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大马帮》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这是一首百转回肠的爱恨情仇歌,它诉说了东南亚华侨的血泪与艰辛……

彩云之南的马蹄窝村,像驮马的蹄印般静静地守在神秘的马帮之路上,这里的男人们祖祖辈辈以走马帮为生,有人发财衣锦还乡,也有人命断他乡,随一盏白纸灯魂归故里,地处云南省近缅甸边界被称作“马蹄窝”的小镇上,尹家和董家是村里的两大家族,少年董义和的父亲死在走马帮的路上,他和母亲艰难地活了下来……

赶马汉董义和从小失去了爹娘,十五岁就孤身闯夷方(缅甸),曾被陷害差点送命,幸被十八妹救回并在她的帮助下逃走,果果误认为他将玉矿偷走回老家了,想亲手杀死他,当她终于明白真相,带着父亲出售玉矿的全部所得,和他一同回马蹄窝,董义和将这些钱财全部换成了三十匹马,组建起一支马队,从此开始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跑马帮的生涯。

 在马蹄窝,董家和尹家存在着势不两立的家族矛盾,董义和的归来成为了这两个家庭势力之争的焦点,为缓和矛盾,尹家将女儿嫁给董义和,尹家贤深明大义极有心计,说服大字不识的董义和在契约上签字,将家中一切财务交于她管理,董义和爽快答应。果果在黑姑(一直暗恋董义和)的劝告下接受了事实成了董家二太太。

不久,尹家贤为董家生下二子,小转转是董义和的生死弟兄,一直喜欢果果,发誓一辈子不再找其他女人,果果误认为董义和买的泰国姑娘是他娶的三太太,气极之际不慎弄倒了蜡烛,惹起大火,果果与傣国姑娘,尹家贤葬身火海。董义和多年奋斗积累起来的家产化为灰烬。

尹家兴赶来,没收他在镇上开设的商号。原来当年尹家贤让他签下的字据竟然是尹家贤死后,董义和所有财产归尹家所有。黑姑鼓励董义和坚强地生活下去。董义和被黑姑的真情感动,第三次娶亲,大儿子学智在尹家兴的教唆下,误以为母亲是被董义和害死的,暗暗发誓要在生意上搞垮他,父子俩就此展开了一场更加残酷的商战。为了化解他们父子间的仇恨,黑姑竭尽全力,最后她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他们的和解,这时候,董义和才真正感受到了人间最无私、最美好的感情,他把黑姑的遗体放在马驮上,他要陪着她,最后走一次马帮路。

 董大脚身上充满了冒险精神,又有滇西汉子的豪爽、风流及马锅头的干练、侠义,因而使得几个出生门第和经历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人果果、尹家大小姐、黑姑、十八妹等为他欲生欲死,并随着他事业的几起几落,或聚或散,演绎出了许多人生的悲欢。董大脚的一生印证了流传于滇西那首“人生分作几截过,三起三落不到头”的古歌。是近代滇西商帮创业史的一个缩影。

分集剧情:

第1集

15岁的董义和为救被村人称为扫帚星的黑姑,被孩子们扒光了衣服,赌气中他冲撞了路过的尹家三小姐家贤,引起尹家不满。义和的母亲决定不再为丈夫守节,她要和儿子一起去找自己的初恋情人,遭到族长董忠发的反对。在八叔帮助下,义和做主将祖传草房卖给尹老爷,尹老爷趁机将自己的势力扩张到董家地界,家贤(贤儿)认出义和,义和扬言将来挣了钱要娶贤儿。

族长为维护家族名誉,密谋以殉节投水的名义将义和的母亲沉塘,八叔暗中让黑姑给义和母子送信,当族长带人赶到时,义和哭诉母亲已投塘自尽,当夜黑姑以送父亲看病为由用车子将义和的母亲拉出村,族长一心想让董家再多一座贞节牌坊以超过尹家,但因为没有在塘里捞到董张氏的尸体而疑窦顿生。

