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疯涨的中草药价格

资讯 > 消费资讯

新华网杭州6月23日电 题:往昔“地板价” 今成“药你命”——中药材“涨”声一片谁最伤?

新华社记者商意盈、黄深钢

过去一直以“简、便、验、廉”面目示于人的中药材,近期以来涨势汹汹,被网民惊呼“药你命”,坊间甚至流传,有药厂为了降低原料成本,不惜以次充好、以假乱真,更是引起市场焦虑。

此轮涨价到底因何而起?原因众说纷纭:自然灾害、供需失衡、中间流通环节过多、游资炒作……记者深入多地采访发现,多重原因共同助推中药材“涨”声一片,而深层次原因则是我国中药材行业发展长期以来存在信息不对称、缺乏国家指导价格、流通渠道混乱等。而这次药价上涨,似乎是一个“没有赢家”的迷局。

老百姓:看得起病,可药贵得“要命”

“就一个月工夫,怎么贵了这么多?”杭州市民张女士到药店买川贝,打算用来炖梨治疗咳嗽,却发现1克川贝已经涨到了5元多,一般炖梨需要5克川贝,炖一次光川贝就得花上近30元。

“药不像水果,贵了可以不吃,这些中药是不得不买的。现在一个疗程的中药涨价在10多元到20多元,翻了一番。” 杭州百年老号方回春堂馆长汪立流对近期中药材涨价感到担忧。“拿川贝来说,一个月就涨了500元/公斤,这是很罕见的”。

中药每一张处方往往含有十多种药,每种药的用量虽然不多,但是老百姓也能感知。以川贝为例,汪立流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一剂药里川贝用量是3到5克,每克川贝涨了0.5元多,一剂药方光川贝就得涨2元多,一般7剂药一个疗程,仅这一味药就涨了10多元。

而实际上,除了川贝每公斤价格一个月飙升500元外,其他常用中药材也是“涨”声一片。记者从方回春堂了解到,去年3月份黄芪进货价格为每公斤30元,今年上涨到88元;太子参进价从每公斤70元涨到700元,一年翻了10倍;三七进价从每公斤70元上涨到300元。

据中国中药协会采自全国300多个站点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与去年同期相比,所监测的537种中药材中,有371个品种价格上涨,占总量约69%。其中涨幅超过100%的品种占总涨价品种的12%。

“中药本来比西药划算,我们也吃得起”,张女士家里还有老人,一直也靠中药调理,她很担心中药再涨下去,家里就“看得起病,吃不起药”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原料药材涨了,伤害还不仅仅是消费者,一些经销商和药厂也开始盘算以次充好甚至制假售假。

杭州胡庆余堂药业有限公司副主任中药师王森泉告诉记者,添加原料已经开始在源头上成为中药材市场“潜规则”。“我们原来加工一斤人参需要5斤鲜人参,现在只要2.5斤。因为在人参产地,原来是蒸人参,现在是用糖水煮人参,让人参吃重,分量一下子上去了。”他说。

不但是名贵中药,就算是价格低廉的枳壳,也有人打起了造假的主意。过去8元每公斤的枳壳,原产地在湖南沅江一带,目前涨到了18元。记者在盛产胡柚的浙江衢州了解到,因枳壳外形与僵死的小胡柚相似,已有不少采购商到浙江衢州收购小胡柚,混杂在枳壳中出卖。

“无论是苹果皮冒充板蓝根,还是胡柚冒充枳壳,只要吃不死人就混点儿卖呗”,一位知情人士说,中成药售价必须遵循国家指导价格,可原料价格一直涨,零售价格又上不去,一些企业怕亏本,就打起了替换原料的主意。“这也说明中药材涨价涨得太厉害了,否则造假连路费都赚不回来。”

药农、中间商:不知谁在炒,亏了硬抗着

49岁的陈友德坐在田头,望着脚下一大片浙贝母种植地,深深叹了口气。他所在的浙江省磐安县新渥镇是浙贝母的主产地,陈友德就在这片土地上种了大半辈子中药。

“现在每公斤贝母是比年初贵了30多元,也才不过90元左右,早几年还涨到过300多元呢”,陈友德说,这些年西药涨了多少?中药却一直是“地板价”。可这些年不但化肥农药涨价,连临时雇工工资也从每天50块涨到了100块,如果药价再不涨,农民就是越种越亏了,而今年就算涨了点,也还不够以前亏的。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分析说,此轮中药材涨价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供需失衡:随着近年来社会对中医药的重视程度提高,导致中药材的需求量上升,而近年来自然灾害增加,洪涝、地震、干旱等都造成中药材减产。二是因为中药材储存时间长,也存在部分药农和中间商人为囤积。三是缺乏完善的药材储备,市场调控难度大。

