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大瓷商》分集剧情介绍

饮食男女 > 影视剧情

剧情梗概:

民国四年秋,在袁世凯庇护下的末代皇帝溥仪的皇宫下旨,要景德镇烧制祭红大龙缸祭天。官窑主赵孚生多次烧制而失败。按朝廷制度,赵孚生理当处死。经不住赵孚生再三求饶,督陶官鲁公公同意按他的要求采用旧俗童女祭窑再烧一次。

景德镇最大的民窑主陶盛仁为人耿直,并富有正义感。因他的儿子陶昌南跟赵如意从小就订下了娃娃亲,他找鲁公公和卫县长,希望他们不要拿人的性命祭窑,他愿意立下军令状,烧制大龙缸。鲁公公和卫县长巴不得有个替死鬼,当即答应。

陶盛仁深知此事重大,风险太大,万一失败,自己肯定会被处死,便要小喜子出发,把在南昌念书的儿子陶昌南叫回来。

陶昌南在回景德镇的船上,碰到了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卫县长的女儿卫秋禾。卫秋禾因想救一只落在船头受伤的小鸟落水,陶昌南同时救起了她和那只小鸟。两人一见钟情。

陶盛仁烧出的大龙缸,同样质量不合格。陶盛仁服毒自杀。临死前,为了保住家族,他要陶昌南弃学,接管陶家瓷业,并守约娶赵孚生女儿赵如意为妻。

赵孚生见陶家落败,便有意悔婚,陶昌南赌气之下,主动提出解除婚约。他一直对家庭包办的婚姻十分不满。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喜欢上了卫秋禾。

赵如意对卫秋禾跟陶昌南经常在一起,内心充满妒忌,她通过景德镇的英国神父华莱士,找到了青羊山的土匪刘猛子,在县城劫走了卫秋禾。

陶昌南四处寻找卫秋禾的下落,无意中见山里大火烧毁民房,他奋不顾身地将刘猛子母亲救了出来。刘母随陶昌南上山,刘猛子是个孝子,在母亲的劝说下放出了卫秋禾。

陶昌南的事业日益红火,开始着手开拓江苏,安徽,广东,上海等商埠。赵孚生的儿子赵如鑫因痛恨陶昌南悔婚,便以官窑雄厚的实力,联手华莱士,在上海,湖北,九江等地故意降低价格竞争客户,把陶昌南逼上了绝路。

陶昌南的货物积压严重,资金一时无法周转,造成窑工的工资都发不出。为了保住窑厂,他偷偷把一尊祖传的祭红达摩瓷佛像,抵押给了景德镇另一个民窑主张之望。

陶昌南明白,要想在跟赵家的竞争中保持不败,只有研究出自己独有的产品。他和卫秋禾配合,从古方中研究出一种从元代就失传的釉里红瓷器。陶昌南取名为美人醉,产品大受欢迎。卫秋禾帮他把产品拍成照片,在南昌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推介陶家窑场的产品,打破了赵如鑫在景德镇一手遮天的梦想。

日本商人和田来到景德镇,利用手下良秀子的姿色,引诱赵如鑫,荻得了赵家青花配方,并在景德镇开了一家大烟馆。

景德镇天灾,大水淹没了昌江两岸,房屋冲垮,农田减产,瘟疫流行。赵如鑫趁机收购米粮,在景德镇卖高价。陶昌南对他的行为十分不耻,将陶家资产拿出来跟他对着干;景德镇有名的画家群体珠山八友也举办画展赈灾义卖,买粮食盖草房免费救助百姓。赵如鑫发财梦破灭,内心对陶昌南痛恨至极。

卫秋禾在救治瘟疫中的百姓时,不幸自己染上了重疾,差点死去,幸亏她的法国同学麦克伦得知消息,从法国送来了特效药,才使她起死回生。

这一年,陶昌南跟卫秋禾结婚。赵如意嫁无奈嫁给了景德镇另一个民窑主张之望的儿子张仁和。

在上海的东北商人王德明做生意失败,即将破产,陶昌南在关健时刻帮助了他,让他很感动。为了报恩,王德明希望把女儿王雪玉嫁给他,陶昌南表示家有贤妻,不可再娶。当天晚上,王德明把陶昌南灌醉了,将王雪玉送到他身边。陶昌南跟王雪玉成其好事。事后,陶昌南非常自责,再三跟王雪玉道歉。

这年冬天,王雪玉来到景德镇,她怀孕了来找陶昌南。她知道陶昌南不可能娶她,但她想见陶昌南最后一面,并要陶昌南给即将出生的婴儿取名。此事引起了卫秋禾的妒忌。她向陶昌南表示,她不是旧式女人,如果陶昌南要把王雪玉接回家,她就跟他离婚。

不久,王雪玉生下一个儿子,陶昌南取名思北。王雪玉不想让陶昌南为难,带着思北回了上海。

陶昌南为了把事业做大,不但在上海、南昌、九江等地开分号,还想把瓷器远销欧美,打开海上瓷路。他亲自率船队从马六甲海峡到法国,不幸的是遭到海盗袭击,遭受惨重损失。

赵如鑫想趁机将陶昌南打垮,勾结省城驻军军阀白师长把陶昌南抓进牢里。理由是当年陶昌南资助过红军。

陶夫人得知陶昌南即将被处死时,悲怆去世。

白师长老奸巨滑,想借南昌国民政府之手杀陶昌南。当他将陶昌南带出景德镇时,早已参加红军的陶昌南三弟陶昌洋带人打伏击,将白师长的部队打了个落花流水,把陶昌南救了出来。

