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

饮食男女 > 影视剧情

剧情梗概:

这是根据我国著名的戏剧家曹禺先生的剧作《日出》改编而成的悲剧故事。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知识女性陈白露为了追求真正的爱情,与浪漫诗人许光夫私自结合,并生下可爱的女儿。然而严酷的生活,使诗人变得性格暴躁和女儿夭折,陈白露孤身投奔远房亲戚、前清大太监的遗孀关老太太,并做了她的干女儿。陈白露以美貌、舞姿和歌喉在"哈斯曼"歌舞厅渐渐走红。大丰银行总经理潘月亭在银行只剩下一个空壳之际仍虚张声势,夜夜笙歌、花天酒地,以此蒙骗客户。他发现了舞女陈白露后,顿蒙爱意,捧红陈白露成为"舞会皇后"和电影明星。从此,陈白露就处在潘月亭、关老太太、富孀顾八奶奶、黑社会头子金八、妓院流氓黑三、骗财贪色的张乔治、戏子胡四、阴诈而有心计的李石清等各色社会渣滓的包围而沉湎于醉生梦死的生活之中。诗集《日出》,成了她回忆与诗人真挚爱情唯一的纪念物。陈白露大学的初恋情人方达生为了把陈白露唤醒,走向新生而进行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压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东西",黄省三、妓女翠花等也难逃悲惨的命运。丧失了对生命和自由追求的陈白露,最终在黑暗势力的压力下和社会动荡中结束生命,陪伴她的,只有许光夫的《日出》诗集中的词:"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而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分集剧情:

第1集

三十年代。

漂亮的陈白露原是个知书达礼的女人,为追求真正的爱情,与浪漫诗人许光夫私下结合。他们曾经有过一段温馨的爱情生活,并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然而,现实生活的严峻却使丈夫的性格日渐暴躁,女儿的突然死亡,也使维系他们的最后纽带彻底断了。

陈白露只身来到城里,投奔远房亲戚关老太太。

关老太太十四岁就嫁给大太监做老婆,陈白露的到来引起关老太太许多同病相怜的感触,她认陈白露做了自己的干女儿。

陈白露租了一间简陋的阁楼住下来,靠着美丽的容貌,在哈斯曼歌舞厅做了舞女并很快享有了一定的声誉。她每天早出晚归,时髦妖艳的打扮引来邻居李石清一家的说长道短。

李石清是大丰银行的小职员,他用自己微薄的薪水养活七口之家。颇有野心的他,对于商场的内幕交易既深恶痛绝又烂熟于心,窥测时机一心想改变自己目前的生存现状。他垂涎大丰银行总经理秘书一职而不得,终日闷闷不乐。

潘月亭,大丰银行的总经理。而此时的大丰银行因资金周转困难,只剩一个空壳。但他对外仍声色犬马,虚张声势。为蒙蔽客户,他故意出手阔绰,夜夜笙歌,并动手兴建大丰楼以装门面。在哈曼斯舞厅他偶然发现了国色天香的陈白露,顿时萌发爱意。欲通过举办舞会皇后竞选来把陈白露捧红。

第2集

房东太太对陈白露的舞女身份非常鄙视,平日总是百般刁难。陈白露急于摆脱目前的处境,终于下了竞选舞会皇后的决心。

关老太怂恿干女儿参加竞选,她见陈白露手头拮据,便慷慨把自己珍藏多年的漂亮首饰衣裙全拿了出来……

潘月亭为陈白露请来了俄国皇室的后裔,做她的舞蹈老师。

舞会皇后的选举使得众舞女勾心斗角。被官员吴大帅包养的吴小姐认为非己莫属,好强的陈白露欲与之一争高下。一场女人之间的战争发生在舞场内外。

顾八奶奶,一位富商的遗孀,十年前的舞厅皇后。这次,她作为赛艳会的评委与陈白露结下了不一般的交情。

选举当晚,陈白露凭年轻美貌的外表和婀娜多姿的舞技压倒群芳,顺利戴上了皇后的桂冠。然而,她却不知是潘月亭的慷慨赞助和幕后操纵才使得自己顺利击败所有的竞争对手。

此时的潘月亭被美女们奉若神明,他全然不觉在自己的银行里正有人暗中算计着他,李石清就是其中之一。

潘月亭制造的假象不仅迷惑了银行内部的职员,对外也是道烟幕幛。亚美公司的老板孙圣人就压根不知大丰银行的老底。为做烟草生意,他不惜把珍贵的古物抵押给潘月亭,希望能得到大丰银行的大额贷款。潘月亭意识到这是一个绝好的转机,想分一杯羹,爽快的答应了孙圣人的要求,但内心却对黑社会头目金八是否干涉此事而隐隐不安。

