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李途纯交湖南太子奶集团帅印 非奶业集团或解散

12月19日,谭孝敖以中国太子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控股公司)总裁的名义,签发《关于任命公司各负责人的通知》。这份看似只是人事任命的通知中,暴露了太子奶的新框架:中国太子食品有限公司为境内外各子公司的母公司,行使最终管理权。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株洲太子奶)合并。

李途纯退居“名誉董事长”

上述通知中,中国太子食品有限公司被简称为“控股公司”,行使最终管理权,今后重大问题各子公司必须上报太子食品审批。控股公司只设不超过20人的管理机构,仅对各子公司实行监督、检查、考核、管理、协调、指导、服务等职能,“具体管理办法另订”。

另外,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株洲太子奶合并,统称株洲太子奶,总经理由控股公司执行副总裁张湧兼任。另外,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法律上属于湖北太子奶的子公司,不再对外代表集团和控股公司,也不再对境内各子公司行使管理权,遗留工作和问题由株洲太子奶负责处理,原集团各部门及其人员均并入株洲太子奶。

通知要求,各子公司要“群策群力、团结一致、艰苦朴素、机动灵活、想尽一切办法渡过目前的困难时期”。

太子奶集团11月21日证实,李途纯所持股权转让完成,李途纯“退居名誉董事长”一职。

非奶业集团或清算解散

太子奶集团内部人士透露,李途纯2005年重组分立太子奶集团(主营奶业资产)和日出江南集团(主营非奶业资产)之后,一直通过太子奶集团实际掌控日出江南集团,“日出江南实际上一直亏损,全由奶业资产补血,日出江南集团对太子奶集团关联欠款十分庞大。”

12月初,日出江南集团在给株洲市政府的报告中说,请求市政府、劳动部门监督湖南太子奶集团与日出江南及各子公司员工解除劳动关系。

太子奶内部人士透露,“日出江南集团实际上一直亏损,全由奶业资产补血,日出江南集团对太子奶集团关联欠款十分庞大。”

据悉,日出江南集团下设辣翻天公司、红胜火公司、湘味公司、童装公司、五仙山公司和化妆品公司,绝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

湖南日出江南控股集团向株洲市政府的报告提出,随着日出江南及各子公司清算解散,员工面临解聘失业,“因以上人员的人事档案、社保关系均在湖南太子奶集团,为此,特请求市政府、劳动部门监督湖南太子奶集团与以上人员解除劳动关系,按《劳动合同法》给予补偿金,并补交2008年所欠社保款。”

株洲市政府相关部门在12月7日召开会议,指示要求李途纯研究解决湖南日出江南集团拖欠工资的问题。

后李途纯时代:债主踏破门槛

总裁谭孝敖称太子奶集团银行负债12亿~13亿元的说法“比较真实”

12月24日,是李途纯出走太子奶集团的一个月零三天,也是自来水公司停水通知中停水期限的最后一天。这一天,辞职员工陈佳来到太子奶集团财务部,询问被欠的7~11月工资;太子奶的建筑商、设备供应商也在等待被欠的约1.7亿元。

种种问题逼向太子奶集团,而李途纯股权转让完成后,各方3000万美元的注入仍未到账。这使太子奶现任总裁谭孝敖左右为难。12月23日,他在办公室向《每日经济新闻》透露,集团正采取全员重新竞聘、集体减薪等诸多手段减少成本,以渡难关。他还首度承认,太子奶集团的银行负债高达12亿~13亿元的说法“比较真实”。

【案例】

员工讨薪遭遇“踢皮球”

2006年12月25日,陈佳加入太子奶集团旗下的株洲太子奶,成了株洲基地2号厂房发酵车间的一线生产员工,因为是大学生,他有一个见习车间副主任的头衔。

陈佳告诉记者,自他进入株洲太子奶起,就面临工资拖欠的问题。今年下半年,株洲基地关停多条生产线,计件拿工资的外包车间员工往往一月仅能工作5~6天,收入大打折扣,“这样的情况下,工资拖欠还长达4~5个月。”

11月27日,陈佳正式辞职,在花了一周时间办好各项离职手续后,公司财务仍不予结清工资,今年7~11月的工资至今仍无结果。

在去株洲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监察科后,陈佳更从监察科了解到尽管太子奶集团每月从他工资扣除了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费用,但他个人社保账户中的纪录却一直为空。

12月23日,记者随陈佳来到劳动争议仲裁院,得到的答复依然没变,负责人表示,事关太子奶集团的劳动仲裁目前暂停受理,“政府救济已经启动,需等稳定协调小组协商处理结果出来。”

陈佳此后又去了株洲市政府信访办,信访办工作人员只告诉他,政府正在积极处理该问题。株洲市司法局法律援助部门最终也未受理陈佳的请求。

12月24日,陈佳又来到太子奶集团财务部部长办公室。太子奶集团财务总监彭立中面对随意进出的讨薪员工与各方债权人,均以“现在没钱”回复。一旁的株洲太子奶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财务部部长邵丹则告诉陈佳,3家投行收购后的协议注资至今依然没有消息,“1月5日你再来,只要有钱一定留下一部分给你。”太子奶集团人事部副部长则要陈佳做好应对“公司最后破产”的准备。

