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大全
搜索

三鹿破产 是消失还是涅槃?

资讯 > 食品行业资讯

1月3日,记者接到了以三鹿集团等22家奶制品企业名义发来的新年问候短信:“对问题奶粉给孩子和社会造成伤害,深感痛心,祈求原谅,决心以此为戒,杜绝不合格产品,诚恳接受社会监督。我们正对患病孩子赔偿,建立医疗赔偿基金,用于孩子愈后可能的后遗疾病治疗。”

“三鹿事件”引发的奶制品信任危机,在2009年有了好的开始。奶制品企业在患儿赔偿方面做出妥善处理后,奶制品企业尤其是三鹿集团今年的命运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已进入破产程序的三鹿集团会因破产永远消失吗?累累债务将如何偿还?政府在三鹿问题的解决上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行政”加“市场”的处理结果是最理想的处理结果吗?

破产是为了生产

“企业被申请破产不一定就会彻底死掉。通过出租有效资产,三鹿可以有固定的租金收入,从而帮助其逐步还清债务。”

曾经作为石家庄支柱企业的三鹿集团,在三聚氰胺事件后,被并购传言不断。本报在2008年12月23日独家报道了三鹿将宣布破产的消息,随后,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当地政府正式表态,三鹿集团总负债超26亿元,严重资不抵债,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2008年12月24日,三鹿集团外资股东——恒天然集团发表声明,正式承认了三鹿集团已收到当地法院的破产裁定书。第二日,石家庄市政府公布了三鹿集团资不抵债的现实,并宣布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石家庄市商业银行提请三鹿集团破产之事。

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包括原三鹿集团总经理田文华在内的4名高管被送上法庭,接受审判。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原三鹿集团4名高管被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开庭审理,历时超过14小时,到22时10分才结束。法院没有当庭宣布审判结果。

同样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三鹿集团总部的牌匾被拆除。

去年三聚氰胺事件后,三鹿处境非常艰难并面临巨额债务,坊间一直传言三元股份被政府内定为接盘者。但三元产品侧重液态奶而且销售网络也难以达到三鹿的覆盖面,重组并购问题迟迟没有进展。对于三鹿集团的破产,其外资股东恒天然方面表示“并不感到意外”,但三鹿集团并不是单纯因“资不抵债而破产”,而是为了尽快生产而采取的策略。

2008年12月25日,三鹿集团内已被破产的氛围笼罩,讨债的代理商络绎不绝。但记者在三鹿集团办公大楼的公告栏内却发现了一份三鹿集团12月16日发布的“关于恢复生产期间安全工作的通知”。通知中表示,公司即将恢复生产,并要求各部门做好全员安全生产培训和消防检查。从通知要求的安全生产的细节和责任到人等方面看,三鹿集团的这份通知,并非流于形式。仅一周之隔,三鹿集团向外界公布接到了法院破产裁定书,代替了“恢复生产”的内部消息。

“三鹿破产是为了撇清债务,轻装上阵让三元收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直言,三鹿集团这份恢复生产的通知,透露出了三鹿集团破产后的走向——恢复生产。此前,三元股份以“租赁厂房和设备”的形式介入到三鹿乳品二厂的复产中。在12月22日,继君乐宝、贝兰德等三鹿参股公司相继更名恢复生产后,三鹿集团在保定的子公司恢复生产,其产品更名为天之梦。

其实,即便三鹿集团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其恢复生产的步伐也没停止。12月27日,记者在被三元租赁的三鹿集团二厂门外看到,有员工从厂部带出有三元标志的整箱乳品。不过,这些产自三鹿集团原有厂房的乳品还没有上市销售。

12月29日,石家庄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在通报中说,鉴于三鹿集团已进入破产程序,为避免三鹿资产进一步贬值、有效安置企业职工、保护奶农利益、维护债权人和相关方的利益,根据《破产法》第二十五条第六项、第二十六条的规定,经法院批准,石家庄三鹿集团管理人(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指定的第三方管理机构)已与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签订(三元股份的全资子公司)《资产租赁协议》。按照协议,河北三元将对三鹿集团在石家庄地区所属的乳品一厂、二厂、三厂、六厂、包装装潢厂、奶牛养殖场等企业中与生产销售乳制品有关的有效经营性资产实施租赁经营。协议签订后,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近日将逐步启动各相关企业的生产。

“三鹿集团有可能走破产中的重组程序”,经济法专业出身的段永强律师分析,企业破产程序可以有重整、和解和清算程序,如果企业进入清算程序,那么重生的机会就很小了。从目前三鹿子公司相继恢复生产、部分有效资产租赁等做法看,走重整程序的可能性比较大。“企业被申请破产不一定就会彻底死掉。通过出租有效资产,三鹿可以有固定的租金收入,从而帮助其逐步还清债务,同时,三鹿集团的奶源、企业员工的就业和销售网络的运转也可以得到比较好的解决。”段永强认为,通过租赁三鹿有效资产帮助三鹿渡过难关,三元既可以完成政策性“任务”,还可以把自己隔离在三鹿风险之外,是一种四全其美的办法。

