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男女

《仁者黄飞鸿》分集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

黄飞鸿(张卫健饰),黄麒英的儿子,不但功夫好,且为人侠义为怀,在「宝芝林」赠医施药,誉满广东。

当地另一武馆馆主洪霸妒忌他,邀请高手仇千丈(释行宇饰)来粤,要在醒狮大会上痛击飞鸿。果然,在醒狮大会上,飞鸿与徒弟林世荣(林子聪饰),梁宽 (郑晓东饰),牙擦苏(张嘉伦饰)等,遭到仇千丈及洪霸的伏击;幸好得师叔苏乞儿(王晶饰)之助,终击败仇千丈而夺标。洪霸把仇千丈及其患了重病的妻儿赶走,飞鸿相助千丈,不料阴差阳错,无法医好仇妻儿的病。他们死后,仇千丈极度哀伤,竟迁怒于飞鸿,发誓有生之年,非击败黄飞鸿不可。

黄麒英早为飞鸿说定,与方家留洋学医、刚刚归国的大小姐芷桦 (陈炜饰)的亲事。芷桦私下往醒狮大会看看飞鸿的卢山真面目,怎知当时舞狮头的是林世荣,芷桦误会了他便是飞鸿,也顾不了父母反对,即逃往香港。

黄麒英命飞鸿带众徒往香港开设宝芝林分馆。飞鸿师徒到达香港后,几经艰苦才得到香港富商周炳(李国华饰)的帮助,开设了宝芝林分馆。此时却来了个日本武痴,武田秀一(吴庆哲饰),向飞鸿挑战。他的妹妹武田静香(小王晶饰)柔情似水,对飞鸿一见钟情,飞鸿亦对她大有好感。二人感情慢慢滋长,却因她是日人,飞鸿备受压力……

飞鸿徒弟也在香港各自遇到另一半,展开感情。林世荣在街市内遇上卖菜莲,牙擦苏邂逅了芷桦的丫头哨牙珍,至于梁宽,却与美丽的小偷──小云雀成了一对欢喜冤家,渐生情愫。

飞鸿终和秀一较量。胜负未分之际,仇千丈出现了,并学会了失传已久的铁头功,乘飞鸿和秀一恶斗之时,予飞鸿千钧一击。飞鸿实时晕倒,到他醒来时,却失忆了。林世荣、梁宽等出尽办法医治飞鸿,都失败了。反而,芷桦因医治飞鸿,日日相处,两人真真正正的坠入了爱河。

这时,昔日被飞鸿打败的敌人统统乘人之危,要置「宝芝林」于死地,尤其是外表英俊,应对得体,其实阴险、毒辣的小人周继祖。他为了夺取叔叔周炳的家财,先用慢性毒药毒死周炳唯一的亲生儿子,然后把使自己过继给周炳。岂料,此时竟发现飞鸿的徒弟梁宽,原来是周炳多年前失散了的私生子,周炳还更改遗嘱,打算将全部财产留给梁宽,令继祖咬牙切齿。但飞鸿失忆后,继祖再无顾忌,勾结日本驻香港领事山本,将「宝芝林」赶尽杀绝。同时,周炳被继祖设计害死,并窜改遗嘱,独吞了周家的遗产。梁宽母子被赶出周家,幸得小云雀不离不弃,一双小情侣患难见真情,终结为夫妇。

在芷桦的悉心照料下,飞鸿终于恢复了记忆,但在他被继祖及山本陷害入狱时,静香曾牺牲自己,救出飞鸿。静香虽不求回报,但飞鸿不能负义,他决定与静香结婚,放弃芷桦。芷桦伤感,但也无怨言。

一夜,山本突然派人请静香前往日本领使馆。原来,秀一揭发了山本私下贩卖军火的罪行,却被山本捉住,但秀一较早前已将山本的犯罪证据交给静香。山本便是利用秀一逼静香交出犯罪证据。为了拯救胞兄,静香只身犯险,结果兄妹二人同遭毒手。但静香却没把犯罪证据交出,反而藏在领使馆里,山本翻天覆地也找不到。

静香死后,飞鸿茶饭不思,有如行尸走肉,一众徒弟爱莫能助。周继祖得势不饶人,收回宝芝林的地铺,令黄飞鸿师徒等人无处容身。此时,梁宽发现父亲是继祖暗中毒杀的,为了报仇,他不惜投靠山本。山本软禁了小云雀,要宽当众挑战黄飞鸿。梁宽无奈就范,结果出人意外,飞鸿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梁宽击倒,从此声名一落千丈…

为了刺激飞鸿重新做人及暗中调查继祖害死周炳的罪证,芷桦不惜答应继祖的求婚。就在继祖迎娶芷桦的当天,飞鸿及时赶到,揭穿了继祖的真面目,继祖终于伏法。

原来,梁宽的背叛,也是飞鸿一手策划的,让梁宽接近山本,寻找其犯罪证据。山本也知道,不铲除飞鸿等人,就永无宁日。所以他也从日本请来忍术高手,准备与飞鸿等决一死战。

这一场正义与邪恶之战,飞鸿绝不能输……

分集剧情:

第1集

佛山宝芝林,由黄麒英,黄飞鸿父子主持,侠义为怀,赠医施药,深得民众敬重推崇。飞鸿收了三个弟子:梁宽,猪肉荣及牙擦苏,三人个性善良,风趣诙谐。

广州一年一度抢花炮盛会又再来临,宝芝林连赢几届,今年派飞鸿出战。宝芝林死对头维扬武馆主持洪霸,一向不服飞鸿。此时他远在山东的师叔仇千丈,武功高强,因主持正义误杀当地恶霸之子,与患了重病的妻儿逃难到广州,洪霸遂请仇千丈代表维扬武馆舞狮出赛。

香港富商凌家独生子凌云佳,是个武痴,与忠仆鬼脚七来到广州,四处寻师学武,找到维扬武馆愿出重金,拜洪霸为师,但条件是维扬武馆必须击败飞鸿。

另一方面,麒英的老朋友方唐之女方芷桦,自少留学英国,刚好此时学西医毕业回广州。麒英与方唐说好,双方要结成亲家。芷桦却不肯盲婚哑嫁,遂与女仆哨牙珍,穿了男装,一同到花炮盛会偷看飞鸿的模样。

第2集

花炮大会上,千丈力斗飞鸿,拳来脚往,险象环生,洪霸逼迫仇千丈出招暗算飞鸿,仇千丈不肯,终不敌飞鸿。

阴差阳错,芷桦来偷看飞鸿时,飞鸿正力战仇千丈,由猪肉荣舞狮头,芷桦误以为猪肉荣是飞鸿,吓得魂飞魄散。

千丈输了,洪霸对千丈一家如狗般赶走。千丈穷途末路,飞鸿收留他住在宝芝林,并与猪肉荣往方家拿西药医治仇千丈妻儿的恶疾。芷桦再一次与飞鸿缘悭一面,却碰上猪肉荣,更坚信猪肉荣是飞鸿。她决定与哨牙珍离家出走,往香港找干妈收留,坚决不肯与飞鸿成亲。

第3集

仇千丈因多月逃难,加之老婆、儿子的重病,已近乎崩溃。住在宝芝林时疑神疑鬼,以为飞鸿要加害他。刚巧山东来了密探,要缉捕仇千丈,洪霸带密探往宝芝林捉人,仇千丈误会是飞鸿告密,打退密探,与妻儿逃出宝芝林,但经这番周折,仇千丈妻儿得不到药物的治疗,竟一同死去。仇千丈整个人崩溃,变得神经质,将妻儿之死归咎飞鸿。此时,飞鸿闻讯来找他,本想加以安慰,但仇千丈疯癫地只会责备飞鸿害死其妻儿,一心要杀飞鸿。两人一番血战,打得日月无光,飞鸿仅以一招胜千丈。千丈逃去,发誓日后必要杀飞鸿为妻儿报仇。

第4集

芷桦与哨牙珍离家出走,婚事只得拖延,麒英遂叫飞鸿到香港开宝芝林分馆。宽母似有难言之隐,执意不准宽去香港,但见宽随飞鸿赴港心切,还是心软同意。飞鸿带梁宽,牙擦苏和猪肉荣等同往香港。凌云佳碰巧也坐同一艘船上回香港,得知飞鸿也在船上,心中大喜。为了拜飞鸿为师,不仅大摆宴席,而且出手阔绰,奉上五百根金条。但飞鸿不为所动,坚持收徒原则,令云佳气恼不已。在船上,飞鸿邂逅男装打扮的芷桦,两人一见倾心,却未能解释误会。牙擦苏亦巧遇哨牙珍,同堕爱河。

第5集

飞鸿等人刚到香港,便被扒手看上了。小云雀是个孤儿,由几个好心的扒手养大,虽只得廿岁出头,已练就一身本领。她与三个干爹使计偷走飞鸿的行李和钱袋。飞鸿等人流落街头,无处容身。而凌云佳一直派人在暗地跟踪他们,用计逼迫陷入困境的飞鸿收他为徒,但见飞鸿执意不从,还是心生敬意邀飞鸿师徒四人到凌家居住。飞鸿在凌家期间,对云佳的印象有所改观,观其一心向武,便答应云佳先戒除纨绔子弟的陋习就肯收他为徒。

芷桦也抵达香港,投靠周家。此时,香港发生运米商船触礁沉没,香港米价顿时暴升。为使稳定米价,香港布政司威廉士找香港四大富商之一的周炳出面,找全港所有大米商一起商讨平抑米价,可是各大米商却不买周炳的账。正当周炳苦恼不已之际,其外甥周继祖回来,向各大米商软硬兼施,终令众人同意开放米仓,平抑米价。此事令威廉士和周炳都对继祖另眼相看。