第2集

族长发觉义和的母亲没有投水自尽,于是连夜搜捕他们母子,义和离开村子去找母亲,黑妹将一双布鞋送给他,义和说将来一定送一双绣花鞋作回报。义和妈找到自己的初恋情人杨正才,正才娘却认为义和的母亲是克夫的扫帚星,并以死威胁正才不许义和妈进门,义和妈万分绝望。

夜里,义和在客栈被人偷了包袱,他一路忍饥挨饿赶到正才家,却发现只有母亲一个人呆坐在院里。义和的母亲在绝望之下,为不拖累儿子服毒自尽,义和谢绝了软弱的正才的挽留,只身跟着马帮踏上了去缅甸的路。

随马帮一路走来,义和长成一个英俊挺拔的小伙子,在夷人开办的宝石矿上,义和结识了机灵的小矿工转转,并留下成为一名宝石工人。工头为了让工人们在工作时把宝石吞进肚里再拉出来,每天强迫工人吃生蚕豆。义和在吞第一颗宝石时,被英国监工捉住拷打,小转转救出了义和,义和放火烧了监房,两人结为兄弟,一起逃出了矿山。

第3集

转转拿出了当初义和没吞下的宝石,义和拿到玉器行却被老板诈去,两人陷入困顿。玉矿老板勒干用一种奇怪的办法招工人,只有从他女儿果果身子下抢出鹅卵石,才能在这矿上做工。义和被这个漂亮的缅甸姑娘迷住了,于是用计抢到石头,带着转转留在矿山。

在矿洞采宝石时,义和不愿听命于把头铁老大而屡次被打,倔强的义和每次挨打都用石头在镐把上记上账。给矿工们送饭的果果总在义和碗里放一块肉,引起铁老大记恨。为了阻止铁老大剥削工人们的饭食,义和痛打了铁老大,从此成为矿工里的新把头。义和与果果相爱了,他一心攒足了钱娶果果,这时前来勒干家讨债的老海也送来首饰要娶果果。

为躲债,勒干带女儿连夜逃走。义和和小转转在矿洞里开采出珍贵的绿玉。义和骑马追回了果果父女,勒干决定让义和与老海一起去密支鉴定绿玉的价值,路上义和被老海推下悬崖。

第4集

昏死的义和被姑嫂马店女老板九姑的养女十八妹救回店里,这条道上的土匪头子黑马爷看上了十八妹,他拿出百宝丹给十八妹救义和,但告诉十八妹,十天后他回来时,十八妹要以身相报。

在打罗山矿上,老海回来说义和带着玉石逃走,小转转也被赶出矿山留在厨房做饭,果果拒绝了老海的求婚,发誓要去马蹄窝村去杀了背情弃义的义和。义和留在马店干杂活以抵店钱。

黑马爷带着稀世的翡翠灯笼来娶十八妹,为救十八妹免遭黑马爷强暴,义和急中生智谎称有人抢马,黑马爷带土匪急回山寨,但留下话,三天后来迎娶十八妹。

在打罗山,果果答应嫁给老海,但先要老海杀死义和。十八妹要把自己交给义和,哀怨中的十八妹嫁给了黑马爷。一直惦着果果的义和在赶往打罗山途中被一群神秘的人捉住了。

第5集

义和被迷信的缅甸金矿矿主张天富当成东方来的贵人迎上山,没想到他们果真在义和大便的地方挖出了金子,义和成了活神仙。张老板把妻子留下的护身玉坠送给义和。义和带着两匹马回到打罗山,矿工们把义和暴打一顿,当夜果果要开枪杀死义和,但最终还是放走了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男人。

