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韩剧《悲伤较量/香港特急》分集剧情介绍

原 名:《香港特急》
电视台:韩国SBS
首 播:2005年2月16日
导 演:金民植、金相燮
主 演:
车仁表--饰崔江赫
宋允儿--饰韩贞燕
赵载贤--饰姜民洙
金孝真--饰崔玛丽
吴常武--饰宋斗来
李英恩--饰赵风淑
郑爱妍--饰郑银河
曾志伟--饰王老板

第1集

王老板(曾志伟)和江赫(车仁表)在高尔夫球场打球,王老板看着打出一记漂亮的远球的江赫,说他与父亲崔会长的工作方式有很大的不同。从金秘书那里听到会长对此项目的成败非常关注的事情后,江赫更加紧张了。

民修从跑车下来,慢悠悠地走向游泳池,宾馆的负责人把民修当成了江赫,殷勤到服侍他。江赫指示从汽车租赁公司派来的民修,去机场接韩贞燕(宋允儿)。在游泳池旁,银河(郑爱燕)向江赫埋怨,江赫提醒她一定要把王老板服侍好。在机场民修接到了韩贞燕,之后把她带到了斗来(吴相武)和凤淑(李英恩)工作的烤鸭店。同一时刻卫斯利帮派袭击了烤鸭店,斗来和民修慌忙逃跑。逃跑中民修突然想起把贞燕一人留在了烤鸭店。在饭店惊恐的贞燕大喊救命,卫斯利甩手打她耳光。民修上前救贞燕,反被一帮人殴打。江赫焦虑地等待着贞燕,不禁担心起来。江赫对民修大发雷霆,贞燕出面解释说是因为自己才来的晚。进入餐厅,看到银河使江赫大感不快。

深夜,江赫找到银河的房间,银河告诉他自己怀孕了,江赫冷冷地告诉银河让她自己做决定……

第2集

成功签约项目合同的江赫在餐厅公开向贞燕求婚,贞燕羞涩地接受了。斗来(吴相武)偷了凤淑(李英恩)存折里的300万韩元去赌场,输得干干净净。斗来找民修帮忙,民修狠狠地打了斗来,并大声训斥斗来说他让凤淑的梦想破灭了。斗来对民修说明天是还卫斯利的钱的最后期限,并提议逃跑。凤淑哭着说在衣锦还乡之前自己绝不回到汉城。贞燕坐着民修的车到香港普通住宅楼里,面对老人的俩人是不是夫妻的问题时,贞燕说是恋人。民修接到了凤淑的电话,说斗来被卫斯利一党抓走,民修冲忙跑去。卫斯利一党逼迫民修三天内还清债务,无奈之下,民修来到了赌场。詹妮芙让民修假装在日本的大老板,不巧,江赫也在赌桌上。江赫刚开始没有认出民修,随着赌局越来越大,江赫认出了民修。民修出老千,一扫赌桌。生气的江赫也出老千,但是被民修发现。两个男人在紧张的氛围中结束了赌局。从赌场出来后江赫带着民修急速往前行驶,把路过的女高中生撞倒……

第3集

民修从电视上看到了交通肇事者逃跑的新闻,内心感到不安。同一时刻,江赫也看到了新闻,并神经质地发出了怪声。第二天江赫照常出现在了明星集团的建筑合同签订仪式上,与王老板握手以示合作。找到斗来工作地方的民修看到凤淑穿着暴露的衣服在工作后大发雷霆。凤淑告诉民修只要能赚钱什么都能做,民修无言以对。失落的民修说以后各走各的路的话,之后离开了那里。想摆脱这种为钱奔波的日子的民修给江赫打电话。本来就对交通肇事事件忐忑不安的江赫看到警察找到了自己,更为紧张。见到民修后,江赫告诉他不要想用此事来威胁自己。民修提议以3000万韩元和与江赫交朋友的条件替江赫入狱。江赫接受了条件,对贞燕则称民修是自己中学同学。1年后,民修刑满从香港教导处出狱。

