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重整太子奶 新华联—三元7.15亿元胜出

资讯 > 食品行业资讯

《中国经济周刊(微博)》记者 曹昌 | 长沙报道

“我希望引进的投资人,不仅要找一家财务投资者解决太子奶资产状况的问题,还找一家实业投资者,(乳品)行业里面的最好,他们轻车熟路,将他们的营销网络与太子奶原有网络嫁接起来,那样太子奶就会成长得更快。”去年6月,时任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董事长的文迪波曾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如此表示。

李、文之争

在湖南太子奶集团(下称“太子奶”)实际控制人李途纯被羁押一年后,今年7月31日,作为株洲市政府派出拯救太子奶财务危机行动的操盘者——文迪波亦因“涉嫌在太子奶重组期间存在违法、违纪行为”被湖南省纪委“双规”。

2008年下半年,太子奶资金链断裂,株洲市政府方面带着资金介入。在超过20亿元偿债压力与流动资金屡遭中断等背景下,是采取李途纯自筹资金、自主清理债务的“自主重组”方式,还是走文迪波所提出的“破产重整”路子?

双方僵持近两年时间,拯救太子奶的行动不见起色,双方矛盾不断升级。2010年7月,李途纯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之后,李途纯找到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作为代理律师,对高科奶业所推动的“破产重整”提出质疑,并向官方与媒体透露了诸多“不能说的秘密”,其中包括文迪波个人可能在太子奶重组期间存在的违法违纪行为。

面对质疑,文迪波没有正面回应《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但他透露,“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的相关人士,曾要求做太子奶的破产重整管理人,被我拒绝。”太子奶破产重整管理人最终选择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翟玉华以开会为由婉拒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要求。

新东家新华联

太子奶的“破产重整”更大可能保住公司品牌和实现生产发展,为何得不到包括李途纯及部分债权人的理解?

债务清偿率不高是主因。一般而言,自主重组下如能成功引入投资者,债务清偿率或将达到70%,而选择破产重整,其清偿率可能还不到30%。有知情人士称,李途纯的债务,一部分是高层领导做的担保,“谁又愿意看到借出去的银子化成了水?”

今年7月,文迪波被“双规”,一些人认为这是李途纯在自主重组上“取得了重大胜利”。但文迪波的“个人行为”没有阻止太子奶破产重整的步伐,株洲市政府方面态度坚决:先破后立、破产重整是太子奶的必由之路。

8月下旬,因并购三鹿集团一战成名的三元股份(600429.SH)发布公告称,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元食品”)拟与新华联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新华联”)组成联合体,参与太子奶株洲三家公司的破产重整。新华联是一家根植于湖南省的民营企业,公司实际控制人傅军为株洲醴陵人,与文迪波同乡。文迪波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最中意的财务投资人,一个是新希望,另一个是新华联,他们的食品行业均可很好地与太子奶互补。”

8月31日,新华联—三元联合体最终胜出,将作为投资人参与太子奶的重整;重整计划生效后,联合体将提供7.15亿元资金偿还太子奶的全部债务,并获得重整后的湖南太子奶、株洲太子奶、供销公司100%股权,以及太子奶的全部重整资产。

争议文迪波

市场人士很难理解文迪波的所作所为:有过银行、政府、企业履历的文迪波强势且自信,缘何还会涉嫌在重组期间存在违法、违纪行为呢?

8月12日,《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株洲市市长王群。作为“老领导”和“老朋友”,王群对文迪波的“失蹄”十分感慨:“可能还是与一笔广告有关系。”

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2009年3月和6月,在太子奶品牌日渐式微情况下,高科奶业分别与北京灵动时代传媒公司、湖南灵动传媒策划公司签订两笔总值约1300万元的广告合同,双方约定的主要内容是为太子奶提供品牌策划、活动开展与解决方案,同时将广告植入湖南卫视即将播出的《一起又看流星雨》剧情,后因播出时间调整等原因未能全部履约。由于太子奶财务困难,文迪波又强势要求支付预付款项,高科奶业未将大量余款索回。而上述两家传媒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传焕又恰恰是文迪波的高中同学。

“如果文迪波确实在太子奶重组期间存在违法违纪行为,那么他辜负了株洲市委市政府的期望,也辜负了我对他的期望!”王群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不过,太子奶的“后文迪波时代”,破产重整却正按文迪波的思路推进。

原文地址:http://finance.qq.com/a/20110906/000145.htm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食品行业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