义和沮丧地牵着他的马走在山路上,小转转不相信义和的解释,反而让义和赔偿当初欠他的那颗红宝石,义和以马抵债,不想小转转被人劫去马匹绑在树上,小转转求义和救他,两人一同去找盗马贼。在傣族山寨,义和用护身玉坠付了饭钱。他们得知盗马贼曾在附近出现。夜晚,正值傣族男子串姑娘的日子,义和与小转转找到盗马贼岩放,却被他说成故意冒犯傣族习俗而发送到上司府。义和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岩放在土司拿出的佛像面前,承认了为替母亲治病而盗马。义和答应给岩放两百缅币作还马的补偿,小转转却把钱藏了起来。这笔钱只得先由土司老爷替义和付。

走出一百多里后,义和又特意回来把钱还给土司,两人成为好朋友。在土司的举荐下,义和与小转转加入马帮运送玉石料,过河时,义和为保护玉石原料被急流冲走。

第6集

小转转想独吞玉石料中的翡翠,但半路被土匪头子黑马爷抢劫,义和再次奇迹般地回来,救下小转转。两人摸进黑马爷的山寨,想偷回玉石料,但被人发现,在危急中,蒙面的压寨夫人十八妹救他们出去。

在密支那石场,义和将卖翡翠的钱分给小转转,并决定与他分手,小转转请义和再原谅他一次,并保证一定改掉贪小便宜的毛病。两人回到打罗山玉矿,把钱分给工友们,义和对勒干老板说他要娶果果,并要求与害他的老海当面对质,被锁在屋里的果果开始相信义和。老海勾结军人来捉义和,义和和小转转在工友帮助下逃出打罗山,果果带着一只装满银洋的口袋来到他们面前。

第7集

果果带着从家晨偷来的银元要嫁给义和,义和大喜过望,转转警告义和一定要对果果好。第二天,义和带果果来到曾经诈去他一块红宝石的玉器行,因为心虚,玉器行老板只得听任义和拿去一套红宝石首饰送给果果作定亲礼物。

义和为黑姑买下一双绣花鞋,带着果果和小转转赶着大马帮回到马蹄窝村。进村时,被尹家三小姐家贤奚落,本来志得意满的义和暗自生气,在围观的人群中,黑姑看到与义和一起回来的果果就无声的离开了。尹老爷感慨,他董大脚(义和)混出头了,大少爷家兴不以为然。大脚来见黑姑,却被拒之门外,他只好将那双绣花鞋放在黑姑家的门外。

大脚在族长董忠发要求下决定从尹家手里赎回三间老屋,遭到尹老爷反对,大少爷家兴受到子挑拨,私下与大脚达成协议,为了在十日内凑齐给尹家的二百块大洋,大脚决定再走一次马帮。

第8集

果果在马窝村洗澡引来众从围观,董忠发为此受到尹老爷嘲讽,只有尹老爷的弟弟尹四爷很欣赏大胆的果果,从此每天来看她洗澡。

尹家兴为吞掉大脚赎房的订金,暗中授意泼皮麻三拆毁马帮必以之路上的一座独木桥。

果果洗澡引来过路的马锅头来看,村里的女人们因为嫉恨而拿走果果的衣服,光着身子的果果没法上岸,黑姑给她拿来衣服并告诫她别再给大脚添乱。

过桥时,大脚为了不爱麻三刁难连夜伐木钭独木桥修好,在天黑的最后期限前赶回马窝村,尹家兴目瞪口呆,果果则兴奋异常。

第9集

大脚和转转将赎房的钱扔给尹家兴,就一起昏睡过去,拿回房契后,大脚开始修房,尹老爷这才知道儿子家兴干的勾当,气急败坏的他从家兴手里收回掌家大权。乡亲们来贺喜大脚修好了房子,只有黑姑远远的观望,大脚问她有没有看见那双绣花鞋,黑姑一言未发地走了。果果好奇的向大脚打听黑姑的事。

尹老爷为挽救尹家的颓势,求三女儿家贤嫁给大脚。大脚和转转要再赶一趟马帮,顺便接回大脚娘的骨灰安葬在董家墓地。尹老爷装点尹家门面,勉强为自己做了五十大寿。尹四爷为了听果果与过路的马邦对唱情歌,专门为她盖了座风雨亭,村里传闻两人有染,此事在尹董两家引起了一场风波。大脚带着母亲的骨灰回来,因传闻误会了果果,在转转调停下,两人重归于好。

