山,去村子里打。凤顺用手推车拉着张俊元去山下,找他的车,车上有他的手机。

第2集

凤顺送张俊元下山的路上,手推车翻车,凤顺被擦伤。张俊元拿来自己车上的医药箱给她治伤。凤顺知道了张俊元的职业是医生。

张俊元给李部长打电话,说自己在江原道。李部长让南奉奇去接张。南奉奇的旅行被耽误,很不高兴,去找李部长理论。李部长只说要接的人是自己的后辈,并未告知张的真实身份。

吃饭的的时候,张俊元问凤顺的奶奶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奶奶回避。凤顺却说担心自己得了大病,肚子涨气,消化不好,大便的地方痒。张俊元说只是回虫幼虫,买回虫药吃下就好了。凤顺觉得很丢脸,张却觉得她纯朴可爱。

南奉奇来到江原道,凤顺去接他,两个人在车站发生争执。凤顺在市场上卖野菜,让南奉奇帮她看着鸡。南奉奇为了抓鸡丢了警官证,却不自知。回去的公共汽车上,南发现警官证不见了,回市场去找,幸运地找到了。

再返回时,天已黑,南奉奇走山路摔伤,与张俊元见面后,连连报怨。南奉奇不习惯乡村的生活,身上起了疹子,凤顺奶奶让他用桑叶水泡澡,多住一天再走。

乡村的夜晚,没有电视也没有电,南奉奇无聊,与凤顺聊天,嘲笑凤顺生活在山沟里,吃了睡,睡了吃,没有理想。凤顺很受触动。

奉顺整理南奉奇衣服的时候,想到他对她的嘲笑,又想到他丢证件时的着急,恶作剧地藏起了他的警官证。

早上,凤顺叫奶奶起床,发现奶奶病了,张俊元和南凤奇送奶奶去医院。

第3集

在首尔医院,凤顺奶奶被确定为胃癌晚期。凤顺一个人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伤心。南奉奇穿着奉顺奶奶的衣服,惹来很多人的注意,南奉奇向凤顺要钱打车回去。两人争执几句,凤顺还是给了南奉奇车费。

张俊元告诉凤顺,奶奶的病已经很严重,做手术已经没有意义。奉顺一个人在病房里看着奶奶伤心。奶奶忽然醒来说,让凤顺去找她的亲生父母,说凤顺只是她养大的,没有血缘关系。还说凤顺的妈妈来找过凤顺,所以奶奶才搬到山里。凤顺以为奶奶还没有清醒,出去找医生。张俊元过来时,奶奶已经过世。

南奉奇回到家,早上要上班时,突然发现警官证不见了。他去青瓦台上班,因为没有证件被拦到门外。

张俊元陪凤顺去火葬奶奶,然后送她去车站。张俊元说他不放心,奉顺一个人在山沟里生活,他做她的监护人,让她来首尔找他,并把自己的名片给了凤顺。

南奉奇去医院找凤顺,从护士口中知道奶奶过世。他等俊元回来,向俊元借了车,去凤顺家找警官证。经过千辛万苦到了凤顺家,又和凤顺发生争执。凤顺怪他没有向丧主致哀,并说那个贴着小照片的卡片有什么要紧。南奉奇自己找证件,把凤顺家翻得大乱。

第二天清晨,凤顺突然想起奶奶临终时讲的话,并在一只盒子里找到了自己亲生父母的照片。

第4集

因为南奉奇丢失了警官证,导致青瓦台总统府的全体警卫官都要换新的工作证。

吕凤顺在自己家的院子里,很伤心地,烧掉奶奶曾穿过的衣物,在火堆里发现已经有点被烧焦的南奉奇的警官证。

凤顺卖掉了饲养的动物,凑了一些钱,准备去首尔,还张俊元给奶奶交的医药费和火化费,并打算留在首尔,寻找亲生父母。凤顺带上了家里一只叫凤里的鸭子上路。

在首尔,凤顺不知道什么是地铁,坐公交车不知道怎么买票,发生了许多笑话。在医院等俊元的时候,又被一个小偷盯上,小偷偷了她身上全部的钱。

凤顺一个人在街上很无助的走,看到街上的电视里正在播总统接见外宾的新闻。她觉得电视里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就问一个过路的大叔,“那个人是谁”。路人很奇怪,她连总统都不认识,把她当成精神病。

凤顺去警察局报案,警察说没有线索,找回那些钱如同大海捞针。凤顺求警察出去找线索,并说那是奶奶舍不得治病攒下的钱。凤顺在警察局给俊元打电话,当时俊元正在总统府跟父母一起吃饭,看到是不熟悉的号码,没有接。

凤顺无处可以去,去寄存奶奶古灰的地方看奶奶。正巧那天是南奉奇的母亲的忌日,南父在门口等待儿子来,一起进去祭拜妻子。南父听到凤顺伤心的哭声。

俊元回到医院,护士小姐告诉她有一个江原道口音的女孩子来找过他,俊元知道是凤顺来过。

第5集

在寄骨寺门口,凤顺跟南奉奇的父亲一起喝酒,凤顺讲出了自己的伤心事,两人一起痛骂小偷。南奉奇赶来祭拜母亲,凤顺求南奉奇带她回家,让她住一晚。南奉奇拒绝,凤顺一直跟着他回家,并答应第二天还他警官证,南奉奇才勉强让她住下。

俊元看到手机上的未接电话,打电话去警察局,没有找到凤顺,整夜十分担心。

第二天,凤顺来医院找俊元,俊元答应帮她找住的地方,让凤顺在奉奇家再住几天。凤顺告诉俊元,要把挖到的百年沙参送到拍卖行卖掉。

南奉奇在训练中不能集中精力,同事告诉他,他只有一份火热的心,缺少冷静的理性。

俊元请奉奇吃饭,奉奇点了最贵的食物。凤顺把察官证还给奉奇,看到被烧焦的证件,奉奇很生气。俊元拜托他再让凤顺住几天。奉奇让俊元出住宿费,俊元同意。奉奇让俊元报销上次被当误的旅行的机票,俊元也同意啦。