政府在破产中主导什么

把社会影响面较大的患儿赔偿款安置妥当后再裁定破产,显示了三鹿破产案的“政府主导性”。

三聚氰胺事件后,坊间不断传出北京市政府和石家庄市政府极力撮合三元并购三鹿之事。而且,三元股份在公告中也透露出政府主导“收购”之事:2008年9月25日,三元股份发布停牌公告,其中谈到“接上级有关部门通知,公司须研究相关并购事宜”。

三元并购三鹿,被业界称为“蛇吞象”,因为2007年底三鹿的销售额达到100亿元,而三元为11亿元,三鹿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以及庞大奶源对专注于北京市场的三元来讲,都是一个挑战。政府做媒的这起跨省收购,超出了单纯意义上的市场行为,虽然双方一直在洽谈收购事宜,但进展比较缓慢。

在三鹿事件中,政府除主导三鹿被收购之外,在“破产案”中也有主导作用。

“我们在9月份就到石家庄中院提请三鹿破产,但中院连申请材料都不接收。”三鹿集团在京的一级代理商——北京市行商贸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姚文华表示。“现在石家庄市商业银行作为债权人提请三鹿集团破产,石家庄中院受理了,我们想追加成为三鹿集团破产申请人,法院的工作人员虽然收下了,但表示是照顾债权人情绪。”三鹿集团在上海的供货商代理律师介绍。

“法院受理石家庄市商业银行对三鹿集团的破产申请前,三鹿集团刚刚贷款9.02亿元用于结石患儿的赔偿款。三鹿集团把基本赔偿费安置妥当后,法院才下发破产裁定书,这里面有政府的作用。”三鹿集团在北京的一位代理商直言。

来自石家庄法院方面的消息称,石家庄市商业银行以1.5亿元债权申请三鹿集团破产,其中的1.5亿元债务是石家庄市商业银行和平西路支行于2008年4 月、7月、8月分三次向三鹿发放的信用贷款,贷款期限分别为一年。由于三鹿集团被有关部门责令停产整顿,原法定代表人涉嫌犯罪等事实构成了借款合同中约定的解除事由,石家庄市商业银行决定解除合同,对已发放的贷款提前收回。

根据法院方面给出的解释,石家庄市商业银行与三鹿代理商、供货商的债权处于同等位置。

其实,把社会影响面较大的患儿赔偿款安置妥当后再裁定破产,显示了三鹿破产案的“政府主导性”。如果按照《破产法》规定,破产人在优先清偿破产费用(包括破产案件的诉讼费用、管理人执行职务的费用和聘用费用等)后,首先需要清偿的是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费用,其次是普通债权。三鹿事件中的代理商和供货商欠款以及问题奶粉造成的患儿医疗费等都应属于普通债权。但是三鹿被提请破产前,其对患儿的赔偿责任没有随之“破产”,流入普通债权人之列,而是在法院受理其破产前提前拨款,体现了政府和企业的责任。

12月26日,三鹿等22家责任企业表示愿意向患儿主动赔偿,对近30万名确诊患儿给予一次性现金赔偿;本着对患儿高度负责的精神,22家责任企业还共同出资建立了医疗赔偿基金,全额报销患儿18周岁之前相关疾病医疗费。

另外,对于代理商垫付的回收问题奶粉的货款,此前国家有关部门要求企业按期以现金或新产品的方式偿还垫付款,此次三鹿被提请破产后,石家庄市政府也督促三鹿集团与代理商签订了新《还款协议》,并承诺1月10日前再支付30%货款,所结货款达到60%。

相关经济研究专家撰文指出,政府出面主导三鹿被提请破产的相关赔偿问题,在关系消费者利益层面的欠款做出了优先赔付的先例。其建议,在22家责任企业建立医疗赔偿金的基础上,政府部门应探讨在国家层面建立着眼于质量安全的专项赔偿公益基金的可能性,将之作为常态预防机制。这样,即使企业破产,受害人的赔偿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三鹿集团不会因此消失

三鹿集团破产理清债务后,如果能够进入重整程序,子公司就能恢复生产为三鹿集团带来收益,帮助困境中的三鹿集团“缓过劲儿来”。

与三鹿进入破产程序不同,三鹿子公司大部分完成更名,恢复了生产。

三聚氰胺事件后,君乐宝是最早甩开三鹿另立门户的子公司;三鹿集团在邢台的分公司是其最大的液态奶生产基地,现在也已更名为河北贝兰德乳业有限公司。

记者从河北工商局得到的资料显示,在三鹿集团对外投资情况表中,三鹿集团在邢台、唐山、河南新乡等地有22家子公司,股权占比不等(详情请见表格)。

根据《破产法》相关条款,如果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三鹿集团在这些子公司所占股份,也要通过对子公司进行评估后,按股权占比折合成资金,但子公司不能将三鹿集团股权进行回购。