第6集

梁宽找到小云雀,两人大打出手,梁宽才知小云雀乃是女儿之身,尴尬不已。小云雀将失物归还后,梁宽心里却似若有所失。

另一方面,飞鸿开出条件,如云佳能自力一天内赚取十元,便收他为徒。云佳不惜卖苦力,弄得满身疲累,但还是无法达到要求。无奈他求学心切,仍然坚持下去。

梁宽再遇小云雀,误会小云雀扒了周炳钱包,小云雀羞愧不已,帮梁宽抓到真正的小偷。梁宽把周炳之物归还,更为其治疗脚伤,让周炳对他留下好印象。梁宽与小云雀互相吸引,种下情根。继祖无意间听到周炳与儿子继荣的谈话后,得知周炳无意让其接管家业,便心生不满。飞鸿拿回钱后,便租了栋叔名下物业,开设宝芝林。岂料继祖却表示宝芝林铺位早已卖给周家乃周家物业,要收回。众人闻言,不禁苦恼不已。

第7集

飞鸿早已通知父亲麟英,来港看宝芝林分馆,如父亲到来,而分馆不能开张,一定很失望。于是众徒弟去恳求继祖,不要收回铺位,却被继祖故意刁难,几人不甘心被作弄,令继祖当众出丑。对于飞鸿等人请求,继祖更不予理会。

就在众人将绝望离开时,周炳出现,并认出曾经帮过他的梁宽,及后再知道眼前的就是鼎鼎大名的黄飞鸿时,终决定廉价租给黄飞鸿。众人开心不已。

继祖仍然不忿,就伙同罗大刚,陷害飞鸿并将一众人等抓捕。众人沮丧之际,周炳再次来到,证明飞鸿等人是被陷害,把众人救了出来。原来小云雀查得一切都是继祖所为,并暗中通知周炳。继祖仍有不甘暗叫人把宝芝林捣毁,结果小云雀带来一众街坊,为宝芝林紧急抢修,使宝芝林竟焕然一新,麒英不知背后发生的波折,对飞鸿大加赞赏。原来麒英此次跟芷桦父亲一同到来,两家人又分别向飞鸿和芷桦催促婚事,令二人也苦恼不已。

继祖向方父假称他就是芷桦的心上人,令方父不再向芷桦逼婚。继祖的仗义帮忙令芷桦对继祖进一步增加了好感。其实继祖早已垂涎芷桦的美色,芷桦却是蒙在鼓里。

第8集

自从宝芝林被陷害以后,虽已澄清事实,继祖在周炳的压力下,一时间仍然无法挽回声誉。宝芝林顿时变得门庭冷清,飞鸿和一众徒弟担心宝芝林难以维持,都偷偷出去工作,补贴宝芝林的开支。

一天,飞鸿带着世荣上山采药,遇上日本姑娘静香为避人追赶堕下崖去,幸得飞鸿凌空把她救回来,及后才知是便装警察拘捕正在写生的静香,因为香港法例,不准任何人到处写生,而防止日本人间谍把香港地势绘画下来,而便日后的侵略。

静香的兄长——武田秀一知道静香被捕,即联同当时的日本领事山本去领人,在警局巧遇飞鸿,原来秀一乃是武痴,到中国来也是要寻访东方高手比武,以提升自己的武术。秀一偶见飞鸿露出一手上乘功夫,当即对飞鸿发生兴趣,要跟飞鸿比武,但飞鸿根本没兴趣,且碍于在警局之内,秀一也唯有作罢,但却自此埋下他跟飞鸿一决胜负的心。

静香原来真是一名间谍,此次是与秀一随山本来港从事间谍活动,但俩人并不情愿,只是奉父命行事。静香更在山本的压力之下去找飞鸿,假称为飞鸿写生,暗中绘下附近地形,而此事也令静香难过不已。因为她已对飞鸿起了爱慕之心。

第9集

几经艰辛,云佳终于赚到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十元,感动了飞鸿收他为徒。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宝芝林一切都看似走上轨道时,秀一竟在宝芝林对面开了武馆。原来又是继祖的诡计,他知道秀一及其师弟中村都看飞鸿不顺眼,故意将宝芝林对面的铺位,租与秀一和中村开武馆,跟宝芝林对着干。

小云雀偷了中村的东西被抓到武馆,紧急关头,飞鸿师徒赶来相救,秀一加希望与飞鸿一决高下。继荣发现继祖挪用公款,告知周炳,周炳决定将生意交予继荣,不料被继祖听到,又心生毒计。

第10集

继祖一心想吞食周家财产,横下心向继荣下慢性毒药。本已是体弱多病的继荣,立时一病不起,任是周炳找来名医,也束手无策。芷桦以她的医学常识,看出继荣的病有中毒迹象。但芷桦的怀疑却被医生断言否定,令芷桦莫名其妙。原来,这位医生早已受了继祖的贿赂,但百密一疏,此事却让哨牙珍知道,告知芷桦。芷桦开始对继祖有戒心,并决定找机会再进一步调查。

