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深陷破产泥沼 人去厂空 五谷道场不再挣扎

谷道场出道之时,因为把油炸方便面打上“禁”字而出名;如今五谷道场又因为它的制造公司中旺集团资金被“禁”而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虽然近日五谷道场否认了将宣告破产的传言,但记者近日走访五谷道场房山区工厂和中旺集团总部的所见所闻表明,中旺集团从2006年开始资金链断裂的现状至今也难以看到可以挽回的迹象。虽然中旺集团能否起死回生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相信不久人们就将逐步遗忘那“非油炸更健康”的五谷道场。

空无一人的房山加工厂

五谷道场房山加工厂内早已人去楼空

原本热闹的工厂,如今已是一片狼藉

北京五谷道场食品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坐落在房山区琉璃河镇行礼村西边,厂外四周一片荒野。途经距离该公司一里路外的加油站,站内的工作人员已经察觉到五谷道场近期的动荡,“确实很少有五谷道场的运输车来这里加油了”。

1月7日下午2点,本应是工人上班的时间,昔日五谷道场制造工厂工人数量达到千人,但现在却是一片清冷。惟独从厂区内制造面粉大楼机器运作时发出的嗡嗡声,笼罩着工厂的每一座建筑物。

由于工厂办公区和生产区的传达室空无一人,让人很容易顺着满是落叶的小道走进厂房,然而,厂区内与大门口的环境并无不同,仍是稀稀拉拉的凋落着被风吹落的叶子,许久没有人打扫。在生产一车间的职工通道内,有几个人不断地进进出出,并且伴随着时有时无的吵闹声。实际上,自从五谷道场位于房山区的工厂遭封、总部已撤出北京的消息传出后,前来上班的职工几乎所剩无几。一位刚刚从通道里出来的职工告诉记者,这是中旺集团正在为在职员工发上个月的工资。

“也许五谷道场的管理员以为你也是来领工资的,所以才没出面拦着你。在其他日子赶来采访的媒体,根本就没机会迈进厂区大门。”当记者说明来意后,这位职工如此解释。他还告诉记者,几乎每个五谷道场职工在彼此相见后的第一句话都是,“他们给你发工资了吗”?

据这位职工介绍,从2007年年初开始,这里的职工突然察觉到,工厂的负责人王老板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并且工厂拖欠他们半年的工资仍不知何时发放。他们现在只能一个月压一个月的领工资,但由于工厂开工周期太短,有的职工一个月才能领取290元。

据工厂员工介绍,很多五谷道场职工将拖欠工资的事情向房山区有关人事部门反映,要求仲裁依法追回所拖欠的工资,但很多却由于举证不足被驳回了请求。

记者了解到,很多职工从一开始进入公司,中旺集团便没有和他们签过正式的合同,而少数签过的一式两份的合同也全被留在了公司一方。此外据反映,从去年初开始,很多员工就再也没有拿到过工资条。每次发工资就是直接到财务领取,不打卡也不发工资条。而现在员工们要求公司提供曾经工作过的证明也都一律被拒绝。员工们都表示怀疑公司是否很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打算。一些离职员工反映,他们的保险由于公司拖欠社保的钱,也只上到去年3月份便停止了。该员工说:“现在我们想转出去都不行,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现在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追回被欠的工资了。”该员工无奈地表示。

资产转移已悄然进行

日前,记者在五谷道场市内办公中心富顿大厦9层中旺集团总部的办公区内看到,原本一层的办公区已经空了一大半,只有零零星星的十几位工作人员,似乎显得也并不是很忙碌。当被问及是何时搬走的,现场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仅剩下那“非油炸更健康”的广告,让我们怀念

记者从中旺集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离职员工处了解到,仅北京包括总部和房山生产基地已经离职的上百名员工,每个人的工资都至少被欠了三四个月到半年时间不等。很多人在一两个月前便离开了,而12月末搬回集团原总部河北隆尧的也基本上都是领导。而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得知,五谷道场的实际情况或许更糟。

