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APP
搜索

九零后年轻人行走在路上

yimengwunianA 2015-09-21 20:02:24

九零后年轻人行走在路上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身体和思想总有一个要在路上。九零后的高名宏,截止至今,他已经用自己的双腿行走过65个国家和地区。他是为了什么而前行?这对于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之后又将去往何方?今天我们很荣幸的邀请到了他,对他进行一对一的采访。

 

胡:您好高先生,很荣幸邀请到您,作为年轻一代人中的杰出人物,您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

 

高:人都会受环境和经历的影响,小时候父母就给我讲孔子周游列国的故事,读万卷书不如

行万里路,多一些见识总是好的。第一次自己出远门是在四岁,独自一人迷路了,从我家里走到了火车站,得有个几公里。

 

胡:(笑)

 

高:其实我也没有刻意去做一个背包客,我本身是做企业的,无论是有学识还是有见识的人,这个年龄段有成就的人太多了,自己还是很渺小的,总想给自己找出路,所以就得往外走,走着走着,就变成背包客了。一开始是纯粹为了玩,后来就不一样了,变成了人生的一种意义和价值,看到很多和国内不一样的东西,有了一些为祖国效力的新思路。

 

胡:现在国内外的区别也是人们热议的话题,您走了这么多地方,您觉得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呢?

 

高:很多人觉得工资水平,建筑风格这些东西是国内外最大的区别,很现实也没什么错,不过在我看来,主要的区别还是在精神层面,大部分国人还没找到生命的意义,很多人的意义就是上班下班攒钱养孩子,其实这不是意义,这是实情,真正的意义是只有你自己能做到,你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比如我,走了很多地方之后,我现在的意义就是让国人更幸福。这是个很不接地气的理想,很大很空很虚很没有边际,不过这样的目标才更值得我奋斗。

 

胡:您准备怎么结合这些经历来实现您的理想呢。

 

高:二战过后,美国实际上把控了日本的各种位置,日本其它都交给美国了,但是教育留下自己亲自去抓。其实改变一个国家改变一个民族,归根到底要靠教育,国内现在的一些问题,从根源去解决,也只能靠下一代的教育,之前假期去山区支教,让我对讲师这个职业真是情有独钟,不过我有自己的风格,很简单,就是不说废话,实实在在。

 

胡:现在国内确实缺少实实在在,不过实实在在确实是未来的唯一出路。

 

高:是的,之前在国内我也接触过什么行业很多机会,很多人鼓吹国外一些情况,比如说炒作互联网概念的时候,说国外的网购发达,我们要跟上国际潮流所以怎样怎样,但是我很负责人的说国外没什么网购,现在多起来了也是被中国人代起来的。中国的互联网在全世界是处于领先地位的,当年马云去美国要投资,人家说淘宝在欧美从未有成功先例,所以不会成功,如果被打脸了。所以中国并非处处落后,在我看来互联网还没有被彻底挖掘,很多新型的商业模式也存在巨大的市场潜力,如果能帮助更多的国人具有更先进的意识,国人的生活会更轻松一些。

胡:现在国人确实很辛苦,大家都在说国外人生活的都很轻松,您去过这么多地方,应该有一些权威的见解吧。

 

高:去过200个国家的人还不敢说权威呢,我也不敢班门弄斧,不过大家有一些公认的看法,欧美居民更倾向于享受当下,赚了钱有假期就出去走走看看,度度假,带家人旅旅游,国内现在没有实现这种无忧生活,归根到底原因还在钱上,能让大家都赚到钱,能实现习大大所说的全民富裕,才能生活轻松没压力。但是话又说回来,中国人也并非是不幸福的。

 

胡:这怎么讲呢?

 

高:我记得我在哥们哈根的时候,在一户民家留宿,主人很热情,但是总用一种可怜的眼神看我,后来聊起来才知道,在他眼中国内是民不聊生的,人人水深火热,这些跟境外反华势力的炒作有关,我当时反问他去过中国么,他就不做声了。中国是个饿不死人的地方,在中国只是竞争太激烈,只要你勤劳,不会没有任何收获,并且机会确实是多,人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也快。国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是老百姓不喜欢比下而已,我亚欧非三大洲的旅程,其实非洲和中东占了一半,第一个去的非洲国家是突尼斯,坐船去的,下船没有跟上大部队,自己也不知道景点在哪里,就租了个车随便跑,很心酸,处处都是贫民窟,那些穷人看我的眼神,除了惊讶更多的是羡慕。还记得我们车路过总统府大门的时候开了十五分钟,一望无际的总统府外墙和对面衣衫褴褛的孩子,真是想想都能落泪,贫民窟里孩子吃的东西你是不能想象的。当时去埃及的时候在内战,一到游行所有游客都要躲在商店里,其实那根本不是游行,和国内电视台说的不一样的,就是极端分子以游行为目的打砸抢烧,最后苦的其实是老百姓。

 

胡:那么危险的地方你有没有感觉害怕,赶紧回来什么的?

 

高:我觉得这些危险的经历才是我最宝贵的回忆,几次在外经过战乱,当年在叙利亚的时候整个社会也是很动荡,走走就能看到拿着枪的人,那些人攻击性是很强的,一点也不客气的,不过人性本善,如果不是社会影响,大家本身也都是希望本本分分过日子的。我是一个钟情于互联网的人,那边人接触不到这些,消息闭塞所以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很少,自己容易被煽动,所以归根到底还是教育的问题。

 

胡:您今后是什么打算呢,您曾经说会一直在路上,之后又要去哪里呢

 

高:古人云:百闻不如一见,我会一直在路上,不过未来几年身体会留在祖国,精神会一直走下去,沿着我的理想之路。国人要扬长避短,我们的长处在于互联网的先进,要靠这个来影响世界,我觉得这个是真的能让国内外贸易顺差的东西,我会坚定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让更多的人改变思维,更多的国人能够过的轻松一些,我就满足了。

 

胡:谢谢您。

 

                                                         本报采访员:胡晓芸

把全部菜谱保存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