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食用油价格上扬 市民用餐也在跟着变贵

用油价格上扬,逼得亚洲最大贫民窟印度孟买的居民使用每一滴油都得限量配给。製造糕点用的黄油和猪油费用增加,也让美国的麵包店很苦恼。在马来西亚的关丹这裡,为将植物油转换成柴油特别兴建的全新工厂,人员器材閒置,因为工厂老闆买不起原料。

这是另一种油价危机。从印度到印尼,棕榈油、大豆油等其他多种植物油的短缺与价格暴涨,是个持续恶化的全球性问题当中最新且最显着实例:食物昂贵。

根据60种国际交易粮食出口价格计算而成的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食物价格指数,去年上升了37%,紧接在2006年的14%涨幅之后,这个冬季的涨势比去年更快。

粮价上涨引发穷国骚乱

粮农组织表示,最近几个月来,几内亚、茅利塔尼亚、墨西哥、摩洛哥、塞内加尔、乌兹别克与叶门都曾因粮价引起骚乱。

这个冬天,没有一种粮食价格上涨的速度比食用油更快,有时还带来悲惨结果。去年11月,中国重庆一间家乐福量贩店举办食用油限时促销,抢购人潮蜂拥而至,造成3人死亡、31人受伤。

购买烹调油在西方国家或许只是开销的零头。但是在开发中国家,烹调油是重要的热量来源,是穷人家最大的现金开销之一,穷人家的粮食大部分都是自己种植,但是必须买油来烹调食物。

几乎没有农作物能像棕榈油这样清楚体现全球食物链浮现的新问题,因为供给成长缓慢,需求却暴增,去年棕榈油的价格已经跃升近70%。

农场业主与种植场因应日益升高的价格,在婆罗洲等地从原住民手中攫取土地,砍光热带森林,改种一排排油棕。然而,一株油棕要花8年才能达到产量高峰。去年印尼乾旱与马来西亚半岛淹水,使油棕的供应更受限制。同时,棕榈油的需求因为全世界五花八门的因素而大幅成长。其中包括农人改变种植作物、中国与印度消费者对食用油的需求增加,以及西方国家对生质燃料产製的补贴。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