小云雀在宽的劝导下,终于不再做扒手。宽见小云雀改过,二人关系又再大进一步。继荣卧床不起,令周炳想起他的私生子,而不知道此人就是梁宽。

原来周炳当年跟宽母发生婚外情,并有了梁宽,但却被周炳妻子知道,把宽母赶跑,宽母误会被周炳抛弃,于是便带着梁宽远走广州,从此与周炳断了联系。

某日,小云雀养父病重,急需医药费,小云雀没计可施之余,唯有再次挺而走险,把周炳律师的手提包抢去,恰巧遇上梁宽,梁宽痛心之余,发觉律师的手提包内,一张周炳和宽母的相片,令宽顿生疑惑。

第11集

宽与飞鸿回到广州,欲问明宽的身世,宽母谎称自己有个孪生姐姐,当年与周炳有一私生子,但母子二人早已被周炳夫人烧死,并将几人带至姐姐的目前。可是,被飞鸿看出蹊跷,独自找宽母问明其事。而宽母见无法隐瞒便将真相和盘托出。飞鸿尊重宽母意愿,没对宽挑明,且吩咐宽留在广州,小云雀也跟宽一同留下。

与此同时,继荣病死,周炳痛苦不已,将继祖过继,并立下遗嘱将财产日后留给继祖。仇千丈重回广州,疯癫地找飞鸿报仇,此时的千丈武功更强一筹,见飞鸿不在,便转向麒英下手,麒英不敌,受到重创。

第12集

梁宽即到香港告知飞鸿,怎知宝芝林却再次受中村的陷害,诬陷世荣私卖古董,众人被一起关押起来。千丈及后知道飞鸿到了香港,便押着宽母来港。而此时周炳出面,碰到千丈到警局闹事,情急之下宽将母亲救出。

周炳和宽母重遇,宽母最终在周炳的真情感动下与之相认,并搬到周炳家中住下来,飞鸿等人被释放。

千丈找来要与飞鸿生死对决,秀一也来观战,二人正不相上下之际,飞鸿为救秀一,被千丈的铁头功撞得重伤晕倒,而秀一也为救飞鸿,出手跟千丈硬拚一招,两人先后重伤晕倒。

第13集

飞鸿醒来却失去所有记忆,在林中独自徘徊,意外跌进芷桦猎野猪的陷阱,芷桦将其带至教会照顾。另一边,飞鸿失踪,众徒弟怕中村乘虚来踢馆,于是由宽扮作飞鸿,可是却骗不到中村,就在中村要拆穿众人之际,一人以飞鸿的手法击退中村,中村以为飞鸿真的还在,即不禁再放肆,却原来这人是秀一。

芷桦想方设法帮飞鸿恢复记忆,可是却不得要领,二人反而留落在山野中。

第14集

芷桦由于在山中淋雨生病,飞鸿细心地照顾着她,二人在山野度过了一段开心的日子,两人之间产生了莫名的好感,爱意骤升。继祖和母亲见周炳带回宽母与梁宽,并且想要与之相认,立时心下一沉,因为宽的出现,为继祖的夺产大计,埋下了一大障碍。

芷桦虽然不知道飞鸿就是黄飞鸿,还误会他是黄飞鸿的徒弟——石坚。但明白宝芝林是他必然要回去的地方,于是芷桦决定将飞鸿送回宝芝林,二人虽依依不舍,最终还是分手。众徒弟见飞鸿回来,开心不已,可同时又为飞鸿的失忆症苦恼不已,于是各人又想方设法,帮助飞鸿恢复记忆,但却吓怕了飞鸿,令飞鸿再生逃跑之念。

第15集

飞鸿逃离宝芝林,正巧麒英和娥姨抵港,路上与飞鸿错过。及后麒英伙同宝芝林众徒寻找飞鸿,却再也找不到他。

飞鸿独自回到教会找到了芷桦,芷桦误以为宝芝林的人待「石坚」不好,才令飞鸿逃出宝芝林,决定带飞鸿回周家暂住。飞鸿在周家误打误撞穿上了继荣生前的西服,被继祖的母亲——大妹误以为继荣回魂索命,吓得魂飞魄散。芷桦一直怀疑继荣的死跟大妹和继祖有关,见大妹对继荣回魂的事如此惊惧,心生一念,决定先不揭穿继荣鬼魂的事,并把飞鸿暗藏周家之中,利用飞鸿找出继荣之死的真相。

另一边,梁宽虽已重认周炳为父,入住周家,却一直未忘宝芝林和师傅的安危,为不负师傅的寄望,每日努力练功。然而,周炳希望梁宽放弃武艺,入周氏洋行学做生意,继承周家的家业。

第16集

梁宽也不想令周炳失望,暗自决定要练武和做生意两者兼顾。继祖对梁宽深深不忿,绝不会让梁宽好过,暗地里与周氏几位老臣子合谋,令梁宽在周氏踫了大钉子,被周炳责难一番。梁宽不知此事是继祖从中摆布,只道当周家的儿子并不容易,暗自惆怅。