抗战爆发,陶昌南担心上海王雪玉和儿子陶思北的安危,准备将他们接回景德镇。当他到上海时,王雪玉已出家。正当陶昌南一行逃出上海时,被和田手下发现。王德明为了保护陶昌南和陶思北,被愤怒至极的和田乱枪打死。

为了支援抗战,陶昌南筹备了一批抗战物资,赵如鑫得知消息后,通知和田,和田派出良秀子和两个浪人,准备在陶昌南运输抗战物质时,将船炸沉。赵如意因一直不能忘情陶昌南,偷偷给陶昌南报信。陶昌南在船上一举抓获那两个浪人,良秀子跳水逃跑。

赵孚生知道儿子跟日本人勾结后,将赵如鑫赶出了景德镇。

抗战胜利,陶昌南和卫秋禾到尼姑奄看望王雪玉,希望她能跟他们回景德镇一起生活。王雪玉看破红尘,不肯离开尼姑奄,但她要陶昌南将思北带走,好好养大,学有所成。

潜伏在南昌的良秀子为了完成和田的任务,拿到陶家祖传佛像,和赵如鑫偷偷跑回景德镇。在盗窃陶家佛像时,被陶昌南发现。赵如鑫朝陶昌南开枪,无意中将跑上前来阻止的赵如意打死了。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躺在地上,赵如鑫绝望地开枪自杀。

麦克伦夫妇来景德镇,看望卫秋禾。陶昌南和卫秋禾委托他将陶思北带到法国留学,将来学成后好报效祖国……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民国四年秋。

在袁世凯北洋政府庇护下的末代皇帝皇宫下旨,要景德镇烧制祭红大龙缸祭天,景德镇唯一的官窑主赵孚生在督陶官鲁公公的监督下多次烧制,但一再失败。按朝廷制度,督陶官鲁公公和浮梁县长都要受到重罚。他们想让他赵孚生背上罪责,进京顶罪。经不住赵孚生再三求饶,鲁公公同意按他的要求,采用旧俗祭窑再烧一次,选中祭窑的是赵孚生家的女儿赵如意。

赵孚生的儿子赵如鑫当场反对用妹妹祭窑,但被父亲喝斥出窑。百般无奈之下,他回家拉上妹妹逃往南昌,去找跟赵如意订过娃娃亲的陶昌南。

当天晚上,赵孚生送了一份重礼给鲁公公,提出种种理由,要求用别家的孩子替代祭窑,并暗示了张之望的女儿可以祭窑。鲁公公收下重礼,为了保护官窑主赵孚生,同意用民窑主张之望的女儿张春美祭窑。

清兵来到张府,抓走了张君燕,用她换下了赵如意。张府上下一片哭声。张之望到卫县长说理,但卫县长惧怕鲁公公的权势,不敢出面说情。张之望无法,只好到陶盛仁府上拜访求救。

陶昌南在南昌见到了赵如鑫兄妹,对赵孚生用活人祭窑感到非常气愤。赵如鑫为了让妹妹脱离险境,将她和陶昌南反锁在房内,想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这反而让陶昌南感到十分尴尬。

第二集

景德镇最大的民窑主陶盛仁为人耿直,并富有正义感。因赵孚生作为官窑主,一直看不起民窑。他决定接下烧制大龙缸这难活,为景德镇所有的民窑主争口气。他找鲁公公和卫县长,希望他们不要拿人的性命祭窑,他愿意立下军令状,烧制大龙缸。如果失败,他愿意接受任何惩罚。鲁公公和卫县长巴不得有个替死鬼,当即答应。陶盛仁当着鲁公公和卫县长,还有神父华来士的面写下军令状。

陶盛仁深知此事重大,风险太大,万一失败,自己肯定会被处死,便要小喜子出发,把在南昌念书的儿子陶昌南叫回来。

陶夫人想阻止丈夫的冒险,但陶盛仁根本不听。他有些自负,认为自己可以烧出祭红大龙缸。还有一点陶盛仁没有说出来,他想证明自己的技艺。如果烧制成功,他在景德镇的地位将上一层楼。

赵孚生深夜来到陶家,以亲家的名义劝陶盛仁不要冒险,因为大龙缸并不好烧制,但陶盛仁执意不悔。

张之望为感谢陶昌南上门送礼,陶盛仁不收,说他见外。都是民窑主,互帮是应该的。

陶昌南跟赵如鑫兄妹,还有小喜子坐车到九江,搭昌江船帮帮主胡金山的船回景德镇。在船上碰到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卫县长的女儿卫秋禾。

卫秋禾穿着当时法国流行的大裙子,戴着宽边帽子,显得十分洋气。卫秋禾因营救一只落在船头受伤的小鸟,不慎落入河中。陶昌南跳下水,同时救起了她和那只小鸟。因人工呼吸救人时,陶昌南亲到了卫秋禾的嘴唇,但他以小鸟的名义发誓,他亲她是为了救她,并没有不正经非礼她。卫秋禾又气又好笑。而赵如意对陶昌南有些不满。

第三集

鲁公公和卫知县也在县衙堂上摆了两大火盆,上面分别煨烧着一顶铁帽和一双铁靴。如果烧不出青花龙纹大龙缸,陶盛仁就得戴铁帽和穿铁靴而死。这是一个古老的传统。

陶昌南回到景德镇,在街上碰到殷秀丽,被她的美貌所吸引,不停地画速写。当他跟着她进了妓院时,才发现殷秀丽并非良家妇女,但他并没有因为这个而看不起她,反而更想画她了。因带的钱不足,被老鸨打了出来 。