第10集

尹家贤不愿嫁给大脚这样一个赶马汉,尹老爷百般哀求说要想尹家不垮,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得知此事的尹家兴大怒说如果家贤嫁给董大脚,就别想再得到尹家一分钱的嫁妆。家贤决定为了尹家嫁给大脚,她不要尹家一分钱的嫁妆,但要家兴照顾好弱智的弟弟家康。

尹老爷请了房县长和董家长辈来赴寿筵,筵上尹老爷提出两家结亲的请求,董家族长一口答应,大脚说有了果果断然不会再娶。族长告诉他,不答应娶家小姐,大脚母亲的骨灰就不能在董家墓地里安葬。得知这一突然变故的果果跳到河里,转转告诉果果大脚是怎样一个孝子,此时大脚作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为了不委屈果果,他要带果果和母亲的骨灰离开马蹄窝村。这时果果回到他面前说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可以不在乎名分。

第11集

大脚与家贤的新婚之夜,果果独自在风雨亭垂泪,黑姑赶来,两人相对黯然。当夜,家贤枯坐一夜,大脚始终不肯与她同房,反倒与转转一起喝到天亮,说一定帮转转找一个女人。

第二天,大奶奶家贤让果果来给她和大脚见礼,被果果嘲笑,大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索性又和转转带马帮上路,在关口遇到克钦兵敲诈,多亏持枪的蒙面客相救--她是一直喜欢大脚的十八妹,十八妹责怪大脚不是男人,否则当年就该带她一起走。大脚被她说的性起,要去抱十八妹,却被推下水。看着十八妹远去,大脚大喊:”你将来一定会回来找我。”

果果同意尹四爷为她画”芙蓉出浴”图,族长把她绑到董家祠堂要家法严惩,危急时刻,家贤以大奶奶的身份领回果果。大脚回来的那晚,果果将她推到家贤的房里……

第12集

家贤把马帮的事交给转转一个人打理,大脚对家贤每天强迫他念书识字很不耐烦,但拗不过家贤,这令他十分难受。尹家兴为还赌债向家贤借钱被拒绝,无奈中他只好将尹家的玉器行盘给大脚,但要大脚为他保密。

果果搬出大脚为她买的自行车在村子里骑,引起轰动,家贤一怒之下回了尹家。由于无法同时招架两个女人,大脚决定让果果去城里经营新开的义和商号。家贤怀孕后,脾气变得古怪,烦燥的大脚又随马帮上路,黑姑让他捎点洋纱回来,在路上,大脚意外的发现,十八妹的马帮运的竟然是大烟。

第13集

十八妹用枪逼着大脚不许说出去,并且拒绝了大脚要入伙的请求,说已有家小的大脚想赚钱可以去贩洋纱。大脚带回的洋纱很快就销假售一空,尹家贤也生下了他们的儿子,取名学文。

五年过去,董家义和号生意兴隆,对门尹家的盛源记却门庭冷落,尹老爷逼家兴去大脚的商号学做生意,家兴因为自己商会会长的身份而拒绝。尹老爷以看小外孙学知的名义来到大脚家,大脚答应让尹家兴来义和号帮忙。

转转回来说密支那新开的东印度公司来了大批洋布,两人一起带帮去贩洋布,途中救下了一个被债主出售的泰国妹,大脚把她带回去想留给转转当老婆,家贤不明就理,一气之下回娘家哭诉,正在城里义和商号向果果套取生意经的家兴觉得尹家的机会来了。

第14集

大脚的马帮从密支那驮了洋布回来,引起众人的围观,自豪不已的大脚浑然不觉带着墨镜的老海正冷冷地盯着他……当晚,大脚和转转被马店老板灌醉,清晨发现马匹和货物不翼而飞。