奉奇看到了凤顺的百年沙参,和李部长一起把沙参烤着吃了,奉顺回来后,发现沙参被吃掉,流下伤心的眼泪。

第6集

南奉奇的父亲教训南奉奇,不该不经过凤顺的同意就吃掉她的沙参。南奉奇反而怪凤顺小气。凤顺说那是百年沙参,她本来打算卖掉,那是她来汉城生活的唯一寄托。南奉奇不相信那是百年沙参,至少值六百万。凤顺说电视台采访过这件事,可以证明。南奉奇在网上找到当时的新闻,证实了凤顺的说法。南父说先付凤顺两百万,其余的当凤顺的房租。凤顺住进了南奉奇的房间。

凤顺看见了父母留下来的照片,想起在街上的电视里见到的总统和父亲长像一样。吃饭的时候,凤顺问怎么样可以见到总统,南奉奇认为凤顺脑子有问题。

凤顺去青瓦台见总统,被警卫员拦在大门外。凤顺说总统可能是她父亲,警卫认为她该去看医生。凤顺想跟着中国的旅游团混进青瓦台,未能如愿意。

在回来的路上,凤顺被一个骗子,骗去参加“净化”。骗子把她带到一个地方,让她交三万元入会费,五十五万修炼费,凤顺要回家,骗子们不让。凤顺偷偷打电话给俊元,俊元正在做手术,没有接到电话。凤顺给奉奇打电话求救,奉奇正在跟暗恋着他的营养师京珍吃饭,拒绝去救凤顺。最后凤顺大喊,“着火了”趁乱逃了出来。

第7集

俊元给凤顺包扎脚上的伤口。凤顺告诉俊元,南奉奇为了吃生鱼片,不去救她。俊元劝奉顺慢慢就会适应首尔的生活。俊元送凤顺回家,碰到南奉奇。正在生气的凤顺打了南奉奇,南奉奇却打了俊元。

俊元回到家,妻子志秀正用手在抓凉拌菜吃。俊元教志秀用筷子,志秀没有反应。俊元给志秀洗澡,吹头发,志秀还是一言不发,俊元求志秀快点好起来。

南奉奇在凤顺的房间上网直到凌晨一点,凤顺赶奉奇出去。南奉奇说网线在凤顺的房间。凤顺不知道什么是网络,被南奉奇嘲笑。凤顺问南奉奇怎么可以去青瓦台,南奉奇说在青瓦台主页上申请旅游就可以。

总统夫人邀请孤寡老人来青瓦台参观。一位老人激动地抓住总统夫人的手,表达感激之情。老人因生褥疮身上有异味。情急之下,南奇奉带老人去洗澡。

凤顺又来到青瓦台,向警卫寻问青瓦台主页在哪里,并拿出父亲抱着自己的照片给警卫看。正巧南奉奇的父亲经过,把凤顺领到他工作的地方。凤顺告诉南父,她可能是总统的女儿,并让南父看了照片。南父告诉凤顺此事不要再对别人讲起。

南父去总统办公室修理灯泡,总统进来,南父想着凤顺的话“我爸爸是不是把我扔了”,从梯子上掉了下来。

第8集

凤顺去青瓦台,又一次被警卫拦在门外,然后被警卫带走,南奉奇赶来,把奉顺带回家。

俊元带妻子志秀来医院看病,志秀的病情不见好转,当医生问到志秀女儿的时候,志秀流下一行眼泪。俊元送走妻子,凤顺来给俊元送饭,凤顺与志秀擦肩而过。凤顺看见俊元的生活一团槽,很难过,帮助俊元洗了所有的白大褂。凤顺一直在天台等着白大褂晒干,直到很晚。俊元来找凤顺,听见凤顺饿得肚子咕咕叫,很是感动。

南凤奇的父亲南大植,李部长,南奉奇在家里打牌,南父想从李部长口中探听总统有没有别的子女,李部长守口如瓶。

俊元送凤顺回家,肚子疼,借用南奉奇家的卫生间。南顺奇的父亲知道凤顺可能是总统的女儿,对凤顺格外照顾。李部长知道俊元是总统的儿子,对俊元很客气。只有南奉奇不知道俊元的身份,对俊元很不友好,并拉着俊元一起打牌,自己却输了很多钱。

奉顺给俊元和南奉奇做消夜,南父过来帮忙。凤顺求南父帮她在青瓦台找工作,因为她知道,只有去青瓦台工作才有可能见到总统。

第9集

南父介绍凤顺去青瓦台的琼花食堂工作。凤顺不小心弄掉了营养师京姬的隐型眼镜,给京姬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为了准备参加琼花食堂的料理大赛,凤顺上山找做料理的材料。南父让奉奇陪凤顺一起去,奉奇很不情愿。两人在山上吵嘴,终于背道而弛。凤顺采野菜时,碰到大馆的营养师江山也在山上采野菜。凤顺给江山留下很好的印象。凤顺下山时丢了一只鞋,南奉奇不放心凤顺,回来找她,看见凤顺丢了鞋,只好背她下山。

南奉南帮助洗澡的老人,给总统写信表扬南奉奇,总统夫人请南奉奇来家里吃饭。俊元也带着志秀回父亲家吃饭,智秀虽然还是不开口说话,却知道哪个椅子是俊元坐的。俊元怕南奉奇知道自己是总统的儿子先行离开。智秀因神志不清,伸手去摸锅中的开水,南奉奇为救媳智秀自己被烫伤,也因此知道了智秀的病。