第3集

报纸登出舞会皇后--陈白露的大幅照片,陈白露立刻成为大家追逐的明星。一夜之间她的人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百般刁难她的房东太太也立刻转换了态度。

潘月亭私下来到陈白露的新公寓,告诉白露他打算投资让她主演的电影《绝代有佳人》,并趁机提出让她搬到自己包下的亨德饭店长住,这让沉浸在惊喜中的陈白露有所警觉,她婉言谢绝了潘月亭的好意。

电影《绝代有佳人》的剧本十分庸俗,而编剧方达生所写的剧本《爱女》却吸引了陈白露。

潘月亭家中的两位太太不满潘月亭对陈白露的暧昧态度,更小心翼翼对潘月亭隐瞒着儿子潘立仁染上毒瘾不可自拔的情况。

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关老太对陈白露的境遇不无担心,她表示等她死后将把钱财都留给陈白露,陈白露受宠若惊。

逃难到天津的东北女孩小东西,随母亲逃荒来找父亲。母亲死在途中,小东西寻父无望,露宿街头,被好心的张老爹收留,并帮助她找到了父亲。善良的老人收小东西做自己的孙女。

银行的小录事黄省三与张老爹是邻居,他经常被李石清利用。黄省三本就是个懦弱善良的人,他埋头苦干,辛苦加班的工作成果总被李石清轻易夺走以向潘月亭邀功行赏。而黄省三全家的贫困生活一直没有得到改善。

潘月亭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恶霸金八让秘书警告潘月亭不要插手孙圣人借款做烟草生意的事,暗示只要潘月亭不借款给孙圣人,他的钱就存在大丰银行。潘月亭十分高兴,立刻改变了做法。

第4集

 李石清提拨无望,于是在女儿李依芳身上打起主意,要求女儿与富贵子弟相亲,没想到却遭受羞辱,他更发誓要出人头地。不意间,他偷听到潘月亭与报社张总编关于银行资金周转困难的谈话,于是对银行的资产起了疑心。

潘月亭为遮掩大丰银行资金上的困顿,大肆宣扬自己要投拍电影,张总编笑称:陈白露是影后;那你潘月亭就是影帝了。潘月亭不由地沾沾自喜起来。

陈白露挑中了《爱女》剧本,并想知道编剧方达生的踪迹。原来电影剧本《爱女》中的人物命运和戏剧情节和陈白露过去的私生活非常相象,这使陈白露十分惊讶。拍戏过程中,陈白露屡屡想起往事,她无法接受回忆的刺激……。

在电影拍摄现场,陈白露意外遇到了方达生,认出他的确就是自己中学时代的同学。两人交谈中,陈白露知道达生的剧本是根据一个朋友的叙述创作的,而那个朋友许光夫就是陈白露离婚了的前夫。

意外的邂逅,使陈白露和方达生一同追忆起了以往的时光……

陈白露流露出对诗人许光夫的深深爱意和眷恋。

陈白露决定放弃拍电影《爱女》,潘月亭告诉她:你如果想做上等人,做有钱的人,你就要拍电影。陈白露终于接受了潘月亭的忠告,改拍电影《绝代有佳人》,这个变动让老谋深算的潘月亭趁机又向陈白露走近了一