心怀叵测的家兴告诉果果,大脚又弄了个外国女人回来,果果赶回马蹄窝村盘问泰国妹,泰国妹以为自己是要跟大脚成亲,族称说都是她们这些外国女人乱了大脚的心,要把她们一起赶走。喝醉酒的果果夜里放起大火,家贤拼命将两个孩子推出门名,自己却没能逃出火海。

义和与转转没有追到丢失的马帮,决定回家卖了自己的商号重建马帮,不料家里已经是一片火海。

第15集

尹家贤和果果被大火烧死,董家大院一片废墟,大脚带两个孩子到城里义和号商铺去住,不料尹家兴却拿出字据说,房契上写的是尹家贤的名字,并且家贤在生前已将房子转让给他尹家兴了。大脚只好带孩子回到马蹄窝村,在废墟上搭起一个栖身之所。

在尹家要求下,大脚为妻子披麻戴孝,尹老爷以大脚已经破产,无力抚养两个儿子为由,收买董家族长,将大脚的小儿子学智断给尹家兴做养子,并将其改姓尹。大脚从此整日醉酒一蹶不振。转转只好带大脚的儿子学文靠捡食度日。十八妹的马帮路过此地,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的她狠狠抽了大脚的鞭子。

第16集
学文为了攒钱给父亲买马重建马帮,要把自己以三块大洋的价格卖掉,多亏黑姑发现才将其带回。在黑姑的鼓励下,大脚和转转找到十八妹,经过考验后,大脚带着十八妹送给他的两匹马,再次踏上漫漫马帮路。

学文在和黑姑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感受着母爱的温暖,而学智则被尹家送到城里念书。尹家兴将董家“义和号”的招牌换成“兴和号”,在尹家兴的影响下,学智竟然不认大脚是自己的父亲。转转还发现马帮上次丢失的货物就摆在尹家的货柜上。

跟黑姑进城卖草鞋的学文去看弟弟念书时,被学智和富家子弟殴打,深受刺激的黑姑变卖了自己多年的刺绣,也要供学文上学堂。黑姑将大脚交给她抚养孩子的钱加上卖刺绣的钱,准备给董家重建房子。大脚冒死为刀土司运枪,得了大笔的报酬。

桃花开时,大脚带着壮大了的马帮回到故乡,远远就看见废墟上立起了新房的架子。

第17集

大脚为了早日凑齐建房的钱,借高利贷贩烟叶到八莫,生病的大脚为早日回去,将价格日益上涨的烟叶全部卖出,恰好被也来卖烟叶的尹家兴全部买下。不料,由于台风,运烟叶的船来不了,东印度公司停止收购,烟叶开始霉烂,烟贩们血本无归。

大脚抓住时机,买下他们低价卖出的马匹,他的仗义引来很多没有盘缠的马帮客追随他。尹家兴也来向大脚借钱,大脚让他写下字据,收回原来属于大脚的商铺。

十八妹也因为贩烟亏本去当首饰,大脚帮她赎回,以此作为对当初那一鞭子的报答。大脚成为滇西驮路上头号大马帮的帮头。

第18集

大脚收回商铺,重修了董家大院,并恢复了义和号的招牌,董大脚还想让转转娶了黑姑,不料转转和黑姑都不领情,转转明白黑姑喜欢的是大脚。

大脚要续弦了,他说那天花轿停在谁家门口,就是谁家姑娘的幸运,于是家家都把自家的姑娘装扮一新。成亲的花轿最终停在黑姑的门口。见黑姑不应,大脚踹开门把她抱上花轿。拜堂时众人坚持让黑姑摘下面纱换上红盖头,原来黑姑并不丑。大脚在黑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当晚黑姑让大脚陪她去给家贤和果果烧纸,意外地在果果墓前见到了尹四爷。