陶盛仁请把柱师傅柴火旺坐镇窑洞。点火烧窑之前,在窑门前写明“赵公元帅,李广先师神位”。陶盛仁先用金刚醋把窑屋里外洒一遍,为了避邪,点三炷香拜风火神。然后杀雄鸡、洒鸡血,焚香鸣炮,酹酒礼拜,将鸡头插在窑门上,口中念念有词:“先师坐东朝,弟子今开窑,一盅雄鸡酒,叩敬先师尝,有事弟子在,蒙师多关照”,最后点火烧窑。

赵如意在家赌气,责怪父亲要拿自己祭窑,不心疼自己,赵孚生解释说心疼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舍得拿她去祭窑呢?当时情急,这么做是为了糊弄鲁公公。

陶家的瓷窑开窑了。众人涌上前去,陶盛仁烧出的大龙缸,同样质量不合格。

陶盛仁傻眼了。他抱着大缸大哭不已,然后又把缸打碎,别人以为他疯了。

陶盛仁被家人扶回家,陶夫人劝丈夫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陶盛仁不肯,他宁愿死也不愿做一个小人。再说他跑了,家人怎么办?

为了保住家族,陶盛仁把陶昌南带到家族佛堂,对着列祖列宗,和家里唯一的祭红佛像起誓,接管陶家瓷业,并守约娶赵孚生女儿赵如意为妻。在景德镇,只要有赵孚生的支持,陶家还可以生存下去。他还请来了自已的挚友,瑶里的私垫先生吴荣道,把柱师傅柴火旺,请他们辅助陶昌南。

陶昌南在省城学的是美术,一心想当个伟大的画家,象德加或梵高一样扬名世界,可现在要回到景德镇当个陶瓷窑主,实在是不愿意。但父命难违,他只好含泪应允。

当夜,陶盛仁服毒自杀。

第四集

得知陶盛仁自杀,赵如意非常着急。她跟着父亲到陶府探望,安慰陶夫人。赵如意见卫秋禾也在,内心有些恼怒。

鲁公公为了惩罚陶家,要卫县长封陶家窑场。陶昌南得知后,奋起反抗。他找到景德镇有良知的商家签名,准备上南昌告状。赵如鑫也积极帮忙找人。

卫秋禾得知此事后,勇敢地在告状信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对于她的这种正义行为,陶昌南内心极其敬佩。

卫县长见景德镇的商家支持陶昌南到南昌告状,内心有些恐慌,担心自己官位不保,急忙阻止陶昌南出行,并同意暂不封陶家的窑场。

第五集

陶盛仁出葬经过县城,卫秋禾拿出相机想拍下整个葬礼,留给陶昌南做纪念。赵如意看不惯卫秋禾,觉得她服装怪异,还化妆抹口红,是个妖精,会抢走她的男人,便跟陶夫人造谣说,照相会把魂魄收了去,来世转不了胎了。陶夫人听后大发脾气,陶昌南大哥陶昌江砸烂相机,让卫秋禾很难堪。

卫县长得知女儿跟陶昌南走得很近,他警告女儿,他不能把她嫁给一个陶瓷匠。她将来要做的是官太太,否则不会把她送到法国去留学,把家当都用光了。卫秋禾说父亲太势利。

陶昌南到瑶里找吴荣道,说父亲为着一件陶瓷自杀太不值。吴荣道告诉陶昌南,这是命。他引用老子的话: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在名誉和生命之间,陶盛仁看重的是名誉。所以,他为陶瓷而死,是死得其所的。做任何事都有道,陶盛仁所捍卫的是陶瓷的道。

第六集

陶昌南一心想做画家,不想当民窑主,跟母亲说要到南昌完成没有完成的学业,要大哥陶昌江来当家。但陶夫人不同意,陶昌江为人太老实,不适合当家。她说陶昌南如果离开景德镇,就是对父亲的不孝。

赵孚生见陶家落败,便有意悔婚,想将女儿嫁给华来士。他告诉赵如意,华来士神通广大,跟南昌,北京的一些官员来往紧密。如果攀上这门亲戚,赵家今后商途将坦然无虞。但赵如意说自己跟陶昌南订了亲,如果反悔,会遭人笑话。

华来士到赵府做客,送给赵如意一个珍珠项练。赵如意不收,但华来士临走时把它放在桌上。

陶昌南遵母命,在端午节拜访赵府,赵孚生用冷语讥讽,言下之意反悔赵如意跟陶昌南的亲事。陶昌南因跟赵如意定的是娃娃亲,两人感情并不深,气愤之下当场退婚。赵如意急得眼泪直流,求父亲不要退婚,但赵孚生对陶家已经失望,执意解除婚约。

陶家的事业每况愈下,陶昌南十分苦闷,上瑶里找吴荣道。吴荣道是景德镇瑶里私垫先生,明朝制瓷大师吴十九的后人。为人学识渊博,性情散谈,喜读楚辞,崇尚老庄,是一个游离于尘世内外的智者。同时,他对陶瓷文化和赣文化有着极深的造诣。吴荣道告诉陶昌南,要想摆脱受辱困境,证明自己,只有象吴十九一样,烧制出别人没有过的陶瓷精品,才能在景德镇站住脚根。

听到吴荣道的话,陶昌南很受启发。为了却父亲的遗愿,振兴家族,陶昌南痛下决心烧制祭红大龙缸,日夜琢磨着烧制决窍。

第七集

卫秋禾得知赵家跟陶昌南解除了婚约,内心十分高兴。她经常来窑厂看望陶昌南,并介绍了一些国外流行的图案。她内心已经喜欢上他了。但陶昌南的母亲陶夫人对她有些看不顺眼,觉得卫秋禾开个诊所,居然跟男人打屁股针,太有失风化,再者为人太大大咧咧了,很多事情不懂规矩,不适合做陶家的媳妇,因此要陶昌南远离她。但陶昌南对母亲的叮嘱根本不放在心上。他也喜欢卫秋禾,觉得跟她在一起,又轻松又愉快。

