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女人花》分集剧情介绍

导演:姚晓峰

编剧:吴启泰 王琛

演员:秦海璐 饰 林雪莲  刘涛 饰 黄梅儿  黄明 饰 小裁缝  冯绍峰 饰 吴雨声

剧情梗概:

《女人花》以民国初年为时代背景,以徽州吴、刘两家恩怨、刺杀宋教仁的惊天大案、袁世凯倒台为主要事件,以黄梅戏名角小桃红的情感、命运为纽带结构全剧,将一幕时代大背景下“乱世佳人”的精彩故事呈现给观众。

公元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安庆总兵刘镇邦奉命查抄参与变法的大学士汪文谦府第。当天夜里,得到消息的汪文谦将3个未成年的女儿负托给丁管家。为了日后相认,汪老爷将一块佩玉劈为3块,分别缝在三个女儿内衣中。管家领着她们从排水口逃出府第,遇上官兵追杀,三姐妹失散。当夜汪家被满门抄斩,宅院被一把火烧尽。

汪家的三姐妹之一,大姐汪子倩,后改姓林名雪莲。人称小寡妇,长得眉清目秀。小妹汪子樱, 改名巧菊,自小随大太太潘氏嫁入吴家,对英俊潇洒的吴少爷情有独钟。 二姐汪子吟,改名黄梅儿,被黄梅戏班邓清风夫妇收留。

15年后,即公元1914年,民国三年,袁世凯窃取胜利果实当上大总统,刚刚建立起的民主政权风雨飘摇。安庆作为长江下游的重镇,成为袁世凯和革命党双方必争之地。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此时汪子吟(黄梅儿)已长大成人并成为安庆清风班当家花旦。这一年的国庆日,安庆城里的一场选民国小姐活动让这个本可以安安稳稳过平静生活的女孩卷入了另一场命运的漩涡中。

吴刘两家是安庆两大家族。吴家是安庆的商界领袖。少爷吴雨声留学日本,拜宋教仁为师,成为宋最得意的弟子。回国后担任安庆司法官。刘家父辈刘镇邦曾是前清总兵,儿子刘剑雄仗着刘家在安庆的势力,欺行霸市,胡作非为。刘剑雄看上了黄梅儿,为了得到她,故意让黄梅儿当选,却被黄梅儿拒绝。他恼羞成怒,设奸计诬告小寡妇林雪莲 (大姐汪子倩)和黄梅儿的恋人小裁缝谢杨柳通奸,并利用前清师爷,现安庆警察局长胡鸣九把两人抓入大牢,折磨得命悬一线。一直欣赏黄梅儿的吴雨声紧要关头伸出援助之手,种种有力证据表明小寡妇林雪莲和小裁缝无罪。为防奸计败露,刘剑雄歹毒得在狱中放火要烧死两人。小寡妇林雪莲和小裁缝虽然大难不死,但小裁缝失忆,林雪莲为防刘剑雄再次杀人灭口,隐姓埋名避往他处。不知内情的黄梅儿悲痛欲绝。为了娶到黄梅儿,不肯善罢甘休的刘剑雄,又逼死黄梅儿养父母并要强娶黄梅儿,黄梅儿被逼上了绝路准备与仇人同归于尽。吴雨声在帮助黄梅儿的过程中从欣赏到渐渐喜欢上了这位有情有义的女子。他不顾家人反对,准备与从未同房的大太太离婚,娶黄梅儿为妻。得知黄梅儿嫁给了吴雨声。刘剑雄恨得咬牙切齿。认为吴雨声处处和刘家作对,挑起了安庆城里的更大的风波。巧菊因黄梅儿嫁给了吴雨声,当姨太太彻底没指望了,因爱成恨,受刘家利用成了陷害亲姐姐的帮凶。

正当安庆城内龙争虎斗之际,宋教仁被刺。吴雨声因暗查刺宋案,受到袁世凯一派的陷害被捕于狱。刘剑雄也借机要致吴雨声于死地。

黄梅儿四处奔走营救夫君,恰恰此时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并有证据证明当年是吴雨声父亲带头举报汪家谋反。面对着国恨家仇她将如何选择……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公元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安庆总兵刘镇邦奉命查抄参与变法的大学士汪文谦宅。汪文谦将将一块佩玉劈为3块,缝在三个女儿内衣中。汪府管家白仁庚受命领着三姐妹逃出汪家,遇官兵追杀,姐妹失散。

