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APP
搜索

豆豉烧带鱼

豆浆xxs 2012-05-13 16:52:26

营养价值
1
、带鱼的脂肪含量高于一般鱼类,且多为不饱和脂肪酸,这种脂肪酸的碳链较长,具有降低胆固醇的作用;
2
、带鱼全身的鳞和银白色油脂层中还含有一种抗癌成分6-硫代鸟嘌呤,对辅助治疗白血病、胃癌、淋巴肿瘤等有益;
3
、经常食用带鱼,具有补益五脏的功效;
4
、带鱼含有丰富的镁元素,对心血管系统有很好的保护作用,有利于预防高血压、心肌梗死等心血管疾病。常吃带鱼还有养肝补血、泽肤养发健美的功效。
带鱼忌用牛油、羊油煎炸;不可与甘草、荆芥同食。
用法用量
1
、带鱼腥气较重,宜红烧,糖醋;
2
、鲜带鱼与木瓜同食,对产后少乳、外伤出血等症具有一定疗效。
食用功效
带鱼性温、味甘、咸;归肝、脾经。有补脾、益气、暖胃、养肝、泽肤、补气、养血、健美的作用。

原料:带鱼一条

调料:豆豉、蚝油、老抽、花椒、大料、盐、黄酒、姜、水淀粉、鸡精。

做法:

1.原料:新鲜带鱼一条。

2.带鱼去内脏和鱼鳃,切成段。

3.带鱼从腹部开刀,但是不要切断。切开,腌制时,容易入味。

4.放黄酒,花椒,大料,盐,姜片腌制30分钟。要每片带鱼上都沾上黄酒和盐。用料酒腌制也可以,我家里刚好没有料酒了,就用的黄酒。

5.用一个鸡蛋和适量面粉适量水,调一碗面糊。

6.把带鱼放在调制好的面糊里面过一下。

7.油烧制7层热放入沾过面糊的带鱼段。

8.炸7分钟,炸至金黄色即可。

9.将炸熟的带鱼段捞出备用。

10.锅中放油,2小勺豆豉,一小勺蚝油,花椒大料及姜片爆香。

11.爆出豆豉香味后放一小碗水烧开。

12.烧开后放入炸好的带鱼段,煮2分钟。把鸡精放入水淀粉里一起化开,放入水淀粉收汁即可出锅。

小厨妇心得:如何挑选更好的带鱼呢?1.要看带鱼的眼睛红而发亮的。2.带鱼身上白色未脱落的。一分价钱一分货,价格贵的带鱼吃起来口感更好。以前我不会挑选带鱼,没次做的带鱼吃起来口感发面,很难吃。好带鱼肉质比较有劲。

小厨妇分享:《大悲咒》

        一

        十年前,我去采访石马街一位老太太。

        那年她七十七岁。一九四七年的秋天,二十三岁的她与二十一岁的表弟结婚。他们的婚事是双方父母多年前的约定。结婚十八天后新郎去邻县办事,后来便随大哥、二哥去了台湾,从此不得再见。此后的六十多年中,她做梦都想见到丈夫,直把一头青丝熬成银发。      

        “我一定要去台湾找他。采访中,她不停地重复这句话,以至我马上想起死不瞑目这个词,以至我采访结束后多年都被这句话揪着。

         这不是小说。这是一种古典主义的现实。

         她丈夫的确在台湾,也曾在去台湾后给她写过一封信,在信中,丈夫告诉她回来遥遥无期,不要等我,你另寻幸福。但她认为分别是暂时的,是战争造成的,丈夫一定会回来。她说,他走那天早上,还笑着对她说,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老人,我办完事就回来。

        新婚十八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在她四十岁时,石马街组织妇女体检时,医生发现她竟仍是处子之身。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她丈夫与石马街的亲戚屡通音讯,却没有给她任何消息。他对她这种铁铸般的死默,更坚定了她的信念。她要去台湾,要找到他,要问着他。

        这无法实现。我想。

 

                              

 

       老太太满脸网纹,但面目可亲,没有丝毫我想象的怨妇神情。她始终微笑着向我回忆,即使说到断肠处也不落泪,真是坚贞。她家摆设简陋,连电视也没有,卧室的墙上挂着几个木制相框,每个相框里面都是丈夫的照片,都是同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丈夫寄给石马街的亲戚的,她要了来翻拍、放大的。照片里的人五十多岁的样子,五官端正,带着黑框眼镜,微胖的,没有笑意。