卫秋禾在父亲的帮助下,在景德镇开办了一家诊所。她用很低的价格给穷人治病,引起镇上一些中医的不满。他们造谣说她的药坏人骨头,治表不治本。抽血和打针,坏人精血。

这天,卫秋禾看见路边一个乞丐发高烧,快死了。她赶紧叫人把乞丐拉回诊所打针退烧,被王中医诊所的伙计看见了。于是,以王中医为首的一些中医,还有一些不明真像的民众,围着卫秋禾的诊所起哄,意图把西医赶出景德镇。

正在喧闹之时,陶昌南赶到了,他告诉众人,西医和中医,各有救人之道。他见过南昌的医院打针,是为了救人,而且很有效。过了一会,那个乞丐醒过来了。陶昌南告诉王中医,西医可补中医之短。王中医尴尬不已,从此再不敢为难卫秋禾了。

卫县长的夫人长年在苏州,他喜欢上了顺和戏园青衣丁艳霞,丁艳霞为了以正名份,过上县太太的生活,她要求卫县娶她为二房。卫县长因为夫人老家势力大,不敢轻易答应。

殷秀丽因被县政法警察侮辱,被陶昌南救下。因此也喜欢上了陶昌南,但她有些自卑,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陶昌南。

第八集

张之望见赵孚生给陶家退婚,也打起了主意。作为民窑主,在选料和烧制上他一直受着官府的气,因此也想跟赵孚生结亲家。

端午节,景德镇进行划龙船比赛。县里按历年老规矩拿出了一百块光洋,奖励头名龙舟队伍。

卫秋禾也来到陶家的龙舟队。陶昌南的哥哥陶昌江告诉她,龙舟赛女人不能参加,否则会翻船。卫秋禾不服气,她跟陶昌南说,她要加入他们的队伍。陶昌南只好同意。

比赛开始了。赵如鑫和陶昌南,还有张仁和家的三条船齐头并进。

卫秋禾站在陶昌南的龙舟里,快到达终点时,他们超过了赵如鑫家的官船。卫秋禾高兴地钻出来,用相机拍照。船上的划手们突然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子,都停止了划船。但比赛并没有结束,张仁和的船冲上来了。

岸上很多人在看热闹。赵如意一直在看着陶昌南,对卫秋禾在船上非常气愤。

在比赛过程中,华来士一直在看着赵如意。他内心很喜欢她。

张仁和的船队拿到了第一。

张仁和遵成父亲的意思,把象征胜利的猪头和那袋银元献给赵如意,因赵如意心系陶昌南,把猪头银元扔在地上,让张仁和很没面子。

第九集

因陶昌南船上有女人参赛,鲁公公要卫县长下令惩罚。卫县长决定罚陶家一百块大洋。

卫秋禾得知后,跟父亲表明,在陶家船上的女人是她,要罚的话,她来交罚款。卫县长一听,连忙又不罚了。

陶昌南重新配制了一套釉里红秘方,开始了试制。卫秋禾到窑场参观,在陶昌南的指导下跟着捏起泥坯,窑厂的年轻姑娘埋头替上过釉的陶坯上彩,或繁复、或抽象的图案令她顿生赞叹,她想或许这正是景德镇千年历史带来的文化积淀。

陶昌南烧制出了祭红大龙缸,让镇上所有人刮目相看。镇上的行家们都来看大龙缸。鲁公公也来了,作为行家,他表示这种薄胎祭红缸质量上乘,且有明朝吴十九的风格,已久没人烧出来过了。当即鲁公公按最高价钱给宫里订了十只。

陶昌南抬着大龙缸,带着陶家所有的人到陶盛仁的坟前拜祭,以告慰陶盛仁在天之灵。

卫秋禾把大龙缸照相,然后发到报社登出来,很多外地客商来跟陶家订货。陶家的窑厂十分红火。这让陶夫人十分高兴,开始相信照相机是个好东西。

陶昌南在景德镇最大的酒楼珠山楼摆酒庆贺。

第十集

袁世凯登基做皇帝,景德镇督陶官鲁公公离开景德镇,赵如鑫遵父命,送鲁公公回北京。

卫县长通过华来士帮忙,找到省城的督军,送了一万块银元,继续当了浮梁县的县长。

在北京东来顺涮肉馆,赵如鑫碰被几个北洋政府的兵痞找碴,遭到毒打。被乔装成中国本商人的日本人和田和学生良秀子救下了。和田早期是黑龙会的人,后加入日本军方,专门刺探中国工业情报。这些兵痞找碴,是他故意制造的一起事故,目的是进入景德镇陶瓷业,将中国最先进的陶瓷技术,带回日本,抢走中国陶瓷国内外的市场。

赵如鑫对和田和良秀子出手相救十分感激,并答应如果将来他们到景德镇,他一定全力相助。

第十一集

卫秋禾的法国同学麦克伦来镇上,他的父亲是法国皇家大厨。他告诉卫秋禾,他这次来,一来看老同学,二是看看陶瓷。法国皇宫要订购一批瓷器。卫秋禾忙把陶昌南介绍给他认识。麦克伦见面还要亲卫秋禾的手。但陶昌南对他有些反感。他有些粗莽地把麦克伦的手打开。事后卫秋禾告诉他,男人亲女人的手,这是法国人的礼节。