奉顺参加料理大赛,发现江南是主考官。经过三轮的比赛,奉顺与另一位选手比分相同,最后奉顺因为做菜的材料而胜出。

总统夫人劝俊元与妻子离婚。

第10集

总统夫人对俊元说,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在美好的年龄活得如此之累,劝儿子离婚。俊元说他是医生,不能放弃病人,也相信奇迹。俊元带着志秀回家,但是心情郁闷。

凤顺、南奉奇、京姬和摄影师一起吃饭。凤顺喝了很多酒,因为想念去世的奶奶而落泪。南奉奇给凤顺擦眼泪,劝慰她,并被凤顺感动,对她产生好感。

南奉奇和凤顺一起坐车回家,南奉奇说愿意陪奉顺去寄骨寺看望凤顺的奶奶。凤顺在车上打电话给俊元,失意的俊元说想见凤顺。凤顺赶去与俊元相见。凤顺和俊元一起散步,俊元感觉心里舒服多了,两人一起放烟花。俊元劝凤顺参加高考,并说自己愿意帮她补习。

凤顺第一天去琼花食堂上班,犯了一些错误。南奉奇因知道了总统儿媳的病情,被总统夫人安排在总统家族护卫队工作,他的第一个任务是去接总统的孙女晓圆。

六一儿童节,总统接见小朋友。凤奉被派去给小朋友做料理。凤顺听江山说总统年轻时在江原道生活过,很是激动。奉顺终于有机会见到总统,在总统讲话时,不由自主走向总统。奉顺碰破了气球,造成场面的混乱,南奉奇举起枪对准了凤顺。

第11集

虽然警卫员查出现场的混乱,只是气球爆炸,但还是要带走凤顺进行调查。奉奇出面,说出凤顺的姓名,年龄,职业、住址并为她做担保。奉奇责怪凤顺惹事。

俊元给凤顺买了好多书,让她复习准备参加升大学的考试。俊元答应帮凤顺补习。

奉奇接回了总统的孙女晓圆。俊元赶来跟女儿见面。奉奇知道了俊元就是总统的儿子,十分烦麻,并去责问李部长当初为什么没有跟他说实话。

凤顺在琼花食堂展示了高超的削土豆才艺,得到了同事的赞许。但是因为不会用电饭锅,导致米饭烧焦。为了弥补过失,凤顺做了土豆食品当工作人员的午餐,来食堂吃饭的人都赞不绝口。

奉奇负责照顾晓圆,晓圆故意刁难奉奇,让奉奇叫她“小姐”。

凤顺求奉奇把土豆食品交给总统的厨师江山,让总统品尝。奉奇觉得凤顺的精神有问题,不肯帮忙。情急之下,凤顺告诉奉奇自己是总统的女儿,奉奇当然不相信,但还是帮忙把土豆食品交给了江山。

第12集

总统吃了奉顺做的土豆食品,觉得跟以前吃过土豆食品味道非常相似。总统夫人和俊元也都说非常好吃。

凤顺和奉奇下班一起回家,俊元看到他们,要用车送二人。俊元用眼神示意奉奇不要告诉凤顺他是总统的儿子,奉奇点头。奉奇去帮俊元买水。俊元给凤顺吹眼里的灰尘,奉奇回来,误认为二人在接吻。奉奇愤怒地说,保护好家庭,才能保护好国家。俊元不明白奉奇的意思,让他有话直说。奉奇把快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却说成了“给我买水的钱。”

凤顺看书看得太晚,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奉奇抱着她,把她放在床上。凤顺梦到在跟俊元接吻,紧紧抱着奉奇的脖子,奉奇挣脱不开,两个人接吻了。第二天奉奇神情恍惚,看着凤顺的嘴唇发呆。

奉奇带晓圆去看凤顺的鸭子,碰到凤顺。晓圆让奉奇给俊元打电话,然后带她去医院找爸爸。晓圆差点就说出了俊元的电话,被奉奇拦住。

奉奇带晓圆去找俊元,俊元约奉奇谈谈。奉奇终于说出想说的话,他说俊元有妻有女,不应该对乡下姑娘凤顺做出那种事。俊元说那是误会。奉奇让俊元尽快跟凤顺解释自己有妻子,不要让凤顺陷得更深。

奉顺买了新衣服,来医院找俊元,看见了俊元正和女儿晓圆在一起。

第13集

凤顺看见俊元的女儿,终于知道了俊元已婚的事实。凤顺转身想跑开,却摔倒在地上。俊元用创可帖为凤顺贴好伤口,他告诉凤顺,只把她当成最疼爱的妹妹,不牵扯男女之情。凤顺置问奉奇,为什么不早跟她说俊元已婚的事实。奉奇说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凤顺因为伤心,整夜大哭,吵得奉奇一家人不能入睡。

总统的厨师让凤顺来总统官邸,他要跟凤顺学习土豆调理。俊元来看父母,奉奇怕凤顺看到俊元伤心,让俊元先离开。为了阻止凤顺见到俊元,奉奇抱住了凤顺,正巧被来用餐的总统看到。情急之下,凤顺动手打了奉奇。

俊元来给凤顺辅导功课,奉奇爸爸要动手打俊元。李部长和奉奇拦阻。俊元带凤顺回家辅导。凤顺看到了,俊元的妻子正在睡觉,俊元小心的照顾妻子。伤心的凤顺离开俊元的家。天黑了,凤顺还没有回家,奉奇十分担心。俊元打电话给奉奇,奉奇出门去找凤顺,看见凤顺茫然地上了一辆公共汽车。

第14集

奉奇带伤心的凤顺去拳击馆,让凤顺动手打自己。凤顺用力打奉奇,奉奇只防守不还击,让凤顺发泄情绪。

凤顺把总统的照片交给奉奇的父亲时,被李部长看到。李部长也知道了凤顺可能是总统女儿的秘密。凤顺拜托李部长,把照片拿给总统。李部长最后答应。李部长找机会跟总统说这件事,总统夫人到来,李部长没有讲出秘密。

