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益海嘉里低调抢麦 现外资控粮之危

资讯 > 食品行业资讯

截至23日,中国第二大小麦主产区山东的小麦已基本收割完毕,农民开始陆续出售新麦。但有了外资粮食巨头益海嘉里的参与,今年山东小麦收购市场呈现出“白热化”的竞争态势。

经济导报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这场收购“战役”中,善舞资本长袖的外资巨头,虽不肆声张,但其谋取中国粮食市场话语权的“雄心”已然显露。

低调收粮

地处鲁西南的兖州,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因为优质麦产出率比较高,受到不少粮食加工企业的青眯,今麦郎和华龙集团纷纷在此建厂。2008年,该地又吸引了国际四大粮油巨头之一的益海嘉里。按照兖州市的官方介绍,益海嘉里(兖州)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日处理小麦1000吨。

“我们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22日,导报记者在兖州就收粮一事联系益海嘉里时得到如此答复。低调,非常的低调!这是益海嘉里给导报记者的第一印象。

在去益海嘉里的路上,导报记者并没有看到该公司的广告牌,即使是出租车拐进其所在的益海路,也没有看到任何指示牌。如果不是看到该公司粮仓上标有“金龙鱼”字样,很难看出这是国际知名企业所在地。

与同在兖州市经济开发区的今麦郎面粉厂不同,益海嘉里的大门口没有任何横幅,即使是招工的招牌也只是很小的一块。

而在今麦郎面粉厂门口,导报记者看到了多条横幅,既有现金收购新麦的,也有招聘的。

“今麦郎进入济宁时,把优质麦收购价格每斤提高了1-3分钱,而益海嘉里进入后,又每斤提高了5-8分钱。”谈起小麦收购,兖州大安镇张晨村的收粮户张拥军说。“不过,最近几天没有收,一方面是满库了,另一方面是农民惜售和收购价还没下来。”

张拥军的小麦库容在20吨左右。往年他都会给益海嘉里送一些小麦。“益海嘉里给的价高,而且对水分等要求相对低一点,更重要的是现金结算。”

据导报记者了解 ,为了抢夺小麦,益海嘉里还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成立了粮油生产协会。该协会以益海嘉里为龙头,以优质小麦专业村为依托,以专业村的小麦种植户为会员。现在拥有5万名会员,30万亩左右的优质麦田。小麦成熟后,益海嘉里还将按高于市场价格10%的价格收购。除此之外,该公司同时通过社会力量收购一部分小麦。

益海嘉里的低调还显示在另一方面。导报记者在兖州市粮食局采访 时,无论是粮食局还是其下属的粮食收储管理中心,都对“收粮”一事比较谨慎。

据兖州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一工作人员介绍,作为兖州市近年来引进的超大项目,益海嘉里奠基当日没有邀请市里有关领导和地方媒体,连其直接合作者兖州市粮食局也未被邀请。

“太敏感了,因为是同行,而且关系比较紧张,有些事情不方便说。”兖州当地一家大型面粉厂的负责人说。

2万吨还是20万吨?

据导报记者了解,益海嘉里委托当地私营粮食收购企业、粮食局系统改制剥离的粮库等收购主体,代收代储小麦,益海嘉里确定价格,并为他们提供资金,完成任务后再支付佣金。通过粮食经纪人,益海嘉里建成了以兖州为中心,向西拓展到菏泽、梁山一带,东到泗水,北到宁阳的粮食收购网络。

此前有媒体报道,2010年,益海嘉里在兖州地区附近只收购了2万吨小麦,不过当地的面粉企业和一些粮食经纪人对这个数据表示怀疑。“2万吨?益海嘉里再加个0还差不多。”兖州市合发面粉厂总经理张树光说。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张拥军,“我送40多吨算少的,一些大户送几百吨,全市所有的经纪人统算下来差不多就能达到2万吨,再加上他们从其他地方收的,数量相当可观。”

对于2010年益海嘉里到底收了多少小麦,除了该公司,没有人知道具体的数据。

另外一家日产量1000吨的济宁面粉加工企业的采购经理向导报记者透露,2010年益海嘉里集团仅在济宁就投放6亿元收购资金。“按这个资金量和去年的平均价格算,他们能收3亿公斤即30万吨。”