15年后,袁世凯已窃取胜利果实当上大总统,这一天正好是双十节,安庆城里以刘剑雄为首的富绅们准备搞一个选秀活动,推选一位安庆花魁。

宝鼎行大老板吴秋桐为了让儿子吴雨声有出息,将他送到日本留学。大学毕业后,吴雨声与李清泉一起回到国内。吴雨声任职安庆司法官。李清泉担任安庆新军的营管。

这天,李清泉请吴雨生到鸿宾楼看戏,吴雨声不禁被清风班当家花旦黄梅儿的精彩演技和美貌所吸引,一见倾心。这时李清泉手下的几名新军进场看戏,与戏班的人发生争吵,当众羞辱黄梅儿,暗恋黄梅儿已久的小裁缝谢杨柳上前相劝被打,戏班的人将这几名新军轰出了戏园。

刘家少爷剑雄在戏散之后宣布花魁得主为黄梅儿,却没想到被婉言谢绝,恼羞不已。

第二集

被打的士兵搬来了救兵,老板娘林雪莲上前求情,士兵们根本不理睬,关键时刻吴雨声出来解围,帮黄梅儿化解了这场危机。

黄梅儿当众推掉花魁一事,感动了安庆女校校长欧阳秀,她表示愿收黄梅儿为女校学生。

以刘镇邦为首的众乡坤到金道台府状告欧阳秀,说她妖言蛊惑人心,,没想到当众被欧阳秀煽了耳光。

刘剑雄为得到黄梅儿以连娶几房未得子嗣为由,要求父母同意向黄梅儿提亲。一天晚上,丁老板找上门,说他打听到刘老爷梦寐以求的名画《夜宴图》在鸿宾楼老板娘林雪莲手里。

刘少爷表示无论花多代低价也要得到这幅画,事成后重谢他。丁如松神秘地一笑,说如果他帮黄家兄弟告倒大嫂林雪莲,讨回家产,黄家愿意将这幅画白送给他。

第三集

李清泉奉命到学堂带欧阳秀回衙门问话,却发现欧阳秀与自己同是在日本留过洋的革命同志,李清泉设计打伤自己,私自放走欧阳秀。

欧阳秀与李清泉结因志同道合、日久生情,在雨生和黄梅的见证下结为夫妇。欧阳对黄梅儿大讲自由恋爱的才是真感情,建议她当众挑明跟谢杨柳的恋人关系。以决刘剑雄的非分之想。

第四集

刘剑雄在鸿宾楼宴请黄梅儿,黄梅儿把小裁缝谢杨柳也一同带来,坦言小裁缝是她的相好,为感谢刘少爷的捧场,想让小裁缝想给刘少爷做一身洋装。刘剑雄恼羞成怒,认为谢杨柳竟然在他嘴里偷食,是活得不耐烦了。为得到黄梅儿和《夜宴图》,刘剑雄想出一个十分歹毒的计划。

第五集

刘剑雄跟父亲说已查到了《夜宴图》的下落,并表示他会想办法将画弄到手。刘镇邦终于同意儿子娶黄梅儿。为了不失身份,决定请清风班来家中唱堂会,见一下这位女戏子。正好下月初三,在北京总统府当秘书官的兄弟刘安邦回老家省亲,于是决定将堂会时间安排在下月初三。不料当天是吴家老夫人60大寿,吴家已早向清风班预交了堂会订金。邓班主不敢得罪刘家,十分为难。黄梅儿认为吴家有约在先,坚持到吴家唱堂会

当天下午,刘剑雄领着一班人到吴家大闹,李清泉将刘剑雄痛打一顿,撵出吴家。两家旧恨未了,又添新仇。

几天后丁老板跑去找林秀莲,说现在民国了,不兴守寡,故意劝她嫁给小裁缝,以此试探她态度。林秀莲本来就对小裁缝情有独钟,以为丁如松一心想成全她和小裁缝。答应把小裁缝请来喝酒。

