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底牌》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本剧讲述的是一个现代商战中的复仇故事:年轻的达扬公司董事长李云扬(黄志忠饰)为了打败10年前在期货厮杀中逼死自己父亲的博时公司董事长乔云风(王庆祥饰),冒着破产的风险,以小搏大,在“枫树园”的拍卖中铤而走险,在与乔云风的竞拍中赢得了该项目,然而也把自己逼上了绝境,为寻韬晦之计,李云扬忍着屈辱被乔云风收购。同时,更大的复仇计划却在他手上刚刚开始,他联合股市、期货高手彭晓波为乔云风设计了一步步走向覆没的期货陷阱……

分集剧情:

第1集

十几年前,李云扬的父亲李惟生在投资期货上败给了博时集团董事长乔云风,并跳楼自杀,在自杀前,李惟生对李云扬说:乔云风才是他亲生父亲,李云扬不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也没有询问母亲石淑贞,对乔云风的仇恨伴随着李云扬一天天长大。

乔云风的博时集团现在已经是一家上市公司,但博时公司面临着资金链断掉的危险,不得已,乔云风决定进军房地产行业,挽回颓势,他看中了“枫树园”项目,并决心不计后果买下来,然而他根本想不到的是,李云扬和“枫树园”的发展商孟加林已经设下了圈套等着他钻,李云扬做局把“枫树园”售价哄抬上去,乔云风必须用高价购买,李云扬用很少的钱就能从乔云风身上赚一大笔钱,并且迫使乔云风走上竞拍会。

竞拍会开始前,身患眼疾的李云扬特意到公墓把父亲的骨灰盒拿出来,并带到了竞拍会现场,他要让父亲亲眼看到自己是怎么打败乔云风的。但是,李云扬没有想到的是,乔云风的另一个对手,房地产业巨头吴函也来参加竞拍,在竞拍会上,“枫树园”价格一路攀升,但当李云扬喊出一个高价位,他以为乔云风还会加价时,乔云风却不再举牌,离开了拍卖会。“枫树园”落在了李云扬手上,李云扬根本无力购买“枫树园”,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一脚。复仇的第一步以失败告终,而孟加林也托李云扬的大姐高焱转告他,必须赔偿500万,否则死路一条。李云扬以为又中了乔云风的圈套,他找到乔云风的助理,他心目中乔云风的“情人”陆寒亭质问,但被陆寒亭反唇相讥,无奈之下,李云扬开始想办法如何摆脱目前的困难。

第2集

李云扬找到孟加林,想把“枫树园”还给他,但孟加林提出要李云扬赔偿500万,他只认钱不认人,并威胁李云扬,两人的的谈话不欢而散,他又去找吴函,吴函提出她可以接手枫树园,条件是李云扬和她合作,共同打败乔云风。李云扬拒绝了吴函的条件,当他走出吴函的公司碰到陆寒亭,陆寒亭把李云扬带到了公墓,指出他是李惟生的儿子,并劝李云扬不要报复乔云风。李云扬不知道的是,陆寒亭其实是吴函派到乔云风身边的“间谍”,陆寒亭是吴函的干女儿。

博时公司副董事长杜鹏经过调查得知了李云扬的真实身份,他给他的几十年的大哥乔云风做了汇报,乔云风告诉杜鹏不要为难李云扬,并说“枫树园”还会姓博时。

李云扬邀请的帮手,和他有过命交情的彭晓波从深圳赶来,彭晓波是期货、股市上的高手,人称“无影手”。彭晓波用很多欺诈手段在期货和股市上发了大财,身价过亿,但彭晓波的很多情况李云扬并不知情,在李云扬眼中,彭晓波只是一个打工仔,自己的铁哥们儿。

第3集

彭晓波问李云扬让他来的原因,李云扬说他要报复乔云风,让彭晓波利用股市打入博时,并促使乔云风重做期货,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替父报仇。与此同时,李云扬也把当前困境告诉了彭晓波,诡计多端的彭晓波提出可以把“枫树园”卖给乔云风,李云扬大喜。