【困境】

无力还钱各方债主登门

在太子奶集团,和陈佳一样遭遇欠薪的员工大有人在。当地一家律师事务所已经收到太子奶集团5名中高层管理人员的法律请求,不愿具名的负责律师向本报记者出具了民事诉讼状及委托人遭遇欠薪的证据资料,该律师表示,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直到目前仍未接受上述诉讼。

《株洲日报》12月15日报道则指出,太子奶集团因与英美两国投资财团洽谈资产重组事项未达成一致意见,“拖欠株洲本部职工3个月工资约4000万元”,最终引发了太子奶集团员工“12.3集访市政府、堵桥、堵路事件”。株洲市公安局12月12日公布集中处理结果,太子奶集团株洲本部两名职工被刑事拘留,另有4人被治安拘留。

对内拖欠员工工资,对外也是债台高筑。

12月22日,株洲市自来水公司对太子奶集团发出停水通知,该通知称,“从2008年9月到2008年12月欠交我司水费总计60余万元,经我司营销服务中心派人多次催收,至今未按约定时间交款”,若12月25日后仍逾期欠费,或将采取停止供水的措施。

这只是太子奶集团面临的庞大讨债队伍中一个侧面。本周一下午,政府相关负责人与太子奶集团现任高管层召开太子奶集团的建筑商、设备供应商协商会议,发言人指出“太子奶集团所欠建筑商、设备供应商费用在1.7亿元之上”,并要求建筑商、设备供应商再等10日。会议一直进行到下午4时40分,其间不断有人离场,表示“协商会议并无实质含义”。

太子奶现任掌门人——总裁谭孝敖12月23日在其办公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首度承认,银行负债高达12亿~13亿元是“比较真实”的数据。

太子奶集团在株洲基地共有5间厂房,直到如今,4号厂房仍未完工,并已停止建设。根据厂房内的公示,单2号厂房设计产量就在日产1000吨,而本报记者掌握的《株洲太子奶2008年12月份生产调度单》显示,株洲太子奶12月23日的生产件数仅为15382件,生产量为70吨;12月20日的生产量更是低至42吨,其余日期生产量则多数在50吨左右。

【应对】

缩减成本全员重新竞聘

太子奶集团总裁谭孝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太子奶集团已采取全员重新竞聘、集体减薪等诸多手段减少成本。

政府:协调小组区长带队

记者掌握的《太子奶问题协调领导小组组成及职责分工》文件显示,株洲市天元区政府“鉴于太子奶问题的复杂性、艰巨性”,株洲市天元区政府已经成立太子奶问题协调领导小组,以区长何剑波任组长,负责太子奶问题处置的全面工作。下设办公室、维护稳定组、劳资协调组和生产运行组,处理太子奶旗下奶业与非奶业公司问题。

上述文件中还指出,生产运行组将及时协调太子奶生产运行所面临的问题,“监督政府资金在企业合理使用。”

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也已积极参与救助,代为发放太子奶集团生产与后勤类员工8、9月工资及其余人员8月的工资。

太子奶集团高层透露,目前当地政府已经垫资1000万元用于发放太子奶集团员工工资。

24日,记者从太子奶集团获悉,生产与后勤类员工11月工资也已到账。

同时,太子奶集团也已成立集团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并责成董事会秘书姚欣负责与投资者沟通,确保资金尽快到位,并协调有关部门确保资金的安全。

另外,太子奶集团11月22日对外确认李途纯股权转让完成后,各方对新股东资金的注入便充满等待。谭孝敖于11月24日签发紧急通知,称增资可能将在10天后完成。

企业:11月起发部分工资

在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前夕,内部文件证实太子奶集团已采取卖车措施,并“规定10月28日全部移交车辆。”谭孝敖表示,这是前任管理层做出的决定,资金最终用于偿还银行部分贷款。

太子奶集团还下发《关于中高层管理岗位竞聘的通知》,此外。一般管理人员的竞聘也正在进行。太子奶集团内部人士认为,这实际上是裁员及降薪措施。

记者获得的太子奶集团12月15日出台的《困难时期员工工资发放办法》显示,太子奶集团决定自11月1日起按月发放部分工资,并争取在月内发放,其余基本工资、职务奖金、绩效奖金等待资金情况好转,核定每人应发金额后逐步发放。

上述办法还确定,“员工11月1日之前的工资按公司原规定发放,但暂不发放,不在编在岗的人员工资暂不发放。”

依照上述办法,原有1000~3000元/月工资标准将暂按1000元/月工资标准发放,3000~7000元区间则普遍降为1500元,7000~10000元则统一降为2000元,原有10000元以上的月工资则将一律降为2500元。

谭孝敖表示,上述办法皆是应对困境的综合措施,竞聘并不存在变相裁员。此外,困难时期员工工资发放减少的部分,待公司好转后会补足。

资料链接

太子奶之变

1996年,李途纯以发起人和首任厂长的名义创建太子奶集团前身——株洲太子牛奶厂。

2000年8月,株洲太子牛奶厂与株洲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湖南信托投资公司、清华紫光集团公司、北大先锋科技有限公司等联合,实施股份制改造成立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李途纯出任董事长。

2002年起,太子奶集团在湖南株洲、湖北黄冈、江苏昆山、四川成都、北京密云和河南许昌先后兴建6大基地,宣称投资总计33亿元。

资料显示,2005年底,李途纯占有太子奶集团43.21%股权。李途纯先后在2006年1月和8月受让了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21.05%股权和湖南信托所持的太子奶集团374.4万国有法人股(占总股的6.59%)。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