        建国后,大嫂、二嫂相继改嫁,公公爹爹婆婆妈妈也都劝过她。她本可以生儿育女,过上热气腾腾的红火日子,儿孙绕膝,怡养天年。但她不,只是等。

        石马街是这县城中一条古老的街,凡住在这条街上的人,多数是县城的原住民。石马街没有马,有一排国槐树,开淡绿色的小花,一边开,一边落,使八月的石马街仿佛总是下着零星小雪。有一个终年咳嗽的老汉,永远穿着黑色的衣服,永远一个人,永远咳嗽着向南一趟,向北一趟,西天的太阳被他的咳嗽一声一声震下去

        除此之外,石马街有一户人家,常播放大悲咒,那招魂似的声音使这里成为一个形散神不散的大千世界。

        那纶音佛语一响起,我便叹想,人生何世,为什么这样的缥缈。那老汉,那放大悲咒的人,那老太太如果还在,快九十了吧?石马街是一条带发修行的街吗?

 

                                三

        四月的一天,一位朋友突然向我爆料:老太太去台湾回来了!

        我登时热泪盈眶,同时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百年不遇的重大社会新闻!这将是我采访史上空前绝后的事件!这真是一个让人飙泪的喜剧!

        我的脑中立刻出现无穷的问号:

        她还活着?

        她丈夫也活着?

        她怎么去的?她无儿无女,无亲无故,又是风烛残年。

        她丈夫成家了没有?

        为什么不与她通音讯?

        一切都有答案了吗?

        她简直是一个传奇。

        我简直不敢相信。

        于是十年后,我再次来到她家。门开了,一张慈悲的脸马上与十年前我的记忆重合,只是她的笑容深了。

        她已经不记得我,但听说我的来意后,马上扯着我的手,叫我:丛姑娘。一刹那我觉得仿佛穿上古装,进入了三言二拍。

        说起台湾之行,她幸福、喜悦,说自己终于从地狱里走出来了

 

                         四

        年过八旬之后,她感到去日无多,更因病痛缠身,生活不能自理而开始绝望,常对照顾她的邻居说:死了吧!死了吧!死了吧!谁知绝处逢生,今年春天,一位陌生的好心女士帮她圆了梦想,资助并陪同她飞往台北。

        她找到他了。出人意料的是,自二十一岁来到台湾,他竟也从未再娶,一直单身。在台北市北投区他的家中,她看着他,轻声叫着他的名字说:我来看你了。她叫得那么自然、亲密,一如六十多年前。

        他愕然。

        她笑着,说:我是李玉秀,你的妻子,这些年我都想见到你,我想你呀!她坐向沙发,就像那是她家的沙发。

        他拍拍她的胳膊说:没事你走吧,我要吃饭了。

        她依旧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说:我和你一起吃。

        ……

        她选择性地告诉我他们见面的情形,隐去了他的绝情话。包括他说:我不认识你。包括谈起父母和家乡时,他说:我没有父母,没有家。

        这些,她没有说,她只是认真地用她自己的左手和右手,不止一次地向我还原那个他轻轻拍她胳膊的动作。那个动作,应该是他们结婚后六十多年来唯一的一次肢体接触吧。

       我问:你哭了吗?

       她说:没哭,我笑着。

       “他那个家脏的,乱的,比我这个家还乱,一看就是一个人……”向我说起他的困顿孤苦时,她终于下泪。

      采访结束时,老太太问我:你说怪不怪,怎么他也是一个人呢?

       我想了想,说:他心里有你,记着你。

       她含笑点头,竟有些羞意。

        一个没有再娶,一个没有再嫁,这使她百感交集,觉得脸上有光,同时又给她带来希望。她一直活在自己一厢情愿的幻象之中。她不愿意接受,他们的悲剧,不是战争的悲剧,是爱与不爱的悲剧。她不愿意承认,他从没爱过她,而她爱他,心里只有他。她不能理解,同是形影相吊,他的痛苦其实比她更为深重,天涯沦落,家业荒芜,无力衣锦还乡,他早已万念俱灰。于是六十年前,她自喜郎君如意,他无奈奉命成婚;六十年中,她心心念念,他无影无踪;六十年后,她跋山涉水,他拒之千里。

       从台湾回来后,邻居都以为她了却心愿,身体和精神会垮了,商量把她送敬老院,但她仿佛活回来了,一扫沉沉暮气,变得神采飞扬,说:我不去敬老院,我要在家等他回来。


下一篇

豆浆xxs的更多日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