在和孟加林谈妥了条件后,李云扬来到了乔云风办公室,乔云风为了打压李云扬,故意拒绝了李云扬开出的出售“枫树园”的价格,就在乔云风的办公室,李云扬指出乔云风收藏的古董“海晏水清”尊是赝品,半信半疑的乔云风摔破了赝品,李云扬怏怏而走。彭晓波得知后安慰李云扬,说这只是乔云风的讨价还价的伎俩,并鼓励李云扬忍辱负重再找乔云风谈判。

吴函也加快了报复乔云风的步伐,原来吴函年轻时曾暗恋乔云风,并在乔云风起家时给予了极大帮助,乔云风生意成功后却断绝了和吴函的来往,因此,吴函经过奋斗终有成就,决意报复乔云风。然而吴函对乔云风的恨却让陆寒亭非常矛盾,甚至害怕,因为她对乔云风很尊敬,甚至有些崇拜,而乔云风也常把她当女儿看,虽然在外人眼里,她被视为乔云风的“情人”。

为达到让乔云风人财两空的目的,李云扬开始接近陆寒亭,陆寒亭在干妈吴函的授意下也开始和李云扬来往,另一方面,她也想劝阻李云扬对乔云风的报复。

第4集

为了尽快打动乔云风,也为了尽快销售“枫树园”,李云扬请高焱帮忙寻找一家专业策划销售公司,高焱找到了一家业绩最好的公司——凯文广告公司。李云扬来到凯文公司,又遇见了几次邂逅的凯文公司总设计师——年轻貌美的王雨荞。他不知道,王雨荞正是乔云风的女儿。一番接触之后,王雨荞答应帮助李云扬。

李云扬再一次找到乔云风谈“枫树园”项目,不料,乔云风提出不仅收购“枫树园”,还要收购李云扬的公司,李云扬不得已答应下来,乔云风让杜鹏和李云扬详细磋商细节。

乔云风为“海晏水清”尊是赝品的事耿耿于怀,他找到赝品的鉴证人陆寒亭的父亲陆殊千,陆殊千是当地博物馆馆长,是蜚声海内外的鉴定专家。原来,赝品是吴函提供的,而吴函曾经救过陆殊千的性命,陆殊千闻知谎言被拆穿,犯病住进了医院。

在医院,乔云风把收购李云扬公司和枫树园的事告诉了陆寒亭,陆寒亭大吃一惊,并表示强烈反对,因为,博时公司的资金十分紧张,乔云风为了缓解资金压力,抛售了博时股票,并引来证监会的调查。

第5集

把“枫树园”卖给了乔云风,令李云扬如释重负,他迅速通报了彭晓波,而彭晓波已经在炒作博时股票,并小赚了一笔钱,俩人喝酒祝贺,高兴之际,王雨荞给李云扬打来电话,说有了一些销售方案,彭晓波得知是他几次惊艳的王雨荞,兴奋的提出要狂追王雨荞,并和李云扬约定,由他单独追求王雨荞。

这天恰巧是王雨荞男友的生日,但王雨荞发现其男友另有新欢,她几乎痛不欲生。

和王雨荞约见的时间到了,李云扬和彭晓波回到家中等王雨荞,但他们在李云扬的房门外发现李云扬的前女友醉在门口,等王雨荞到来时,发生了诸多误会,而在误会的解除过程中,也让王雨荞的心情有所改变。

对于公司面临的种种危机,杜鹏提出重入期货市场,但遭到乔云风的拒绝,而得知乔云风收购了“枫树园”后,吴函命陆寒亭想方设计搞垮乔云风和李云扬合作,在矛盾之中,陆寒亭选择了辞职来逃避重压。

第6集

陆寒亭既是乔云风的助手,又是博时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陆寒亭的辞职势必打乱李云扬和彭晓波的计划。这时,高焱告诉李云扬,经过调查,吴函是陆寒亭的干妈,李云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不能听任吴函报复乔云风。