按照当前传言的“资产拍卖”的方式,三鹿集团子公司的资产将一起被拍卖,恢复生产的子公司可能面临更换股东的命运。但相关经济人士猜测,三鹿集团破产理清债务后,如果能够进入重整程序,子公司就能恢复生产为三鹿集团带来收益,帮助困境中的三鹿集团“缓过劲儿来”。

该人士解释,三鹿集团子公司恢复生产后,如果经营步入正常轨道,那么三鹿集团每年可以有分红,三鹿集团可以把这些钱用来偿还债务,这样三鹿的债务会逐渐减少。三鹿集团在子公司的股权也可以保留。

记者试图联系贝兰德和君乐宝的相关负责人,向其咨询三鹿破产后企业是否面临易主命运,但工作人员均表示“领导不在,不清楚具体情况”。虽然企业负责人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但在子公司的广告语中,或许可以找到其在股东问题上的看法。贝兰德更名后打出的宣传口号中称:“三鹿品牌获奖成为历史……(贝兰德)以历史性的超越,重现昔日辉煌,再次成为河北人的骄傲!贝兰德乳业,重生的凤凰!”

据了解,君乐宝、三鹿保定分公司等“三鹿系”子公司恢复生产后,仍用原有三鹿销售网络销售产品。据三鹿集团安徽的代理商王经理介绍,贝兰德恢复生产后,代理商进货只需付款60%,剩余的40%款项冲抵原来的欠款。

2000年,君乐宝引进三鹿集团的品牌和部分资金(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占君乐宝乳业总股本的34%,其中以品牌入资占29%)。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君乐宝人士表示,君乐宝与三鹿集团有股权合作关系,至于三鹿在君乐宝乳业34%的股份如何处理,君乐宝目前也在等待法院和有关方面的最后裁决。

供货商债权无法转股权

当前我国债权转股权只适合重点国企,而且都是政策性的转换,法律层面将不支持单纯商业性的债转股。

三鹿破产消息宣布后,数百名经销商闻讯赶往三鹿集团总部讨债。但与经销商处于同一偿还次序的供货商,由于没有《还款协议》做保障,欠款面临“无法偿还”的境地。

“我们打算聘请律师团,把三鹿集团欠我们的货款转换成股权,即债权转股权。”三鹿集团在上海的一家大型乳清供货商负责人表示,他们并不想看到三鹿集团彻底倒掉,否则欠款将血本无归。

“我们的债权转股权建议也得到了三鹿集团相关负责人的认同,他建议我们尽快发出声音,因为三鹿资产处置方面目前只考虑到资产重组的问题,还没有债权转股权方面的建议。”北京的一家供货商向记者透露。

但段永强对这一“债权转股权”的提议予以否定。他指出,当前我国债权转股权只适合重点国企,而且都是政策性的转换,单纯商业性的债转股,从法律层面上将不支持。“有可能涉及虚假融资。”段永强表示。

另外,负责三鹿集团破产后资产清算的管理人已经成立,由14人组成,组长为李爱民。李爱民曾在石家庄市国资委任职,此前是三鹿工作小组成员。管理人下面设置了债权登记审查部、对外权益清收与诉讼部、安全保卫部等部门。

管理人正式成立后,将在近期公布三鹿集团的破产公告,并接受债权人申报。

给破产法司法解释以借鉴

“三鹿破产案或许能起到示范效应,但如果政府仍‘包办’破产,三鹿破产案会走偏。”

在三鹿主体还存在的情况下,政府介入破产程序的清偿顺序,石家庄市政府首先担保贷款9.02亿元用于患儿赔偿,并允诺按期按比例偿还代理商垫付款。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教授对此表示,“隐约感到政府在三鹿破产程序中在起作用,不是依法破产”。李曙光解释,按照《破产法》相关规定,应该等待企业走完破产程序以后,政府再出面处理企业难以承担的人身损害赔偿等事项。

石家庄市政府为三鹿担保的贷款是以政府办公大楼做抵押的,而这部分财产是纳税人的钱。李曙光表示,国家相关部门正在对破产法法规起草具体的司法解释,三鹿破产案将给司法解释以借鉴。

“三鹿破产案或许能起到示范效应,但如果政府仍‘包办’破产,三鹿破产案会走偏。”

下一篇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食品行业资讯文章

推荐专题

美食天下首页