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APP
搜索

小夫妻日记

思绪 2009-09-02 11:29:18

木木是南方男人中典型的小男人。

小懒是北方女人中典型的大女人。

小男人和大女人在一起了。

于是,我们的战斗打响了;于是,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第一章 木木的序言 

所谓举案齐眉

我曾经对两个被传为佳话的爱情典故念念不忘。

一个是典型传统的“举案齐眉”:讲的是东汉初年才子梁鸿的故事。梁鸿很有学问但是个穷人,某天他与一个叫孟光的大龄剩女兼丑女相遇,对方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非他不嫁。梁鸿这个相当于省级博士后的优秀男士,听说后就主动上门提亲。两人结婚后,隐居山中过上了男耕女织般的幸福生活。每天梁鸿下地干活归来,孟光早已把饭菜做好,夫妻俩对彼此都非常尊敬,一个把盘子托得跟眉毛齐平从来不会仰视丈夫的脸,一个总是会用双手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盘子非常彬彬有礼。

另一个是非典型传统的“张敞画眉”:西汉人张敞,汉宣帝时任首都西安市的市长,平时常替妻子画眉毛。一天有人向皇帝告状,大肆渲染地讲了这件事,说张敞太“轻浮”。汉宣帝就当着众大臣询问这件事。结果张敞非常从容地说:“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直译过来就是:夫妇之间,在闺房之中,有比画眉更好玩的事情,这是人之常情。皇上您应该多关心国家大事。皇帝一听觉得有理,不但没责罚他,还将他和妻子树立成夫妻恩爱的典范。发展到后来,人们也用“张敞画眉”来比喻夫妇恩爱。

这两个故事,不 过是中国经典爱情典故中的两种形态罢了。自古还有很多爱情故事以成语的形式流传至今,诸如相敬如宾、爱屋及乌、比翼双飞、青梅竹马、莺莺燕燕、郎情妾意、情比金坚等等。古人为了追求爱情,使出了浑身解数,演绎了无数的经典。既有像《西厢记》、《花田错》里才子佳人的终成眷属,又有《孔雀东南飞》、《梁祝》里惊天动地的荡气回肠。

发呆的时候会想,我和小懒的爱情究竟属于什么式呢?

——当然不会是悲情式。

没有桃花流水般的短暂,应该也不是海誓山盟那样的轰轰烈烈,貌似有点像一波三折式,两情相悦式也沾点边。个人比较花痴的想法是如果“举案齐眉”和“张敞画眉”两个都沾就好了。

好像有点贪心^_^。

生活中的自己有时候比较粗线条,会犯大男子主义的毛病。

玩疯的时候会收到诸如“赶紧给老娘滚回来!”、“老娘休了你!”之类的暴烈短信,也能收到“冰箱里有西瓜,有洗好的樱桃。”、“今天去逛街,给你买了几件衣服,不许说不喜欢!”这类看似浓情蜜意的短信。

这种“两面性”,偶尔会让我觉得小懒女人味儿不够,做事时常不计后果,时常腻人有余,温柔不足。

当然我也有很多缺点,比如犯懒。犯懒的时候会略施小计,说:“哎呀呀,头晕,脖子又动不了了,今天做不了饭了,你来吧!”小懒这时候往往会表现出比山高比海深般的母爱情结,豪迈地说:“这些老娘都包了!”

空闲的时候,最喜欢的,是小懒的按摩手法。每次颈椎肩周酸胀的时候,招呼一声,她便拂袖上手,任劳任怨帮你搓揉起来。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有朝一日老娘不写作了,就当一个技艺精湛的按摩师去”,无论是降龙十八掌还是九阴白骨爪,在她那里都会使得颇有声势,包你手到病除。

这是我们的生活。

或许也是很多普普通通、默默无闻、为了生活奔波和劳碌的平凡人所拥有的大同小异的朴素爱情。

时代给予我们这代人多于父母那代人更多的机会、更大的舞台,同样也给生活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或许我们并没有高不可攀的志向,没有遥不可及的欲望,没有太大的起伏也不会有太多的困难,但我们有着最为真实的生活。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眼里的举案齐眉,是在平凡如一日的生活中,彼此明了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分量,以及拥有并享受着这份不可撼动的尊重,以及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