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岭南药侠》分集剧情介绍

饮食男女 > 影视剧情

剧情梗概:

在岭南的民间传说中,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土郎中老吉。他虽然出身贫寒,但聪明睿智、心地善良、刚直不阿,诙谐幽默,且医术高明,身怀绝技,常常为百姓免费诊治,医好了大量罕见的疑难杂症,深得广大群众爱戴,被当地百姓尊称为“药侠”。

分集剧情:

第1集

清朝光绪初年,岭南庆州一带瘟疫流行,一时间,赤地千里,白日鬼唱,死者不计其数,朝廷赈灾的银两一拨再拨,灾情却毫不见起色。两宫太后召集各位大臣商议对策。户部大臣、太医出身的吴一铭主动请缨,愿为钦差,视察疫情,寻找良医,平瘟赈灾。岭南知府孙子玉因有朝内神秘“主公”撑腰,勾结当地药霸贺天章,贪污朝廷赈灾银两,大发国难财。孙知府因被瘟疫所染,请神医老吉救治。老吉开出天价,让知府免费供药,救治病人。孙知府为保命,只好忍痛割肉。侠女赖红姑为了让父亲十八年前蒙受的冤屈大白于天下,只身深入岭南,途中,遇到一伙蒙面杀手与押镖的镖队人马厮杀,赖红姑拔刀相助,但为时已晚,镖首一字未吐,便气绝身亡。赖红姑打开所押物品,发现草药下面,装的竟全是珍奇珠宝,而所有的麻包上都写有一个醒目的“吉”字,她不由得疑窦顿生。

第2集

赖红姑误以为老吉与押解药材的镖车有关,把老吉捉入山洞,质问其事,老吉为了通知徒弟来救自己,开了一服藏头药方,药方内容驴唇不对马嘴,孔笙看得一头雾水。吴钦差一路南下,越接近岭南,拦路告状的百姓越多,逃难病死者满目皆是,吴钦差忧心渐重,决定微服私访。吴钦差查访到老吉处,看出了那张药方的奥妙,带人赶到山洞,解救了老吉。老吉与吴一铭一番长谈,甚是投机。孙知府得知镖车被劫气急败坏,恰恰赶上钦差大人驾到,一时弄得焦头烂额。孙知府大摆排场,安排人马恭迎钦差。不料,接到的只是钦差的随从牛师爷。贺天章因开仓放药吃了亏,找茬到老吉药铺索帐,刁蛮无理,撒泼耍赖,激怒了钦差吴一铭。

第3集

吴一铭在府衙亮出真实身份,孙知府、贺天章、老吉都大吃一惊。吴一铭下令将贺天章责打三十大板,百姓拍手称快。赖红姑见很多穷人无钱看病,生命垂危,为拯救病中百姓,将镖车中的部分珠宝在钱庄兑换成银子。此事被报与孙知府,引起了孙知府的恐慌。他暗中派出杀手,去劫杀这一神秘女子,未果。于是,贺天章又为其出谋划策,继续制造了一起镖车出动的假案,赖红姑果真尾随镖车前行,被诱入圈套。杀手步步紧逼,赖红姑奋力激战,被箭击伤,包围圈越缩越小,眼看就要被生擒活捉,危急之时,赖红姑骑上一匹快马,杀开一条血路。采药归来的老吉邂逅被颠下马来的赖红姑。急将赖红姑抱进草丛,躲过杀手的追赶。老吉将赖红姑背入山洞,赖红姑渐渐苏醒,吐露暗害她的人是贺天章。老吉找到吴钦差,希望他下令捉拿杀手贺天章,吴钦差和老吉再回山洞时,赖红姑已踪影全无。吴钦差和老吉在不断的交往中,建立了莫逆之交,他听取老吉的意见,治瘟大见起色,受到宫廷嘉奖。孙知府十分妒嫉。京城“主公”再次追问贡品迟迟不到的原因,孙知府既抓不到传说中的神秘女子,又找不到那批丢失的珠宝,决定孤注一掷,他专门设宴,请吴钦差和老吉出席,暗地里让人在老吉带的药茶中下了毒,想借老吉之手杀掉吴钦差。