第4集

开会的江赫看到民修突然出现,有些惊慌,民修提议去喝酒,江赫带他去了酒吧。江赫告诉喝醉的民修,永远不要妄想与自己有朋友般的友谊,下人永远是下人,并让民修住在自己的公寓里。贞燕来到江赫的公寓,民修强行要吻她,贞燕怒斥民修,民修对自己的失礼向贞燕道歉。崔会长见到贞燕,希望她和江赫早点订婚。按照江赫的指示来到宾馆的民修发现正在浴室企图自杀的银河。银河不相信江赫会离开自己,民修把江赫给的信封交给银河。江赫在职员们面前介绍民修时说是公司请来的顾问,民修则对别人谎称自己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江赫讽刺民修有撒谎的天赋。江赫让民修去机场接玛利,玛利误以为民修是江赫的司机,表现冷淡。见到江赫的玛利开始展开带刺的口舌战后离开家。江赫让民修立刻去追回玛利。当民修要掉车头的时候玛利突然打开车门跳下来……

第5集

玛利告诉民修自己不想回到家里,希望民修能陪着她。喝醉的玛利吐露了对崔会长的爱恨情感。江赫给民修打电话,见无人接听大发脾气。找到民修的江赫暴打民修,并让他跪下来。申女士告诉玛利该她出手的机会来了,申女士提议让玛利进公司企划室,但是崔会长则决定让玛利进入公司广告宣传部。

玛利让民修和自己一起去参加朋友的聚会,江赫给民修投来警告的眼光。江赫问玛利为什么接近民修,玛利则讽刺地告诉江赫,自己对民修不是爱情,让他不用担心。

申女士亲自整理了崔会长的桌子,并告诉江赫自己每周会代表会长来公司处理事务。江赫说父亲没有方面的指示,申女士生气地说自己是这个公司的创始者的女儿……

第6集

玛利和民修一起喝酒,说起自己的童年,并告诉民修自己和江赫是同父异母的兄妹。玛利说想和自己的哥哥对立,请求民修的帮助。江赫让民修去调查安室长,确定安室长泄露了JR集团的秘密情报的证据后,江赫向崔会长报告,崔会长怒斥江赫的幼稚。

申女士对民修越来越充满了好奇,而江赫每次看到民修做的报告书的时候都感到吃惊。去礼服店定制订婚礼服的贞燕与银河相遇,贞燕问银河是不是之前认识崔理事,银河谎称对崔理事的事情一无所知。感到不安的贞燕见到民修,刨问银河和江赫的事情。民修用谎言骗贞燕,开车送贞燕的途中民修发现了斗来和凤淑,急忙从车上跳下来。当民修知道自己最爱的斗来和凤淑在自己入狱期间从没得到过江赫的帮助时,爆发出了愤怒。江赫带着贞燕找到寺庙,江赫向贞燕回忆起了自己孤独的童年,贞燕安慰江赫,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江赫与贞燕的订婚仪式上,一直露出幸福笑容的江赫看到玛利和民修一起走进,不禁皱起了眉头。民修看到韩教授和敏女士,心里猛烈一击……

第7集

民修见到贞燕父亲,表情惊呆。在订婚礼堂,民修和玛利大醉,江赫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了。江赫把喝醉的民修狠狠地打了一顿,贞燕大吃一惊,上前制止江赫,但是玛利却告诉贞燕不要插手。玛利告诉江赫,一定会让民修和哥哥站在一起。回到家里贞燕回想起民修一直盯着自己的眼神,满腹诧异。跑到海边的民修回忆起小时候与贞燕一起的幸福时光,暗自下狠心。会议中民修接了电话后来到了会长室,江赫看到站在会长室门前的民修,眼中冒出了火花。在会长室,申女士问民修想不想进入上流社会,并承诺自己会帮他。从会长室出来的民修陷入了沉思,民修找到了江赫,在其面前跪下来。江赫告诉民修不要耍花样。民修说自己只想成为崔江赫的朋友,看着跪下的民修,伤心的玛利打了民修的耳光。民修被玛利拉到外面,他向玛利讲述了自己在香港最底层生活的经历。当民修自嘲地告诉她,是江赫把自己从最底层社会拉出来,听完玛利上前热吻民修。玛利告诉申女士要和民修结婚,申女士提醒她民修不是简单的人物。崔会长接见民修,并告诉他自己愿意相信女儿的选择……

第8集

看着民修推着崔会长走出来,江赫的眼中冒出火花,申女士和玛利则露出了冷笑。崔会长问玛利和民修到了什么地步,江赫大吃一惊。面对玛利的冷嘲热风,江赫告诉她虽然是不同母亲,但是自己非常珍惜她这个妹妹,说完江赫离开了。送贞燕回家的路上,民修一言不发。