而吴函已经开始了报复计划的实施,她看到了陆寒亭的犹豫,多次找陆寒亭谈话,也令陆寒亭痛苦不已。

在和高焱商议之后,李云扬决定策反陆寒亭。

陆寒亭的辞职让乔云风大感意外,他找来李云扬,让李云扬去劝陆寒亭收回辞呈。李云扬出示了枫树园销售策划案,乔云风大加赞许。

第7集

而在股市上兴风作浪的彭晓波引起了吴函和杜鹏的关注,吴函来到彭晓波办公室,也让彭晓波大吃一惊,吴函一阵威逼利诱未果,愤然离去,而杜鹏的到来却是意料中事。彭晓波把两件事都告诉了李云扬,俩人约好晚上请陆寒亭和王雨荞一起泡吧。

为了策反陆寒亭,李云扬与陆寒亭在咖啡馆进行了交谈,交谈之中,李云扬揭穿了陆寒亭的真实身份,并说出了吴函的险恶用心,不想伤害乔云风的陆寒亭在李云扬的劝说下有所动摇。

寂寞的乔云风也找到陆寒亭,约她一起去喝酒,两人来到一个酒吧,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不料,被也到这个酒吧的王雨荞撞个正着,乔云风只好尴尬的和陆寒亭分手。

第8集

和杜鹏谈好合作事宜的彭晓波来到酒吧和李云扬、王雨荞相会,各怀心事的三个人喝得酩酊大醉。

吴函的报复开始让乔云风吃到了苦头,吴函设局让博时集团的子公司(博时电子公司)陷入走私案中,而电子公司的负责人是杜鹏的表弟,走私事件令乔云风大为光火,而且海关人员也找上门来。与此同时,吴函又联合了一个叫陈大海的商人在股市上打压博时股票,令乔云风和杜鹏头痛不已。

看到乔云风被海关人员带走,陆寒亭伤心不已,她找到吴函,想让吴函放乔云风一马,被吴函痛斥和警告,失望之余,陆寒亭找到李云扬一诉衷肠,李云扬鼓励陆寒亭站在乔云风身边,反对吴函。

在多重危机的打击下,乔云风想做期货了,经过杜鹏的举荐,乔云风和彭晓波见面了,乔云风最终决定和彭晓波合作,投机期货。

在王雨荞的带领下,凯文公司终于完成了“枫树园”的销售方案和策划,而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李云扬和王雨荞渐渐产生了好感,而且,王雨荞深深地爱上了李云扬,李云扬也越来越喜欢上了王雨荞。

吴函没有想到,杜鹏也和陈大海结为了联盟,而且陈大海也是彭晓波曾经合作过的伙伴,但当杜鹏带着陈大海和彭晓波谈合作事宜时,彭晓波也是大吃一惊,他开始重新认识杜鹏这个人,出于个人原因,他没有把秘密告诉李云扬。

收回了辞职书的陆寒亭,在工作中发现李云扬和王雨荞好上了,她担心李云扬是想利用王雨荞的感情进一步报复乔云风,陆寒亭告诉了王雨荞李云扬的身份,反而被王雨荞奚落了一番。

第9集

乔云风和杜鹏已经知道电子公司走私是吴函唆使的,迫不得已,乔云风只好来到吴函办公室,希望吴函能够心平气和地解决问题,对乔云风恨之入骨的吴函没有答应乔云风的和解条件,乔云风刚刚离开了吴函的办公室,李云扬找上门来,原来是吴函派人殴打了彭晓波,吴函的行为让李云扬气愤不已,他要彻底揭露吴函的阴谋。

在王雨荞的策划下,“枫树园”在全城引起了轰动和追棒,推广会也如期举行。在推广会上,春风得意的李云扬亲热地和王雨荞交谈着,但是,当王雨荞把父亲乔云风介绍给李云扬时,毫无思想准备的他惊呆了,李云扬独自离开了会场,而本来在会场上工作的陆寒亭也被吴函叫走了。

第10集

回到家中的李云扬万分沮丧,他竞然喜欢上了仇人的女儿,而且王雨荞还是自己的妹妹,当他把这件事告诉高焱和彭晓波时,俩人大吃一惊,而彭晓波对李云扬先追求王雨荞大为不满,摔门而去,痛苦中的李云扬又接到陆寒亭的电话说出了事,希望见面。

