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新娘和爸爸》分集剧情介绍

饮食男女 > 影视剧情

剧情梗概:

《新娘和爸爸》主要讲述女儿怎样摆脱爸爸"爱的控制"的故事,由近年来日趋走红的石原里美担当女主角,男主角则由"KAT-KUN"成员的田口淳之介担当,“爸爸”一角则由资深的实力派演员时任三郎出演。剧集以轻松、搞笑的风格反应出了职场新鲜人的处境,以及父女间磕磕畔畔却无法割舍的亲情故事。略为夸张的表演,颇有看点的情节,都是这部剧的特点。

宇崎贤太郎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父亲,在妻子阳子逝世后对女儿疼爱有加,含辛茹苦的把女儿爱子抚养成人。相依为命的父女两人关系非常好。二十岁的爱子可是父亲却还把爱子当作小孩看待,父亲的过分关爱让爱子不胜其扰。爱子第一天赶去OBECA设计公司上班,父亲的过分热情再次让爱子头疼不已。工作第二天冒失的爱子被回国的部长鸣海骏一痛批一顿,爱子颇受打击。周末爱子随同事们一起去参加童装品牌的新品发布派对,懵懂的爱子和设计师的儿子玩游戏将他身上的衣服弄得一塌糊涂。设计师和公司的部门经理槙原环对爱子大为不满,无法忍受女儿被批评的贤太郎替女儿仗义执言并自做主张向公司递交了辞呈。爱子对父亲的做法非常不满,贤太郎却表示在爱子结婚之前自己都会拿她当小孩子一样看待,为了摆脱父亲的束缚爱子谎称自己有了恋爱对象并且准备结婚……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已经不想对父亲唯命是从了

今年20岁的宇崎爱子,幸运地进入了自己憧憬的服装公司,更得以加入一般新人绝难进去的广告宣传部。穿上套装的爱子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更认为自己从此以后可以脱离亲亲老爸的“魔掌”了。

然而显然爱子错了,上班头一天的早上,爱子的父亲贤太郎竟然已经先女儿一步来到公司,向所有同事打招呼希望他们关照自己的女儿,在贤太郎来说是希望大家不要欺负自己的宝贝女儿,并且在工作上多多照顾她,但他却不知自己这样反而给爱子带来了麻烦,同事们都因为这件事背地里很看不起爱子。

和爱子同一天进公司的年轻男子名叫三浦诚二,并没有因为上班第一天爱子父亲带给她的羞耻,以及前辈们对爱子的怒气而疏远爱子,反而不避嫌地邀请她一起吃饭。结果却因为宇崎家的门禁时间作罢。

宇崎家的大家长贤太郎给女儿定的家规是“门限时间为晚上7点。禁止男女交往。严禁在外过夜,不得忘记礼貌”。父亲贤太郎过多的管束让爱子感到喘不过气来。

第二天爱子在公司里出了很大的状况,竟然当着室长鸣海骏一的面叫他“傲慢先生”,给骏一留下了很坏的第一印象。

自知有错的爱子另一方面也非常不满父亲一直当自己小孩子,不仅拿了30万日元去买套装,还给自己配了手机,得知此事的贤太郎大发雷霆,谁知爱子竟然因此和他大吵一架开始冷战。更不顾贤太郎的极力反对,决定参加公司的一个大型发表会。

第二集 不准结婚!

爱子在发表会上出了很严重的错误,以为自己这份工作肯定保不住了,但让她没想到的是,父亲贤太郎居然在没有征得她同意的前提下,把爱子的辞职信递交给了室长骏一。得知此事的爱子生气地跟父亲赌气,表示既然你说嫁人了才不再管束我那我就找个人嫁掉。

广告宣传部这边要举办欢迎新人的“新欢大会”,与众不同的是要新人们自己负责策划并组办,邀请前辈们参加。这次的新人只有爱子和诚二两个人,这个重担理所当然地落在了他们俩肩上。

周末爱子和诚二到一家酒店的餐厅去吃午饭,发现室内环境非常好的爱子不由得满目生辉,她没有发现诚二一直带着微笑看着她。最终两人决定在这里举办新欢派对,席间诚二表示要去上厕所,但爱子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诚二回来,原来此时他被贤太郎堵在厕所的隔间里,贤太郎厉声质问诚二是否就是爱子的结婚对象。对自己没信心的诚二连忙否认,并告诉贤太郎爱子的结婚对象很可能是上司骏一。终于被贤太郎放开之后,诚二又低下头恳求贤太郎,希望他不要再给爱子设门禁时间,没想到这番情景恰好被来找诚二的爱子撞见。