麦克伦吹嘘法国小城利摩日。在欧洲,利摩日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景德镇。国际景泰蓝展每年都在该城举办。

但陶昌南告诉麦克伦, 要说做瓷器,法国景德镇是后来者。利摩日的成立是在法国人来朝圣景德镇之后。但陶昌南也承认法国人是个爱学习的民族。他们把景德镇的好东西拿去发扬光大了。

陶昌南有些担心麦克伦跟自己抢走卫秋禾,为了把麦克伦赶出景德镇,便故意请麦克伦喝最烈的白酒,吃最辣的辣椒菜,让麦克伦知难而退。

和田来到景德镇,在景德镇开了一家大烟馆。他委托赵如鑫管理,并让他在其中分成,目的是把赵如鑫拉下水。

第十二集

和田和良秀子参观赵家官窑,他利用手下良秀子的姿色,引诱赵如鑫,荻得了赵家青花配方,并将高岭土和釉里红配方,拿回日本试制,但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宣告失败。

陶昌南知道鸦片的危害,他召开大会,坚令不许自己的窑工抽大烟,如果进了烟馆,就不要进窑厂了。

陶昌南的舅舅抽大烟,陶昌南毫不犹豫地把他赶出了窑场。

赵如意对卫秋禾跟陶昌南经常在一起,内心充满妒忌,但此时赵家已跟陶家解除婚约,她没有资格指责他们。赵如意便把恨意转到卫秋禾身上。

九月十九日观音菩萨升天做会,景德镇女人们都到庙里烧香。赵如意唆使一些女人对卫秋禾打骂,说她是个妖精,破坏了景德镇的民风。陶昌南正好在庙里给景德镇春香楼的妓女殷秀丽画速写,把卫秋禾救了出来。

第十三集

陶昌南找卫县长求婚。卫县长当时并没有答应,只是同意他跟卫秋禾交往。他还要看看,陶昌南能走多远。

赵如意得知消息后,觉得如果陶昌南跟卫秋禾定婚后,她便永远没有机会了。于是,她想除去卫秋禾这个情敌,便找了早已爱慕自己的华来士帮忙。华来士派人找到了天龙山的土匪刘猛子,在县城劫走了卫秋禾。

卫县长派兵出剿,但找不到刘猛子窝巢。

赵如鑫得知卫秋禾被土匪所劫,主动找卫县长,要求解救卫秋禾。但唯一的条件时卫秋禾嫁给他。卫县长没有同意,而是在送赎金的同时,想派军队将刘猛子一网打尽。此计不想被刘猛子得知,刘猛子将山门关上,卫县长的军队无功而返。

眼见得刘猛子生气,因担心他撕票,卫县长答应了赵如鑫的要求。

赵如鑫带着五万块光洋来到青羊山寨,跟刘猛子谈好条件,准备带卫秋禾下山回家。而卫秋禾得知赵如鑫的目的后,毅然拒绝了他的要求。她喜欢的是陶昌南,宁死也不愿意嫁给他。赵如鑫由爱生恨。

陶昌南四处寻找卫秋禾的下落,无意中见山里大火烧毁民房,他奋不顾身地将一位老妇救出来。

刘猛子手下到春香楼听曲嫖娼,说起卫秋禾的事,殷秀丽留心听了。她赶紧去通知陶昌南,陶昌南十分感激殷秀丽。

陶昌南找到刘猛子的窝巢,只身上山谈判,要刘猛子放人。刘猛子恼羞成恕,要杀陶昌南。刘母� 仙剑舐盍趺妥印T矗詹显诖蠡鹬芯瘸龅睦细臼橇趺妥幽盖住A趺妥邮歉鲂⒆樱簧碧詹希⒎懦隽宋狼锖獭�

陶昌南为了感谢殷秀丽,要请她吃饭,但陶夫人坚决反对,她说殷秀丽是一个妓女,下九流,陶家决不能跟这种人来往。陶昌南十分无奈,只好跟殷秀丽道歉。

第十四集

陶昌南的事业日益红火,开始着手开拓九江,南昌等商埠。

卫秋禾和陶昌南到南昌游玩,在南昌,陶昌南租下一间铺面做店铺。随后,陶昌南在翠花街给卫秋禾买了几件手饰,两人一同游历了滕王阁。

赵如鑫见陶家生意突飞猛进,便以过去官窑雄厚的实力,故意降低价格竞争客户,企图打败陶昌南。因他的货质好价廉,很多客商都跟他跑了。

陶昌南的货物积压严重,资金一时无法周转,造成窑工的工资都发不出。为了保住窑厂,他偷偷把一尊祖传的祭红达摩瓷佛像,抵押给了张之望。

陶昌南明白,要想在跟赵孚生的竞争中保持不败,只有研究出自己独有的产品。他在吴荣道的指导下,从古方中研究出一种从元代就失传的釉里红,他用铜红料作为呈色剂,在胎上绘以纹饰,再罩以透明釉,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成的呈釉下红彩的瓷器。釉里红的烧成难度大,成品率底,尤其是色纯正者少。

为了周转资金,陶昌南把厂里的货全部廉价卖了,用所得的钱全部投入釉里红的研制上。

第十五集

陶昌南连烧了几窑,釉里红瓷器均没有烧制成功。

卫县长得知陶昌南制瓷失败,要卫秋禾断绝跟陶昌南来往。但卫秋禾跟父亲力争,说陶昌南还可以站起来,希望父亲伸手援助。但卫县长不肯拿钱。

陶昌南有些心灰意冷,他想自己可能不是做陶瓷商的料,想当年如果自己做画家,或许能干出一番成就。但吴荣道说出另一番道理,任何事都有成有败,只有把自己逼到绝处才能逢生。他的话,鼓起了陶昌南屡败屡战的勇气。

