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江苏一企业生产面粉增白剂加入30%石灰粉

正义网4月7日报道 江苏如皋一家食品添加剂公司在生产面粉增白剂时加入了石灰粉,含量达30%。

这些添加了石灰粉的面粉增白剂经由中间商销往了山东、江西、安徽等地的大中型面粉企业。

30%的含量是个什么概念?记者查遍国家有关标准,没有找到答案;试图通过专家解读,也未果

“他们往增白剂里添加石灰粉,这可是要出人命的。”《法治周末》记者日前接到知情者举报,称江苏省如皋市玉众食品添加剂有限公司在非法生产面粉增白剂。

在举报者看来,这种增白剂进入市场就是对人的健康及生命安全的危害,事关重大。

接到举报后,《法治周末》记者赶赴江苏省南通市展开了调查。

4斤增白剂加1斤石灰粉

一条小河从如皋市夏堡镇旁由西向东流过,一座小桥就架在两旁满是厂房的道路的尽头。从小桥向西走过一段泥路,玉众公司就掩映在民舍与毛竹之间。

2009年9月的一个深夜,一声巨响惊醒了附近的村民,也炸毁了玉众公司所有的厂房。事后,这起爆炸被认定为危房倒塌。

但据知情人透露,当晚的爆炸源是该公司的主营产品———稀释过氧化苯甲酰的主原料过氧化苯甲酰,这种易爆的化工品以28%的比例被玉米淀粉稀释后,就称为面粉增白剂。

现在,玉众公司的新厂房是一间一百多平方米的蓝铁皮屋顶房子,外加一间化验室和办公室,这家成立于1991年,自称江苏省首家面粉增白剂的老厂看上去更像是一家手工作坊。

实际上,在小麦面粉年产量过亿吨的国内面粉行业,面粉增白剂厂家尽管数量寥寥,但市场已近饱和。业内人士称,全国主要的大规模面粉增白剂厂集中于河南郑州,“大概有十几家”。

按国家现有标准,每公斤小麦粉里最多可以添加0.2克增白剂。新磨制出来的面粉颜色微黄、发暗,需要贮存一段时间后才会慢慢变白,而添加面粉增白剂后,面粉变白的时间将大大缩短。

当《法治周末》记者以面粉商人的名义来到玉众公司后,玉众公司的陈老板给了记者每吨9000元的报价,其称该厂每天面粉增白剂的产量可以达到两吨。

这家公司的产量和报价都远远低于行业内规模较大的企业。在面粉增白剂行业,一家中等规模的企业月产量可达到300吨,而行业的普遍报价是1.1万元每吨。

陈老板向记者坦言面粉增白剂行业利润微薄,这个行业只需用填充物稀释过氧化苯甲酰即可生产,并无多少科技含量,由此导致产业开始集中。

近年来,面粉增白剂价格已从近2万元直降至1万元左右。

“那些大厂组织了很多销售人员外出推销产品,还花了很多宣传费用,这些我们是没有的。”陈老板向记者解释了玉众公司报价较低的原因。

但业内人士则道出了个中玄机。河南一家面粉增白剂厂家的销售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那些报价八九千元的小厂家,(面粉增白剂的)填充剂用的不全是玉米淀粉,而是掺进了石灰粉”。

石灰粉的价格低于玉米淀粉,重量又是玉米淀粉的两倍,如此一来自然降低了成本。

《法治周末》记者后来将玉众公司的样品带回北京某科研机构进行检验的结果显示,石灰粉的含量在样品中超过了30%。

如皋市当地知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2010年春节前,玉众公司一次购进了4大车石灰粉,“每辆车能拉40吨,平均每4斤增白剂里加了1斤石灰粉”。

这甚至在玉众公司周围的百姓中造成了恐慌,很多人都拒绝在本地购买面粉食用。如皋当地面粉消费份额并不高,且本地没有大规模面粉企业。

记者在如皋市探访多家餐饮机构,均未发现本地面粉被使用,一家面馆老板告诉记者,“以前北边桥头有一家面粉厂,后来好像搬走了”。

在如皋市,还有一家名为双益的面粉增白剂厂家,记者按照其在网络上提供的地址前去查访,但却得知该厂已经搬往别处。有证据显示,在2006年,该厂因没有生产许可证,产品被查扣。

“问题”增白剂销往各地

玉众公司陈老板告诉记者,玉众公司生产的增白剂主要销往了山东、江苏、安徽等地的大中型面粉企业,其中,位于南通市的江苏某面粉有限公司也是陈老板所称的客户之一。

这家面粉公司是一家日产面粉达到2000吨的大型面粉企业,其生产的某牌小麦粉被评为中国名牌,同时还享有江苏省名牌产品等多项殊荣。

但当《法治周末》记者以河南某增白剂公司销售人员进入该公司后,一名仓库库管员却说公司使用的面粉增白剂并不是玉众公司所产。

他告诉记者这家公司所用增白剂是泰州市某添加剂公司生产的产品,他甚至不知道南通本地有面粉增白剂厂家的存在。

与此同时,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玉众公司生产的增白剂并非直接销往面粉厂,而是经过中间商销往全国,这名中间商,正是泰州市某添加剂公司。