第5集

 金八的胁迫使得潘月亭对孙圣人的借贷前后态度判若两人。机灵的李石清察言观色,替潘月亭解脱了快要破产的孙圣人的纠缠。潘月亭顿时对李石清产生了几分好感……

潘月亭为宣传电影《绝代有佳人》举行了义卖会。喜欢古董的金八提出要关老太太募捐一部分家中的珍品。关老太太慑于金八的凶霸,不得不屈从。

慕名陈白露美色,义卖会来了很多名流贵族,富孀顾八奶奶和虔诚信仰宗教的女儿顾若云也参加了这个盛会,油滑的张乔治立刻向顾若云大献殷勤。

风韵犹存不甘寂寞的顾八奶奶被正在台上演出的花旦胡四所吸引,禁不住春心萌动。

胡四则为顾八奶奶在义卖会上的出手大方也为之心动。

金八在义卖会上注意到了美貌的陈白露,立刻打起了主意。

沉溺于美色中的潘月亭再无心关照家中,就连儿子潘立仁在关老太家中吊丧时毒瘾发作,现场出丑也浑然不知。他早已对陈白露垂涎三尺,他再也不能满足与白露若即若离的关系,趁白露迷醉之机占有了她的身体。

第6集

 潘月亭望子成龙,想把儿子立仁送到国外留学。他以商谈生意的借口约来喜来登的董事长格林并叫来儿子作陪。席间,潘月亭对英美人习惯的无知让立仁颇感尴尬。

潘立仁感觉毒瘾发作,中途退席,在门口逢上正赶来送电报的李石清。狡猾的李石清把厨房剩菜泼到自己身上,假装是潘立仁酒醉秽物,为潘立仁解脱窘境。潘月亭不动声色,但回想儿子的两次突然离席觉得十分蹊跷。他审问了两房太太和儿子,这才明白立仁已经陷入毒坑,非常失望。而李石清应急的出色表现让潘月亭颇为赏识,于是立刻提拨他当了秘书。李石清终于如愿以偿。

邻居翠喜是个可怜人儿,她的丈夫连成是个瘸子,生了个儿子是瞎子。她不得不靠出卖肉体养活全家,却因此遭受全家的白眼。

此时的顾八奶奶已经视陈白露为知己,她告诉白露自义卖会后,自己已经为胡四夜不能寐,天天到戏院子去看胡四的演出,沉醉在爱的煎熬之中。

第7集

 胡四对这个庸俗无知的老富婆十分反感,但她的万贯家产却使得他对她的每次勾引都蓄意迎合。

潘月亭对与陈白露的鱼水之欢念念不忘,为此他并将一把亨德饭店的套房钥匙交到陈白露的手里。他的过分亲昵的举动引起陈白露的反感,陈白露将钥匙扔在了饭桌上。这使潘月亭颇为尴尬。

失身的痛苦笼罩着陈白露,这时她又看到进步报纸上的登载了方达生对庸俗电影《绝代有佳人》的批评。她后悔出演,软下来跟潘月亭求情不录歌曲。但潘月亭说合同已经签订,无法改变。

陈白露的歌声依然飘扬在大街小巷,她的巨幅海报满目皆是,方达生没想到自己的批评一点效果没有,对她的精神状态和生活模式深感不安。

陈白露敷衍着顾八奶奶和胡四的爱情,成天与他们一起寻欢作乐。方达生来寻陈白露,胡四误以为方达生也是一个圈子的人,不由分说把他带进了舞厅。

第一次到舞厅的方达生,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陌生又厌恶。在舞厅,方达生遇到了由于孙大帅去世而重返舞场做舞女的吴小姐,她已年老色衰,无人捧场,十分凄凉。她暗示方达生,陈白露以后的结局也跟她差不多,这让对陈白露遭遇已经很不安的方达生心中再生拯救她的想法。

舞会后,方达生随陈白露回到她家里,对一切的生疏让方达生陪感窘迫,而陈白露一时间所流露出的孩子气又打动了方达生,他指责陈白露的堕落,说她让一群寄生虫所包围。陈白露为此十分生气,方达生失望地离去。

送走方达生,陈白露伤感地回忆起与方达生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耳畔响起了那熟悉的歌谣……