当李云扬见到陆寒亭时,陆寒亭哭泣起来,陆寒亭告诉李云扬,吴函要把乔云风送进监狱。

乔云风一投资期货就开始赔钱,为了保住期货合约,他只能不断地变买自己在博时的股权,此时,他又得到陆殊千通知,真的“海晏水清”尊现身了。

李云扬经过苦思,决定断绝和王雨荞的来往,而王雨荞对李云扬的举动大为不解,她甚至告诉李云扬她已经知道了李云扬和乔云风的关系,但李云扬对她仍是冷脸一副,而且,李云扬还拉着陆寒亭去找王雨荞,王雨荞痛苦万分,更让王雨荞想不到的是,乔云风因走私案被公安人员拘留了。

王雨荞、李云扬、陆寒亭都闻讯赶到了博时,杜鹏告诉大家要冷静,他会想一切办法救乔云风,但是,杜鹏离开博时却和陈大海、彭晓波密谈今后的计划。

在李云扬的提议下,他和王雨荞、陆寒亭找到高焱一起想办法。高焱通过自己的社会关系了解到博时电子公司经理宋飞宇在潜逃之前有一个情人,经过研究和布置,他们找到了宋飞宇的情人,并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第11集

经过一番调查和深入吴函的公司,李云扬了解到吴函和走私有关联,是走私案的共谋,但他们不知道,这次走私案不仅是吴函设计的,同时也被想篡权的杜鹏利用了。得意忘形的吴函也没有想到被老谋深算的杜鹏利用了,而所有人都低估了杜鹏,但是,杜鹏不愿看到刚赶走了乔云风又迎来了吴函,因为吴函也想控股博时。经过深思熟虑,杜鹏决定让宋飞宇自首打击吴函,在杜鹏的精心安排下,吴函被关进了监狱,而在拘留所,乔云风也把自己的全部资产交给了杜鹏,并投入到不断下跌的大豆期货上,杜鹏真正掌控了博时公司。

李云扬想帮乔云风的做法令彭晓波很不理解,在他看来,只要能打败乔云风,就可以不择手段,彭晓波此时知道了李云扬已经决定离开王雨荞,开始对王雨荞大献殷勤,却被心有所属的王雨荞委婉拒绝。

第12集

吴函进监狱让大家如释重负,一病不起的王雨荞也迅速康复,但陆寒亭陷入悲痛之中,为了发泄心中的痛苦,她约李云扬到跆拳馆比武,俩人拳脚相向,等陆寒亭发泄愤怒之后,她发现李云扬送给她的致谦的花朵。

乔云风出狱了,王雨荞高兴地去迎接,杜鹏组织公司全体职员迎接乔云风,但欢迎的人群中没有李云扬、陆寒亭二人,他们俩人各怀心事不愿见到乔云风。乔云风虽然自由了,但他在博时的股权却完全丧失了,更为重要的是,他在大豆期货上的投资令他痛苦不堪,为了保住合约,东山再起,他只能变卖自己的别墅等不动产,以保住最后的希望,当他看到“海晏水清”尊时,又毫不犹豫地用卖不动产的钱买下了它,因为“海晏水清”尊是他过去一段纯真爱情的见证。

第13集

终于,乔云风从博时董事长的位置退了下来,杜鹏当上了董事长,乔云风在多重打击下失败了。看到乔云风的失败,李云扬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高焱和陆寒亭告诉他,乔云风的失败可能是杜鹏搞的鬼,他决定在“枫树园”上试探杜鹏,而且“枫树园”这个项目也浸透着他的心血,他想自己经营。

乔云风购买了“海晏水清”尊后,带着王雨荞去找彭晓波,当王雨荞见到彭晓波时,才知道彭晓波在和乔云风做期货,而乔云风也才得知彭晓波是李云扬的朋友,王雨荞骂了彭晓波是骗子后跑走了。

吴函在狱中委托律师找陆寒亭。律师告诉陆寒亭,吴函让陆寒亭当吴函公司五洲置业的董事长,陆寒亭一时犹豫了,她找李云扬商量,李云扬说一会儿再谈,他正要帮乔云风搬家。

李云扬来到乔云风别墅外拿出一串钥匙,说是已经给乔云风租好了房子,乔云风点头称好,他知道这是李云扬在报当初他收购李云扬公司的一箭之仇,但当李云扬到屋里时,发现彭晓波已经捷足先登,彭晓波为了追求王雨荞并取得她的谅解,特意买了一套房子送给她。王雨荞看到李云扬,心中大怒,她当着李云扬的面接受了彭晓波的礼物,然后到搬家车上又还给了彭晓波,李云扬和彭晓波两兄弟异常难堪。