卫秋禾把自己的手饰送到了当铺,然后把银票送到陶家窑厂。

殷秀丽得知陶昌南的事后,也跟院里姐妹们四处借钱,然后把钱送给陶昌南。

陶昌南非常感动。

第十六集

陶昌南重新做坯上釉,点火封窑。

开窑之日,镇上许多人涌入陶昌南的窑厂。赵孚生准备再一次看陶昌南的笑话。

陶昌南小心翼翼地从窑里拿出了瓷瓶。只见瓶身釉里红呈色鲜艳,白地红花晶莹锡透。陶昌南知道,他的釉里红烧成了。眼泪当即从他的脸上流下来。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陶昌南将这种釉里红取名为美人醉。

陶昌南在卫秋禾的建议下,学习欧美厂商,找到南昌等地的新闻记者,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介绍美人醉产品。一夜之间,陶昌南的名字传遍了整个中国瓷界。中外客商纷至沓来,陶昌南的新产品不但大受欢迎,仓库里积压的老产品也卖得精光。

陶昌南找到张之望,要赎回抵押给他的那尊佛像,但张之望因贪婪,故意说佛像丢了。陶昌南受到母亲惩治,罚在佛堂认跪赎罪。

为了感谢吴荣道对自己的帮助,陶昌南出资修建瑶里书院,并请吴荣道任道任山长。

大胜之下,陶昌南宣布跟卫秋禾定婚。卫县长答应了陶家的亲事,把夫人从苏州接到了景德镇。

赵如意在街道家中的阁楼上,看见陶昌南家人抬着礼品去卫秋禾家去求亲,内心如刀绞。失望之极上吊自杀,被赵如鑫救下。

第十七集

赵孚生见陶昌南跟卫秋禾结婚,觉得女儿应该死心了,便要她嫁给华来士。赵如意为了发泄对父亲的不满,赵如意死活不肯跟华来士定亲。赵孚生无奈,只好同意把赵如意嫁给张仁和。

但在成亲前,她跟张仁和约法三章,她可以跟他结婚,但今生今世永不同房。张仁和因为太爱她了,答应了她的这个无理的要求。

瑶里书院落成,陶昌南大请镇上名流,希望他们支持书院。吴荣道请附近的孩子们来入学。

因胡金山的船队要价太高,陶昌南为此成立了一支船队,叫大哥陶昌江当任队长。陶昌江十分感谢老弟的信任,对事业勤勤恳恳,船队很快便发展起来。陶昌江在别人吹捧下,开始喝酒赌博。

红军独立团连长何鲁达带着军队来到景德镇,他们打开粮仓,给穷人分粮,受到了景德镇人的拥戴,许多陶工纷纷参加了红军。陶昌南受到感染,给红军捐了五千块大洋。

陶昌洋是陶昌南的弟弟,因在学校参加学运,很早就便接受了革命思想。他偷偷跟随何长达上了井冈山投身革命。

卫县长想娶丁艳霞做二房。卫夫人气愤不已,赌气回苏州。卫秋禾得知后,将戏院连包三天,让戏班无法生存,并用手枪指着丁艳霞,逼丁艳霞知难而退。

第十八集

景德镇天灾,大水淹没了昌江两岸,房屋冲垮,农田减产,瘟疫流行。赵如鑫趁机收购米粮,在景德镇卖高价。

陶昌南对他的行为十分不耻,将陶家资产拿出来,跟他对着干;景德镇有名的画家群体珠山八友也举办画展赈灾义卖,帮助买粮食盖草房免费救助百姓。赵如鑫发财梦破灭,内心对陶昌南痛恨至极。

白师长认识了丁艳霞,当他得知丁艳霞是卫县长的情人后,决定把卫县长赶走。

卫秋禾没日没夜地救治瘟疫中的百姓,至此,陶夫人完全接受了这个象观音菩萨一样心肠的媳妇。她带领陶府的女人也给灾民做饭熬粥。

灾年快过去时,卫秋禾因救治灾民,不幸自己染上了重疾,发高烧昏迷不醒。

陶昌南在当地请许多中医,开了很多药诊治,卫秋禾仍不见效,病情越来越重。陶昌南心灰意冷,他内心想着,如果卫秋禾救不活,他要随她而去。

在巧儿的提醒下,陶昌南发出电报给法国的麦克伦。

麦克伦坐飞机从法国送来了特效药,卫秋禾起死回生。两个男人看见卫秋禾醒过来,都激动得流泪不已。

第十九集

因陶昌南烧制的瓷器价廉质高,一些外商纷纷找上门来定购。陶昌南开始开辟海上贸易,从东北亚的朝鲜与日本;东南亚的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根据各国风俗制造不同色彩的瓷器。生意十分红火。

一年过去,卫秋禾生下一个女儿,陶昌南取名陶思雨。

陶夫人非常高兴,叫人煮了很多蛋给卫秋禾吃,吃得她都快吐了。赣南城乡的习俗是不管家境贫富,家里来了客人,总少不了要煮几个蛋招待客人,这是一种客气,也是一种礼节。

卫秋禾偷偷把蛋送给别人吃。她对陶昌南诉苦,说这一个月把一生的蛋都吃完了。

陶昌南到上海开办分行,碰到东北商人王德明做生意失败,即将破产,陶昌南不顾众人反对,大胆将大批陶瓷器赊批给他,王德明感动不已。

第二十集

王德江回东北将瓷器卖光之后,信守诺言回到上海将货款加倍还给陶昌南。

九一八事变,王德明回东北。王雪玉因母亲被日本人打死,来上海找父亲,两人相错而过。

王雪玉刚到上海,就被两个拆白党骗到了妓院。王雪玉逃跑碰到陶昌南,要他救救她。但被随后赶到的老鸨和手下抓住。陶昌南见王雪玉十分可怜,便出了五千块大洋帮她赎身。在两人的交谈下,陶昌南得知王雪玉是王德明的女儿后,赶紧发电报把王德明从东北叫了回来。