第8集

黄省三的咳嗽病越来越严重,他想隐瞒妻子刘秀英,但还是被妻子发现了。刘秀英责备黄省三欺骗自己,要他尽快看病,因为全家都等着他养活。

诊断表明黄省三得了肺病,他急切地想知道病情严重到什么程度,却遭医生白眼。经济紧张的黄省三不也敢开药只得等死。

这天夜里,潘月亭的家中也不安宁。潘立仁毒瘾再次发作,由于注射过度昏死过去。这惊吓了全家,只得冒着被"曝光"的风险把立仁送往医院。

报纸曝光了"潘公子毒瘾发作"的报道。潘月亭又气又脑。李石清主动"请战",帮助潘立仁戒毒,潘月亭欣然应允。

李石清高价请来一大夫给潘立仁戒毒。同时他也没忘了家中女儿的亲事问题。女儿本已与家境甚寒的王老师一见钟情,李石清却不置可否。

这时,一个新的生命也出现在"三不管"大院里,翠喜终于给连成生下了一个正常的儿子。

顾八奶奶来向陈白露倾诉自己对胡四的心情,陈白露告诉她:你这是找到了爱情。而此时的胡四则下决心要依靠顾八奶奶过上流人的生活。为此他窜腾顾八奶奶为他租房。

顾八奶奶本来想找个地方与胡四成就鸳鸯,但没想到女儿顾若芸却责备她不知廉耻,规劝她不要一意孤行,否则就要跟她脱离母女关系。顾八奶奶苦苦乞求女儿不要干涉她与胡四的事情。

第9集

在戒毒中的潘立仁无法忍受痛苦,威胁不放他走便放火,并责骂李石清的狠毒。李石清用一巧计制服了潘立仁,这更让潘立仁对他心中恨恨不已。

大丰银行内,李石清向潘月亭汇报潘立仁的戒毒进展情况,并说自己所用的手段全是不得而已。他恭维陈白露的美貌和银行投资方向的正确,说得潘月亭十分高兴。

走红的陈白露成为记者围攻的对象,记者暧昧的问到她是否要搬到潘月亭为她准备的亨德饭店。陈白露十分生气,厉声斥责。张乔治花言巧语安慰白露,并假意向她求婚,白露嘲笑说那还不如找顾八奶奶的女儿顾若云,财色兼收,这一下提醒了张乔治。

张乔治向单纯的顾若云发起了爱情进攻。他温文尔雅的长相立刻就得到了顾若云的好感和信任,向他倾诉了自己的烦恼,并表示她要通过断绝母女关系,向母亲证明自己不是因为怕家产外落才劝阻她跟胡四的荒唐恋爱。这让慕财而来的张乔治大惊失色,急忙中用孝仁之礼说服了顾若云,并向顾若云表白了自己的"爱慕"。

胡四不失时机地向顾八奶奶求婚。惊喜之余,顾八奶奶也感到几分的不安。

潘月亭的两房太太爱子心切赶来探视潘立仁,看到治疗中倍受折磨的潘立仁已不成人形,十分生气,强硬地带走了潘立仁。本想着靠这一功劳"升官进爵"的李石清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想到痛下狠心的潘月亭回头就派司机来接李石清,让他继续给潘立仁戒毒。

坠入爱河的顾若云判若两人。顾八奶奶正为胡四要跟她结婚而心烦意乱,又明白张乔治追女儿图的是自己的钱,不由分说劝阻若云并告诉她张乔治已经结婚。张乔治发誓与乡下老婆离婚再向若云求婚,并追随若云当教徒,若云信以为真。

第10集

戒毒终于成功,潘月亭十分高兴,为李石清加薪奖励。

李石清兴冲冲地回带家里。妻子向他提及关于王家想余女儿订婚的事情,李石清断然拒绝。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今后登门求婚的多的是,我决不会就走到现在这一步。

翠喜因瞎儿子偷吃同院人的窝头与婆婆又发生了口角,吃奶的孩子也为母亲无奶而啼哭不止,无奈之下,翠喜决定再回妓院。妓院恶霸黑三一口允诺,并答应先借给她30个铜子,在今后的份子钱中扣除。婆婆则叱骂翠喜,并说:你要去就把孩子一起抱去。

"三不管"大院的人们生活越来越艰苦,但年根已近,人们还是在为过春节而忙碌,张老爹更是忙着做杨柳青的年画,小东西也在爷爷的指导下为年画着色。家里喜气融融。

潘月亭再次提出让陈白露搬到亨德饭店,陈白露婉拒不成,两人到波斯登以赌为决。好运连连,陈白露大赢。

在赌场里,金八再次注意到陈白露,并对她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于是交待赌场洋管事给陈白露一路放票。洋管事非常迷惑,坚持赌场的游戏规则。金八警告已经买下波斯登,要炒他鱿鱼。