陆寒亭来到杜鹏办公室被通知离开博时,陆寒亭告诉杜鹏她会以博时董事的身份回博时,杜鹏暗吃一惊,又不以为然。

第14集

李云扬和彭晓波来到当年撮土为香、结拜兄弟的地方争吵起来,李云扬不同意彭晓波追王雨荞,因为彭晓波对女性不专一,不认真,最后,李云扬同意彭晓波追王雨荞,但提出彭晓波必须光明正大地追,不准在感情上伤害王雨荞。

陆寒亭找到李云扬商量,并要李云扬陪她去找乔云风,陆寒亭要当面说出她和吴函的关系,请乔云风原谅她。俩人来到乔云风新家,王雨荞看到李云扬并质问李云扬许多问题,最后,气愤的王雨荞打了李云扬一个耳光。李云扬心情乱极了,眼疾复发,暂时失明,被送往医院。

在医院内,李云扬的母亲石淑贞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和原因,而闻讯赶到医院,内心深爱着李云扬的王雨荞却看到李云扬紧紧握住了陆寒亭的手,王雨荞怅然离去。

李云扬从医院偷跑出来,找到杜鹏谈工作,杜鹏通知他博时公司将全权经营“枫树园”,李云扬只好回到医院再想对策。

石淑贞得知乔云风下台后,心情十分复杂,乔云风曾是她初恋情人,他们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石淑贞决定重出江湖帮助乔云风, 她找来至交的儿子——美国人史密斯,寻求史密斯及其所属康姆集团的支持,由于两家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史密斯允诺大力支持石淑贞。石淑贞没有找到乔云风,但找到了杜鹏,并斥责了杜鹏,石淑贞的出山令杜鹏十分吃惊,他知道又多了一个难对付的对手。

第15集

乔云风为了王雨荞也为了化解李云扬对他的仇恨到医院看望李云扬,俩人言语不合,不欢而散,在高焱劝说下,王雨荞再次来到医院想取得李云扬的谅解,又碰到李云扬和陆寒亭亲热地在一起,王雨荞伤心地离开医院。陆寒亭也到监狱探望吴函。

石淑贞来到李惟生坟前,发现骨灰盒不见了,她回到医院,勒令李云扬交还骨灰盒,母子俩发生冲突。

彭晓波来医院探视李云扬,兄弟俩重修于好,李云扬对彭晓波讲,要和杜鹏战斗到底,并决定杀进期货市场,李云扬想接手乔云风的大豆期货合约,彭晓波听后大吃一惊,竭力劝阻,但李云扬决心已下,他要让乔云风看到,他既可以打败他,也可以令乔云风重生。李云扬找到正在修自行车的乔云风并说明来意,乔云风和李云扬签了合约。

李云扬刚走不久,石淑贞在修车铺见到了阔别多年的乔云风,乔云风让石淑贞坐上了那辆俩人年轻时骑过的自行车。

第16集

就在乔云风、石淑贞二人互诉离别衷肠时,李云扬来到博时,为自己的利益和杜鹏争执起来,然后怒冲冲地去找陆寒亭。而已经开始和高焱调查杜鹏挪用公司资金的陆寒亭,在吴函的授意下找来了与杜鹏合作过的陈大海,一阵密议后,陈大海决定和陆寒亭合作对付杜鹏。

高焱和陆寒亭把对杜鹏的怀疑和了解到的情况通报了李云扬,陆寒亭、李云扬决定找乔云风核实,当三人到乔云风家时,得知乔云风和石淑贞去了国贸大厦——李云扬之父李惟生跳楼的地方,俩人迅速赶往国贸,凑巧,王雨荞让彭晓波送她回家,发现了李云扬、陆寒亭,王雨荞跟着李云扬、陆寒亭的车也到了国贸。