第4集

吴钦差自赴宴之后,便称病不起,孙知府以为吴钦差真的毒性发作,大喜过望。老吉得知吴钦差生病,特地前来探病,不料吃了闭门羹。赖红姑继续寻找杀父仇人,终于了解到,父亲最终是被“阴阳夺命散”毒死的。赖红姑找老吉了解“阴阳夺命散”的情况,老吉告之,这是一种十分罕见、毒性极强的剧毒药,中毒者最明显的症状是七窍出血。孙知府得知吴钦差已掌握了他贪污赈银的罪证,为保全性命不得已向吴钦差告发了主公,结果当晚便被人所害。孙知府的突然毙命,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贺天章诬陷孙知府是被老吉所害。因为老吉是第一个看到孙知府死的人,老吉由此被被押入大牢。百姓闻讯,纷纷到钦差府前跪谏,要求释放老吉,让老吉继续救灾平疫。吴钦差体恤民意,允许老吉回到药铺戴罪立功,但条件是,不准离开药铺半步。赖红姑设计救走了老吉,追问其“阴阳夺命散”和“济世堂”之事,老吉如坠五里云雾。

第5集

孔笙为寻师傅,找到老吉和赖红姑躲藏的破庙,尾随其后的官兵也把破庙团团围住。赖红姑与官兵一场打斗。老吉不会武功,急中生智,烧着了庙里的蒲团,浓烟熏得官兵睁不开眼。乘乱之际,他领着赖红姑和孔笙,从后山小路溜下了山。为缉拿老吉,所有的要塞关口都张贴着捉拿文告。赖红姑让老吉装成病尸,用小车把老吉推到乡下。老吉惦念饱受瘟疫折腾的乡亲,忧心忡忡。孔笙外出打探消息时,背回来一个奄奄一息的假小子。假小子醒来之后,满口胡言乱语,可笑之极。老吉将其收为义女,取名木蝴蝶。一度平息的瘟疫再次卷土重来,吴钦差四处寻找老吉,始终没有消息。贺天章想出一条诡计,打着老吉的旗号,到处卖假药骗人,被害群众将火发泄到到真老吉头上,老吉终于浮出水面,一对冤家重新聚头。

第6集

老吉从贺天章的嘴里得知瘟疫复发的消息,万分焦急,要连夜赶回庆州为百姓治病。赖红姑为弄清济世堂和阴阳夺命散的内幕,决定北上京城。吴钦差以热烈的仪式欢迎老吉到来,使老吉受宠若惊。赖红姑来到京城,暗访“济世堂”,所见所闻,使她意识到“济世堂”中必有硕鼠。于是,击鼓告御状,蓝御史和顺亲王决定将计就计,利用赖红姑除掉异己。老吉因救治大批疫民,药材告罄,吴钦差下令让各药商捐赠药材,贺天章恨得咬牙切齿。就在这时,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主公”的密信,信中告之,“济世堂”特使将来访。贺天章上下张罗,请来庆州府各界名流,隆重迎接“济世堂”特使的光临。谁知,轿里走出来的竟是乔装打扮的赖红姑。老吉顿时目瞪口呆。

第7集

吴钦差得知京城“济世堂”特使来临,觉得十分蹊跷,他特地为京城的“曲小姐”设宴洗尘,并请老吉、贺天章等人作陪。宴席上,吴钦差不动声色,与“曲小姐”频频举杯,仿佛跟“济世堂”的老板是故交。老吉只顾低头吃菜,只有贺天章得意洋洋,钦差大人居然也要和这位“曲小姐”攀关系。宴席接近尾声,吴钦差手拿杯子站起来,正准备按约定暗号动手,忽听一阵脚步声,来人是“曲小姐”的部下,告之丢失的贡品已经找到,众人皆惊。“曲小姐”率人来到山洞,起出了数箱珠宝。正准备离开时,一队人马奔过来,将其团团围住,而带头人正是吴钦差。吴钦差哈哈大笑,说没想到冒名的“曲小姐”,竟然给真正的老板立下了大功。贺天章愕然。赖红姑揭穿了钦差贪污赈灾银两、杀知府灭口的真面目,原来吴钦差就是神秘的“主公”。正当钦差准备动手时,红姑拿出一面小镜子。镜子的光芒照到山上,四周人影耸动,整座山均被官兵包围起来。吴钦差束手就擒,被押入大牢。赖红姑再次出现在吴钦差面前。吴钦差承认十八年前是他毒死了赖红姑的父亲,但他也是奉一位姓万的道台之命。这位道台干完这件事之后,不知是因为良心受到谴责,还是担心全家被灭口,挂印弃官而去,至今下落不明。

第8集

老吉因平疫有功,受到朝廷嘉奖,朝廷派人专程为老吉送来了“岭南药侠”的金匾。老吉一时间成为庆州地界家喻户晓的英雄。说媒者也蜂拥而至,面对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小姐,老吉心里想的却是赖红姑。赖红姑为继续寻找杀父仇人万道台,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古董字画店,并收购到了当年万道台的一副字,寻根溯源,找到了当年万道台的幕僚、隐居在乡间的陆师爷。海归派顾西来在老吉药店的对面开了一家西医诊所。他用人们从来未见过的西医治病,吸引了不少病人。赖红姑对西医充满好奇,她在与顾西来的接触中,颇得顾西来的青睐。老吉因吃醋而妒嫉顾西来,从而对西医生发出一种莫名的抵触。

