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方便面行业陷塑化剂危机

资讯 > 食品行业资讯

导语:方便面“涉毒”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油料包有重金属,外包装含塑化剂,方便面几乎难以与有毒物质绝缘。

“桶装泡面的包装为纸塑产品,常温下是稳定的,但是一旦温度超过65摄氏度或者接触了油性物质,塑化剂物质就会溢出”。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包装技术专家杨伟民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方便面产销第一大国,年产量近500亿包,约占世界产量的50%左右。平均每天有1亿多包方便面被打开,每秒钟有1300人在吃方便面。在巨大的数字背后,我们不得不追问,方便面中是否真的含有塑化剂,塑化剂从何而来,方便面到底健不健康?

既然塑化剂中存在潜在的危害,纸塑的方便面桶也不利于回收和环保,方便面巨头们究竟是否知情,为何都不愿作出改变?

“这当中其实含有巨大的利益链条,升级包装绝不是件简单的事。”一位统一集团前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道,目前统一每个月需要的方便面桶高达6.8亿个,每个成本大概是0.3元人民币,如果换成更安全的产品,每个面桶增加一毛钱的成本,一个月就要增加0.68亿元的费用,一年下来就要增加8.16亿元人民币的成本。

尽管业界质疑之声充斥,但面对成本控制的难题,方便面企业对此几乎集体沉默。对于方便面企业来说,更改包装竟然是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

方便面包装暗藏塑化剂

关于方便面中含有塑化剂的质疑由来已久,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柳春红副教授及其同事发表论文指出,市售方便面和方便米粉存在不同程度的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BP)和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污染。

DBP和DEHP均属于邻苯二甲酸酯类增塑剂,在塑料加工时添加,可增加塑料的柔韧性等。这类化学物质与中国刚刚在奶瓶中禁用的双酚A一样属于环境激素,它们进入人体后,可干扰人体内分泌系统和生殖系统,并被怀疑与儿童性早熟有关。

但是作为食品的方便面中为何会含有塑化剂,则始终成疑。食品安全专家、国际食品包装协会常务副会长董金狮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面饼里发现的塑化剂成分,可能跟外包装的塑料袋或纸质桶有关。

董金狮表示,塑化剂(Plasticizer,Phthalate)是一种常见的软化剂,如聚乙烯塑料加入塑化剂就会变软,其中愈软的塑胶成品所需添加的塑化剂愈多。一般常使用的保鲜膜,一种是无添加剂的PE(聚乙烯)材料,但其黏性较差;另一种广被使用的是PVC(聚氯乙烯)保鲜膜,有大量的塑化剂,以让PVC材质变得柔软且增加黏度,可以适用于生鲜食品的包装。

但是塑化剂不溶于水溶于油,因此与油脂类食品或容器接触时,只要一接触就会渗出,另外塑化剂的溢出还与接触的时间及温度有关。

董金狮表示,纸制品以其原料可再生,印刷方便,废弃后易回收以及易降解等特点,一直被广泛应用于食品包装,尤其是一次性食品包装领域。但是大部分的纸制品其实都是纸塑用品,比如市面上常见的方便面纸质桶,并非消费者所想的为100%纸质,一般会加入适当的塑化剂达到适度硬软度的效果,而方便面本身是方便面是一种高热量、高脂肪的油炸食品,其油脂含量非常高,加上冲泡时水温很高,塑化剂因此溢出。

而纸塑产品并非大家想象的那样环保和可回收,因为其中的塑料成分是很难被回收利用的,因此纸塑产品垃圾首先要进行纸塑分离,这个不仅费时费力,成本也很高,不仅如此,方便面纸桶上面通常都会有油污,而被油脂污染的纸塑产品也不能被回收利用了,因此这样的产品回收价值不大,也不利于环保。

2011年台湾塑化剂事件发生后,曾有专家表示,食品和饮料中DBP和DEHP含量非常低,不会对人体产生很大危害。

对此,研究塑化剂问题多年的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厉曙光曾表示,“但是如果人们既喝酒,又吃方便面怎么办?”在目前塑化剂的风险评估中,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总量暴露评估”,即人们从不同食品中摄入的塑化剂总量不明,而目前最大的风险就在于这种“不知道”。

企业巨头挟持行业标准

现代的方便面是在1958年为台湾台南市人安藤百福(安藤百福、原名吴百福)发明,安藤百福并在发明方便面后,创立日清食品公司。2000年日本的一个民意调查显示,方便面是日本上个世纪最重要的发明,卡拉OK次之。

虽然方便面在亚洲颇受好评,1960年代末期在美国却无法顺利打开市场。因为一般美国人没有烧开水的习惯,而且家中的餐具也以餐盘为主。为了让不习惯用桶的民族消费方便面,日清公司发明以发泡聚苯乙烯为容器的杯面,于1971年在日本上市。