飞鸿藏于周家,神出鬼没的他吓得大妹生起病来,芷桦指导飞鸿再次假扮继荣,大妹见眼前继荣的鬼魂再次现身,差点儿就亲口承认害死继荣,与此同时,继祖领着大批手下杀出,飞鸿负伤而逃。

飞鸿逃走间巧遇静香,静香和芷桦急将飞鸿送到教会急救,两人合力施救,救回飞鸿一命。芷桦眼见静香对飞鸿无微照料,心中纳闷二人的关系。

继祖未能看清飞鸿的面容,此事就此不了了之。然而,继祖欲灭宝芝林的心一直未死,得知黄飞鸿失踪之事,心生一计,要乘黄飞鸿不在将宝芝林一举消灭。

第17集

这日,山本领着中村来见麒英,称一直以来中村冒犯了宝芝林,要中村向麒英敬酒道歉,麒英不虞有诈把酒喝下。及后,山本要求秀一与麒英比试武功。麒英本欲推却,但言语间却与秀一冲撞,二人过了几招,麒英突然胸内翻涌,才知酒里有毒,秀一也惊觉已中了山本的圈套,悔疚不已。麒英中毒颇深,虽未致夺命,但武功暂不能用。

这一切都是山本和继祖的计策,本欲借秀一之手杀掉麒英,却未能成功。山本又借词把秀一调返日本,连最后能保护宝芝林的人都失去了,宝芝林情况岌岌可危。

紧要关头飞鸿突然出现,使出了无影脚把中村击倒。原来芷桦和静香得知中村踢馆的事,及时把失忆的飞鸿带来,打败了中村,解除了宝芝林的危难。

飞鸿重返宝芝林,宝芝林上下欣喜不已。而芷桦此时亦终于了解一切,这个「石坚」不是别人,竟就是黄飞鸿,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心爱的人原来与己一直有着婚约,忧的却是静香与飞鸿之间,似乎已超越友谊……

第18集

警方突然以杀人罪拘捕了飞鸿和梁宽,众人大惊,原来中村与飞鸿等人比武过后,竟重伤死亡,中村遗体上更清楚留下了飞鸿和梁宽的鞋印,显然是被飞鸿和梁宽的无影脚所杀。

其实一切皆是继祖所为,他一心以此嫁祸,令飞鸿和梁宽身陷囹圄,百口莫辩。飞鸿在牢房里因受惊过度,失忆更严重了。

周炳为救爱儿,向保安司威廉士施压,但梁宽获释飞鸿需一人肩负杀人之罪。与于此时,事情出现转机,山本向威廉士称真正杀人凶手并非飞鸿,而是中村的徒儿中田,中田已遣返日本受审,飞鸿无罪释放。宝芝林等人虽感错愕,但既然飞鸿获释,亦毋用追究,却不知道,原来救飞鸿的人竟是静香,静香为救飞鸿,不惜献身山本,以换取飞鸿的性命。

但静香的付出被芷桦看在眼里,深觉自己完全比不上静香,决定成全飞鸿和静香。继祖不知山本为何要救助飞鸿,深感山本已不可信,密谋用自己的方法对付飞鸿。

第19集

千丈自从被飞鸿击败后,疯疯癫癫的四处游荡,误打误撞结识了一群海盗,这群海盗却早跟继祖有勾当。继祖得悉千丈是飞鸿的仇人,决定借千丈之手杀了飞鸿,更想出了一石二鸟的妙计。梁宽在周氏的工作一直不顺利,心情低落,这时又得知周炳嫌弃小云雀的出身,并要她与宽断绝来往。宽一时冲动找周炳理论,带小云雀离家出走。经小云雀一番劝说,二人决定一起回家,请求家人的谅解,不料,竟发现周炳、宽母、芷桦和哨牙珍一并被海盗绑架。

周炳等人被绑到海盗的破寨中,不想继祖早已被绑来,海盗迫令周炳交出五十万赎金,但周炳家中并无足够现金,海盗要周炳写下一封授权书,好让继祖能从银行提款。自然,这一切都是继祖的计策,这封授权书的纸张早做了手脚,签了周炳名字的部份可以一分为二,留作以后夺取家产之用。继祖成功从银行获得现金后,告诉梁宽,绑匪希望由飞鸿和梁宽负责交赎金,飞鸿为救芷桦,坦然答应。继祖为求万无一失,将周炳的心脏病药换成了毒药,好令周炳没有生存的机会。

第20集

飞鸿和梁宽带来赎款,海盗头子要将飞鸿和梁宽五花大绑送回寨中才肯交出肉参,飞鸿和梁宽无奈,只好答应。服了毒药的周炳心脏病发,芷桦见情况危急,挣脱出了海盗的囚禁,正要逃远之时,却见飞鸿和梁宽。芷桦为救飞鸿,决定留下,叫哨牙珍带着周炳和宽母先行逃去。