第六集

刘家到清风班提亲,邓清风妻子应氏对女儿和小裁缝偷偷相好早就不满,正好借这个理由让他们分手。应氏向刘剑雄提出条件,要3000大洋聘礼,没成想丁如松代刘少爷一口同意,应氏答应说服丈夫,选个好日子定下这门亲事。黄梅儿听说父母同意刘剑雄娶她为妾,与他们大吵,明确表示这辈子非谢杨柳不嫁。

晚上,丁如松按计划好的,将谢杨柳请到林雪莲家中,以喝酒为名,劝谢杨柳不要与刘家作对。丁如松偷偷在小裁缝酒杯里下了迷药。

第七集

丁如松借故有事先走了,林雪莲将小裁缝带到后院厢房休息。小裁缝一直酒醉不醒,林雪莲坐在灯下痴情地看着他。

早就暗中守候的林雪莲丈夫二弟黄家山突然带人闯进,以二人通奸,害死亲夫的名义将他们扭送官府。

刘剑雄不断向黄家施压,逼黄家山交出《夜宴图》。黄家山在当铺店和鸿宾楼翻了个底朝天,硬是找不到这张画。情急之中,他跑到大牢见林雪莲,逼她说出这幅画的下落。林雪莲说此画是已被人赎回,其它的再不肯透露半个字。

黄梅儿得知谢杨柳关进大牢,心急如焚,吴雨声同意出面救人。

第八集

林雪莲侍女小凤找到丁老板下匆忙中遗落的鼻烟壶,发现里面装的都是迷药,她将此事告诉林雪莲和黄梅儿。

刘安邦找来刘剑雄,要他找人帮一个朋友做件洋装,刘剑雄亲自去监狱让小裁缝连夜赶制一身洋装。

不久传来宋教仁被杀的消息,吴雨声悲痛之余决定辞去法官之位,表面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帮助黄梅儿打官司,实际为了暗中调查宋先生的死因。

第九集

警察局长胡鸣九提醒刘剑雄,吴雨声在上诉中提出有人作伪证,并且有证人可以证明丁如松在酒里下了迷药,刘剑雄决定对小凤下手。

小凤的线索断了,黄梅儿去找刘剑雄。提出如果刘剑雄能救出小裁缝,她便嫁给他。刘剑雄担心救了谢杨柳,黄梅儿赖账怎么办,两人当场当下字据。事后黄梅儿将字据捅到了报纸上。一时间舆论哗然,纷纷指责该案系刘剑雄与官府串通陷害好人。

第十集

刘剑雄为了致小裁缝和林雪莲于死地,悄悄与土匪头子刘七勾结,准备在狱中放火。

张差官得知对方要对小裁缝下毒手,连夜通知吴雨声。吴雨声决定将计就计。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牢火起,小裁缝迅速穿上方狱长送来的狱警制服,经过女牢时,发现林雪莲正在大叫救命。 小裁缝不顾一切地拉着她冲出大火。

黄梅儿在约定地点等小裁缝,久等不见,吴文前去监狱打听,得知小裁缝死讯,黄梅儿伤心欲绝,躲进尼姑庵拜佛念经。

第十一集

邓班主欠了刘家赌债,为得到黄梅儿,刘家逼邓班主3天内连本带利还清赌债。

邓班主带银票到刘家还债,刘府管家朱顺暗中调包,诬陷邓班主送来的是假银票。邓班主绝望中吊死在刘家 。应氏去刘府为丈夫报仇未果,也含冤而去。应氏临死交给黄梅儿一块断玉。

清风班的人抱着牌位,将刘府大门团团围住,要求严惩凶手。

第十二集

朱顺带着手下一帮人跑到清风班抢亲,幸好李清泉及时赶到,赶走了朱顺。

官府准备拍卖鸿宾楼,为逼迫黄梅儿低头,刘剑雄指示朱顺不惜代价拿下鸿宾楼,让清风班无处可去。

胡鸣九派人以负债子还为名将黄梅儿投入监狱。限她在规定时间内替父亲还清债务。

走投无路的黄梅儿想到了自杀,被默默关注黄梅儿的吴雨声救起。

第十三集

李清泉查抄了丁如松的麻将馆,丁如松被迫交待曾在小裁缝酒里下药。在吴雨生的追查下,假银票案也证明是刘府家丁所为。丁如松、黄家山受到应有惩罚。但却没有证据指证刘剑雄是幕后黑手。