南奉奇带其它的警卫员,绕路去琼花食堂吃饭。京珍误会奉奇喜欢自己,送给奉奇礼物,并对奉奇表白了好感。李部长来找凤顺,告诉她还没有跟总统讲她的事情。

奉奇带晓圆去医院看牙,碰到来找俊元取书的凤顺。晓圆、奉奇、凤顺都看到了俊元陪着妻子做康复治疗的过程。晓圆看到病情不见好转的妈妈很伤心。凤顺终于了解了俊元妻子的病情,看到痛苦的俊元,也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志秀的病情不见好转,俊元坐在医院的楼梯上,流下了难过的眼泪,起身时看到了泪流满面的凤顺。俊元和凤顺拥抱在一起,被远处的奉奇看到。

第15集

俊元安慰凤顺没关系,不要替他担心。志秀已经照顾他十年,现在应该由他来照看志秀。凤顺问奉奇,怎么才能帮助俊元。奉奇让凤顺不要再见俊元,说那是别的女人的丈夫。

凤顺去看志秀,碰掉了志秀的东西,被志秀打。俊元回来,尽管志秀听不懂,还是认真跟志秀解释,凤顺是来补习的。奉奇送晓圆回家,看见俊元在给凤顺补习,生气地离开。

奉奇收拾凤顺的东西,让凤顺离开他的家。他说凤顺的处事让他烦,让他头疼。李部长和奉奇的父亲拦住奉奇。

凤顺生日,下班时看见奉奇在门口,以为是来接她。奉奇却是来接京珍,跟京珍去约会。约会时,奉奇心不在焉。逛商场时,奉奇买了一部手机,京珍以为奉奇要把手机送给她。没想到奉奇同时也买了手机卡。奉奇带着手机回家,看见俊元跟凤顺在一起。俊元也送了一部手机给凤顺当生日礼物。

奉奇生气地进屋,无意中听到了父亲和李部长,关于奉顺是总统的女儿的对话。

第16集

凤顺用俊元送的手机给俊元打电话。奉奇抢走了手机,让凤顺用他买的手机。奉奇告诉俊元,暂时先不要跟俊元见面了,等以后正式见面吧。凤顺说自己和俊元都没有了别的想法,自己只是想帮俊元。

京珍看见奉顺拿着新手机打电话,问她号码。奉顺说了号码,京珍知道奉奇把手机送给了凤顺。京珍分配很多活给凤顺干。并同意了凤顺种野菜的想法。

俊元打电话给凤顺,奉奇告诉俊元,过分的亲热对凤顺是病毒,把怜悯留给夫人吧。凤顺带着花来看志秀。晓圆告诉凤顺,妈妈不认识花,也不认识晓圆。晓圆看到俊元和凤顺一起做晚饭,敏感的孩子告诉凤顺,这是妈妈的家,请凤顺离开。

李部长经过打听,知道凤顺的妈妈是一个电影演员,叫郑朱丽。此时,郑朱丽过的是临时演员的生活。在桑拿房,凤顺与母亲擦肩而过。

凤顺去俊元家,帮助照顾志秀。志秀慢慢接受了凤顺。俊元回家看见志秀睡在沙发上,而凤顺正睡在地上,衣服是湿的。奉奇根据手机定位知道奉顺又去了俊元家,等在俊元家门口。

第17集

俊元给奉奇打电话,说凤顺在他家睡着了,让奉奇来接凤顺。奉奇说会用光的速度赶来。奉奇背着熟睡的凤顺回家。在公共汽车上,奉奇让凤顺靠在自己的肩上。。

京珍为了意大利煮面条的事而难为凤顺。琼花食堂的大嫂都不愿去官邸食堂工作,凤顺要求去,被京珍拒绝。

官邸料理师问凤顺,给要去世的朋友做吃的,什么比较好。凤顺说妈妈做的食物最好。料理师说那位朋友是江原道人,凤顺说自己也是江原道人,并推荐做豆糕。

俊元做完手术,被失去儿子的病人家属殴打。情绪低落的俊元打电话回家,志秀接电话,对着电话大叫。俊元打电话给凤顺,请凤顺吃意大利面条。奉奇和京珍也在意大利餐馆。京珍问凤顺和俊元是什么关系。奉奇说俊元是有妇之夫,有孩子。京珍说两人是不伦之恋。凤顺告诉京珍“和大叔是很亲的关系。”吃完饭,俊元和凤顺去散步,奉奇等在家门口。奉奇让俊无回家问问父亲,吕凤顺是谁?

奉凤碰到小时候的朋友末淑,告诉末淑自己爸爸可能是总统,妈妈是电影演员。总统请生病快去世的老朋友吃饭,凤顺去官邸食堂帮忙做豆糕。凤顺把豆糕端上餐桌,俊元来看父亲,两人见面。

第18集

总统的朋友说自从生病以后从来没有胃口,二十年没有吃到这种豆糕,竟然在这里吃到了。总统问奉顺名字,凤顺说出名字,总统竟然对这个名字没有记忆,凤顺十分失望。凤顺一时接受不了俊元可能是自己亲哥哥的事实,茫然下楼。奉奇告诉凤顺把照片交给俊元是最正确的方法。

俊元追上凤顺,说自己是谁的儿子没什么意义,两人的关系也没什么改变。俊元说自己不仅隐瞒凤顺,也隐瞒所有同事。凤顺告诉元俊暂时别见面了,学习自己会抓紧。

奉奇和凤顺一起上班,碰到京珍。上班时,京珍跟食堂里的同事说凤顺跟有妇之夫有乱伦关系。食堂的同事问凤顺,听说你跟有妇之夫去餐馆?凤顺说那是哥哥,京珍说是乱伦关系。

总统夫人带晓圆去看凤顺种的菜。晓圆跟总统夫人说凤顺去过她家里。总统夫人叫来俊元,问他跟凤顺的关系。俊元说凤顺是他的救命恩人。总统夫人告诉俊元不要走得太近让别人说闲话。

