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江西水涝致蔬菜大面积绝收 南昌菜价飙涨

资讯 > 消费资讯

6月22日,南昌市扬子洲镇三联村蔬菜种植户万细福难得地一觉睡到大天亮。

往常,他都是头天下午到菜地里摘好蔬菜,然后在次日凌晨一点多钟,用三轮车将蔬菜运往南昌市沿江的水产厂,这里是蔬菜进入南昌市民餐桌的一个重要流通渠道。

而现在,万细福已经连续多日无菜可卖了。6月中旬以来的持续暴雨,造成当地严重内涝,将他家两亩菜地里的蔬菜全部泡烂导致绝收。

有着南昌市“菜篮子”之称的扬子洲镇在此次特大暴雨中遭受了惨重损失。据副镇长吴科发介绍,全镇近万亩菜地农田受灾,香菜、小青菜、西红柿等蔬菜几乎绝收,直接经济损失达3000多万元。

“鄱阳湖千年大旱”言犹在耳,又迅速转为大涝,速度快得令人不敢相信,农产品也因此面临“大考”。

大旱急转大涝,菜农与天博弈

在南昌市扬子洲镇的15个自然村中,三联、联明等村以叶子类蔬菜见长,而熊万、上房等村以藤果类蔬菜为特色。

昨日 (6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在扬子洲镇三联村村民万细福家的菜地里看到,两亩菜地共划分成16垄,除了一垄被薄膜覆盖的空心菜以外,其余菜地里没有一棵完好的蔬菜。万细福说,地里原本种着青菜、萝卜、苋菜和香菜等。因为空心菜比其他叶子菜更耐水浸泡,加之上面有一层薄膜,才得以幸存下来,但仍然腐烂了大半,余下的只够自家食用。

“现在市场上香菜卖到5块多钱一斤,我这一垄至少可以收获四五百斤,一垄就损失了2000多块钱。”万细福说,青菜要便宜些,但是产量更高。算下来,他家两亩菜地这次损失过万。

“现在趁水退下去,赶紧把菜地重新耕一遍,种下一批蔬菜。”万细福说,蔬菜的成长周期至少要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他都无菜可卖。

与万细福菜地一埂之隔,万绪能的蔬菜地更是颗粒无收,所有蔬菜都被雨水浸泡后腐烂。

“现在我们自己都要买菜吃了,说起来真好笑。”万绪能说,他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

扬子洲镇三联村委会一位村干部说,现在菜农们种菜,几乎是靠天吃饭,之前干旱,许多菜干死了;现在内涝,大部分蔬菜又泡烂了。“这是一个菜农与天博弈的艰难过程。”

扬子洲镇曾是南昌市的蔬菜基地,高峰时,全市蔬菜2/3产自此地。目前,这里仍然提供了南昌城市居民40%以上的叶类和藤果类蔬菜。

市场菜价飙涨

蔬菜中间商方新民进村收菜有了一个最直观的感受:菜价一天比一天高了。

家住南昌市沿江北大道的方新民以贩卖蔬菜为生。每天傍晚,他就开着皮卡去扬子洲镇收菜。

“前天空心菜每斤1.8元,昨天就卖到了2.3元,今天(6月22日)已经报价2.8元了。”方新民说,菜价这么高,对他的影响并不大——进价高,出价自然也会高。最关键的问题是,现在许多村民已经无菜可卖了。

为了能收到更多的蔬菜,方新民不得不驾车去南昌市另一个蔬菜基地——安义县,但是两地相隔60多公里,这无疑增加了他的交通成本,到了批发出售的环节,他将会处于价格劣势。

蔬菜的源头价格在不断上涨,流通环节自然是水涨船高。在南昌市深圳农产品批发中心,平时只卖1~2元/公斤的小青菜,此时的批发价在5元/公斤左右,上涨幅度惊人。韭菜的价格更是到了10元/公斤。

南昌市深圳农产品批发中心市场部经理余小龙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南方水灾,给湖南、湖北等地的蔬菜也带来了很大损失,产量锐减,因此从湖南、湖北过来的蔬菜几乎断货了,从而造成南昌深圳农产品批发中心的蔬菜价格上涨。余小龙估计,菜价不会这样一直涨下去的,天气在转好,菜价会慢慢地回调。

而在蔬菜销售的终端,蔬菜价格无疑已经触到了居民的心理底线。在南昌市最大的农贸市场之一墩子塘集贸市场,记者发现,油麦菜的价格达到了10元/公斤,西红柿11元/公斤,莲藕13元/公斤。

“蔬菜的价格马上要和猪肉的价格差不多了,真是吃不起。”在菜市场徘徊了许久的市民小赵,最终买了点猪肉和豆腐,摇着头回去了。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消费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