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家有公婆29-40》分集剧情介绍

饮食男女 > 影视剧情

第二十九集

赵佳美蒙受羞辱再加聋哑的小草,坚决制止舒新和韩珊交往,舒新仍旧一意孤行,赵佳美一气之下,要和舒新断绝母子关系,独自搬回乡下居住,并放出风声,舒新坚持不答应,她就住死在乡下。

舒新向父亲求助,舒泰然早就对赵佳美冷处理,再加之她闹得过火,舒泰然懒得去理。舒新没有办法,只好经常偷偷去乡下探望母亲。

高一飞走后,高一鸣怀揣天大的秘密坐卧不安,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如果说出真相,这对舒新、韩珊一定都是个不小的打击,不说出真相,自己的哥哥将来回来怎么办?高一鸣像换了一个人,突然深沉玄乎起来,舒畅也像变了个人一样郁郁寡欢,她一定要设法找到高一飞在海南的下落。

高一飞回到海南,杜八根十分高兴,询问女儿结婚之事,杜娟以高一飞尚无经济基础为由拖延,高一飞却像丢了魂一样躲着杜八根,杜鹃脸上也不见了往日的笑容,狡猾的杜八根心生猜疑。自北京回来,高一飞常常彻夜不眠,他不断发短信偷偷询问弟弟家里的情况,高一鸣也神经兮兮地躲在角落里回复。

父子二人的冷战策略不仅使赵佳美孤寂难奈,而且外边所有的消息都被切断,赵佳美这才真切地感觉到家是多么温暖,互相关爱才是最重要的,内心也渐渐开始动摇,但她不能就这样认输。原野知道舒新是个孝子,要逼迫舒新就范,就要让舒新心疼赵佳美。于是,赵佳美就以自己病重为由恐吓舒新,不料舒畅将消息泄漏,舒新置之不理。

万分痛苦的高一鸣决定把哥哥的事告诉韩珊,当他下定决心来找韩珊,却见韩珊正和舒新一起在仓库忙碌,韩珊将为赵佳美准备的吃食递给舒新,希望舒新多多照顾母亲的情绪。看着彼此相爱的韩珊和舒新,高一鸣犹豫了,韩珊为高家历尽了千辛万苦,高一鸣不忍破坏这个为了高家付出一切的女人的幸福。但是,当高一鸣看到舒新正要跟韩珊吻别时,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一把将舒新推到旁边,舒新和韩珊一脸愕然。

第三十集

高一飞不仅将滞销织绣推销给了外国商客,还拉来一大笔订单,杜八根惊叹高一飞的经销才能,同时又对他的急功近利深表担心。眼看着成功离自己越来越近,高一飞却越来越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

杜鹃一如既往地爱着高一飞,她坚持认为高一飞不是坏人,是命运将他送到了道德的边缘,而且自己的身子已经属于这个男人,不管这个男人怎么样,她都要一直跟随。但是,杜鹃清楚知道,高一飞不属于海南,他早晚要回北京,回到韩珊的身边。杜鹃深陷情感折磨之中,人变得更加少言寡语,只是继续用行动关爱高一飞,希望高一飞能多些时间留在自己身边。高一飞也深深感受到杜鹃炽烈无私的爱,在亏欠妻子感情之外,又亏欠了另一个善良的女人,高一飞甚至恳求杜鹃不要对自己这么好,但杜鹃做不到,她只有一如既往。

高一飞将全部精力发泄在订单的生产上,杜八根着实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同一般,心中又总隐隐感到一种不安,杜八根几次试图从女儿那里探听底细,杜鹃都不肯透露半句。

高一鸣的古怪行为让柳细腰不安,柳细腰担心儿子因为工作不顺抑郁成病,想法设法开导高一鸣,高一鸣哭笑不得,差点把哥哥还活着的消息告诉父母,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高一鸣的吞吞吐吐越发令柳细腰感觉不安。

住在乡下的赵佳美倍感孤独,独自坐在野外伤神。赵佳美疲惫回家,意外看到被收拾得异常整洁的家,房间中漂着饭菜的香气,几个清新可口的饭菜放在桌上。浴室的澡盆中飘着花瓣,窗台上摆放着鲜花,一切都是赵佳美喜欢的样子。赵佳美感激地呼唤原野,而从厨房走出来的却是韩珊。赵佳美欲将韩珊赶走,韩珊一直忍耐,赵佳美被感动心软,与韩珊一叙,但仍旧不同意韩珊和舒新的感情。

