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日企山东种地不打农药不施肥 总亏本成农民笑柄

资讯 > 国际资讯

6月21日,朝日绿源农场建在山东莱阳沐浴店镇的一片盆地中。该日资公司在当地租了1500亩地,种植农作物和饲养奶牛。记者 涂重航 摄

日企山东种地5年亏本调查

租地1500亩种粮养牛,培育土壤不打药不施化肥,曾因虫子泛滥被农民索赔;产品瞄准中国高端市场

日本一家企业在山东莱阳租地1500多亩,种地、养牛。他们瞄准的是中国高端市场,主打高品质农产品。

对于在家门口种地的日本人,当地农民慢慢“失望”。日企不打农药,不用化肥,甚至地里长满草,他们觉得这是在糟蹋土地。

在食品安全事故频发的今天,这家日企将产业链布局中国。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认为,农业最终还将回归到他们的路径,依靠化肥、农药的种地模式是短视行为。

对于外资在中国种地,也有专家表达了担忧,提出外资租地的政策有待完善。

在山东莱阳种地的日本企业朝日绿源公司至今仍未赢利。5年来,这家公司已成为当地农民的笑柄。

2006年,朝日绿源公司由日本朝日啤酒、住友化学和伊藤忠商事三家公司合资而建。这三家公司均为世界500强企业,从事农业生产这还是头一次。

当年,朝日绿源在莱阳租下1500亩耕地,用来养殖奶牛,种植玉米、小麦、草莓等,租期20年。

“他们完全拿地不当回事。”莱阳大明村村民并不看好这家日本公司。

5年来,朝日绿源的种地方式让当地人看着心疼。不施化肥、不打农药,甚至不除草,一亩地的产量仅是当地人的一半。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日本人租地的动机。有村民说,日企租地是为了探矿;还有人称日本人要为本国建一个粮食基地,“圈占地盘”。

选地前考察土壤

当时看到日本人到田间地头钻土取样,一些村民还以为是在勘探矿藏

6月21日,莱阳吴家疃村民说,土地出租给朝日绿源,自己没有吃亏,也没沾多大光。

按照5年前的合同,沐浴店镇吴家疃、大明、南汪、小店、中汪5个村1000户农民今年每亩地将收租1000元,这在当时来看是个高价。

2006年,此项目在山东省政府的关照下启动。

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与日本朝日啤酒洽谈时表示,希望日企能利用先进技术在山东建设一个农业示范项目,帮助农民改善食品安全,增加收入,并打破对外出口的“绿色壁垒”。此事的背景是,日本对于食品进口标准很严,形成“绿色壁垒”,而山东是对日农产品出口大省。

6月22日,朝日绿源副总经理前岛啓二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说,当年朝日啤酒已参股烟台啤酒和青岛啤酒,与山东打交道多年,收到省委书记的邀请,他们很有兴趣做这个项目。

朝日啤酒此前并未做过农业。他们邀请了日本住友化学和伊藤忠商事两家公司共同成立了朝日绿源,朝日啤酒占股73%。

住友化学是从事农业采摘和设备的公司、伊藤忠是做超市和物流的企业,前岛啓二说,邀请这两家公司加盟,也是看中他们在农业产业链上的优势。

6月21日,莱阳市沐浴店镇党委委员高风涛介绍,山东省曾向朝日绿源提供淄博、东营、莒南、莱阳4个地方。朝日公司对这些地方进行了水和土壤的考察,最终选址在沐浴店镇。

沐浴店镇邻近莱阳市水源地水库,周边无污染企业,温度和气候也适宜蔬菜生长。

沐浴店镇大明村村民说,当时看到日本人到田间地头钻土取样,一些村民还以为是在勘探矿藏,闹出很多笑话。

随后的征地阻力很大。沐浴店镇吴家疃村前任村支书于清说,沐浴店镇的农民靠种菜为生,土地附加值高,他们不想把地租出去。

于清当时跟另外4名村干部碰头商量,想要用价格“逼走”朝日绿源。

2006年,莱阳市每亩耕地的租金580元,于清建议每亩800元,还提出每亩地每5年上涨200元。

让于清意外的是,日方答应了这个价格,还对原耕地里的作物高价赔偿。

据介绍,当时农产品价格处于低谷,每亩地一年产值约600多元。七成以上的村民宁愿外出打工,也不愿种地。一大部分村民很快就把协议签了。

6月21日,沐浴店镇党委委员高风涛说,特别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十分乐意租出田地。

吴家疃村的廉玉胜是少数几个反对租地的农民。他现在承包着20多亩山地,一年有两三万元的收入。

他说,土地今后的趋势肯定是增值的,当时村里有几户不愿出租,但架不住镇上和村里不断做工作。

不打农药“顺天收”