第9集

贺天章了解到老吉对中医存有戒备和抵触的心理,决定在庆州成立一个中医联合会,请老吉出任会长,把西医赶出庆州地面,老吉思虑再三,没有同意出任这个会长。紧接着,便出现了一系列怪事,先是老吉药铺被烧,相继,三三两两的孩子失踪。传言,是顾西来把这些孩子捉去,用他们的心肝做药了,一时搞得小镇上人心惶惶。孔笙和木蝴蝶为了探明究竟,趁着夜色悄悄爬进顾西来的诊所。结果被顾西来抓了个正着。他恐吓木蝴蝶和孔笙,要把他们的心肝挖出来做药。老吉对赖红姑情有独钟,有事没事便跑到赖红姑的古董店去看她,可赖红姑对老吉一直不冷不热,使老吉的情感屡屡受挫。南洋富商佟鹤龄到庆州经商,逛到赖红姑的古玩字画店,对挂在店里的那副万道台的字发生了兴趣。赖红姑也对佟鹤龄这个人引起关注。

第10集

贺天章召集中医聚会,强迫老吉凉茶捆绑众家药品一起销售,被老吉一口回绝。贺天章见说服不了老吉,便联合众中医,背着老吉,制造了大量假冒的“老吉药茶”,减价销售,病家上当受骗后,登门来找老吉讨说法,使老吉有口难辩,声名扫地。老吉把贺天章告到官府,想不到贺天章早已把衙门买通,老吉有苦难言。老吉去找赖红姑,请她帮着出主意。赖红姑提出,要想打假,必须以正压邪,建议老吉免费赠送正宗药茶。老吉免费赠送药茶之举,非旦没有控制住假药茶的泛滥,反而让贺天章钻了空子。贺天章网络了一批药托,装扮成病人,轮流到老吉处领取药茶。贺天章又将这些正宗的“老吉药茶”改换包装,转送给知府,讨了一个大大的人情。老吉药尽财空,终于支持不下去了,木蝴蝶主动提出给干爹找药资,她收罗了一些破盆烂碗,到赖红姑店里去卖古董,被赖红姑识破,最后只好用身上的玉佩做抵押,换回了五十两银子。佟鹤龄看到了赖红姑身上悬挂的玉佩,引起他的好奇,追根溯源,才知道玉佩是木蝴蝶的。他又亲耳听到木蝴蝶唱的一支小曲,更使他联想起一些支离破碎的往事。

第11集

老吉免费送药的营生实在做不下去了,于是,想到了一个以恶制恶的绝招,他带着徒弟二人上街收购假药,此举使孔笙颇为不解。知府夫人喝了贺天章进贡的“ 老吉药茶”,十分高兴,让贺天章继续供药。贺天章只好求到老吉门下,花高价购买,老吉慨然应允。然而,他卖给贺天章的“老吉药茶”,却是从街上收来的假药。贺天章将此药奉送给知府,喝得知府夫人上吐下泻。知府大怒,抓来贺天章问罪。贺天章招供,药茶来自老吉处。知府又将老吉带入大堂,老吉坦言,这些药茶都是他从街上花低价买来的。于是,一个以贺天章为首的制造假药的黑窝点被揭开,所有假药被当众焚毁。贺天章不但挨了板子,而且药去财空。知府为了惩罚老吉知假售假,决定将其药铺查封。老吉借机来到赖红姑的古董店,做了一名打工伙计。老吉在赖红姑的古董店里笨手笨脚,惹出一系列的麻烦,先是把瘾君子陆师爷送来抵押的瓷瓶打碎,又擅自把万道台的字作为赔偿送给了陆师爷,惹得赖红姑大怒,一定要把老吉赶出古董店。佟鹤龄得知老吉药铺被封,出资为老吉赎回了药铺。木蝴蝶趁着干爹不在,自作主张把药铺装修得不伦不类,还洋洋得意地做起了女老板,差点没把孔笙的鼻子气歪。