刘剑雄拿出黄梅儿为救小裁缝与他签的字据给吴雨生看,让黄梅儿履行字据嫁给他,并声称如果除非吴雨声敢娶黄梅儿,否则决不罢休。

第十四集

吴雨声为追查宋教仁案准备北上司法部就职。黄梅儿答应跟随吴雨声北上离开这个伤心之地。欧阳秀劝黄梅儿找个依靠,并说吴雨生一直暗恋黄梅儿,是最好的人选。吴雨声终于决定不顾家人的反对娶黄梅儿为妻。但两人约定一年不同房。

吴雨声的大太太潘氏比他大3岁。吴雨声因反对这门亲事一直拒绝与她圆房。潘氏寂寞之下染上了鸦片,更让吴雨声反感。巧菊是大太太身边的丫头,黄梅儿未进吴家时,吴母曾想让儿子纳她为妾。巧菊认为黄梅儿抢了她的位置,怀恨在心。

第十五集

陈笑天告诉黄梅儿,她听丁如松喝醉酒后讲出,大牢里抬出的尸体不是小裁缝谢杨柳的,大牢起火时其实他跑出来了,可是后来被刘家买通的强盗,活活给打死了,埋在南门外土地庙边的树林子里。

黄梅儿在附近水塘边找到了一只谢杨柳的鞋子。她决定暂时不跟吴雨声去北京,留下查清谢杨柳的真正死因。

一天,清风班到王村演出,黄梅师姐陈笑天无意中发现小裁缝挤在人群中,可小裁缝却根本不认识她。陈笑天将见到小裁缝的事情告诉了黄梅儿。黄梅儿和师姐一起来到王村找小裁缝。不料已人去屋空。

第十六集

黄梅儿跟师姐陈笑天外出被巧菊看见。巧菊添油加醋,告到老太太那儿。黄梅儿不顾丈夫雨声的阻拦,说出有人看见小裁缝未死,所以自己去找他。吴老太太听后大怒。指责黄梅儿不守妇道。

刘剑雄依靠他二叔势力成立了一家叫皖和商行的公司,出任董事长,并通过刘家势力放出丁如松,让丁如松担任皖和商行副总。胡鸣九找来刘剑雄商量税收问题,刘剑雄告诉胡鸣九,吴府偷偷贩卖鸦片,拿这件事做文章,并说他手下一直盯着吴家。

黄梅儿在给父母上坟的时候,瞧见一个老头在为她父母的坟地锄草,自称叫白仁庚,原是汪府管家,并声称黄梅儿是汪家的二小姐。当年汪家满门抄斩,老爷交代让他带她们姐妹三人逃走,并取出一块佩玉让黄梅儿看,竟然跟应氏临死前交给她的那块断玉严丝合缝。

第十七集

黄梅儿半信半疑,悄悄找到白老头,询问汪家之事。白仁庚告诉她,15年前,当地乡绅联名上书,指证汪老爷为维新党,致使汪家被满门抄斩。

为了证实自己身世,黄梅儿四处了解当年汪家被害经过,她通过陈笑天找到当年冒险到汪家送信的赵思远。但他对联名上书一事讳莫如深,避而不谈。

一天下午,黄梅儿去清风班看望众人。当众唱了一段《仙女散花》,博得满堂喝彩。这事被暗中跟踪她的巧菊报告给了吴家老太太。

第十八集

吴老太太大认为辱没吴家,大发雷霆,将黄梅儿赶出家门。巧菊经常去药铺为大太太买鸦片。掌柜是朱顺。但巧菊并不知道他是刘府管家。一天晚上,巧菊在在街上遇见朱顺,巧菊说黄梅已经被赶出吴家,不是吴家的二太太了。