朝日绿源的玉米地不打农药,去年7月遭受虫灾,成千上万只虫子爬过了田埂

对于在自家门口种地的外国人,当地人充满了好奇。但没过两年,人们对这家日企开始失望,甚至愤怒。

6月21日,村民廉玉胜说,朝日绿源第一年搭建大棚,种植芦笋、甜玉米和草莓,大棚不让外人进,他们不了解内情,只知道草莓100多元一斤。

他们能看到露天种植的玉米和小麦,品种跟当地一样,但种法大不相同。

朝日绿源的农场处在沐浴店镇政府东南方向一个小型盆地中,对面是莱阳龙头企业龙大集团的蔬菜基地。

朝日绿源农场分为三个地块,奶牛饲养场、蔬菜大棚、露天种植基地。各个地块拉着铁丝网,配有摄像头。露天种植的农场中,还架着探照灯。

6月21日,大明村的郑大爷说,他种了一辈子地,没见过这样顺天收的方法,地里草也不除,远处看过去,满地是草“庄稼能长得好吗?”

当地一些“农把式”用目测就能判断出朝日绿源每亩地的产量。郑大爷认为朝日绿源的小麦亩产只有400多斤,不足村民们产量的一半。

朝日绿源的玉米地不打农药,去年7月遭受虫灾。成千上万只虫子爬过田埂,吴家疃和大明村的玉米地也遭受损失。

为此,周围村民堵住了朝日绿源的大门要求赔偿。

村民还曾因粪臭投诉要赔偿。从2007年开始,朝日绿源引进1800头荷斯坦良种奶牛,牛粪堆积起来,臭味弥漫四周。

5年来,当地村民对朝日绿源的种植方式普遍表示“看不懂”,他们认为日本人“不会摆弄庄稼”。

朝日绿源在地里打了200多米深的吃水井,也让当地人觉得不可思议。

村民廉玉胜说,一般打井20米深水质就很好了,为何要打那么深的井。

今年春旱,廉玉胜的小麦地里总共浇了三遍水,花费200多元。他没有看见朝日绿源往地里浇过水。

朝日绿源租地的头两年,有些地因干旱撂荒。一些村民看着心疼,提出把地返租给他们种,被拒绝。

“搞不清楚日本人想干什么。”6月21日,大明村村民戏谑地说。

种植养殖循环

牛产牛粪,改善土质,产出无公害农作物,农作物喂食奶牛,再产出高品质牛奶

对于当地村民的质疑,朝日绿源副总前岛啓二回答谨慎。他说,此前有媒体误解他们是为日本生产粮食。

6月22日,前岛啓二说,目前公司没有赢利,不过他们在做这个项目前已做好准备,赢利不是目的,而是为建一个农业示范项目,提供高水平的农产品。

当地负责对接朝日绿源的沐浴店镇党委委员高风涛说,朝日绿源将赢利期定在十年之后,这段时间是他们对土壤的培育期。

对于当地人的评价,前岛啓二表示接受。

他说,他们第一次做循环型生态农业。还在实验阶段,前5年难免会出一些问题,正在逐步改进。不过他们也觉得自己的种地理念完全异于当地农民。

前岛啓二说,按照日本的古训,“种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最看重土壤的品质。虽然莱阳土地肥沃,但经过化肥和农药的洗刷,土地已退化,前几年投入大量的精力在土壤的恢复上。

前岛啓二说,他看到当地人种地还是注重当年亩产量。土地需不断追加化肥才能保持产量,但那样产出的农作物难免会有化学品残留。

小店村村民赵炳辉对此也有体会。他在朝日绿源工作两年,种了几十年地的他,第一次这么“伺候”土地,不撒化肥,全用牛粪堆肥;去草不施除草剂,而是手拔锄除;农药极少打,偶尔用,也需由专家指导;土壤定时检测,确保养分均衡。

前岛啓二说,当年有地撂荒,有村民提出返租,他们怕被施化肥、打农药,拒绝了。

在朝日绿源公司的大门内,竖着一个循环型农业的模式图:奶牛产出牛粪堆肥,肥施在地里改善土质,产出无公害高价农作物;农作物秸秆成为奶牛的饲料,再产出高品质牛奶。

前岛啓二说,他们种的玉米和小麦,全是给奶牛吃的饲料,为保证牛奶的高品质,不允许用化肥和农药。

朝日绿源的牛奶每升定价22元,是国内牛奶价格的1.5倍。他们生产的草莓每公斤定价120元。5年前,朝日绿源的草莓在上海上市,刷新草莓价格纪录。

当地人看不上朝日绿源烧钱的种地模式,不过他们也认同这家公司的农产品品质。

“他们的奶牛反正吃得比人好。”6月21日,廉玉胜称,曾有在朝日绿源打工的村民说亲眼看到朝日绿源将不合格牛奶倒掉。

另外,他在其他地里不敢直接摘水果吃,但在朝日绿源就没有这个担心。

“让出”的市场

三聚氰胺事件后,国产乳品受冷落。朝日绿源瞄准的,正是中国企业“让出”的市场

山东莱阳是中国对日出口农产品最大的县级市,素有日本后花园之称。

在朝日绿源对面的龙大集团蔬菜基地,90%的蔬菜出口日本。但朝日绿源瞄准的则是中国市场。

6月22日,前岛啓二说,公司成立伊始即定下只销售中国的方针,合同中也有约定。他说,公司成立时他们做过调查,中国特别是大中城市,对饮食生活方面要求“安全”、“安心”和“高质量”的消费者越来越多。