第19集

董大脚疑心果果和尹四爷有染的消息是真的,后者解释说自己一生唯一爱过的女人并不是果果,果果只是他的红粉知己,现在连果果也不在了,尹四爷决定离开这里。

成亲后大脚为了面子不让黑姑再下厨。黑姑说要面子就该把小儿子学智从尹家接回来。尹家二少爷家光从日本留学归来,他和日本媳妇在城里开了一家妇产医院,病重的尹老爷答应大脚将学智接回董家抚养,但尹家兴夫妇不肯还回儿子,双方最终对簿公堂,房县长决定让学智自己决定去留,不料学智坚决要求留在尹家。大脚深受打击,黑姑劝他振作起来,去外地运棉纱回来织成棉布出售,大脚再次上路。

在学堂里才情洋溢的学文深得房县长千金月娇钦慕,一直喜欢月娇的学智心生嫉妒。尹家兴垮了生意后沉迷酒色,很快便败尽家产,尹老爷临终时将重振尹家的重任交给学智,十五岁的学智退学担当起尹家大掌柜,家兴暗自不满。

因为官兵封路,大脚的马帮在小镇受阻,十八妹的跟班小油头深夜赶来求救,十八妹被刀土司扣押了。

第20集

大脚和转转赶到土司府,原来张督办私设税卡断了土司的财路,刀土司就扣押了为张督办运烟土的十八妹,双方互不相让一触即发,大脚用计化解危机救出十八妹,分手时十八妹将翡翠灯笼送给大脚,望着她孤身远去大脚心有不忍。

大脚回到马蹄窝村,尹老爷过世,前去吊唁的大脚被学智挡在门外,学智发誓要让尹家超过董家,在他的努力下尹家生意大见起色,大脚看在眼里,从此暗自在生意上跟这个儿子较劲,一心挤垮尹家的铺子,黑姑不知自己该去帮谁。

学文考取公费留洋要去日本,大脚则让他留下来帮他对付学智。得知学文逃跑的消息,董大脚盛怒之下骑马追去。

第21集

学文被大脚绑在马尾后拖回来不吃不喝,三天后,学文对大脚说他要独自闯世界,在黑姑劝解下,大脚才勉强同意学文像他当年一样远走夷方,房月娇脉脉含情地目送学文远行。

大脚被推举为宝丰城马柜主席,他陶醉在一片赞誉声里,每天向人展示十八妹送给他的翡翠灯笼再也不思进取。学文在缅甸瓦城一家华人商铺学做生意,结识了会说英语但不太会说汉语的中国女孩梅琳。

十八妹突然要结束漂泊嫁给大脚,大脚毫无办法劝说她。黑姑宽容地留十八妹住了下来,这更让大脚对她心怀歉意。他索性成天在外面喝酒,也好躲着不见十八妹。省城黄参议等人慕名来看大脚的宝贝,黑姑有意无意地将翡翠灯笼打碎,恼羞成怒的大脚第一次打了黑姑,黑姑毫不声辩,目睹这一切的十八妹告诉大脚,他真正的宝贝是黑姑这样的好女人。

十八妹走了,大脚向黑姑赔罪,黑姑劝大脚该去看看学文。

第22集

大脚惊奇地发现,学智经营的茂源号靠卖日货红火起来,大脚决定去缅甸购进一些英国货与之抗衡,并顺路看望学文。房月娇从黑姑那打听到学文的地址,她把学智派人送来的花退回,并告诉学智她爱的人是学文。

尹家兴在情妇三寡妇的挑唆下要求分家,学智只好把尹家在宝丰城的房产分了,而将尹家大院留给弱智的叔叔家康。

学文为发明一种制砖茶的机器,求教于英国工程师詹姆士,原来梅琳竟然是詹姆士的养女。大脚和转转来看学文,父子之间的隔阂依然没有消除,学文随手将父亲带来的东西送给了老板娘,大脚怅然离开。

学文设计的打茶机草图令詹姆士惊讶,梅琳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学文让父亲把一付毛织的腿套捎给黑姑,他向父亲表明自己仍要一个人闯天下,两人不欢而散。学文在詹姆士帮助下设计出压茶机,商人红头阿三上门订了一百驼砖茶,学文让老板贷款购进茶叶加工成砖茶,其间学文和梅琳暗生情愫,砖茶压出后,红头阿三却突然消失,茶叶商上门逼债,银行催要贷款,李老板面临破产。