海盗把飞鸿和梁宽送到千丈的面前,危急之际,芷桦赶来,疯癫的千丈被芷桦蒙混,芷桦乘机带着飞鸿和梁宽逃走。周炳被追赶的海盗击中,弥留之际,梁宽赶到,周炳深悔一直强迫梁宽弃武从商,还拆散他与小云雀,求得梁宽原谅后,撒手尘寰。

飞鸿和芷桦从另一方向逃走,千丈突然杀至,与飞鸿展开最后一战。激战间,脑海里的记忆不断涌现,飞鸿将千丈重重击倒,二人同时回复所有记忆。千丈临死前明了一切,对飞鸿再无仇恨,含笑而逝。飞鸿被送到医院,却一直昏迷不醒,芷桦怀疑周炳死前早已中毒,于是提出要验尸,但继祖早有准备,芷桦也只好作罢。

第21集

飞鸿昏迷之中,静香在旁细心照料,芷桦被静香深深感动,跟静香明言,绝不会牵涉二人关系,并答应会为静香永远保守受辱秘密,静香感激芷桦,两人成为了好姐妹。却不知道,两人的对话已被昏迷中的飞鸿全听进了去。秀一从日本回来,当日秀一被山本调回,此刻回归,从种种蛛丝马迹看出有异,终于得知静香为救飞鸿被山本污辱,怒不可竭,要向山本复仇。病榻中的飞鸿,脑海里闪过了芷桦和静香的面容,他知道不能负静香,但他的心真正爱的又是谁?

第22集

终于,飞鸿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静香,并把静香紧紧的拥在怀里,芷桦流下了泪。飞鸿完全康复,却假装忘掉芷桦,希望让自己对芷桦的感情随风而去。芷桦也将对飞鸿的感情埋葬,飞鸿看在眼里,同样心痛不已。

飞鸿向静香求婚,静香不知飞鸿已了然事情始末,只道飞鸿对她是真爱,欣然答应。然麒英因日本人常欺压中国百姓,坚决反对飞鸿的婚事,两父子不欢而散。

第23集

飞鸿公布要跟静香成亲,竟连一向支持宝芝林的老百姓都反对起来,麒英一怒返回广州。婚宴当日,无人道贺,飞鸿和静香落寞地完成了婚宴。芷桦本欲来庆贺,但正巧有人到来教会求诊,直到芷桦把病人治愈,婚宴已经结束,一直坚强面对的芷桦潸然泪下。

新婚翌晨,在各人起床前,静香已把所有家务做妥,娥姨见如此细心体贴的媳妇儿,答应跟飞鸿一起回广州劝麒英接受静香。芷桦一直以工作来麻痹自己,但飞鸿已深深烙在她的心底深处,根本无法忘却。梁宽知芷桦仍未把师父飞鸿的感情放下,芷桦透露这段情将成为自己一生最美丽的回忆,宽深受感动。

第24集

飞鸿娶了静香之后,街坊们认定飞鸿向日本人靠拢。宝芝林变得门庭冷落,一众师兄弟也变得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梁宽与飞鸿吐出心中不满,静香听到心中不是滋味。蒋律师到周家宣读周炳的遗嘱,继祖估计周炳会把大部份遗产交给宽,故意拖延宣读遗嘱。

当晚,蒋被继祖及屈老八捉住,继祖软硬兼施,逼蒋律师交出周炳的遗嘱及改写另一份有周炳签名的遗嘱,蒋终就范。翌日,蒋因病缺席,由其助手来代为宣读遗嘱,周炳的所有遗产由继祖及大妹继承,众人意外。芷桦质疑此遗嘱的真确性,这时,有警员指在某处发现了蒋律师的尸体。

芷桦感事有蹊跷,向吴探长提出疑问,继祖反指芷桦无中生有,在缺乏证据之下,芷桦无奈。宽得云佳的帮助,找到了律师,与继祖对质法庭。事与愿违,宽在争产官司中败诉,众一筹莫展。

第25集

继祖把梁宽母子赶出周家,芷桦看不过眼,也随宽二人搬出。继祖故意为难宽母,飞鸿来到略施小计,把继祖教训了一顿。继祖对飞鸿怀恨,誓报此仇。宽与母亲及芷桦等搬到宝芝林暂住,静香照顾有加,众徒开始对静香改观。芷桦为了逃避情伤,决定去英国完成学业,飞鸿淡然面对。

秀一偶遇山本,二人动起手来,但打不过山本身边的两忍者,秀一方知山本请来了高手助阵。秀一向静香重提旧事,要同飞鸿一分高下,飞鸿愿一偿他的心愿,但决斗中秀一感到自己并非飞鸿的对手,两人和气收场,秀一心服口服。

飞鸿往广州祝贺父亲麒英的六十岁寿辰,并代静香送上她亲手缝制的棉衣,经过一场误会,麒英心知自己对日本人有偏见,后悔不已,吩咐飞鸿发电报召静香来广州拜寿。

第26集

屈老八无意间发现了山本在周氏托运的货品是批军火,告知继祖。继祖要挟山本,要山本签下认罪书,山本无奈就范,继祖得有力证据,方便控制山本。另一方面,秀一与日本特使藤原洋见面。原来藤原早已怀疑山本与偷卖军火一事有关,此次前来是受命暗中调查,并请秀一帮忙。