朱顺将巧菊说的情况报告刘剑雄。刘剑雄巧菊认为这个内线人物很重要,要紧紧抓住她不放。

李清泉潜入司法部窃取档案被追踪,双方在吴雨声处打斗时,档案失落被追回。但档案中一枚纽扣遗落在吴雨声北京家中。因为涉嫌档案失窃案,吴雨声被取消了查阅档案的资格,又得知黄梅儿被赶出了吴家。决定先回安庆避避风头。

第十九集

吴雨声到安庆,求黄梅儿看在夫妻情份上跟他回家。正在这时吴文一头闯进,说家里头出大事了。

吴雨声匆忙赶到家时,警察正在吴家前四下搜查,说他们家私存鸦片。吴老太太气得昏死过去。警察不顾吴雨生是司法部官员的身份,强行将吴雨生带走。

吴家老太太经此劫难,身故而去。吴家乱成一团。在众人的恳求下,黄梅儿决定放下恩怨,回吴家,主持大局。

第二十集

在北京等待陆军部军火的李清泉接到吴雨声被抓的消息,急忙给金道台写信,敦促衙门放人。金道台告诉胡鸣九,让吴家交上一笔保金,了结此案。

黄梅儿来到宝鼎行,将李掌柜、库房田二明等有关人员叫来,仔细询问库房搜出鸦片之事。黄梅儿用计,将田二明伙同刘七手下栽赃的情况摸清,附上田二明口供,送到金道台手中。

第二十一集

金道台再次要求胡鸣九立即放人。胡鸣九仗着背后有刘家人撑腰,表面答应放人,跑去告诉刘剑雄,田二明什么都招了。刘剑雄派人悄悄摸进吴家库房,毒死田二明。

潘氏主张花钱消灾。黄梅儿认为交了钱,等于承认有罪。黄梅儿通过记者在报纸上登出文章,批评警察局乱抓人。金道台再次将胡鸣九叫来,让他尽快结案。胡鸣九主动找到陈笑天,让他带口信给黄梅儿,约她在酒楼包房见面。

在去酒楼途中黄梅儿突然看见谢杨柳。不料小裁缝根本不认识她。躲在街角监视的巧菊,匆匆跑回家吴家报告。

第二十二集

黄梅儿约刘七喝酒,设计逼迫刘七承认,是刘家指使他偷放鸦片到吴家库房。黄梅儿带着口供找到胡鸣九,胡鸣九看了目瞪口呆,表示会尽快放人。送走黄梅儿,胡鸣九跑去将刘七已供出真相一事告诉刘剑雄。刘剑雄气得七窍生烟。眼看阴谋得逞,没想到又被黄梅抓住了把柄。

身在北京的李清泉见其他新军都领到了新式军火,而可惟独他这一营没有领到武器,断定必是刘安邦从中作梗,扣住了这批军火,他决定要自己筹买。 

第二十三集

田管家劝大太太联合刘家对付黄梅儿,他告诉潘氏黄梅儿让李掌柜抛售货物换取现金,如不尽早下手,吴家早晚毁在她手中。

朱顺听巧菊说二太太最近跟一个老头鬼鬼祟祟见面,而且小裁缝没死,大吃一惊。朱顺带着巧菊找到白仁庚,说自己叫吴文。代表二太太来看他,请他喝酒。白仁庚很快喝多了,说老天有眼,吴家遭难是报应。并险些说出了黄梅儿的身世,但朱顺已察觉黄梅儿跟汪家有着什么莫大关系。

第二十四集

刘剑雄约黄梅儿在鸿宾楼见面,说你既为汪家后人,今后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整垮吴家。黄梅儿说他信口雌黄。

刘安邦秘密来到安庆,表面上是为了档案失窃大案,可真正的意图是为袁世凯当皇帝充当说客。

胡鸣九偷听到刘安邦、刘剑雄叔侄说自己是小人不可重用,大发脾气。拖人带话给吴家,说只要掏出五万元就让吴雨声保外就医。

第二十五集

吴雨声让黄梅儿筹钱,交给李清泉购买军火。为救雨生和见李清泉,黄梅儿决定去北京。临行前,黄梅儿决定把自己的全部交给深爱自己的吴雨声。

去北京前欧阳秀送交给黄梅儿一块手表,说万不得已时可以去找钱枫亭,他一定会出手相助的。钱枫亭曾是国会议长,因不满袁世凯当权,赋闲在家。欧阳秀是钱老女儿,因与家里闹翻,去日本留学,后与家中断了联系。