为了打破尴尬,贞燕一直在说话,当贞燕看到面无表情的民修时感到自讨没趣。江赫签下连父亲都没成功的一千万美金的工程后感到非常兴奋。到达别墅的江赫和民修之间流露紧张的气氛,贞燕感到不安。江赫放出狼犬来攻击民修,自己则和贞燕一起在屋里度过两人世界。贞燕看到浑身是伤的民修,惊鄂不己。随后到达别墅的玛利向民修提议,要展开一场残酷的胜负之战……

第9集

贞燕看到民修和自己小时候的合影,流出了眼泪。玛利告诉民修,当自己看到与狼犬决斗的民修时,确定自己真的爱上了他。在消毒伤口的民修狠狠地表示从现在开始要毁灭崔江赫。民修为了拿回自己的衣服找到了贞燕,民修以公事公办的态度对待贞燕。

民修与玛利一起见了申女士,民修表示自己接受申女士的提议。民修搬到斗来和凤淑居住的地方,并提议他们和自己一起工作。

江赫问贞燕为什么生气,贞燕回答说自己对江赫的信任开始怀疑,这个事实使自己很生气。江赫亲吻贞燕,被她强行推开。失望的江赫带着民修来到银河工作的酒吧。

喝醉的民修孤独地走在海边上,与贞燕相遇。贞燕说自己因为不喜欢大海,所以才想离开,贞燕从后面喊了民修的名字。呆住的民修努力使自己找回冷静,但是无法制止流出来的眼泪。

第10集

得到崔会长的信任的民修被提拔为企划部部长。贞燕找到民修,告诉他自己在香港看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心痛的感觉。看到民修默默地离开,贞燕流着泪说,一直以为自己忘记了民修,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民修告诉她自己心里的女人在12岁的时候已经死去,现在他们两个人就是陌生人。贞燕和民修努力去遗忘对方。

崔会长叫民修一起拍全家福,贞燕告诉民修,和他一起拍全家福的感觉很可笑。江赫对贞燕的反常感到诧异。江赫想起自己没有名分的生母,流下了眼泪。崔会长与民修打麻将,他说看到民修就好象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并问他有没让玛利幸福的信心。

玛利与民修来到健身中心,玛利问民修崔江赫是不是他的最终目标,玛利当即决定与民修结婚,而民修则默默地专注跑步。在会议上听到有人收购JR股票的消息后,江赫让民修去调查。从玛利那里听到民修正式向自己求婚的消息后,江赫的表情很难看。去健身中心的贞燕碰到了银河,期间压抑的感情终于向江赫爆发出来。

申女士从民修那里听到江赫的生母还活着的消息后,决定把江赫从公司赶走……

第11集

江赫偶然经过民修办公室,发现了记着自己生母住址的纸团,受到打击的姜赫向民修大发雷霆,让民修立刻在他眼前消失。江赫带着贞燕疯狂开车,听到贞燕提起银河,江赫生气地让贞燕下车,之后丢下贞燕一人留在黑暗中,一人扬长而去。感到害怕的贞燕给江赫打电话,但江赫始终不接,无奈之下,贞燕拨了民修的电话。飞快赶来的民修什么也没有问,贞燕对民修说想回到小时候的时光,民修把她带到他们认识的银非岛。在小岛上,民修和贞燕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快乐时光,陷入回忆的贞燕想到现实流出了眼泪。江赫找到生母贞爱,但是贞爱却假装不认识他,江赫流下了悔恨的眼泪。玛利知道民修没有上班,电话也联系不到,感到诧异。回到家的江赫晕倒在地,被玛利发现。江赫呻吟着喊着贞燕的名字。玛利看到贞燕和民修从同一辆车中下来,生气地让民修做出解释……

第12集

早晨见面,贞燕和江赫都有些尴尬,江赫打破沉默主动讲了关于银河的事情,但是对于民修,他却一字不提。贞燕接到民修的电话,没说几句就挂断了。民修打完贞燕的电话后决心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达到目的。申女士催促崔会长赶紧择日让民修和玛利订婚,崔会长则认为过于仓促而拒绝了她。江赫听到了几个大股东正在商量解雇公司代表的传闻。玛利告诉贞燕,哥哥在家里和公司都遇到了困境,并嘱咐贞燕要好好待哥哥。崔会长各自见了江赫和民修两人,听取了民修的工作报告后表示满意,同意民修成为自己的女婿。生气的江赫大声地说民修是个骗子,应该立即解雇。贞燕去求民修停止整挎江赫的计划,民修断然拒绝。贞燕流着泪说自己即将要幸福的人生被民修毁灭了。转过身的民修虽然也流下了眼泪,但是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心。申女士知道民修曾经是赌场的老千的事实后反对玛利嫁给他。