藤原约见山本,有意透露已怀疑山本偷运军火一事,希望他回头是岸,山本仍置若罔闻。军火的交易日期逼近,山本视藤原为眼中刺,假意为藤原洗尘,暗中在酒里下了迷药。

军火交易如期举行,岂料,突然杀出秀一及藤原,并拍下照片作证据。原来藤原早已看穿山本的诡计,引山本入局。山本一声令下,秀一与两名忍者过招,暂时把二人打退。

与此同时,藤原被山本追到,被其用匕首重伤。藤原负伤而逃,遇上秀一,临死前叫秀一把匕首取下,作为检控山本的证据。静香正准备起程之际,重伤的秀一突然寻至,将匕首交给静香保管,两忍者追至,秀一终不敌忍者,被二人捉去。山本亲往宝芝林见静香,以秀一的性命要挟静香,要其交出匕首……静香无计可施,秀一拼死维护静香,静香得以脱身,匿藏在山本的办公室内。

第27集

云佳与一众师兄弟找来吴探长至日本领使馆找静香。山本以领使馆为日本领土范围为由拒绝让众人入来。躲在领使馆的静香与山本狭路相逢,逃走无门。宽到广州找飞鸿一同回港,但已来迟一步,警方在海边发现静香及秀一的尸体。经验尸后,警方证实静香乃死于意外,不予追究。山本则以日本领使的身份领回了秀一的尸体,飞鸿无法阻止。

飞鸿虽然大受打击,但表现得出奇地冷静,一众徒弟反而更担心,芷桦也因此推后了去英国的行程。芷桦怀疑雀有喜,雀却因静香去世,请芷桦暂时保守秘密。飞鸿遣走一众徒弟,静静的送别静香。

飞鸿从香的遗物中,找到了静香当日写给自己的遗书,知道香是为救秀一铤而走险,带匕首去见山本。飞鸿震怒,愤然去找山本为静香报仇。众徒大骇,齐追至日本领使馆门外阻止,飞鸿竟出手打伤众人。云佳心知不妙,打晕飞鸿,众人及时把飞鸿抬走,危机暂解。

第28集

芷桦及宽接获通知,宝芝林被继祖卖掉予荷兰银行重建,逼令宝芝林三天后结业搬离,宽及芷桦为保宝芝林,决定找继祖商谈,继祖却避而不见。梁宽与云佳在街上遇到继祖,央求其放过宝芝林,但继祖却当众玩弄二人。

宽母决定返回广州定居,众兄弟也为自己的去向惆怅不已。飞鸿在静香坟前顿悟,准备从新开始。岂料,飞鸿回来宝芝林,看到门外的搬迁告示,再受打击,萌生解散宝芝林的念头。三天限期已到,众人苦无对策,宝芝林无奈解散,众徒各散东西,不胜唏嘘…

宽得知小云雀有孕,喜出望外。二人在教会成亲,娥姨接到芷桦电报赶来,为免麒英担心,娥姨决定把静香的死暂时隐瞒。飞鸿终日逃避痛苦,芷桦及娥姨爱莫能助,担心不已。一日,芷桦偶遇继祖,芷桦冷淡的态度激起了继祖的好胜心,誓要把芷桦追到手。

第29集

芷桦将计就计,表面接受继祖,搬回周家,其实向飞鸿施用激将法,希望飞鸿能重新振作,可惜不起作用。娥姨对飞鸿亦无计策,为免麒英起疑,只好暂回广州,众徒一筹莫展。继祖向山本继续施压,要山本协助周氏白米在日本打开市场,山本拖延时间,想办法对付继祖。

宽与小云雀婚后生活艰苦,二人苦中作乐。一天,小云雀晕倒,宽无法筹得医药费,苦恼不已,却赫然发现已有人暗中替他付了医药费,宽感奇怪。宽依约来见帮他的人,这人竟是山本。山本坦言希望宽能投靠自己,还可替宽取回周家的财产,被宽断然拒绝。二人会面刚巧被七看到,原来一切都是山本的安排,逼宽走上一条不归路。众人以为宽背叛师父,终不欢而散。飞鸿得知此事,竟没有太大反应,众徒激气。

宽再遇继祖,遭继祖再三奚落。宽忍无可忍,答应与山本合作。山本为了让宽证明自己的决定,要他去挑战飞鸿。宽当众数落鸿不配当其师父,众徒不愤,与宽大打出手,飞鸿见宽出无影脚打伤众师弟,忍无可忍,与宽较量,飞鸿竟大败,更被宽废了一腿。

第30集

宽趾高气扬,与飞鸿画清界线。小云雀赫然出现在人群中,看到一切,怒然离去。继祖得知宽突然转变,告知芷桦,看芷桦反应,芷桦处变不惊,继祖稍放心。芷桦跟踪继祖,搜集继祖的犯罪证据,看到继祖去见谭亚贵,从二人的言谈中得知继祖是杀周炳的真正凶手。芷桦暗喜,不料,继祖突然出手暗算贵。贵身受重伤,幸获芷桦救回,经芷桦力劝,答应告发继祖。芷桦买药回来,却发现贵已被人暗杀。