近日,据记者在北京市内零售市场观察,已经很少能够看到五谷道场方便面。据北京房山区工厂一位职工介绍,方便面生产车间被封后,北京地区便没有再生产该品牌的方便面,市场上零星的产品都是从广东、江西等地生产的。

而在房山厂区的工厂调查时,记者看到在面粉大楼与生产一车间之间,两三个人围坐着一些设备零件,在地上生起一团火取暖。

一位自称是北京房建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分公司职员的吴先生介绍,他们并不是五谷道场的人,因为五谷道场欠了房建公司2000万元余款,所以要在这里看守设备,防止五谷道场偷偷把最后的值钱货——方便面生产流水线设备转移。

据悉,房山厂区在2005年9月投产时,员工数量达到1000多人,8条非油炸方便面生产线全面生产,员工实行三班倒;自从五谷道场走下坡路后,公司悄然撤走2条非油炸生产线并运往外省生产基地,现在房山区内只剩下6条非油炸生产线。目前维持运营的是五谷道场新添的1条油炸方便面生产线,主要出品中旺面馆品牌方便面,员工实行两班倒,一班仅30多人。

在生产一、二车间巨大的6条流水线外端大门口,其中2条已经被贴上了来自山东省鱼台县人民法院的封条,查封时间在2007年12月4日。但吴先生对此摇头无奈,查封只是部分查封,起不了作用,五谷道场可以继续生产,也可以把设备搬走。仔细查看后,记者发现两张封条都已经破裂。

一位接近王中旺的人士向记者透露,2007年王中旺已经同妻子离婚,并将手中账目全部转移到后者身上。“中旺集团的工厂以及富顿办公中心现在都不在王中旺手里,他已经把资产转移得差不多了,现在起诉他,所有的账户上全是空的。”该人士透露。

似乎是为了印证传闻,有消息称,中旺集团负责人王中旺正准备转移资产,将全部债务都留给五谷道场,然后再宣布五谷道场破产。但是,关于正在申请破产的事情,五谷道场公关负责人王嘉涵表示:“公司内部没有公布这样的消息。”而对于总部的撤离,她称:“这只是公司自己部门的调整。”

而记者从房山区政府方面获悉,从2006年6月28日开始,房山区琉璃河镇政府主管工程的镇长主持召开了关于如何处理五谷道场偿还房建公司三公司欠款会议。据悉,与中旺集团稽查室的杨姓女士和房建三公司施工项目科长共同出席的还有房山建委、区政府、工业局、镇政府等多部门。同年7月,区级政府再次召开协调会议,但截至目前仍未有具体解决办法。

招商引资成为空谈

戏剧性的是,散乱一摊的机器设备却与五谷道场车间内部随处可见的“中旺思路”截然相反。

位于富顿中心9层的中旺集团总部只剩下公司LOGO

在厂区一车间的巨大流水线设备对面,浮满尘土的“中旺思路”宣传海报贴满整整一面墙:“人才的稳定性是老板的一面镜子,是老板人格的表现”、“如果只想挣钱图利求稳,反而不会稳,因为那样你就会贪图安逸,不思进取,不敢创新了,就会落后,当然就会被淘汰,只有不断开拓,敢为天下先,摇摆起来,不稳了才会稳”、“适应现实,不求功利,清平,心静”……

让每一个职工意外的是,销售业绩仅仅维持3年时间,五谷道场就开始走向颠沛流离之路。

1999年,王中旺在河北省邢台隆尧县乡下出资170万元成立了一家小型方便面企业后,“非油炸”五谷道场方便面项目的成功让其一度成为当时国内价值前六的方便面品牌。处于品牌巅峰时期的五谷道场确实取得了瞩目成绩,年营业额达到1亿元,月产量将近1。5亿包方便面。