杭州胡庆余堂、方回春堂等中药名店认为,由于单个品种中药产量少,如果有游资要控盘价格,需要的资金最多三、五亿元。但磐安县九和堂参茸药材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定升等多位产地采购商指出,现在价格透明,中间商利润有限,涨价主要原因是药农在囤积。

磐安县工商局市场规范管理科副科长陈钢称,对当地中药材市场的监控显示,近期没有大宗中药材的异常交易,也没有大量囤积现象。“根本原因是供需矛盾,游资大举介入操纵药材价格的可能性不大,但所有中间商预期都看涨,各自多囤一点,总量还是很可观。”

安徽亳州中药材采购商刘友福则告诉记者:“油费、人工费什么都涨,今年是生意最难做的一年,但为了维持客户亏本也得做”。

刘友福介绍说,川贝现在拿货价一般为每公斤3700元到3800元,出售价格大约为4100元到4200元。他说:“一公斤川贝运输费大约为5毛,税费要200多元,还有人工费和损耗,每公斤川贝我们也就赚个70元到80元。”

磐安县大晟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深海也表示,经销商与药厂往往先签订供货合同,再组织货源,在价格先期锁定的情况下,采购价越涨,经销商越亏,但为了维护信誉,明知亏本也得做。

记者了解到,在中药材销售环节中,零售环节加价最大,毛利率在40%左右。汪立流说,对于中药材零售商来说,40%的利润是属于正常范围,现在的中药材涨价已经让他们倍感压力。“现在做的就是亏本买卖。卖出一公斤黄芪我们只能赚4元,这里面还有损耗、处方费用和人工费用。”他说。

王森泉坦言,面对此番中药材价格飙升,即使像胡庆余堂这样药品年盈利达3亿元的大企业也“吃不消”。他透露,红参小抄是胡庆余堂当家品牌胃复春的主要成分,其价格上涨直接导致了今年胡庆余堂亏损将在一千万元左右。

药价“过山车”行情五年一轮回

“中药材价格一般5年就有一个行情”,在采访中,不少药农和经销商说,在他们看来,药价坐上“过山车”是常情。

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指出,药价“过山车”的深层次的原因,其实是我国中药材行业发展长期以来存在信息不对称,流通渠道混乱、层层加价,缺乏国家指导价格等问题。

多年来,由于中药材流通信息服务不完善,农民分散生产存在一定盲目性,同时,中间环节价高时药农手中无货,价低时药贱伤农,产区和消费之间的对接存在极大信息障碍。

王森泉分析说,此轮涨价直接促使了不少药农大范围种植中草药,这可能会造成下一轮药价大跌。他预计,黄芪价格很可能在今年年底就会回落。

但在磐安,记者随机在田头采访的不少药农认为,下半年甚至明年,药价还要涨。新渥镇祠下村药农杜贤德说,自己今年收了3000多斤贝母,过去是留30%做种子,今年准备留一半以上。“明年多种点,药价肯定还得涨呀。”他自信地说。

此外,中药材流通中间环节过多,损害供需双方利益。如胡庆余堂直接向产地采购黄芪、川贝、太子参价格分别大约为每公斤35元、3000元、240元,而记者在零售商方回春堂的进货单上看到,这三种药材每公斤进价分别为88元、4300元、700元。仅在这3中药材中,价格相差最大的接近3倍。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药用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肖培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药材价格的难题就在于指导价如何定下来。因为定价标准就需要有质量标准,但是中药目前就缺这个,这也是一直困扰中药材发展的命门所在。”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应致力于建设高效灵敏的中药材产销信息搜集和发布体系,及时反映产地、销地的交易价格信息,强化对生产、市场和价格走势的分析预警,压缩游资炒作空间,解决药农获取信息难和中药材销售难等问题。

“老百姓的一些错误消费观念也助长某些中药材价格,使用中药并不是药物越多越好或者越贵越好,中药就是应该‘简、便、验、廉’。”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徐伟伟说,一方面要完善产销对接,优化物流配送,减少流通环节,降低流通费用;另一方面监管部门要加大打击力度,避免以次充好、制假售假、硫黄熏蒸等非法行为,保证中药疗效和群众用药安全。

(本文来源:新华网)林航

原文地址:http://focus.news.163.com/11/0624/09/77A8UICF00011SM9.html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消费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