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美国实验发现食盐摄入量或与心脏病中风等无关

资讯 > 国际资讯

网易探索7月12日报道 据《科学美国人》最新消息,几十年来,美国政策制定者努力使美国人少吃盐,但失败了。2010年4月,美国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IOM)敦促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管制食品生产商放入产品的含盐量。纽约市长迈克尔·彭博(Michael Bloomberg)也已说服16家公司自愿这样做。但是如果美国能够打赢这场关于盐的战争,我们会得到什么?淡而无味的炸薯条,那是肯定的;至于一个健康的国家?则不一定。

这周《美国高血压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ypertension)上一项针对涉及6250名受试者的七项研究进行的元分析发现,没有足够有力的证据表明降低摄盐量能降低那些有着正常或稍高血压的人的心脏病发作、中风或死亡的风险。2011年5月,欧洲研究者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JAMA)上发表的研究结果称,尿液中的含钠量(一个衡量先前盐消费的优秀指标)越低,则死于心脏病的风险越高。这些研究发现对摄盐过多不利于健康的这一传统观点提出了质疑,但是关于摄盐量和心脏病之间关联的证据总是很单薄。

100年前食盐摄入量威胁健康的担心开始出现

对于摄盐量的担心在一百多年前就浮出水面。1904年法国医生称,他们六位有着高血压(一个已知的心脏病风险因素)的病人是嗜盐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对于摄盐量的担忧逐步升级,当时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的刘易斯·达尔(Lewis Dahl)声称他已有清楚明白的证据表明盐会导致高血压:他通过给老鼠喂食相当于人每天500克的钠导致了老鼠的高血压。(现在美国人每天的平均摄入水平是3.4克钠或8.5克盐。)

达尔也发现了现在仍被继续引用以作为摄盐量和高血压之间关系的强有力证据的人口变化趋势。那些生活在诸如日本等盐消费水平较高国家的人也会高血压和更多中风。但是正如七年后《美国高血压杂志》上一篇论文所指出的那样,科学家在特定人群中比较摄钠量时很难发现这样的联系,这表明遗传或其他文化因素可能是罪魁祸首。然而1977年美国参议院“营养与人类需要委员会”(Senate Select Committee on Nutrition and Human Needs)很大程度上基于达尔的工作发布了一份报告,其建议美国人应降低其50—85%的摄盐量。

从那时开始,科学工具变得越来越精确,但是关于摄盐量和糟糕健康状况的关系仍然很单薄。1988年发表的一项大型研究Intersalt显示,52个国际研究中心对摄钠量和血压进行比对没有发现摄钠量和高血压流行之间的关系。

吃盐最多的人比最少的人有着更低的血压

事实上,那些吃盐最多(每天约14克)的人相比那些吃盐最少(每天约7.2克)的人有着更低的血压。2004年,考克兰协作网(Cochrane Collaboration)——一个某种程度上是由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HHS)创立的国际性、非赢利卫生保健研究机构发表了一份关于11项降低摄盐量的试验的评论。

相较于正常饮食而言,长期的高盐饮食会降低健康人群的血液收缩压(血压的最高值)1.1毫米汞柱(mmHg)和血液舒张压(血压的最低值)0.6毫米汞柱(mmHg)。即从120/80变为119/79。该评论得出结论:“不适合基础护理或人口预防计划的集中干预只能降低些许长期试验中的血压。”2003年考克兰协作网(Cochrane Collaboration)评论了57项短期试验得出类似结论:“很少有证据表明能从降低摄盐量中长期受益。”

关于探索盐与心脏病关系的研究进展甚微

在这些研究中,2006年《美国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上刊发的一项研究比较了过去14年里7800万美国人每日的摄钠量与他们死于心脏病的风险。该研究发现,人们吃盐越多,他们死于心脏病的风险越小。2007年《欧洲流行病学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上刊发的一项研究对1500名老人跟踪研究了五年,它发现尿液中的含钠量与冠心病或死亡没有关系。每一项研究都表明,盐是有害健康的,另一方面又非如此。

这一问题部分是因为每个人对盐的反应千差万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2010美国居民膳食指南》(2010 Dietary Guidelines for Americans)的盐委员会主席劳伦斯·阿佩尔(Lawrence Appel)承认,“很难确认这些联系。”刊发于《慢性病杂志》(Journal of Chronic Diseases)、被经常引用的1987年的一项研究称,吃高盐食物后经历血压下降的人数几乎与经历血压上升的人相等,许多人的血压仍停留在原来水平。这是因为“人的肾脏是被设计用于根据你所摄入量而改变盐的堆积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流行病学家、国际高血压学会前主席迈克尔·阿尔德曼(Michael Alderman)这样解释道。

一些内科医生声称,尽管血压的稍许下降不会对人产生较大的影响——它们不会影响你心脏病发作的风险——它们可能在人口层面上以拯救生命而告终,部分是因为一小部分人(包括一些非洲裔美国人和上了年纪的印第安人)看起来对盐非常敏感。例如,一项刊发于2010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研究估计,摄盐量下降35%每年至少可拯救44000名美国人的生命。但是此类估计也没有任何证据,它们完全是猜想出来的。低盐饮食可能有副作用:当摄盐量降低,身体通过释放肾素和醛甾酮进行回应,一种酶和一种激素各自都能增高血压。

阿尔德曼与其同事希勒尔·科恩(Hillel Cohen)建议,政府与其基于相互冲突的数据建立严厉的盐政策不如赞助一个大型受控的临床试验以观察那些低盐饮食的人随着时间会发生什么变化。阿佩尔认为“不能也不会做”这样一个试验,部分是因为它是如此昂贵。但是除非我们有清晰的数据,福音般的抗盐运动就不会基于不可靠的科学,它们最终是不公平的。“正在向公众作出的大多数承诺都有关于这一极大利益与拯救生命”,科恩说,但是它是“基于不着调的推断。”(来源:科学美国人 译言网供网易探索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来源:网易探索)

原文地址:http://discover.news.163.com/11/0712/11/78OP10BS000125LI.html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国际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