赵佳美困倦休息,原野带着点心来到乡下,与韩珊相遇,两人语言相讥,韩珊劝说原野感情之事强求不得,只希望原野不要再做对不起公司和舒新的事情,原野哈哈大笑,承认天花板坍塌是自己所为,但是舒新和公司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秘密,而他们知道的罪魁祸首就是韩珊。突然,原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惊恐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赵佳美。赵佳美不相信地看着原野,这个她一向疼爱,像自己女儿一样乖巧灵俐的女孩子,她万万没有想到,原野会为了一己私利,做出几乎葬送公司前途的事情。赵佳美痛惜不已,她告诉原野,她不会将样板间坍塌的事情告诉公司董事,希望原野好自为之,不要再做傻事。悄然来到乡下的舒新听到赵佳美等人的一席话又痛苦地悄然离开,他一直把原野当作妹妹爱着,原野的行为让他感到痛心。韩珊慢慢走到路边等候远程公车,舒新将韩珊抱住,他希望韩珊给原野机会,等待原野成长,韩珊伤心不语。

第三十一集

高一飞的经商才华终于施展开来,积压的货物销售一空,高一飞拿到了他诈死以来的第一桶金,他激动地跑到出事的山涧,抽出几张人民币扔向空中,他成功了,他高一飞没有白死。

高一飞到机场寻找舒畅,他想向舒畅打听韩珊和舒新的情况,而舒畅也正在寻找高一飞的途中。舒畅来到杜八根的香蕉园,遇到杜鹃和杜八根,舒畅告诉杜八根,她是高一飞妻子的妹妹,想来看看高一飞在这里的生活情况。杜鹃试图阻拦舒畅,杜八根愤怒地一把将杜鹃推到旁边。

高一飞从外边回来,杜八根不露声色,买来好酒与高一飞一叙,畅想着将来高一飞做了杜家的女婿,这大片香蕉园和上亿的资产都归高一飞经营,高一飞支吾应对。两个人各怀心事,很快便酩酊大醉,杜鹃坐在两人身边,痛苦地不知该如何抉择。

深夜,韩珊家的电话又了响起来,依然是只有喘气声,韩珊厉声质问来人是谁,以后不要再打这样的骚扰电话,韩珊扣掉电话,而后,又忍不住回拨过去,接电话的人却是杜鹃,杜鹃告诉韩珊,电话可能出了些毛病,估计是串线了。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韩珊伤心地将丈夫的照片拿在手上,恳求死去的丈夫不要再折磨她,他已经去了,留下这漫长的生活让她一个人走,她走的好累。韩珊找到舒新,第一次向舒新表达,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港湾,她想重新开始生活。

高一鸣和舒畅陷入迷惑,他们不知道到底应该帮助那一方,才使得任何一方都不受到伤害。二人无奈,只好暂时闭嘴,一切顺其自然。高一鸣惊讶地发现舒畅的变化,舒畅幸福地告诉高一鸣,她跟那个艺术家在一起了,高一鸣哑然,警告舒畅离那个色鬼远些,否则最后哭都来不及。

深夜,独自守候在高一飞床边的杜鹃也困倦睡去。天色未亮,杜八根带着两个男人突然闯进高一飞的房间,揪起高一飞一阵猛打,杜鹃疯狂地起身护住高一飞。杜八根喝令随从住手,质问高一飞是否知道被打原因,高一飞早已猜到了一切,他含泪看着杜鹃,他知道这一生,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补偿杜鹃了。杜鹃抱着高一飞伤心哭泣,不管高一飞怎么样,她都会一生跟随。杜八根眼睛通红,扬起手臂打向他这个一辈子都没舍得动过一根指头的女儿。

第三十二集

韩珊的老年休闲俱乐部终于开张,胡二、老三、水站老板等诸多债主前来祝贺,看到韩珊这样的能干和魄力,他们不再担心无处讨债,有些债主还巴不得将债务作为股份投入,等待分红。王姐看着自己垂手而得的店铺,不知道该如何感谢韩珊。陆续进来的老人们兴奋地看着他们久违的却非常怀念的环境,个个脸上都荡漾出笑容。韩珊看着开心的老人们,也高兴地笑了起来,舒新悄悄搂住韩珊,这个女人,他要用一生来守护。

舒新要给韩珊一个安全的港湾,他悄悄地在外边购房,并专门为韩珊的过去开出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可以置放她和高一飞的一切,只要韩珊感到幸福。韩珊看着舒新为自己精心设计的房子,泪水滑落,不堪回首的两年,她终于迎来了新的生活,上天对她还是很恩赐,她会永远珍惜,但她向舒新提出了一个要求,她要和公婆住在一起。舒新一愣,随即点头应允,只是担心韩珊的婆婆和自己的老妈会有一拼。原野站在房外,冷冷地注视着这本应该属于她的幸福。

赵佳美无奈接受了儿子的选择,开始讨论儿子和韩珊的婚事。高家也开始讨论韩珊再嫁事宜。柳细腰虽然心疼儿媳,但真正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心中难免伤心,一直絮絮叨叨,担心以后孙女在舒家会受委屈。