第23集

为弥补过失,学文回宝丰城找黑姑想办法,他不肯按黑姑说的去求大脚,而是去找弟弟学智借钱,但学智冷冷地说自己姓尹,他和学文不是兄弟。房月娇看不惯学智于是拂袖而去。

学文与大脚父子俩谁都不愿服软,黑姑只好当了大脚给她买的玉圈,把钱以大脚的名义交给学文,但学文不收。房县长正为自己竞选议员筹资,学智说只要房把月娇嫁给他,他可以出资帮助。当晚学文写信向梅琳告别,在写给李老板的信里,他决定以死谢罪。月娇突然赶到,她带着学文从房家墓地中挖出玉石。

老海带着一块玉石料来到赌石场,尹家兴从弱智弟弟家康手里骗出尹家老宅的房契。学文回到瓦城,用卖玉的钱保住了李老板的铺子,被抓住的红头阿三告诉学文,骗局的幕后指使正是学智。梅琳要回英国参加毕业典礼,临走时托詹姆士将一台收音机留给学文,从收音机里得知抗战爆发,学文率马帮驮运砖茶回国。

第24集

房县长逼迫女儿嫁给学智,月娇抵死不从。房县长的妹妹白马夫人反对房县长为竞选议员让月娇出嫁,她要将月娇带到省城去找个如意郎君。在法门寺,白马夫人和尹四爷相对黯然,白马夫人泪流不止。

学文带回宝丰城的砖茶被抢购一空,他开起自己的滇缅公司,并且拒绝回家帮大脚做生意。学文在街上遇到当年去日本留学的同学李梦华,李正号召民众抵制日货,学智的日货公司被查抄,同时尹家兴以房契作抵押,借了一万大洋从老海手里买来的玉石料解开后竟不含玉,放高利贷者拍卖尹家大院,最终被大脚以三万大洋买下。

董氏家族群情振奋,即将被赶走的尹家哭声一片,前来探望的黑姑于心不忍,她让学智先把他娘和家康安顿在她的草屋里,学智说就是带全家去要饭,他也不会向董家求助,而此时董大脚正站在尹家大门外。

第25集

学智发誓将来一定收回尹家大院,尹家也永远不会被董家打败。大脚将房契还给学智后一言不发地走了。大脚受到族长等人指责,大脚说无论学智认不认他作父亲,他都不能让儿子再吞下家族争斗的苦果。受到震动的学智来到法门寺,尹四爷劝他回去与大脚和解,学智俳徊在大脚的门前,始终没有勇气走进董家,大脚失望之余又带着转转踏上走马帮的路。

在省城,白马夫人介绍的对象被月娇拒绝,一封神秘的来信告诉月娇,学文已经回到了瓦城,白马夫人送月娇回宝丰城。

学文从收音机里得知政府要修滇缅公路的消息,他回到宝丰成立一家路桥公司,并发起集股承建公路的运动。学文对房县长细述修路的好处,为了取得房县长的支持,在白马夫的撮合下,学文答应与月娇结婚。白马夫人决定带这对新人去昆明争取修路的项目。

尹家兴怀疑学智与大脚藕断丝连,决定将困境中的学智赶出尹家,学智带着家康在租来的破屋里艰难度日,风雪之夜,大脚和黑姑将两人接回董家……

第26集

学文和月娇拿到了修建滇缅公路宝山段的工程,白马夫人让月娇和她一起去昆明向万国银行贷款。大脚回来,很多马帮头让他去劝学文不要修路??那样就断了马帮的财路,大脚去劝学文未果,父子不欢而散。