俊元来琼花食堂找凤顺,凤顺把手机还给了俊元。奉奇去找俊元,把总统抱着小时候的凤顺的照片交给了俊元。俊元把照片拿给父亲,说照片上的孩子正在找爸爸。总统说快把她带过来。

第19集

凤顺去见总统,总统问了凤顺奶奶的名字,然后说孩子我应该早点去找你。总统说,凤顺是他逃难的时候从市场上捡来的孩子,后来两个人都病倒在凤顺奶奶家的门口,被收留。总统告诉俊元,自己当凤顺是亲女儿,让俊元当她是亲妹妹,并要帮她找到妈妈。

天突然下雨,俊元陪凤顺去照看她种的菜。淋湿的两个人,去琼花食堂换上厨师的衣服。凤顺给俊元做了拌饭,两人都很高兴。奉奇来接凤顺,看到俊元和凤顺在一起,奉奇决定帮凤顺介绍男朋友。

李部长查到凤顺母亲郑朱丽的地址,去郑朱丽家。郑朱丽以为李部长是来找他要帐的人,假装自己不在家。

为了摆脱食堂员工宋恩珠的纠缠,奉奇的同事金柱华答应了奉奇让他相亲的事。奉奇带凤顺去买衣服,然后去跟金柱华见面。金柱华求凤顺一起合拍照片,然后让宋恩珠放弃自己,凤顺答应。在远处监视的奉奇跑过来阻止,并说凤顺随便。奉奇喝多了,说不喜欢凤顺,凤顺总是让他头疼,也不喜欢凤顺在别的男人身边。凤顺说知道奉奇为什么让她相亲,她会努力喜欢别人的。奉奇拥抱了凤顺,被俊元看到。

第20集

俊元生气地开车离开,并关了手机,不接凤顺的电话,俊元问自己怎么啦。第二天,凤顺对奉奇说,俊元可能误会自己和奉奇有奇怪的关系。奉奇说,他那样走掉,电话关机也很奇怪。

李部长告诉凤顺,她妈妈现在的职业是群众演员,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二十岁,小女儿十六岁。

郑朱丽怕人上门追债,打算搬家。小女儿说要考试了不搬,并劝妈妈拿了别人的钱,又没能力还,不能总这样活着。凤顺找金柱华要了妈妈家的住址和电话。

奉奇带着晓圆去看牙医,见到俊元。奉奇让俊元给晓圆换女警卫,说自己不想再当晓圆的警卫了。奉奇问俊元那天为什么不说话就离开,凤奉以为俊元误会了。志秀突然出走,奉奇和俊元一起寻找,最后公安局打来电话,说志秀突然出现在高速路上,让后面的车刹车,差点出人命。

总统夫人送衣服给凤顺,让她穿的漂漂亮亮的去见男朋友,并说自己会像对亲女儿一样对凤顺。凤顺听说志秀出事,去看志秀。俊元让奉奇快点把凤顺带走。

凤顺按照地址去找郑朱丽,郑朱丽以为又是来追债的人,打算逃走。母亲女终于相见。

第21集

凤顺告诉郑朱丽,她叫润姬,并问郑朱丽是不是自己的妈妈。郑朱丽听到润姬的名字昏倒。李部长和金柱华赶来,带郑朱丽去见总统。总统告诉郑朱丽,自己就是当年在市场门口捡到凤顺的人。凤顺问郑朱丽自己的爸爸是谁,郑朱丽也不太记得了,凤顺十分失望。

志秀的妈妈从美国回来,见到俊元,让俊元与志秀离婚,说自己会好好照顾志秀。俊元不同意,志秀妈妈说俊元应该像普通男人那么好好生活。

宋恩珠拦住凤顺,问为什么金柱华不喜欢自己而喜欢凤顺,凤顺哪里好。宋恩珠举手要打凤顺,被金柱华拦住。俊元开车来总统俯,看见凤顺在路旁,却直接开走。

奉奇带凤顺去吃饭,并尽力逗她开心。奉奇劝凤顺,父母没有办法选择,但是至少凤顺的妈妈还活着,她可以对妈妈发脾气,也可以吵架。奉奇说自己的妈妈,是被自己气死的。

凤顺炖了一锅鸡汤,去看郑朱丽,却看到一群人正在围着郑朱丽追债。凤顺问郑失丽,为什么这么活着,丢下孩子不就是为了自己活的好吗?凤顺哭着离开。

俊元生病,提前下班回家。志秀的妈妈让俊元找出志秀的护照,并写好了离婚协议书。俊元心烦意乱开车外出,看到无精打采的凤顺。俊元拥抱并吻了凤顺。

第22集

俊元和凤顺在河边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凤顺发现俊元在发烧。俊元让凤顺给他一点时间,他会尽快决定用怎样的方式面对自己的感情。俊元送凤顺回家,奉奇看到二人,俊元昏倒在奉奇身上。

奉奇送俊元去医院,俊元醒过来,让凤顺先去上班。总统夫人来看儿子,看到了凤顺。

奉奇置问俊元,昨天和凤顺到哪里去了?如果让灵女士知道了怎么办?凤顺会受到伤害。俊元说自己不知道会走到哪一步,但是不会拖太久。奉奇告诉俊元,自己会用身体为凤顺挡子弹。

凤顺要跟江料理师学习料理,江料理师答应每天下班后教凤顺。一位女同事说不公平,自己已经来食堂几年了,还没有资合跟江料理师学习。料理师让两人做卷饼,凤顺做的很出色。江料理师让凤顺来宫邸食堂上班。

俊元带志秀去餐馆过五周年结婚纪念日。奉奇也带凤顺去同一家餐馆吃饭。凤顺看到俊元在喂志秀吃蛋糕,站起身打算离开。奉奇让凤顺坐下来吃饭。凤奇问凤顺,你的眼里为什么只有他没有我?你的眼睛为什么只往奇怪的地方看。

