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APP
搜索

初试爱尔兰咖啡

美食香巴拉 2015-09-11 15:01:53

           痞子蔡在他的同名小说「爱尔兰咖啡」里详细描述了爱尔兰咖啡的制作过程:'......她接着拿出―个铜制杯架,使爱尔兰咖啡杯约呈45度角斜靠着。正对着杯肚下方,有一个小小的酒精座。 加人两茶匙揭色砂糖在威士忌里,点燃酒精,以小火缓慢将威士忌加温。一面烧一面旋转杯子,使酒杯受热均匀,并将糖融化於威士忌。 烤杯的过程中,她一直屏气凝神,丝毫不敢大意。在杯里的威士忌即将燃烧前,她迅速把杯子移走,熄掉酒精。再倒入刚刚煮好的浓热曼特宁咖啡至靠近杯上缘的第二条金线 确定咖啡正好切齐第二条金线后,她轻轻吁了一口气,擦拭一下额头,然后从冰箱中拿出鲜奶油打至发泡,缓缓倒在咖啡上,将近与杯上缘同高: "先生,您的爱尔兰咖啡。"她将爱尔兰咖啡端到我面前,笑着说"请不要搅拌哦! 而且要趁热喝。不过要小心烫嘴。"...


        不知道吸引痞子蔡每周四午夜推开咖啡馆木门的是浓热醇香的爱尔兰咖啡,还是吧台后那个全神贯注喜欢叶慈的女孩,我试着还原了一下"案"发现场:虽然没有刻着两条金线的爱尔兰咖啡杯,没有味道纯冽清爽的爱尔兰威士忌,但苏格兰黑标威士忌与砂糖在烛火微熏中熔合散发出的草木谷物香气,随着升温从斜倾的杯缘缓缓溢出已使人不饮自醉..一分滚烫威士忌、四分浓热曼特宁、轻覆四分绵密的奶泡,依"她"说的不搅拌、趁热喝...en,唇还没接触杯沿,一抹淡若游丝的威士忌果木香已透过雪白绵密的奶泡沁入墟鼎,暗暗提醒着自已小心烫,缓缓地啜了半口,酒心巧克力的味道、不,混合的更美妙,咖啡的醇滑浓厚与砂糖威士忌的甘冽缠绵在一起,带给人一种奇异而微妙的错觉,缓缓入喉,是酒、是咖啡,是酒中的咖啡,是咖啡中有酒...没多久,温热的感觉燃烧了全身...杯空了,口齿边,空气中依然弥散着淡淡的混合莫名的异香...人已有些曛曛然了



把全部菜谱保存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