第12集

佟鹤龄在庆州表面上是做生意,暗地里却和洋人神甫相勾结,建教堂,开烟馆。神甫为了扩大烟馆,看中了老吉的药铺,为了达到目的,让贺天章去勾引孔笙吸鸦片,孔笙真的中了圈套,木蝴蝶又气又恨。孔笙吸鸦片上了瘾,虽内心悔恨却不能自拔。老吉请教顾西来,西医有无戒毒良药。顾西来告之,英国人自己从来不吸鸦片,全把鸦片运到殖民地去了。他希望老吉能用中医的方法研究出一条戒毒的路子。赖红姑愈发对佟鹤龄产生了怀疑,她登门去找佟鹤龄对质,却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赖红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陆师爷,得知万道台那副字是陆师爷做圈套骗走的,她这才发现是自己误会了老吉,对老吉生出一种愧疚和思恋。

第13集

佟鹤龄通过玉佩的线索终于查明,木蝴蝶就是他的亲生女儿,当他拿着另外半块玉佩准备和木蝴蝶相认时,玉佩不慎失落,被孔笙捡到,将玉佩押在赖红姑处,换钱吸了大烟。赖红姑发现那半块玉佩不是木蝴蝶的心生蹊跷,她主动找木蝴蝶打探木蝴蝶的家事,木蝴蝶一阵胡吹乱侃。老吉冥思苦想地研究戒毒,收效甚微。神甫从贺天章处得知老吉在研究戒毒,想让老吉放弃这种做法,特地请老吉吃西餐,老吉也将计就计,让神甫给他送烟膏。这件事被贺天章透露给赖红姑,赖红姑以为老吉真的堕落了,一怒之下,将老吉研究戒毒的十几个药罐砸个稀烂。孔笙半夜犯了烟瘾,去找老吉藏匿的烟膏,被老吉发现,无处躲藏,只好跳进了浴缸。木蝴蝶为了给孔笙打掩护,将被赖红姑打翻的各种药渣药汤通通倒进浴缸,结果,阴差阳错,竟然把孔笙的烟瘾戒掉了。瘾君子陆师爷无意中认出佟鹤龄就是当年的万道台。他为了敲诈佟鹤龄,写下一封匿名信,让他出一百两银子,装在药罐里,放在树下。谁知,这银子竟被木蝴蝶拿了去,使佟鹤龄百思不得其解。当佟鹤龄意识到,陆师爷将给他带来麻烦、决定干掉陆师爷时,赖红姑已提前一步将陆师爷救下。

第14集

老吉为了捉弄神甫,也请神甫吃了一顿美味佳肴,谁知,神甫回去便上吐下泻。神甫把状告到知府,说老吉害他,但食物中却查不出半点有毒物质,原来,老吉是利用食物相克的原理,故意给神甫一点厉害尝尝。赖红姑经过一番艰难的排查,终于弄清,佟鹤龄便是当年杀害父亲的万道台。红姑提剑前往佟鹤龄住处,决定报仇雪恨,不料,正碰上木蝴蝶与佟鹤龄相认。赖红姑一剑刺去,被木蝴蝶挡住。赖红姑被他们的父女亲情所感动,抽剑走开了。老吉几经试验,终于摸索到戒毒良方,成立了戒烟馆。佟鹤龄良心发现,愧悔交加,让神甫归还了所有烟民的房契、地契,决定带着女儿木蝴蝶远离庆州。但木蝴蝶却舍不得老吉和药铺。佟鹤龄答应木蝴蝶留下,他也打算把南洋的产业搬到庆州来,叶落归根,安度晚年。

第15集

老吉突然接到懿旨,让其顶替太医刘洪到紫禁城做御医。老吉摸不清底细,托病敷衍。赖红姑得知后,答应陪同老吉一同前往。因为她调查清楚万道台也是受人指使,她要把杀父的真正元凶查出来。老吉得知太医刘洪是因老母病逝回家奔丧,路经刘洪府时,便约了赖红姑一起去府上吊孝,谁知刘洪老母精神矍铄,老吉被棍棒哄赶出来。老吉愈发觉得事情蹊跷。到了京城,老吉一行被安置在皇城根的一个四合院里,等待太后召见。老吉带着两个徒弟上街,看到什么都觉得新鲜。孔笙在路上碰到一个绝色女子,要为其诊病,却换了一顿臭骂,他万万没想到,这位绝色女子便是从宫中跑出来幽会情人的七格格

第16集

老吉一行被太后宣召进宫,正赶上两宫太后在戏楼看戏。慈安对慈禧召土郎中老吉进京颇为不解,她从骨子里看不起这个乡下土郎中。慈禧决定当场考考老吉。她先让老吉对一副用九味中草药药名串成的长联,老吉对得十分工整,慈禧暗中叹服。慈禧又让老吉为自己和慈安悬丝诊脉。慈安让七格格替她躺入账中,老吉摸着摸着,竟虚脱晕倒。原来,老吉在诊脉时发现了喜脉,他惊恐难言,只好耍了个花招。这件事引得慈安一阵嘲笑。顺亲王却从中看出破绽,把老吉接到府上了解情况,老吉不敢直言,恳求顺亲王放他回岭南,顺亲王没有答应。