虽然中外多家粮企在粮食收购环节“同台竞技”,但不少粮企负责人还是表达了对实力雄厚的外国粮食巨头的担忧。

“他们有资金,到处收购粮食,对我们影响很大。”面对益海嘉里的强势竞争,当地面粉企业不无担忧。导报记者从今麦郎面粉厂了解到,为了预防“无麦”的情况发生,该公司新建了一个3万吨的小麦仓库。

导报记者注意到,益海嘉里距离今麦郎面粉厂和华龙日清面粉厂的距离都不超过5公里,直线距离不过2 公里左右。“选择在国内面粉企业已经进驻的地方,一方面可以节省市场调查的成本,另一方面可与国内大型面粉企业正面交锋,加速其垄断市场的速度。”上述兖州当地大型面粉厂负责人表示。

多家粮食企业“抢粮”,无疑也推高了粮价。张晨村村民张自强告诉导报记者,从收割开始,就有粮食经纪人开着车直接到地头收小麦,尽管没筛选,没晒,收购价格仍然高达每斤1元。“现在的小麦价格几乎每天都在变动,昨天是1.03-1.04元/斤,优麦的价格已经快到1.2元/斤了。估计再过几天,价格还要上升。”

粮食企业“抢粮”也加剧了农民的惜售心理。“现在价格难估计,不过肯定还会涨,不急着卖。”张自强说。

控粮之危

“他们的资金量大,而且似乎不计较效益,只注重开拓市场,可能意在取得中国粮食收购市场话语权 。”张树光表示。

益海嘉里在兖州建立起来的粮食收购网络正在国内一些产粮区不断复制,包括山东的临淄、枣庄、德州;河南的周口、新乡;河北的石家庄;陕西的宝鸡;江苏的泰州。其在市场上掌握的实际粮源数量也成倍增长,而且多是优质粮源。此外,益海嘉里还在德州和青岛建立了粮食加工企业。“不少兖州本地小型面粉加工企业因此倒闭或暂时关闭,我们的竞争压力也非常大。”张树光说。兖州市丰谷面粉有限公司总经理梁雪说,“现在已经不卖面粉了,基本上只是来料加工。”

据导报记者了解,在兖州已经有不少面粉加工企业陷入了困境。张树光告诉导报记者:“面粉加工企业的利润本身就低,益海嘉里将一些低端面粉按成本价销售,用来挤压当地的面粉企业的生存空间。”

“华龙日清开工率不高,嘉丰(兖州嘉丰食品有限公司)基本上完了,鲁粮(兖州市鲁粮工贸有限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甚至周边县市的一些大型面粉加工企业也被拖垮了,”张树光掰着手指头对导报记者说,“用不了几年,大型企业差不多都扛不住了,小企业又不成气候,到那个时候,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导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管是相关粮食行政主管部门还是竞争对手,都不知晓益海嘉里已经建设和正在建设的米面加工厂数量。益海方面只是表示其市场份额仍然很小,不会对中国粮食安全造成威胁。但粮食加工业内人士都知道,按照其在食用油领域40%以上的市场占有率,未来在米面市场上,也必将是个庞然大物。

据不完全统计,益海嘉里现在的面粉生产能力已经突破了150万吨/年。而到2013年,其在建的和建好的粮食加工厂,将达到16家之多,全部产能形成后,年加工小麦将达到632万吨。

“一旦让这些外资巨头大举进入面粉产业,益海嘉里的资本、品牌和运营优势将逐步显现,国内的一些面粉企业根本无法与之抗衡,随后整个面粉行业将重蹈食用油覆辙,失去定价权和话语权。”张树光表示。

山东社科院省情研究中心主任、导报特约评论员秦庆武表示,益海嘉里的大面积布局,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警惕。在他看来,引进外资进入中国农业、尤其是进入粮食生产领域,应当慎之又慎,防止其在我国全面铺开。“外资公司一旦进入粮食流通领域,对中国的粮食安全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我有一种担心,强势的外资不仅容易对处于弱势的小农经济造成冲击,对民族产业也会产生一定挤出效应。这些潜在风险现在可能看不出来,但确实是存在的。”秦庆武说。

他认为,中国已经在大豆上失去了话语权,小麦的话语权再失去的话,无疑就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

原文地址:http://finance.qq.com/a/20110624/000874.htm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食品行业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