眼看着舒新和韩珊婚事在即,高一鸣和舒畅内心乱作一团,两个人就舒新和韩珊的感情问题发生分歧,舒畅希望哥哥和韩珊尽快结婚,高一鸣还是坚持要把嫂子留在高家,二人开始别扭重重。一日,高一鸣突然接到舒畅从机场打来的电话,舒畅在电话中伤心哭泣,高一鸣不假思索打车奔往首都机场,找到脸色惨白,一脸委屈的舒畅。舒畅告诉高一鸣,因为她经常在工作中出神,还有两次因为去找高一飞耽误工作,被公司降职为地勤人员了。高一鸣一听哈哈大笑,说不论舒畅做什么都是美丽的,做地勤也好,这样他们两个就般配了,不用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了。舒畅被高一鸣逗得破涕为笑,但随即又哭了起来,不管高一鸣怎么询问,舒畅就是不肯说出原因。

原野得知舒新和韩珊要结婚的消息非常绝望,赵佳美心疼原野,这个自小父母离异,受尽伤害的孩子,现在又走到了感情关口。赵佳美担心原野受刺激,希望带原野出去走走,原野强颜欢笑,说她祝福舒新和韩珊。

为了儿女的婚事,高家公婆和舒家二老又坐在了一起。一开始场面有些尴尬,赵佳美尤其觉得别扭,舒泰然的从容稳健缓解了气氛,两家最终决定结婚那天韩珊从高家发嫁,高家公婆则以韩珊父母的身份参加婚礼,高家和舒家都是小草的家,姓氏留存高姓。

回到家中的柳细腰、高维岳不免伤感,儿子没了,儿媳妇眼看着也要走了,柳细腰默默垂泪,高一鸣责怪母亲不该同意嫂子改嫁,柳细腰倒教育起这个不懂事的儿子来,急不可耐的高一鸣突然喊出万一哥哥回来了怎么办,柳细腰责骂高一鸣白天说梦话,高一飞不会回来了。

舒新和韩珊在商场定完婚纱,韩珊想独自走走,舒新理解韩珊的心情就先行离开。韩珊独自踯躅街头,不知不觉走到了王姐家,二话没说便扑在王姐怀里哭了起来,王姐知道韩珊心里难受,也不知如何安慰,干脆也陪着韩珊一起哭。二人一会哭一会笑,吓得刚回家的老张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儿,最终,老张也受感染,竟然出去找到舒新,一拳打了过来,老张懊悔自己不该劝说舒新,他没想到舒新要抢走的女人竟然是朋友的妻子。

第三十三集

杜八根将高一飞净身出户,杜鹃虽然以死相阻,但无济于事,况且高一飞也去意已绝。高一飞临走之前,将杜八根工厂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也算是对杜八根知遇之恩的报答,杜娟强忍悲痛为高一飞送行,并将自己所有积蓄送给高一飞,高一飞拒绝接受,他亏欠杜娟的东西太多,只能等来世相报。高一飞乘坐的轮船离岸,杜娟心如刀绞,不过这次她居然没有晕倒,却弯腰呕吐起来。

婚礼在即,舒新被赵佳美叫到跟前训话赵佳美告诫舒新,婚后婆媳之间如果有了矛盾,一定要坚定立场,站在母亲这一边,舒新哭笑不得。而此时的柳细腰也在叮嘱韩珊,两个婆婆要一视同仁,而且先来后到要分得清楚,柳细腰提醒韩珊,婆婆什么时候都会向着儿子,看不上媳妇,受了委屈就回家来,柳细腰不知不觉竟然把自己的那套当婆婆的心思全都抖落了出来,弄得韩珊也哭笑不得。

舒畅越来越多地找高一鸣,哪怕一句话不说,只是希望高一鸣能陪伴自己。心粗的高一鸣根本没有感到舒畅的变化,仍旧大大咧咧地讥讽舒畅。

所有人中,只有原野是平静的,她也暗自准备着婚纱和礼服,并含着眼泪向舒新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希望能给韩珊做伴娘,她虽然不能嫁给舒新,但只希望能看到舒新幸福成婚的一刻。舒新出于保护韩珊,没有同意。

舒新和韩珊分别给高家、舒家二老买了结婚礼服,舒畅和高一鸣眼看着婚期越来越近,只好急中生智,在二老的礼服上大做文章,好好的礼服,竟被两个年轻人鼓捣出了问题,而赵佳美和柳细腰又是比着劲儿要脸的人,非得重新准备礼服,倒好像结婚的不是儿女,是她们两个似的。舒新和韩珊也觉得应该满足老人的心愿,婚礼再行推迟两天。