他们的目标是中国的高消费人群。

有统计显示,中国高消费人群比例大概占总人口的3%~5%,这是一个覆盖五六千万人的大市场。

莱阳市商务局副局长宋慧君说,随着人们对食品要求越来越高,国内农产品企业也在调整高水平产品的销售比例。

龙大集团近两年也在调整高端农产品内外销售比例,以往高端产品85%外销,现在调整为60%左右。龙大集团总经理宫明杰认为,今后,国内高端农产品市场将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前岛啓二认为,随着中国人生活水平提高,购买他们产品的人将越来越多。

他介绍,目前,朝日绿源的牛奶只在北京、上海、山东市场销售,销售量以每月20%的速度递增。

统计数字显示,2007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国产乳品备受冷落,进口乳品重新夺取市场主导权。据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的分析,三聚氰胺事件后,进口品牌占领一线、二线城市80%份额。

也正是这一背景下,朝日绿源这样的外资公司开始分割国产乳业“让出”的市场蛋糕。

2010年底,中国对全国乳品企业进行重新审核发证工作。朝日绿源也是烟台市首批通过国家审核标准的5家乳企之一。

前岛啓二说,日本国内牛奶产量已过剩,他们的产品不可能返销日本。另外,中国的市场也吸引着日本本土乳业的目光。

土地流转是前提

村民先将土地出租给合作社,合作社再将土地整体出租给企业

莱阳当地官员对朝日绿源的生产经营模式十分看好。

莱阳外经贸局负责人称,朝日绿源的循环型农业在国内还不多见,这个项目在当地是重点推介的项目,很有示范作用。

据了解,朝日绿源公司享受免税优惠,对于当地财政贡献并不是很大。

前岛啓二说,他们希望中国企业和周边农户模仿他们的生产方式,但目前还没有第二家企业这么做。

高风涛认为这种模式将是今后农业发展的方向,但是想在中国普及很难。

高风涛说,朝日绿源投资周期长,前期投入2190万美元,此后每年再追加投资220万美元。对于普通农户和小企业来说,这是天文数字。并且农民承包土地后,往往更注重每年的效益。

据了解,朝日绿源在中国租种土地不算新鲜事,此前全国多个地方都有外资种地的例子。

早在1997年,山东龙口市冶基村将6000亩土地租赁给新加坡企业复发中记私人有限公司经营20年,这个项目主要生产名优果品,产品主要是出口。

上世纪90年代末本世纪初,全球500强企业,法国威望迪环球公司在重庆忠县和农民合股建了15万亩柑橘果园基地;世界第三大果商澳门恒河果业也在重庆江津市建起1000亩的柑橘种苗基地。产品也主要是外销。

对于这些海外资本在中国大量租地种植,6月21日,高风涛说,这种模式是普通的土地流转,符合当前的土地法规,不需要特殊政策支持。

据介绍,朝日绿源获得流转土地的方式是,吴家疃等5个村的村民将土地出租给村级土地合作社,土地合作社再将土地整体出租给企业,租期20年。每年,农户通过合作社获得租金。

当地的龙大集团蔬菜基地也是采用这种方式。

相关政策待完善

有专家认为,跨国公司由“销售商”变身“农场主”,会对中国农业传统模式产生强烈冲击

对于外资在中国租种耕地,一些专家表达了担忧。

山东省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原山东省社科院农经所所长秦庆武认为,跨国公司由“销售商”变身“农场主”,还将对中国农业传统的种植模式、组织方式等产生强烈冲击。

据了解,截至目前,中国针对外资租地的政策还待完善。

2009年9月21日,农业部部长孙政才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农业部等部门正在制定有关政策和机制,加强对外资进入中国农业领域投资的管理。

孙政才还强调,农业引进外资必须坚持服务和服从于确保主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维护国内农业产业安全和农民利益的基本要求。

这是中国官方对此唯一的一个约束性声音。

此前,农业部原常务副部长万宝瑞曾对外资进入农产品领域表示担忧。他说,中国应设立外资并购涉农企业产业安全审查机制,对大宗农产品和重要畜禽产品,要制定外资并购的行业评价标准,细化外资并购的反垄断审查条件。

6月22日,前岛啓二说,收集这么多土地,在日本国内也不常见。

目前,朝日绿源公司内六七名日方人员将家安在青岛,一到周末,他们就会坐班车与妻儿团聚。

“我们相信,最终中国政府和消费者都会认可我们的品牌。”前岛啓二说。

原文地址:http://finance.qq.com/a/20110712/000690.htm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国际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