奉顺开始在官邸食堂上班。总统问凤顺有没有什么想学的东西。凤顺说自己已经找到想学的东西,就是料理。她要像料理师一样,用食物把大家团结在一起。

第23集

凤顺开始在官邸食堂上班,料理师把凤顺介绍给一起工作的同事,同事们却认为凤顺没有资格在官邸食堂工作。同事们一起排挤凤顺,凤顺好心在同事煮的汤里放盐,却被同事责怪,总统有糖尿病,汤里不能放盐。

奉奇开始给俊元当警卫员,俊元问奉奇,“凤顺怎么样?”奉奇告诉他,凤顺心情很不好。俊元岳母来找俊元,让他和志秀办离婚手续,并给志秀办病情介绍的手续。

下班后,凤顺在食堂练习,俊元来找凤顺,凤顺为餐馆的事道歉,说自己对不起俊元,对不起志秀和晓圆。总统夫人来到食堂,看到了俊元和凤顺。

郑朱丽被债主追债,带着女儿和行李来到奉奇家,要跟凤顺和奉奇一家人一起住。凤顺回来,让郑朱丽出去,被斩手指也与自己无关。郑朱丽却赖在凤顺的床上不肯起来。

志秀母亲带着志秀来总统府看晓圆,凤顺看见她们。凤顺去找俊元,劝他别把志秀送走,说如果送走志秀,俊元会更痛苦。凤顺说都是自己的错。俊元说不是因为奉顺,是自己要送走志秀的。

凤顺心情很不好,奉奇送录音小熊给凤顺,小熊里传来奉奇的声音:看见你痛苦,我也很痛苦。

俊元给志秀剪指甲,说下次不能给你剪了,真对不起。俊元流下眼泪,志秀拥抱了俊元,并叫出了他的名字。

第24集

志秀终于能够认出俊元,俊元十分惊喜。

夜里凤顺睡不着,起床到院子里,看见奉奇正坐在院子里。凤顺告诉奉奇,“我了解你的心,不会发生你担心的事,你是总统的警卫,在你的立场上,当然要讨厌我”。奉奇无奈,奉顺还是没有了解他爱她的心情。

俊元和志秀一起看照片,告诉她女儿晓圆已经五岁了,志秀非常吃惊。俊元带志秀去做检查,医生说虽然志秀没有完全恢复,但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俊元决定,先不让志秀去美国,让她再恢复一段时间。

奉奇看到了志秀病情有好转。奉奇让俊元告诉凤顺,志秀醒过来的事实。奉奇说,如果凤顺知道夫人醒过来,会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的。

凤顺教晓圆做生菜包饭,晓圆把做好的饭,一份送给奶奶,一份送给妈妈。志秀认出了女儿晓圆,母女俩抱头痛哭。患者家属因为伤心,报复俊元,为救俊元,奉奇用身体挡住了硫酸。

俊元带志秀来总统府跟总统夫妇吃饭,总统让凤顺跟他们一起吃。奉奇怕凤顺伤心,让她不要去,凤顺说要逃避以后还得逃避,面对了以后就清醒了。总统夫人让志秀跟凤顺说句话,志秀对凤顺说“谢谢你救了我老公。”俊元怕凤顺伤心,让凤顺先回去。

第25集

俊元说凤顺不舒服,自己送凤顺先回去。凤顺说自己可以回去,告诉俊元,不想让俊元给身边的人带来痛苦,所以结束了。

因为凤顺打碎了要给外国首相喝的88年的葡萄酒,所以要更换菜单,郑料理师借题发挥,指责凤顺。凤顺承诺自己会去找到88年出的葡萄酒。凤顺用食堂不要的材料给同事做了午餐,她出色的手艺得到多数同事的赞赏。

流氓找到奉奇的家,砸了东西,说如果三天内郑朱丽不还钱,就拆了这个家。凤顺收拾行李,要带着一家人离开奉奇家。奉奇尽力留住凤顺,说大家一起想办法。奉奇家里和李部长都没有存款,奉奇说自己可以跟朋友借钱。奉奇父亲最后决定用家里的房子做抵押去银行贷款。

晓圆见妈妈认出自己,要求回家和父母一起住。星期天俊元和志秀、晓圆一起做三明治。晓圆要去游乐场。凤顺因为妈妈的事心情不好。奉奇为了让凤顺开心,带凤顺去游乐场滑旱冰。

第26集

俊元看到奉奇带凤顺滑旱冰,而放开了志秀的手。志秀一个人走失。听见游乐园的广播,奉奇也加入寻找志秀的行列,最后俊元找到志秀。晓圆怪爸爸不该放开妈妈的手。

凤顺问奉奇在哪里可以找到88年出产的葡萄酒。奉奇帮凤顺在网上查找,但是没有找到。俊元看到奉奇在上班时看关于葡萄酒的书,奉奇告诉俊元如果两天内找不到88年的葡萄酒,凤顺就得离开官邸食堂。在俊元的指引下,奉奇求人帮忙找到了88年的葡萄酒。凤顺打电话时,被同事姜美娜偷听到。姜美娜抢先一步买走了葡萄酒。

失望的凤顺,接到俊元的电话留言,俊元告诉凤顺88年葡萄酒的口感和味道。凤顺突然想到江料理师说过的话,料理要展示大韩民国。凤顺知道外国首相有夜盲症和糖尿病,想从韩国的传统酒中找出口感适合首相口味,又对首相的病有帮助的酒。凤顺找来许多种酒,奉奇陪她一起品尝。凤顺终于选定了一种适合的酒。