在国贸楼顶,乔云风和石淑贞带着祭品正在祭奠李惟生,李云扬一个人冲了上来,李云扬终于对乔云风和石淑贞说出了心中的秘密,李惟生在临死前说李云扬是乔云风的儿子,石淑贞听了后昏厥过去,而躲在后面的王雨荞听到后,精神上接受不了李云扬是她的哥哥的事实,在冲下楼梯时不慎跌倒,摔伤导致暂时失忆和轻微错乱。

第17集

急救车驶来,把石淑贞、王雨荞等人送往了医院,李云扬在陆寒亭的陪同下也到了医院,彭晓波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杜鹏,此时的杜鹏正在威胁彭晓波,要彭晓波与他合作彻底打掉乔云风手中的大豆期货合约。

在高焱和陆寒亭的巧妙安排下,杜鹏在生意上遭到一连串打击,疲于奔命,他再次威逼彭晓波就范,彭晓波犹豫不决。

在众人解释和开导下,在诸多事实面前,李云扬认识到了母亲和乔云风的关系是纯洁的,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仇恨”是多么错误,终于,他和乔云风冰释前嫌,握手言欢。但李云扬无法面对王雨荞因他而伤的事实,当他看到彭晓波在病床上欲对王雨荞行不轨时,他愤怒了,当他听陆寒亭说出彭晓波的许多秘密后,李云扬出离愤怒了,他和彭晓波当面绝交,而当众受了侮辱的彭晓波气急败坏地宣布,他要彻底打败乔云风和李云扬,他发誓要娶王雨荞为妻。

一气之下,彭晓波找到杜鹏,接受了杜鹏开出的条件,俩人准备在大豆期货上全面进攻乔云风和李云扬。局势一下就紧张起来,石淑贞安排乔云风见到了康姆集团的中国区经理,双方谈妥了合作条款和步骤。

第18集

工作安排完毕后,他们把王雨荞接回了石淑贞家。乔云风提出一旦王雨荞醒来,不能告诉她李云扬和陆寒亭已在恋爱的事情,以免再次刺激王雨荞,李云扬对王雨荞无微不至的照顾又让女友陆寒亭醋意大发。

在乔云风、石淑贞的指挥下,双方开始交战。陆寒亭来到杜鹏办公室,质问杜鹏公司资金的流向,杜鹏恼羞成怒,开始布置黑社会人伤害陆殊千以警告陆寒亭。

杜鹏为了充分利用彭晓波,把一个漂亮的女模特儿安排在彭晓波身边,同时,在彭晓波的策划下,大豆期货进一步下跌。期货不断下跌,迫使李云扬提出实物交割——期货上最为冒险的一招。

杜鹏安排的人开始行动,伪造车祸撞伤了陆殊千,正在布置工作的陆寒亭急忙赶往医院。

第19集

幸好陆殊千只是骨折,大家松了一口气。陆寒亭对李云扬的真心诚意非常满意,但是,杜鹏又开始策划警告和威胁李云扬。当李云扬推着王雨荞到河边散步时遇到流氓的袭击,王雨荞又从轮椅上摔了下来,如有神助的是王雨荞竞然清醒了,王雨荞的康复令乔云风、石淑贞等人非常高兴又非常不安。

为了麻痹杜鹏和彭晓波,乔云风定下出售“海晏水清”尊给杜鹏,并让李云扬和彭晓波再交谈一次。彭晓波、李云扬二人已经形同路人,李云扬一再示弱,彭晓波内心极其高兴。彭晓波从李云扬那里得知王雨荞的病好了。彭晓波去见杜鹏,在此之前他揭穿了模特儿小雪的“间谍”身份,并让小雪当双面间谍。彭晓波和杜鹏开始相互算计。

陆寒亭做通了陈大海的工作,陈大海把彭晓波的一切秘密告诉了陆寒亭,并答应陆寒亭挑拨彭晓波和杜鹏的关系。

李云扬为了让王雨荞高兴,带王雨荞去骑马玩,王雨荞不慎从马上摔下来又倒在李云扬怀中,而这一切都被陆寒亭看在眼里,陆寒亭悲伤不已,她担心李云扬、王雨荞重新恢复恋爱关系。