到了新欢派对当天,爱子和诚二为了招待前辈们忙得透不过气来,贤太郎居然跑来找骏一,并把女儿拜托给他希望他能让爱子一生幸福,错愕的爱子一方面赶紧向上司道歉,一方面愤怒地大吼要求贤太郎赶紧回家。

第三集 最糟糕的初吻

诚二突然对爱子提出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这对爱子来说尽管非常突然,却也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另一方面,贤太郎却搬出严禁爱子交男朋友的家规,不准她和诚二交往。

第二天,爱子把父亲的反对告诉了诚二,诚二居然一点也不吃惊,更表示愿意和爱子一起去说服贤太郎。于是两人约贤太郎到美奈子的咖啡屋见面。

下班后爱子和诚二紧张地在咖啡屋等着贤太郎,但贤太郎却一直不出现。正当爱子开始担心的时候,嫌太郎却打来电话,催促她赶紧于门限时间之前回家,回到家的爱子指责贤太郎爽约,没想到对方却表示根本不想见诚二。

满腹牢骚的爱子决定邀请诚二到自己家来吃饭,试图趁一起吃饭的时间说服爸爸。

没想到两人来到爱子家,却发现贤太郎招待了一群同事一起来吃饭,爱子的计划又被打破了。

席间无论爱子和诚二怎么努力,都被贤太郎故意避开,根本没办法进行沟通。聚餐结束的当口诚二终于忍不住了,爱子也赶紧来帮腔。没想到被贤太郎大声叫他们住口,并质问诚二有没有一生都用心照顾爱子的觉悟。

次日一早,爱子就拉着诚二去母亲的坟前拜祭,并正式把自己的男朋友介绍给亡母。诚二也虔诚地表示自己会好好爱护爱子,偶然来扫墓的贤太郎看到了这一幕,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开。

之后两人一起去吃饭,到门限时间只剩下40分钟了,爱子则气鼓鼓地表示今天开始要打破门限,诚二则牵起她的手往家走去。

结果回到家已经比门限的7点晚了10分钟了,等在玄关的贤太郎勃然大怒,生气地指责诚二的不是。爱子则大声表示一切都是自己的主意不该指责诚二,诚二也指出贤太郎只考虑自己,丝毫不顾女儿的感受。

第四集 只有两人的夜晚

爱子和诚二接吻的时候被贤太郎撞见了,大受打击的贤太郎变得古古怪怪,爱子也注意到了。第二天爱子想问父亲是否看到昨晚的事情,贤太郎却始终顾左右而言他。

上司骏一要带爱子去青山看著名设计师的最新作品,尽管前辈们都指出这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也是难得的机会,但爱子始终想着昨天的事情没办法专心工作。

是夜,爱子回到家发现诚二就站在门前。他告诉爱子希望再接再厉说服贤太郎接受自己,突然就晕倒在地。爱子发现诚二竟然在发高烧,赶紧把他搬回家。此时贤太郎回来了,惊慌失措的爱子把诚二塞进桌子底下,装作若无其事地吃晚饭。并趁贤太郎去厕所的时候赶紧把诚二搬到自己房间。可惜当爱子去给诚二找食物的时候,却发现贤太郎已经站在自己门前了。

愤怒的贤太郎以为诚二已经把宝贝女儿吃干抹净,根本不听爱子解释就是一拳过去,却看到诚二倒在了自己面前。

经过一番急救,医生诊断诚二是积劳成疾当晚必须住院观察。第二天贤太郎来探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诚二,诚二更交给他一份申请,原来是希望能和爱子到游乐园去约会。贤太郎一语不发转身走人。

次日诚二终于如愿以偿和爱子到游乐园约会了,没想到贤太郎也跑来了,这下子小情侣的甜蜜约会变成了三人行。

回到工作场所的爱子面临的却是骏一的怒气,原来工作人员没有按照骏一的只是去处理服装,爱子道歉表示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惹得骏一拂袖而去。

第五集 开始和男友同居

诚二从来没让人知道自己的住处,贤太郎表示要拜访他的父母,诚二谎称自己的父母都到国外旅行去了。贤太郎没说什么就相信了,爱子则高兴于父亲终于答应自己和诚二的来往了。

爱子的前辈金山初音被提拔负责此次一个品牌的宣传,开会的时候骏一向初音推荐爱子去做她的助手,这让所有人都大大吃了一惊,骏一则表示这样可以让爱子积累经验。成为初音助手的爱子开始在她身边帮忙,但爱子很多业界知识都不懂让初音大为愤怒。