第二天,凤顺对同事讲出自己的想法,郑料理师坚决反对。最后江料理师决定用凤顺选定的酒和相应的菜单。在接待外国首相的宴会上,江料师对总统解释了奉顺的失误和奉顺又重新选了菜单和酒的原因,并请首相味尝奉顺的心意和大韩民国的心意。首相品尝过酒菜后非常满意。

第27集

郑料理师说为了厨房的的纪律,不能让凤顺过关。江料理师说,在厨房工作难免打碎东西,通过这件事,大家应该变得更成熟,明白新的道理。江料理师说此事到此为止。凤顺打电话给奉奇,向他道谢。奉奇买了昂贵的葡萄酒,准备帮凤顺庆祝。凤顺无意间看到京珍与星道拥抱,以为奉奇心情不好,是因为失恋。凤顺劝奉奇,又不是只有京珍一个女人。奉奇终于明白,原来凤顺误会他喜欢的人是京珍。

郑料理师,让凤顺、美娜等三人进行竞赛,说不合格的人没资格在食堂工作。郑料理师让三人品尝食物后说出里面调料的名称,奉顺没喝过那种葡萄酒,不能说出酒的名称,郑料理师训斥凤顺。他宣布第二道比赛的题目,给总统夫人做料理,让夫人做评委。

总统夫人问俊元,他与凤顺的关系。俊元承认自己喜欢凤顺。

凤顺约奉奇一起吃饭,奉奇买了玫瑰花赶到餐厅。凤顺却把自己的朋友茉淑介绍给奉奇相亲。奉奇只好把玫瑰送给茉淑。两人用餐后,茉淑告诉奉奇,他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奉奇告诉凤顺自己被茉淑甩掉,凤顺说要用恋爱为奉奇治疗失恋。奉奇说:“那爱情为什么不能由你给。”

第28集

晓圆求奉顺帮忙做能让妈妈脑子变聪明的料理,奉顺在网上查到了猴头菇汤,准备给志秀做。总统夫人让奉顺去俊元家为志秀做。俊元看到凤顺后很难过。从俊元家出来,凤顺带俊元去拳击练习场,想让俊元把情绪发泄出来。一个记者跟踪了两人。凤顺告诉俊元,从此她是俊元的妹妹。

总统夫人找凤顺,说现在新闻社已经开始注意俊元妻子的病了,如果误会了俊元与凤顺的关系怎么办?

俊元告诉奉奇,凤顺说只当他的妹妹。俊元问奉奇为什么不对奉顺表明心意。奉奇说因为知道凤顺的心向着哪里。凤顺问奉奇,那天说要用爱情来抹掉爱情是不是真的,奉奇否认,说自己是因为被甩而胡说的。

志秀看到离婚协议书,俊元说,对不起,他盖章了。现在他在努力中,会更努力的。

给总统夫人做的理料,凤顺和美娜都准备用鸭子做主料。美娜偷看了凤顺的笔记,换了凤顺的材料。郑料理师让奉顺做别的。在江料理师的鼓励下,凤顺做了核桃食品。凤顺给总统夫人解释,核桃食品不仅对夫人的病有好处,而且做粥很易消化。总统夫人最终放弃了美娜的鸭汤而选择了凤顺的食品。

第29集

秀京逃学去商场门口做促销活动,奉奇来到活动现场,带秀京离开。秀京问奉奇是不是因为喜欢凤顺才对自己好。秀京看见凤顺过来,故意吻了奉奇。奉奇对凤顺解释是误会。凤顺把气撒在饭桌上,凤顺和奉奇发生了争吵。

总统夫妇请李部长,奉奇爸,凤顺妈和凤顺吃饭。凤顺妈表现得非常失礼。总统夫人给凤顺妈一部分钱,让好们母女四人找个房子住。凤顺妈求总统夫人给自己找工作。

郑料理师让凤顺、美娜等三人品尝食品,然后说出原料的份量。美娜的回答让郑料理师非常满意。而凤顺则说自己没有准备好。郑料理师责怪凤顺。江料理师则在实践中,告诉她们三人做菜要打破框的道理。

晓圆心情不好,给凤顺打电话。凤顺用胡萝卜做成大象,用香蕉做成小狗给晓圆。晓圆十分高兴。俊元和志秀来看晓圆,总统夫人当着俊元的面告诉凤顺,你母亲让帮忙找的工作,正在给找。凤顺觉得非常丢脸。

奉顺妈拿着总统夫人给的钱,买了许多衣服。奉顺问钱是哪来的,郑朱丽说是工资。奉顺问为什么有了我不先还别人。并说她不该让总统夫人找工作。

志秀看晓圆喜欢蔬菜做的小动物,也想给晓圆做点什么。志秀点燃了油锅,结果着了火,晓圆想去关火,被烫伤。晓圆被送到医院,医生疹断是二度烧伤。

记者拍到了人俊元和凤顺在拳击场的照片,照片被送到总统夫人手中。

第30集

晓圆醒过来,说为什么别人的妈妈不这样,如果晓圆和妈妈都被烧死了怎么办?晓圆要跟爷爷奶奶一起住。志秀给晓圆道歉。

俊元送晓圆回总统府。总统夫人问俊元,和凤顺的照片的事。俊元说自己压力太大,不能呼吸,遇见奉顺心里感到很安心、温暖。俊元承认是自己错了,已经放弃凤顺了,求妈妈不要再责怪凤顺。

凤顺因为切胡萝卜,达不到标准而被美娜讥笑。江料理师通过切卷心菜告诉她们,对于作料理自满也是一种毒的道理。日本客人要来韩国文化交流,江料理师让凤顺和美娜各自准备招待客人的菜单。

志秀回忆起着火时的情景和晓圆清醒时说的话,决定要跟妈妈回美国。志秀让俊元帮她拍DV,面对镜头,志秀说晓圆妈妈很爱你,妈妈去美国,等治好病再回来。俊元问志秀是不是因为自己才离开。志秀说是因为不想成为坏妈妈。