第17集

格格陪慈禧在园中散步,慈禧想把七格格许给顺亲王的四贝勒,七格格却喜欢京剧武生杨小云。慈禧发现七格格有反胃呕吐症状,宣老吉进宫为七格格诊脉,老吉再次被吓个半死,原来七格格也是喜脉。赖红姑替老吉去给七格格送药,从七格格嘴里得知,她那天为慈安当替身的事,老吉这才弄明白,原来怀孕的只是七格格一人。七格格恳请老吉救她,否则,就一死了之。老吉给七格格开一服打胎药,也请七格格在太后面前说情话,放他们回岭南。慈禧考虑到慈安对老吉的反感,决定放老吉回去,临走前让老吉开一些养颜美容的药方,赖红姑利用这个机会,写了一张特殊的“药方”,引发了慈禧的兴趣。慈禧宣老吉、赖红姑进见。老吉不知何故,赖红姑却十分坦然,当着慈禧的面对那张特殊的药方侃侃而谈,慈禧对赖红姑十分喜欢,故而决定把老吉等人重新留下。老吉责怪赖红姑害了他。

第18集

慈安太后突然病了,且病势越来越重,请了几拨太医医治,均不见效。慈禧宣老吉为慈安看病,老吉开出一张虎狼药方,太医院的人不敢依方抓药,擅自减了药量,结果,慈安的病非旦没有好转,反而危在旦夕。老吉因此被绑,就在准备行刑时,赖红姑闯入宫中,弄清了事情真相,救了老吉。慈安因殆误时机,已病入膏肓。老吉提出,要救慈安,必须用“凤脂”做药引子,所谓“凤脂”便是西太后慈禧的血,慈禧慨然允之。慈安转危为安,了解详情后十分感动,当着慈禧的面,烧毁了先帝留下的秘诏。两宫太后决定褒奖老吉救驾之功,老吉提出,既不要官,也不要钱,只求太后准许他回岭南,两宫太后驳回了他的请求。老吉被御封为太医院院长,官至五品。两宫太后同时赐与红姑一枚进宫腰牌,可随时到后宫行走。

第19集

老吉半夜穿上官服起来臭美,被赖红姑看到,奚落一番。老吉到太医院去上班,和那些照本宣科的老夫子太医格格不入。贺天章听说老吉在京城当了官,千里迢迢从岭南赶来,希望借助老吉的外力发大财。老吉在请贺天章吃饭时,偶遇李莲英。善于投机钻营的贺天章靠吹牛拍马,送礼行贿等手段,讨得李公公欢喜。贺天章仗着李公公的关系,盘下了专门为太医院供药的“济世堂”大药房,更名为“济生堂”,并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

第20集

老吉街上邂逅刘洪,刘洪开始说老吉认错了人,以后又遮遮掩掩,似有难言之隐。刘洪暗示老吉当晚后海湖边说话,老吉如期而至,刘洪已被人灭口。顺亲王再次安排杨小云所有的戏班子进宫为两宫太后唱堂会。戏演了一半,扮做戏子的杀手突然向慈禧射出毒箭,幸亏杨小云及时用枪挑开,避免了一场血案。慈禧震怒之极,传旨将凶手五马分尸,赖红姑由此看到了慈禧凶残的一面。赖红姑由此断定,当年下旨杀她父亲的就是慈禧。一时千仇万恨涌上心头,正当她准备用暗器袭击慈禧时,被老吉制止。戏班子所有的人都因谋杀之事被打入死牢。戏班班主屈打成招,承认杀手是九门提督派来的,九门提督因此被斩首,换上了顺亲王的人。顺亲王也准备送杨小云上西天。。老吉怕赖红姑惹出杀身之祸,用迷药将她麻倒。杨小云临刑前,被李莲英拿着慈禧的懿旨救下,杨小云感激慈禧救命之恩,愿为慈禧收集顺亲王篡权谋反的证据。老吉被顺亲王宣进府里看病,孔笙发现了被老吉绑起来的赖红姑,以为老吉非礼赖红姑,由此对师傅心生蔑视。

