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太子奶重整拼图:利益罗生门

资讯 > 食品行业资讯

8月17日,太子奶“重整计划”最后提交日,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匆匆递交方案,太子奶暂时摆脱破产清算命运,迎来一线生机。

8月15日,李途纯案二次送检被否,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被控三大罪因证据不足,湖南司法会商,发回株洲市公安再行补充侦查。

扑朔迷离的故事并未谢幕。

历经3年劫难的民营企业走向未定,创始人李途纯深陷囹圄436天,托管公司董事长、政府官员文迪波锒铛被“押”,交错复杂的利益拼图远比尚无定论的重整草案引人入目。

重组背后的交易

“目前的草案还需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确定,15天后召开债权人会议通过才能生效,也只能到时才能公布方案详情。”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宏表示,不管怎样,战略投资者加大投入,做大做强太子奶品牌的方向不会变。

与此同时,战略投资意愿极强的新华联集团董事局主席傅军否认了外界评价新华联只看重太子奶资产中价值最大的土地资产的说法,“如果我们要拿地,可以有比这更优厚的条件。”他说,“十多天后大家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不管新华联是否只看重太子奶的土地价值,其投资太子奶的门槛都不会太高。”一位接近太子奶重整方案的核心人士向《中国经营报(微博)》记者表示,高科奶业已经成为株洲市政府内定的太子奶重整接盘者,战略投资者只能是通过注入资金控股高科奶业而进入。

此前的6月,管理人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曾在太子奶重整第二轮招商时表示,战略投资者进入的门槛是5000万元人民币,“当时文迪波和高科奶业的投资者宫浩都曾私下承诺各投入5000万元,但最终这笔钱都没有到位,为了在重整大限之前找到战略投资者,管理人曾想到了李途纯当初力主引进的方正集团,被李方否定后,才匆忙找上了新华联。”知情人士表示。

经株洲当地人士查证,宫浩系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两家公司幕后控制人,善以极低的代价从企业破产中获利,当年与仰融导演的华晨案便是其经典之作。

北京商络、上海明观作为高科奶业引入的第一轮投资者,共计持有高科奶业62.5%股份,而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变身民企后的高科奶业注册资本金为3200万元。

“株洲政府当初投资1亿元成立了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经历两年多波折,这笔资金已花费殆尽,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也只有2000万元投入,因此新的投资者只需1亿元左右的投入就可获得高科奶业的控制权,进而实现撬动太子奶重整的目的。”上述人士表示,战略投资者以很小的投入就可以撬动太子奶30亿元的有形资产和20亿元的无形资产。

不仅如此,“如果新华联仅仅看重太子奶本身的土地显然是不明智的,太子奶所有土地几乎都是工业用地,要变更为商住用地,很多审批权都在省上。”株洲当地人士透露,新华联董事局主席傅军和文迪波及株洲市政府主要官员较为熟络,而新华联一旦入主太子奶成功,由于帮助地方政府解决了棘手的问题,很可能从株洲的其他投资中获益。

记者调查显示,新华联在株洲投资近百亿,涉及房地产和药业等领域,其中仅在株洲云龙示范区的新华联欧洲风情小镇投资就达40亿元。

债务剥离考

那么压垮太子奶的巨大债务又将何去何从呢?

“截至2011年8月4日,管理人共收到1760份债权申报材料,申报债权总额为56亿元。经管理人几个月的甄别核查并报株洲市中院裁定,确认债权金额12亿元,预留债权金额17亿元。”陈建宏透露。

其29亿元的债务预计与李途纯之前说述基本一致。

“如果重整计划一旦通过,确权债务肯定将通过剥离太子奶资产进行处置。”太子奶重庆一位债权人代理律师向记者分析,按照他们的估算,太子奶株洲三家工厂的土地、厂房、生产线等有形资产价值至少超过20亿元,而李途纯的估算是这些资产超过30亿元加上无形资产20亿元,“剥离处置后还掉确定债权,还将所余较丰,即使还掉预留债权还将有结余。”

账目初算,这也印证了市场揣测:李途纯案近1年零3个月仍被检察院认定达不成起诉条件,退回公安继续羁押侦查,身患重症也不准保外就医,就是要控制他对资产处置的抵触和发言机会,最终截止日期时才匆匆交上重整计划的管理人也在为破产或者变相破产拖延时间。

“我们已得到通知,可能会被邀请参加第二次债权人大会,但具体时间和内容都没确定。”上述债权人代理律师表示,“不管重整方案怎样,我们只希望拿到钱。”

8个月前的那场债权人会议仍让众多债权人深感无奈。“株洲政府出动1000多名警力,债权人会议上我们并没有发言机会,也许第二次也是他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一位债权人表达了他对太子奶重整方案中债务剥离的担忧。

隐秘纠葛

太子奶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利益拼图?“文迪波显然是利益争夺的挡箭牌和牺牲品。”一位接近太子奶案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文迪波以引进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为幌子,又从株洲当地找了1000多万元“入伙”,筹齐了第一轮的2000万元战略投资,他实际代表了地方势力渗入太子奶资产争夺,“既然文迪波出事,新的管理者应该是占股62.5%的上海明观和北京商络派人接任,但实际上株洲市政府派出的是市政府副秘书长何朝晖。”

“种种迹象表明,株洲市政府仍然控制着高科奶业,而文迪波涉嫌利益输送的数千万元资金背后就有部分株洲地方官员的影子。”知情人士表示,这些势力为掩盖当初利益输送真相,不得不费尽周折进行多轮招商和重组,以图掩盖。

而记者调查显示,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几乎并未派驻高管进入高科奶业,之前派驻的新闻发言人王琳也已离开,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不仅如此,高科还通过利益背后的公权控制了李途纯案。”接近李途纯案的一位律师说。

“李途纯曾被威胁,只要不告高科、不告文迪波、不告文迪波背后的人,他就马上可以得到释放。”接近李途纯的人士表示,高科奶业控制太子奶的背后充满了地方势力的渗透,这些纠葛也许不需要李途纯明示,只待重整方案详细公布就可看出个中端倪。

原文地址:http://finance.qq.com/a/20110820/001351.htm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食品行业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