因窑厂一笔大单出口菲律宾瓷瓶,画瓷师傅刘大有为了赶时间,擅自减少了一道釉下工序,造成瓷器光彩度不够。陶昌南发现后,将那一窑瓷器全部打碎,并惩治刘大有,以示信于人。一时间,陶昌南名声大震,但刘大有怀恨在心。

赵孚生得知刘大有受惩罚后,派人找他,动员他到赵家窑厂做事。但刘大有不敢轻易背叛,因为景德镇只这么大,他背叛厂家要受指责的。

张之望为了振兴家族,把陶昌南家抵押给他的官窑窑变达摩瓷佛像,偷偷在窑厂大肆仿制,运到北京天津等地,以假乱真卖高价。

第二十一集

陶昌南来到上海,王德明高兴地请他喝酒。为了报恩,王德明希望把女儿雪玉嫁给他。陶昌南表示家有贤妻,不可再娶。这天晚上,他把陶昌南灌醉了,将雪玉送到他身边。陶昌南跟雪玉成其好事。事后,陶昌南非常自责,再三跟雪玉道歉。

和田为了得到价值连城的真佛像,跟赵如鑫相商,用计找张之望买了一个假佛像。然后又上门找张之望麻烦,要张之望赔偿十倍的金钱。张之望不肯,和田便带人将张之望抓到南昌。

景德镇的陶瓷商在陶昌南带领下,来到南昌找和田相商,得知和田要三十万巨款时,大家都有些棘手。

和田为了拿到真佛像,严刑拷打张之望,许诺只要他交出真佛像,那三十万大洋就不要了。但张之望洞察了和田的阴谋,同时内心也有对陶昌南的内疚,因此死活不承认自己手上有真佛像。和田无可奈何。

赵如意为了救出公公,跟父亲借了三十万大洋,和张仁和一起把奄奄一息的张之望救出。张之望回家不久就死了。临死前,他将真佛像还给了陶昌南。

第二十二集

陶昌江在南昌赌博,被赵如鑫和和田陷害,欠下巨额高利贷而被扣押。陶昌南在殷秀丽的帮助下,找到白师长帮忙,把陶晶江救出来。陶昌南一气之下,把哥哥罚到瑶里书院烧火敲钟。

这年冬天,王雪玉来到景德镇,她怀孕了来找陶昌南。陶昌南把她安排在旅店住下,劝她做掉孩子,但雪玉死活不肯。

卫秋禾得知此事,表示可以原谅陶昌南的出轨,但希望他回头。陶昌南很感动,但他表示,他虽然不爱她,但她怀孕了,他要负责。但卫秋禾表示,她不是旧式女人,如果陶昌南要把雪玉接回家,她就跟他离婚。

当晚,王雪玉发作,因无人愿意出诊,在陶昌南的请求下,卫秋禾流泪接生,帮王雪玉生下一个儿子,陶昌南取名为陶思北。

陶昌南回家报喜,但陶夫人说孙子可以留下,王雪玉必须走人。

卫秋禾带着女儿回了苏州娘家。临走时,她让陶昌南决定取舍,要她还是要王雪玉。

因母亲和卫秋禾都不接受王雪玉,王雪玉失望之余带着儿子去了上海。

第二十三集

陶夫人对陶昌南说,卫秋禾是个好媳妇,如果他不把她接回来,她就一辈子不认他这个儿子。陶昌南无奈,只好来到苏州,向卫秋禾认错,请求卫秋禾原谅。

卫秋禾见陶昌南态度诚恳,气也消了。便跟着陶昌南回到景德镇。

陶昌南送货到上海,赵如鑫收买了对陶昌南心怀不满的刘大有,偷出了陶昌南研制出来的美人醉的独有配方,用尽快的时间大量仿制,并廉价抛售,造成陶家瓷器大量积压。

陶昌南接到电报,赶紧回到镇上,宣布刘大有“割草鞋”(意即驱逐,不许在景德镇做工)同时,四处借款,准备度过难关。

景德镇的商家在赵孚生的威逼利诱之下,无人借款给陶昌南,眼看陶家将走上绝路。陶昌南为了偿还瓷工和其他行业的欠款,准备拍卖窑厂。

第二十四集

卫秋禾拿出成亲时的箱底钱,交给陶昌南救急。她觉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不能各自飞。陶昌南非常感动。

王德标到景德镇进货,他此时已成了东北首屈一指的大陶瓷商,见到陶昌南走麦城,他当即掏出汇票,帮助陶昌南渡过难关。他还表示,如果不是当年陶昌南救了他,就没有他的今天。