某一天,骏一以前的上司现在的自由工作者谐田由美,来负责此次品牌的广告。能够和自己崇拜的人一起工作,初音处于斗志满满的战斗状态,干脆把做事失败的爱子丢在一边,独自进行这次的项目。此时初音在传票方面出了错,结果完全对不上谐田指定的服装数目。初音在遭到指责的时候却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爱子,而爱子却什么也没有说。

回到家的爱子意气消沉地去了美奈子的咖啡屋,在那里向贤太郎大吐苦水,却被指责是她自己努力得不够。

为了弥补这次的过失,初音跑去向出版社低头。但到了广告摄影当天,衣服还是没能完全回收。但此时摄影棚谐田为其他媒体导演的拍摄已经结束了,但服装始终没搞定,于是谐田下令工作人员开始离开。拼命四处找回衣服的初音最终也没能完成,只好向谐田道歉,没想到谐田却表示工作人员正在回来,原来剩下的衣服都被爱子找回来了,这让初音大吃一惊,爱子却只是满面笑容地说因为自己是她的助手。

第六集 请分手

这天爱子喝醉了被骏一背回家。这幅景象被贤太郎和诚二看到了,两人都为此大吃一惊,反而骏一一脸平静地说明了原委就要离开。贤太郎赶紧为女儿给对方添了麻烦道歉,却被骏一一针见血地指出爱子这么不成熟,都是因为贤太郎一直把她当小孩子造成的。

第二天爱子宿醉起来,向父亲表示由于工作的缘故和诚二的交往也进展缓慢,贤太郎在旁只是不咸不淡地答应着,这让爱子非常生气。

爱子刚到公司就接到了贤太郎的电话,但随即贤太郎就宣布“只限今天,要放开孩子!”,随即挂断了电话。

另一方面,诚二告诉爱子自己已经向母亲坦白有结婚理想对象了,并且两人已经正式交往了。得知此事的爱子大喜过望。

第二天,爱子接到了诚二母亲房江打来的电话。她因为工作关系来了东京,希望和爱子见上一面。很快就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两人在酒店的餐厅见到了对方。身穿高级和服的房江让爱子非常紧张,但却也很高兴对方居然肯见自己。

房江告诉爱子,诚二将来要继承家族事业,所以希望她和诚二分手。

听到这番话爱子大受打击,跑回家想和贤太郎谈心,贤太郎却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这天下班之后心灰意懒的爱子回家看到诚二站在门口,他专门提前下班跑去见了自己的母亲,并向爱子撒谎表示母亲满心欢喜支持儿子和爱子结婚。

第七集 带着笑说再见

和诚二分开的爱子回到家,无论父亲怎么安慰也没用,独自躲进房间嚎啕大哭了起来。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爱子就恢复了朝气,且对贤太郎表示自己已经没问题了,这反而让贤太郎更加担心。

另一方面,诚二向母亲房江表示,爱子是第一个让自己想要让她见见母亲的人。于是贤太郎也认为自己应该为这对小情侣做点什么,亲自拜访了房江东京的和服店。恰巧此时诚二也赶来了,当得知眼前的人并不是客人,而是爱子的父亲时,房江感到很不快,更强硬地指出爱子绝对别想和诚二结婚。贤太郎则表示即使不愿意接纳爱子,也希望对方能听哪怕一次爱子的话,可惜依然遭到了房江的断然拒绝。

公司里,由于骏一的指示爱子跟着他一起外出的机会增多了,这引起了阿环的强烈不满,但骏一依然不顾他人的反对我行我素,这天更在下班后把爱子带去打保龄球。

当天夜里爱子回到家后,美奈子打电话来找她。当爱子来到美奈子的咖啡屋时,贤太郎和诚二也在,诚二更激动地表示即使和家里断绝关系,也要和爱子在一起。爱子却理智地指出,将来如果两人结婚,那么房江也将是爱子的母亲,决不能切断和亲人之间的关系。于是诚二决定回家向母亲哭求。

次日爱子到和服店去找房江,却被告知房江即将返回老家静冈。于是爱子又赶到房江下榻的酒店,向她低头祈求。

第八集 比恋爱更重要的事情

爱子终于恢复了生气,但当天晚上骏一却向爱子告白“希望你和三浦分手”。公司方面,骏一无视广告代理商方面的要求,和著名的设计师桂木进行了直接接触。周末时更决定带上阿环和爱子一起去见对方。阿环指出这件事要是让公司高层知道大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但骏一对此充耳不闻。