婚期前的晚上,舒新和韩珊都无法安睡,舒新和原野一叙,过去的一切都让它过去,他还会一如既往地像哥哥一样照顾原野,原野也表现的格外温柔和通情达理。

韩珊将高一飞的照片、鞋子包裹起来,询问婆婆这些东西她是否可以带走,一直抱着孙女不肯撒手的柳细腰含泪点头。

夜色更深,原野仍久久地站在舒新窗外,看着舒新的影子在窗前闪烁,她眼中涌出泪水,上天对她不公,她一无所有。

结婚在即,万分急切地高一鸣不断拨打哥哥手机,手机接通,高一鸣哽咽地告诉哥哥,明天一早,嫂子就会成为别人的新娘,高一飞呆住。

曙光破晓,焕然一新的舒新坐进早已等候的车里,老张及胡二、老三等诸多债主也自发前来组车迎嫁,条条男子汉被韩珊的精神感动,真心希望韩珊能有个幸福的生活,舒新内心发热。车队刚要出发,原野突然盛装走到了舒新面前,她虽然没有得到舒新,但她还是祝福舒新和韩珊幸福,但她很希望能看看他们的新房。原野面色憔悴,舒新不忍,便带着原野走进新房,原野幸福地环顾房间,好像是自己的新房一样,原野突然感到头晕,想在此休息一下,舒新没有在意便留下原野匆忙离去。

高家,韩珊一身婚纱眼泪不止,王姐不停劝慰,柳细腰和高维岳也眼睛通红,柳细腰果真像个老妈一样叮嘱出嫁的女儿,总之就是对方不好就回家之类的话语,反倒将韩珊说得更加伤心,只有小草欢天喜地,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玩的事情。

火车到站,高一飞疯狂地跳过检票口,像土匪一样拦住一辆出租催促司机快速行使,而舒新的车队,也渐渐向高家驶去。舒新手捧鲜花走进小院,韩珊也梳妆完毕走出房间,小草则好玩地钻进妈妈宽大的婚纱中捉迷藏。幸福的二人刚要牵手,高一飞像一头狮子怒吼着冲了进来!

第三十四集

高一飞的突然出现令全场震惊,柳细腰哭求儿子不要显灵吓唬家人,高一飞一把抱住母亲,告诉母亲他还活着。柳细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儿子,一声长哭呆坐地上。舒新拽起韩珊要往外走,高一飞上前扑打舒新,两个男人争执不下,有些神志不清的韩珊呆呆地站在旁边,在妈妈裙下玩耍的小草听到外边的声音,探头观望,突然看到父亲熟悉的身影,天真的孩子兴奋地扑进高一飞的怀里,韩珊突然血往上涌,眼前一片模糊,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冲向韩珊,而与此同时,舒畅也满头大汗的冲进院子,哽咽地告诉哥哥,原野姐姐喝药自杀了。

原野安详地躺在舒新和韩珊的婚床上,好像就躺在自己的婚床上一样,赵佳美看着床头的安眠药呼天喊地,舒新冲进房间抱起原野,救护车也呼叫赶到。

高家,韩珊静静地躺在床上,全家人守候在旁边,高一飞不断地呼喊着妻子,韩珊睁开眼睛,看着渐渐清晰的高一飞,好像不认识一般,虚弱地让旁人将他赶出去,柳细腰劝导韩珊眼前的是她的丈夫,告诉韩珊他如何诈死,如何受尽委屈,都是为了这个家,韩珊眼泪流下,她坚持让高一飞出去,一直拄着拐杖沉默的高维岳突然疯狂地将儿子赶出房间,高家没有他这个儿子。

高一飞被瘸腿的父亲追出院子,父亲腿脚不便摔倒在地,高一飞不敢近前搀扶,蹲在地上哭泣。依然守着婚车聚集在高家门口的债主们纷纷要怒打高一飞,胡二将众人拦下,别再乱上添乱。

医院,原野慢慢醒来,看着守在病床前的舒新,幸福地笑了,她想得到的终于得到了,她和心中的舒新哥占有了那张婚床。舒新即恨又怜,无话可说。韩珊手捧鲜花来探望原野,本想将花悄悄放在门口便走,不想原野看到韩珊,便将韩珊叫到床边。原野整理好自己的头发,强行坐起来,依然傲慢地看着韩珊,她比韩珊更早拥有了舒新,那张大床上有了她的气息。韩珊没有理睬,只祝原野早日康复。

韩珊快步跑出医院,舒新紧步追来,恳求韩珊不要放弃,韩珊痛苦地看着舒新,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太乱了,她感到很累。

儿子的回来让柳细腰又喜又痛,喜的是儿子终于活着回来了,伤心的是不忍看到韩珊再受折磨。柳细腰除了怒骂自己的儿子之外,不知道该怎样安抚韩珊,在她内心深处,她希望韩珊留下来,这个家还是以前的家。柳细腰不顾老伴和儿子的劝阻,走到韩珊的房间,打算一跪请求韩珊的原谅,但房间内已经没有了韩珊的踪影。韩珊将所有债务数据清清楚楚地放在床头,她已经还清了三分之二的债,韩珊留言叮嘱婆婆,哪笔债应早还,哪笔可以稍缓一些。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柳细腰一下子跌坐门口,她知道高家人难为了韩珊。