陶昌南认破赵如鑫的诡计,跟卫秋禾一起,带着真正的釉里红,到南昌一家饭店举行真假釉里红监定会。

赵如鑫得知消息后,和良秀子一起,威逼饭店老板将陶昌南一行赶出来。陶昌南没有屈服,就在饭店外面的草地上,当着中外记者的面将赵家的假釉里红揭露无遗。

许多商人纷纷来赵家退货,造成赵家大受损失。

这些商人转而定制陶家产品,陶昌南把自己的瓷器加价卖出,还从赵孚生手中掏出高岭土的股权。

第二十五集

为了扩大海外市场,陶昌江访问法国,带着景德镇特有的釉里红和釉下黑彩瓷,但在马六甲遇到海盗袭击,损失惨重。

赵如鑫想趁机将陶昌南打垮,勾结省城驻军军阀白师长抓陶昌南。理由是当年陶昌南资助过红军。

白师长把陶昌南抓进牢里。赵如鑫来看他,表示只要陶昌南拿出釉里红和薄胎瓷的秘方,他可以担保白师长放陶昌南一马,但被陶昌南冷冷拒绝。赵如鑫为了除去这个宿敌,送出金条,要白师长杀掉陶昌南。

白师长老奸巨滑,想借南昌国民政府之手杀陶昌南。当他将陶昌南带出景德镇时,早已参加红军的陶昌南三弟陶昌洋,和何鲁达带人打伏击,将白师长的部队打了个落花流水,把陶昌南救了出来。

第二十六集

赵孚生为了当上县长,送给白师长重礼。白师长利用南昌省府的关系,把卫县长赶下台,将赵孚生拱上了县长的位置。

白师长爱上了殷秀丽。他一反平常的粗莽作风,远离了丁艳霞,对殷秀丽关怀备至。慢慢打动了殷秀丽的心。

丁艳霞伤心之下,离开了景德镇。

卫县长离职回江苏老家。

陶昌南生意越来越好。他成立景德镇陶瓷联合商会,大家选举他当会长。他在景德镇成了立一家陶瓷研究社,还联系江西省立甲种工业学校",设分校于景德镇,定名江西省立乙种工业学校。

第二十七集

赵孚生当上县长后,为了敛财,大肆收税,引起景德镇商家和百姓不满。

陶昌南找赵孚生,要他少收税,多关心民众疾苦,赵孚生根本听不进去。

赵如鑫爱上了良秀子,想跟她结婚,良秀子表示结婚可以,但要完成和田先生的意愿,找到釉里红的配方,和那尊珍贵的祭红佛像。赵如鑫满口答应。为此,他安排自己的表弟贾大山进入陶家窑场做内奸。

回家跟父亲赵孚生商,娶良秀子为妻一事,遭到了赵孚生的强烈反对。

赵孚生要赵如鑫关掉镇上大烟馆。他知道大烟馆赚大钱,但是,大烟对人的为害太大了,镇上很多窑工为了抽一口大烟,卖儿卖女的。

赵如鑫表示,他们要卖儿卖女,那是自找的!镇上的大烟馆,又不止这一家!即便他把烟馆关了,别人不关,那些人还不照样抽?就算把整个景德镇的烟馆都封了,他们要抽,还可以从南昌买到大烟土!

赵孚生无言以对。

第二十八集

抗战爆发,陶昌南担心上海王雪玉和陶思北的安危,准备将他们接回景德镇。当他到上海时,王雪玉已出家。他跟王德明和陶思北准备坐船回家时,被和田发现。和田带着日本军人跟陶昌南谈判,只要他把家里祖传的佛像送给自己,便可以安全的离开上海。陶昌南假意应承,但暗里地策划逃跑。

正当陶昌南一行逃出上海时,被和田手下发现。王德明为了保护陶昌南和陶思北,打碎了店内所有的釉里红,被愤怒至极的和田乱枪打死。

白师长上前线抗击日本人,殷秀丽送行。白师长对她说,抗战胜利后,便来娶她。

第二十九集

为了支援抗战,陶昌南筹备了一批抗战物资,准备不计前嫌捐给前线白师长的抗战队伍。赵如鑫得知消息后,认为这是一个消灭陶昌南的好机会。他通知和田,和田派出良秀子和两个浪人,在陶昌南运输抗战物质时,准备在船至江心时,将船炸沉。

良秀子带着两个浪人,跟随赵如鑫到仓库拿炸药,被赵如意看见。赵如意因一直不能忘情陶昌南,便偷偷给陶昌南报信。陶昌南在船上一举抓获那两个浪人,良秀子跳水逃跑。

赵孚生知道儿子跟日本人勾结后,将赵如鑫赶出了景德镇。

抗战胜利,陶昌南做了一批抗战壶,献给英勇奋战的抗日将士。陶昌洋跟着抗日队伍回到景德镇。陶昌南希望他留下来,跟自己一起打理家族生意。但陶昌洋表示,战争并没有结束,他不能离开部队。

白师长在跟日本人作战时,双腿被打断,他来到景德镇,看望殷秀丽。殷秀丽伤心之余,决定嫁给他,于是跟着白师长一起离开景德镇回老家。

第三十集

陶昌南和卫秋禾到尼姑奄看望王雪玉,希望她能跟他们回景德镇一起生活。王雪玉看破红尘,不肯离开尼姑奄,但她要陶昌南带思北带走,好好养大,学有所成。

潜伏在南昌的良秀子为了完成和田的任务,拿到陶家祖传佛像,和赵如鑫偷偷跑回景德镇。在盗窃陶家佛像时,被陶昌南发现。陶昌南为了保护佛像,与赵如鑫誓死搏斗。

赵如鑫朝陶昌南开枪,无意中将跑上前来阻止的赵如意打死了。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躺在地上,赵如鑫绝望地开枪自杀。

麦克伦夫妇来景德镇,看望卫秋禾。陶昌南和卫秋禾委托他将陶思北带到法国留学,将来学成后好报效祖国。

码头上,陶思北和麦克伦夫妇坐船离开了景德镇。陶昌南和卫秋禾,挥手跟他们告别……

远方是一轮红日。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影视剧情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