黄梅儿跟吴文到了北京。李清泉已因失窃案事发被通缉不知去向。黄梅儿在北京人生地不熟,为了救丈夫,只好去找以前的师父名角九龄童。事有凑巧,钱枫亭请九龄童的戏班去他家唱堂会祝寿,堂会上,黄梅儿深得钱老和夫人的欢心,钱枫亭认黄梅儿作了干女儿。

第二十六集

刘剑雄担心黄梅儿去北京再次坏他的事。也赶到北京找二叔探听消息。钱枫亭虽赋闲在家,但在司法和知识界追随者众多,袁世凯派刘安邦来见钱枫亭,探听钱枫亭对他当皇帝的态度。

黄梅儿随钱老走进客厅,大吃一惊,没想到刘安邦、刘剑雄都在。刘安邦向钱枫亭提出到书房谈一些公事。两人离开后,刘剑雄说吴雨生与李清泉涉嫌合谋偷窃档案卖给日本人。这是杀头的大罪。底牌捏在他二叔手上,只要他肯帮忙,救吴雨声并不难。黄梅儿冷笑说,你当初不是也亲口答应救谢杨柳,结果你不但不救他,反而对他下毒手。

第二十七集

刘安邦派特务跟踪黄梅儿,因受到特务骚扰和惊吓,黄梅儿雨中流产。

由于钱枫亭出面,北京方面决定暂时放吴雨声回家。黄梅儿叮嘱吴文将雨生住处所有的书和各种文件整理好,哪怕一张纸片也要打包运回去。

安庆这边,大太太凑足了胡鸣九要的五万大洋,决定先赎吴雨声出狱,保外就医。

黄梅儿匆匆从北京赶回吴家时,吴家上下正在为少爷出狱而庆祝,雨声因听信了黄梅儿在北京不尽力救自己,却置办房产的谣言对她很冷淡。黄梅儿收拾衣物 默默离开了吴家。

第二十八集

吴雨声听吴文说了事情真相,得知黄梅儿在北京这段日子的艰辛,而且因为救他还失去了他们的孩子。知道错怪了来黄梅儿,悔恨交加。欧阳秀答应吴雨声,一定会帮他劝黄梅儿回去。欧阳秀劝黄梅儿放下个人恩怨,回到吴家,为了国家协助吴雨声找到宋教仁被刺案的线索。

胡鸣九让吴雨声作证,证明李清泉曾经向他打听过司法部机要室的位置所在,坐实李清泉偷窃重要档案的事实,剥夺李清泉的兵权,置李清泉于死地。

第二十九集

刘安邦吩咐刘剑雄派人盯住吴雨声,有什么异常举动马上抓起来。刘剑雄让朱顺利用巧菊这个眼线,盯住吴雨声和黄梅儿,有什么情况马上汇报。

欧阳秀带领学生前去省府请愿,被保皇派和警察驱散了。她赶回军营,决定利用清泉的新军力量起义,但倪督军带军队到来,宣布撤销李清泉的职务,让胡鸣九接管新军。

李清泉突然出现在安庆,他此次回来是要发起武装暴动。李清泉在北京向日本商行订购的大量军火,不日就会运到安庆。但由于刘安邦在北京捣鬼,军火全部被换成了大石头,李清泉,明知失败的结局,仍然决定以血醒民,带领新军去攻打督军府。

第三十集

李清泉打响了安庆反对复辟的第一枪。报纸上吵得沸沸扬扬,刘安邦他们十分恐慌,说是士兵们为闹饷所为,对所谓的反复辟,避而不谈,私下秘密缉拿李清泉。

起义失败后,李清泉在广济寺秘密养伤,黄梅儿带着吴雨声悄悄去见李清泉。分手前,李清泉执意将他们送到经堂门边。黄梅儿突然发现后院门边闪过一条人影,李清泉说后院外常有放牛娃,跑进院中偷无花果吃。