洋管事迫于生计,设局让陈白露连赢。临走,金八点破陈白露大赢的原因--"胆量"。潘月亭隐隐察觉金八对陈白露的特殊"关怀",十分不安,但金八决定把波斯登的流水账存在大丰银行又不由让他喜出望外

第11集

丁秘书来到大丰银行打算提款,潘月亭措手不及,请丁秘书请示金八容缓几天。丁秘书沉吟半刻,提出要陈白露陪金八的重要客人到承德。潘月亭左右不是,只好托辞让丁秘书找陈白露商量。

陈白露一听此事,大惊失色。她找了各种托辞也没法拒绝,心中十分慌乱。

她急忙拨通了潘月亭的电话,对方却不在,情急中她只好求助干妈关老太太。

陈白露向关老太讲述了自己对金八的恐惧和不安,恳求干妈向金八求情。谁想金八表面上答应了关老太太的请求,而随即竟命人砸了关老太太家的戏台,并将关老太太心爱的金鱼全部杀了,以示警告……

陈白露慌了,她忙向关老太道歉,又匆匆赶往方达生处求救,并提出只要他能带自己离开就愿意和他结婚。正在忙着为学生们排练《娜拉》的方达生一时不明白陈白露的突变,询问细况。

金八打手的出现使陈白露怕方达生遇到不测只得匆忙离去。

赶回房间,她看到几个打手正在斥责她的车夫,这一切使得陈白露惊惧万分……

第12集

无助中的陈白露只得能向潘月亭求救,垂涎陈白露已久的潘月亭提出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让她做自己的三姨太,逃避金八的纠缠。这使曾受婚姻生活重创,一心向往自由独立的陈白露感到非常意外,她指责潘月亭是趁人之危……

潘月亭无奈地表示:我不让你受委屈……你就是太想要你的那个自由了……

陈白露对潘月亭的话不竟为之而心动,但金八派来接陈白露的汽车已经出现在楼外,白露无奈,只得上车……

陈白露第一次踏进金八家的大门,她第一次独自面对金八,金八为她的一再逃避表示出了极大的冷漠。陈白露只得随金八踏上了赴承德之路。

潘月亭为陈白露的离去终日无精打采,神不守舍……

陈白露突然出现在大丰银行,这让几天来坐卧不安的潘月亭非常兴奋。而陈白露主动提出要主动入住亨德饭店,更让潘月亭受宠若惊地立刻赶往亨德饭店欲云雨一番。但对于承德之行,陈白露却只字不提。

陈白露在亨德饭店的豪华套间中俨然象个女主人般地招待四方客人,潘月亭也第一次得到了陈白露的惩罚:一个亲吻。当客人散去,二人正欲相拥就寝时,丁秘书的电话打破了这宁静的夜……

第13集

丁秘书的电话来得十分不凑巧,他透露陈白露在成为金八的玩物后又被金八转手作为礼物单独陪伴奉天的客人。潘月亭又羞又恼。

陈白露看出潘月亭情绪不对,追问丁秘书来电的内容。她嘲笑潘月亭害怕金八,把自己当作商品倒卖给金八,却又在这边吃干醋。潘月亭恼羞成怒,扬手就要打陈白露。白露惊讶之余,正言道:我没有卖给你。

陈白露找干妈诉苦,关老太却用自己遭受太监的折磨来与白露遭受金八的折磨对比,言下之意她已经非常走运。白露十分难堪,她最后的羞耻和自尊被彻底打破了。

顾八奶奶与胡四已经在饭店里面双宿双飞了。顾八奶奶感到十分的幸福。胡四当然不甘心这样的现状,他提出要与顾八奶奶结婚,名正言顺地搬进顾公馆。顾八奶奶好言搪塞,并表示要与女儿若云商量商量。胡四明言道:我就知道你不是诚心的!