第20集

其实,陆寒亭误会了李云扬,因为乔云风、石淑贞和李云扬商量过,暂时不要把李云扬和陆寒亭的关系暴露给王雨荞。李云扬来到陆寒亭家解释,两人言语冲撞,各自怏怏离去。

为了买下“海晏水清”尊,杜鹏再次挪用公司资金,而在此之前,他已挪用和占用了公司很多资金,陆寒亭和陈大海等人抓住这一点开始游说其它股东和董事,并准备在证据确凿后上报证监会,他们筹备召开董事会,揭露杜鹏的阴谋。

把“海晏水清”尊出售给杜鹏后,乔云风准备出差做总攻前的准备,并决定开始进行大豆的实物交割,这个计划也得到了康姆集团和陆寒亭的支持。

正在积极开战的彭晓波心中放不下王雨荞,她找到王雨荞,并告诉王雨荞李云扬和陆寒亭的关系,王雨荞不相信,她找高焱询问,高焱王顾左右而言它。

经过讨价还价,杜鹏答应把“海晏水清”尊送给彭晓波,作为回报,彭晓波答应借给杜鹏钱,好让杜鹏填上资金漏洞,同时,彭晓波建议杜鹏把“枫树园”转让给陆寒亭。

王雨荞来到石淑贞家,恰好碰见李云扬和陆寒亭亲热地回家,王雨荞受不了刺激,离开了石淑贞家。

第21集

受到刺激的王雨荞精神上发生错乱,她约彭晓波喝酒,并提出让彭晓波打败李云扬和杜鹏,她就可以嫁给彭晓波,彭晓波欣然答应,因为对他而言,这两件事易如反掌,他把自己全部资金押在了大豆期货上,想一鼓作气击败李云扬。同时,他又把杜鹏违规违法的证据交给了陈大海,陈大海又交给了陆寒亭。

当李云扬、陆寒亭等人得知彭晓波把实情告诉了王雨荞后,众人束手无策,乔云风办完事后也赶了回来,乔云风决定先把王雨荞的事放在一边,专心进攻杜鹏和彭晓波。

在重重压力和巨大的风险下,大豆开始从各地源源不断的运进仓库,这立刻成为财经新闻的头条,引起了轰动。如果大豆期货再次下跌,李云扬和乔云风二人将死无葬身之地。彭晓波看到乔云风、李云扬出此下策兴高采烈,而乔云风和李云扬在压力之下仍然气定神闲,在接受新闻记者采访时,李云扬做出了必胜的手势,因为乔云风和李云扬早就安排了种种反击手段。

第22集

陆寒亭得到了杜鹏犯罪证据后,召集了博时股东开会,在会议前,她到仓库看望李云扬,李云扬的自信让陆寒亭甚是宽慰。就在仓库,彭晓波和王雨荞也驱车来到,彭晓波扬言李云扬协议投降,李云扬示意势在必胜。王雨荞看到了李云扬和陆寒亭在仓库卿卿我我的情景思绪万千,陆寒亭对她说的话,也让她疯狂的心智开始清醒。

乔云风决定发起总攻,他选择时机让康姆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康姆集团在中国投资十亿美金于大豆制品行业,利好消息传出,大豆期货节节上扬,彭晓波和杜鹏爆仓出局,彻底失败。

陆寒亭主持的董事会召开了,众股东一致谴责杜鹏,而罪行累累的杜鹏也被公安机关拘留,当彭晓波得知他手上的“海晏水清”尊是杜鹏给的赝品后,他疯狂地开始找寻王雨荞,彭晓波见到王雨荞后再次求爱,被清醒过来的王雨荞拒绝,跟随彭晓波的乔云风、陆寒亭等人也严正地痛斥了彭晓波,彭晓波人财两空,精神分裂,他跑到国贸大厦楼顶,不顾李云扬、王雨荞等人的劝阻,跳楼自杀。李云扬痛失“兄弟”,眼前一黑失明了。

经过精心治疗,李云扬的眼睛重见光明,王雨荞经过感情上的风风雨雨,踏上了出国的道路。李云扬、陆寒亭二人来到彭晓波墓前,乞求彭晓波在天之灵安息。

死亡和爱情让一切仇恨灰飞烟灭。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