回到家后,爱子告诉贤太郎和诚二,自己要和骏一一起去出差。贤太郎表示骏一明显喜欢爱子,这样两人一起外出过夜绝对不行。爱子生气地离开家跑到美奈子的咖啡屋去了,无可奈何的贤太郎和诚二赶紧去追赶,却看到骏一出现在眼前。于是三人一起来到咖啡屋,骏一更大胆地对贤太郎提出,希望放心让爱子和自己一起出差,把爱子交托给自己。这番话不仅让贤太郎大吃一惊,诚二也感到了不安。不过最终当得知阿环也会一同前往之后,贤太郎还是答应了。

到了出差那天,阿环造访了宇崎家。阿环告诉贤太郎和诚二,骏一有意带着爱子离开公司另起炉灶,由于这是背叛公司的行径,自己已经拒绝了。

与此同时爱子和骏一来到了桂木家,没想到桂木根本不在。于是骏一若有所思地沿着海滩走,却看到正和一群小孩子一起玩耍的桂木。

桂木坦然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骏一和爱子,骏一竟然告诉他,干脆忘记两人的约定,自己其实很羡慕这样的桂木,随即就转身离开。眼见如此,爱子叫住了桂木,并向他们两指出,桂木设计的服装会让人觉得父母都会买给孩子,并且明显骏一也很喜欢他的设计,听到这些话的桂木开心地笑了起来。

第九集 危险的三角关系

向公司辞职决定独立开公司的骏一,并带上了也下定决心的爱子。得知这个消息的设计师桂木联络上骏一,表示希望可以和他合作一起工作。

此时贤太郎和诚二都担心地在家等着爱子回来,尽管他们反对爱子跟着骏一跳槽,可惜爱子对他们的意见根本充耳不闻。公司方面也因为这件事议论纷纷,都在对骏一和爱子的关系说三道四。

广告代理公司方面得知骏一竟然违反合约,直接和设计师接触大为震怒。阿环站出来为骏一顶罪,受到了广告代理公司的严厉指责,最终阿环受不了冲出公司不知所踪。此时骏一告诉爱子,不打算离开公司了。

当天晚上诚二来到宇崎家,担心爱子的诚二拿出戒指向爱子求婚,面对这突然的事情,爱子感到不知所措。此时贤太郎恰好回家,慌张的爱子赶紧把戒指藏了起来。

美奈子打电话来,告诉爱子阿环在自己的咖啡屋。爱子等人赶紧跑去却看到阿环已经醉倒在那里。 爱子于是询问阿环为什么要为骏一定罪,阿环告诉爱子,自己在公司工作十年来,一直都非常崇拜骏一。这次骏一要离开公司,居然选择爱子不选择自己,因此非常嫉妒爱子。

无计可施的爱子等人只好把阿环带回家,第二天阿环交给爱子一样东西,希望她能帮忙转交给骏一,爱子拿给骏一之后才发现那是辞职信。

爱子回到咖啡屋,告诉阿环骏一希望她能回去,阿环却表示自己没有资格,随后失落地离开了咖啡屋。

第十集 爸爸和父亲的对决

爱子接受了诚二的求婚,整个人都因为幸福变得神采奕奕起来。此时跟诚二长年不联络的父亲诚造跟诚二联络上了,并要求他跟爱子分手和自己安排的女性相亲。愤怒的诚二打算不理会家人的反对坚持和爱子在一起,但爱子的父亲贤太郎却告诉他,除非双亲认同,否则绝不答应诚二与爱子的婚事。

听到这番话的诚二,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决定立刻返回故乡,在车站目送诚二离开的爱子和贤太郎,认为他肯定是回家试图说服双亲,决定等候诚二的好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贤太郎突然就从家里消失了,有不好预感的爱子打电话给诚二,询问他是否在老家周围看到贤太郎,答案是肯定的。

另一方面,在老家的诚二前一天晚上跟父亲根本没有说上话,却因为担心贤太郎飞奔而出。等诚二回来面对诚造的时候,诚造却只是向他递出了相亲对象的照片,根本不肯听诚二说话。此时店门口来了一辆车,出来的居然是贤太郎,他质问诚造为什么不肯听自己儿子说话,诚造只是不理会。

次日诚造告诉诚二要一起去东京,开心的诚二决定把爱子介绍给爱子,并和爱子通过电话进行了约定,于是开心的爱子满心欢喜的等待着。

到了约定的见面当天,诚二来见诚造,爱子和贤太郎则在外等候。但经过了一个小时诚二都还没有出来,担心的两人决定进屋里去看看。却发现原来诚二正在和一个女人相亲,愤怒的贤太郎上前给了诚二一拳,并厉声责问诚造是何用意,相亲因此无疾而终。