顾家母女的矛盾越演越烈。正在等待张乔治求婚的顾若云忽然收到商店送来的男鞋,醒悟母亲与胡四之间的关系并没断,她非常生气的赶走胡四,却又因无法对张乔治解释而难堪不已。没想到着魔的张乔治为了求婚编造自己入了教会,也跟乡下的老婆离了婚。若云无心的问,难道你和胡四一样看中的都是我们家的钱。张乔治心虚的以为已被识破,仓皇离去。

李石清决定不惜当家中财物以让李太太到聚集名流贵族的亨德饭店打麻将应酬,老实巴交的李太太很是为难。李石清向妻子和母亲倾诉内心的痛苦,他表示一定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第14集

李石清的妻子没想到她要应酬的重要人物竟是原先倍受他们冷眼的陈白露。谨小慎微让李太太顷刻间就把回家的钱也输没了,善良的陈白露对她的处境非常同情。

张乔治兴奋无比地来找陈白露,他告诉陈白露,自己已经与妻子彻底得离婚了。他要向陈白露正式的求婚。恰此时,胡四夜来到了亨德饭店,张乔治忍不住指桑骂槐地数落起胡四来,胡四直言:你追小的,我追大的,咱们互不干涉。陈白露讥笑张乔治此前的求婚,迫使张乔治不得不离开。而胡四的作态让白露厌恶不已,却不想胡四肆无忌惮的嘲笑了她……

顾八奶奶随着对胡四的不断倾心,更开始对他的行迹不定感到不安,她向潘月亭求助,帮助她在大丰银行为胡四安排一份工作。潘月亭考虑到顾八奶奶是他银行的重头客户,爽然应允。

大丰银行的资金运转欲发紧张了,为此,潘月亭决定大批裁员,他让李石清负责拟定裁人名单,黄省三因为肺病发作频繁,也在被裁人员当中,这再次给生活困顿的黄家重创。同时,夜让李石清对银行的实情产生怀疑。

第15集

胡四随顾八奶奶到大丰银行上班报到,面对紧张而宁静的工作环境,胡四一席话使顾八奶奶难堪得低头无语。李石清更是露出了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

黄省三多次来到李石清家,恳求李石清让他回银行工作。这天,他又不合适宜的撞上了在当铺当大衣作为太太交际费的李石清,爱面子的李石清辱骂黄省三无本事也无胆量,根本不配有家,也不应该活着。黄省三羞愧万分。

李太太对黄省三非常同情,劝说丈夫不要太为难他人,无意中却透露了依芳和王老师的事,李石清幡然大怒。

李石清无意中发现大丰银行只剩下一个空壳,就连现有的房产也已经被抵押出去。于是他向潘月亭挑明银行在目前的危机下必须谨慎操纵公债交易。

潘月亭对李石清的提醒不以为然。而金八频频地提出要提款又让潘月亭感到阵阵的不安。此时的他,只有与陈白露在一起才感到短暂的愉悦。

搬到亨德饭店后陈白露完全成为了潘月亭的一种交际手段。她对名流贵族的挥霍无度鄙视又烦躁,却不得不虚伪的应对。这天,潘月亭陪陈白露去赌钱,一个洋大亨希望白露用身体下注,已经不在乎一切的白露毫无顾忌,却吓坏了潘月亭,幸而最后她赢了才让潘月亭松了口气。

当陈白露为自己在赌场上的胜利大肆挥霍时,黄省三家里却因他的被裁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房租也交不起,已经被房主贴上了封条。

第16集

顾八奶奶意外地在街上发现了正在追逐年轻女士的胡四,她醋意大发,她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将胡四拉到了一旁……

黄省三来到了亨德饭店,试图找到潘月亭,却被潘月亭派来伺候陈白露的福升奚落一通。在回家的路上,他又无意地发现了妻子和老焦的暧昧之情,更让他又羞又愧。

小东西到工地给父亲送饭,不想,正当父女俩交谈时,一块木料从高架上落下来,将父亲砸死了。情急中的小东西四下呼救,却又引来了早已垂颜三尺的黑三注意……

方达生在陈白露生日的这一天,来到了亨德饭店。陈白露向潘月亭介绍说,方达生是我的表哥。潘月亭疑惑地接待了方达生。

方达生痛悔在陈白露向自己求助的时候没有能够挽救她。演出归来,他立刻赶来了。但此时的陈白露使他感到更加陌生。一阵狂饮舞后,陈白露酒后吐真言,她大骂顾八、张乔治、胡四等人,潘月亭只得从中周旋。