詹姆士推荐给学文的桥梁工程师竟是从英国学成归来的梅琳,两人感情迅速升温,他们越过了道德和理智的防线。

大脚和转转为避免修路的炮声惊马,带马帮绕道回宝丰,途中意外地遇见迷失在森林里的一支对日作战失利的国军,大脚将他们带出森林,并杀掉驮马给伤兵们充饥。宝丰城外全城欢迎这支抗战归来的英雄部队,全体将士向大脚和他的驮夫们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失去马帮的大脚终日郁闷,黑姑用攒了多年的私房钱给大脚买了骡马。

学文和梅琳在感情漩涡中不能自拔,学智警告学文不要对不起月娇,学文不为所动。当学文和梅琳再次拥在一起时,月娇突然出现……

第27集

梅琳这才知道学文已有妻子,学文提出与月娇离婚,月娇不肯。房县长威胁学文若要离婚他就让修路的股东们退股,梅琳在痛苦中决定退出。在白马夫人的劝说下,梅琳总算为修路留了下来,但当白马夫人看到梅琳的玉佩时脸色突变……

学文和梅琳在工作中发泄心中的痛苦,公路上最重要的惠通桥设计完成,但上百米长的钢索要靠人力运输,由于太危险,没有一个马帮愿意帮他。眼看工期迫近,学智找到运货归来的大脚,大脚经过深思后决定接下这活儿,在大脚的号召下各地的马帮头纷纷赶来,黑姑为他们举行了出征仪式,学智坚持要跟父亲一道出发。在飞鹰崖,沉重的铁索将转转扫下悬崖,大脚强忍悲痛喝令马帮不许停留。

桥建成了,省里要员赶来庆功,大脚独自在转转墓前悲从中来,学文赶到,父子终于和解,一家团圆,不料此时黑姑却突然昏倒在厨房里。

第28集

尹家光听诊之后,对大脚说黑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黑姑弥留之际,学文、学智跪在床前齐声喊娘……黑姑出殡,往日受黑姑恩惠自发来送葬的人们排成长龙,大脚将那双黑姑从未穿过的绣花鞋放在坟前。

学文和学智劝大脚和他们一起打理公司的生意,因为通车后走马帮已没有必要。但第二天,大脚还是独自出发了,他要开出一条通往印度的新驮路。

学文和月娇劝学智早日成家,月娇还要替他说媒,仍暗恋着月娇的学智无话可说。梅琳即将回英国,学文和她再次来到桥上,一对恋人难舍难分,学文再次想到离婚,但见到月娇时却欲言又止。

大脚在途中救下一个援华的美国飞行员,夜晚他俩围着篝火比比划划地说着各自的女人。第二天,大脚将他送到丽江机场,美军飞虎队长将一个飞行帽送给大脚做礼物。文对大脚说,他要和月娇分手。

第29集

学文将梅琳的事告诉了父亲。白马夫人赶到梅琳的住处,问起玉佩和梅琳的身世,梅琳原来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

学文终于鼓足勇气向月娇提出离婚,说当年只是为了还她情才和她结婚,而他真爱的人是梅琳,学智一怒之下打了学文。白马夫人向梅琳诉说往事。目睹梅琳母女相认,月娇万念俱灰……白马夫人带梅琳去法门寺,尹四爷已经飘然离去,只留一封信给她。房县长和大脚因为儿女离婚的事争执起来,大脚来到黑姑坟前倾诉自己的烦恼,白马夫人在女儿梅琳和侄女月娇之间不知该帮哪一个……

第30集

月娇终于明白感情终究不能勉强,她决定和学文分手。抗战胜利了,白马夫人主持了由县政府和飞虎队举行的联欢会,会上美军为大脚颁发了珍贵的纪念勋章。舞池里梅琳和学文,月娇和学智舞翩翩,意绵绵。

大脚将商号的事交由两个儿子处理,他自己还是要继续走帮,学智接手了黑姑一手经营的义和号,梅琳和学文去看生病的詹姆士。内战爆发,商路断绝,物价飞涨,尹家兴囤积食盐大发国难财,大脚决定带马帮去驮岩盐救急,谁知运回的岩盐竟无人问津……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