1972年二月日本发生赤军连挟持人质与警察对抗的浅间山庄事件。由于警察吃杯面裹腹的镜头上了电视现场转播,杯面因此一炮而红。

聚苯乙烯(Polystyrene),在台湾被称为保丽龙,香港习惯上称为发泡胶,也就是大陆称为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材质。

上世纪90年代末,台湾的媒体就揭露出保丽龙桶的危害:这种桶是用聚苯乙烯添加发泡剂制成,若盛装温度高的食物,会释放出苯乙烯单体,这类物质如长期大量吸入或食入人体中,会对肝脏造成危害,且有致癌性。

发泡餐具的危害还远不止这些,由于在生产过程中要消耗大量属臭氧层消耗物质的发泡剂,从而危及地球的保护伞—臭氧层;这种餐盒降解周期极长,在普通环境下可达200年左右,发泡餐具造成的白色垃圾山、白色垃圾河随处可见;这种餐具一旦燃烧,将会产生10余种有毒气体,直接造成大气污染;为了使材料成型,在生产过程中必须加入各类添加剂,时间一长,其中部分有毒添加剂便会逐渐释放出来,对土壤及水资源造成污染。

1999年1月23日,原国家经贸委发布《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工艺和产品目录》,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列为被淘汰产品;在2001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被列为淘汰产品,可降解餐具取而代之;2005年,国家发改委限期淘汰399类落后产品,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再次名列其中。

虽然早就意识到保丽龙的危害巨大,但是由于成本关系,直到2003年统一企业才将保丽龙桶改为纸桶包材。此后十年间各品牌桶杯装方便面基本上都采用纸桶加膜的纸塑材料作为包装。

尽管纸塑材质的包装在很多方面都优于保丽龙,但是塑化剂始终是悬在方便面企业头上的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是当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方便面企业时,得到的回复都是:我们的包装符合国家标准。

既然明知塑化剂的危害,而纸塑的方便面桶也不利于回收和环保,为什么方便面巨头们都不愿意作出改变呢?

一位不愿具名的统一集团前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每个月统一需要的方便面桶高达6.8亿个,每个成本大概是0.3元人民币左右,如果换成更安全的产品,即使每个面桶增加一毛钱的成本,一个月就要增加0.68亿元的费用,一年下来就要增加8.16亿元人民币的成本。

“另一方面,除了成本的问题,这里面还有巨大的利益链条,比如方便面企业都压着包装厂商的钱,因此更改包装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前述人士表示。

桶装包材亟待升级

在第八届世界方便面峰会上,世界方便面协会会长安藤宏基称,2011年全球售出方便面982亿包,中国大陆产量为483.8亿包,占到世界销量的一半以上。

工业部消费品工业司司长王黎明表示,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方便面生产国与消费国,平均每天有1亿多包方便面被打开,每秒钟有1300人在吃方便面。

在巨大的数字背后,方便面食品问题频出。“高热量、高脂肪、高防腐剂”的三高问题也始终伴随着方便面的发展,如今方便面的包装又出现问题,以方便快捷著称的方便面行业将何去何从?

杨伟民告诉记者,可以尝试用PP材料代替现在的纸塑材料。PP片材热成型的食品包装容器除了无毒无味之外,其耐热性高达 130℃(而发泡 PS仅为 80℃),而且耐沸水,高温稳定性好,常见的酸、碱有机溶剂对它几乎不起作用。

“PP材质便宜,而且可以回收做塑料制品,因此对于方便面桶来说是理想的替代材料之一”, 杨伟民表示。

在台湾晋兆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静文看来,PLA玉米内膜的纸杯纸桶则更有优势。张静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PLA聚乳酸是一种新型的生物降解材料,使用可再生的植物资源(如玉米)所提出的淀粉原料制成。淀粉原料经由发酵过程制成乳酸,再通过化学合成转换成聚乳酸。

“PLA具有良好的生物可降解性,使用后能被自然界中微生物完全降解,最终生成二氧化碳和水,不污染环境,这对保护环境非常有利,是公认的环境友好材料。当焚化聚乳酸时,其燃烧热值与焚化纸类相同,绝对不会释放出氮化物、硫化物等有毒气体。虽然成本略高,但我相信未来的纸塑产品会越来越多的被PLA替代。”张静文表示。

前述不愿具名的人士也表示,随着材料科学和技术的日新月异,玉米、秸秆等生物材质完全可以替代塑料材质,也希望方便面厂家尽快升级其包装,以降低食品安全风险。

原文地址:http://money.163.com/13/1205/06/9FAFS9PE002526O3.html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食品行业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