方达生无法接受陈白露的堕落,准备了火车票,要带陈白露一同离开。他提出愿意和陈白露结婚,然而,陈白露已经对婚姻失去了信心,冷酷的拒绝了他。而当方达生伤感地起身离去时,陈白露又强行挽留方达生,要他陪自己叙叙久别的情感和往事。

第17集

股市起伏不定,潘月亭听信丁秘书的话,不顾市面公债大幅跌落的情况,打算买进公债。李石清厉言相劝激怒了潘月亭。老谋深算的潘月亭在李石清的话语中发现他已经掌握了银行的实际情况,他大度的原谅了李石清的偷看行为,并提升李石清为襄理,全面负责交易所市场。李石清兴奋不已,却又为交易市场上的动静整日担惊受怕。为了再往上提,他不顾家中生计,自掏腰包打听各种消息。

陈白露在房间中发现了一个小女孩,得知她已父母双亡,黑三逼她为娼。陈白露心生怜悯,收她为养女,取名"小东西"。

茶房王福升发现了"小东西"的行踪,劝戒陈白露不要沾手,因为"小东西"惹恼了金八爷。遭受金八蹂躏的陈白露更坚定地要保护"小东西"。黑三等人四处寻找"小东西",陈白露自知势单力薄,找来潘月亭做"保护神",不料潘月亭一听与金八有关也劝白露把"小东西"交出去。陈白露死命抗拒保住了"小东西"。

第18集

陈白露兴奋将小东西引见给方达生。达生认出了这位随张老爹学画杨柳青年画的小姑娘。

正当陈白露想尽办法解救小东西时,福升却乘陈白露离开房间的空隙,将小东西骗出门,使她重落黑三之手。

方达生依然本无法适应陈白露目前的生活以及她四周的朋友,但为了寻找"小东西",他同意暂时留下来。

关老太的身体越来越衰弱。陈白露想到干妈一走自己在这世上便孤苦伶仃,不由悲从心起,流露出不想再活下去的念头,关老太叮嘱说你千万要等着我的钱。

陈白露和方达生对小东西的失踪焦灼不安,四处寻找。

然而,此时的"小东西"却在"三不管"妓院因坚决不接客而倍受黑三折磨。

方达生在妓院发现了"小东西"的行踪,决心到花街寻找。在花红酒绿的妓院里,斯文的方达生连遭挫折。

翠喜也回到了妓院,随身还带着吃奶的孩子,她无奈地隐忍着生活的尴尬,并不时地开导着性情倔强的小东西。希望能接受现实,免得再早黑三的毒打。

第19集

为了救出小东西,陈白露也第一次主动站到了金八的面前,请求他让"小东西"做她的干女儿。金八居然爽快地同意了。这使陈白露喜出望外,兴奋地在家里等待着"小东西"回来。

胡四兴冲冲地来到了顾公馆,不想被顾八奶奶的女儿撞了个正着。顾八奶奶情急中只能不住地央求女儿。胡四愤然离去。

顾八声泪俱下地向女儿倾诉自己的寂寞和孤苦,请女儿体谅她多年独守空房的寂寞滋味,不要再干涉她与胡四。她依顺地同意了若云和张乔治的定婚。母女二人得到和解。

别有用心的胡四转眼又对"小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私底下买通王福升带他到妓院去看看这个"小人物"。

翠喜的婆婆得了重病,连成赶到妓院叫翠喜回家,却遭黑三的毒打,连成一怒之下痛打了翠喜一通。

无望的等待使方达生焦虑不安,更为陈白露的那种平静感到愤怒和不解。

恰在这时,福升却将胡四领到了妓院,让他见到了小东西。胡四点名要翠喜和小东西来伺候他。"小东西"便认出了王福升正是让自己再落虎口的罪魁祸首,她愤怒地向福升打去。

第20集

小东西不顾一切抽打福升的脸,为此她又遭到了黑三的一通毒打。当黑三再一次将小东西推到胡四的面前时,小东西不得不忍气吞声对胡四恭恭敬敬,胡四却轻佻秽语。一时紧张,"小东西"把茶水弄翻在胡四的新衣上。作态的胡四气急败坏,扬言应该好好教训。凶残的黑三不顾放在屋里的翠喜的孩子关起门来就开揍小东西……

