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郑筱萸:食品和药品的安全系数到底有多大?

在今年两会期间,郑筱萸委员常常碰到如此有趣的一幕:每到中午吃自助餐时,他的身后总是跟着一帮人,向他询问哪些东西能吃,哪些东西不能吃?甚至,有的人看他拣什么菜,就依样画瓢地挑拣什么菜……

这一切,均缘自于他的“特殊身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从去年的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到今年的苏丹红事件,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如何进一步加强监管职能、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惩治力度,成为普通老百姓关心的焦点之一。

哪些是安全无害的食品?什么样的药品广告值得依赖?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会不会掀起一场关于食品药品安全的监管风暴?郑筱萸为我们一一阐述。

什么东西能吃?

记者:今年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是食品和药品的安全问题。你们的打击力度会如何?

郑筱萸:我们的原则是扶正祛邪,坚决严厉打击那些制售假冒伪劣食品和药品,危害人民身体健康、威胁群众生命安全的不法行为,把那些疗效不确切的、副作用大的药品淘汰出局,严格规范药品的科研、生产、流通和使用各个环节的行为。

记者:据说每次会议或记者采访结束后,大家都会进行现场咨询,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

郑筱萸:我觉得这反映出大家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关注。过去是能吃饱就行了;后来开始重视食品质量问题,看有没有过保质期?现在,更加关注食品的内在安全问题。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大家都普遍增强了食品安全方面的意识。

记者:像前一段发生了苏丹红事件,作为消费者,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辣酱中会有这些违禁的东西。

郑筱萸:是的,像这一类食品安全问题,百姓是没办法辨别的,只有靠政府监管部门来把关,加大市场监管力度,发现问题后立即采取有力措施,把百姓的饮食安全放在第一位,把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苏丹红是先从国外发现的,我们反应还是比较快,相关部门立即进行了查处。

记者:听说有一位上海的人大代表,用了好长的时间去调查上海的五百多家农贸市场,然后找到了其中的150多种他认为有问题的食品,比如说喂了避孕药的鳝鱼、上了洗衣粉的青菜、染了墨汁的墨鱼等等,他把这些全部记录下来形成一份调查报告,在今年两会期间交给了你。你收到这份报告了吗?

郑筱萸:收到了。

记者:你有什么感觉?

郑筱萸:首先,现在还有这么多不健康的食品在市场上流通,作为政府的监管部门,我的心里非常沉痛,同时也油然而生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其次,我也深感食品的安全问题关系到千家万户,除了政府相关部门要尽职尽责,依法监管外,全社会都应行动起来,人人关心,人人监督,各尽所能,使那些不安全食品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齐心协力共筑食品安全防线。

安全系数到底有多大?

记者:头几年出现过含PPA的感冒药,去年出现了安徽阜阳的劣质奶粉事件,到今年的苏丹红事件,很多人都在担心,我们这个食品和药品的安全系数到底有多大?

郑筱萸:阜阳劣质奶粉事件之后,我们进行了深刻反思。首先应该是监督管理方面的问题,也就是生产和流通等环节还存在监管不严的问题。食品药品的内在质量如何,只有政府相关部门专业人员才能通过检测来辨别,普通百姓没有能力辨别真伪,因此要通过有力的监管才能保证百姓饮食用药安全;第二、是标准问题。现有的标准不高,有的缺项,有的标准多头重复又不统一,这样容易被不法之徒钻空子,造成混乱;第三、有些农村地区成为监管盲区。农村是生产食品的重要基地,要规范种植、养殖,确保食品的安全。同时,又有好多的食品售往农村,农民没有太多辨别能力,所以政府相关部门要肩负起更多的责任,加强监管,以确保广大农民的饮食安全。

跟违法分子的斗争是长期性的,不能因为出现某些问题,就因噎废食。我们将不断地完善法制,加大监管和打击力度,把问题发现在苗子阶段,消灭在苗子阶段,以确保百姓的生命安全。举个例子,去年通过对37个城市5次例行的农药残留指标检测表明,农药残留不合格率已由2003年的17.8%下降到9%。

记者:说到的数据,是在为我们构建一个安全的信心指数。现在大家特别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些关于这些方面的安全信息,咱们有没有对市场上安全的与合格的食品药品的信息进行发布?

