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韩剧《总有艳阳天》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六十年代,战后的韩国一片萧条,人民都在逆境中挣扎求存。一个生于显赫家庭的女孩,因为殖民解放后家道中落,而被迫下嫁一个贫穷的男人,婚后两人诞下五名子女,谁知丈夫还未见到他们长大成人就突然离世,而第六名女儿刚巧就在他离开后一百天出生。

二十来岁的少女剎那间成为一家七口的支柱,面对迫人的生活及嫂嫂的劝说,她竟然把小女儿卖给城内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妇,换来的却只是一包白米!懂事的大儿子和大女儿不忍与妹妹手足分离,遂冒险潜入医院把妹妹带回家中;他们此举亦触动了内疚的母亲,决定要咬紧牙关,守护著这个家的每个孩子!七口子的艰辛温馨生活亦由此展开

分集剧情:

第1集

韩战结束,南韩百废待兴,民生凋敝。一九六二年的永登浦工地附近,有一户姓李的贫家,丈夫刚去世,遗下即将分娩的妻子(李母)和五名儿女,生活困苦不堪,饔飧难继。长子昌熙、次女淑熙、三子俊熙尚在求学阶段,四子斗熙和五女末顺仍然年幼,每天只懂与邻家孩童玩耍,饿了便高喊吃饭,不知家中苦况。

家穷令人快速成长,昌熙和淑熙已相当懂事,尤其是昌熙,自知是长子,更声言要背起家长之责,照顾母亲和众弟妹。然而,俊熙却生性反叛,淑熙屡劝不改,只是他看到母亲快要临盆,痛苦难当之际,才显出真正孝义之心,流泪为母祝祷。李母产前阵痛不已,急唤斗熙和末顺前去找姑母相助,但斗熙竟因贪玩,未有找着;反而昌熙后至,即把姑母请到家中,助其母分娩。李母几经辛苦,终产下女婴南熙,但家中又添一人,前路更是堪虞。隔邻开设粮店的袁大叔,有感李母一家处境坎坷,破例赊赠米粮,暂解其燃眉之急。

姑母有见及此,便劝李母把新生女婴,送予膝下无儿的医院院长,既可获得米粮,又可减少负担,是眼前唯一可行之法。但李母不忍骨肉分离,未即答允,而姑母其实心底亦觉此举对不起亡弟,暗地抱着其遗照恸哭不已。

第2集

李母虽不愿送走女婴南熙,但日子实在难捱,最后只好含悲忍泪,让姑母抱走之。众子女事后得悉,亦同感辛酸难受。其后,医院院长送来大袋米粮,足够一家食用,但昌熙有感这是母亲用妹妹换来之物,除了不准弟妹碰它,更直斥其母不该如此狠心弃女。姑母见状,反问昌熙尚有甚么可法之法?昌熙无言以对,最终亦只好默然同意。

一家人面对着热腾腾的熟饭,却百般滋味在心头,难以下咽。李母午夜梦回,不但感到愧对亡夫,更是心如刀割。俊熙被邻家童大头取笑卖妹求粮,心中不忿之极,于是带同斗熙,偷坐货车来到镇上,潜入医院院长的家,偷偷把南熙带回来。

李母得邻人相助,为人洗衣谋生,深夜回家,乍见南熙已被带返,不禁又惊又喜,把女婴亲了又亲。然而,姑母得知此事,马上申斥他们要把女婴送回去。此时昌熙断然不允,并愿意一力承担后果。而李母亦一字一泪说不会再把南熙送给别人,姑母只感无奈,不再坚持。众子女打算放弃学业,出外谋生,但遭李母反对,并决定亲自登门向院长道歉,请求分期退还已吃的米粮。

第3集

李母亲自登门道歉,反被院长金夫人咧骂一顿然后赶走,但她仍锲而不舍,一直伫候门外以表诚意,可惜最后亦抵受不了饥寒而晕倒。幸此时金院长回家,将其救醒。李母垂泪述说家境苦况,院长夫妇听罢大表同情,除答应不再追究外,更为她安排了一份洗衣工作。

众子女胼手胝足挣钱帮补家计,而昌熙则瞒着母亲,暗地兼职张贴电影海报的工作。俊熙与邻家麻子叔口角,被对方扣押了书包,坚持要他道歉才肯归还。麻子之子大头,愿助俊熙拿回书包,条件是要他参与翌日的一场童党决斗。

李母洗濯衣物十分妥贴,得到金夫人称赞,并给予她一点赏钱,李母不由感激万分。淑熙一心想继续念书,却被姑母斥责不体会家中苦况,更劝她马上退学去打工,淑熙跑到静处偷泣,竟遇上被打得头破血流回来的俊熙,两姊弟互诉心事,都希望有天可走出这贫民窟,闯开新世界。李母一家所得,虽然仅堪糊口,只属暂解燃眉之急,但已是乐在其中…