第十一集 女儿的泪和父亲的泪

得知母亲居然已经于生下自己的时候去世了,爱子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另一方面,诚二的父亲也因病住院了。

跑去和诚二见面的爱子坚持,希望诚二能通知乃母,但医生却传达诚造的态度他不想见妻子,这让诚二头疼不已。

诚二向爱子求婚表示结婚后两人就住到静冈老家去,但爱子却无论如何不肯答应。

第二天一早回到家的爱子,面对担心的贤太郎强颜欢笑,并假装没有任何事情地继续去上班。

另一方面诚二回到公司向骏一申请有薪假期,骏一知道他下定决心要跟爱子结婚,表示支持的同时也表达了对诚二工作方面的期待。然而爱子却决定不结婚了,还把戒指还给了诚二。

当天晚上,诚二为了确认爱子如此做法的真实心意,专程拜访了宇崎家。爱子表示要继续现在的工作所以不能结婚,这让诚二和贤太郎都大失所望。

难以接受的诚二之后打电话给爱子,爱子却在电话里哭了起来,认定是自己出生害死了母亲,并为此自责不已,同时表示是自己夺走了贤太郎最重要的人的生命,所以不能让贤太郎孤单。听到这番话的诚二感到无言以对。

翌日,贤太郎在医院里找到了诚二,询问爱子的事情,但诚二却无法说出爱子那番话。察觉到诚二奇怪态度的贤太郎于是开始逼问,终于诚二说出了爱子不希望留下孤单的贤太郎。

这番话给贤太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于是跑去找美奈子,美奈子似乎下定决心一样拿出一封信,那是爱子的母亲阳子临终前写给爱女的信,她希望女儿将来能找到一个好归宿嫁一个好男人。美奈子把保管了20多年的信拿给贤太郎,让他交给爱子,但贤太郎却坚持要等到女儿结婚的时候再给她。

次日爱子招待除了诚二以外的一群同事到咖啡屋去玩,贤太郎突然回来并追问爱子不肯结婚的理由是否自己,由于事出突然,骏一等人都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傻站在一边。爱子坦诚自己不肯结婚的确是害怕父亲孤单。贤太郎要求爱子首先应该考虑自己的幸福,爱子却固执地认定是自己害死了母亲,贤太郎大声制止爱子继续说下去,受不了的爱子于是飞奔出咖啡屋。

这件事发生之后的第二天,美奈子带着那封阳子的遗书来到宇崎家,第一次知道这封信存在的爱子惊奇万分。

与此同时,贤太郎跑到医院去造访三浦一家,并向出院即将返回老家静冈的诚造低头恳求,希望他能答应爱子和诚二的婚事。正当诚造坚定地拒绝时,贤太郎居然给他跪了下来。

【大结局】 送给女儿的歌……

正当贤太郎在乞求诚造答应爱子和诚二的婚事时,爱子把遗书还给了美奈子。

不久贤太郎回来了,并要求爱子去静冈把诚二追回来,说比起自己来,更不忍看到宝贝女儿寂寞的神情,同时要求她给自己幸福。

爱子还是和贤太郎一起来到了静冈的三浦家,继续乞求诚造答应小情侣的婚事,却无论如何得不到答允,两人只好败兴而归。

几天后诚二终于回公司了,没想到却不是回来上班而是跑来辞职,声称是因为要继承家业。之后诚二来到美奈子的咖啡屋,看到挂在那里的贤太郎祈求诚造手术成功的符,一时间百感交集。

诚造手术当天,爱子和贤太郎也来了。样子很奇怪的诚二向贤太郎吐露心声,他表示如果自己和其他的女性结婚,那么很可能就能挽救自家的店,自己实在没有像诚造那样守得住家业的自信,因此感到很迷惘。

听到这番话的贤太郎询问诚二,究竟对他来说什么是最重要的。诚二斩钉截铁地回答是希望父亲能平安无事。贤太郎于是鼓励诚二,既然他把家庭看得比什么重,一定可以渡过难关。

看到这番景象的诚造,终于松口拜托贤太郎把女儿嫁给自己的儿子,不仅如此,诚造的手术也成功了。

几天后,爱子和贤太郎到咖啡屋去向美奈子报告这件事,且爱子终于下定决心要好好看看母亲的遗书了,原本以为母亲会指责自己夺走了父亲挚爱的生命,但母亲的信里只有对女儿和贤太郎的感谢和爱。看完信的爱子忍不住热泪盈眶。

一年后,爱子和诚二终于举行婚礼了,并邀请了一帮亲朋戚友来参加婚礼,贤太郎更向诚造道谢,指出女儿能邂逅诚二,都是多亏去公司工作,爱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影视剧情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