郑筱萸: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上网数据将近17万个,大家可以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政府网站(www.sda.gov.cn)上去查。

记者:对基因食品如何看?

郑筱萸:在没有充分科学评价以前,我们不能简单地否定它。但是应给公众知情权和选择权,基因食品应该标明,让公众自己去选择。政府相关部门应加大研究力度,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安全的隐患,就主动采取措施,以确保安全。

记者:你最想对全国的消费者说些什么?

郑筱萸:现在媒体对一些违法行为进行曝光,这非常好,但我不希望大家因为一个点的曝光,就把它看作是一个面的事情。大家应该相信,随着政府越来越重视食品安全监管工作,随着监管部门对不安全食品加大打击力度,食品安全形势会越来越好。

作为主管部门,我们还要继续加大监管力度,过去曝光的多是大案,现在小案也给它曝光。这说明市场整顿往深处发展。在打假中媒体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我对媒体也有个希望,希望在对制售假冒伪劣食品等违法行为曝光的同时,也应把整个行业的基本情况和政府方面的态度和措施一起告诉大家,这样才能更全面、更准确地反映食品安全状况,也避免因为个别案例而毁了一个行业,毁了一个产业;把政府监管部门的态度和措施亮出来,就是要百姓看到政府是怎么有力地打击那些制假售假者的,增强百姓对整顿工作的信心。如果这样,越是曝光,百姓就越有安全感,效果就越好。

全面取缔药品广告不符合实际

记者:现在对药品广告方面的投诉有很多,有人认为这是主管部门的工作力度不够、把关不严造成的。

郑筱萸: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强烈反应是非常客观的。对药品、医疗器械广告的审批,是在省一级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对违法广告的处罚在工商部门。我们要求食品药品监管系统负责广告审批的机构要进一步严格审批,绝不让那些夸大其词的、违法的广告通过我们的关口溜出去。同时也希望媒体严格把关,不让违法广告有市场。工商部门对违法药品广告应予以严惩。

记者:此次两会,有不少代表提交了相关的议案,建议取消药品广告,你怎么看?

郑筱萸:药品分处方药和分非处方药两种。处方药只能在医生指导下使用,不在专业媒体上介绍,医生怎么能知道?因此我们应允许处方药在专业媒体上做介绍,严格禁止在大众媒体做广告。非处方药按照我们审批的内容,在严格管理规范的情况下,允许它在大众媒体做广告。不通过大众媒体的宣传,老百姓怎么知道?简单地取缔药品广告是不符合实际的,关键在于要严格规范和管理它,让它更好地为健康服务。

记者:怎样加强对违法保健食品、药品广告的监管和惩治力度?

郑筱萸:保健食品广告原来没有专门的审查办法和标准,根据的是食品广告的审查办法和保健食品的管理办法,这样执行起来不具体,不严格,需要制定一个保健食品广告审查办法和标准。

记者:什么时候能出台呢?

郑筱萸:初稿已经出来了,等相关部门会签后就可以发布了。

记者:有人评论,说现在对广告违法行为的惩治力度太弱。

郑筱萸:是的,目前对违法广告的惩处力度不够,广告违法成本比较低,还得进一步完善和修订相关法规。我觉得,在现在的惩罚基础上,应该再加上一些资格罚。罚款是有限的,但我要取消你的生产资格、吊销产品证书,就更具有威慑力了。

记者:现在有这样的说法,去年是审计风暴年,今年是环保风暴年,你会掀起食品药品安全的风暴吗?

郑筱萸:食品药品的安全问题,是年年月月日日都需要关注的,什么时候发现,什么时候就要全力以赴处置。食品药品安全时时刻刻都摆在重要议程上,这项工作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对我们来说始终是热点。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