在泰州市车站路一条偏僻的小巷里,某添加剂公司的厂房显得颇为独特。迎门而入是该厂一座3层高的厂房,但这座厂房却门窗紧闭,没有丝毫开工的迹象,穿过厂房底层的一道卷帘门,在3层楼的身后隐藏着一排平房,这才是该公司真正的厂房。

在这家公司的厂房里,记者看到同玉众公司相似的场景,车间里只有零星工人在工作。

这家公司一名陈姓负责人告诉同样以面粉商身份前来的记者,该厂的主营产品是各种面粉改良剂,因为利润微薄,面粉增白剂产量并不算多。

他还介绍在这个行业,主要进行订单式生产。在玉众公司,记者曾了解到,在繁忙时候,工厂曾24小时连续生产。

这名陈姓负责人称自己的面粉增白剂同样销往全国多个地区,其中自然包括江苏某面粉公司,他给出的报价是1.1万元每吨。也就是说,玉众公司的产品在经过转手后,这家公司可以获得不菲的利润。

而在某公司提供的样品中,检验部门同样检测出了高达30%以上的石灰粉。

这位负责人还透露,除了某面粉公司,南通另一家新成立的面粉公司也在使用该厂的产品,而那家面粉公司的产量超过了某面粉公司。

河南一名面粉增白剂厂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实际上可以检测出面粉里加了多少石灰粉,只不过因为增白剂本身添加量就很少,所以加了石灰粉也吃不出来”。

吃不出来的石灰粉,会不会对人体带来危害?增白剂里能否添加石灰粉?增加的标准如何?记者查遍国家的有关标准,但找不到答案;试图找专家来解读,也未果。

增白剂之争未穷息

记者发现,玉众公司生产的面粉增白剂并未在如皋市当地使用,连面粉增白剂都被面粉销售商所避讳。

在如皋市一家超市,销售员告诉记者该超市销售的小麦粉并非产自本地,当记者问及是否添加增白剂时,这名销售员解释如今的生产工艺已无必要添加增白剂,“特一粉的出粉率都达到75%”。

在当地最大的农贸市场,一家米面店老板出售本地面粉,但他很快否定了记者是否添加了增白剂的提问,连称“这个国家已经不让用了,面粉里肯定没有”。

目前我国并未出台规定禁止面粉增白剂的使用。但据一位接近食品添加剂行业的专业人士介绍,业界对面粉增白剂使用与否现已达成共识,“就是不加了”。这位人士还透露卫生部曾有过一次内部表态,在面粉行业内可以不使用增白剂。

中国在普通面粉中使用增白剂,已有20多年。但对于增白剂存废的争论也持续了多年,两方的观点谁都不能说服对方,也难以影响决策层。

主张废除者认为面粉增白剂潜在对人体肝脏有损害,且认为依照现有工艺水平,已没有必要继续添加面粉增白剂,并搬出欧盟等西方国家对食品添加剂的禁用及慎用态度作为参考。

主张使用者则力辩目前尚无面粉增白剂影响身体健康的案例及研究成果出现,且声称废除增白剂的声音出自利益集团商业竞争的目的。

由于没有明确的中立研究结果,关于面粉增白剂使用的国家标准,都是相关部门委托一家面粉增白剂龙头企业参考制定的。

这种僵持无疑让面粉厂最为“左右为难”。北京最大的面粉生产企业———北京古船食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王建新说,古船牌小包装面粉不添加增白剂,大包装面粉不添加增白剂不好销售,但要按国家标准添加。

“以前也有院士支持使用面粉增白剂,但现在这些观点也有转变”,这位业内人士称,“毕竟老百姓的消费观念已经变了,老百姓现在反而都不敢买特别白的馒头了”。

■延伸阅读

“倡禁元老”称看不到禁用死不瞑目

在面粉增白剂禁与不禁的论证中,王瑞元是国内坚决要求禁止在面粉中添加过氧化苯甲酰的“元老级”人物。

2010年4月6日,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电话采访时,王瑞元表示他还是坚持禁用的立场。

20多年前,正是他最早引进并同意在面粉中添加有漂白功能的增白剂,其时他正任商业部粮油工业局局长。

1986年,在王瑞元的推动下,商业部在新颁的小麦粉标准里,允许添加过氧化苯甲酰,沿用至今。卫生部同步将过氧化苯甲酰列入了《食品添加剂使用卫生标准》。允许每公斤添加60毫克过氧化苯甲酰。

但后来王瑞元看到白得异样的面食,都不敢吃。

王瑞元之所以对增白剂的态度产生180°的大转变,是因为他后来到国外考察时,发现挪威已禁用增白剂;1997年,欧盟正式禁用;澳洲和新西兰也随后禁用。

似是认为自己亲手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王瑞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如果当初我不同意加的话,今天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从2000年开始,他在各种粮油工业会和粮食行业会上都呼吁企业禁用面粉增白剂。

“定标准时,我有责任。现在有责任提出取消它,否则愧对老百姓。在有生之年,如果看不到禁用,死不瞑目!”王瑞元说。

(本文来源:正义网 )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