第三十五集

韩珊不知去向,小草哭喊着要妈妈,柳细腰一筹莫展,高维岳看着儿媳留下的东西,老泪纵横,如果儿子还是个男人,就不要再去打扰韩珊,让她自己静一静,高一飞哪里听得进去,他想到了舒新。

舒新担心韩珊几次联系,韩珊手机关闭,舒新正在为韩珊担心,高一飞突然闯了进来,质问舒新将韩珊藏在了哪里,舒新得知韩珊失踪,一下子揪住高一飞的脖领,两个男人互相质问,如果韩珊有什么闪失,他们两个决不会彼此饶恕。

僻静的乡下山林,住着一位慈祥的老太,茫然踯躅的韩珊走到小屋旁再也无法移步,韩珊告诉老人这个小屋跟她小时候住得有点像,她想她亲娘可是娘去世太早,她想在这儿住上几日。善良的老太痛快地答应下来,老太也有个女儿远嫁天涯海角,十几年见不到了,她还以为是女儿回来了。韩珊静静地陪伴着老太种菜喂鸡,她不想回到那个城市,在那里人活着竟然比死还难,老太知道韩珊有心事,也不询问,只是时不时地开导韩珊,人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但重要的是活着。

高一飞疯狂寻找韩珊,迟迟没有讯息,老张和王姐生气数落高一飞枉做几十年的朋友。

舒新知道韩珊去了哪里,那个承载她亲情和梦想的山村,他和韩珊曾经一起到过的山村。舒新即刻赶到山林,当他快走到小屋前又停了下来,他隔着树丛静静地看着平静快乐的韩珊,不忍心上前打扰。赶集回来的老太看到陌生人,知道是寻韩珊而来,舒新掏些钱给老太,感谢她给韩珊补补身子,老太摆手不要,老太询问舒新是姑娘什么人,舒新只言一个爱她的人。舒新没有惊扰韩珊便下了山,老太告诉韩珊一个爱她的人来看过她了,韩珊仍旧一脸平静。

舒新思索再三,不想让高家为韩珊着急,还是告知了高一飞韩珊的下落,但不许高一飞去惊扰韩珊,至于韩珊最终选择哪份感情,希望由韩珊自己决定。柳细腰知道消息后,立即带上孙女、瞒着家人寻找而来,她担心自己的儿媳妇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万一有什么闪失,她就是把这老命搭上,也对不起韩珊。

这日,韩珊正在山林喂鸡,突然听到小草的喊声,韩珊急切望去,只见小草已经从山路上奔跑而来,几日不见妈妈的小草哭着扑了过来,韩珊再也无法平静,将女儿搂在怀里,柳细腰也一下子扑到韩珊跟前,哽咽地告诉韩珊,她现在就是韩珊的亲娘,不管高一飞是否活着,她已经把韩珊当作了自己的女儿,女儿的感情当娘的不会干涉 ,只希望女儿快乐,婆媳二人抱头痛哭。

山路上,韩珊牵着女儿的手,无言地走在前面,柳细腰默默跟在身后。

身体虚弱的杜娟到医院检查竟被查出怀孕,这对杜娟和杜八根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杜娟本来就患有心肌炎,怀孕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医生建议生下来,以杜娟现在的体质和情绪,流产很可能会要了她的命。杜八根再也坐不住了,闯南走北,竟然让一个年轻人骗到了自己头上,他不顾杜娟反对,带上杜娟去找高一飞那个王八蛋讨个说法。

第三十六集

舒新独自关在房间,申请建立一个网站,站内建立了有关韩珊的各种连接,她的感情、她的经历,她的设计,她的才华,她的俱乐部……

柳细腰跟着韩珊走到舒新为韩珊准备的新房门口,内心紧张得突突乱跳,但也不好阻止韩珊。韩珊将小草交给老人,自己独自走向房门。韩珊突然出现,舒新惊喜不已,他静静地看着韩珊,生怕吓着韩珊,韩珊慢慢走到舒新身边,伸手轻轻抚摸舒新憔悴的脸,泪水涌出。韩珊走到厨房说要为舒新做一顿饭,舒新一把抱住韩珊,二人相拥。舒新突然从窗口看到楼下拽着小草等候韩珊的柳细腰,奇怪地询问韩珊,韩珊哽咽地告诉舒新,他们的缘分到此为止,她的所有选择都跟爱无关,因为她有孩子,还有公婆。韩珊擦干眼泪跑出房间,舒新追到门口,痛苦地看着韩珊和柳细腰一家三口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人流之中。

杜八根带着杜娟下了飞机,杜八根火气十足要直奔高家,杜鹃死死拦住父亲说自己身体不适,杜八根担心女儿身体只好决定先找饭店安顿下来再说。

高一飞在客厅放置了一张小床暂时睡觉,跟韩珊就像两个陌生人。高一飞试图去老人俱乐部帮忙,韩珊让公公阻拦,始终不和高一飞说一句话,高一飞痛苦万分。柳细腰怒斥儿子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韩珊就是一辈子不理睬他,也是应该的。