2005年五谷道场进驻房山区,房山区视王中旺为明星企业家,随即为其搭建“绿色通道”,让五谷道场在房山区琉璃河镇落户。然而,王中旺过度的大规模扩产和上亿资金的广告投入,让五谷道场埋下了资金链危机。消息人士介绍,在五谷道场资金困境出现后,王中旺一度去美国等地尝试多种方式融资,但包括统一集团等食品企业均未对其施以“援手”。

债权人陷入困局

2007年年底,扩张过度的五谷道场牌方便面欠下供货商近1000万元货款和银行的4000多万元贷款,传闻该公司“正在进行破产申请”。

昨日,五谷道场的债权方之一,北京房建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分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如果五谷道场破产,将对债权方形成巨大影响。让该负责人不解的是,如此之大的企业是怎样走到这一步的?

“中旺集团的工程,其实是在什么手续都没有的情况下就开始建立的。区县政府期望中旺集团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和就业,所以撮合一些当地公司配合施工,甚至要求这些公司先垫资。”昨日,一位了解事件内幕的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露,现在,许多银行、房建还有原材料供应商都希望通过公证处解决欠款,但由于没有手续,例如开工证和土地使用证,公证处无法受理。

令房建公司无可奈何的是,从目前掌握的证据,仍不能对五谷道场执行资产冻结,也不能对中旺集团负责人王中旺执行个人资产冻结。“另一办法是把中旺集团的地上财产抵押给镇政府,让镇政府找银行贷款。但银行也不受理,因为此前中旺集团的欠款还没有清算。”这位人士认为,由于现在没有手续,很难利用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如果五谷道场破产的话,被欠款方都不知道排队要排到哪里。

据一位工厂内部人士透露,由于五谷道场属于房山区招商引资项目,区县政府为了获得更高经济效益,促成五谷道场与多家银行形成贷款协议,涉及资金超过1亿元。“现在,这些协议基本到期,各个银行都来找五谷道场催款。”这位人士告诉记者,工厂内正在运行的制造面粉大楼已经被抵押给某银行。

专家连线:快刀打法导致黑马消失

五谷道场曾被业内喻为一匹黑马,用短短的6年时间便做到了全国第六的市场位置。然而仅仅才过了短短的两年时间,其销售便一落千丈,如今市场上已经很难寻觅到五谷道场的身影。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营销学会顾问营销专家李志起认为,五谷道场从快速崛起到快速沉寂,其推广思路对同行业无疑起到很大的警示作用。

李志起表示:“五谷道场失败的直接原因就在于其品牌的运作上,其投资扩张过于超前,而实际上非油炸方便面市场并没有爆炸式的增长。中旺集团不断抽调大量资金来弥补五谷道场所造成的损失,以至于陷入资金短缺的无底困局。五谷道场项目的失败将无可挽救。”但李志起最后强调:“不过对于中旺集团来说,其传统优势在于中低端方便面,如果能够及时收缩,还是可以度过这个冬天的。”曾有业内人士分析表示,扩张过快以及过分乐观估计非油炸方便面前景而大把撒钱,是中旺集团资金链数次紧张的主要原因。

李志起认为,中旺集团的沉寂,无疑对国内其他几家有实力的品牌是一个好机会,这给了今麦郎、白象等品牌蚕食五谷道场市场份额的空间。但是,因为方便面是一个成熟的行业,所以今后如何才能不断推陈出新、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是剑走偏锋还是不断细分,到底选择什么样的战略,这是值得好好考虑的问题。

对于今麦郎和五谷道场这两家同是发源于河北隆尧的方便面企业来说,两个老总不同的经营思路决定了两个企业不同的结果。李志起说,今麦郎选择的是比较系统的打法,而中旺集团选择的是快刀打法,但是这把刀却不够结实,所以导致了其最终的失败。

阅读全文
大家都在看...
健康分类推荐
更多饮食健康知识
查看全部菜谱分类
大家都在做
美食天下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