人影正是巧菊,她一大早秘密跟踪吴雨声和黄梅儿。巧菊无意中将李清泉和吴雨声秘密见面的情况告诉了朱管家。胡鸣派警察将广济寺团团围住,为了不连累方丈,李清泉被抓。

得到李清泉被抓的消息,黄梅儿急忙安排吴雨生逃离吴家。

第三十一集

巧菊趁机又在二叔老爷、潘氏面前挑拨,说少爷刚放出来,二太太就带他去见李清泉,她就是个灾星,她到哪儿,灾跟到哪儿。

二叔老爷告诉黄梅儿,巧菊说有人曾看见李清泉和吴雨声秘密见面,黄梅儿让吴文将巧菊带来,当着众人的面,黄梅儿质问巧菊,为什么她的鞋子上沾满了只有广济寺才有的红泥,,还有人看见她和刘府的管家朱顺在一起。巧菊说他不认识什么刘府的管家,那人是中药铺的朱老板。在事实面前二叔老爷和潘氏无话可说,决定把巧菊赶出吴家。

第三十二集

走投无头的巧菊想寻短见,被赶来的朱顺救起,并告诉她黄梅儿本是汪家二小姐,是吴家的仇人之后,她为了报仇才害得吴家家破人亡。

白仁庚终于找到证据,林雪莲是黄梅儿失散的大姐汪子倩。

田管家说车夫病了,亲自驾车送黄梅儿去梨阳镇。黄梅儿以路窄为借口,让田管家在小巷外等候。

黄梅儿见到大姐,拿出祖父留给三姐妹的断玉,林雪莲确定她真是二妹汪子吟时,姐妹相认抱头痛哭。

刘剑雄通过跟踪白仁庚找到了林雪莲住处,他让监狱中的杀手邢桂成出手干掉林雪莲、小裁缝。

第三十三集

黄梅儿,林雪莲劝黄梅儿,既然雨声是仇家之后,就算不为汪家报仇,也应尽早离开吴家。林雪莲忽然动了胎气,田管家驾车送大家去医院途中,邢桂成出手,马车翻落山坡。昏死后醒来的小裁缝认出面前之人是自己深爱的黄梅儿。

赵公子在临死前告诉了黄梅儿汪家被害的真相。雨声父亲吴秋桐手上有一幅《夜宴图》,内藏惊天秘密。袁世凯为得到此画,授意刘镇邦陷害汪大人,一手策划了联名状告的阴谋,联名信底稿上吴秋桐的笔迹是仿造。当时派赵公子到汪家报信的人正是吴雨声的父亲吴秋桐,汪大人感报信之恩,让赵公子将《夜宴图》交给家吴秋桐保存。

第三十四集

警察局抓到了吴雨声,将他和李清泉同关在同一牢房,希望偷听他们谈话。经验老道的李清泉用日语提醒雨声有人偷听。两人改用日语交谈。躲在在牢房隔壁偷听的狱警不懂日语,无法交差。

巧菊被将黄梅儿真实身份告诉了大太太潘氏,说二太太原姓汪,是仇家孙女。说黄梅儿帮吴家是假,害吴家是真。她安排吴少爷与李清泉见面,暗中早与警察局串通好,将责任推到我的头上。

第三十五集

潘氏决定同朱顺见面,核实黄梅儿的身世。朱顺说黄梅儿当时在北京,曾经从刘少爷手上拿走安庆乡绅状告汪文谦犯上作乱联名信的底稿,而这封底稿正是吴雨声的父亲亲笔所写。加上黄梅儿与汪府管家白仁庚的秘密接触,这还不能证明黄梅儿是吴家仇家之后。

钱枫亭派温济泽到安庆设法营救李清泉,温济泽告诉黄梅儿,现在情况紧急,只有劫狱才能救清泉、雨声。并叮嘱黄梅儿一定要找到失窃档案中关键证物那枚纽扣。

黄梅儿刚到家就被二叔老爷派人抓了起来,说她是吴家的仇人,嫁到吴家就是来报仇的,决定把黄梅儿按家法处置,沉塘。

第三十六集

林雪莲偷偷跑到吴家柴房见黄梅儿,告诉她吴家的丫环巧菊是她们的三妹。巧菊拿着朱顺给的当年吴家陷害汪家的联名信底稿,去找二叔老爷,二叔老爷当即决定将黄梅儿按家法处置。