韩珊将全部精力用在老年休闲俱乐部上,看着老年人的快乐,她能暂时忘掉愁苦,王姐和老张一直不敢提及韩珊的伤心之事,只是用行动照顾着韩珊。

舒新无数次默默站在俱乐部的远处,观望着韩珊的身影,俱乐部需要的东西,他会一早悄悄地放在门口,而后离去,他虽然深爱韩珊,但绝舍不得再给韩珊一丝一毫的压力,一切听由韩珊自己选择。

舒泰然似乎从儿子身上悟出了很多,人生除了工作还有很多东西,舒泰然对赵佳美的照顾多了,赵佳美从丈夫的变化上领略了感情的滋味,理解了舒新和韩珊的感情,但现在一切为时已晚,高一飞回来了

高一鸣为哥哥重新上户的事情烦心,这一消一上弄得户籍管理的干警莫名其妙,高一鸣也解释不清烦躁不安。舒畅的电话传入,高一鸣担心地赶到稻草人的住处,发现舒畅脸色惨白地蜷缩在地,稻草人不辞而别了。看着痛楚的舒畅,高一鸣反倒哈哈大笑,稻草人离开这是早晚的事儿,因为他从来都不会把感情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舒畅痛苦地捶打高一鸣发泄,高一鸣生气地与舒畅争执,两人的身子紧贴在一起。舒畅突然停住,高一鸣也怔住,两个人四目相对。高一一鸣伸出胳膊想搂舒畅,又胆怯地放下。舒畅突然告诉高一鸣,她打算出国深造,人确实要高兴过好每一天,但也不能只为今天活着,人应该有理想,高一鸣愕然。

高一飞去幼儿园接孩子,韩珊已经站在门口,鬼灵精怪的小草拉着妈妈的手扑进爸爸怀里,高一飞将女儿扛到肩上跟在韩珊身后,高兴地向家走去。

第三十七集

高一飞和韩珊接小草回家,猛然发现蹲在院中的杜八根,高一飞本能地往回走,被杜八根一把抓住,挥拳打了过来,不明所以的柳细腰扑过来质问杜八根为什么寻到家中闹事,杜八根挥手又给了高一飞一拳。杜八根告诉高一飞,她女儿怀了他高一飞的孩子,命在旦夕,女儿就是他杜八根的命,如果她女儿出现一点闪失,他会拿高一飞的命来抵偿。

高一飞如五雷轰顶,柳细腰和高父也如晴天霹雳,柳细腰抓起木棒拼命往儿子身上砸去,韩珊则紧紧地搂着小草,冷冷地站在旁边。

木然站立的韩珊突然放声笑了起来,柳细腰惊惧地扔下手中的棍子,看着发疯的韩珊,韩珊呆滞地朝门外走去,高一飞追出来一把抓住韩珊,韩珊突然使出全身的力气呵住高一飞,希望高一飞不要碰葬了她的身子。

杜鹃焦急地在宾馆房间里等候,急切盼望着高一飞的到来。

敲门声,杜鹃打开房门,站在门口的不是高一飞而是韩珊。韩珊漠然地看着杜鹃微微隆起的肚子,沉默不语,杜鹃紧张地护住自己的肚子,凄然地看着韩珊,突然伤心地哭了起来。杜鹃恳求韩珊的原谅,她开始并不知道高一飞的真相,也根本不知道他还有老婆韩珊,她爱高一飞,不管高一飞做出怎样的选择,她都爱他,他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杜鹃不奢望有什么名分,也不奢望高一飞会到自己身边,只求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杜鹃哽咽不止,韩珊看着可怜的杜鹃,告诉杜鹃高一飞不值得她爱,杜鹃却用力摇头,她一生只会有这一个男人,她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哪怕她不能拥有这个男人,但她有他的孩子。韩珊告诉杜鹃,她会给杜鹃和孩子一个交代。

夜晚,杜鹃脸色惨白,身体极度难受,韩珊担心杜鹃这么虚弱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住这个孩子,他们必须带杜鹃到医院检查,杜八根点头同意,他感激韩珊会如此深明大义。

医院,韩珊带着杜鹃前来检查,杜八根、高一飞被挡在外边。检查结果令众人震惊,杜鹃肚子里的胎儿经过长期颠簸和情绪波动,已经死亡,杜鹃必须接受流产手术,而手术对杜鹃而言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可能会引起大出血危及生命,医生责怪家里人太不负责,杜鹃这样的身体根本不应该怀孕,杜八根抱头痛苦地蹲在地上。

