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厨房

西餐的简单情调

时下吃西餐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更不再是名人雅仕的IDENTITY。不过常常光顾西餐厅的,始终还是那批人。毕竟,西餐不如街头的经济快餐,5元钱就可以吃到两肉一菜一汤。还有一些嘴上“爱”吃心里叫苦的家伙,根本上就是无奈于不争气的胃,只钟情于中华饮食文化。

也就是说,西餐的口味、吃法与中餐是有着很大区别的。不是人人都爱吃西餐。只是偶尔光临西餐厅的人,大多是为了消费情调。不信问你身边的人:曾经有两个大男人相约去吃西餐的吗?

西餐总是让人联想到烛光、钢琴、红酒、牛扒、沙律、忌廉汤和醇香的咖啡、WAITER或WAITRESS的微笑……初初热爱西餐的人,也许热爱的并不是如我们平常热爱中餐一样,热爱食物的色香味,而热爱仅仅因为牛扒和沙律是“西餐”,热爱的是西餐的感觉,那种能深深触动心灵的感觉。

告诉你吧,当你下班之后会一个人走向西餐厅,一个人去品尝牛扒、沙律,当你觉得在餐桌上想等待的是牛扒而不人,当你会悄悄地咽口水,肚子会咕咕地叫,CONGRATULATIONS!你很不幸地、正式地爱上了西餐。烛光、钢琴、微笑原来只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陪衬!

爱上西餐的感觉就像爱上一个人,过程很简单。一见钟情总是迷恋于它的外貌,所以对它可以忽远忽近,又带着点莫名的倾慕和接近时的胆怯,因为你不熟悉它,你想保持良好的状态给它留下好的印象。当你多次走近之后,你一旦发现爱它的灵魂而不是外貌,一切都回归真实和清醒,你热爱的不会再是它的名字,而是它的实质。你会认真地去选择“意大利”还是“蓝山”,“五成熟”还是“七成熟”……左手拿叉还是拿刀的问题已经不再存在。西餐就是饮食而已,就是这么简单。如果现在你觉得它比感情的进展还要简单,就不妨让西餐感受一下中国文字的组织魅力,满不在乎地说句“感情就像西餐一样简单”吧!

其实我对西餐的认识,是始于多年前一次难忘的约会。那一天,在我制造百般机会对所仰慕的某俊男暗送秋波数十次之后,终于盼来了突破性的回应,该俊男开始约我吃饭。在喧哗的北京路听他讲蓝调真是考验了我的耐性,更难以抵挡的是街边扑鼻而来的烤肉串和牛腩萝卜的阵阵醇香,当时真想马上掏出5元钱大嚷一声“来一碗!”不幸的是俊男看到的是眼前的某某西餐酒廊,缓步走进去后,我都还没有从萝卜牛腩烤肉串的幻想中醒过来,餐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件牛扒。男士说:我喜欢看女孩子吃东西。然后就看着我。我因为不懂用刀叉想先看他是怎么吃的,所以说:还是我看你吃吧。他坚持说:向来都是 LADY FIRST!于是我们就这样文雅地“争持”不下,他大概看出了我的无知,竟然对我表现出一丝轻蔑的表情。离开之后我虽然暗地里痛骂此君乃“假绅士”一个,但其实我是“假淑女”的事实也千真万确。当日发誓要把西餐吃个“透”,来日好在“假绅士”面前拿回面子。

   

话说回来,中国人不懂西餐礼仪跟国际友人不会用筷子一样,其实并不是什么失礼的事,坦然向人请教就是。一般来说,正统的西餐礼仪很讲究以下几点:

用刀叉吃有骨头的肉

吃有骨头的肉时,可以用手拿着吃。如果想吃得更优雅,就用刀。用叉子将整片肉固定(可将叉子朝上,用叉子背部压住肉),再用刀沿骨头插入,把肉切开。最好是边切边吃。

必须用手吃时,会有洗手水附上。当洗手水和带骨头的肉一起端上来时,则表明“请用手吃”。用手指拿东西吃后,将手指放在装洗手水的碗里洗净。吃一般的菜时,如果把手指弄脏,也可请侍者端洗手水来,注意洗手时要轻轻地洗。

用叉子和汤匙吃甜点

上甜点时大都会附上汤匙和叉子。冰淇淋之类的甜点容易滑动,可用叉子固定并集中,再放到汤匙里吃。大块的水果可以切成一口的大小,再用叉子叉来吃。侍者会经常注意客人的需要,若需要服务,可用眼神向他示意或微微把手抬高,侍者会马上过来。如果对服务满意,想付小费时,可用签帐卡支付,即在帐单上写下含小费在内的总额再签名。最后切记口头致谢。

吃面包可蘸调味汁

如果你能吃到连调味汁都不剩,是对厨师的礼貌。注意不要使面包盘子很干净,要用叉子叉住已撕成小片的面包,再蘸一点调味汁来吃,才是雅观得体的。

用餐巾内侧擦拭

弄脏嘴巴时,一定要用餐巾擦拭,不要用自己的手帕。用餐巾反摺的内侧来擦,不要弄脏正面,这是应有的礼貌。手指洗过后也是用餐巾擦的。如果餐巾太脏了,请侍者重新更换一条。

凡事由侍者代劳

在一流餐厅里,客人除了吃以外,诸如倒酒、整理餐具、捡起掉在地上的刀叉等事,都应让侍者去做。在国外,进餐时侍者会来问:“How is everything?”如果没有问

显示更多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