刘剑雄听说黄梅儿要被沉塘,带着警察局的人赶到吴家,想趁火打劫,表示如果黄梅儿嫁给他,马上放人,被严辞拒绝。

温济泽、欧阳秀怕胡鸣九秘密处死雨声和清泉,决定马上劫狱。

第三十七集

由于监狱防范甚严,冒充上级检查防火的温济泽等人被识破,一时警铃大作。突围过程中,为掩护众人撤退,李清泉被一直躲藏在狱中避风头的刺宋案疑犯刑桂成打死。欧阳秀当场昏死过去。

吴文到狱中告诉吴雨声,二太太黄梅儿要被家法处置。雨声急忙写下血书让吴文带回,叫他们务必放人。正带领众家人祭拜祖宗,准备施行家法的二叔老爷,无视雨声血书,他们命令把黄梅儿装入麻袋沉入了江中。黑夜中,一条小船驶向江中。

吴雨声得到黄梅儿被沉入江中,万念俱灰。吴雨声决定用一百万大洋换一条人命。

第三十八集

吴雨声与欧阳秀在狱中见面,两人都争着用这一百万大洋换取对方的命。

吴家一时凑不上一百万大洋,吴雨声决定让李掌柜卖掉宝鼎行,来凑齐这一百万大洋。

死而复生的黄梅儿拿着《夜宴图》回到吴府,决定用画救出吴雨声。

吴文到狱中去看少爷,告之黄梅儿没有死,吴雨声万分惊喜。

刘家得到了《夜宴图》的上半部,发现了其中的玄机,画中竟藏有当年光绪皇帝给汪大人的密诏,内容是袁世凯背信弃义,明则与皇帝同心,实则在首鼠两端反对新政

林雪莲把巧菊带到她们的藏身处,拿出了爷爷留给三姐妹的断玉。但巧菊无法接受跟一致视为自己仇人的黄梅儿是姐妹。

第三十九集

刘剑雄到狱中向吴雨生索要那一百万,没想到钱老也在狱中,吴雨声委托钱老,将那一百万大洋全部捐给蔡锷将军,助他组织军队替国杀贼。

黄梅儿到狱中探望吴雨声,告诉他当初陷害汪家的并非吴家而是刘家。出事当晚,派人给汪家送信,正是雨声的父亲。

刘剑雄安排朱顺,让巧菊去大牢跟吴雨声告别。其实他早在酒里下了毒药,准备毒死吴少爷,朱顺为自己后路将此事告诉了黄梅儿。黄梅儿急忙赶到监狱,但巧菊已喝下一杯毒酒,巧菊临死前后悔因为得不到少爷的心干了很多错事,并告诉了黄梅儿那枚纽扣的下落。

林雪莲和小裁缝来看黄梅儿,小裁缝看到黄梅儿手中的纽扣,说枚纽扣上面有他的暗记,并记起曾替刘家的神秘客人做过一身洋装。

各种证据都指向狱中的刑桂成,黄梅儿等人设计制服了刑桂成,见大势已去,刑桂成承认曾受刘安邦的指使行刺宋教仁。

第四十集

黄梅儿提出押送邢桂成去南京,为黄梅儿安全,也为遮人耳目,林雪莲、小裁缝一同前往,没想到出城后遇到了刘剑雄的关卡,为保护林黄梅儿,林雪莲、小裁缝被刘剑雄残忍杀害,关键时刻,欧阳秀领人赶到。面对眼前亲人的尸骨,想起国仇家恨,黄梅儿举枪朝刘剑雄射击,刘剑雄吓的屎尿横流。袁世凯八十三天的皇帝梦,在护国军的枪炮声中摇摇欲坠。刘安邦被一杯毒酒赐死。

革命胜利,刘家垮了,刘剑雄疯了,朱顺成了安庆商会会长。胡鸣九接管了安庆新军。吴雨声被任命为道台。看到流血牺牲换来的革命如此面貌。吴雨声痛定思痛,挂印而去,追随黄梅儿浪迹天涯,一个大写戏文,一个四处传唱。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