杜八根双手颤抖地在手术单上签字,他别无选择。天真的杜鹃并不知道胎儿已死,以为仅仅是一种保胎措施,便乖乖地在韩珊的陪伴下走进手术室。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韩珊、杜八根、高一飞焦急地等候在外,手术室突然传来医生惊恐的忙乱声,而后便是一个护士焦急地冲出来呼喊病人家属高一飞并将高一飞带进病房。弥留之际的杜鹃紧紧抓住高一飞的手,她要活下去,她一定要活下去,她要保住她的孩子。

杜鹃竟然奇迹般地闯过了生命极限活了下来,但孩子已经死了,韩珊看着与生命抗争的杜鹃,泪水流了下来,她理解,这是爱的力量,虽然这个爱在外人看来并不值得。

第三十八集

高一飞来到医院看望杜鹃,被杜八根赶了出去。

飞机场,杜八根带着杜鹃走进候机大厅,韩珊前来送行,杜鹃仍旧期盼地寻找高一飞的身影,但没有影踪,杜鹃恳求韩珊能原谅高一飞,韩珊告诉杜鹃,她和高一飞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

杜八根带着杜鹃通过安检,杜鹃依然不舍张望,杜八根生气地将女儿推到前面,杜鹃泪水涌出。机场大厅一角,高一飞蜷缩在椅子上,痛楚地看着杜鹃的身影离去。

自杜鹃事件后,高一飞便变得神经恍惚,精神被彻底击跨。这日,喝醉酒的高一飞到幼儿园接小草,小草吓得哇哇大哭,正好韩珊及时赶到抱起小草,韩珊担心醉酒的高一飞在街头出事,打电话求助老张,希望老张帮助高一飞重新振作。

老张带高一飞重新回到他们十年前曾经辛苦工作的厂子和宿舍,那时候虽然贫穷但很单纯幸福。睹物思人,当年高一飞和韩珊就每周奔波于这个熟悉的街道和对面的招待所钟点房,而现在物换人非,生不如死,什么东西都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人心,高一飞爱韩珊,但他更爱他自己。老张劝高一飞还韩珊自由,只有舍得失去,才能有所回报。高一飞痛苦地告诉老张,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韩珊,为了他的父母,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众叛亲离。

柳细腰和高维岳也是愁眉不展,作为父母,不管儿子怎样,他们都希望儿子幸福,但作为公婆,他们不能对不起韩珊。柳细腰和高维岳商量,在儿子和韩珊的感情上 ,决不再做任何参与,只希望他们自己解决,高维岳知道老伴心里苦,但他支撑老伴一定要挺过来,高家不能再对不起韩珊。

韩珊又开始在仓库俱乐部忙碌,一如既往地照顾公婆。韩珊在仓库的俱乐部里隔出一个儿童房,并将它布置得生动可爱,她把小草带过来询问是否喜欢这个地方,小草自然是欣喜不已。

韩珊挤出一些钱去商场为公公、婆婆、高一鸣还有高一飞选购必备的东西,没想到与同来购物的赵佳美、原野不期而遇,大家都没有说话,便各自离去。韩珊将买来的东西一一分给大家,柳细腰看着奇怪的儿媳,心里七上八下,她知道韩珊就要离开这个家了,柳细腰强忍痛苦没有多问,而是像妈妈一样更加体贴地照顾韩珊。

第三十九集

投标失败,舒新被东盛董事会降职处理,原野则继续充当舒新副手,舒新不解,舒泰然告知舒新,原野虽然跋扈自私,但在商业竞争中这恰恰并非弱点。

高维岳一直偷偷替儿子起草离婚协议,深夜起床的柳细腰发现老头子起草的离婚协议,伤心地一把抓过来就要撕掉。她答应老头子不再干涉儿女的情感,可她没有办法做到亲自毁掉儿子的幸福。高维岳痛楚地质问老伴,如果她是韩珊的母亲会怎么办?柳细腰哑然无语,只有默默垂泪。

清晨,高维岳将起草好的离婚协议放在桌上,显露出从未有过的威严,命令高一飞在协议书上签字,然而,高一飞握笔的手不停地颤抖,最终还是将笔扔到桌上,痛苦地跑了出去。

柳细腰蹒跚地走到仓库,试图了解韩珊的打算,作为家中的老人,他们是该出手解决这个问题了。柳细腰走进仓库,猛然看到仓库内被隔开的儿童房和睡房,柳细腰一下子明白了一切,眼泪涌出。柳细腰没有打扰韩珊便独自回到家里,默默地坐在院中,什么话也不说,任凭高维岳如何询问。

晚上,高家一家人尴尬地聚在饭桌前,柳细腰端上了特意准备的丰盛晚餐和白酒,全家诧异。柳细腰率先端起白酒敬她的三个儿女,她告诉全家人,韩珊自现在开始,是高家的女儿,不是儿媳。既然新加入了一个女儿,这个家就要重新分一下,她要给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安排一个舒服的住处。高一飞急切地站了起来,柳细腰端起酒杯砸在了高一飞手上,这个家她柳细腰还有说话的权利。韩珊可以不要高一飞,但柳细腰和高维岳一定要他们这个女儿和孙女,韩珊眼泪流下。