第21集

 顺亲王决定利用赖红姑的复仇心理,将赖红姑接进王府,故意制造出一些假相,使赖红姑愈发坚信,当年杀害父亲的祸首就是慈禧。孔笙做梦也没有想到,一顶五品的官帽子竟从天而降。他告别了老吉,决心在官场上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顺亲王为两宫太后进献了一张民间祖传的延年益寿药方,李莲英将药方交给老吉,让他亲自熬制,直接送给两宫太后服用。孔笙做了九门提督副都统后,秉公执法,断案如神,深得市民的赞颂,被称为“孔青天”,也让木蝴蝶刮目相看。

第22集

贺天章因不断地向李莲英行贿,深得李莲英的赏识。贺天章想过一把官瘾,李公公专门为他借来了二品官服官轿,正当贺天章忘乎所以,招摇过市时,被孔笙撞见捉拿归案。孔笙得知始作俑者是李莲英,也将李莲英捉起来,与贺天章一起在城门示众。顺亲王将此事报告两宫太后,慈禧虽恨得咬牙切齿,但也不便发作,小皇上为褒奖孔笙,将唱戏用的金锏奖给孔笙。孔笙拿着小皇上奖励的金锏去向老吉和木蝴蝶炫耀,老吉告诫孔笙,官场险恶,让他不要太张扬,要谨慎从事,遇到孔笙的讥笑。赖红姑在顺亲王的书房发现了一个暗室,从暗室中看到了当年慈禧下令诛杀父亲的文书。她回到老吉住处,想寻找进宫腰牌,老吉怕她惹来杀身之祸,不肯给她。

第23集

慈安太后在没有任何疾患的情况下突然暴毙,在宫内引起恐慌。顺亲王令老吉查找慈安的死因,并诱导老吉把陷害慈安的罪名扣在慈禧头上,老吉不从。慈禧自慈安暴毙后,卧床称病。顺亲王眼看皇权炙手可得,让贺天章在慈禧的药里下毒,此事被杨小云发现,将下毒的药液打翻,并一路追杀贺天章。贺天章走投无路,躲进了老吉的宅院。谁知,老吉的宅院也不安全,老吉为他出主意,到格格府上躲一躲。木蝴蝶带着贺天章刚到格格府,就碰到杨小云,吓得贺天章落荒而逃。顺亲王对老吉软硬兼施,希望老吉做伪证。老吉不肯,顺亲王恼羞成怒,决定让孔笙把老吉打入天牢。孔笙不敢违命,只好昧着良心把师傅抓走,同时把贺天章也捎了进去。

第24集

赖红姑得知老吉被抓进大牢,恳求顺亲王网开一面,顺亲王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把责任全部推到慈禧身上,愈发激起了赖红姑内心的仇恨。慈禧一方面称病,同时也部署亲信为顺亲王挖下陷阱。老吉在狱中,虽受酷刑,但仍不从。老吉用药使贺天章诈死,侥幸逃命。赖红姑去大牢看望老吉,第一次向老吉倾吐了爱慕之情。老吉劝赖红姑一定要谨慎从事,不要被人利用。赖红姑听不进去,当晚便进宫去刺杀慈禧。谁知,慈禧早有预料,反将赖红姑擒获,慈禧告诉赖红姑,真正杀她父亲的祸首就是顺亲王。

第25集

慈禧亲笔写下手谕,让李公公到天牢里以为慈禧治病为名,解救出老吉,并让老吉将计就计,把顺亲王骗进宫来。顺亲王以为慈禧真的被赖红姑刺伤,准备进宫去收拾残局,不料,却中了慈禧的圈套。赖红姑、杨小云与顺亲王一番厮杀,顺亲王当场毙命。顺亲王的亲信党羽一夜之间被剿灭,孔笙也因此被抓入大牢,幸得老吉求情,免于一死。慈禧要奖赏老吉,老吉坚决要求回岭南,被慈禧获准,赖红姑则被慈禧封为红格格。赖红姑为老吉送行,正好碰到落魄的孔笙,孔笙求老吉原谅他的过错,继续收他为徒。老吉坚决不允,孔笙悲痛万分,喝下了赖红姑调制的“毒药”。(实为安眠药)老吉、孔笙、木蝴蝶从此结束了宫廷的荣华富贵和惊心动魄,离开了京城。老吉一行回到岭南,一路上看到不少怪现象,求神拜佛的,有病不治的,跳崖自杀的,老吉心惊肉跳。老吉带着木蝴蝶和孔笙回到自己的药铺,想不到药铺早已被贺天章变卖,变成了足浴按摩房,那块“药侠”的金匾也成了足浴房的招牌。