第4集

姑母为淑熙觅得一份假发厂的工作,淑熙不愿就此放弃学业,难过得整天饮泣。李母深知其意,为了多挣钱让儿女继续上学,只好自制米糕,拿到市场上卖。可是首天生意欠佳,幸赖邻居相助,才稍稍有所进帐而已。淑熙在校内成绩优异,同学银暻十分欣羡,但淑熙面临困境,正是有苦自己知。李母为人洗濯的名贵衣物被盗去,全家经济更陷拮据之中。

俊熙和斗熙因欠交学费,被老师责罚。俊熙遂联同大头,教唆孩童们回家偷铁器变卖,藉此为姊弟筹措学费。其后,俊熙被人抓获,虽在混乱中得以脱身,但淑熙知其原委,心中更感难过。

旧时韩国妇女以长发为美,李母为了让淑熙达成求学心愿,忍痛将其长发剪去卖掉。另方面,昌熙兼职张贴电影海报一事,无意中被李母得悉,昌熙大胆提出要辍学打工养家,李母极力反对,并以其父学历低微,一生难有出头的事例告诫之。可是,面对日后生计,她亦不知如何是好。淑熙把一切看在眼内,思前想后,终含泪牺牲学业,改到工厂打工…

第5集

淑熙首天上班,正拟出门之际,银暻突至,淑熙羞见同学,连忙躲避。原来银暻为淑熙带来成绩单,并告诉李母她考获第一,如今辍学实在可惜,淑熙闻言暗自泪下,李母亦感心酸。淑熙在工厂内被管工耍弄,没有预准午饭的她,幸得同事金永顺把一半食物分予之,始免捱饿。

姑母得知昌熙快要考试,便送来糯米及鸡蛋,以增强其体质。她叮嘱李母勿让其他孩子知道,但李母看见斗熙和末顺馋嘴之状,心下不忍,遂煮了一个给他们先吃。老师登门拜访,李母始知俊熙一直逃学。俊熙得悉,不敢回家,但李母找到他后,并没当面斥责,且又把鸡蛋煮给他吃,更吩咐他要保重身体,这令俊熙更感愧疚。

昌熙和恩实路上相逢,彼此畅谈将来。昌熙希望有天能成为实业家,决定要考上商科。淑熙工作至入夜才能下班,满肚冤屈,回家乍见弟妹把她视同珍宝的英文书撕碎,即发怒掴打斗熙,李母制止之,淑熙赌气,越想越偏激,翌日又匆匆出门,连午饭也没带。李母拿着弁当到工厂给她,淑熙见午饭内竟煮了鸡蛋,明白母亲并无偏爱任何一个儿女,心中感动不已…

第6集

昌熙应考当日,李母十分紧张,就连邻家的袁大叔等,也不断为昌熙打气。然而,昌熙其实并不在意是否能考上,只是一心想着日后如何负起家庭重担。李母缺钱买炭籴粮,把洗濯好的衣物交到金家,本希望可马上收钱,但金夫人忽有要事离家,托她代为看门;李母不好意思推却,只好独留在金家直至夜深。

姑母久候不见李母回来,众儿女又饿着肚子,只好找袁大叔赊米,不料竟被麻子夫妇取笑,姑母遂与麻子妻扭打起来,狼狈不堪。时近午夜,李母终等到院长夫妇回来,但金夫人却未能立即支付洗濯费,李母大感失望离去。当时汉城实行宵禁,院长坚持要驾车送李母回家,此事不单令金夫人不悦,后来俊熙看见,也颇感不满。

姑母大骂李母没尽责看顾儿女,俊熙看不过眼,彼此争执起来。姑母愤而离开,但李母想到已届宵禁,连忙把她找回留宿。淑熙首度获发薪金,把大部分交予母亲,只留下极少自用。斗熙嚷着要买收音机,淑熙无法遂其愿,只好带众弟妹外出,共吃一碗炸酱面。虽然大家仍吵闹不已,但毕竟充满了温馨…

第7集

昌熙到朋友家暂住,拟再考汉城外的商科高中。俊熙捡来一部破烂收音机送予斗熙,以遂其心愿;斗熙整天捧着它弄来拆去,自得其乐。

放榜当日,李母虽心系昌熙成绩,但念及家计,还是赶去卖米糕挣钱更为重要。岂料天寒路滑,李母不慎摔倒伤脚。俊熙为了让家人早知大哥成绩,一待淑熙下班,即拉着她远赴城外,潜入商校看榜。二人得悉昌熙终于考上,高兴不迭,却险些被看更抓个正着。