晓圆听到妈妈要离开的消息,赶回家藏起妈妈的护照。晓圆对志秀承认错误,说是自己没有抓住妈妈的手才发生了火灾,让妈妈不要离开。志秀和俊元一起送晓圆进手术室,对烧伤的皮肤进行移植手术。然后志秀去了机场。

第31集

郑朱丽准备用总统夫人给的钱买房子,凤顺把钱要下来,还给了总统夫人。总统夫人告诉凤顺,不要再让俊元动摇了。奉奇让凤顺不要再哭了,以后他会连凤顺的眼泪一起守护。

日本文化交流的客人对自己的纳豆食物十分自满,并且看不起韩国的饮食。美娜准备给日本客人做法式食品,而凤顺想做韩国的传统食物。

俊元心情郁闷,喝闷酒。奉奇带俊元去唱卡拉OK,俊元看出奉奇的心情也不好。奉奇对俊元讲出心事:奉奇一年有三次会麻醉自己,妈妈的忌日、妈妈的生日、自己的生日。奉奇中学时,有一天下雨,妈妈去给他送伞,回来的路上遇到抢劫。奉奇因为害怕而独自逃生,而妈妈倒在血泊里,还在喊奉奇快点逃生。妈妈去世多年,奉奇一直心怀惭愧。俊元劝奉奇放下心事。

奉奇生日到了,凤顺精心准备了食物,与奉奇相约去游泳。俊元带着晓圆逛街,晓圆放开俊元的手,去给凤顺打电话。俊元找不到晓圆十分着急,奉顺送晓圆去找俊元,耽误了与奉奇的约会。记者再一次拍到了俊元和奉顺一起的照片。

天下起雨,奉奇一直等在露天的游泳池。终于等来了凤顺,奉奇拥住了凤顺。

第32集

凤顺问奉奇为什么不接电话,奉奇说怕凤顺说不来了。奉奇对奉凤表白。奉顺说自己没把奉凤当成男人看,把他当成朋友,当成家人。奉奇吃了凤顺精心为他准备的生日蛋糕。

美娜怕凤顺准备的食物破坏了整桌酒席的整体效果,拔下了凤顺做清鞫酱电饭锅的插销。凤顺置问此事,美娜承认,两个人动手打架,被奉奇和俊元拉开。为了帮凤顺要到好吃的清鞫酱,俊元和奉奇都去找一位做清鞫酱非常好吃的老奶奶。两人都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帮凤顺找到清鞫酱。美娜和郑料理师还是坚持日本客人不会喜欢清鞫酱,但是江料理师还是让凤顺把清鞫酱摆上了餐桌。日本客人非常傲慢,拒绝品尝,只好给她们上了第二套方案。凤顺提出了用清鞫酱给她们做餐后冰淇淋的想法,为了民族自己尊心,美娜和郑料理师也支持凤顺的想法。日本客人没表示冰淇淋非常好吃,江料理师告诉她们是用清鞫酱做的。江料理师趁机告诉她们,一种食品流传了一千年一定要它的道理。

记者找到郑朱丽采访,让问凤顺与总统儿子的关系,郑朱丽一一回答。奉奇听说此事,跑去阻止记者发稿。奉奇摔了记者的笔记本,被记者从楼梯上推了下来。

第33集

奉奇失去意识,被送到医院。经诊断胸部有骨折,胸腔和脑部有出血。凤顺求俊元一定要救活奉奇。申记者要起诉奉奇,阻止记者的正常工作。李部长去交涉此事。李部长告诉申记者,摄像头已经记录下了申记者把奉奇推下楼梯的全过程,奉奇也可以对他进行起诉。申记者只好同意放手。

经过抢救,奉奇慢慢恢复意识。凤顺在医院照顾奉奇。俊元说,志秀对自己来说太熟悉了。志秀离开了,自己心空了,好像割掉了肉。俊元告诉凤顺,凤顺最大的天空一直在凤顺背后,让凤顺不要放弃奉奇。

秀京打翻郑朱丽为她亲生母亲忌日准备的食物。秀京问郑朱丽为什么不像打亲生女儿那样打她,说郑朱丽是因为抛弃亲生女儿内疚才收养她。郑朱丽说丢了自己女儿是很内疚,但也一直把秀京当成亲生女儿,秀京是自己人生的支持。秀京和郑朱丽抱头痛哭。

申记者不甘心,把奉奇的事告诉了别的媒体。为了避免影响,警卫部决定牺牲奉奇。柱华来医院告诉奉奇,让他停职三个月,并有可能被免去工作的消息。

第34集

俊元去找申记者,同意接受采访,让他放过奉奇。申记者却提出要采访俊元与奉顺关系的无理要求。俊元动手打了申记者。俊元去找奉奇,两一个人一起去喝酒。奉奇说是因为自己的不慎所以不能再给俊元当警卫了,很难过,自己非常喜欢这份工作,也开始喜欢俊元了。俊元去找总统,求父亲不要免奉奇的职。俊元说奉奇不光保护了他身体不受伤害,也保护了他的心灵。

奉顺看到了奉奇的一张纸上,写着不同国家语言的“我爱你”。想起以前在不同时间和地点,奉奇曾经用不同语言跟自己说过这句话。奉奇喝醉后回家,奉顺等在门口,凤顺对奉奇说其实我最近也为你头疼、心疼、眼睛疼,我也爱上你啦。奉奇醉倒,并没有听到凤顺的告白。

总统对李部长说,奉奇是个不错的警卫,不要因为怕给自己造成不好的影响,就牺牲掉年轻人的工作机会,要让奉奇成为优秀的警卫。

凤顺好几次想告诉奉奇“我爱你”,都不能说出口。最后凤顺把心里话写到奉奇受伤手臂的石膏上。奇奉去医院拆石膏的时候看到,赶紧跑去找凤顺。两个人的爱情终于修成正果。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