第26集

老吉要找贺天章算帐,到了贺天章药店,发现这里已变成黑莲教讲经说法的讲坛,一群无知百姓跪地听讲,贺天章俨然一个小头目模样,正端着铜盆为教徒洒点圣水,见到老吉来,将整整一盆水全泼到了老吉的身上。贺天章临时将老吉一行安排到一处小竹屋,并找来一个哑巴做仆人。佟鹤龄从南洋再次归来,住进了望海楼客栈,佟鹤龄寻访老吉不遇,却遇到贺天章。贺天章套出佟鹤龄归来的目的,原来,他一方面要与木蝴蝶同享天伦,一方面带了大笔资金准备投资老吉药茶,扩大市场。贺天章想打这笔钱的主意,故意骗佟鹤龄,说老吉生死不明,让佟鹤龄与自己合作,佟鹤龄不允。木蝴蝶带着药茶到城里来推销,在望海楼门口,教徒们都不喝药茶,让木蝴蝶气恼不已。吵闹之声惊动了佟鹤龄,使木蝴蝶与父亲意外相逢。木蝴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黑莲教教主,顿时一见倾心。佟鹤龄带着木蝴蝶上街买东西,木蝴蝶买下一个价格不菲的玉莲花,准备找机会献给黑莲教教主。赖红姑奉旨回岭南查邪教。看到老吉的药铺变成了足浴中心,女老板告之旧东家病死了。赖红姑误以为说的是老吉,十分悲痛。

第27集

赖红姑恍恍惚惚走在街上,突然看到老吉和贺天章大摇大摆进了一家妓院。一身男装的赖红姑,在老吉隔壁厢房坐定,只听老吉跟姑娘们打情骂俏。赖红姑越听越恼,拍案而起,一场混战把妓院搅得七零八落。黑莲教教主得知赖红姑是朝廷新封的红格格,主动登门求见,并恭请赖红姑入教。赖红姑为打入黑莲教内部,慷然应允。贺天章利用赖红姑为教会造势,特设莲花宝座,大张旗鼓迎接赖红姑入坛。木蝴蝶在教民中听说京城来了个格格,又亲眼看到贺天章把赖红姑请上教会神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木蝴蝶告之老吉赖红姑回来了。老吉随木蝴蝶赶到现场,教主当众封赖红姑为黑莲教圣姑。赖红姑走下神坛为每个教民滴水赐福,走到老吉身边,老吉迫不及待地拦住赖红姑,赖红姑却不理不睬。老吉气急高声叫嚷,被教主冠以亵渎圣姑之罪,抬起来扔了出去。老吉以为赖红姑变了心,心里愤愤不平,却不知这盐打哪咸,醋打哪酸。黑莲教五名教徒集体自杀,事件惊动官府,官府派兵前去制止,但来迟一步,只有一个教徒被救下,其余全部身亡。老吉耳闻目睹,愈发觉得事态严重,认定黑莲教是一个杀人的魔教,老吉担心赖红姑,劝赖红姑不要上当。赖红姑故意说反话,气跑老吉。木蝴蝶迷上了黑莲教教主,不顾父亲和老吉的反对,执意加入黑莲教。父亲一气之下,将她反锁在屋中,木蝴蝶又急又气,无奈中,忽然发现窗户纸捅破了一个窟窿,有人为她送来了锯条。

第28集

木蝴蝶逃出客栈,一心去找黑莲教主,路遇两个流氓,危急时刻,一侠客从天而降,将木蝴蝶解救出来。木蝴蝶愈发坚信,是教主在保佑她。木蝴蝶找到教主所在地,教主打开一个暗门,里面别有洞天,香雾缭绕,木蝴蝶很快中了迷药。教主露出真面目,欲行不轨。幸亏孔笙及时赶到,拿起香炉朝教主砸过去,教主却用木蝴蝶做挡箭牌,木蝴蝶被砸伤。教民们纷纷赶来,要和孔笙拼命。老吉和佟鹤龄带着官兵赶到。一群人全部被扭送到官府。公堂之上,知府主审孔笙,老吉义愤填膺,慷慨激昂揭露邪教,捎带连赖红姑一块痛骂。在衙门后面偷听的赖红姑,忍不住站了出来,端出了老吉去妓院的丑事。孔笙为老吉澄清了不白之冤。赖红姑觉得错怪了老吉,心中过意不去,派人给老吉送来了陶埙。木蝴蝶从昏迷中醒来,责怪孔笙坏了她的好事,对孔笙又打又骂,佟鹤龄怕木蝴蝶出事,特地买了一所大宅院,把木蝴蝶软禁起来。木蝴蝶心中仍然思念教主,只好让教会姑娘阿兰为她传递信息。赖红姑和老吉重归于好,老吉苦心劝赖红姑离开黑莲教,赖红姑也不便说明真相,只是一味敷衍,老吉很失望,下决心揭穿黑莲教的小把戏。黑莲教教主雇了一帮托儿冒充从朝圣地回来,把圣地吹得天花乱坠。阿兰没钱交报名费,被撵了出来,正好被教主撞见,教主见其年轻美貌,破格给了她一个名额。阿兰喜出望外。赖红姑一旁冷眼旁观。