继祖再向山本施压,一方面限他两个星期内完成白米的事情,一方面质问有关宽一事,山本表面唯唯诺诺,已另有对策。山本要宽开设另一间「宝知林」招揽中国学生,宽回家,发现小云雀被忍者带走,大惊。宽来到软禁小云雀的日本医院,小云雀责备宽投靠日本人,背叛师门。

飞鸿接获「宝芝林」的开幕请帖,意兴阑珊,决定随娥姨返回广州,众徒失望。山本虽然满意宽的表现,但仍未放下戒心。宽提出要山本尽快助他取回周家的财产,否则一样会反叛山本。宽留在日本领使馆内,暗中追查匕首的下落,期间偷听到山本与手下的对话,暗中盘算。宽找芷桦,坦言二人有共同的使命。

第31集

芷桦假意答应与继祖结婚,一来为了取得继祖的信任,二来要继祖给她周家所有房间的钥匙。大妹虽然有点不悦,最终敌不过继祖,把钥匙交给芷桦。

芷桦借装潢大宅为名,巡视周家各处,发现阁楼有一间房是没钥匙的,芷桦心中有数,一切证据就在这间房内。

芷桦无意间偷听到继祖的电话,得知当日继荣的主诊医生卢医生要挟继祖,怀疑与继荣的死有关,并把疑惑告诉宽。芷桦与继祖试婚纱,趁机用迷药迷晕了继祖,从继祖身上取得阁楼的钥匙,并顺利在阁楼的暗格内取得山本认罪书。

芷桦、继祖举行婚礼,吴探长领大批警员至,以谋杀罪名逮捕继祖,众人出乎意料之外。原来有人把晕了的卢医生交到警署门前,并写下承认参予杀害继荣的字句,卢只和盘托出。继祖气急败坏挟持芷桦,苏乞儿及飞鸿赶至,为芷桦解围,继祖终伏法。真相大白,原来所有一切都是飞鸿将计就计的安排。

继祖死后,宽顺利取得父亲的遗产,欲把小云雀接回周家,而山本以小云雀做人质,要与宽继续合作。宽表面答应,暗中与小云雀联手做戏,令山本对他深信不疑。

第32集

寅次郎向飞鸿、苏乞儿转述宽已得到山本的信任,并说如果在外务大臣来港前找到匕首,就能置山本死地。乞儿教飞鸿醉拳,强调此拳要醉才有威力,适逢芷桦至,飞鸿为了领会其中要领,两人一并喝醉。飞鸿醉中梦见静香,静香鼓励飞鸿,并告诉飞鸿那把匕首的下落……飞鸿惊醒,讲出梦见静香一事,芷桦黯然离去。

飞鸿亲自进入领使馆,却始终无法找到匕首,此时飞鸿心生一计,宽谎称飞鸿从领事馆逃出,并拿走了匕首,山本大惊。

飞鸿使出调虎离山之计,约山本见面,世荣几人进入领事馆救出小云雀,宽和忍者飞影去到码头,威廉士出现,说本来代表港督来接大使先生,但接到大使在船上发出的电报,说因急病折返。飞影疑惑,宽叫飞影先去通知山本,宽则同威廉士去了解情况。寅次郎送飞影去宝芝林,飞影突然折返领事馆,要证实收到电报一事。

第33集

世荣几人误打误撞地发现了匕首,几人喜出望外之际,飞影突然出现,见匕首则大喜,要杀众人灭口。寅次郎舍身阻止飞影。

众徒不敌,眼看要全军覆没,鬼脚七为救众人离开,也力战飞影而死。飞鸿欲引山本亲口承认杀死藤原,但山本死不承认。这时,众徒杀到,拿出匕首,山本无从抵赖。藤原洋二出现,把山本撒职。山本想杀藤原,飞鸿出手阻止,飞影来到救走山本。

山本捉住了云雀以枪胁持,威廉士赶到,把山本重重围困。山本自知无路可逃,要云雀陪葬,危急间,宽用无影脚打倒山本,山本死去。

飞鸿、乞儿和两忍者对决,不料,其间飞鸿因头部撞伤而练就醉拳无影脚,与乞儿双剑合璧,打赢了鬼爪、飞影。众人将鬼脚七葬于静香墓旁,真凶亦得正法,总算告慰了在天之灵。

芷桦决定近日回英国,飞鸿一阵的失落,不知从何说起。

宝芝林择日重开,好不热闹。宽母被宽接来港,准备做祖母。宽决定弃商从武,请了云佳父亲打理周氏的业务,皆大欢喜。珍透露芷桦正在往码头途中,众人鼓励飞鸿勿再错失良机。飞鸿在众目睽睽下表白,请芷桦给他一个机会。两个有情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