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APP
搜索
梓涵的妈妈 2016-11-14 09:47

童年里总有一些亲爱的人!朝鲜族的哈麦(姥姥)在哈伯吉(姥爷)去世后常在深夜里痛哭。那哭声让人揪心甚至都有些瘆人!隔壁的我们一家常被这哭声惊醒。虽然爸爸已在我们两家的院墙上装了小门。后来妈妈提议“你过去陪她住一段吧”!就这样哈麦总会留我在她家里吃饭!哈麦很少炒菜,她的热水瓶里装的是自来水新放出来的嘎嘎凉的凉水。她的饭几乎永远是咸菜、米饭和一杯凉水。西葫芦是我小时候很讨厌的菜,可哈麦炒的我喜欢吃!一点油,几片五花肉,几颗蒜瓣爆锅,全程无水,翻炒几下,还带着绿出锅,一个小中盘。朝鲜族很少用我们那么大的餐盘,他们传统的婚礼宴席都是一小碟一小碟,炒菜不多,但会用中盘盛放。我常会想念哈麦做的食物,可是我能模仿的不多,她做的食物费事的多,比如咸菜,比如打糕,比如土豆粉包的的辣白菜包子,比如一登(朝鲜话这样讲,用大米面和豆子还有一中草蒸的米糕,不知道汉族名字)……太多太多。现在我也喜欢光顾韩国食品店,看到小时候哈麦做给我吃过的食物,我就会想她,就会买一点。
一个周末,我已经懒得不成样子!上班是件多么好的事!它可以把你从懒惰中揪出来!简单的早餐,怀念的人!

已参加“寻“味”童年 用食物讲述童年的故事”
晒出我的美食生活

梓涵的妈妈的更多帖子

把全部菜谱保存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