李母听得昌熙考上商校,马上欣喜得忘了脚痛,斗熙更拿着破烂收音机扮演广播,又唱又跳,逗得一家人笑不拢嘴。袁大叔送予昌熙一副算盘,以作奖励,又帮他办理「赤贫户」手续,此后只需为政府做些体力劳动,每月便可得救济品。昌熙依时前去开工,竟路遇恩实,心中不免有点自卑。

麻子欲把李家一半地方分租出去,这天带来租客前来察看,却反被俊熙等人用计赶走。李母拐着脚送衣物到金家,院长见其脚伤,主动为其医治,此事令夫人误会更深,其后更严词指斥她有意勾引其丈夫。李母委屈之极,但不欲失去工作,为了儿女的生计,只好含泪默然忍受一切。

第8集

李母洗好衣物,着俊熙送去金家,但俊熙却转交斗熙代劳,自行带备擦鞋箱,瞒着母亲出外挣钱。末顺从未乘过公车,央着要跟斗熙同去,斗熙拿她没法,只好应允。可是二人回程时,却因嘴馋之过,把车费买了零食,不得不徒步回家。

昌熙参与政府的劳动服务,获得大袋面粉回家,李母知其辛劳,便嘱他出外散心。昌熙遂往找恩实,请她吃了一顿饺子,不料竟在店中遇上姑母,遭其斥骂不守父丧。俊熙在街头为人擦鞋,抢了其他擦鞋童的生意,惨被痛殴一顿。其后他脸带瘀伤,恐被母责,不敢径自归家,只好蹓跶至淑熙的工厂外,等她下班后始敢一起回来。

这时,李母才从俊熙口中,得知斗熙和末顺是去了金家未返。李母急得团团转,到处找寻二人下落,众邻人也大为紧张。斗熙和末顺迷了路,不辨方向,险些落入坏人手上,幸而得到一名小乞丐相助,翌日终能归家。李母为了答谢小乞丐,欲赠予衣食,但小乞丐已悄然离去。斗熙连忙赶去寻他,不料小乞丐竟因吃下不洁之物猝死,斗熙伤心之极,从此更明了人间苦况…

第9集

冬尽春来,鼠患渐滋,李母亦无计可施,只好叫儿女们多扮猫叫,以吓走老鼠。麻子又带了新租客来看房子,此人名金钟哲,是个大学生,有学识且待人和蔼,处事又条理分明,令众人耳目一新。俊熙不喜有外人「入侵」,欲重施故技,以死鼠吓走之,但钟哲无惧。众人要适应与外人同住的日子,无论如厕和基本生活,都出现了变化,大家一时间尚未习惯新一套的方式。而李母与众儿女从此挤困于一室之中,连睡觉也不便,极不舒服。

钟哲找人修好了斗熙的破烂收音机,令斗熙十分高兴,对钟哲亦更感亲切。学校要俊熙等人回家捕鼠,并交出鼠尾作点算。众街童都无法完成任务,反而俊熙得钟哲之助,终于顺利交差。

淑熙怕别人知道她在工厂打工,叮嘱弟妹万勿说出,但斗熙却在无意间说了出来,令淑熙羞赧之极。钟哲遂安慰之,说他亦有妹在工厂工作,若非得她全力相助,自己亦无法上大学。淑熙觉得钟哲大有见地,不觉顿生好感,小小情芽在心中逐渐滋长…

第10集

住所过于挤狭,昌熙拟再到朋友家暂住。俊熙提议改建贮物房,但李母说一切非财不行。淑熙把母亲所制米糕带回工厂试卖,然而女组长却不断针对她,并出言羞辱戏弄。淑熙为了多挣点钱,极力忍受诸般委屈,也坚持至售罄为止。回家后,她望着昔日校服,不禁暗自垂泪。

末顺经常被独留在家,闷极无聊竟然玩火,幸钟哲及时发现制止,始无大碍。此时,外婆知李母生活艰苦,欲把末顺接过来暂住,以减轻其家中负担。李母思前想后,只好无奈接受外婆好意。

昌熙到糖厂兼职,带回大袋砂糖。末顺久未吃糖,不料一下子吃得太多,晚上尿床,更添家人的麻烦。李母携末顺乘火车往外婆家,众兄姊虽万分不舍,但家贫至此,亦无法可施。末顺不愿离开母亲身边,李母只好不断哄她,直待她睡去,才悄然而别。可是,末顺骤地醒来,不见母亲便嚎啕大哭,外婆也制止她不住。李母行至半路,乍听得末顺哭声,更是心伤肠断,但仍不得不忍痛踏上归路…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