此时,方达升也转到了黑三的这家妓院,但他却不认识黑三,马上就被奸诈的黑三敷衍打发而走。回家的路上更遭黑三安排的打手一阵狠揍。

转日,当方达生再次来到妓院,找到"小东西"时,"小东西"已经在妓院悬梁自尽了……

"小东西"的死使陈白露绝望了。方达生也为此非常难过,他强迫陈白露跟自己离开。在等待火车的间隙中,他告诉陈白露,如果她不愿意跟自己结婚也没有关系,他只想带她离开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在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陈白露对这一切已经麻木了,她告诉方达生,她已经离不开这种生活了,一根长长的绳索捆绕着她,方达生"怒其不争",十分无奈地离开了她。

第21集

李石清不惜重金向丁秘书打听公债的情况,丁秘书的神秘让他意识到金八已经介入,并且在幕后操纵。

果然,金八刚在交易所露脸,公债就一落千丈。李石清迅速赶往银行,告诉潘月亭此时为银行介入公债的最佳时机,但凡事需谨慎。

早已等待时机赚取暴利的潘月亭却不听李石清的劝告,孤注一掷,把银行所有资金压在了公债上。就连在国外做生意的立仁急需要钱,他也让再等几天。

金八派人赶来提款,这一举动更让潘月亭深信公债肯定要飞速飙升,坚定了"押宝"的信心,李石清为此心神不定。

潘月亭同时做好了两手准备,在口袋中放了一把手枪,准备在任何紧急情况下用,但还没派上实际用场就让陈白露在嘻恼中导致走火。

张乔治终于用虚假的承诺感化了顾若云,他向陈白露处诉说自己即将合顾若芸结婚,但他心里将永远想着她,陈白露十分厌恶。

此时,王福升说外面有一女人找他……

来人原来是张乔治的乡下老婆,她继承了父亲的大笔遗产。这突然的喜讯让爱财的张乔治立刻反悔与顾若云的婚约,决定和乡下老婆回家。这给沉浸在爱河中的若云当头一棒。若云品到了爱情的苦果。

顾八奶奶向陈白露倾诉自己女儿的不幸遭遇,却没想过同样的事可能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第22集

白露感慨命运无常,忽传来关老太太去世,而她的遗嘱却被金八做了手脚,仅给陈白露留下了一串翡翠珠子。

黄省三无法接受妻子抛弃了他和三个孩子随老焦而去现实,穷途末路的他用抢劫的方式为孩子买来了一顿丰富的晚餐,同时他也买来了砒霜,亲手毒死了自己的孩子,他也因此变成了一个疯子。

当无望的陈白露正在考虑是否干脆削发为妮时,公债飙升势头的假象蒙蔽了潘月亭,他出现在白露的面前,告诉她:我要富了!我要为你买房子了!陈白露暗暗地庆幸了。

李石清为公债的飙升也兴奋不已,竟对人们不停传给他关于儿子病重的消息无动于衷。他兴冲冲地跑来通知潘月亭银行在债券交易的过程中已度过难关,他忘乎所以地向潘月亭称兄道弟,直呼其名。对李石清放肆态度忍受已久的潘月亭毫不留情地辞退了忠心耿耿的李石清。失魂落魄的李石清终于明白自己只是个"玩偶",恨极了潘月亭。

第23集

丁秘书特来告知公债在金八的幕后操纵中再次一落千丈,大丰银行已经陷入破产危机。李石清再次寻到潘月亭处,嘲笑他的窘境,两人撕打起来,这时白露告诉李石清,他的儿子小四已经在医院死了……

潘月亭山穷水尽,情急之中,他恳求陈白露出面去求金八,争取让他挽回败局。此时的陈白露才最终醒悟到自己在潘月亭心中的位置。

而仍和胡四花天酒地的顾八奶奶并不知大丰银行已经破产,自己存在大丰银行的钱已经打了水漂。

亨德饭店催促陈白露结清帐目。没有了潘月亭的资助,陈白露立刻一贫如洗。而金八再次趁人之危命人将陈白露所欠亨德饭店的帐款一并支付,陈白露明白,她将真正沦为金八的玩物……

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陈白露吃下了安眠药,躺上床去。她最后吟诵着诗人的词句:太阳升起来了,黑暗留在后面。而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影视剧情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