第13集

成功举办了展示会的贞燕问民修今天是不是爷爷的忌日。贞燕擦去民修脸上的泪水,正好被站在门口的江赫看到。生气的江赫对贞燕说了过激的言语,民修一拳挥过去,把江赫打倒在地,民修警告江赫不要让贞燕太伤心。民修独自一个站在贞燕家门口,这时收到了玛利向自己示爱的短信,民修感到心情复杂。

得到多数股份的申女士面对身边的人要推上她为总裁的提议,说等自己把江赫和民修整挎后再当也不迟。江赫知道贞燕和民修从小一起长大的事情后,表示出对民修的愤怒。江赫找人暴打民修,同时把贞燕叫到了宾馆大厅,并要强行亲吻贞燕。反抗的贞燕甩手打江赫的耳光后冲出去。看到浑身是血的民修,玛利生气地要找江赫算帐,并称把一半的血缘关系也要断绝。

贞燕见到了银河,银河告诉她在香港发生的事故原因。贞燕想着民修流下了眼泪。陪着玛利挑选礼物的民修接到贞燕的电话后冲忙跑过去。民修对贞燕说自己一刻也没有忘记过她,贞燕却流着眼泪说回到民修身边,自己要放弃得实在太多了……

第14集

玛利目击民修和贞燕相拥,大喊让他们停止。江赫和玛利知道崔会长只有6个月的时间后伤心不已。玛利伤心地对民修说起了自己的父亲,她说崔会长像一面墙,有时自己很想砸开这座墙,但是更多的时候它是一个坚实的顶梁柱,民修鼓励玛利,一定要靠自己坚强起来。银河找到民修,表示要站在他这边,以便来报复江赫。民修告诉她,恐吓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贞燕问江赫是不是因为自己是被人领养的孩子而失望,江赫则警告贞燕别想离开自己。申女士从银河那里听到江赫在香港时的肇事事件,脸上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第15集

崔会长在遗书上将JR公司20%的股份给了江赫的生母。申女士生气地表示这绝对不可能,玛利劝母亲不要做让外人笑话的事情。申女士埋怨民修没有获得越南工程的项目,她提醒民修离股东全体大会没剩几天。民修告诉她自己手上还有最后一张牌,让申女士不用担心。贞燕劝江赫了断与民修间的恩怨,江赫不快地说只要贞燕不变,自己与民修之间不会有任何矛盾。江赫联手菲律宾的黑社会招标成功的事情被媒体披露,申女士严厉地指责江赫。申女士取笑江赫是不是该回到生母的身边了,江赫闻后表情大变。玛利把民修,江赫和贞燕叫到了别墅,想坦诚地谈一谈。民修告诉江赫自己把人生都押在这次的赌注上,让江赫自己来选择接受或破亡。贞燕告诉民修自己要出国留学一年,最后请求民修结束与江赫间的战争。民修最后拥抱贞燕。江赫看到两个人拥抱的照片后大怒,愤怒的江赫指使黑社会,把两个人监禁在仓库里……

第16集

江赫把满身是血的民修扔掉一边,他冷冷地告诉贞燕自己不会放弃JR公司,也不会放弃贞燕和玛利。玛利焦虑地等着民修,而混身是伤的民修找到贞燕,抱着她流下了热泪。股东大会正式开始,贞燕摘下手中的戒指放在江赫的办公桌上。江赫紧张地聆听解雇公司代表的决议。到达股东大会现场的银河对江赫在香港时的肇事事件做了伪证。紧张的申女士放了事先录下的磁带。会议现场顿时热闹起来,玛利质问母亲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待江赫。民修向江赫表示想就此了断两个人的恩怨,但是江赫告诉他,只要有韩贞燕这个两个男人的共同目标,两个人之间无法结束。民修收到贞燕的留言,来到了海边。穿着订婚礼服的玛利在礼堂不安地等着民修…. 在小岛上民修见到贞燕,俩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