夜色宁静,高家人各自躺在自己的房间,辗转反侧。

韩珊从床上爬起来,环顾她熟悉的小屋,将抽屉里高一飞的照片,鞋子以及她曾经写给死去高一飞的信一一放进皮包,而后抱起女儿,轻轻走出卧室。

韩珊抱着小草走到公婆的房间,让小草在公婆脸上轻轻亲吻几下,转身离去。柳细腰和高维岳其实都没有睡着,柳细腰刚要起身,却被高维岳紧紧抓住。

躺在客厅的高一飞一直听着韩珊的动静,看着韩珊抱着小草走出家门,高一飞一个箭步冲出来挡住韩珊,韩珊冷冷地看着高一飞,希望高一飞将路让开。

高一飞难受地让开道路,久久地跟在韩珊身后,韩珊痛楚地听着身后熟悉的脚步 ,突然眼含泪水地转身看着高一飞,她告诉高一飞,如果想小草了,就来仓库看看孩子,他永远都是小草的父亲。高一飞一下子坐在地上,抱着头痛哭失声。如果知道有今天,他宁愿当初死去。

第四十集

清晨,雾气朦胧,高一飞痛苦地蜷缩在马路旁瑟瑟发抖。

远处,柳细腰和高维岳互相搀扶着向高一飞走来,高一飞看到老人佝偻的背影,一下子站起身来扑到父母面前跪了下来,他本想孝敬父母,却没想到让父母为他操碎了心。柳细腰安抚自己的儿子,人的一生说不准要走多少弯路,知道错了,爬起来重新走过,就仍然是她的好儿子。

机场,高一鸣为舒畅送行,舒畅前往美国学习深造。高一鸣询问舒畅这是不是最后诀别,舒畅笑言希望不是,但未来的日子谁都说不清楚,舒畅询问高一鸣会不会等她回来,高一鸣也笑言会,但只等到三十岁,三十岁以后的日子,他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仓库,韩珊如往日一样平静而忙碌,小草也撒欢地在院中玩耍。舒新突然从外边走了进来,韩珊微笑地看着舒新,二人许久沉默。舒新打开带来的电脑,说是建立了一个装饰网站,但网友们很关心一个跟韩珊经历相似的女人的感情选择,韩珊说她知道自己的选择,只是还需要一段时间,舒新告诉韩珊,他永远会等,不管这永远有多长?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生活才刚刚开始,又有谁能知道最后结果。韩珊和舒新惊讶地回头,只见原野已经站在了身后,依然高昂着头,傲慢、跋扈…… 韩珊邀请原野进屋,原野不客气地走了进来,当着舒新的面向韩珊表明,她并不认为韩珊比自己优秀,只是在感情的问题上,舒新做了错误的选择,不过她还是衷心祝福舒新和韩珊,希望他们能相爱持久。韩珊关切地询问原野,原野仍旧高傲的一笑,她相信自己会找到更好的归宿,也一定会比韩珊幸福。原野和韩珊握手言和,舒新高兴地笑了起来。

海南,帮着父亲忙碌的杜鹃突然回头,愕然地看着站在工厂门口的高一飞,杜鹃眼泪涌出,杜鹃询问高一飞是否路过,高一飞内疚地告诉杜鹃,他曾经在这儿摔过跟头,只想回头再试试,还能不能在这儿爬起来。杜八根看到高一飞,举着棍子打了过来,高一飞站着一动不动,听任杜八根手里的棍子打在自己身上,杜八根打了片刻,扔下手里的棍子向外走去,他不想打死高一飞,女儿的后半生的命还在高一飞手里。杜八根伤心离去,杜鹃扑到高一飞身上,眼泪哗哗落下。

柳细腰再也瞒不住积劳成疾的身子,她累了,为个这个家庭她付出的太多太多。自己孤单单的从医院检查回来,已全知不久于人世。她不想再给这个家庭增添更多的负担,静静的一个人在家里凝视着窗外。

韩珊推着轮椅上的柳细腰来到她和舒新的新房里,柳细腰和赵佳美彼此微笑着。细述着儿女们的美好生活。俩家人终于和睦。

韩珊、高一飞陆续得走到二老的屋子里,柳细腰含泪带笑嘱咐着韩珊和高一鸣以后的生活。泪水化作晨曦慢慢地印在全家福的照片上。

伴随着欢快的音乐小草在幼儿园里和小朋友们无忧无虑地跳着舞蹈,阳光不仅撒在了天真无邪孩子们的身上,同时也照着舒新、韩珊、高一飞、杜鹃、高一鸣、高维岳的身上,他们不约而同地来接小草。他们彼此幸福地微笑着。只见小草兴奋地跑向他们。高维岳亲昵地抱起小草来……【剧终】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影视剧情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