第29集

阿兰给木蝴蝶送来一封教主的亲笔信。信中劝木蝴蝶前往圣地,功德圆满后便会成为莲花使者。看得木蝴蝶心潮澎湃。孔笙看到这一幕,质问木蝴蝶,并抢过书信,收缴了教主送给木蝴蝶的天梯。佟鹤龄回到家中,发现木蝴蝶不见了踪影。他去找贺天章询问,正好碰到阿兰奶奶,得知木蝴蝶和阿兰准备一块去朝圣,并从贺天章嘴里得知朝圣的人无一归还。木蝴蝶中途被孔笙救下。木蝴蝶对孔笙又抓又咬,孔笙无奈,只好将其打晕,孔笙把木蝴蝶背回老吉住的小院。次日,老吉去找佟鹤龄,赫然发现佟鹤龄已死,身边留有遗书一封。赖红姑发现了遗书上的疑点,指示知府详查,并派孔笙追查佟鹤龄生前接触过的所有人。同时指令老吉为佟鹤龄验尸。老吉证实佟鹤龄为他杀,确切的死亡时间在傍晚时分。贺天章为择清自己,把从佟府上偷来的西洋座钟抱到教会暗室,正好碰到黑莲教教主,便假心假意地把座钟送给了教主。孔笙带人到贺天章家搜查,不料,贺天章刚刚送出去的那个西洋座钟又意外地回到了他的桌上。被孔笙抓了个正着。贺天章作为疑犯被押入大堂,他承认当天晚上他确实去过佟府,但并没有见到佟鹤龄。众人对贺天章的招供将信将疑,赖红姑却建议放人。

第30集

贺天章回到家中,辗转难眠,突然有个黑衣人上门行刺。赖红姑及时出手相救,蒙面人逃脱。贺天章心惊胆战,一大早来到府衙击鼓,承认自己就是谋害佟鹤龄的凶手!目的是为了住进牢房,图个平安。木蝴蝶为父亲守灵,黑莲教教主亲自登门作法,助佟鹤龄升天,木蝴蝶十分感动。木蝴蝶为报答黑莲教教主,决定将父亲遗留的十万银票,全部兑换成银子,送给黑莲教。木蝴蝶去钱庄兑银时,正碰上赖红姑和一些乔装打扮的精兵。正当赖红姑与木蝴蝶纠缠之际,赖红姑突然意识到这是声东击西之计,待她返回到钱庄,钱庄老板已遇害,银两不翼而飞。赖红姑把木蝴蝶押上大堂,木蝴蝶却骂赖红姑公报私仇,孔笙和老吉都为木蝴蝶的执迷不悟而忧心。阿兰的奶奶意外身亡,贺天章终于供出了教主,木蝴蝶如梦初醒。赖红姑连夜审讯黑莲教教主,教主对杀害佟鹤龄供认不讳,但赖红姑却觉得事情并不像这么简单。

第31集

倭寇冒充狱卒趁夜劫狱,企图搭救教主,被赖红姑拦下。教主眼看出逃无望,拔出倭刀剖腹自杀。赖红姑面对倭刀陷入沉思。木蝴蝶重新搬回药铺,无意中,发现哑仆卧室里藏有很多银子,心生疑惑。赖红姑也发现了哑仆的一些破绽,却欲擒故纵,声称自己要回京城。贺天章焚烧了所有黑莲教的书籍,表白改邪归正的决心。老吉接纳贺天章做了自己的主管。哑仆利用送药做掩护,把银两带到船上,老吉偶然间发现了被捆绑的木蝴蝶,哑仆凶相毕露,索性抓住木蝴蝶和老吉作为人质。危急时刻,赖红姑赶到,一场厮杀,难分高下,最终赖红姑在清兵的协助下,活捉了哑仆。哑仆交待,倭寇与黑莲教早有勾结,他才是黑莲教真正的幕后黑手。佟鹤龄、阿兰奶奶、钱庄老板、顾西来都是他所杀,所谓的教主不过是他棋盘上的一颗棋子。黑莲教一举粉碎,上上下下皆大欢喜。老吉、赖红姑有人情终成眷属。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影视剧情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